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一剑逆天狂神归来

一剑逆天狂神归来

一剑清新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玄天宗是名门大派,在武林中拥有极高的地位。所有人都以成为玄天宗弟子为荣!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在玄天宗,有内门弟子与剑奴之分,不光是身份地位的不同,就连修炼资源也天差地别。少年林轩的毕生愿望便是成为玄天宗内门弟子,这么多年来他虽然被认作是废材,却没有一刻停止修炼。偶然间,少年得到了神秘小剑,自此走上了一条逆袭之路……

主角:林轩,唐玉   更新:2022-07-16 03: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轩,唐玉 的武侠仙侠小说《一剑逆天狂神归来》,由网络作家“一剑清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玄天宗是名门大派,在武林中拥有极高的地位。所有人都以成为玄天宗弟子为荣!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在玄天宗,有内门弟子与剑奴之分,不光是身份地位的不同,就连修炼资源也天差地别。少年林轩的毕生愿望便是成为玄天宗内门弟子,这么多年来他虽然被认作是废材,却没有一刻停止修炼。偶然间,少年得到了神秘小剑,自此走上了一条逆袭之路……

《一剑逆天狂神归来》精彩片段

玄天宗,练剑峰。

空旷的山地上,数十名白衣少年在练剑,炫目的灵力包裹着长剑,剑锋划破空气,在空中震荡不止。

不远处,一群麻衣少年痴痴地望着,眼中满是羡慕之色。

“我要是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就好了,那样我也能学剑练剑,想想就激动!”一麻衣少年说道。

“做梦吧!人家是玄天宗弟子,而我们是剑奴,怎么可能和他们一样练剑!”

“想成为玄天宗弟子,简单啊,学林轩就行了!”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众麻衣少年笑成一团,目光却都望向了同一个地方。

在树林间,有一个麻衣少年,大约十六七岁,脸庞清秀,身子有些单薄,他拿着一柄黑铁长剑,不断的刺出。汗水早已打湿了他的衣衫,可他却浑然不知。

“林轩?哼,就他这种废物,给他一百年他都成不了玄天宗弟子!别的不说,在我们之中,他就是垫底的,拿什么去成为玄剑宗弟子?”

“对啊,我听说前些日子他想冲击凝脉境,结果失败,吐血不止,修为更是掉到了炼体三阶,到现在还没恢复呢!”这声音之中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味道。

“就他,这三个月天天都练同一招剑法,而且还是平淡无奇的那种,估计他都练傻了!”

不少人的声音都很大,林轩听到这些话,心中泛起一丝苦涩,但是握剑的手更加用力了,他绷着一张小脸,继续练剑。

武道一途,炼体是基础,而凝脉境才算是入门,只有打通体内灵脉,才有机会在武道之路上走的更远。

“王哥已经是炼体九阶了吧,要是突破到凝脉境,可不要忘了我们啊!”这些麻衣少年看到林轩不为所动,纷纷暗骂一句,然后开始讨好身边的一位少年。

“那肯定的,王哥再有两个月就能突破了,到时候也许能成为玄天宗弟子也说不定呢!”

王洋不屑的瞟了一眼林轩,这才说道:“用不了两个月,最多一个月,我就能突破!”

“真的啊?王哥威武……”身边的这些麻衣少年纷纷拍起马屁。

“王哥,你看那林轩多么嚣张,不如您教训教训他。”

王洋心中早就对林轩不满,他看了一眼练剑的白衣弟子们,估摸着离休息的时间还长,这才起身朝着林轩走去。

众麻衣少年纷纷跟上,准备看林轩的笑话。

林轩全神练剑,他身子前冲,手中长剑直刺而去,剑光一闪,树干上留下了一道剑痕。

其实他们不知道,林轩这一招已经练习三年了。从那一天起,他每天都练这一招剑法,无论什么情况,他都没有停止过。

嗖!一个石子飞向林轩的后脑,响起破空之声,力道之狠,让人心惊。

林轩身子一倾,险而又险的避过了这一击,他停下身子,有些愤怒的望去。只见王洋带着一群麻衣少年站在不远处,一副要找事的样子。

“呦,身法不错啊,这都能躲过?”那王洋笑嘻嘻的说道。

“你有什么事?”林轩握了握手中的长剑,沉声说道。刚才那一下,要是他慢一点,恐怕脑袋上就会多一个血洞,他和这些人无冤无仇,但是他们下手却如此狠毒!

“听说,你一招剑法练了三个月,想必威力不凡,拿出来让我们见识见识。”

林轩冷冷的望向他们,没有言语。

“怎么,不敢?还是说你练了三个月,一点效果都没有?”王洋十分嚣张的笑道。

“王哥,给他露一手,让他知道你的厉害!”

“小子,就让我告诉你什么是剑法!”王洋一步踏出,身上涌出一股凌厉的气息,如同沉闷的火山,随时都能爆发。

“不愧是炼体九阶,光着气息就让我难受!”不少麻衣少年心惊道。

王洋冷笑一声,他拔出精钢剑,舞了个剑花,然后一剑刺向了林轩。

众麻衣少年瞪大了眼睛,想看清林轩无力倒地的样子,他们对这个格格不入的家伙早就烦透了,大家都是剑奴,你装什么大爷!

林轩叹息一声,有些苍白的手握住了黑色的剑,下一刻,他的眼神变得异常凌厉。

拔剑,腾起,刺剑,收剑。

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当众人回过神来,发现林轩已经收起了黑铁长剑,冷冷的站着。

“不可能,这不可能!”王洋惊恐的回头,他的一缕头发被斩断,脖子上更是有一道血痕,丝丝的鲜血正往外涌。

嘶!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王洋炼体九阶的修为,竟然会被炼体三阶的林轩打败,而且还是一招制胜。

“这林轩到底是什么人,他练得又是什么剑法?”这是所有人的疑问。

“怎么回事,都围在这里干什么,想造反了!”一道凌厉的声音响起。

“坏了,玄天宗的弟子要休息了。”众麻衣少年身子一颤,纷纷脸上堆起笑脸,迎上了那些白衣弟子。

“主人,你渴了吧,这是九夜灵茶,我连夜熬制的!”

“少爷,秘灵丹,快速恢复体力,您吃一颗。”

所有的麻衣少年都卑躬屈膝的照顾那些白衣弟子,就连那王洋也不例外,他收起了那副惊恐的表情,快速的朝着一个白衣弟子跑去。

“主人,您的丹药。”王洋恭敬的说道。

那少年接过丹药,吞入口中,目光瞥到王洋的脖子,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怎么回事,你脖子上的伤怎么弄得?”白衣少年陈风问道。

“主,主人……”王洋的身子有些发颤,要是让主人知道他输给了一个炼体三阶的人,恐怕他的下场会很惨。

这时,其他的白衣弟子也围了过来,有的剑奴说出了事情的经过,众人都看向了林轩。

“一个剑奴,竟敢如此大胆,信不信本少爷杀了你!”

“看来你们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少爷,他是唐玉小姐的剑奴。”有人提醒道。

“哦,唐玉换剑奴了?我怎么不知道。”

“怎么,你有意见?”人群外,清脆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个身穿淡白色紧身衣的少女走了进来。

这少女五官精致,皮肤白皙,身材傲人,双腿修长。

不少人暗中狂吞口水,就连那些白衣弟子都是嘴唇发干,两眼放光。

“林轩,走吧。”唐玉直接无视这些人,将手中宝剑扔给林轩,然后和他并肩离去。

“难道就这样放过他们?”有弟子不服。

“放心,唐玉我动不了,但是一个小小的剑奴,分分钟玩死他。明天不是要进山准备那件事吗,带上这小子,让他好好的感受一下!”

“敢惹我陈风,你死定了!”那白衣弟子望着林轩的背影,露出了残忍的微笑。

林轩跟着那长腿美女一路走来,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当然这些目光大都是望向唐玉的。

唐玉一点都不在意这些目光,她笑眯眯的望着林轩说道:“我救了你,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嗯,多谢了。”林轩认真的说道。

“你——”

少女轻咬着银牙,小脸气鼓鼓的,神色不善的盯着林轩,但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眨了眨眼睛,轻声说道:“林轩,我的宝剑出问题了,你帮我看看。”

少女递过一把长剑,墨绿色的剑鞘,是用上好的妖兽皮做成的,上面向着几颗宝石,在阳光下闪闪耀眼。

林轩根本没有在意这些,他一把抓过长剑,抽出剑身,仔细的观看起来。

水蓝色的剑身如同天空一样,但是在剑尖出却有一块小黑斑,让整个长剑的光泽暗淡了不少。

“哎,你这家伙一点都不爱惜自己的剑。”林轩一边嘀咕,一边用剑锋划破手指,让鲜血流了出来,手指沾着鲜血轻点,很快那黑色的斑点便消失不见了,林轩又让鲜血流过整片剑锋,这才停下手中的动作。

“好了。”他把长剑递给了少女。

少女喜滋滋的接过长剑,在空中挥舞了几下,发出呼呼的破空声,那鲜血早已没入剑身之中,整个长剑如同一块蓝宝石。

“站在!”少女看到林轩掉头就走,冷声喝道。

“唐玉,剑都给你修好了,你还有什么事?”林轩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

“我要练剑,你跟我过招。”唐玉气呼呼的拔出了长剑。

“大姐,你是凝脉四阶的灵士,你让我一个炼体三阶的灵徒跟你过招,存心想杀人吧!”林轩立刻拒绝。

达到凝脉境的弟子被称为灵士,而炼体境的则是灵徒。

“放心,我不会施展灵力的。”唐玉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手腕一转,蓝色长剑忽的一下刺了过来。

“这妞玩真的!”林轩心中大惊,赶忙侧身举剑相挡,叮的一声,两剑相交,林轩只觉一股大力传来,将他震退三步。

“我可是没有用灵力哦!”唐玉笑嘻嘻的说道,手中长剑再次变化,如一阵清风袭向林轩。

“嘻嘻,这是我新学的清风剑法,你试试怎么样。”

唐玉的手中长剑荡起一阵阵疾风,吹的林轩衣衫飘动。“妈的,又是这样,每次新学了剑法就拿我练手!”

林轩来到这玄天宗当剑奴已经三个月了,这三个月中,他不知道被这小恶魔折磨了多少次,每次陪她练剑,身上必定挂彩。

想到这里,只听刺啦一声,他的衣服被划出了一个长长的口中,林轩心中恼怒,手中长剑也开始频频反击。

虽然他始终打不通灵脉,无法真正修炼,但是在剑招之上,林轩的天赋很高,那些普通的剑法在他手中也变得神奇,仿佛他天生就有这种本领一样,这也是为什么唐玉会经常找他练剑的原因。

见到唐玉没有用灵力,林轩长剑一荡,在空中划出半个圆弧,将唐玉的攻击挑到一边,然后直接下劈,斩向唐玉的手腕。

唐玉心惊,清风剑法舞动,试图化解这攻击,可是林轩的剑如同毒蛇一样,步步紧逼,每一次都精准刁钻的封死了她的招式。

“哼!”唐玉心中恼怒,不知觉的用上了灵力,蓝色长剑上发出一团光芒,一下子将林轩击飞。

噗通!

林轩倒飞出两米,摔在地上,胸中气血翻涌,在灵力面前,他就如同一艘怒海中的小船,随时都会被打翻。

“我要是能打通灵脉,也不会沦落到如此地步!”林轩想到这里,神色一阵暗淡。

“老天爷,你给了我这么好的资质,却让我打不通灵脉,你就玩死我吧!”

见到林轩在地上装死,唐玉走过去踢了一脚:“行了,别装死了,我又没用力。”

林轩吃痛,哎呦着坐了起来:“给个灵丹养伤吧,不然以后没人陪你练剑了。”

唐玉白了他一眼,不情愿的掏出一颗朱红色的丹药,扔了过去。别人的剑奴卑躬屈膝,什么都听主人的,可这林轩倒好,对她爱理不理,架子比她都大。

不过,这林轩对剑法上总是有独特的见解,温养宝剑也比别的剑奴好,所以唐玉只是欺负欺负他,不敢真的把他打坏了。自从和林轩练剑以来,她这三个月剑法进步了很多。

“你也算个剑道天才,可惜不能修炼灵力,所以你就老老实实的跟着本小姐,不会让你吃亏的!”唐玉安慰了两句,就离开了。

林轩掏出一个白瓷小瓶,将朱红色丹药放到小瓶中,然后小心的收了起来。这是疗伤的丹药,效果奇好,他每次都把丹药收藏起来,留着需要的时候在用。

收好丹药,林轩朝着自己的小屋走去,他要尽快达到炼体九阶,再次尝试冲击灵脉。


“不孝弟子林轩,屡次触犯家规,现剥夺少府主之名,逐出剑池府!”

“哼!这种人早该被逐出去了,留着只会丢我们剑池府的脸!”

“悟性好有什么用,打不通灵脉,屁都不是!”

“对,一个打不通灵脉的废物,竟然让他当少府主,真是可笑!”

无尽的嘲讽、谩骂如同洪水猛兽,将林轩淹没……

“啊——”

林轩突然睁开眼睛,猛的坐了起来,身上冷汗连连。清晨的阳光自窗外照进屋来,带着一丝暖意,把他拉回了现实世界。

“又做这种噩梦了。”林轩苦笑一声。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展现出惊人的武学天赋,一些武功被他看一遍就能练得有模有样,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武道天才,对他报了很大的期望。

但是,另所有人吃惊的是,他根本打不开灵脉。

武者只有在体内聚集修炼出的灵力,冲开体内的灵脉,才能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但是林轩怎么做都冲不开灵脉。

所以,林轩被家族放弃了。

揉了揉脸,他翻开被子,走下床来,抓起桌上的水壶拼命的灌了两口。

这是一间简陋的小屋,屋内只有一张木床和一个发旧的桌子,林轩拿着粗布麻衣,刚穿到一半,只听房门碰的一声,被人踹开了。

首先进屋的是那白衣少年陈风,在后面还有十几个人。他神态高傲的说道:“小子,跟我们走一趟吧!”

“你们有什么事?”林轩慢慢的穿好衣服,冷漠的问道。

“大胆,你一个小小的剑奴,敢如此无礼!”陈风哐当一声拔出了宝剑,冰冷的剑锋指向林轩,隐隐发出一股杀气。

感受到长剑上传来的杀意,林轩不自觉的摸了摸他脖子上戴的一个剑形吊坠,那是他父亲临死前给他的,里面存储了一定的灵力,是留给他保命用的。

摸了一下胸口处的吊坠,林轩静下心来,对方是二阶灵士,若是真的想杀他,他拼死也要拉上一个垫背的!

见到林轩并没有像其他剑奴那样吓得颤抖,那些白衣弟子有些意外,陈风更是恼怒,连一个剑奴都不怕他,这要是传出去,他还怎么混?

“好了,陈风!别忘了我们的目的,耽误了时间你负责?”带头的那名少年拦下了暴怒中的陈风。

“小子,跟我们走吧,有事需要你做。”带头少年张彬冷声说道。

林轩望了一眼跟在他们身后的那些剑奴,心中想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跟在他们,我倒要看看,他们想做什么!”

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林轩走了过去。

陈风见到林轩走入队伍,心中一阵冷笑:“待会看你怎么死!”

带头少年张彬大手一挥,说道:“所有人都跟我来!”一行人快速的向着玄天宗附近的森林走去。

玄天宗是云州三宗之一,位于太行山脉的外围,门内弟子经常去山中打猎采药,但是也只是在这外围而已。太行山脉中到处都是凶猛的野兽,越往里越危险,没有实力,在这大山之中只能送死。

林轩跟随着那些白衣弟子来到一座山洞前,周围杂草丛生,藤蔓缠绕,在那洞口处有一株火红色的灵芝,如同一团鲜红的火焰。

那些白衣弟子看向火灵芝时,眼中都是贪婪之色,都是狂吞口水。张彬压抑着心中的激动说道:“所有的剑奴听着,那山洞里有一条小蛇,你们将它引出来,引得越远越好。”

“如果失败了,或者有谁想逃跑,我会第一个杀了他!”说道这里,他突然眼神一凝,身上迸发出一股强横的气息。

林轩心中一沉,暗骂一声该死,这些家伙想利用他们引走凶兽,然后他们好摘取那株火灵芝,可是凶兽是这么好引走的?

这火灵芝散发的香气,他离着这么远都能闻到,何况是其他的野兽。但是却没有一只敢来,甚至这附近都静的可怕,可想而知那山洞的凶兽有多么强大。

林轩不是普通的剑奴,他曾是剑池府的少主,见识远超其他人,这些白衣弟子明明就是想用剑奴的生命来换取那株火灵芝。

“你,走到最前面去!”陈风一脸冷笑的指向了林轩,眼中满是戏谑之色。

“妈的!”林轩心中暗骂,极不情愿的走到了最前面,他又一次体会到了没有实力的可悲之处,连自己的命运都捏着别人手中,这种滋味只有尝过,才会知道有多凄惨!

“你让小爷送死,那小爷就让你们摘不到火灵芝!”林轩不停的观察四周,思量着怎么破坏这些人的计划。

“风哥,那小子不会坏事吧?”有弟子问道。

“放心吧,一个小剑奴,能翻出什么浪花?”还是准备好摘取火灵芝吧!陈风笑着说道。

十一名剑奴,小心翼翼的朝着山洞走去,越接近山洞,那危险的气息越浓,林轩感觉到自己背上的寒毛全都立了起来。

那火灵芝的药香味越来越浓,同时,山洞中也飘来一股腥臭味。在离山洞还有五米的时候,林轩心中突然一颤,天生的直觉让他感到一股巨大的危机感,他瞬间向着一旁跳去。

在林轩跳开的那一瞬间,一道虹影如闪电般飞出,将前方的几人洞穿,鲜血飘荡,洒落天空。

一个巨大的头颅从山洞中探出,足有桌子那么大,那碧绿的眼睛比人头都大,幽幽的泛着寒光。

“尼玛!这是小蛇?”林轩张口大骂,心中对陈风等人恨到了极点。

不用别人吩咐,那些剑奴撒腿就跑,如风一样逃向远处。那碧眼大蛇将身子滑出山洞,口中腥红的信子如利剑一样,一下子就将最近的那名剑奴洞穿。

林轩也没有停留,转身就跑,他没有向空旷的地方跑,而是钻进了森林。张彬等人也顾不上他,一心只想着那火灵芝,几人早就悄悄的绕到山洞附近。

那碧眼大蛇游走出山洞,身子足有十几米长,它快速的朝着前方的剑奴游去,那血盆大嘴早已张开。

张彬等人看到大蛇远离了山洞,急忙向着那火灵芝奔去,几人身形展动,很快就来到了山洞口处。

林轩也没有离去,而是找了一处安全的地方偷偷的观看,并且思量以后的事情,这张彬等人回去后肯定会找他麻烦的,到时候他根本挡不住。

还未容他细想,山洞处发生了惊变,碧眼大蛇感觉到身后有人打火灵芝的主意,水桶般粗细的蛇尾猛地抽来,并且放弃了逃跑的剑奴,一双碧绿的蛇眼盯向了张彬等人。

碰!

水桶粗的蛇尾击打在地面上,顿时将整个地面打碎,张彬等人纷纷躲避,那火灵芝也被抛飞到半空中。

“这畜生疯了!”张彬被吓到小脸发绿,身子不断的后退,那下落的火灵芝则被另一名弟子拿到。

“彬哥,到手了!”那弟子大呼道。

话刚说完,只见一道黑影闪过,碧眼大蛇的蛇尾直接抽中了那名弟子,将他抽飞。

“走!”张彬大喝道,那些白衣弟子纷纷逃入森林,恨不得身上长个翅膀。

林轩离那被抽飞的弟子很近,他望着那人手中的火灵芝,一咬牙,跑过去将那火灵芝拿到手。

“靠!是那剑奴!小子,将火灵芝交出来!”陈风在后面吼叫道。

轰!

成排的树木倒下,碧眼大蛇那巨大的身子闯入了森林之中,疯狂的追逐着张彬、陈风等人。

林轩没有任何犹豫,把火灵芝揣到怀中,转身就跑。张彬等人先是让他送死,现在又想杀他,他怎么会将火灵芝送出去!

在刚才他观察了周围的路况,想好了逃跑的路线,现在手上多了火灵芝,林轩更是跑的飞快,他在林中不停的辗转,有好几次差点甩掉身后的人。

“哼!”那张彬眼中闪过一丝寒芒,手中长剑拔出,向着林轩斩去,同时那几名弟子都是身上泛起光芒,朝着林轩冲来。

林轩急忙催动那剑形吊坠,借助里面的灵力,速度再次暴涨。林轩的速度让众人心惊,他们想不到一个灵徒三阶的剑奴,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暴气斩!”张彬大喝一声,手中长剑斩出,带起轰鸣的爆破之声,林轩只觉后背传来一股大力,将他打飞。

他身子在地上翻滚了几下,这才稳住身子,而张彬等人距离他以不到两米,长剑的寒芒将他笼罩。

他一咬牙,掏出火灵芝,吞入口中,疯狂的催动剑形吊坠,准备拼死一搏。

“小子,你找死!”张彬等人看到林轩将火灵芝吞了下去,气到发疯,恨不得立刻撕了他。

而碧眼大蛇看到这一幕,也发出一声愤怒的嘶鸣,如一座小山般直冲了过来,速度快到了极致,将前方的树木全部撞断。张彬等人被撞飞,就连林轩也被那股巨大的力道掀飞到空中。


暴走中的碧眼大蛇,将所有人都掀飞。林轩根本没有多少灵力,身上多处都受到重创。

好在他提前吞下了火灵芝,那雄厚的药力正化解着他的伤势,可尽管如此,他还是大口的吐血。

他的身子掉到了山沟中,这一下摔得他浑身的骨头都快断了,胸前的衣襟早就染成了红色,林轩没有注意到,他的血液沾到那剑型吊坠上,全都诡异的消失了。

轰!

又是一击蛇尾,林轩再次被抽飞,这一次他直接昏了过去,那龙形吊坠完全没入他的体内,化成一道光芒,一闪消失了。

那剑型吊坠钻入他的丹田之中,不断地颤动,四周的灵力快速的向着林轩涌去,他的腹部形成的一个小黑洞,将涌来的灵力全部吸进。

有些灵力钻入林轩体内,四处流窜,不断地撞击这林轩的经脉。要知道,林轩体内的灵脉并没有打通,所以当这些遗漏下来的灵力进入时,那疼痛比自己打通灵脉要疼十倍。

林轩从昏迷中被痛醒了,他咬着牙忍受着,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当他发现罪魁祸首时,他差点疯掉,体内的小剑是他的吊坠,并且现在正在疯狂的吞噬灵力。

虽然大部分的灵力都被这小剑吞噬了,可是溢出的那一小部分也不是林轩所能消化的了得。

“靠,这已经到炼体九阶了,再这样下去就是冲脉了!”

人体内有九大灵脉,它们贯通人体,只有打通灵脉,灵力才能在体内循环,产生力量。

林轩的修为如同坐火箭一样,飞速上升,很快就到了炼体巅峰,他一咬牙,准备借着这股力量冲击灵脉。

他强忍着疼痛,努力的击中精神,准备冲击体内的第一道灵脉。双手捏成印记,林轩全力冲击,那体内的灵力汇聚在一起,向着那第一灵脉冲去。

轰!

仿佛一道无形的墙壁挡在面前,那些灵力被冲散,林轩的修为快速的下降,最后又掉到了灵徒三阶。

“又是这样!”林轩不不甘的吼道,他已经冲击过两次了,每次都被弹了回来,他的体内仿佛有一道神秘的力量,将他牢牢的封锁住。

“再来!”林轩不信邪,再次将体内的灵力汇聚到一起,向着灵脉冲去。

轰隆隆——

两股力量相撞,在林轩的体内发出轰鸣之声,他受到冲击,再次大口吐血。

这是,体内出现了一股柔和的力量,林轩知道那是火灵芝的药力,好在提前吞服了它,不然现在恐怕早就死了。

这些灵力在林轩体内越积越多,他的身体感到无比的胀痛。

“你大爷的,你还吸,赶紧停下了!”林轩现在能清晰的看到体内的一切,他急的大骂,但是那小剑一点反应都没有。

现在的灵力这么多,应该能够冲破那道封锁。林轩决定在冲击一次,不过这次失败了,他的下场就是被灵力撑爆。

“拼了,就算有一丝希望,我也要试一下!”林轩就是这样的人,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

这次,无尽的灵力化成一股怒流,朝着那未被开辟的灵脉而去。

轰!冲撞声如同惊雷炸响,林轩体内出现了黑色的波纹,这些波纹缠绕在他的灵脉之上,形成了一朵黑色的莲花。

神秘,妖异。这黑色莲花溢出丝丝黑气,如同浓墨一样,散发着沧桑的气息,将那灵力阻挡在外。

“这,这是什么?”林轩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体内的黑色莲花,“我的体内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他隐约猜到自己不能开启灵脉也许就和这神秘的黑色莲花有关,“难道我要做一辈子的灵徒吗,我不甘心!”

林轩突然涌出一股怒火,他恨自己的命运,恨体内这朵黑色的莲花,他恨他的命运被别人掌控!

嗡!

那把小剑似乎感受到林轩的情绪,剧烈的颤动起来,它的剑身上泛起梦幻般的光芒,剑光一闪,那黑色的莲花被斩为两半。

这——

林轩没有想到这把小剑这么厉害,一下竟将神秘的黑色莲花斩断。他当即凝聚灵力,冲向了灵脉。

没有了黑色莲花的阻挡,林轩凭借着雄厚的灵力很快就将第一条灵脉打通。那灵脉就如同河道一样,引导着灵力的,在体内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循环。

而那小剑也停止了吞噬灵力,漂浮在林轩的体内。

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林轩缓缓地吐了一口气,精神彻底地放松下来,刚才的那一幕太过匪夷所思,让他现在还不太敢相信。

“那黑色的莲花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体内?”林轩怎么也想不通,还有着剑型吊坠,怎么会跑到他的体内,而且来历似乎比黑色莲花更加神秘。

这剑型吊坠是林轩的父亲给他的,而且刚刚还帮他劈开了黑色莲花,让他得以打通灵脉。所以,林轩觉得那神秘的小剑应该不会害他。

林轩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发现他身上的伤早就好了,而且修为已经达到了凝脉一阶后期,很快就能突破到凝脉二阶了。

“不管怎么说,我已经打通灵脉了,以后就能够修行了,我一定要回到剑池府,完成父亲的遗愿!”

他本来就是剑池府的人,受人陷害,才被逐出了剑池府。现在他能修炼了,不在是个废物,所以失去的一切,他都要夺回来!

“要是能成为这玄天宗的核心弟子,想必应该能顺利的回到剑池府。”林轩有了决定,立刻动身回去,玄天宗等级森严,光弟子就分为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和核心弟子,林轩想在无数年轻弟子中脱颖而出,并不容易。

“每个月的月初都有一次入门考核,通过考核就能成为外门弟子。”林轩在这里带了三个月,一些基本的情况早就被他摸清了,他腾身而起,朝着回宗的方向奔去。

……

树林中,几个白衣少年狼狈的逃跑,那原本干净的衣服上沾满了血迹和泥土。

“妈的,差一点就死在这里了!”

“要不是那碧眼大蛇惊动了另一凶兽,受到拦截,今天我们就玩完了!”

这几个狼狈的少年正是张彬等人,他们成功的活了下来,不过当初的十几人,现在就剩下四个人了。

“都是那个叫林轩的剑奴,害的我们空手而归,白白浪费了一株火灵芝!”

“不知道他死了没有,真希望他没有死,这样我就有机会让他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哼,一个三阶灵徒,受到那种攻击,早就死了,怎么可能还活着,走吧,赶紧回去,剑奴死了这么多,得赶快补充新鲜血液才行。”

四人略微休息,就向回奔去,一路上没有停歇,终于走出了这黑暗森林。

“咦,风哥,你看那个人!”一少年惊呼道。

陈风和张彬望去,在他们的左前方,有一道人影,满身的泥土,隐约能够辨认出是灰布麻衣,那人正朝着玄剑宗奔去。

“是那小子,他没死!”陈风惊呼道,“妈的,看我怎么弄死他!”

“走,让他知道,我的火灵芝不是这么好吃的!”张彬脸色阴沉的说道。

嗖嗖!

四人加快了速度,带起一股疾风,很快就追上了林轩。

呼——

四人将林轩围住,陈风一脸狞笑的说道:“小子,想不到你还活着,这样也好,我要一点一点的弄死你!”

“别杀他,他吃了火灵芝,他的血现在应该充满了药力,将他带回去,每天放他的血供我们修炼,岂不是更好!”张彬如同一个恶魔,阴森的笑道。

林轩深吸一口气,将手放到了剑柄之上,玄天宗已在眼前了,没想到还是被劫了下来。

眼前的四人,张彬实力达到了凝脉三阶,也就是三阶灵士。张彬是凝脉二阶,其余两人和林轩实力差不多,都是凝脉一阶。可以说正常情况下,林轩必败无疑。

可是林轩并没有慌张,他脸色平静,握剑的手沉稳而有力,他的目光落在了前方的陈风身上。

这里离宗门已经很近了,只要突围出去,他有把握进入宗门,而一旦进入宗门,那他就相对安全多了。

这些人对他很轻视,所以不会太认真,这是他出手的好机会,而一旦他出手,就必须成功,因为这些人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也就是说,他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

想到这里,林轩心中突然有了一丝激动,那个他练了三年的剑招,有了灵力之后会有怎样的威力呢?

“先打断他的双腿,省的他逃跑!”陈风抽出了长剑,扫向了林轩的双腿。

而就在这时,林轩动了,他快速的拔剑,身子腾空而起,就如同流星划过天空,一闪而过。

噗!林轩一剑刺出,头也不回的向宗门方向跑去,那速度另众人吃惊。

“啊!我的手!”与此同时,陈风托着右臂,不断的惨叫,大量的鲜血溢出,染红了大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