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病娇强势锁婚老婆要贴贴

病娇强势锁婚老婆要贴贴

网络作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席悠悠遭遇了最恶俗的背叛,她被谈婚论嫁的男朋友和闺蜜一起绿了。想象他们俩在一起的恶心画面,她当晚就喝醉了酒,招惹上了顶级豪门继承人墨御骁。一夜贪欢,她成了他心里十分在意的存在。而只把这当做成年人游戏的席悠悠,却被对方提议结婚。从此,她成了霸总的心尖宠!

主角:席悠悠,墨御骁   更新:2022-07-16 02: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席悠悠,墨御骁 的女频言情小说《病娇强势锁婚老婆要贴贴》,由网络作家“网络作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席悠悠遭遇了最恶俗的背叛,她被谈婚论嫁的男朋友和闺蜜一起绿了。想象他们俩在一起的恶心画面,她当晚就喝醉了酒,招惹上了顶级豪门继承人墨御骁。一夜贪欢,她成了他心里十分在意的存在。而只把这当做成年人游戏的席悠悠,却被对方提议结婚。从此,她成了霸总的心尖宠!

《病娇强势锁婚老婆要贴贴》精彩片段

炫夜

幽暗的灯光洒落在脚步匆匆女人身上,显露出那张焦急万分的脸。

一步一步的靠近短信所提示的房间,席悠悠的心跳一点一点的加速。

直到站在520的房门口,席悠悠低头又看了一眼手机里的邮件:“想知道你亲爱的男朋友和你最好的闺蜜在做什么吗?过来炫夜。”

不,不会的!

握住手机的手慢慢攥紧,席悠悠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言婕和风逸是不会背叛她的!

她闭了闭眼,深吸了口气,不让再自己有犹豫的时间,迅速地刷卡拧开了门——

紧闭的房门刚推开一条缝,从里面泄出来的****声,让她脸色一变。

“宝贝……”

男人熟悉的嗓音让她的心瞬间一沉。

痛,自心脏慢慢向四周蔓延,直至席卷全身。

真的是风逸?他不是说今晚要参加风家一个重要的宴会吗?

怔楞的目光落在床上的两人身上,直至看到女人的脸,席悠悠猛的踉跄后退,眼底的怔楞变成了不可置信。

床上的两个人,都是她生命中极其重要的人。

一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闺蜜;一个是交往多年心心相许的男朋友。

可是现在,他们两个人却……

席悠悠脑子一阵阵眩晕,身子一歪,踉跄了一下,撞上了门。

“砰”的一声,原本半开半合的门大大敞开了,外面的灯光照进房里,床上的春情一览无遗……

沉醉在**中的人总算被惊动了。

“悠悠?”风逸回过头来,英俊的脸上涨得通红,汗涔涔的……

当他看到站在门口,脸色白得跟鬼一样的席悠悠时,犹带着**的脸上先是茫然,再是疑惑,接着是不敢置信,然后是惊恐……

这时,**的女人感觉到他的异样,疑惑地睁开迷蒙的眼睛……

“啊——”言婕也清醒过来,惊慌的尖叫声穿透两人的耳膜。

**在一起的两人惊慌失措地分开,连滚带爬……

席悠悠脸色灰败地闭了闭眼,不想看床上的兵荒马乱。

她生平最讨厌懦夫胆小鬼。

这一刻,她却狼狈地选择逃避,不想面对眼前荒唐的一切。

“悠悠……”身后传来风逸惊慌的呼喊。

席悠悠头也不回地逃开,脑袋里乱成一团浆糊……

她心神恍惚,无意间撞到了人。

“对不起!”她下意识地喃喃道歉,低头想要离开,却被人用力扯进旁边的房间里。

房门瞬间关闭了。

毫无防备的席悠悠,猝不及防之下,被扯得趔趄了好几下,才勉强站稳。

震耳欲聋的音乐和突如其来的危机,将席悠悠混沌涣散神智拉回。

她的目光缓缓地扫向房间,扯她进来一个男人,关门另一个男人,房间里还有两个男人。

席悠悠脸色一变,这四个男人一看就很“社会”,盯着她的眼神尽是露骨的邪恶。

“你们想干什么?”席悠悠捏紧手提包,眼里充满戒备。

门口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地逼近她:“撞了人就想跑,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男人脸上尽是不怀好意。

席悠悠心里一沉,被逼退入房里,她一边退一边悄悄打量周围环境。

一个男人趁她不注意,捏在手里的瓶子朝她喷了一下。

带着异香的水雾扑面而来,席悠悠心知不好,急忙屏息后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席悠悠虽然及时屏息后退,但还是不小心吸入一小口,脑袋登时一阵晕眩。

她捂着头,跌跌撞撞地退至桌边,跌坐在身后的桌子上,撞翻了桌面上的酒瓶和酒杯,酒液四流……

面前的两个男人狞笑围上来。

跌坐在桌子上的她突然抬起头,苍白的脸上面无表情,泛红的眼睛里尽是冰冷的狠厉。

已经逼到她身前的两个男人俱是一愣,被她眼中的狠厉震慑了一下。

席悠悠突然暴起,纤细的五指握着一瓶啤酒,狠狠地砸在一个男人头上,穿着尖头高跟鞋的脚狠踹另一个男人……

玻璃破碎的声音中夹杂着一前一后两道惨嚎声。

席悠悠趁机向外冲,另外两个男人怒骂着追扑上去。

“快拦住她,100万……”


席悠悠刚摸到门把,就被扯了回来……

震耳欲聋的摇滚音乐中,掩不住男人粗暴的怒骂,夹杂着各种“呯呯砰砰”和惨叫**声……

狼藉的房间,翻倒的桌椅,破碎的酒瓶杯盘骰盅骰子散落一地,酒液四流……

几个男人鼻青脸肿狼狈地逃窜出去,各个身上都见了红……

满室狼藉之中,衣襟不整乱发飞散的席悠悠,目送那几个男人离开。

鼓起的劲儿一松,半虚脱的身子晃了晃,踉跄了一下,险些倒下去。

她**的手拢了拢被扯开的衣襟和凌乱的头发,从地上捡起手提包不敢停留,谁知道那几个男人还会不会回来。

她趔趄着脚步离开,体内不断升腾的热潮,让她的身子越来越软,两条软绵绵的腿,几乎迈不动脚步。

她勉强撑着走到电梯前,电梯门开了,走进电梯时,她双腿一软踉跄着扑向前方——

一头扑进一个男人的怀里。

鼻子里闻到的是男人身上混合酒气的荷尔蒙味道,手里揪着的衣服下面是男人壮硕的胸肌……

席悠悠体内翻滚的热浪,瞬间化为熊熊烈焰,几乎将她的理智全都**殆尽……

“滚!”随着男人冷冽不悦的声音,一只手将她扯开厌恶地甩了出去。

发软的身体失去依靠,软软地倒在男人面前。

滚烫的脸贴到一个冷硬清凉的东西,她忍不住蹭了蹭,她似乎嗅到皮革的味道……

当她意识到贴着的是男人的皮鞋时,脸下一空,她的脸砸落在地上,痛得她眼泪掉下来。

痛疼让她清醒了一瞬,她挣扎着撑起身子仰起脸——

原本清丽可人的脸此时布满**,散发着****媚。紧蹙的眉心,沾着泪花的迷蒙水眸带着脆弱,楚楚可怜……

男人冰冷厌恶的目光掠过她的脸时愣了一下,迈出电梯的脚步一顿。

席悠悠挣扎着起身,一双有力的手臂将她抱起来,她下意识地想要挣扎,却绝望地发现根本办不到。

模糊的视线看不清男人的样子,但男人身上带着些许酒气的味道清冽好闻,抱起她的动作小心翼翼。

刚凝聚起的抗拒之心迅速消散,余下了本能。

**的身体本能地贴向男人壮硕的躯体,体内**的烈焰,让她本能地索取男人身上,那一份让她感到舒服清凉……

“你……”她似乎听到男人抽了口气,抱着她的手紧得让她几乎喘不过气。

眼泪不断地**,风逸俊美的脸闪进脑海里,接着是风逸和言婕在床上**的那一幕……

曾经憧憬的美好未来,在脑海里碎成一****……

“我带你去医院……”男人呼吸急促,低哑的声音带着隐忍和克制。

呵!送上门的居然不要,能够坚持原则,这男人应该不是一个随便的烂人。

席悠悠心里放弃挣扎,不顾一切地缠上去:“我不要去医院……”

凭什么风逸跟言婕在床上**快活,她却要受这份**。

她伏在男人耳边,**的气息喷在男人耳际。

“你放心,我还是处。”


眼泪禁不住一串串**,她守了26年的身,只为了把最美好留在新婚之夜……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

当她被男人压在柔软的床上时,尽管她的身体早就迫不及待了。却还是禁不住一阵阵地发抖,眼泪完全控制不住。

**的吻温柔地落在她眼睛上,滑向她的耳际,**的气息喷在**的耳际和颈侧,引得她一阵阵颤栗。

“给你最后一次后悔的机会。”

男人低哑**的声音带着粗重的**。

席悠悠模糊的视线看不清男人的表情,但从他身上紧绷的肌肉,她可以感觉到他的克制和隐忍之下的尊重和温柔……

她闭上眼,抬手环上他的脖子。

她的主动和无言的邀请,瓦解他的理智和克制。

男人急喘一声:“你没有机会了。”

接下来,她被带着卷入**的漩涡,在极致的痛苦和极致的快乐之中,她似乎隐隐听到男人在她耳边**。

“……我已经放过了你,是你又来招惹我……”

席悠悠清醒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她发现自己在酒店的房间里面。

右手上包扎好的伤口,全身酸痛得几欲散架的身体,双腿间的隐痛……

这一切不断地提醒她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被风逸和言婕背叛的痛苦,险些被几个男人欺辱的恶心恐惧害怕,被药性**的痛苦无助……

那种蹩闷痛苦几欲爆炸的崩溃情绪让她下意识地握紧双手,右手心的炙痛濡湿将她从噩梦般的记忆拉回。

席悠悠闭了闭眼,用力地吐出一口气,目光瞥向右手纱布上那一抹刺眼的红……

她面无表情地扯开纱布,咬牙撑起虚软酸痛的身体,看到床边柜子上放着一整套新的衣服连同**袜子。

衣服旁边还有一个袋子,里面装着纱布和药。

席悠悠在洗手间的镜子里,看到自己**的眼睛和身上的各种痕迹……

温热的水兜头淋下,被水浸湿的眼睛,一阵刺痛酸涩,瞬间爆发的痛苦,随着**的泪水一起被水冲掉……

席悠悠换好衣服,才发现衣服下面压着一张名**。

席悠悠拿起名**,并没有看上面的信息。她缓缓地将它撕成一**一**,丢到垃圾桶里。

连同那个痛苦的夜晚和死去的爱情,一起撕碎丢掉……

她在车库里找到她的车时,却发现她的车旁边,竟然停着一辆奢华的豪车迈巴赫。

席悠悠上车后,低头看了看包扎着纱布的右手,又看了看停在旁边那辆豪车。

她忍不住皱了皱眉。

倒车时,受伤的右手打方向盘时一阵刺痛,方向盘一时没拿稳,刺耳的碰撞刮擦声在寂静的车库里响起——

廉价的国产车跟奢华豪车迈巴赫来了个“亲密接触”。

席悠悠坐在驾驶室里,心里“突突”跳着,额头冒出一层冷汗。

半晌,她才垮着一张脸下车,查看情况。

当她看到迈巴赫光可鉴人的车身,被刮擦出一道明显的痕迹时,不禁抽了口冷气,简直不能好了。

听说这种价格八位数以上的车,抛个光补个漆,动辄五位数,六位数……

现在这么大的刮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