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摄政王的草包医妃

摄政王的草包医妃

云起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花芷汐是一名医生,不光拥有出神入化的医术,同时还拥有一个神奇的医疗系统。在执行任务期间不慎离世,再睁眼,她被传送到了一个陌生的朝代,成为了爹不疼死了娘的侯府嫡女!原主是个一无是处的废材,早些年与太子定下了婚约,可是却在大婚当日惨遭退婚,并且被嫁给了那位奄奄一息的摄政王冲喜。花芷汐决定先安顿下来,慢慢报仇。未料,自家夫君竟然真的醒了……

主角:花芷汐,楚君赫   更新:2022-07-16 02: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花芷汐,楚君赫 的女频言情小说《摄政王的草包医妃》,由网络作家“云起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花芷汐是一名医生,不光拥有出神入化的医术,同时还拥有一个神奇的医疗系统。在执行任务期间不慎离世,再睁眼,她被传送到了一个陌生的朝代,成为了爹不疼死了娘的侯府嫡女!原主是个一无是处的废材,早些年与太子定下了婚约,可是却在大婚当日惨遭退婚,并且被嫁给了那位奄奄一息的摄政王冲喜。花芷汐决定先安顿下来,慢慢报仇。未料,自家夫君竟然真的醒了……

《摄政王的草包医妃》精彩片段

天启国京都。

从安定侯府通往皇宫的主道上一队迎亲队伍吹吹打打,一顶大红色的轿子坠在人群中间摇摇晃晃,众人一脸晦气的吹打喜乐。

没错,今日正是当今太子殿下楚锦州与安定侯府二小姐花芷汐的大婚。

“啧啧啧,这么好的一朵鲜花就插在牛粪上了!”众人看着骑在高头大马上玉树临风的太子殿下,不由得纷纷替他扼腕叹息。

传闻这安定侯府有双姝,大小姐花千凝惊才绝艳,是名动京都的第一美女;而这二小姐花芷汐不仅是个草包,长得丑,还花痴,是全京都的笑柄!

姐妹俩简直云泥之别!

听说太子与大小姐互相爱慕,可这二小姐硬是凭着从小与太子的婚约横插在两人中间,硬生生拆散了一对金童玉女。难怪太子府里的人办喜事还一脸的晦气!

“圣旨到!”众人正小声为太子感到不值时,突然传来一声高过一声的圣旨下达命令。

坐在马上一直黑着脸的太子嘴角勾了勾,立刻翻身下马,恭敬的跪迎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钦天监批命:兹有安定侯府二小姐,花芷汐,命格清奇,与摄政王之有益,二人命盘相合,可助摄政王早日康复。因此,特将安定侯府二小姐赐予摄政王冲喜,即刻完婚!钦此!”站在人前的太监尖着嗓子将手里的圣旨念完,对着轿子前跪着的新娘到:“二小姐,接旨吧。”

盖着大红盖头的花芷汐一脸不可置信,她努力仰起头,想透过厚厚的盖头看看站在不远处的太子哥哥,他竟然真的求得皇上将她赐给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摄政王冲喜!

“太子哥哥,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么爱你,你却要这样对我?”地上跪着的花芷汐忍不住一把扯掉头上的红盖头,哭喊着质问一边抱臂冷漠观瞧的太子。

“你可别恶心本宫了,你这幅样子也就配得上本宫那个快死了的摄政王叔了。你也别说本宫不念旧情,王叔虽然快死了,但你好歹还是个摄政王妃呢!我的好婶婶,你还是快将你这张丑脸遮起来,乖乖入摄政王府吧!”太子一脸嫌恶又十分恶毒的说道。

“太子哥哥,是不是那个贱人怂恿你这么做的?你不是真心的对不对?”花芷汐依旧不死心,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楚锦州眼神骤冷,语气冰冷的说道:“花芷汐,千凝即将成为本宫的正妃,你好大的狗胆敢骂她是贱人,本宫看你是不想活了。”

花芷汐身子一僵,她终于看出来,他的神情竟是真的动了杀意。

心口猛地抽痛,花芷汐跪在地上拉住楚锦州的裤腿凄然一笑:“太子哥哥,你竟然为了那个贱人将我推入深渊!”

“冥顽不灵。”楚锦州看着她的笑,觉得十分刺眼,一脚将人狠狠的踢了出去。

“来人,将摄政王妃扶进轿子,赶紧送到摄政王府去,免得耽误了吉时,王叔可就性命不保了!”太子不耐烦的对周围护卫的士兵说道。

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

“太子怎么可以这么说摄政王,他可是我们天启的战神呐,要不是摄政王,我们还被重原国欺负呢!”

“哎,你们还不知道吧,听说摄政王已经不行了,这两日都躺在床上滴水未进。只怕过不了几日就要发丧了!”

“那安定侯府的二小姐岂不是嫁过去就要守寡?”

“她这种女人,最好是守一辈子寡,可不要出来祸害其他好儿郎了!”

……

随着人群的议论声渐渐远去,花芷汐被粗鲁的塞进花轿,乐队又朝着摄政王府浩浩荡荡的前进着。

有殷红的血迹从花芷汐的后脑上汩汩流出,刚才太子是真的对她下了杀心。花芷汐倒地时又磕到尖锐的石头,此时她只觉得意识渐渐远去,所有的悲喜从她身体里抽离,整个人也慢慢失去生气。

……

“滴滴滴,紧急任务!”

“检测到周围十米内有休克病患,请立即执行抢救,请立即执行抢救……”


一阵机械的警报声在花芷汐的脑海里不断回荡,她感觉整个人都要被警报震得四分五裂。

“喂,你别躺在这里装死了。赶紧滚回去,真是晦气,说是来冲喜的,人还没进门就已经满脸是血的昏死在花轿里,这哪里是来冲喜的,分明是来送死的!”一个尖锐又聒噪的声音一直在花芷汐耳边环绕,配合着脑中的警报声,简直是魔音穿脑!

她猛的睁开眼,一把抓住蹲在她身边想用暗器扎她脸的女人。“你是谁?汉服爱好者?古装戏拍摄现场?剧本杀?”花芷汐眼神犀利的扫过这个身着古装的女子,见她手里拿着只是一根银簪,心里疑窦丛生。

“花二小姐,你就别装了,不管怎样,王爷是不可能让你进凌霄阁的。还是哪里来滚哪里去吧!摄政王府可没有你待的位置!”那女人傲慢的甩开花芷汐的手,不屑的说道。

花芷汐看着入眼的场景皆是古色古香且陌生的,她还想再问,可脑袋一阵剧痛,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汹涌而来。

原身也叫花芷汐,天启国安定侯府草包二小姐,今日本是她与太子大婚的日子,可半路却被一道圣旨赐给了快要嗝儿屁的摄政王冲喜。还没嫁入摄政王府,她就被太子狠狠的一脚给踹得归西了。

呃…

她这是神经错乱了?

不,应该是穿越了,可是为什么啊?她不就是拿自己做实验,将医疗系统的云管家小时与自己的大脑神经连接在一起了吗,至于开这种国际玄幻大玩笑吗!

作为二十一世纪最顶尖的SSS级军医,她还没有为祖国发光发热,就莫名其妙的被穿越了,还穿成一个爹不疼娘不在,人人唾弃的草包废物!

“不好了,王爷厥过去了!冉珂,你快去看看王爷吧!”

突然,花芷汐的思绪被一声急切的男声打断。

只见霄阁的大门突然打开,一个黑衣男子风一样刮过来,一脸焦急的拉起蹲在地上正欲出言讽刺花芷汐的女人。

众人一听王爷厥过去了,纷纷朝凌霄阁跑去,一时间也没人管花芷汐。

花芷汐这才消化完原主的记忆。

他们说的王爷无疑就是当今那个最年轻,最冷血残暴的摄政王,也是皇上最小的弟弟,众皇子公主的小叔,自己现在的冲喜对象,也是将来的便宜老公。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我没当成太子妃,却成了太子他婶儿!也真够玄幻的,不过摄政王似乎是在战场受了重伤,危在旦夕,要是他死了,我该不会要殉葬吧!花芷汐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朝凌霄阁看去。

脑海里的警报声一直不停,她通过原主的记忆了解到这个时代是有活人殉葬一说的,知道不能坐以待毙,抬脚也跟进了凌霄阁。

凌霄阁内。

“不好,王爷脉搏越来越弱了,秋澄快去拿我师父留下的药!”冉珂一边给床上的人摸脉搏,一边焦急的对着黑衣男子大喊。

“已经给王爷喂过了,可是王爷根本张不开嘴,一滴药也没有喂进去。”秋澄解释道。

“王爷,王爷没有呼吸了。”冉珂一阵手忙脚乱,最后颓然坐到地上,嚎啕大哭。

“王爷薨了!”

门口众人哗啦一声跪了一地,唯独花芷汐越过人群朝那雕花大床走去。

“你干什么?”冉珂眼尖瞧见了正欲靠近的花芷汐,立刻跳起来大喝。

“救你家王爷啊,你再不让开,你家王爷就真的死了!”花芷汐已经将身上破烂不堪又十分碍事的喜袍脱掉,挽起袖子一脸淡定的朝床上躺着的人看过去,丝毫没有即将要为王爷殉葬的自觉。

“你滚一边去,要不是你进府,王爷也不会这样!”冉珂看见花芷汐的装扮就来气,虽然明知道她也是被迫的,但是此时一腔怒火也只能对着她发泄出来。

“你这么维护你的主子,怎么就不给他一个活命的机会呢?万一我真的能救活他,而你一再阻拦,让他错过了最佳救治时间,你该当何罪?”花芷汐眼神冷冷的扫过一直挡在床前的冉珂。

“就让她试一试,如果王爷有个三长两短,就拿她生祭王爷的在天之灵!”秋澄拉开冉珂,警惕的盯着花芷汐看。

花芷汐也管不了那么多,脑海里的机械警报声已经改成了抢救倒计时了,再不进行心肺复苏,面前这人可就真死了!

只见花芷汐掀开被子整个人跳到床上,跪在男人身侧,双手交叠在男人的胸口有规律的按压着,一边按压一边指挥旁边的人:“你,过来,将他的头部后仰,看看口鼻有无异物。”

被点名的是秋澄,他快速上前按照花芷汐的说法照做,按压了大约五分钟后,花芷汐趴在男人胸口仔细听心跳声。

突然,花芷汐将王爷的嘴巴掰开,直接把自己的嘴巴对了上去……


“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都这个时候还想着占王爷的便宜!”冉珂见花芷汐竟然在这个时候轻薄他们的王爷,一下子就炸了。

“你干什么?”秋澄也吓了一跳,本能的一把甩开花芷汐。

花芷汐摔到地上,后背撞到桌脚,疼的她龇牙咧嘴:“你们这群不识好歹的家伙,老娘在救人!”

“咳咳咳……”床上的男人咳嗽一声,终于有了反应,花芷汐也松了口气。

床上的男人缓缓睁开眼睛,浓密如蝶羽一般的睫毛轻轻扇动两下,一双宛如鹰隼的眼眸在房中逡巡了一圈,最后定格在地上趴着的花芷汐身上。

“你就是皇兄送来冲喜的女人?”冰冷淡漠的声线在花芷汐耳边萦绕,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抬眼朝床上看去。

这男人长得着实好看,昏黄的烛光下他的脸宛如希腊雕像一般,棱角分明,线条流畅。五官精致,特别是一双眼睛,深沉而犀利,让人不敢与其对视。大概是缠绵病榻久了,唇色苍白,倒显出一种别样的美。

楚君赫见花芷汐毫不避讳的打量自己,一脸的花痴样,关于她那些不好的传闻也浮现在脑中,不由得眉头一皱。

“将她关进柴房,没有本王令不得出。”楚君赫冷声道。

“是,王爷。”

“喂,你就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啊?”花芷汐见门外进来两个面无表情的大汉,立刻跳起来想为自己辩解。

“你还敢说,你刚刚明明是在轻薄我们王爷!”冉珂小脸羞红,气急败坏的指着花芷汐骂着。

“关我也可以,不过,王爷你身上的毒再不解的话,可能下次就不是休克这般简单了。”花芷汐见床上的男人根本不拿正眼看她,周围又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她,她只能以退为进,留下这么一句,就坦然自若的跟着两个侍卫出去了。

“王爷,您别担心,师父她老人家已经在往京城赶了,最迟三日后就到了。”看着花芷汐被带走,冉珂立即安慰道。

“你们都先下去吧。”

楚君赫刚醒来,十分疲累,有气无力的挥挥手示意众人都退下。

一旁的秋澄连忙扶着楚君赫慢慢躺下,然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低声说道:“请王爷责罚,那花痴小姐带着圣旨入府,我等也不敢阻拦,这才让她进了府中,惊扰了您。”

楚君赫眨了眨眼,看着头顶的床幔说道:“皇兄要送,那就收着吧。去查查她的底,若是干净,她的小命就暂时记在账上。”

秋澄一脸惊讶,他们家主子何时变得这么心善了?

花芷汐被侍卫毫不留情的关进了柴房,该说不说,摄政王府还真是气派,一个柴房居然都是一座两进的小院子!

“哎,本姑娘还真是劳碌命啊!才过了没两天好日子就这么莫名其妙来这里了,不过看刚才的情形,我这算实验成功了吧!”花芷汐一边打扫满是灰尘的屋子,一边自言自语。

想到刚才的提示音,她在脑海中默念:“小时,小时,你在吗?”

“小花,小时与你大脑连通,你脑子没丢,小时就一直在,请不要问这么脑残的问题!”

花芷汐白眼一翻,这云系统是由她们部门里最毒舌的软件工程师开发的,多少有点沾染了他身上的不良习性。

不过有一说一,小时的功能可谓十分强大,除了可以睥睨大型医院的医疗设备,还有可供医药研究的研究器械,以及各种高科技检测设备,小时只需要连接人眼神经即可给患者进行全身扫描,并且全部过程皆有视频回放和数据自动分析功能。

不光如此,小时还是居家旅行必备之法宝,其私人空间也是十分人性化的,要储存什么全看个人喜好了!

“小时,调出楚君赫的身体扫描结果报告。”花芷汐大口吃着从小时储藏间里拿出来的面包,含糊不清的说道。

“病人楚君赫,身体状况差,体内盘踞三种毒素,双腿粉碎性骨折,神经断裂,伤口处理不当,患者致残率95%。患者身体机能正在丧失,性命垂危,最多还剩两天抢救时间,请尽快医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