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龙殿至尊

龙殿至尊

苗不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即将订婚的女友被人非礼,叶枫为了保护她而被人陷害送进监狱。五年含冤,可再等他从监狱里出来,却发现,女朋友嫁给了当年调戏她的流氓,甚至不见任何被逼迫的模样。因为这与世隔绝的五年,叶枫家道中落,父母接连凄惨,如今又受到女友背叛,他再也无法淡定,也无需再隐藏他在狱中五年学到的惊天本领。一代龙尊横空出世,强势打脸所有欺辱过他的人!

主角:叶枫   更新:2022-07-16 00: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枫 的女频言情小说《龙殿至尊》,由网络作家“苗不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即将订婚的女友被人非礼,叶枫为了保护她而被人陷害送进监狱。五年含冤,可再等他从监狱里出来,却发现,女朋友嫁给了当年调戏她的流氓,甚至不见任何被逼迫的模样。因为这与世隔绝的五年,叶枫家道中落,父母接连凄惨,如今又受到女友背叛,他再也无法淡定,也无需再隐藏他在狱中五年学到的惊天本领。一代龙尊横空出世,强势打脸所有欺辱过他的人!

《龙殿至尊》精彩片段

“老子终于出来了!”

冲着背后的监狱扬扬手,叶枫脸上露出一抹激动之色。直欲仰天长啸。

人生有几个五年?

可他却整整在江州监狱里面渡过了五年的时光,重新踏足外面的土地,让他神色不由得一阵恍惚。

“不知道这些年爸妈过的怎么样……”叶枫眸子中闪过一抹愧疚之色,这些年来,他没有尽到人子之责,反而连累的父母担惊受怕,心中五味陈杂。

归心似箭,叶枫的脚步逐渐加快,穿越车流,向家里走去。

路上,叶枫撸起袖子,打量着自己的手臂。

原本光洁的手臂上,此刻布满了狰狞的疤痕。

带着红黑二色的疤痕如同一条巨龙在手臂上盘旋,微闭的龙目显得霸道又诡异万分。

这个类似于刺青的东西,是他的狱友老疯子的杰作!

老疯子来历不详,最喜欢拉着人絮絮叨叨的吹牛,说自己是东海龙王,是龙王殿之主,诸子百家,医卜星象无所不精。

由于老疯子疯疯癫癫,别人都不搭理他,只有叶枫经常听老疯子说些稀奇古怪的事当做消遣。

什么东海之巅,什么龙王神殿,说的好像真事一样,听得叶枫哈哈大笑时常莞尔。

偶尔老疯子也会带着叶枫练练功学学医,没想到一来二去的,叶枫居然真的学了一身本事!

就在一个月前叶枫得到出狱的消息之后,老疯子就在他手臂上用笔刻了这道狰狞的纹身,并且告诉他出去之后在九月初九这一天,去一个名叫东海之巅的地方,亮出纹身,自然会有大大的好处。

由于跟着老疯子学了一身本领,叶枫对此虽然有所怀疑却还是决定去看看,只是现在距离九月初九还有一段时间,叶枫又念着爸妈,只想先回家看看。

面前是一座老旧的院落,泥土构成的房屋略有倾斜,似乎再有几次风吹雨打就会坍塌。看着熟悉的家,叶枫心中的愧疚更浓,这些年来,父母承受的远远比他还要多。

回想起五年前,叶枫眸子中忍不住寒芒涌动。

当时他和女友杨婷准备订婚,却在饭店碰上了江州有名的富二代黄强。

醉醺醺的黄强当众调戏杨婷,甚至要强行带回房间。

自己的女人被另一个男人猥亵,叶枫怒火冲天,直接一凳子砸了上去。

没想到当天下午,叶枫就被送进了拘留所,紧接着就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

如果不是因为表现良好获得减刑,恐怕还要五年之后才能出来。

深吸一口气,叶枫目中的寒芒渐渐隐藏。

正要抬手敲门的时候,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谁啊?”

叶枫张张嘴,忽然一阵哽咽,身体微微颤抖。

父亲久违的声音!

“门没锁!”

叶枫一愣,诧异中推开了门,有些杂乱的屋子映入眼帘,锅碗瓢盆摆放的很乱。

只是下一刻,他就睚眦欲裂!

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正拄着拐杖吃力地下床,瘦弱的身躯仿佛一阵风就可以吹倒一般。

“爸!!!”叶枫浑身颤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吼出来,泪如雨下。

五年前,父亲叶振华还是个身体健壮的汉子,时过境迁,父亲居然成了这般模样。

叶枫心中的愧疚如潮水般袭来。

听到叶枫的呻吟,叶振华也浑身颤抖,肩下的拐杖也噗通一声落在地上,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儿子。

“你……你是……小枫?”

失去了拐杖,叶振华一个站不稳,顿时就要摔倒在地上。

叶枫一惊,几乎是下意识的一个箭步起来,冲上前扶住叶振华,颤抖着开口:“爸,是我,儿子回来了!”

听到叶枫的声音,叶振华深陷的眼窝内,虎目中泪水刹那间涌出眼眶。

“小枫……”

叶振华伸出手,抚摸着叶枫的脸庞,激动的泪如雨下。

良久,父子二人情绪稍缓,叶枫才开口道:“爸,怎么会这样,我妈呢……”

叶枫心中疑惑不已,父母虽然不是什么白领,但也各有工作,吃饱穿暖不是问题,甚至当初他准备结婚时,父母还咬牙为他买了婚房,算得上是个小康之家。

可现在怎么落魄成了这个样子?

闻言,叶振华神色一暗,脸上露出复杂之色。

“你进去之后,黄强又找上了门……”叶振华缓缓开口将这五年的事一一诉说。

原来自从叶枫进去之后,黄强找上门索要赔偿,并且请了一个律师。

在律师的要求下,要求叶振华夫妻赔偿他五十万。可他们为叶枫买房已经耗尽了积蓄还背了一大笔外债,哪里还有钱赔偿?

无奈之下只能将婚房卖掉凑了三十万先给了黄强,可还有二十万无处寻摸,恰在此时,叶振华又在工地上出了事故,虽然侥幸没死,双腿却断了,只能靠着拐杖和轮椅勉强挪动。

而叶枫的母亲也忽然丢了工作,只能在附近以收废品维持生计,因此也是这五年没有去看过叶枫。

听到父亲的叙述,叶枫双拳紧握,眸子中的冷意愈来愈浓。

黄强把他弄进去了还不算,居然还对付他父母!

父母的出事,绝非意外,其中若是没有黄强从中作梗,叶枫是死也不信的。

想到这里,叶枫忽然眉头一皱,说道:“爸,不是还有彩礼么?咱们家不是给了杨婷十五万的彩礼么?”

“难道你们没先要回来应急?”

不管怎么说,叶枫进去都是因为杨婷,暂时要回彩礼也是没有问题的。

听到叶枫的话,叶振华脸色难看的开口道:“怎么没要!你妈去杨家商量,他们不但不给,还打了你妈……”

轰!

不等父亲说完,叶枫的脸色就骤然阴沉下来,如同滴血。


“杨婷也是那么干的?”

叶枫眸子中有怒火涌现,他真不相信杨婷居然会这样。

当初他进去之前,杨婷殷切的抓着他的手,信誓旦旦的表示等他出来后两人就结婚。

可杨家不但不帮忙,居然还打了他妈,叶枫真想当面问问杨婷:‘你说过的话都是放屁么?’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还伴随着骂骂咧咧的声音:

“开门!快他娘的开门!”

叶振华脸色骤然一变。

“小枫,你先进去!”叶振华住着拐杖将叶枫推进房间里面关上门。

然后满脸紧张的打开门。

砰!

房门一下子被推开,叶振华一个趔趄,险些倒在地上。

三个穿着背心的汉子气势汹汹的走进来,胳膊上的纹身狰狞霸道。

“老不死的,你哑巴了?”

“老子刚才敲门没听见?”

为首的大汉狞笑一声,一屁股将旁边的凳子踢翻,转身坐在了床上。

“叶振华,时间到了,钱呢?”

“别说我不讲情面,谁叫你那个蠢儿子得罪了黄少呢,哈哈哈!”大汉脸上露出冷笑,伸出了一只手。

听到大汉的话,叶振华脸上露出屈辱之色。

撑着拐杖缓缓走到窗前,却被后面的一个大汉一脚踹了过去,口中骂道:“老东西,磨磨蹭蹭的,快点!”

叶振华忍着疼痛,从床下摸出了一个木盒子,递给了坐在床边的大汉。

“大虎哥,都在这,五千块,您点点。”

闻言,大虎才点点头,一把夺过木盒,打开之后,却看到一堆零碎的钱,百元的纸币只有几张,剩下的全是零钱。

刹那间,大虎脸色一黑。

砰!

一脚踹出去,叶振华一下子倒在地上,浑身无力爬不起来,脸色苍白,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冒出。

“老东西,你糊弄老子是吧?”

“这他妈哪有五千?”

“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知道老子的厉害!”大虎脸上冷笑一现,后面两个大汉顿时摩拳擦掌就要对叶振华上手。

就在这时,一个带着寒意的声音骤然响起:“你们敢!!!”

紧接着,叶枫的身影大踏步而出。

看到叶枫出来,叶振华顿时慌了神,不顾身上的伤痛,推着叶枫进去。

“小枫,你进去,别出来!”

叶枫将父亲扶起来,冷目看向大虎三人。

“你们找死!!!”

感受着父亲身上的伤痛,叶枫眸子中杀机大涨。

听到叶枫的话,大虎先是一愣,随后脸上就露出了嘲讽之色。

“哈哈,我当是谁,这不是那个有名的绿头王八么?”

“怎么,监狱里面滋味不好受吧?哈哈哈!”

随着大虎的嘲笑,其他两人也都大笑起来,惹得门外不少邻居驻足观看。

“那不是叶家的小子么?不是听说犯事蹲监狱了么?”

“我看那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好人谁能犯罪?”

“活该,罪有应得!”

……

邻居们探讨的声音传来,让叶枫的脸色更冰冷了三分。

“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跪下道歉,可以活命。”

“第二……”

还不等叶枫说完,大虎就嗤笑医生,讥笑道:“第个屁的二!”

“小子,忘了告诉你,今天可是你女友……哦,不,是前女友和黄少订婚的大好日子。”

“啧啧,黄少真是艳福不浅啊,哈哈哈!”

“等收拾了你老子,咱们也去参加宴会去。没想到老子也能吃上一次五星级的江州大酒店!”

闻言,叶枫神色猛地一变!

杨婷居然和黄强订婚了?

自己进去这五年,完全是因为黄强调戏杨婷导致的,可杨婷居然和黄强这个仇敌订婚?

这一刻,叶枫脸色骤然阴沉下来,感觉到自己的脸上仿佛被狠狠甩了一巴掌。

旁边的叶振华脸色也极为难看,气的浑身发抖。

大虎冷笑医生,忽然站起来,抱着臂膀嚣张道:“小子,赶紧给老子凑钱,不然今天就把你的腿也打断,让你们做个父子瘸子!”

听到他的话,叶枫面沉如水,淡淡道:“给你们一次机会,跪下磕头道歉,否则,死!”

叶枫眸子中寒芒炸裂!

“放你妈的屁!威胁老子?你算老几?”

“今天老子就让你知道知道,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

说着,大虎一挥手,三人同时冲上来,对着叶枫和叶振华就出拳出脚。

大虎心中得意,只要今天收了钱,再收拾叶枫父子一顿,到时候黄少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不会亏待他。

就在这时,他的眼前却忽然一花,叶枫如同失去了踪影一般。

下一刻,他和两个手下就倒飞出去,三个人同时摔在地上,身上强烈的痛苦让他们几乎喊不出声来。

只能用惊恐的目光看着叶枫。

刚才的一瞬间,他们几乎是什么都没看清,就莫名其妙的倒在了地上,仿佛是见了鬼一般。

此刻除了痛苦,更是吓得面无人色。

叶枫扶着父亲坐在床上,面色冷淡的扫向三个人。

“我的话,不说第三遍……”

还不等叶枫的话说完,三个人就慌忙爬起来,对着叶枫和叶振华磕头如捣蒜。

“对……对不起……”

三个人浑身颤抖,仿佛有一股死亡的阴影笼罩在心头。

叶枫冷哼一声,眸子中寒芒闪烁,半晌,才沉声道:“滚!”

“是是是……”三个人连滚带爬的跑出门,夺路而逃。

叶枫心中冷笑,如果不是父亲还有邻居在这里,他立刻就会要这几个混混丧命于此!

愧疚的看了一眼旁边的父亲,叶枫心中的怒火再次涌起。

他要找杨婷问个清楚!


“爸,你怎么样?”

叶枫扶着父亲坐下,轻轻为父亲按摩。

片刻后,叶振华眉头舒展不少,才开口道:“没事了,爸的身子骨还硬着呢!”

看到父亲脸色好转不少,叶枫才松了一口气,轻声道:“爸,你先歇着,我去买点菜。”

说这话的时候,叶枫眼底隐隐跳动着怒火。

无论如何,他都要当面问问杨婷,这算什么事?

听到叶枫的话,叶振华皱着眉头道:“小枫,听爸一句劝,别再惹他们了,咱们家惹不起。”

“还有,不准去找杨家,算是爸求你,只要你能平平安安的,我和你妈就什么都不奢求了。”

叶振华心中苦涩,有些愧疚的看着儿子,要不是自己没本事,儿子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儿子再走上那条路了。

闻言,叶枫轻笑一声:“放心吧,爸,我不是不知轻重的人。”

说着,叶枫又胡说了两句话,这才转身沉着脸走出门。

“杨婷……”

“黄强……”

叶枫眉头怒火逐渐跳动。

“最好不要是我想象的那样,否则……”

“我不会放过你们!”

走到大路上,叶枫眉头一挑。

刚才听到大虎说黄强和杨婷在江州大酒店举办订婚宴,不过现在时间还早,他们未必能到饭店,还是先去杨家看看,决定之后,叶枫冲着不远处的出租车招手。

就在这时,一辆飞驰而来的车猛地冲过来,直接将叶枫撞的倒飞出去。

刹那间,叶枫手按车顶,一个鹞子翻身却还是卸不下如此大力,最后落在地上蹬蹬蹬后退几步,一下子撞在了树上。

脑海中一阵翻涌,叶枫脸色骤然间阴沉下来。

如果不是和老疯子学了几年功夫,身体强壮远超常人,怕是刚才那一下就足以让他死的不能再死了。

“怎么开车的!长没长眼睛!”叶枫冲着停下来的车怒吼道。

在闹市里面把车开的那么快,分明就是不把别人的命当命,他当然没有半点好气。

豪车的门忽然打开,紧接着,一个冷艳俏丽的女孩走下来,怒视叶枫,骂道:“你长没长眼睛?不要命了?走路不看车?瞎了么!”

女子俏脸上满是愠怒之色,还带着三分愤恨,狠狠剜着叶枫。

“你说什么!”叶枫脸色猛地一寒。

分明就是这女人开车太快撞了他,不道歉也就罢了,居然还倒打一耙,简直可恶至极!

女子气急败坏的冲过来,尖锐的高跟鞋就要踩下来,叶枫手臂微动。

就在这时,车子后座上忽然下来一个大约七十岁的老者,冲着女子抬手:“住手!”

说着,老者快步走过来,脸色却因为这几步而苍白了不少。

老者伸手扶起叶枫,开口道:“实在抱歉,这位小哥,我孙女不懂事,给你添麻烦了,你没事吧?”

“你要不要紧?我先送你去医院吧!”

还不等叶枫说话,旁边的女子就蹙眉道:“爷爷,您怎么下来了?您还是回车里吧,这个人不长眼睛,分明就是活该!”

闻言,老者脸色顿时一沉,转头看向女子,沉声道:“慕雪,你闭嘴!”

“明明是我们撞了人,你当我老糊涂么?”

“还不给这位小哥赔礼道歉!”

听到老者的话,女子俏脸上露出委屈之色,却不敢反驳,而是从包里面摸出一个支票本,唰唰写了几个字,丢在叶枫的身上,不耐的说道:“这些钱足够赔偿你了,拿着赶紧走吧!”

叶枫嗤笑一声,理都不理会飘落在地上的支票,看了看老者后,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你给我站住!”

“你什么意思!”女子娇喝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叶枫停下脚步,转身皱眉看着她,眉头微挑,淡淡说道:“没什么意思!”

“这位小姐如果误会我有什么意思的话,那就是什么意思。”

叶枫淡淡一笑。

“你!!!”女子俏脸再次涌起愠怒之色。

说到这里,叶枫看了看老者,摇头道:“这位老先生毒入五脏,寒侵胃腑,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还有活下去的机会,言尽于此,告辞!”

看到叶枫转头就走,后面的老者和女子同时脸色一变。

“等等!”

“这位小友,你怎么知道我胃腑有寒毒的?”老者脸上带着一丝难以置信。

旁边的女子也凝重的开口问道:“你听谁说的?你到底是谁?”

闻言,叶枫轻笑一声,淡淡道:“我?就是一个普通人。”

“至于你的病……”

稍微打量了老者一眼,叶枫平静道:“你眉心有三道竖纹,其中一青两黑,七十高龄,应该是额头愈加方圆才对,你额头却深陷,分明是寒毒侵入肺腑之相。”

“如果没看错的话,你左臂上应该有鹅蛋大小的一块黑斑,无论如何也祛除不掉!”

叶枫微微摇头,这老头已经病入膏肓,殒命将在顷刻之间。

一番话下来,老者和女子同时震惊无比,愣在原地。

叶枫说的这些,全部属实。

老者更是知道自己手臂上的黑斑,无论如何也弄不掉,甚至为此孙女还给自己请过医生检查也是无果。

可面前这个年轻人,居然一口道破!

这简直不可思议!

老者小心上前,微微拱手说道:“小友,你光凭这些就能看出我的病,定然是神医,不知道能不能请你为我治疗,只要能治好,多大的代价老头子都愿意出!”

“抱歉,我还有事,没时间耽搁,再见!”

叶枫拍拍屁股转身就走,老者却急了,连忙拦在前面,苦涩的说道:“小友,老头子再次恳求你帮忙,我林功明一定不忘大恩!”

闻言,叶枫忽然一愣:“你是林功明?江州林氏集团的董事长?”

林功明眼睛一亮:“小友认识我?”

叶枫微微颔首,目中神色变换,忽然抬起手一拳打在了林功明的面门之上。

随后一脚踢出,踢在了林功明的腰间。

不远处的女子俏脸骤变,怒喝一声:“你干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