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厉总的黑莲花娇妻

厉总的黑莲花娇妻

一揽星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灵界老祖宗单然,意外魂穿到单家千金身上。原主跟她同名,连生辰八字都一模一样。痴笨呆傻,疯疯癫癫的原主一直不得单家人的喜欢,爹不疼,娘不爱,还要替同父异母的姐姐,嫁给身患怪病,性情乖张的厉总。单然是谁?那可是心眼儿比针鼻儿还小,睚眦必报的老祖宗,且看她如何结印算卦,相面施术,打脸各路魍魉小人,轻轻松松拿捏各路大佬……

主角:单然,厉世安   更新:2022-07-16 02: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单然,厉世安 的女频言情小说《厉总的黑莲花娇妻》,由网络作家“一揽星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灵界老祖宗单然,意外魂穿到单家千金身上。原主跟她同名,连生辰八字都一模一样。痴笨呆傻,疯疯癫癫的原主一直不得单家人的喜欢,爹不疼,娘不爱,还要替同父异母的姐姐,嫁给身患怪病,性情乖张的厉总。单然是谁?那可是心眼儿比针鼻儿还小,睚眦必报的老祖宗,且看她如何结印算卦,相面施术,打脸各路魍魉小人,轻轻松松拿捏各路大佬……

《厉总的黑莲花娇妻》精彩片段

“呜——”

凄厉的风声中夹杂着尖锐的哭嚎,太平间的门被骤然吹开!

门板拍在墙壁上的声音在幽静的楼道里回响,带起的风将其中一张床上的白布掀开,露出一张苍白到毫无生气的脸。

下一秒,本该早已停止呼吸的人却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是……什么地方?

单然皱着眉,视线从周围掠过,最后落在白布下自己的身体上。

一身白裙已经被鲜血染了个通红,裸露出来的皮肤上遍布着累累伤痕,有的旧伤未愈上面已经添了新伤,一眼看过去,只觉得惨不忍睹。

这绝对不会是她自己的身体。

单然用力按住头,纷杂而来的记忆让她大脑撕裂般的疼,不等她理清,身体本能的反应让她侧身一滚,从床上翻身而下,而紧接着那张床就被直接劈成了两半!

前后时差不过一眨眼的时间,若是单然动作再慢一拍,恐怕就要被连着那床被撕开了!

太平间内响起无数的怨哭声,刺得人耳膜阵阵生疼,单然眯起眼睛,断裂的意识终于连接了起来。

她因为顿悟天机,参破天道,遭到了天道的反噬——

天道绝不允许渺小的人类与它平起平坐,于是降下天罚,她猝不及防,一身玄力被天罚撕裂,好在她拼尽全力,把自己的玄力灌注到了护身符上,但护身符远远承受不了这么强大的力量,碎裂成两块,分散掉入了不同的平行世界,她就是为了找到护身符的碎片才来到了这里,但不知是天道暗中作祟,还是自身玄力不稳,她竟意外掉进了一个本应该于今晚死去的人身上。

单然拧眉,飞快的测算了一下这具身体的生辰八字,有些意外。

这具身体也叫单然,而且不仅仅是名字,连生辰八字都和她的一模一样。

是巧合?

单然来不及多想,空气中凛冽风声袭来,尖锐的鲜红指甲朝她猛然抓了过来!

太平间向来是阴气最重的地方,这里积压了无数不愿转世的冤魂,在日复一日的挣扎下,怨气也越积越重,若是普通人,看不到这些怨灵的实体,也会被这里的阴气入体。

单然飞快后退,险而又险的避了过去,而当她抬头时,迎面便看到了一张已经扭曲变形,但满怀这刻骨恨意的脸!

周围温度飞快下降,冷得刺骨,尖锐的女声在太平间阵阵回荡:“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她一身红衣,头发长长披散下来,已经被血水浸透,在地上拖出一道蜿蜒的血痕,一双眼睛流下刺目的血泪,再度朝单然杀了过来!

“都给我去死!去死!”

单然低声念了几句法诀,凌空画了几笔,虚空中顿时亮起一道白光,将那红衣女直接弹飞了出去!

脑海中原本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疯狂涌来,夹杂着抹不去的刻骨恨意,单然皱眉,认出眼前这个红衣女,就是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

和她同名同命,却死得凄惨的那个单然,生在单家的大小姐,因为从小就不大聪明,痴笨呆傻,疯疯癫癫的,一直不得单家人的喜欢,甚至还被隐瞒了存在,天天被养在单家后院里,一天只有一顿饭,不被允许出来见人,单家养她不像是养女儿,而像是养狗。

还是见不得人的狗。

直到不久前,京城的第一豪门厉家的继承人厉世安得了怪病,不久前又出了车祸昏迷不醒,听某个得道高人的话来说就是要娶个八字相合的老婆冲喜,这一挑,就挑到了单家头上。

单家除了单然,还有另外一个女儿单暖,单暖一听要嫁给一个植物人守活寡,死活不愿意,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折腾了几场,最后单家人拍板,让单然替单暖嫁进去。

计划得很好,既保全了单暖,又可以抱上厉家的大腿,但偏偏不知道为什么,一向痴傻的单然却怎么不愿意。

眼看着定下的大吉日子要到了,单家人也急了,天天对单然非打即骂,想要迫使单然松口,不料一个没控制住,把单然给打死了。

一身的伤疤,满地的鲜血,短暂的一生里没有得到任何幸福和快乐,这样浓重的怨气,让单然死得极其不太平,单家人做鬼心虚,将单然用白布一裹往太平间一扔,等明天一火化,就再也没人知道曾经发生了什么了。

单然闭了闭眼睛,无声的呼出口气,抬眸看过去。

角落里,一身血衣的单然被那一道符咒打中,已经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几次想要爬起来都失败了。

单然走过去,低声默念几句,双指并拢,用力点在了她眉心上。


精纯的灵气从她的指尖飞速弥漫开来,周围的怨气如同阳光下的雪,顷刻间融化得半点不剩。

等单然移开手的时候,她那副可怖的死相已经完全褪去,又恢复成了那个懵懂的女孩子。

“你的死我无法挽回。”

单然淡声道,“但我可以送你去转生,你一生纯澈,未做过半分愧事,下一世当平安喜乐,得享荣华。”

女孩子流下泪来,向单然鞠了个躬,却站在原地没有走,目光中带了些祈求。

单然无声的呼出口气,“我会帮你报仇,用我自己的方式。”

随着她的话音落地,眼前女孩子的身体一点点变得透明,最后化作一个明亮的小光点,飘飘悠悠的散开了。

她去转生了。

单然席地而坐,稍稍调息了片刻,才一步跨出太平间。

巨大的空间在她脚下仿佛缩小成了咫尺之距,等她另一步跨出来,已经站到了单家门前。

她活动了一下手腕,推开大门,还没走进去,就先听到了一声几乎刺破耳膜的尖叫。

“啊——!你是单然?!”

陈宛如惊惧的连包都拿不稳,整个人抖得如同风中筛糠,“你不是,你不是死了吗?”

她明明记得,单然已经断气了被扔到医院太平间了!

而且他们才从医院回来,就算是单然没死,也不可能跑这么快啊!

该不会,该不会是单然死得不甘心,又回来作祟了吧……

这个念头一出来,就吓得陈宛如腿一软,直接跪到了单然面前。

“单,单然,不是我杀得你……”陈宛如涕泪横流,没有半分曾经的贵妇人样子,“你好好去吧,人死不能复生……”

陈宛如原先不过是KTV里陪酒的小姐,凭借着姿色和上不得台面的心眼勾得单江平神魂颠倒,将原配,也就是单然的亲生母亲活活气死,顺利嫁进了单家,生下了单暖。

至于原配所出的单然,在母亲还活着的时候,虽然不受父亲喜爱,但总不至于过得太差,但自从母亲去世,陈宛如进门,她就再也没吃上过一顿热饭。

单然微微勾唇,不动声色的勾了勾手指,本想用灵力化出小鬼来好好折腾折腾单家。

然而她体内的灵力却像是沉寂了下去一样,任由她怎么催动都如同一潭死水。

该死。

单然无声的在心里骂了一句,早知道刚刚就不用那个缩地成寸了。

她身上的灵力本来就所剩无几,净化原本那个单然的怨气就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否则也不会连一点简单的障眼法都用不出来。

看来,还是要赶紧找到自己的护身符,取回自己的玄力。

在她沉思的片刻间,陈宛如已经砰砰砰的连磕了十几个响头,发出的动静将别墅内的单家人都引了出来。

单江平一脸不悦:“你不进来干什么呢……单然?!”

不止是单江平,单暖惊恐得脸色发白,“你不是死了吗?!”

单然冷笑,这些人,看到活着的痴傻单然时对她百般欺辱,人死了反倒吓得他们跪地求饶。

她没理会单江平和闪暖,漫不经心的低头扫了陈宛如一眼:“起来吧,这还没到过年,不用行这么大的礼。”

话音落地,所有人都愣住了。

陈宛如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恼羞成怒的从地上爬起来就想去打单然:“你敢耍我?”

不等陈宛如碰到单然,就被单江平拦住了。

单江平不确定的看着单然,问:“然然,你的病……好了?”

单然似笑非笑的看过去:“你说什么病?”

单江平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鼓,他这个女儿,以前连话都说不全,整个就是一傻子,现在却正常多了,刚好厉家派来迎亲的人快到了,这简直就是天佑他单家,要让他大富大贵……

想到这里,单江平脸上就堆出了笑:“然然啊,你回来得正好,我正准备派司机去接你呢,厉家的……”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单然干脆利落的打断了:“谁说我要嫁了?”

单然一指单暖,“该嫁的是她,你总不会以为玩一招偷梁换柱,厉家就会买你们的账吧?”

单暖立刻尖叫起来:“我不嫁!我死也不要嫁给一个废人!一个疯子!”

陈宛如对单然狠,但对单暖却是心疼到了骨子里,赶紧柔声哄劝:“不嫁啊,咱暖暖不想嫁就不嫁,江平,你倒是想想办法啊!”

“都别吵了!”

单江平焦头烂额,正欲再劝劝单然,管家就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老爷!厉家的人来了!”

厉家的车队浩浩荡荡,足足有一条街,停在了单家门前。

单江平出了一脑门子汗,急声叫单然:“然然!你知道厉家是什么身份吗,你嫁进去吃香的喝辣的,这是多少年也修不来的福气啊!”

单然灵力恢复了一些,她一边推算护身符掉落的位置,一边顺嘴回了一句:“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啊?”


“你!”

单江平气得脸红脖子粗。

单然没理会他,她的灵力有限,只能勉强感应到护身符的方向。

她若有所思的抬眸看过去,问管家:“东南方,地势偏高,是什么地方?”

管家还没从单然恢复正常的惊愕中反应过来,下意识回道:“厉家就在那个方向……”

单然感受了一下体内已近干涸的灵力,果断做出了决定:“看在你这么苦苦哀求我的份上,嫁就嫁吧。”

等她过去了,再好好探查护身符下落也不迟。

单江平只当她是被自己的话打动,喜出望外的让人下去安排了,张罗着让单然上去换衣服,被单然一口拒绝。

“不用了,我赶时间。”

她看都没再看单江平一眼,径直出了单家。

“单大小姐。”厉家派来接人的老管家神色恭谨,“请跟我来吧。”

厉家老宅是民国时期自建的庄园,车队刚一驶进去,单然就能感受到自己和护身符之间的感应加强了不少,但具体的位置却仍然找不到。

她叹口气,跟着管家的指引下车来到三楼,管家将她引到房间前,道:“这里就是少爷的房间了,少爷在里面等您。”

单然应了一声,推门而入。

房间内拉着厚厚的窗帘,光线非常昏暗,只能隐约看清床上的人影。

单然对什么厉世安不感兴趣,她在床边一坐,打算先好好修复一下灵力,再去感应护身符的位置。

然而她刚刚坐下,一只冰凉的手便骤然扣住了她的手腕,稍一用力,就将她整个人往床上一拉!

单然一惊,她对周围环境向来非常敏感,但床上这个男人的接近她竟然没有感觉到?

她当机立断,反手抓住那几根手指,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转瞬间反客为主,将男人压在了身下,膝盖直接压住了他的胸口。

“唔!”

男人发出一声不明显的闷哼,一把按亮了床头的灯。

单然被骤然的强光照得眯了眯眼,这才看清床上男人的脸。

厉世安沉声问:“你不是单暖,你是谁?”

单然撇撇嘴,从男人身上翻下去:“一个倒霉鬼罢了。”

男人目光冷沉,紧紧盯住她:“我从未听说过单家还有一个女儿。”

“我也不知道,你居然还醒着。”单然懒洋洋道,“外界传言不是说你昏迷不醒快死了吗,我还想着嫁进来,等你死了,厉家不就是我的了?”

说着,她满怀惋惜的看了厉世安一眼。

谁知道这个人竟然没死,不仅没死,看上去还挺精神,难道以后她要在厉家找护身符的时候,还要提前把他打晕吗?

太麻烦了。

厉世安被她看得脸色一黑,冷声:“你什么意思?”

单然正在认真计算着将厉世安打晕过去的可能性,闻言瞄了厉世安一眼:“就字面意思咯。”

厉世安总觉得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那么一丝可惜,脸色顿时更难看了,沉沉冷笑一声:“既然知道自己要嫁的是什么人,还敢过来?贪慕虚荣到要钱不要命了吗?”

“提醒你一下,”单然好心道,“病得要死了的是你不是我。”

厉世安:“……”

这个女人比他想象得还要胆大包天。

他开始怀疑那个给他看命的大师是不是江湖骗子,还冲喜,他不被气死就不错了。

那场车祸虽然没要了他的命,但也伤得不轻,厉世安闷咳两声,一截红绳从解开了两颗扣子的衬衣领口中露了出来。

浓郁的灵气让单然浑身一震,她不假思索的扑过去,直接将厉世安压倒在了床上!

厉世安惊怒交加:“你干什么?!”

单然不理他,眼睛发亮的将他脖子上的玉石吊坠扯了出来。

是她的护身符碎片!

这简直是撞大运了,看来不用像个无头苍蝇一般的乱找了。

单然一把抓住吊坠,几乎是碰到那吊坠的一瞬间,精纯至极的灵力潮水般的灌进她身体里的灵脉,如同久旱的土地迎来了一场甘霖。

但也仅仅是那不到一秒的时间,她就被厉世安推开了。

灵力灌注被打断,单然来不及阻止,只能看着吊坠被厉世安重新收了回去。

她本能的想要再扑过去抢,被早有防备的厉世安一把扣住手腕,用力摁在了床上。

上下位置顿时发生逆转,厉世安声音冰冷:“你以为耍耍花招嫁进厉家,就能一步登天了吗?”

可不是吗,单然想,等她拿回护身符恢复力量,自然就离开了。

“怎么,你不会是不行吧?”单然的视线缓慢的往下移,“难道你不仅病得要死了,还……”

她含蓄的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难怪那个小白莲死活都不愿意嫁。”

厉世安怒极反笑:“我行不行,你要不要试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