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天降总裁追逃妻

天降总裁追逃妻

喏喏兔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男朋友订婚了,新娘不是姚田田,而是她的闺蜜。这恶俗的故事就够狗血了,渣男还有脸和她说:会有天使替我爱你。果然,被渣男恶心之后姚田田开始倒霉。大晚上喝醉酒被一个裸男扳倒,摔在阴沟里。姚田田心态炸了,对着帅哥打了几十个巴掌,累到睡着。第二天她在家中醒来,瞬间就有男人过来应聘老公。只是这位老公,好像就是昨晚那个被她打的帅哥啊......

主角:姚田田,靳夜   更新:2022-07-16 03: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姚田田,靳夜 的女频言情小说《天降总裁追逃妻》,由网络作家“喏喏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男朋友订婚了,新娘不是姚田田,而是她的闺蜜。这恶俗的故事就够狗血了,渣男还有脸和她说:会有天使替我爱你。果然,被渣男恶心之后姚田田开始倒霉。大晚上喝醉酒被一个裸男扳倒,摔在阴沟里。姚田田心态炸了,对着帅哥打了几十个巴掌,累到睡着。第二天她在家中醒来,瞬间就有男人过来应聘老公。只是这位老公,好像就是昨晚那个被她打的帅哥啊......

《天降总裁追逃妻》精彩片段

“笃笃笃”姚田田踏着十三公分无防水台的尖头高跟水晶鞋在有些湿滑的青石路上走着,脚步多少有些踉跄。

两瓶威士忌下肚,外带往新郎新娘头上泼了一瓶,走路不摇晃真的有些困难。

“李佳儿,王皓智,祝你们订婚快乐!”她单手向上伸了一下,好像要跟前面的人干杯。

然而前面什么都没有,只有黑漆漆坏了一个星期路灯没有人修的小巷,还有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那场糟心的婚礼。

男朋友订婚了,新娘不是她,而是她闺蜜,为什么这种狗血的剧情会发生在她身上?

“李佳儿,王皓智,你们这对狗男女!”她跺跺脚尖叫一声,然后一脚踏空掉入了阴井之中。

“扑通”,阴沟还挺深,但下地的地方却是软软的,还很有弹性。

这是什么玩意儿?

姚田田伸手戳了一下身下富含弹性的“玩意儿”,然后忽然就笑了:“我TM这么倒霉,应该会掉进阴沟里穿越吧?!”

一般穿越的剧情不都TM这么演的吗?

“轰隆隆”一道闪电带来了亮光,紧接着就是惊雷声响起,姚田田终于看清楚了身下的那个“玩意儿”。

一个男人,准确的说,是一个一丝不挂,什么都没穿的luo男!

身材相当不错,一看就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典型,而就在刚才电光火石之间,她好像睁着醉眼看到那个男人脸部轮廓相当不错,所以她很不客气地伸手开始摸那个男人的脸。

五官很有立体感,应该长得不错。

只是掉在井底,不会是个死人吧?

不对!

残存的理智告诉她,身下这个人身体有温度,肌肉有弹性,应该不是个死人。

但是不是死人又怎么样?

帅哥TM都没良性,王皓智长得不帅吗,不一样是渣男一个?

分手的时候居然告诉她:会有天使替我爱你的。

她真是没听说过这么厚颜无耻的分手理由,当时懵住的她怎么就没及时给他一个大嘴巴呢?

想想真是来气,不过现在好像还来得及。

想到这里,姚田田挣扎着坐到了那个男人身上,趁着酒意,摸索着就冲着那个男人打了一个巴掌,清脆的巴掌声伴随着天上的雷声和闪电,听上去格外畅快人心。

“啪啪啪啪啪……”痛快,真TM痛快。

姚田田嫌光打还不痛快,还不忘开骂:“去你MD会有天使替你爱我,你TM给我变一个天使出来啊, 你见过天使么,你TM怎么不去见天使啊,见了就TM不要回来了,你TM连人渣都不配是,你就是个渣,彻彻底底的渣,王皓智,你是个渣!”

“啪啪啪……”清脆巴掌声真是让人发泄得酐畅淋漓,姚田田一边骂,一边打,也不知道打了几十还是几百个耳光,酒意让她感觉不到双手的酸意,当心痛到极致的时候,什么痛苦都会变得麻木。

七年了,王皓智,我们在一起七年了,我们一起上大学,一起白手起家,好不容易生意有了起色,最后我们输给了七年之痒,而我输给了所谓的白富美,为什么,凭什么?!

难道这世上就没有纯粹的爱情,为什么感情最后败给了物质?

正打得起劲,忽然感觉双手被什么东西禁锢住了。

是手!

是身下这个男人的手!

酒醉三分醒,更何况姚田田平日里的酒量还算不错,她忘记了,她打的可不是一个死人呢,人家会反抗的。

想到这里,酒都醒了一半了,刚想张口认个怂跟人家道歉,就忽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只是一瞬间,整个人就朝着那男人的胸口一头冲了下去。

……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入屋内,让整个卧室都变得明亮了起来。

痛啊……

姚田田扶额醒来,睁眼看看周围的环境。

是她家没错,这套一百五十平方的高档小区公寓,是她和王皓智一起攒钱付的首付,每个月要还八千的贷款,只因为那渣男说至少要两个孩子,还要一个阳光房。

结果好了,房子买好了,说好的一起还贷却变成了她一个人的事!

渣男,混蛋!

姚田田心里狠狠啐了一口,然后挣扎着爬起了身。

等一下,等一下!

她整个人僵在半空,忽然想到一件比诅咒渣男更重要的事。

她昨天喝醉了,然后掉阴沟里了,然后呢?

她到底是怎么回来的,而且还好好地躺在自家的卧室里?

她平日里酒量不错,不能说千杯不醉吧,好歹两瓶威士忌也不至于让她喝断了片啊?

之前的记忆都还在,就停止在她被阴沟里的男人握住手腕那一刻了。

半夜三更,月黑风高,没有路灯的小巷,阴沟深处,一个一丝不挂的luo男……

细思极恐啊!

姚田田一下子就清醒了,飞快地齐声满屋子一通乱找。

什么都没找到,大门也锁得好好的,钥匙就挂在门口的挂钩上,就好像她平时开门进屋之后的情况一模一样,没有丝毫改变。

她是怎么从阴沟里爬出来,然后把自己送回自己的卧室自己的床上的?

她不会是喝醉了出现了幻觉,然后其实根本没掉进阴沟里,自己一路走回家里,然后躺在床上做了个梦而已吧?

姚田田脑海里想到了无数种可能,想来想去好像只有这个可能最靠谱。

但手腕上明显被抓出来的淤青怎么解释?

“叮咚!”桌上的电脑忽然响了一声,有新邮件?

姚田田抓了一把乱糟糟的头发,得,还有八千一个月的房贷要付呢,就算天塌下来了,工作还是得干啊。

滑动鼠标,电脑屏幕慢慢亮了起来。

不是工作邮件啊?

姚田田打开私人邮箱,里面躺着一封信:我来应聘!

大脑在短暂的短路之后姚田田忽然想起前几日痛不欲生又遇到弟弟闹腾,亲MB婚的情况下,她随着公司的招聘信息顺手发了一条招聘老公的信息出去。

招聘老公一枚,月薪五千,同居不同睡,可兼职,可全职,看长相身材择优录取,从事演艺职业的人员择优,有意者联系姚小姐,签订正式合同,有效期三年!

她当时只是被逼急了冲动之下发的,后来工作太忙就把这件事给忘了,没想到居然还真有人上门应聘的?

正当姚田田想着如何给人家回封邮件委婉地拒绝这位应聘者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你好,是姚小姐么,我是来应聘的。”外面站了一个身高一米八五以上的长腿欧巴,一张最近最流行的韩版帅哥脸庞,看上去绝对是肤白貌美易推倒的典型,姚田田有一瞬间差点化身成迷妹,好在残存的理智告诉她眼前这个帅哥是找她有正事的。

正事?

对对,正事,人家来应聘的。

姚田田咽一下口水,理智终于在刚才短暂的下线之后回到了她的脑海之中。

“你来应聘,应什么聘?”她不记得最近有招什么员工,就算招员工好像也应该去公司不是吗?

“姚小姐前几天是不是在网上招聘老公,我就是来应聘这个职位的。”人长得好看就算了,为什么连嗓音都这么有磁性,自带低音炮立体环绕声效果,大哥,你是学声乐的吗?

姚田田咽下第二口口水,努力让脑回路行走在正常人类的道路上,阻止自己做出什么丢人现眼的丑事来:“那个先生,请问您贵姓?”

“靳夜,姓靳,名夜。”帅哥冲着她伸出手。

不握白不握啊,帅哥手指好纤长啊,手指甲修得特别干净,是不是弹钢琴的?

现在两句话都全了:腿长手美低音炮,肤白人帅易推倒!

“姚小姐,姚小姐?”靳夜冲着她挥挥手。

呃……

姚田田赶紧松开手,假装刚才的失神从来没有发生过:“那个,靳先生是吧?”

“是!”

“我记得在没有在邮件里写过家庭地址啊,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呃,我正好有个朋友在电信公司,通过IP地址找到姚小姐的住址没有那么困难。”

“你朋友叫什么名字,居然泄露客户资料?”

“看来姚小姐是要投诉他?”靳夜笑,“那我当然不能把他的名字告诉你,不能让我朋友丢了饭碗不是吗?”

呃……

早知道换个缓和的法子来套资料了,姚田田心中有些来气,想想这男人来路不明,再说长得好看又不能当饭吃,这招聘老公也有人来应聘,这人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不怀好意,还不如赶紧拒绝了好。

“那个靳先生,其实……”姚田田刚组织好语言想要拒绝眼前这个男人,手机铃声却适时地响了起来。

“对不起,我接个电话。”姚田田拿出手机接电话,靳夜就径直走进她的客厅,很自然地坐到了沙发上。

“喂,妈?”姚田田没留意,一门心思接她那位老***电话,“什么事?”

……

“什么,你要过来,什么时候?”

……

“现在?你在哪里?”

……

“到门口了,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我可以去车站接你啊。”

……

“行吧行吧,我来开门。”

姚田田挂完电话有些无奈,她那位母上大人永远都是想一出是一出,说好听点叫雷厉风行,不好听点叫任性妄为,虽然说她们母女俩住的城市相距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但既然要来看她也应该提前告诉她一声让她准备准备吧?

一声不吭,人就已经到门口了,这算怎么回事?

打开大门,果然看到母亲姚凤林已经站在门口了,

“妈,你怎么不提前打电话给我,我也好去车站接你啊。”姚田田很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个打扮时髦的中年妇女,她们两个一对比,感觉她这个当女儿的打扮得比较像个妈。

“又不是山长水远的,你被那负心汉甩了,我不得来看一看啊,你就天天拦着我不让我来,这几天我就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大早我就做了决定,一定要来看你。”姚凤林风风火火地往里走,看看姚田田,“好像是瘦了不少,不过现在都是以瘦为美,瘦点好看,走,跟妈出去。”

姚田田有些傻眼:“妈,你不是才到么,怎么又要出去?”

“嗨,我没告诉你,可告诉几个老姐们了,我告诉你,我让她们给我翻箱倒柜给你找男人,一定比姓王的那混蛋好千万倍,快跟妈去看看,挑个女婿,一定要比那姓王的先结婚,不然怎么出这口恶气?!”

出气有这么出的吗?

姚田田有些无奈,眼角瞄了一眼坐在沙发上一直不说话的靳夜,赶紧道:“妈,你看我这不是还有客人吗,今天真的没时间去。”

姚凤林这才注意到沙发上端坐的靳夜,此刻他抬头,用他那绝对可以风靡万千女性的声音开口道:“伯母您好,我叫靳夜。”

姚凤林的双眼都快要弹出桃心了,睁大眼睛看着他,然后再看自家闺女:“女儿啊,有客人在你刚才怎么不跟妈妈说啊,这简直是人间极品,不不,人间精品,人间精品……”

“妈!”姚田田赶紧拉着亲妈往往里走,她这口无遮拦的妈接下来都不知道还要说什么,赶紧先跟她打个底稿比较好。

“伯母,需要我帮忙吗?”靳夜站起来,交叉的双腿落地之后有种瞬间拔地而起的感觉。

姚凤林顿时不肯走了,停顿了几秒钟之后才拉过姚田田手:“我说闺女,你有客人早说,妈先回房去,你们慢慢聊,慢慢聊……”

说着,她笑得一脸暧昧就往屋里走,一边还冲着女儿挤眉弄眼。

姚田田有些无奈地跟靳夜解释:“对不起,我妈那个人就是神神叨叨的,你别见怪,那个招聘的事……”

“看到了伯母我才知道你为什么要发这样一个招聘启事了。”靳夜笑着打断她的话,“我很能理解,而且我觉得我绝对可以胜任这份工作,我不认为你不雇佣我你妈会就此罢手,我觉得以伯母的性格,应该会不依不饶每天找一堆男人跟你相亲吧?”

这家伙不声不响倒是把刚才一切都听进去了,姚田田眯起眼睛:“我就不明白了,你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是有多不学无术才会来应聘这样一个岗位?”

“我就想做份兼职,这份很适合我啊,我正好没地方住,你这里包吃包住还有钱拿,加上我现在进来看到你的房子比我外面租个房子住得强多了,这么好的职位我觉得太适合我了,而且我觉得应该也找不到比我适合的老公了。”靳夜脸上展现着迷之自信,盯着姚田田看。


“兼职?”还不是正职?

“我不觉得我没有正职的话会通过你亲朋好友的审核。”靳夜回答的倒也不无道理。

“那靳先生的正职是?”

“我是一名律师。”

“律师?”那可是高薪职业啊,不至于需要找兼职这么困难吧?

“工作还在找,不过应该很快就会找到的。”他回答得相当有自信。

姚田田有些无语,这男人是不是对自己太有自信了,感情人家是拿自己这地方当工作过渡期呢。

“靳先生,有件事我必须说明一下,我们一旦结婚短期内应该是不会离婚的,起码签个两三年的合约,我这里不允许任何人拿我这里的工作当跳板。”她拿出老板的态度,对着眼前这个男人正色提醒。

长得好看真心不能当饭吃,本来这招聘老公就是件为了面子为了杜绝一切麻烦想到的不得已的办法,若是这家伙干了两三个月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以后她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这点你放心,任何工作都不会影响员工有个家庭的。”

“那万一你到时候有了想要结婚的对象呢?”

“男人应该以事业为重,实不相瞒,我家里人也老是觉得我应该先成家,而我觉得应该先立业,相持不下的情况下看到姚小姐这份工作我就有种一拍即合的感觉,其实这件事于你于我而言都是很好的选择。”

原来如此,看来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那这样吧,这几天就以我男朋友的身份陪我妈过几天,如果表现良好,我们就签正式合同,这几天算试用期。”姚田田有了决定。

靳夜大喜:“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我妈可不是好对付的人,你这试用期可不好过啊。”

“我知道,看得出来。”靳夜笑得很自信,“我会过的。”

从他进门到现在,他身上都带着一股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但问题他想要办的事情好像都办成了啊。

咦,她到底是怎么一步步被他洗脑然后成功被带歪的?

这男人不去做律师简直是浪费人才,但是如果他去当律师好像很容易变成社会公害吧?

他太有能耐把死的说成活的,把错的说成对的。

算了,可是已经答应人家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行了,那我现在正式把你介绍给我妈。”

靳夜整整衣冠,站起身笑:“我已经准备好了。”

好吧,看他长得人模狗样的,想必老妈那关还是很好过的。

姚田田叹口气,去敲了敲姚凤林的房门:“妈,出来一下,我跟你说个事。”

姚凤林开了门问:“怎么了,什么事?”

“阿姨。”靳夜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了,一把握住姚田田的手,十指交叉举到姚凤林面前,“我想和田田结婚,想得到你的同意。”

呃,剧本好像不是这么写的吧?

姚田田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她只打算介绍男朋友来着,怎么就变成未婚夫了,升级升得也太快了吧?

姚凤林一听顿时眉开眼笑:“你说的是真的?”

姚田田忍不住皱了眉头,她老妈好歹也矜持一下,幸亏是假的,要是真结婚,这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有多嫁不出去呢!

“太好了,我之前还在担心我家田田嫁不出去呢,还要带着她去相亲,没想到这就要结婚了,哎呀,小伙子你做什么的,爸妈做什么工作的,是本市人吗,有没有兄弟姐妹啊,咱们家田田是你第几个女朋友啊?没关系没关系,阿姨都懂,第几个都没关系,是最后一个就行了……”

“妈!”姚田田紧急喊停:“你调查户口啊,一口气问那么多人家怎么回答?”

“没关系,我一个一个回答就行了。”靳夜笑容可掬,“阿姨,我是独生子,我父母前几年已经过世了,我是一名律师,刚刚搬到本市,田田是我第一个女朋友。”

“第一个?”姚凤林显然不太相信,“哦,我可以叫你小夜吧?”

“阿姨高兴就好了。”

“小夜啊,你长得这么帅,旁边肯定有不少女人吧,怎么会没谈过恋爱呢?”

“阿姨,那些女人怎么能和田田比呢,我在遇到田田之前觉得自己也许这辈子都不会结婚,结果认识田田才三个月,我就想娶她了,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缘分。”

姚凤林笑得花枝乱颤:“原来你们已经认识三个月了啊,我说田田,这事儿你怎么不告诉妈啊,我还以为你为了那个王渣男要死要活的呢,没想到……”

“妈!”姚田田等她,她这老妈是要把她的老底儿都翻给别人看么?

“哦,对对对,妈多嘴多嘴。”姚凤林看看靳夜,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对了,小夜啊,打算啥时候领证啊,阿姨觉得呀,择日不如撞日,阿姨也不迷信,不用挑什么日子,今天就去把证领了吧。”

“妈!”姚田田快跳脚了,赶紧阻止她,不然可能今天就直接订酒店办婚礼了。

靳夜却是不疾不徐的样子,笑容满面地听着姚凤林讲完:“阿姨,不是我不愿意娶田田,只是田田她还要考验考验我,她说了,这几天我能把阿姨伺候好了,她就嫁给我,她说她就这么一个妈,阿姨您一个人把她从小拉扯大不容易,所以挑的老公首先要让她妈满意。”

姚凤林笑得人都快站不稳了:“哎呀呀,我就知道我家田田孝顺,你放心,阿姨对你很满意,也好,那就先陪阿姨玩几天,阿姨住两天就回去,保证不打扰你们的好事,也绝对不会影响你们快速持证上岗的。”

“老妈,你都哪儿学的啊,嘴里新名词还挺多的。”姚田田忍不住翻个白眼。

“活到老学到老啊,你们年轻人的词儿别以为我不知道,我现在都跟十八九岁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聊天,她们说的那些词我都懂!”

姚田田有些无语:“新男朋友不会是九零后吧?”

“那倒不至于!”

“不会和我一样大吧?”

“哎,你二十七,人家快三十多了!”

姚凤林的话她得打个折扣,所谓的三十多,指不定也就三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