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陆爷的小骄纵她恃靓行凶

陆爷的小骄纵她恃靓行凶

怀中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十八岁那年,陆惺同和虞渃熙相遇了,那时,她是好学生,雪地里与人打闹,他是小痞子,将她堵到楼道一侧。后来,好学生跟小痞子纠缠到一起,偷偷的谈起了恋爱。虞渃熙听见陆惺同跟别人说,对她只是玩玩,根本就不是真的喜欢,两个人分道扬镳。六年后,他放弃一切去找她,却发现当年那个人畜无害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个摄人心魂,恃靓行凶的“小狐狸”!

主角:虞渃熙,陆惺同   更新:2022-07-16 00: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虞渃熙,陆惺同 的女频言情小说《陆爷的小骄纵她恃靓行凶》,由网络作家“怀中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八岁那年,陆惺同和虞渃熙相遇了,那时,她是好学生,雪地里与人打闹,他是小痞子,将她堵到楼道一侧。后来,好学生跟小痞子纠缠到一起,偷偷的谈起了恋爱。虞渃熙听见陆惺同跟别人说,对她只是玩玩,根本就不是真的喜欢,两个人分道扬镳。六年后,他放弃一切去找她,却发现当年那个人畜无害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个摄人心魂,恃靓行凶的“小狐狸”!

《陆爷的小骄纵她恃靓行凶》精彩片段

A市,盛夏末后,即将入秋。

此时的天色雾蒙蒙的,不一会儿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打在地上噼里啪啦的。

屋内气温上升,虞渃熙刚洗完澡出来,在胸前裹了个长浴巾,伴随着热气,似是仙境一般,腾龙驾雾。

她皮肤白皙到发光,细腻顺滑,背后的黑色湿发如墨泉瀑布,顺到腰迹,摇摇晃晃的,像个魅惑人间的妖精,举手投足之间皆是风情满满。

随手抹了一把镜子上的雾气,映出了一双漂亮到带有攻击性的狐狸眼,眼尾微微上挑,楚楚可怜之间且又媚气十足。

手机在大理石的洗漱台上发出振动的声音,那边乱到刺耳的音乐传来。

柳瑶在电话那头放声喊:“熙熙,你还来不来啊?”

虞渃熙不慌不忙的,还精致的在往脸上抹着护肤品。

“急什么。”

“一会儿就有你急得了。”

她慢悠悠的涂了个润唇膏,“怎么?”

“浮华街这里新开了一家酒吧,装修豪华,有几个绝色弟弟,一个个的贼帅,身高普遍在一八五左右,腿都老长了,是你会喜欢的类型。”

“什么酒吧?”

“星漠。”

虞渃熙正在化妆的动作一顿,嘴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等我。”

二十分钟后……星漠酒吧……

此刻这里歌舞升平,灯红酒绿,遍布满地的酒杯碰撞的声音和乱到刺耳的音乐鼓点。

虞渃熙一把推开门,站立此处,无声寂静,看了眼前方正在舞池里欢快蹦跳的男男女女们。

随意扫视了一圈,就开始寻找目标了。

只是长相优秀和身材绝佳还不行,还要在人群中突出,被她一眼所看到的才是她想要的猎物。

她在吧台要了一杯今日的新品‘迷幻森林’。

本来对它没报大多的希望它会好喝,抿了两口,没想到竟然没踩雷。

清凉纯净,酒得味道真的是对得起它这个名字,很有大自然的感觉。

身入其境,鸟语花香。

喝一口,似乎会吞噬掉那些杂七杂八的烦心事。

虞渃熙在那里慢悠悠的打量着,看中了一个手拿折扇的男生。

他上身一件白色的休闲衬衫,下身宽松黑裤子。

相貌身材都还不错,符合她的喜好,折扇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浪’字。

她拐着眼神不紧不慢的看他在舞池里自顾自的嗨,跟着音乐的律动和鼓点蹦跳。

一看就知道那是个刚来酒吧没几次的新手,畏手畏脚的,什么都不敢乱碰。

虞渃熙的大脑不自觉的发出总结,弟弟,身高大约在一八四左右,体重在一百二十五到一百三十五左右,酒吧新手,有若隐若现的腹肌,长相偏阳光稚嫩,一身名牌,大概还是个大学生。

这个还不错,是个好玩的。

她微笑着,弯了弯唇,喝完了这杯‘迷幻森林’。

带着微醺的酒气,大大方方的去了舞池跟目标猎物一起共舞。

虞渃熙心里有了今晚猎物的人选,就会喜欢自己独自行动,从不跟柳瑶她们一起。

她此刻身穿一件吊带黑裙,脚踩一双五厘米左右的高跟鞋。

身材极好,前凸后翘,腰还细得离谱,前胸后背有一小片的皮肤暴露着,白皙到刺眼。

小脸上画了个淡妆,重点突出了她眼部的特点。

细挑的眉毛,上调的眼尾,一颦一笑间妩媚动人。

今晚走的是清纯的纯欲风格。

这可是难得的大美女,还长在自己的审美上了,在舞池里摇摆的男生蜂拥而至的凑了上来。

男生也被虞渃熙的笑容和身材样貌迷得五迷三道的,眼睛都无法从她身上离开了。

虞渃熙的眼神勾着他,嘴唇上涂了一层亮亮的波光,在彩光的照射下娇艳欲滴,像一颗红透了的草莓。

在混乱的舞池里,各种浓重的香水和酒烟味叠加,弟弟仍然还能被她身上和头发的香气所吸引。

一阵阵从内而外发出的花香牛奶味,占据了他所有的目光和嗅觉。

一首DJ音乐结束,虞渃熙什么都还没有说,只是看了他一眼,冲他笑了笑而已。

他就马步前蹄的跟着她走出了舞池,来到了一个没怎么有人的过道里。

虞渃熙被他壁咚在了胸膛和墙壁之间,冷热相激,她不禁颤了颤,缩进了男生的怀里。

美女姐姐入怀,俊秀的男生似是受到了鼓励,低头调戏般的冲她笑着。

男生对于投怀送抱的绝世美女可是毫无抵抗力,更何况他还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新手。

虞渃熙长相通透,精致小巧,却唯独长了一对妩媚动人的狐狸眼。

瞳孔承深褐色,眼白偏少,眼眸自带美瞳,荡漾着波纹。

“弟弟是几几的?”

她大胆的抬头看他,一只白藕似的小臂若有若无的勾着他的脖颈。

另一只小手在他胸前乱蹭,欲要索取香吻,气氛暧昧至极。

男生低头抚摸着她的秀发,忍不住想要歪头亲她。

却被她欲拒还迎的拿手指抵住他的唇瓣,给制止了。

虞渃熙柔柔弱弱的笑出了声,男生的眼神逐渐迷离,甘愿为她所臣服。

“零零。”

男生的声音是干脆的薄荷音,富有少年感的磁性在。

虞渃熙听到他的年纪后兴奋地一笑,“这么小啊,有女朋友了吗?”

虞渃熙自己一直有个规矩在的,从来不招惹有女朋友的男人,绝对不当第三者。

她只是好色而已,可不是犯贱。

她喜欢勾人,处处沾花惹草的。

她喜欢看男人为她迷离动荡时的样子,并不希望看到人家正牌女友因为自己的介入而伤心。

“没有,怎么?姐姐,想要当我女朋友啊?”

男生的长相偏温柔奶感,没什么攻击性。

要照柳瑶的话说,长得就很‘弟弟’,人畜无害的,招喜的很。

这声‘姐姐’把虞渃熙激得心脏猛烈跳动了一下。

眼神在男生的眉宇和嘴唇间来回的游走,嘴角往上勾着。


陆惺同修长的手里拿了一杯度数不高的酒慢慢的细品着,一边听着他兄弟林宿在旁边拍马屁。

“同哥,你酒吧地方选的好,装修也到位,投资也高,这才开业还没有一周呢,晚上的人都在不断的增长着,我估计八条街之内的酒吧都没有能比得上星漠的了。”

男人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开口,“那要不,你替我在酒吧里看着?我给你一个经理的职位?”

林宿急忙拒绝,“不用不用,我公司里还忙着呢,我那儿白天忙,你这儿晚上忙。”

陆惺同哼笑了一声,抬手喝了一口酒,转过了头去。

林宿不解道:“不过,同哥,你家的企业不是大部分都在B市吗,而且你父母也在那里,你怎么来A市开酒吧了?”

陆惺同其实也在找答案,正想着该怎么答他呢。

随便扫视了一眼,就正好看到在过道里那腻腻歪歪的熟人了。

他歪头,眯了眯眼,起初还不确定,他干了那杯酒,随口一答。

“找一个人。”

“找人?”林宿更不理解了,“什么人啊?”

找人还用得着在这里开一家这么豪华的酒吧?持久战?

他正想再问问呢,结果一抬头的功夫,陈惺同不见了。

他大手插着口袋,大步悠悠的穿过人海,背着哄吵的音乐走了过去,想一探究竟。

不知过了多久,在过道头上,他侧身靠着墙,看他们暧昧不断。

此刻他看清楚了女生的面貌,有些不敢认。

他盘着双手,淡淡的看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了。

陆惺同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拽住男生的后领子,一把把他从虞渃熙身边拉了开来。

两人一阵无措,虞渃熙心里一时烦躁,想看看到底是谁坏她的好事。

结果抬头定睛一看,眉头松开又紧皱,神情恍惚,回忆似是走马灯一样浮现在她的脑海。

虞渃熙表面装作平淡如水,其实内心诧异的不行。

怎么想也没想到能是他,一个失踪了整整六年的人。

她本以为自己在离开了B市之后,就再也不可能遇到他了。

可万万没想到,这个世界就这么小啊,跑的再远,也不可能会活着离开这个世界。

虽是六年没见,但是虞渃熙只一眼就看出他变了。

跟以前都不一样了,五官长相似乎更锋利成熟了。

别说,弟弟的长相已经算是中上游了,丢在帅哥堆里一眼就能被挖出来。

但是在他面前一比还是显得黯淡无光了许多。

陆惺同的气场严肃,压迫感十足,男生被吓得不轻快。

以为自己泡了人家的女朋友,心虚的不行,说话的声音都在跟着打颤。

“有,有事儿吗?”

陆惺同拽着他的手没松,目光转过去与虞渃熙对视了一眼。

虞渃熙也不躲避,也不看他,极自然的顺了顺自己的头发,目光低垂,选择性屏蔽他。

陆惺同的注意力返回到了男生的身上,松开了他,不太友善的拍了拍他的胳膊。

“没事儿,你走吧。”

男生最后依依不舍的看了虞渃熙一眼,便马步前蹄的离开了。

唉~有些遗憾了。

虞渃熙两手盘在在胸前,不禁小声感叹了一句,“长得是不错,但没想到胆儿这么小啊。”

过道里光线低,彩色转灯一亮一暗的,模糊不清。

她低着头,看见一双板鞋映入眼帘,才想起来还有他呢。

她装作淡定,假性咳嗽了一下,抓了一把头发,转身就想遛。

结果还没走几步,就被人揽腰压在墙上了,两只手腕在自己的腰迹被人扣住了。

她挣扎了几下,毫无用处,纹丝未动,就不动弹了,抬头看着面前这个身高腿长的身影。

虽然那个弟弟已经算高的了,没想到跟他比起来还是逊色了不少,差了好几厘米。

虞渃熙装作淡定的勾唇笑着,“帅哥,你泡妞的方式……多少有些特别啊。”

陆惺同没说话,迟迟不松开她,仔细打量着她的脸,盯着她的眼睛看。

虞渃熙的手都快酸了,不善的抬头睨了他一眼。

“你把我今晚的玩伴都给拽走了,那我玩儿什么?”

“你想玩儿什么?我陪你玩儿。”声音低沉磁性,带了些警告的意味。

那道熟悉的声音响起,还真让虞渃熙有些回忆上的重叠。

有快乐的,有心动的,有悲伤的,有心碎的,还有遗憾的。

她突然变了一副脸色,板起了脸,收起了笑。

“我对你,没兴趣。”

刚说完,便一脚狠狠的踩在了他的脚背上。

她穿的高跟鞋,陈惺同一时没反应过来,中了她的招,疼了一下,被迫放开了她,虞渃熙趁机跑了。

陈惺同在背后看了她许久,穆的笑了一下。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见到了想见的人,A市这么大,这才一周而已,看来他们还是有缘分的。

当年性格内敛,胆小的清纯小白兔,现在竟然成情场里摄人心魄的狐狸了。

想了千万种可能再次相见的场景,却没想到是这样的。

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恼了。

许久后,她在酒吧的洗手间里补妆,淡妆中娇艳欲滴的红唇。

再配上她那一身紧致出若隐若现的身形的吊带黑裙。

简直是让人看一眼就念念不忘的想看第二眼,使人春心荡漾。

她的小脸精致小巧,脸颊上带了一点点的肉肉,本是可爱之态。

却特意画了一个上挑的娇俏微笑唇,为她的小脸和狐狸眼添加了一丝与生俱来的媚气。

刚想要出洗手间,就有一通电话打过来了,是喻馨儿。

虞渃熙接了电话,边往外走,边与她笑道:“咱们的大明星小馨儿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你收工了?”

“嗯,我刚回公寓,你现在在哪儿呢?”

“这个时间我还能在哪儿啊,酒吧呗。”

虞渃熙有些颓废,都后悔来这家酒吧了,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A市?怎么就这么巧,跟他在一家酒吧里碰见?!

“是……是哪一家酒吧?”

“怎么?你要来?”

喻馨儿有些心虚,“不是,我……我就是问一下。”

虞渃熙觉得她有事情瞒着自己,停下了脚步,板了板脸。

“喻馨儿!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我……我……”

喻馨儿欲言又止,着实不知道从哪里开口。

虞渃熙跟她这么多年的交情了,她每次一哼哼唧唧的,虞渃熙就知道她是怎么了。

虞渃熙回想起刚才的一切,陆惺同的突然出现跟喻馨儿的状态联系到了一起。

她大胆猜测,“他去找你了?是不是你跟他告的密?!我就说为什么会这么……”巧……

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完呢,虞渃熙一抬头的功夫,就看见他两手插兜站在酒吧门口。

这里灯火通明,两人光明正大的相见了。

在光线昏暗的地方还有可能会脱身,装不认识,可现在……


陆惺同一双犀利的眼睛毫不避讳的盯着她。

虞渃熙也不甘落了下风,摆起了姿态。

当年的事情是他先对不起自己的,要轮到心虚的,也不该是她!

手机里的人还在道歉,丝毫不知道这边的情况。

“抱歉啊熙熙,做人嘛,总会被某些东西贿赂的,你谅解谅解啦,我也没告诉他太多,就告诉了你具体的地方区和你爱去酒吧的习惯,其他的我可什么都没提,我发誓。”

“不重要了。”

虞渃熙瞪着眼前的人,目不斜视的挂了电话。

沉寂了没一会儿,这次是他先开的口,“不认识?”

语气不咸不淡,听不出什么情绪来,有些寒冷,激得她忍不住发了一抖。

刚才虞渃熙还有点未散的酒劲儿,还能有兴致跟他演演戏,把他当成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可现在酒力全散了,脑袋杂乱无章的乱想,却又格外的清醒。

她原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他了,他已经走出自己的世界很多年了。

可当他再次出现在这里,还是会不自觉心悸一下。

虞渃熙走过去,跟他距离一米处的地方停下了,直勾勾的盯着他,用跟他一样不咸不淡的口气反问他。

“需要认识?”

“熙熙……”

他想去抓她的胳膊,被她给甩开了,“别碰我!”

“好,我不碰。”陆惺同咬了咬牙关,“这几年来,你作为一个女生,就是这样花天酒地的?”

“女生为什么不能花天酒地?我花你钱,泡你弟弟了?”

虞渃熙不知是因为眼妆的缘故还是被气的,眼眶微红。

“再说了,这花天酒地的头儿,不还是你开的?”

陆惺同瘪了瘪眉头,反复的叫她,“熙熙……你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是我的缘故?”

语气比她想象中的要平淡很多,倒更像是不理解,而不是责问和失落。

“别把自己想的这么重要,你是我的谁?!我这几年都是这么过的,用不着你管!”

说完,一眼也没瞧他,便出了酒吧,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

虞渃熙在心里想,这次之后,我们就不会有交集了吧?她也不想再见到他了。

陆惺同的舌尖顶了顶脸颊,看着外面还在下着滴滴答答的小雨。

心里放心不下,大手拨通了一个电话。

“老吉……你去盯一下车牌号JC1790的出租车,她安全到家后,记得跟我说一声。”

“好的,同哥。”

不到半个小时,虞渃熙就到家了,公司给她安排了员工宿舍。

不过她嫌麻烦,自己租了一个小公寓,一个人在外面住。

今晚回来,她感觉到全身疲累,可能是精神上的落魄打击到了身体上的无力。

她没有拿伞,下了出租车后,从小区门口走回来的,全身都有些湿透了。

去星漠之前,雨都快停了,结果回来时又下了起来。

细细绵绵的,雨滴不大,但是密度高,没一会儿就打湿了她的秀发。

她一边走去浴室,一边给柳瑶发消息,【瑶瑶,我忘记跟你说了,今晚我不舒服,就先回家了,你好好玩儿。】

发完消息她刚放下手机,就听见‘叮~’的一声。

【好,你好好休息,不舒服记得要吃药,晚安。】

收到她的消息,虞渃熙还感到奇怪呢。

这个时间段,她应该在跟男人缠缠绵绵的喝酒,怎么会分出注意力来看手机秒回她?

她带着这样的疑问去了浴室,没一会儿,浴室里就响起了水流的声音,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

而柳瑶那边就没有这么惬意了,她坐在酒吧隔间的沙发上,对面的两米处坐着一个痞坏慵懒的帅男人。

要照以前,她看到这样难得一见的色相,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

可是现在倒是不敢了,他身上的气息太强烈,有一种威严且不容侵犯的气质在,她没那个胆子。

“帅哥,请问,你是有什么事吗?”

陆惺同不屑的笑了一下,不愧是跟虞渃熙是好姐妹啊,对他的称呼语气都是一样的轻浮。

“柳小姐,我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想问你几个关于虞渃熙的问题而已。”

柳瑶一脸八卦又不解,“熙,熙熙?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她心想,我怎么没听说过虞渃熙还有这样的大帅哥啊,好姐妹之间也不知道分享分享。

陆惺同顿了顿,“高中同学,大学之后分开了,所以才想问。”

柳瑶打量着她面前的这个男人,面庞流畅,五官锋利感十足。

不算传统意义上的周正,多了一丝痞味,单眼皮的他又添了一些天生的疏离感。

高中同学?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

了解柳瑶的人都知道,她有四大特点,爱美,爱财,好男色,八卦。

“我跟熙熙也只是同事朋友而已,认识不过两年左右,知道的有限,并不是很清楚她大学时候的事情,所以,我帮不上你的忙。”

“柳小姐别紧张,说你知道的就好。”

“……你想要问些什么?”

柳瑶垂下了眼眸,玩弄着自己今天早上新做的美甲。

陆惺同俯下身子,两肘撑在膝盖上,抬眼看着她。

“感情类,我要你知道的全部。”

柳瑶:“……”

十分钟不到,林宿把柳瑶从隔间里送了出来。

还作为这些消息的报酬给她了一张星漠的VLP卡,让她经常过来玩儿。

柳瑶算是出卖了朋友,有些心虚,但是也从陆惺同的嘴里套出来了一个重要的消息。

他们之前一定有什么数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和纠结。

林宿返回到了陆惺同那里,满脸疑问,“同哥,你想找的人找到了?”

陆惺同粗细均匀的指间处夹了一根烟,歪头将烟蒂含到了嘴边。

右手拿打火机点燃了香烟,他吸了一口,两秒后吐出来一口烟雾。

他微微点了点头,“找到了,不过,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

他又吸了一口烟,淡淡的开口,“哪里都不一样。”

林宿继续陷入了疑惑当中,只听见他后来说:“以后不许再让那个男生来星漠。”

林宿:“……”

理由呢?送上门的生意都不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