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我在乱世当皇帝

我在乱世当皇帝

小小小韭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醒来的杨恪有些发懵,眼前是他从未见过的场景,涌入脑海中的记忆证实,这里已经不是他所生活的现世。这里是一个叫做大遂王朝的平行世界,杨恪成为了富商之子。原主是个纨绔子弟,因为遭人陷害而被送进了大牢。开局便被囚禁,杨恪该怎样逃出危局?作为一个经过捶打的特战队员,他没有任何畏惧,且看纨绔如何在乱世中谱写一曲铿锵战歌……

主角:杨恪,梦如烟   更新:2022-07-16 02: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恪,梦如烟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在乱世当皇帝》,由网络作家“小小小韭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醒来的杨恪有些发懵,眼前是他从未见过的场景,涌入脑海中的记忆证实,这里已经不是他所生活的现世。这里是一个叫做大遂王朝的平行世界,杨恪成为了富商之子。原主是个纨绔子弟,因为遭人陷害而被送进了大牢。开局便被囚禁,杨恪该怎样逃出危局?作为一个经过捶打的特战队员,他没有任何畏惧,且看纨绔如何在乱世中谱写一曲铿锵战歌……

《我在乱世当皇帝》精彩片段

夜。

黑穹如墨,一轮模糊的月亮沉沉西坠,似要堕入无尽的黑暗。

“咝……”

“我这是在哪里?”

醒过来的杨恪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有些发懵。

这是一个陌生的环境。

凭借着几只摇摇欲坠的火把发出的光亮,杨恪看见幽森的空间里面充斥着斑驳的木栅栏,地上有几处杂乱的枯草,隐隐约约有些腐烂发霉的味道传来。

再看看自己的身上。

长长的头发散乱的披落在肩上,明眼可见的有虱子在上面蠕动……

自己身上是发白的衣服,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囚字。

杨恪的脑海里瞬间就跳出来两个词:

大狱?

囚犯?

杨恪的脸已经拧成了一个巨大的苦瓜,心里的疑惑更深了。

“我的队友呢?”

“我的特种作战背包呢?”

“我踏马不是在执行斩首任务吗?”

忽然。

一阵强烈的刺痛感传进了杨恪的脑海里面,他的脸庞瞬间就扭曲了起来,脑海里涌进了潮水般的记忆信息。

半晌后。

杨恪虚弱的瘫坐在地上,发出一声苦笑。

他穿越了。

他这个华夏最优秀的特种兵竟然穿越了!

穿越到了平行世界,大遂王朝!

有意思的是,这个大遂王朝跟华夏古代历史上的大隋王朝竟然十分十分相似!

遂阳帝杨犷继位之后,横征暴敛,骄奢淫逸。沉重的赋税跟无情的天灾,天下百姓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杨犷不但不知收敛,反而好大喜功,为了建立自己所谓的千秋霸业,大量正发民夫,开凿大运河。

这还不算完,还不顾朝野上下的反对,起水陆大军百万之众,三征朝显族。

劳师远征,耗费钱财赋税众多,徒劳无功。

终于,大遂朝的国土上,农民或者贵族起义如火山般喷涌而出。

那一片壮丽的山河,点燃了无数的狼烟,生灵涂炭,百姓家庭支离破碎,流离失所。

据不完全统计,遂末的割据势力有名的就有数百家。

号称十八路反王,三十六路烟尘。

但凡有些势力和野心的官员或者是地主,都在揭竿而起,想在这群雄逐鹿的乱世中建立一份不朽的功业。

杨恪现在所在的大狱属于涿郡。

涿郡太守薛薛式雄也是一个野心勃勃之辈,一直在暗中积蓄力量,随时准备自立为王。

在乱世之中,想要能够有逐鹿中原的资本,钱财是必不可少的。

薛万雄为了获取大量的军费,暗中对涿郡里面的一些大富商下手。

或网络罪名,诬陷迫害;或暗中谋杀,侵吞资产。

这一招果然有效,在短短数月之内,就获取了巨额的财富。

杨恪所穿越的这一具身体的主人原来也叫做杨恪。

是涿郡有名的富商杨雄的儿子。

薛式雄多次想要对杨雄下手,可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再加上他的行为已经引起了各方的注意,便没有直接用强。

可偏偏杨雄的这个儿子杨克是一个纨绔子弟,被薛万雄暗中收买的人骗至醉仙楼,酒醉后失手打死了涿郡的一个官员。

所以被关押到这个大牢里,没想到这个纨绔子弟居然莫名其妙的死掉了。

这才有了真正的杨恪穿越而来。

了解了一切的记忆信息之后,杨恪的叹息了一声,喃喃自语道:、

“杨恪啊杨恪,你这个混蛋小子。”

“一副好牌让你打得稀巴烂,你爹杨雄这么一个英明的人,怎么就摊上了你这么一个混蛋儿子呢!”

现在那个便宜老爹杨雄应该急的焦头烂额了吧。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薛式雄应该会利用杨恪的性命去要挟杨雄交出大量钱财。

这种事情,薛式雄并不是第一次干了。

就在杨恪叹息的时候。

幽森寂静的大牢外面忽然想起了一阵沉闷的脚步声,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走了进来。他们手里拿着的或者瞬间就将大狱照亮,如白昼一般。

领头的人是一个身形彪悍的男子,脸上有一道恐怖而又狠戾的刀疤,眼神尖锐而又阴狠,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个人正是薛式雄手下的有名的酷吏——吴金刚。

吴金刚看见杨恪正醒着,露出戏谑而又阴森的笑容:“哟,杨公子,还醒着呢?”

杨恪咪着眼看他,没有说一个字。

见杨恪没有搭理自己,吴金刚也没有生气。

他抖了抖自己衣服上的灰尘,把手抚在自己那坚硬而又粗旷的胡茬上,道:

“杨公子,你那不识抬举的父亲,油盐不进,现在我们大人已经失去了耐心了!要亲自跟你谈一谈。”

“上!给我带走!”他冷喝一声。

几个士兵齐刷刷的走出,架起了杨恪,就往外带走。

杨恪没有反抗,心里已经盘算好了,只要出去,自己就干掉这十几个士兵,溜之大吉了。

以自己这顶级兵王的身手,不可能连这十几个士兵都放不倒吧?

此时已是半夜。

冷风如刀,狠狠刮过这清幽的街道,十几个士兵跟吴金刚都是一哆嗦,把头深深的缩进了脖子里。

忽然。

杨恪定住了脚,不再挪动半步。

一个士兵一脚踢向了杨恪,嘴里还不断骂骂咧咧:“小王八犊子,还不赶快走?你要冻死你大爷啊!要是……”

可是话还没骂完,他就感觉自己那踢出去的脚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一样,使出全身力气,也动弹不得。

下一瞬间,一只铁钳般的手掌就滑上了他的喉咙。

“咔擦……”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那个士兵瞬间就倒了下去,死亡就在瞬息之间。

吴金刚脸色一变,当即抽出手中的长剑,指向杨恪。

“全部警戒!”

十几个卫士全部抽出手中的长剑,将杨恪给团团围住,水泄不通。

只见穿着囚服的杨恪轻轻的扭动了一下脖子,云淡风轻的冲他们一笑:

“就拿你们来练练手,让我看看这大遂的士兵的战斗力有多强!”

唰!

就在话音落下之际,杨恪的身形瞬间如轻燕般掠出,手中夺来的长剑迅速挥动。

……

片刻后。

杨恪轻轻不知道从哪掏出一张锦帕,轻轻的擦干长剑上的血迹,周围是十几具尸体。

他们的尸体上都只有一道伤痕,一击必杀!

杨恪擦干长剑后,轻轻一笑,如幽灵般消失在了暗夜之中。

就在此时。

杨恪之间待过的大牢。

数十个身穿黑衣的刺客悄悄潜进来,守门的那些衙役全部都被悄无声息的抹杀掉了,连一丝动静都没有发出。

领头的刺客语气急促的说道:“搜!”

没有多余的声音,数十个好手瞬间分散开来,搜查起大牢的角落起来。

不一会儿。

所有此刻都汇集过来,迅速报告道:

“没有找到。”

“我这边也没有找到!”

“也没有……”

……


领头的刺客听到手下人的汇报之后,眉头深深的皱起来。

他受杨雄之托,率领三十个训练有素的刺客前来劫狱,想要救出杨恪。

没想到现在杨恪居然消失在了大狱之内,他十分不解,根据可靠的消息,就关押在此处。

稍一思索,领头刺客便沉声道:“撤!”

几十个刺客闻讯而动瞬间就消失在了黑夜中。

杨家庄园。

一个身姿伟岸的男子正在屋内来回踱步,深邃的眸子里写满了焦急,时不时向外看一眼。

他就是杨恪的便宜老爹杨雄,他在等待。

薛式雄设计陷害杨恪的事情他心里十分清楚,薛府来了几拨人马了,无不在暗示他散财消灾。

要是真的用钱就能消灾的话,倒也没什么,对于家大业大的杨家来说,无非是点毛毛雨而已。

可是薛式雄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如果这一次屈服了,绝对还会有下一次。

所以他派遣出了三十个训练有素的刺客,想要将杨恪解救出来。

噔噔噔……

一个蒙面的黑衣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一把扯下脸上的黑巾,露出了俊逸的脸庞,脸上有凝重的神色。

杨雄连忙问道:“怎么样?恪儿呢?”

这个年轻的黑衣人正是那一群刺客的领头人,名为夜枭,是杨雄暗中训练的得力干将。

夜枭看了一眼杨雄,有些低落的道:“我们去的时候,整个大狱已经是空空如也,搜遍了都没有踪迹。”

杨雄闻言,浑身一震,随即脸上涌现出无尽的愤怒之色。

砰——

杨雄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怒道:

“司马幽,马上结合人马,随我出发,去薛府讨个说法!”

“谋我家产,扣押我独子,我要去找薛式雄理论理论,就算是死,也要出这口恶气!”

一旁身材壮硕,满脸杀气的司马幽大步踏出,吼道:

“家主,这些年暗中收编的七百敢死之士早已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出发!”

另一旁的老管家李叔也踏出一步,双眼发红道:

“家主,这些年受您大恩,一辈子感激不尽,今天我这老家伙也愿提刀上阵,誓死追随与您!”

屋内的几人也齐齐吼道:

“我等愿誓死追随家主!”

杨雄仰天一叹,随即大笑起来:“哈哈哈,不枉我杨雄真心待你们!我晚年得子,本想在这乱世中守一方清静,可惜乱世容不下我等。”

“那薛式雄狼子野心,就算是献出全部家财,他也断不会放过我等,张家、李家的例子已经很明显了。”

“今天,就让他知道,想要吃下我们,得付出血的代价!”

杨雄说完,拿出准备已久的战甲,穿在身上,佩上刀剑。

扫视了一圈,大家都目光炯炯,悍不畏死,杨雄大吼一声:

“跟我出发!”

这一刻,他预料到了,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而已。

从遂阳帝杨犷登基后的种种残暴表现开始的那一天起,杨雄就暗中收编各地流民,加以训练。

几年过去了,训练出了一只悍不畏死的七百健儿。就是为了预防乱世中发生的不可测的变乱。

现在,能够用上场了。他唯一的独子杨恪遭到了拘押,只要自己交出全部财产,他的儿子就会死于残暴的薛式雄手里,就连自己这一家子人,也会在劫难逃。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起反抗!

就在此时。

一声战马的嘶鸣声响起,有人飞身下马而来。

杨恪赶回来了。

他一走进这个庄园,就感受到了一股肃杀和悲壮的气氛。如果所料不错的话,杨雄肯定是要与薛式雄决一死战,拼个鱼死网破了。

但是势单力薄的杨家,会是薛式雄的对手吗?

答案是否定的,薛式雄在涿郡经营多年,兵强马壮,仅凭杨家的这几百私兵,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杨雄爱子心切的那一份浓浓亲情感染了杨恪,他前世是一个孤儿,无依无靠,没有享受过亲情,只有再加入了华夏的特种大队之后,才享受到家才有的温情。

但是内心那缺失的父爱跟母爱却始终是一个遗憾,杨雄的这种深切而又沉重的父爱深深的打动了他。

杨恪心里想到,既然自己穿越而来,回是肯定回不去了。

就把杨雄当作自己的父亲吧,替那一个死去的混蛋杨恪尽尽孝道。

杨恪推门进屋,就看见屋内的几人神色凛然,整顿兵器。

众人看见推门而入的杨恪的时候,都愣住了,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杨恪,竟然回来了?

他是怎么回来的?

杨雄也是揉了揉自己的双眼,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道:

“恪……恪儿,你回来了?”

杨恪端起桌子上的茶水,就道:“父亲,我回来了。”

杨雄连忙追问道:“你是怎么回来的?薛式雄肯放过你了?”

杨恪道:“他们怎么可能放过我,他们今晚想要把我押送回薛府审问,在来的路途中,我把十几个押送的士兵给杀掉了,逃了回来。”

唰!

几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杨恪,眼神里面充满了不可置信。

杨恪居然独自一人杀了十几个训练有素的士兵?

杨恪这个只知道享乐的纨绔公子能有这种实力?

他们有些不愿意相信。

就连杨雄都有些不相信,自己这个儿子他是知道的,几乎就是手无缚鸡之力,十几个卫士他能搞定?莫不是有什么隐情?

但是杨恪来不及解释了,就接着道:“哎呀呀,现在来不及跟你们解释了,薛府的军队估计马上要开拔过来了,赶快把门口的那些人先遣散吧。”

杨恪的话音一落,众人也随即清醒过来,对啊,杨恪不见了,薛式雄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来家搜查的。

冷静下来的杨雄连忙下令道:“司马幽,马上遣散门外的人马!”

“恪儿,你先去密室里面藏一下!”

杨恪还不迟疑,马上就躲进了密室里面。至于门外那些士兵的遣散问题,他丝毫不担心。这七百健儿都是训练有素的好手,平时就是隐匿于民间的。

不久后。

杨家的庄园外面想起了一阵阵狂躁的马蹄声,数百士兵疾驰而至,熊熊燃烧的火把照亮了四周。

杨雄凝望了一下远方,沉声道:

“终于来了!”


马蹄声急促暴躁,踏碎了无数人的幽梦。

瞬息之间,数百骑已经到达了杨家的庄园,将其团团围住。

杨雄下令打开大门,带领众人迎了出去。

这数百骑领头的是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身穿一身漆黑的盔甲,威风凌凌。正是薛式雄的儿子之一——薛天赐。

杨雄冷着脸,有些不悦的道:“薛公子,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将我的庄园给团团围住?我杨雄没触犯什么律令吧?”

薛天赐是一个极而刚猛暴躁的人,直接开口道:“杨雄,我涿郡的十几个士兵被人杀死在街头,本将前来,是为了捉拿凶手的!”

杨雄老谋深算,一听这话,瞬间就明白了。

看来杨恪所言不差,他是杀了十几个士兵逃出来的。但是这薛天赐并没有直接说出杨恪已经逃掉的事情,看来是以为自己不知道,以后还想以此来要挟自己。

杨雄不露声色,冷哼一声:“公子要捉拿凶手,带兵来我杨家庄园干什么?难不成凶手还是我杨家的人不成?”

薛万忽然大声笑了起来,道:“杨雄,有没有,搜过了才知道,来人,搜!”

数百名士兵瞬间大吼:“遵命!”

说完,就要往里面冲。在薛天赐的眼里,杨雄只不过是有些影响力的商人而已,自己想怎么踩就怎么踩。

要不是临来之前,薛式雄对他再三交代,他可不会这么客气,直接带领人马就杀进去了。

杨恪是不是被杨雄给派人救走了,薛式雄不清楚,但是今天就是要装作没有发生这件事一样,让自己的儿子带领人马来给杨雄施加压力。

让杨雄明白,跟他们薛家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

杨雄也怒了,这薛家实在是欺人太盛。一个小辈就敢在他的面前大吼大叫的,真当自己这个涿郡有名的富商是掌中之物了,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想要搜查可以,我需要见到薛大人的搜查令,否则,恕难从命!”

说完,杨雄转过头进门,同时大喝道:“关门!”

薛天赐一听见这话,暴怒无比,狞笑道:

“杨雄,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又转向了所有的士兵,怒道:“所有人听着,若是有人敢阻拦,格杀勿论!”

杨雄的心里瞬间就捏了一把冷汗,这薛天赐果然跟传闻中的一样,是一个疯子。

数百名士兵得到命令之后,齐刷刷的抽出了手中的武器,随时准备进攻。

嘶——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人一马飞驰而来,立在了薛天赐的面前。

薛天赐看见来人之后,疑惑的问道:“大哥,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薛式雄的大儿子,薛万钧。

薛万钧扬起马鞭,不由分说的就狠狠抽向了薛天赐,嘴里还骂道:“蠢货!”

薛天赐无缘无故挨了一鞭子,脸上露出无比愤怒的表情,道:“为什么打我?”

薛万钧凑近了他的脸颊,压低声音说道:

“你忘记父亲是怎么交代你的了?不可对杨雄用强,现在皇上的钦差已经到了,你这是想惹上大麻烦么?蠢货!”

"父亲说,钦差今晚连夜赶到,让我来把你带回去。"

薛天赐咬着牙,一言不发,脸色难看。

薛万钧下马,走到杨雄的面前,如有晚辈拜访长辈般行了一礼,道:

“杨叔叔,不好意思,家弟莽撞了,改天必定登门赔罪。”

说完,他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薛天赐脸色难看的暴吼了一声:“撤!”

数百骑又呼啸而去。

看着远去的众人,杨雄的脸色阴沉,心里仿佛有一座大山在压着一般。

良久,杨雄叹了一口气,道:“把恪儿叫出来吧。”

内屋。

杨雄、杨恪、夜枭、司马幽、李叔等人齐聚于此。

夜枭率先开口道:“家主,我总感觉薛式雄要对我们下手了。”

司马幽冷哼一声:“怕个鸟甚?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只要他敢来,我司马幽就敢跟他死磕!”

夜枭瞪了一眼司马幽,怒道:“你逞匹夫之勇有什么用?你再能打,能打几个?”

杨雄挥挥手,示意他们别吵了。然后转过头看向了杨恪,他总感觉自己这儿子回来后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恪儿,你有什么看法?”

杨恪扫视了一圈众人,道:“现在朝廷的钦差已经到了涿郡,薛式雄虽有反心,但是还不想过早的暴露出来,还会跟朝廷打打太极。”

“他现在不想让钦差察觉出什么,所以暂时不会对我们动手。但是时间长了,保不齐会发生什么。”

“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作两手准备,第一,开始暗中筹备,招兵买马,以备不测。第二嘛,那就是你把咱们的三十个刺客交给我,我带领他们前去刺杀钦差,只要钦差一死,薛式雄绝对抓狂,焦头烂额,无心对我们下手了!”

众人听见杨恪的话,纷纷眼前一亮。

司马幽嘿嘿一笑:“对啊,我们可以把钦差刺杀掉,转移注意力!高,实在是高!”

夜枭也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杨恪,有些不敢相信这么高明的计策是从昔日那花天酒地的公子哥的嘴里说出来的。

莫非,这段时间的牢狱生活改变了他?

夜枭沉吟了一下,道:“此事可行,但是不能让公子涉险,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们这些专业人士来吧。”

李叔也附和道:“对对对,公子一个文弱书生,怎么能去涉险呢?”

杨雄想了想,也开口道:“恪儿,这件事就交给夜枭去做吧,你好好休息。”

杨恪微微一笑,道:“你们这是看不起我啊?不瞒你们说,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悄悄练武,绝对不比你们任何人差。”

这话一出,司马幽就不相信了,笑道:“公子,你这回来,不仅脑子好使了,这吹牛的本事也有所见长啊!”

杨雄也忍俊不禁的笑了,自己这儿子,就是喜欢吹牛。

连李叔都在摇头,杨恪是他亲眼看着长大的,那身板儿他会不清楚?风大点都能吹跑了……

杨恪想了想,必须要说服他们,让自己参与。

以他的本事,只要出手,就能一击必杀。他对自己有绝对的自信,因为前世他所参与的斩首行动,未曾失手一次!

杨恪摸着下巴,指了指司马幽,道:“老幽,来咱俩比试比试?”

众人闻言,皆是一愣。

急眼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