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神医少年入都市

神医少年入都市

堂前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山上呆了二十多年,江峰终于来到了都市!此次并非游玩,而是退婚。他本是个孤儿,有幸被七位师父抚养长大,原本在山上的生活无忧无虑,哪知道七位师父不靠谱,每个人私自给他定了一门婚事。江峰不想过多的牵扯儿女情长,所以便只身一人前来退婚。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这里的人全部带着有色眼镜看人,婚没退成,反而遭到了一通羞辱……

主角:江峰,丁姗姗   更新:2022-07-16 02: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峰,丁姗姗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少年入都市》,由网络作家“堂前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山上呆了二十多年,江峰终于来到了都市!此次并非游玩,而是退婚。他本是个孤儿,有幸被七位师父抚养长大,原本在山上的生活无忧无虑,哪知道七位师父不靠谱,每个人私自给他定了一门婚事。江峰不想过多的牵扯儿女情长,所以便只身一人前来退婚。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这里的人全部带着有色眼镜看人,婚没退成,反而遭到了一通羞辱……

《神医少年入都市》精彩片段

H集团总裁办公室。一男一女正在相互对视,不同的是,男人眼中满是猥琐,而女人眼中则是充满了嫌弃和鄙夷。

一时间,气氛有些剑拔弩张。

江峰痞痞地站在办公室的中间,他满脸玩味的看着对面的女人,眼睛时不时地在她的胸部扫上一眼。

不得不说,这丁姗姗身为H集团的美女总裁,不只是能力出众,相貌那也是一等一的好。美艳的脸蛋儿,娇俏的身材,精致的大波浪发卷,再加上那一身炫酷的黑色小西装,浑身透着高冷范儿,怎么看都是一个冷艳美人儿。硬要说有什么美中不足的,那就是胸小了点,也就是A的样子。

啧啧,看来,赵老头子的眼光不错,居然物色了这么一个女人给自己当老婆。

丁珊珊见江峰的眼珠子在自个儿胸上滴溜溜的转,顿时就来了火气,她瞪着一双美眸看了过来,脸上带着明显的不屑,“你就是赵老的亲传弟子?”

江峰的眉毛一挑,接着点了点头,“没错儿,我就是……”

“真寒酸……”

江峰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丁姗姗的嘴巴撇了两下,上下打量起江峰。

咦,土里土气的,虽说长得还算帅气,但穿的也太寒碜了点,再加上他一直“色眯眯”地看着自己,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不正经的小流氓。

这赵老怎么说也是一届医学泰斗,怎么就收了这么个猥琐的徒弟?

更更让她接受不了的是,眼前这个男人居然是自己的未婚夫!这是她爸跟赵神医私底下定的。丁姗姗心里泛起一股委屈,这样的男人怎么能配得上自己?好歹她也是H集团的美女总裁呀!嫁给这样的男人,让她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

想到这里,丁姗姗取出一张支票,快速地填好递到了江峰的眼前,“喏,这是一百万,你拿着……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吧……”

她不好直接开口退婚,但这一百万足以让眼前这个乡巴佬认识到他们之间的差距了吧?

江峰看了眼拿支票,手却没有接,笑道:“支票就算了,我是来退婚的。”

什么?!

丁姗姗的嘴巴顿时成了一个“O”型,大的可以塞下两三个鸡蛋,她一脸的不可置信,“你说什么?”

江峰耸了耸肩膀,一脸的“你怎么没听明白”的表情,接着他又重复道:“我要退婚……”

说完这话,江峰的心里也是万般无奈。

没办法啊,谁让他有七个不靠谱的师父呢?自小,江峰就在这七个师父的身边长大,他们各个身怀绝技,自然,江峰得到了师父们的倾囊相授。但就是因为太受疼爱了,这七个师父竟每人给他定了一个老婆。因为这事儿,老东西们每天都大打出手,争着抢着让江峰应下亲事。江峰看着烦心,干脆决心全都退掉。这不,头一个要退的就是丁姗姗。

听到江峰的话,丁姗姗的脸顿时就冷了下来。

倒不是她不想退婚,而是,这婚,由不得这乡巴佬来退。开什么玩笑?好歹她也是堂堂H集团的大总裁啊,居然要被一个穷屌丝退婚?这要是传出去了,还不被人笑掉大牙?再说,这土老帽难道看不清自己几斤几两吗?他哪来的自信,居然张口提退婚?她还没说什么呢,这男人凭什么要退婚?

“为什么?”丁姗姗冷冷的问道:“你该知道自己的条件吧?你居然跟我提退婚?你哪来的自信?”

“自信倒是没有,只是……”江峰的嘴角噙着一抹玩味的笑,“对A,要不起……”

“你!”丁姗姗立马就反应过来了,她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将眼前的男人撕碎。自幼,她对自己的身材相貌就格外自信,唯独对胸部不太满意,因而,每当有人暗示她“小”的时候,她就会表现出气急败坏的一面。

她恨恨的点了点头,接着扬起手里的支票,尽量做出趾高气扬的样子,“行啊,这婚是得退!不过你搞清楚,是我退的你,不是你退我!拿着钱赶紧滚蛋!”

江峰笑了,他完全无视那张支票,老神在在的挑着眉毛说道:“但你我都知道,事实就是,我退的你啊……”

丁姗姗的脸顿时就像是猪肝一样难看,她看着眼前的男人,胸口憋闷的难受。她见过太多不要脸的男人了,却头一次见到这种既不要脸又没风度的男人!

她气的一把将手里的支票撕碎,冲着江峰吼道:“你给我滚出去!”

江峰嬉皮笑脸的躲开了那些碎屑的袭击,径自走到了丁姗姗的面前,帅气的脸上挂着一抹刻意地讨好,“别介啊,这样,你给我一样东西,这婚,就算是你退的,多有面儿!”

“什么东西?”

丁姗姗气的已经分不清南北了,这会儿听到江峰的话,也没顾得上砸吧味,直接气呼呼的问道。

江峰立马回道:“赤焰珠!”

他盯着丁姗姗的脸,眸子里因期待而散发出隐忍的幽光。

“赤焰珠?”丁姗姗原本火爆的脾气一下子就收住了,她定了定神,再次拿眼看向江峰,心里不禁泛起了疑惑,“那是什么东西?”

“啊,就是一个通体红色,跟鸽子蛋一般大小的珠子,老赵头说了,你们家肯定有……”江峰坏笑着说着,生怕丁姗姗不承认。

丁姗姗的脸上顷刻间现出一抹了然。

这赤焰珠她家的确是有,那是父亲早些年得到的物件儿,这么多年了一直被当做一个摆件放在柜子上,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今天才知道,原来那玩意居然有个这么炫酷的名字。

赤焰珠……

只是,江峰要它有什么用处?

“你要这玩意做什么?”丁姗姗冷冷的问道。

“这……喜欢收藏而已……怎么样?这笔交易做不做?”江峰继续嬉皮笑脸的说道,他可不会轻易说出这赤焰珠的秘密。一来怕丁姗姗不给,二来这件事情丁姗姗知道的越少越好。

看着江峰满脸的期待,丁姗姗微微挑了挑眉,“你说是真的?”

拿一个不值钱的珠子换主动退婚的机会,还是很划算的,毕竟,她堂堂H集团的总裁被一个乡巴佬退了婚,传出去让她以后可怎么混?

“当然了,我就是为这东西来的,退婚就是个顺道儿的事儿……”江峰无所谓的嘟囔了一句。

听闻这话,丁姗姗不由得“蹭蹭蹭”冒起了火气,我去,这混小子在这闹了半天,就是为了一个破珠子?她堂堂H集团的美女总裁,居然连一个破珠子都抵不过?她怒目看向对面不可一世的家伙,翘起了嘴角,“抱歉,赤焰珠是我家的东西,不给……”

“什么?”江峰愣住了,“你怎么耍无赖啊?”

丁姗姗却是两手一摊,“我答应要给你了吗?”

“你!”江峰气的咬牙切齿,头一遭有种打在棉花上使不出劲儿的感觉,这娘们,真欠揍!

偏偏,丁姗姗此刻满脸得意地冲他吆喝,“怎么?看不惯我?你打我呀!”

看着江峰吃瘪,丁姗姗莫名开心。啊,真是风水轮流转啊,方才他还是老神在在的模样,这会儿居然也开始表达不满了。原来这小子也有怒发冲冠的潜力啊,哈哈……

谁知,下一秒,江峰就猛地窜到了丁姗姗的面前,但她还没来得及惊恐,就觉得屁股上传来阵阵酸疼。

“啪啪啪——”

“啊~~”

丁姗姗发出尖锐的叫声,她羞愤交加的看着重新退回到办公室中间位置,一脸挑衅的江峰,一张俊脸红的可以滴出血来。

她刚刚,居然被这个乡巴佬打了屁股!一时间,她羞愤的要死,恨不得上前跟这个乡巴佬拼命!

“你——”她咬着嘴唇,羞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忽然,电话响了。

丁姗姗狠狠瞪了一眼江峰,平复着情绪接起了电话,“喂?什么!爷爷心脏病犯了,进了ICU?”

丁姗姗的脸瞬间煞白,眼泪也掉了下来,“好好……我这就去……”

挂了电话,丁姗姗便匆匆拿起包包急着要赶去医院,当她的身子擦到江峰的跟前时,猛然间响起一件重要的事情,这个乡巴佬的师父是人称赛华佗的在世神医……那么……

“江峰,麻烦你跟我去医院,救治我爷爷!”丁姗姗诚恳的乞求道。


丁姗姗一张俊俏的小脸上,此刻已尽是苍白,本来圆润滴血的小嘴唇也剧烈地哆嗦着。

江峰愣了,怎么着,这妞遇上事儿了?

见江峰不说话,只拿眼看着自己,丁姗姗急得再次掉下来眼泪,她甩了甩江峰的胳膊,恨不得跪下来求他,“我求你了,赤焰珠我给你!你……你去医院,救救我爷爷好不好?”

江峰这才了然的皱了皱眉头,“说话算话?”

“嗯!”丁姗姗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行吧……”江峰装作一脸无奈地点了点头。

唉,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虽说算不得什么好人,但美女盈泪近在眼前,实在是狠不下心来。

“太好了!”丁姗姗大喜过望,生怕他后悔似的连推加拽的把江峰推出了办公室的门。

十分钟后,江城市医院。

一辆酷帅的迈巴赫火急火燎地停在了医院的门口,丁姗姗“砰”地一声推开了驾驶门,接着小跑到副驾驶的位置,一把拎出了还在打盹的江峰。

江峰顿时打了个激灵,他千里奔波来到这个城市,昨晚都没怎么好好睡觉,方才在车上好不容易逮着机会迷瞪了一小下,睁眼就看到丁姗姗又怒又急的抓着自己的领口往外拽。

“唉,美女,就算我长得帅,你也得矜持点吧?”江峰一边顺着她的力道下车,一边眉眼轻佻地打趣道。

“少废话!快下车!”丁珊珊听出了江峰口吻中的调戏,她虽然气怒,却也不敢直接开怼,万一,万一这人是爷爷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呢?

“行啦行啦!”江峰懒洋洋地下了车,跟着丁珊珊走进了市医院的大门。

急诊室外。

丁家人几乎已经到齐,各个面色忧重,看到丁珊珊到来,一个贵妇模样的女人率先站了起来。

“姗姗……你爷爷他……”说着,贵妇的眼圈瞬间就红了起来,身子也跟着抖动起来。

“妈……”丁姗姗的情绪也很激动,她疾步上前,将毕文弱搂在了怀里,“不会有事的,爷爷一定可以好起来的……”

“哼,这么关心老爷子,早干嘛去了?人都进去一个多小时了,你才过来,假惺惺的……演技这么好怎么不去拍电影?”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江峰忍不住皱眉看去。

只见长椅上端坐着一个胖胖的女人,约莫五十多岁,穿的珠光宝气的,一张油腻腻的脸上更是像刮了一层腻子似的白的吓人。此刻,她正满脸挑衅加不屑地盯着丁姗姗看。

“二奶……我……”丁姗姗的嘴巴顿时像被针缝了一样,挤也挤不出话。

“二娘,这也不能怪姗姗,你知道,公司里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毕文弱见状想要替女儿圆几句。

“是啊,公司里事情那么多,怎么还能顾得上老爷子的死活……”

王瑶轻笑一声,拿眼狠狠剜了一下丁姗姗。大概是听到“二奶”两个字,王瑶的心里十分的不舒坦,她火气蹭蹭往上窜,却也只能睁着两只眼睛使劲儿。

她都嫁给丁老爷子三十多年了,可这丁家的人依然把她当做一个小三,尤其那声“二奶”,居然是丁震那个王八蛋亲口允诺丁姗姗这样称呼的,为着这,她在丁家可谓是攒足了恶气。

原本想着这么多年了,丁震那个老王八蛋怎么也得分给自己点公司实权。可万万没想到,去年的时候,丁震居然就将丁氏全权交给了丁姗姗那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她跟儿子不但一分好处没落到,反而被娘家人嘲笑了底朝天。她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于是便事事找丁姗姗母女的不痛快,反正这对母女,一个软弱可欺,一个还是黄毛丫头,她根本就看不上眼。

听到王瑶的话,毕文弱本就苍白的脸更是白了几分,她嗫嚅了一下嘴唇,终究是没有再说出什么话来。

而丁珊珊则是气地身子发抖。顷刻间,她的眼中布满了哀伤,看到王瑶满眼的挑衅,最终她的眼神暗淡了下来。

爷爷就在急诊室里,生死未卜,她不能,也不可以在这个时候跟丁家的任何人发生冲突,不然爷爷会不安的……

见状,王瑶冷笑一声,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一旁站着的丁家其他人有的背过身子,有的则佯装闭目,对眼前的这一切都选择了视而不见。

江峰觉得好笑,敢成这个丁姗姗在自己面前凶煞的很,在这群丁家人的面前也就是个纸老虎。

就在这个时候,急诊室的门开了,里面走出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矮胖医生。

丁姗姗率先抬起了头,一把抓住了那医生的胳膊,声音都在颤抖,“医生,我爷爷……”

她不敢问下去,眼眶再次红了起来。

那医生看了一眼丁姗姗,眼里先是闪过一抹惊艳,接着沉重地摇了摇头,“节哀……”

瞬间,丁珊珊的身子软了一下,江峰眼疾手快几步奔过去揽住了她的腰。只见丁姗姗原本晶亮的大眼睛里此刻尽是悲痛,她强打起精神再次抓住那医生的胳膊,“医生,不会的,我爷爷不会就这么……你再救救他,你再救救他啊!”

饶是丁姗姗长得国色天香,那医生也不耐烦起来,像是这种病人家属他见过太多了,不愿接受病人去世的事实,于是便对着医生死缠烂打。虽说这丁老爷子在江城的地位不菲,但生死之事可不是说谁有钱有权就能免遭劫难的。

于是,医生的面色一沉,对着丁姗姗说道:“你抓我也没用,人都死了,赶紧准备后事吧!”

这话说完,毕文弱的哭声就响了起来,其他几个丁家人也只好装作痛哭流涕的模样赶紧奔到了急诊室的门口。

“爷爷……”丁姗姗呼喊了一声,身子彻底沉在江峰的怀里。

一时间,急诊室门口哀声四起。

忽然,王瑶一把抓住丁姗姗的胳膊,大力掐了一下,“都是你这个小贱人!要不是你日日惦记老丁的家产,他……怎么会走这么早?!”

王瑶一边哀嚎着一边捶打着丁姗姗的肩膀,十足一副“你是凶手,你该千刀万剐”的架势,引得江峰惊叹着这女人的嚎功当真十分了得。

江峰不着痕迹的将丁姗姗护在了怀里,再看王瑶满脸肥肉堆积到一块,眼睛都挤成了一条缝,愣是没挤出一滴眼泪来,不由得咧嘴笑了。

这丁家人谁真哭,谁做戏,他自然是看得出来的。

“喂,小子,你笑什么?!”

王瑶正哭的欢快,猛地瞥见江峰脸上露笑,她心下立马不爽了,阴着脸推了他一把,这一下,她倒是使出了不少劲儿,可惜江峰的身子却是纹丝不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