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本王妃不是反派

本王妃不是反派

柳十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意外重生在了架空王朝,慕清绾爹不疼娘不爱,是个十足的当代可怜虫。本以为已经够悲惨的命运,她又发现自己还是个要被和离的刁蛮王妃。不行,她不能一穷二白地被赶出王府,她得赚个盆满钵满再走。于是,出现了令王爷孟津言震撼的各种名场面。慕清绾仗着脸皮厚,天天在他那儿卖宠求荣!

主角:慕清绾,孟津言   更新:2022-07-16 02: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清绾,孟津言 的女频言情小说《本王妃不是反派》,由网络作家“柳十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重生在了架空王朝,慕清绾爹不疼娘不爱,是个十足的当代可怜虫。本以为已经够悲惨的命运,她又发现自己还是个要被和离的刁蛮王妃。不行,她不能一穷二白地被赶出王府,她得赚个盆满钵满再走。于是,出现了令王爷孟津言震撼的各种名场面。慕清绾仗着脸皮厚,天天在他那儿卖宠求荣!

《本王妃不是反派》精彩片段

“水......”

慕清绾睁开了眼睛,嗓子干涸的像似要冒了烟。

一杯水递到了她的面前,慕清绾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只是还没等恢复,就听着身旁聒噪的声音。

“你若是醒了,就将这和离书上按下手印,也算是王爷给你最后的体面!”

慕清绾一脸错愕,什么和离书,什么王爷?

作为主刀医生的自己,正与国际顶尖医疗团队在医疗大楼内抢救大人物,下一秒听到了刺耳的爆炸声......

难不成,自己穿越了?

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脑海之中。

慕清绾,十六岁,相府四小姐,一年前嫁给了当今最不受宠的祁王,孟津言。

婚后,孟津言回府的次数屈指可数,慕清绾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在府中作天作地,引得府内上下叫苦连连,暗中给她下了不少的绊子,受了不少的委屈。

今日孟津言好不容易回了王府,却带回来了一位姑娘。

慕清绾妒忌发狂,闯入书房大闹,换来了孟津言的一纸和离书。

她又羞又恼,竟一时想不开,跳湖淹死了......

这才有了同名同姓的慕清绾来这里的事情。

慕清绾恍惚中,一旁的丫鬟将和离书甩在了慕清绾的脸上,打的她生疼。

“放肆......”慕清绾毫不犹豫的抬手,狠狠的打了一个耳光在丫鬟的脸上。

她堂堂一届王妃,以前竟被丫鬟这般欺负?

丫鬟躲闪不及,跌坐在地。

丫鬟没有害怕,反而让她捂着报复性的笑了起来,“你这女人,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王爷已经说了,无论你用什么办法寻死腻活,都没有用。

今日若是将和离书上按了手印,还能再给你一份地契,要是拒绝的话,就等着休书吧!”

慕清绾眼底划过一丝的诧异,赶忙的将和离书拿了起来。

祁王孟津言,和离,补偿地契三份,良田百亩,珠宝玉器五箱。

慕清绾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暗戳戳的用手掐着自己的大腿,疼痛感让她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跳湖又能如何,以为这样就能得到王爷的青睐?你做梦!我告诉你,王爷现在正与心柔姑娘在书房彻夜长谈,你即便是跳湖了,他都没来看一眼!”

丫鬟心中生妒,故意用言语刺激着她,想要看到慕清绾再一次撕心裂肺的样子。

听到这里,慕清绾不禁替原主人感到惋惜。

这姑娘从小就暗恋着孟津言,误打误撞得了姻缘,幻想着与他夫妻恩爱,琴瑟和鸣,没想到现实给她重重一击。

堂堂相府千金卑微的爱着,最后却换来了孟津言的一纸和离。

慕清绾替原主人感到不值,这样不珍惜自己的男人,何必对他哭哭啼啼,要死要活?

你若无情,我便休!

和离就和离。

慕清绾冷笑一声,毫不犹豫的翻身下地,来到镜前,随手拿起桌上唯一的一根银簪,扎破了手指,顿时鲜血流了下来。

她没有丝毫的犹豫,手印按在了和离书上。

“拿去,告诉孟津言,这和离书我签了,从今以后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说罢,慕清绾将和离书甩在了地上,丫鬟错愕的看着她,赶忙将和离书捡起,上面果然印上了她的手印!

“你,你真的同意了?”丫鬟简直不敢相信,要死要活了这么长时间的慕清绾,今日居然这么爽快的同意和离!

“给我东西,一点都不能少了,我要清点!”

慕清绾的话音刚落,丫鬟已经双手捧着和离书激动的跑了出去。

慕清绾走到镜子前,看着镜中的自己,瘦瘦小小的样子,脸色苍白的不像话,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疲惫与憔悴。

像极了流浪的小猫,惹人心疼与怜爱。

“从现在开始,我会替你活下去,没有人再能欺负你!”

她摸着脸颊,心中难免疼痛,即便是再喜欢一个人,也不可以如此的没有自尊,甚至要死要活,被人犹如垃圾一样踩在地上,尊严肆意践踏。

连王府内的丫鬟,都欺负到了她的头上去!

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毫无底线的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实在是太过可悲可叹!

审视一番自己后,她决定重新开始,换上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放下妇人髻,将头发高高的束起,再用刚才的银簪作为点缀。

“还是这样看着舒服!”

慕清绾说罢,迈步离开了房间。

只是刚出去,就撞到了一个精壮的胸膛。

“好痛!”

慕清绾捂着头,诧异的抬起了头,对上了一双哀怨又带有怒气的眼眸。

“慕清绾,你搞什么鬼?”

眼前这满是酒气,模样俊俏又妖孽的男人,正是孟津言。

“我搞鬼?”

慕清绾诧异。

他的确是个丰神俊逸的男人,冷白的皮肤更让他显得有一种生人勿进的气场。

虽然这个男人的皮相,真的落在了慕清绾的审美上,可一想到他对原主人所做的一切,难免心生厌恶,后退了一步道:“不是你想和离的吗?我已经同意了。”

“你!咳咳咳。”孟津言激动的咳嗽了起来,她就这么潇洒的签下了文书!

“孟郎,切勿动怒!”一声温柔的嗓音让慕清绾顺势看了过去。

原来孟津言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

女人一袭红衣,身姿妩媚动人,举手投足更显得风情万种。

这恐怕就是丫鬟所说的心柔姑娘。

心柔抬手想要抚上孟津言的胸口,却被他不经意的躲避开来。

孟津言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慕清绾,目眦欲裂,“你到底要怎样!”

“你让开!”慕清绾挑眉,睨了一眼心柔的方向,“妹妹,我这个做前辈的第一次与你见面,也没什么礼物送给你,这个就给你了吧!”

说罢,慕清绾将头上的银簪取了下来,毫不犹豫的递到了心柔的面前。

心柔身子微顿,眼角的余光看向孟津言。

他的脸色黑的不能再黑,一把将银簪抢了过去,攥在了手中,指尖泛白。

“你可知道你给的是什么?”

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居然把这个银簪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给了出去!

“不过是根银簪罢了,现在我有的是金银珠宝,何必留它?”

这话说完,孟津言就笑了,“慕清绾,你为了捡这根簪子,冬日里不要命的跳入寒潭,现在你居然说给出去就给出去?”

“是吗?我还做过这样的事情,那可真是愚蠢啊......”


她当然记得,那个时候为了捡这根银簪,她被人救起来的时候,足足在床榻上躺了一月有余。

可远在外面的孟津言得知消息后,没有回来不说,还只传了一句话回来。

【安静待在府中,不准再胡闹。】

一夜之间,她成了王府内的笑柄,就连相府内的嫡女慕清欢知道这件事情后,假意借着一封书信关心,实则暗暗讥讽。

这种痛,让慕清绾郁结难消,埋下了绝望的种子。

越想往日种种,慕清绾的心就越是疼痛,好像这些真的是自己经历过的一切。

她挑衅的对上他的眼眸,“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从今以后,我不会像以前那般为你痴傻!”

“你!”孟津言哑然。

“劳烦王爷让一让,现在要离开这里,至于剩下的东西,我希望明日一并送到丞相府中。”

慕清绾说着话,大步流星的向着外面走去,只是刚走两步,孟津言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来人,把心柔姑娘送回如意坊,你,好生的在这里待着!”孟津言停顿了一瞬,继续说道:“不要再任性。”

说话的功夫,下人带着心柔离开,孟津言走到了慕清绾的面前。

什么情况?他的言语,怎么带有一丝哀怨的语气?

这个孟津言,跟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

慕清绾摊开了手掌,冷睨着他,“看样子,王爷是准备现在就把东西交给我?拿来吧!”

孟津言大喜,将银簪递到了她的面前。

看着这个东西,慕清绾突然就笑出了声音。

之前的事情她还历历在目,这是孟津言送给原主人的唯一一份礼物,为了这个东西,哪怕是冬日寒池她都心甘情愿的往下跳。

可惜啊,她不是从前的那个慕清绾。

“啪!”一声脆响,银簪应声掉在了地上,孟津言背过了微微泛红的手,错愕的看着慕清绾,“你做什么?”

“我不要这东西,我要我的地契跟金银珠宝!”

慕清绾挑衅一样的看着他,孟津言眉头聚拢成了一座小山,实在是不敢相信,这些话从她的口中说出来。

正当慕清绾以为孟津言要发怒的时候,却见他的神色一动,柔声道:“绾绾,不要胡闹......”

慕清绾被他突然示好震惊的够呛,怎么又再说自己胡闹?到底怎么个情况?

孟津言说着,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这男人看着身子瘦弱,可力气倒是极大,她挣扎了几次都没有挣脱他的束缚。

“孟津言,你到底要干什么?要让我在和离书上按手印的是你!是你!”

慕清绾大声的喊着,看着孟津言俩呢苍白的站在原地,她毫不犹豫的甩开了他的手,离开了王府。

......

丞相府内,灯火通明,慕清绾看着院中张灯结彩,不由得挑了挑眉头。

今日的她心情大好,倒是没想到相府内也是喜事连连。

“妹妹,你回来了!”

远处一身翠色银纱的少女惊讶的看着她的方向,言语中充满欢喜,快步的向着她走了过来。

慕清绾挑眉,倒是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相府嫡女慕清欢。

当初慕清欢的那封书信,正是让慕清绾有了轻生念头的开始。

这个女人,可不是一个善茬。

“妹妹怎么今日回来了?可是祁王又欺辱了你?”慕清欢虚情假意的握住了她的手,有意无意的露出手腕上价值不菲的玉镯。

慕清绾顺势开了口,“我想父母与姐姐你,回来看看罢了,没想到相府内这般的张灯结彩,就连姐姐你都有了新的首饰,这是遇到了什么喜事?”

听到慕清绾问了出来,慕清欢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缓缓说道:“陛下已经赐婚,把我许配给了太子殿下。”

说着,还害羞的别过了头去,下一秒又似乎想到了什么,赶忙的解释,“妹妹,这件事情没告诉你,也是怕你伤心难过,毕竟你跟祁王的事情闹的那么僵,我这边殿下对我却格外的宠爱......”

慕清欢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抚摸着玉镯,故意在她的眼前晃了又晃。

“同样都是陛下的孩子,终究是有所不同,等姐姐我入了太子府,让殿下好好跟祁王说说,好歹让祁王也能经常回家,别总在外面莺莺燕燕。”

慕清欢偷偷的看着慕清绾的表情,见她没有往日那气的发抖的样子,暗觉自己说的不够狠,眼眸一转,继续道:“其实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就嫁给太子的,都是因为太皇太后......

对了,这事情你还不知道吧?祁王半月前把太皇太后气的晕了过去,现在身体大不如前,陛下这才想到用冲喜的方式,来给太皇太后祈福。”

孟津言把太皇太后气晕了?他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能让太皇太后如此......

“你回来也好,现在的祁王已经自顾不暇,他已在陛下面前立下军令状,若是三天内治不了太皇太后的病,自己就任由陛下处置!”

慕清欢假意的替她担忧,但是这些话,分明就是在告诉慕清绾,若是太皇太后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按照陛下对祁王的态度来看,他们两个只怕要跟着一起西去了!

“妹妹是不是不知道这件事情,都怪姐姐一时口快!”慕清欢赶忙的捂住了嘴巴,略显歉意的看着她,“你别担心,祁王一定会吉人自有天相的,三日内定会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要是能治,早就治好了,又何必拖这么长的时间。

她诧异的是,在这个时候孟津言给了自己一份和离书,还有那么多的房契与珠宝......

未免也太过巧合了一些......

“妹妹回宅院休息吧,等明日再回王府也不迟。”

慕清欢笑着说着,分明就是在轰她回王府,真出了什么事情,相府可不会保她。

三天过后,就只能看太皇太后的状态听天由命了!

她不可能做这种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主动权从来都是在她的身上!

想到这里,慕清绾转身就要离开,刚走了两步,她停顿了下来,灿笑着转身对慕清欢说道:“姐姐,太子殿下当初也送过我一个手镯,比姐姐的这一个要精致不少,一会儿我让下人给你送过去,入了太子府,可不能再戴这么寒酸的镯子了。”


话音刚落,看着慕清欢的脸色苍白到毫无血色,她心情大好,快步的远走。

她若是没记错的话,当今太子孟津云也曾倾慕自己。

当初的慕清绾的眼睛都恨不得长在孟津言的身上,对太子的嘘寒问暖丝毫不在意。

也正是因为这样,爱慕着太子殿下的慕清欢嫉妒的红了眼,与她的娘亲徐氏一起谋划,让丞相将慕清绾嫁给祁王孟津言,不仅挑拨了太子与祁王的关系,也让太子断了与慕清绾的念想。

这一切的一切,慕清绾都十分的清楚,她虽然反感被当成棋子,可与自己成婚的是孟津言,慕清绾也不做拒绝,顺水推舟的嫁入了王府......

一想到孟津言,她的脚步放缓了许多,神色凝重无比。

太皇太后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她与孟津言的下场可想而知。

为了自保,她还是决定要去皇宫看一看。

她有祁王的随身玉佩,入皇宫探望太皇太后,倒是也不难。

这般想着,慕清绾动了起来,出了丞相府后,直奔着皇宫太皇太后的寝宫而去。

一路上畅通无阻,直到她入了太皇太后的寝宫这才发现,孟津言居然也在这里。

难怪自己这一路上没有人询问,原来孟津言已经打点好了一切。

“你怎么来了?谁跟你说的?”孟津言神色凝重高声的质问着。

“我若是不知道的话,就只能在家中等着三日后与你一同被处死?”慕清绾挑眉,反问着。

“不可能,和离书已经签下,要杀要剐,也就只我一人......”孟津言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略显别扭的别过了头,“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这男人,倒是别扭的紧。

口口声声说着两个人没关系,却在做事情的时候,处处给慕清绾做打算。

她倒是有些怀疑,原主人到底真的了解这个男人吗?

“你回相府去,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孟津言催促想让她离开,慕清绾却开口说道:“我不想死,也不想让那些到了手的金银珠宝飞走了!带我去看看太皇太后到底怎么样了。”

“你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绾绾,不要......”

不要任性这四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慕清绾打断。

“你能想到的办法都已经用完了,就不能让我试试我的办法?我可不想我的生死被别人决定。”

慕清绾话音刚落,孟津言错愕的看着她快步的走进了屋子里面,赶忙的追了上去......

慕清绾此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床榻上躺着奄奄一息的老人。

太皇太后的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她这位二十一世纪中西医双绝的女医生,只观察了一会儿,就已经判断了她的病症。

太皇太后是扁桃体发炎引发呼吸困难,她的呼吸出气多进气少,嘴唇青紫,不知这样的症状已经持续了多久!

若是再耽误的话,只怕会对大脑造成不可逆的损伤!

“去给我拿些抗生素来......”

“什么?”孟津言一头雾水,她说的东西,自己根本就没听过。

慕清绾暗暗的猛拍大腿,倒是忘了这里根本就没有这些东西!

正当她要说话的时候,当初被银簪扎伤的指尖一阵的刺痛,她的神识一动,自己竟来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地方。

是她工作的医疗大楼!

没想到,自己穿越也把大楼给带了过来!

找抗生素!

慕清绾熟练的在一楼的房间内找到了抗生素,她回了神,袖中的药瓶让她激动不已,赶忙对孟津言开口,“倒一杯清水过来!”

虽不知道她为什么这般反应,孟津言此刻也只能照做,端着水走到了她的面前。

“绾绾,别勉强自己......”

慕清绾神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实在是想不出来,这个孟津言对自己的反应怎么是这个样子的。

“离我远一点!”

慕清绾故意这么说,眼看着孟津言的眼底划过一丝的失落,乖乖的站在不远处。

要不要这个样子。

慕清绾拿着茶杯的手都开始抖了抖。

自己这么对他,都没跟自己生气?

迟疑的瞬间,被孟津言看得清楚,暗戳戳的指向了太皇太后的床榻,“绾绾,要不要先看看太皇太后......”

他的言语,让慕清绾涨红了脸,极为尴尬的站在原地,翻了一个大白眼给他。

不过,行动上没有丝毫的迟疑,把药递到了太皇太后的口中,服了下去。

确保太皇太后将这药吃下后,她这才将太皇太后放平,然后自顾自的向着外面走去。

孟津言见状诧异,赶忙的追上前,开口询问,“你这是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在这里坐一会儿,屋子里面有你,嫌碍眼,这个理由充分吗?”

慕清绾的话,让孟津言瞬间无话可说,只像个木头一样呆呆的站在原地,直勾勾的看着她。

眼中的惊讶与错愕,不是假的。

甚至慕清绾都能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伤心。

“绾绾,那封和离书,我没有交上去。”

孟津言想了很久,说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意思?你死的时候,别拉着我下去!”

慕清绾言语中还带着怒气,几乎是脱口而出。

孟津言哑然,欲言又止,想说的话全部都卡在了喉咙里面,最后什么都没有说,转身进了屋子里面。

莫名其妙!

慕清绾忍不住的吐槽,坐在了大门的旁边,更深露重,坐了一会儿后,她有些瞌睡,低沉着头,一点一点的闭上了眼睛。

没过多久,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她都不用睁开眼睛,就知道是谁来了。

“绾绾?”孟津言关切的询问,发现她居然在这里睡着了。

孟津言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将衣袍解开,披在了她的身上。

慕清绾错愕,心中有些纠结,要不要这个时候睁开眼睛。

正当她犹豫不决的时候,周围响起衣带簌簌的声音。

孟津言居然坐在了她的身边,将她的身体动作轻柔的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确保慕清绾的身体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后,孟津言这才心满意足的笑了笑,“也就只有你在睡觉的时候,才会乖乖的听我的话,真是冤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