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重生团宠真千金她又被撩了

重生团宠真千金她又被撩了

风晚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李苡铭死后重生回到三年前,自己的人生悲剧还未发生之前。前世,她有眼无珠,被心机女欺骗,最终死在攀岩的时候。重活一世,她发誓一定要让害死自己的人,付出代价。一场阴差阳错,她跟易兰舟扯上了关系。他是易家掌权人,她是不受欢迎的真千金,两人之间会摩擦出怎样的爱情火花?李苡铭又将如何一步步逆袭成功,成为团宠?

主角:李苡铭,易兰舟   更新:2022-07-16 01: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苡铭,易兰舟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团宠真千金她又被撩了》,由网络作家“风晚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苡铭死后重生回到三年前,自己的人生悲剧还未发生之前。前世,她有眼无珠,被心机女欺骗,最终死在攀岩的时候。重活一世,她发誓一定要让害死自己的人,付出代价。一场阴差阳错,她跟易兰舟扯上了关系。他是易家掌权人,她是不受欢迎的真千金,两人之间会摩擦出怎样的爱情火花?李苡铭又将如何一步步逆袭成功,成为团宠?

《重生团宠真千金她又被撩了》精彩片段

左腿传来一阵刺骨痛意,李苡铭模糊不清的视线内,一只咸猪手朝着她胸.前袭来……

李苡铭右肩痛不可抑,嘶地直抽冷气,来不及多想,左手摸到一截树枝,抽去,“滚!”

原本觉得美色当前,男人见她半昏迷状想趁机发泄,结果她一睁眼,便宜没占到还被打了!气得男人抽出皮带也不管不顾往她身上招呼。

李苡铭这才发现自己身处怎样境地,粗壮的断树压着左腿,她全身活动范围受限,躲过几皮带,也实实在在承受了十几下。

身上再添新伤。

右肩处伤口再次随着剧烈反抗崩裂,深可见骨的伤口,她一个没留意晕厥。

李苡铭再次缓缓睁开眼,上半身趴伏在树干上,隔着冰冷雨幕抬头看男人。

危机有时也是生机。

李苡铭沉静下来,冲他勾唇浅笑,冷媚勾人,“大哥。我们来做个交易。”

男人停顿,淫.笑反问,“你想做什么交易?”

“我腿被树压着,你能占多少便宜?不如你把树挪开,起码找个能遮雨的地方,到时我做为感谢随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这可是你说的,一会儿别反悔。妹妹,这深山老林里你从上面掉下来伤这么重。没有我,你无法活着走出这森林,只要你待会儿乖一点,哥哥舒服完了就送你去医院啊!”

当她是三岁小孩呢?鬼话连篇。

李苡铭心里冷笑,点头,“不反悔。”才怪。

近二百斤的断树,男人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抛在一边时,趁机想先捞点儿福利,往李苡铭的腰间伸过去……

李苡铭佯装无力不再躲避,另一只手又摸到一块尖锐的石头,在那只咸猪手眼看要摸在胸.前时全力砸了下去。

男人嗷地惊叫起来,紧接着树枝也往他两腿间戳上去,男人被戳中要害倒地打滚,嗷嗷叫骂着:“你等着!不信治不了你!”

李苡铭趁机瘸着腿往前跑,天色渐暗。

下着大雨的深山老林里,再不出去就真会冻死在这里。

快点儿离开这里才行。

浑身伤重,失血过多,脑子里时不时发懵。

她记得自己死了。

是宋雅安约她去攀岩露营。

攀岩绳不知怎么就打了结,眼看着就要攀至陡峭的崖壁最顶了……

宋雅安剪掉攀岩绳,眼里狠毒的快意。

她不敢停下,身上所有的伤……几乎每一步都像踩在刀尖上,钻心刺骨的疼。

身后传来骂声,追赶的动静越来越近。

不远处是公路!

李苡铭手脚并用翻过护栏,她全身温度随着时间流逝,就在眼前一片片白光闪现时,有辆车绕过山道急速而来……

李苡铭连想也没想,冲出去扑倒在路中央。

轮胎在路面发出刺耳难听的摩.擦声,车头就在离她身子只剩下两公分时险而又险刹住。

车门打开。

黑色程亮的皮鞋,晃眼的白色西裤,来人在离她半米处停下,语气噙笑,声音温柔的出奇,话却冷酷无情,“有意思,碰瓷儿?”

“求你……送我去医院……”

李苡铭眼前模糊不清,费力伸手,一把拽住对方裤角,仰起脸。

她吐字艰难说完,彻底陷入黑暗。

那张脸仰起瞬间,白得像大型鬼片现场。

男人微挑眉,和煦的笑还挂在脸上,微微弯下腰来,伸出手去戳了下晕过去的女孩儿,“这也太拼了吧。”

副座上的人也下来了,扶着车门催,“易少,别管了吧。您再不快点去见卓小姐,太太真要把我发配非洲挖矿了啊!”

易兰舟抱着手臂思考了几秒,站那儿没动,“是不能管,万一沾上搞不好就得讹我一笔。”

公路护栏下。

不远处的黑暗处,有叫嚷声和一束束手电光晃过,叫嚷声渐近。

助理只赞同点头,出主意,“咱把车子绕一下就过去了。千万不能纵容这些良心给狗吃掉的人,天天不学好,专拿自己命拼想狠捞一笔。就可以游手好闲一辈子衣食无忧了,倒会打算盘。可惜年代不同,现在大家都用计算器了!”

易兰舟听得好笑,摇头,目光却凝在女孩儿脸上没挪,好像在看她能装晕多久。

助理抬头看看黑沉沉的天色,催他,“易少?快点儿走吧,再不走小心就被讹啊!”

易兰舟扶着膝盖没动,竖起耳朵听清越来越近的声音。

男人怒吼,“前面是公路,快追!千万别让她跑了!”

助理看地上的是个女孩子,跳脚,“这不是普通碰瓷儿!这是在玩命搭讪想嫁入豪门啊!”

“她可太拼了!”

和下面的声音交叠在一起。

易兰舟更仔细的打量了一眼地上的女孩儿,雨水打湿的长发贴在惨白的脸上,脖颈处有青紫触目惊心,右肩受伤,左腿断了,做了最简单粗暴的处理。

她浑身上下就差写着:我是个大麻烦了。

“易少,你听,后面是不是有人在追她?”

易兰舟漫不经心道,“有吗?”

助理也听见了,脸色一变,冲过去想拽人,“有!所以咱快走吧!你看她都伤成这样、脏成这样了,你不可能碰,那我更不可能……”

更重要的是:千万别惹上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和事啊!

易兰舟不疾不徐看了助理一眼,在衡量着什么。

助理想到所剩无几的工资,也顾不上上司下属之别,别看时间别催他快点儿闪人。

易兰舟视线扫过李苡铭手里脏得不行的树枝,费了点儿力气才抽出扔掉。再扫一眼简单处理过的左腿,伸手就去把地上的李苡铭给抱了起来,绕到车后面催,“开门啊,愣着做什么!”

助理眼球险些掉了,“哎不是!易少,咱不是不管吗?”

易兰舟抬眼看他,示意他开门,“赶紧的!”

观察半天,他看出她伤是真的,血是真的,求生欲更是真的。反正他们回去时正好路过医院,把人往医院一扔,也算日行一善了。

助理翻着白眼开门,看着易兰舟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乖乖,他家冷血冷肺洁癖晚期的易少,居然要救一个明显麻烦缠身脏得像从泥里爬出来的女人?


易兰舟活动了下手臂,坐回驾驶座上,冲助理笑,“你今年的工资,还有剩吗?”

助理牙根直抽,“您还是快开车吧!下面人不少呢!”

隔着车窗,他头皮都发麻了。

易兰舟发动了车子,三四个大男人就翻跃护栏而来,抬眼一看他们车,猜到什么,拔腿往车子冲过来。

“快把那个女的放下!”

易兰舟单手控着方向盘,眯着黑眸微笑,一脚油门踩到底……

旁边的助理瞠目结舌失声尖叫,“啊啊啊啊!我还不想死啊!”

车子如咆哮的野兽,脱笼狂驰,易兰舟仿佛没看到试图拦路的男人似的,笔直撞上去,那三四个男人一见他这种疯子状,都迅速滚开了。

黑色的车子扬长而去,驶往江城。

一个半张脸顶着刀疤的男人唾了一口,扭头,“呸!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给客户打电话汇报,有人半道截胡了!”

有人战战兢兢去打电话。

另一个男人凑近,试探着问:“大哥,你看二哥都伤成那样了,这件事,咱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刀疤脸瞪他,“查,去查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坏咱们的事!”

“我马上就让所有兄弟去查!”

医院病房。

李苡铭睁眼,发觉自己得救了。

护士正在调点滴速度,低头发觉她醒了,对她亲切地笑笑,“你醒啦?你都昏迷十几个小时了。”

李苡铭动了动身子,询问:“我的伤……”

护士说:“手术很成功,你好好养伤。”

李苡铭盯着对方护士服上的名牌看,认出这是江城靠近城郊的一家私人医院。

她问起谁送自己来的医院,又是谁替她缴费。

李苡铭记得,昏迷前听见男人定义她是碰瓷儿的。

能笑着说那种话的人,心肠是冷硬的。

护士听得乐了,“哎,你伤的是肩和腿,脑子也撞到了?不是你男朋友吗?全程等着你手术,守了你一整晚呢!”

李苡铭懵了。

“男朋友”一词,比她明明记得自己死了,可又醒在三年前更玄幻。

她死在三年后攀岩时,又醒在三年前露营事故后,而这两个事故里出现了同一个人:宋雅安。

李苡铭出身孤儿院,性格怯懦自卑是个讨好型人格,谁如果对她释放一丝善意好感,她会数百倍千倍的去讨好对方。渴望真情,不不论是友情抑或亲情。

宋雅安认识她后,知道她经历,对她很好,她就百倍千倍回报对方。

却死在了背叛里。

李苡铭简单梳理出事件,打了电话给医院院长请假,对方一听她受伤,二话不说派出医院救护车,给她转回了自己所在的医院。

还破例让她进了VIP住院部。

李苡铭受伤的事传开。

她才被人推进了病房,还没爬到床上,就听见走廊里凄凄惨惨悲痛欲绝的哭声,伴着委屈自责的声音,“这件事都怪我,是我没及时发现小雨出事……”

宋雅安。

李苡铭被护士长扶上病床,抬头盯着门口进来的人,默默地看她表演。

前世今生,宋雅安亲切善良的表壳之下,深藏着不为人知的恶意。

宋雅安哭成了兔子眼,双手抓紧李苡铭的手,委婉的问:“小雨,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

李苡铭笑了一下,“摔了脑袋,不太记得了。”

宋雅安明显松了口气。

李苡铭努力想记起什么,皱眉,忽然说:“不过,我记得你叫我出了营地……”

宋雅安的脸色一变,心虚地说:“所以我很自责。”

闭口不提其他事。

李苡铭也不问她,亲眼看到她出事,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带人救她,其他人也是才知道她受伤。

宋雅安关怀她几句,接到楼下电话就走了。

护士长替她关上门。

李苡铭拉上被子,将整个人都埋进去。

宋雅安为什么一再害她,她是抢她男人了还是抢她家人了?

百思不得其解。

一周后。

拜宋雅安殷勤一日三顿好汤的送来,李苡铭可以坐上轮椅出门了。

这期间她又打听过,“神秘男朋友”像是她YY出来的似的,半点儿消息没有过。甚至等她打到那家医院去询问,给她主刀的医生都奇怪反问,“啊?你不是被120直接送来的吗?什么男朋友,没见过啊!”

好嘛,这么一来,搞得李苡铭更好奇更想弄清楚,救她的到底是谁。

不过,当务之急是快点养好伤。

查出宋雅安恨她要害她的原因。

“小雨。你可以下地了吗?”

宋雅安穿着白大褂就往李苡铭身上扑,李苡铭控着轮椅一个甩弯,给她扑了个空,一下就扑地板上去了。

空气一静。

护士站那边的护士们都望过来。

宋雅安被摔懵了,仰起脸定定望着李苡铭,一副泫然欲泣我见犹怜状。

“小雨?”

李苡铭抱歉耸肩,“对不住。受伤后遗症,总觉得有谁近身就是要害我,你没事吧?”

她边说边伸手,去拉宋雅安起来,中途又抽出手。

宋雅安惊恐瞪圆了眼,这回摔的更狠,她惊叫,“啊!”

李苡铭歉意十足又真诚,甩了甩手,“抱歉啊,一时没拉住。”

宋雅安脸色变幻着,欲哭无泪,总觉得李苡铭好像变了,可她一时看到她真诚的笑脸,暗想多心。

李苡铭怎么会使坏心整她呢?

“哦,我没事。”

宋雅安撑地自己站起来,再不敢让李苡铭拉她了,感觉尾骨都要摔断了,但不好伸手去揉,只能忍着。

李苡铭忍笑很辛苦。

宋雅安疼得很,也没精力再和她说别的,找个了借口就进了电梯下楼。

李苡铭抬眼看,楼层是骨科那层,她控了轮椅,弯着眼高高兴兴回房。

半小时后。

珠珠急匆匆来找护士长,“小雨,护士长没在你这边啊?”

“没啊。”

“哦。那我再找找,隔壁来了个超级VIP,院长和主任急着让护士长过去。”

李苡铭看着门关上,琢磨了会儿,好奇心蠢蠢欲动之下,扶着墙跳到了门口。

她扒开条门缝,就听见外面训人的声音。


“兰舟,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早和你说了,老爷子身体不好也上年纪了。你任性胡闹也别对着他发作,这回好了,太太才出国几天,老爷子就进了医院。他要真有个好歹,你让我怎么和太太交待?”

训是训,语气却四平八稳温温和和的,一听就是个斯文和气的中年人。

另一道声音响起,还噙了几分笑,“谈叔,没事儿。我心里有数。”

温和的中年人被气得不轻,脚步声起,进了隔壁病房。

李苡铭金鸡独立一个不稳,打滑往外晃出去,动静引来那边男人的注意力。

“……”

“……”

四目相对。

空气里都浮动着偷听被撞破的尴尬。

是个极英俊的年轻男人,唇角含笑,黑眸冷沉扫过她笨重可笑的石膏腿,还有滑稽至极的姿势……

他从鼻孔里嗤了一声,极轻。

李苡铭咽了下唾沫,瞪向对方,“看什么看?没见过摔断腿的病患吗?!”

转身,扭头,迅速跳进门,大力把门一甩。

那动静挺大的,护士站都有人探头望过来。

易兰舟眨了下眼,“呵!”

这要换古代,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呢!

涌泉他没指望,但好歹是不是该客气地说声:谢谢啊?

果然当今社会盛产中山狼!

李苡铭靠着门缓了缓,跳回床前,看了眼时间汤后半小时一晃而过,这才又取了拐杖进了洗手间洗漱。

嘴里被泡沫占满时,心里极快闪过一丝奇异感,总觉得刚才门外的语气调子似曾相识。

不过她想到对方那声嗤笑,镜子里的脸都黑了下来,迅速刷牙呸出泡沫,恨恨骂了句:“斯文败类!”

亲人住院不关心不上火的,还鄙视她一个受伤的病患,教养都没有。

第二天大早。

李苡铭被外面动静吵醒,好像有人在哭,她睁开眼仔细听,又没声儿了。

醒了也就睡不着了,她索性起床撑了拐杖进洗手间解决人生一二大事。

就在她正扶着洗手台金鸡独立,裤子别扭地提一半时,外面一声惊叫吓得她差点儿摔了。

李苡铭那个气,整理好病号服,撑着拐杖跳到门口,打开门,看见熟悉的侧影正作娇羞垂头状时,腾地一下火冒三丈。

“住院部是你家后花园吗?大早上像死了亲妈哭不说,还一副被人强、暴欲拒还迎样儿,自己有病出门就记得吃药!”

“神经科下电梯五楼左拐最里面,好走不送职责所在不必感谢!”

走廊静默。

有视线带着温度落在李苡铭脸上。

宋雅安眼睛微红,瞠目结舌接不上话。

李苡铭往她身后的男人望过去。

巧了。

又是昨天那个不对盘的男人,此时不单唇角弯着,连眼角都弯出漂亮精致的弧度,远远看去跟只狡猾的狐狸似的。

李苡铭冷着脸瞪了两人一眼,转身跳,门又被大力甩上了。

这声响把宋雅安震回神,伸手把手里的保温杯递上去,垂着头小声说:“易哥哥,这是我妈妈听说易爷爷住院,早上特意煲的汤,麻烦你给拿进去吧。”

“还有,小雨她最近受伤脾气不大好。你别介意。”

“不介意。”

骂的又不是他,他介意什么介意。

易兰舟双手操着裤兜,目光落在那边关闭的门上,看也没看她,微笑道:“我会和老爷子说你来探望过他。”

丝毫没有要接东西的打算。

宋雅安也不好强求,缓缓收回手,掩下尴尬。

被李苡铭这么横插一杠,她心下又气又愤,眼里翻腾着恨意都要喷出来了,丝毫不敢抬头,找了个借口离开VIP住院部。

易兰舟在门外站了片刻,低声念了遍,“小雨?”

下雨天被他捡到,还挺应景的。

午餐后。

李苡铭想起来一件事,跳到病床前,打开电脑,整理了大半天的资料后,提交,发送。

脖子都僵掉了,她揉着脖子,起身跳到窗前,正是夕阳时分,天际半边绯红。

肚子也适时叫起来。

晚饭时间到了,却没人给她送饭。

李苡铭撑上拐杖出门,才跳出去,就又领教了冤家路窄。

隔壁有人出来,手里好巧不巧,正拎着袋子啥的,一看就是要扔餐后垃圾的样子。

她眼角一抽,迅速收回目光,往护士站跳。

易兰舟原地微微笑,迈步跟在她身后,要去安全通道扔垃圾。

扔垃圾是次要,真相是他受不了老爷子阴阳怪气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样子,给自己找个借口溜出来放风的。

李苡铭撑着拐往护士站桌上趴,对里面的人招手,“珠珠,咱家护士长呢?”

被她点名的珠珠回头,一边继续复印资料,一边回她,“小雨啊,护士长有急事请假回家了。对了,你是还没吃晚饭吧?对不住啊,我这边手头忙完给你去打饭?”

“不急,你先忙。”

李苡铭转身,双肘撑桌靠住,嘴上说不急,肚子里咕咕直叫。

易兰舟慢悠悠的步调从她身前经过,对护士们扬起完美无瑕的笑,进了安全通道。

李苡铭冲着晃荡的门直翻白眼,心里直骂:妈的缺德玩意儿,他手里拎着的食物香味儿勾得她更饿了!

珠珠又接了几个电话,这一忙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节奏。

她时不时回头看李苡铭,投以抱歉的笑,“小雨,你再等等。我马上就好……”

什么马上就好,大半小时后还没好。

李苡铭也不想再盯着,好像她真的等不急在暗戳戳催人似的,撑着拐跳回病房里窝在沙发上和饥饿做较量去了。

几分钟后,门被敲响。

李苡铭连拐都顾不上,左脚跳着冲到门前,打开门,门外无人,地上只有一个散发着食物香味的外卖袋。

两份清淡的绿色蔬菜,一份优质高蛋白清蒸鳕鱼,配了一份香甜软糯的香米饭。

李苡铭要不是为了维持身材,差点儿一股脑儿全干掉,但仍比平常的七分饱多了一分,担心受不住诱.惑迅速收拾了剩下的,往冰箱里收起来。

唯二吃光的餐盒先放在了门口处,打算待会儿扔。

“哎,果然是我师兄的老婆,请假回家还记得让人给我开小灶。”

“嘭!”

隔音绝佳的隔壁传来动静,什么重物被砸在墙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