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重生后我成了总裁的女配

重生后我成了总裁的女配

阿希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上辈子,苏絮看不到靳淮言的好,执意要离开他,转投渣男的怀抱,结果被害的家破人亡,失去了一切,直到临终之时才开始后悔。重生后,她回到了靳淮言的身边,但不是以苏絮的身份,而是变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配角。为了活命,她暂时认下了这个身份,并且帮助靳淮言报仇,这辈子,换她来守护他……

主角:苏絮,靳淮言   更新:2022-07-16 03: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絮,靳淮言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后我成了总裁的女配》,由网络作家“阿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辈子,苏絮看不到靳淮言的好,执意要离开他,转投渣男的怀抱,结果被害的家破人亡,失去了一切,直到临终之时才开始后悔。重生后,她回到了靳淮言的身边,但不是以苏絮的身份,而是变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配角。为了活命,她暂时认下了这个身份,并且帮助靳淮言报仇,这辈子,换她来守护他……

《重生后我成了总裁的女配》精彩片段

“啊啊啊——”

阴暗的地下室,躺在地上的苏絮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一壶滚烫的开水兜头浇下,伤痕累累的躯体被烫的面目全非,剧痛瞬间将她吞噬。

“姐姐,疼吗?哼,以前爸爸手心里捧着的娇娇啊,现在也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

苏婧雪厌恶地拎起苏絮那头被剪地乱七八糟的头发,扯着她的头皮,面带微笑,声音却阴冷刻薄得让人发寒。

“苏婧雪!为什么?”苏絮死死盯着苏婧雪,干燥到裂开的唇瓣微动,声音颤抖。

“为什么?因为你生来就满身锦绣富贵,是苏家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小姐,爸爸一死,立马坐拥整个苏家的财产……而我,是个连名分都不配得到的私生女!”

“可你已经控制了我整整一年,苏氏已经给你了,你到底……还要折磨我多久?”

苏絮声音粗哑,咬牙忍痛问道。

苏婧雪却高高扬起手,看着狼狈不堪的苏絮,眼中带着疯狂地畅快与恨意,嘴里念念叨叨:“多久?永远我都不嫌久!除非——你去死啊!”

“啪!”

苏絮苍白干瘦的脸颊立刻被打到一边,血腥味自嘴角泛开,混合着地下室常年阴湿的霉味,几欲令她作呕。

但她已经接连三天没有进食,什么都吐不出来。

“啪”又是一声!

苏絮的鼻骨一痛,有粘腻的液体滑落,同时伴随着的还有苏婧雪咒骂声:“贱人!去死吧!”

会死的,她真的会死的!

苏絮被囚禁一年,无论被怎样折磨,却是第一次清楚地感觉到这样一件事。

“俊……俊哲,救救我……”

虐打如雨点般密集地落在苏絮没有一块完好皮肤的身上,她痛地快要昏死过去,却还是努力地爬到,那个从一开始就站在苏婧雪身旁,却看着她被虐待而无动于衷的男人身边。

“俊哲……”苏絮扯住他的裤脚,哀哀求道:“救救我,你说过会和我结婚,会保护我一辈子,为什么……”

“然后一辈子靠你的施舍过活吗?”卫俊哲却满眼冷漠,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薄唇微启。

“俊哲,你不会因为姐姐这么惨,就同情她吧?你难道还念着往日的情分?你可不要忘了,你现在是我的男朋友!”

苏婧雪阴冷地声音在苏絮身后响起,她走上前,亲昵地挽住了卫俊哲的手臂。

“怎么会,我只是在担心你,靳淮言这么喜欢她,得处理地干净点,可不能被他发现……”卫俊哲安抚地摸了摸苏婧雪的头,声音冷漠道。

苏絮却猛地瞪大了双眼!这个当年在大学,满眼深情地追求她的男人,如今竟然想得是怎样“处理”掉她!

“俊哲,你……”苏絮的手指在卫俊哲的裤腿上抓出印记,却一下子就被踢开了。

“啊!!!”一声惨叫。

苏絮那烫地满是血泡的手,被重重踩在了脚底而后她的腰椎一疼,冰凉的液体被推入,意识模糊里听见苏婧雪对卫俊哲说话。

“自然,我早就准备好了,这记麻醉下去,等她晕得彻底了,就把她扔到马路上,到时候会有人过来撞死她,哼,车祸而已,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苏絮的意识彻底陷入黑暗,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上一阵剧痛,有人好像在喊她的名字,撕心裂肺般……

……

直到一阵强烈的窒息感上冲,苏絮挣扎着再度醒来,却直直撞进了一双怒火中烧的熟悉双眼。

四目相对,苏絮的眼眶泛出湿意,她拍打着男人铁一样箍在她喉间的手,艰难发声:“淮、淮言?你,放开我!”

“放开你?那你开车撞絮絮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要放过她啊!”靳淮言的瞳孔发红,眸中阴鸷和冰冷愈盛,他的手指愈发紧缩。

什么?

“开车撞絮絮”是什么意思?

苏絮看着靳淮言瞳孔里映出来的模糊人影,浑身一震,心中浮现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淮言,是我啊,我是絮絮啊!”

“许糖,不要装疯卖傻,就你,也配和她叫一样的名字?”

靳淮言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吼出来。

苏絮的一颗心顿时跌落谷底,她的呼吸愈发苦难起来,不行,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她还没报仇,难道就要被靳淮言掐死?

既然靳淮言不相信她就是苏絮,那也只能,苏絮心中一狠……

“靳淮言!害死苏絮的不是我!是一个叫苏婧雪的女人,我有证据,咳咳咳……”

脖子上的力度渐渐褪去,苏絮只觉脑袋充血,顿时就是一阵猛咳干呕。

她彻底意识到自己没死,并且还重生到了前世被苏婧雪买凶撞死自己的那个小司机身上,原主没什么背景,但从她的记忆里苏絮知道,她也是受了蛊惑。

靳淮言认定是她害死了苏絮,现在,她不能和他硬作对,只能暂时承认这个身份,再作打算!

“你最好真的有证据拿出来。”

靳淮言用帕子擦了擦手,丢到一旁,然后居高临下地看着病床上容貌尚算清秀的女人,眼中冷意升腾。

“当然!我的手机呢?”苏絮揉着自己的脖子,低头问道。

“砰!”一个屏幕碎了大半的杂牌触屏手机,直直朝着苏絮的脸上砸过来。

幸好苏絮接的快,不然她重生的这具身体,怕是也要尝试一次鼻骨断裂的滋味。

想到这里,苏絮神色晦暗地按着原主的记忆,打开了手机截图,万幸原主害怕东窗事发,证据都做过备份。

“这是转账记录,就是这个叫苏婧雪的女人让我开车去撞的,她只告诉我要撞的是具尸体,到时候就算被发现了,我也顶多被判个侮辱尸体的罪名……”

手机瞬间被夺过,又是“砰”地一声,这次却是靳淮言的右手砸向木质墙壁的声音。

“苏婧雪!卫俊哲!苏氏到了他们手里我早该想到的!”靳淮言的瞳孔中又隐隐泛上血色般。

接着他又转身朝苏絮走来,眉间煞气四溢:“那你呢!这种事情你也做得下手?她当时到底是生是死,你又怎么知道呢?许糖,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来人……”

苏絮心里的一个咯噔,赶忙在他的话出口前大声喊道:“我帮你报仇!你大可以报了仇再杀我!”


“你又在打什么主意?我告诉你许糖,最好不要跟我耍什么小聪明。”

苏絮的下巴被狠狠捏起,她却看着男人一字一句认真道:“我没有耍小聪明,撞了苏小姐,我真的很抱歉,我确实是丢了良心才做这个事情的,但是我真的是急需要钱才做这个事,如果你想杀我能不能缓一缓,作为报酬和歉意,我会帮苏小姐报仇的!”

“呵,报仇……”

靳淮言的眼中覆上阴霾,但是语音未落却让一阵手机短信提示打断了。

......

“306号床病人许国栋,您自……已欠费52269.5元,请您尽快到一楼收费处缴纳……以免影响后续治疗,特此通知。”

靳淮言看见短息也愣了愣,他狠狠甩开了苏絮的下巴,将手机砸到苏絮的身上,转身冷道:“先去做你的事,之后,最好不要骗我。”

苏絮在靳淮言走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她看见短信内容就知道靳淮言为什么又相信自己了,但是想起原身的回忆,苏絮又叹了口气。

许糖家境贫寒,上有一个病重的父亲和一个吸血鬼一样的母亲,关心没有,只会不断问她要钱,要她照顾弟弟,重男轻女非常严重。

这一次家里唯一对她好一点的父亲发病,又动了一次手术,也怪不得会答应苏婧雪做这种事了。

虽然许糖间接意义上是凶手,但是苏絮现在占了别人的身体,当然也没法说什么,只能算是一报还一报了。

苏絮用许糖卡里的钱交完费之后,犹豫之下还是去了病房看望原身的父亲。

“糖糖啊,怎么伤成这样?是不是又去做什么重活了,答应爸爸别去了啊?爸爸都这把年纪了,生生死死不重要了,都是拖累你啊……”

因为车祸,许糖身上还带着大大小小的伤口刮擦,许父一看见女儿这副样子,眼眶就红了,他摸了摸女儿因为营养不良而枯燥的头发叹道。

尽管不是自己的生父,但苏絮见状,心中也是一酸:“没事的,我没事了……”

可惜真正的许糖已经走了,她没办法再看她的爸爸一眼,苏絮心情一时间有些沉重,她想起苏婧雪的话,她确实不知人间疾苦。

但是还没来得及再安慰许父两句,门就被踹开了,一个气势汹汹的声音传了进来:“许糖,你这赔钱货,有钱给那老东西交医药费,没钱给我是吧?”

病房中的人瞬间都抬起来头,怜悯的目光悉数落在了苏絮身上。

“有这么个妈,可怜呐……”不知道有谁轻轻叹了口气。

苏絮的身体则一瞬间绷紧了,这竟然是原身听见许母声音的自然生理反应!?

她顿时吸了口气,站了起来,在许父电担忧的目光中,将许母带到门外劝道:“这是医院,大喊大叫会打扰别人的!”

那焗了个黄色卷发的中年女人,顿时吊梢眼倒竖,骂骂咧咧道:“有你这样说自己亲妈的吗?你这个不孝女,就知道拿钱孝敬你爸是吧?你肯定还剩的?快点拿过来都给我,我给你保管。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要那么多钱干嘛?再说我和你弟弟不要生活费的吗?”

这话引得旁人对她频频侧目,苏絮磨了磨牙,她也是第一次见到“泼妇”这种生物。

她只能又一次按捺住性子道:“可这些都是给爸爸存起来的救命钱,我会自己保管好的,不用您费心。而且,这个月的生活费不是已经打过了吗?

“就那么点,你打发叫花子穷要饭的呐!”

许母用手指着苏絮的鼻子,高声斥道,唾沫星子差点喷到苏絮的脸上。

“存什么救命钱?这老东西都活了半辈子了,该死了,还不如给你弟弟存起来买房子呢!你不知道你弟弟还没买房子啊?要是没有房子,以后怎么找媳妇呢?你是他姐姐,就该好好照顾他!”

她用手指着苏絮,愈发逼近,一堆蛮不讲理的话,噼里啪啦而下,差点把苏絮砸晕。

什么“老东西”,什么“活了半辈子该死了”……

苏絮心中一声冷笑,火气上涌,不想再和这种人讲道理,因为根本讲不通!

她转身就走,却被许母扯住了袖口。

“你这不孝女!大家快来看啊,养了二十几年,就养出这么个白眼狼,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听见许母的哭喊,苏絮心中不耐,直接将她的手甩开,厉声喝道:“滚开,别碰我!”

却不想许母直接坐到在地,哭得愈发大声起来:“孽女啊,孽女,大家快来看啊!我怎么会生出来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顿时一堆人围了过来指指点点,许母阴阴看着苏絮,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却不想……

“哎呀,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妈啊?处处给女儿找不痛快!”

“就是,这个姑娘我认识的,对她爸爸可孝顺了,倒是她这个妈,从来不过来照顾人,却三天两头来要钱,啧啧啧……”

许母闻言,老脸顿时拉了下来,哭声得愈发大了起来,那凄惨的模样,要不是没有眼泪,真是一等一的真实。

苏絮看见周围人对自己露出同情夹杂鼓励的目光,心中的怒意散去半数。

她居高临下对着许母冷声道:“我告诉你,你要哭的话找错地方了,我爸还好好的呢!你不如找个菜市场去哭,这样更应景一点。我这一身伤,你连问都不问一下,就知道找我要钱,我告诉你,从今以后想都不要想!我没你这个妈!”

周围瞬间响起掌声:“姑娘做得好!这种妈不要也罢!”

大多数人都回应着对这句话的赞同。

许母脸上顿时就是一阵青一阵白的,在众人的怒视下灰溜溜地跑了。

苏絮舒了口气,靳过众人之后,进房又跟许父说了几句话,安慰了他一下,准备回靳家的老宅。

她刚走到医院门口,却听见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令她恨之入骨的声音。

“许糖,你怎么在这?”

......


苏絮的指骨瞬间紧紧地捏了起来,她转身时却露出了许糖惯用的怯懦,而讨好的笑容:“苏小姐,是你啊?”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被靳淮言带走了吗?怎么,他没有……”苏婧雪看着活蹦乱跳的许糖,心中泛过一丝狐疑,第二遍问出这句话。

靳淮言那么喜欢她那位和他青梅竹马的好姐姐,怎么可能这样简简单单就放过了撞死了苏絮的司机?

苏絮看着依旧光鲜亮丽的苏婧雪,心中翻滚出滔天的恨意,但是她紧握的手心无时无刻不在告诉自己,要冷静。

她作势朝着四周张望了一番,做出一副害怕至极的样子,然后鬼鬼祟祟带着苏婧雪走到角落,颤抖着声音惊恐道:“苏小姐,你没有跟我说那个人的家里人是这样的啊?您看这个……”

苏絮拉下领子,露出一圈青红的痕迹,后怕道:“我当时都快吓死了!他差一点就要把我掐死了啊!”

“那你是怎么逃脱的?”苏婧雪看了两眼那印子,也是吓了一跳!但是心中的狐疑愈发深重。

苏絮眼中闪过庆幸:“我当然是跪下来拼命求饶,说我真的是无意之失,愿意用后半辈子都在那位先生家做保姆来偿还,后来手机来了医院的欠费短信,他就没说话走了……”

“苏小姐,所以那位先生到底是放过我没?我很害怕,我现在来医院都是偷溜出来的,苏小姐你救救我吧?我没有把你的名字说出去的,我真的好害怕啊……”

苏絮扯住了苏婧雪的袖子,满眼的哀求:“你不是说撞的是死人吗?根本不会有太大的事情的,可是现在……”

苏婧雪的心里也是颤了颤,如果被靳淮言知道这件事是自己做的……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现在许糖虽然说没把她说出去,但是如果……

这个许糖,留不得。

她看了眼满脸哀求之意,一副畏缩的许糖,垂了垂眸笑道:“我当然会帮你的……”

苏婧雪说着又拿出手机摁了摁,登时一笔进账短信的声音从许糖的手机里传出来。

看着许糖惊异的神色,只见苏婧雪笑道:“你是来缴费的吧?肯定又是一笔开支。这笔钱就算是我给你之后的报酬了,你先回去等消息,我有办法就把你接出来,行不行?不过这段时间,你尽量在不惹怒那位靳先生的情况下探探口风,然后告诉我,好吗?”

苏絮眼底闪过晦暗,接着满脸感激地抬头看着苏婧雪道:“好,真的是谢谢您了!”

苏婧雪满意地离开了,她不知道的是,身后原本一脸畏畏缩缩的许糖,却是看着她的背影,眼神瞬间染上刻骨铭心的恨意。

她勾起一抹渗人的微笑,轻轻道:“我当然会好好探口风,争取给你一个惊喜啊,妹妹……”

苏絮是死了,但是一个叫苏絮的恶鬼藏进了许糖的皮囊中,伤害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她确实不知人间疾苦,但这绝对不是故意去伤害别人的理由!

靳家老宅书房。

“先生,这是许糖的生平资料和今天的行程。许糖确实有个重病的父亲,她今天离开老宅之后,确实去了一趟医院,用之前和苏婧雪交易的钱给她父亲缴了医药费。”

靳淮言皱眉接过得力助手姜越递过来的资料,只有薄薄几张纸,他一边翻开,一边朝姜越道:“继续。”

“是,根据调查,许糖除了重病的父亲之外还有一个母亲和弟弟,今天在医院还遇见了她母亲找她要钱,但是她没给。”

“这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靳淮言听出了姜越言语中带上的一点点奇怪。

姜越推了推眼镜:“因为很让人意外,根据资料显示,许糖在车祸以前是一个很懦弱的人,她这几年被她母亲逼着给了家里很多钱,但是今天她在医院当着很多人的面,狠狠拒绝了她母亲的要求,还发狠话,说不认她的母亲。”

“虽然人的性格会变,但是许糖前前后后表现得就好像,完全不是一个人。”

姜越的眼中闪过一丝凝重,靳淮言却看着白纸黑字上的“许糖”二字冷声道:“能够接下苏婧雪的单子,做出这种事情的人,能是什么好货色,不过和苏婧雪一丘之貉罢了……”

但是又想起之前许糖说过话的靳淮言,心里却不知不觉中覆上了一层阴霾,他起身从落地窗看着走进老宅围栏的女人,面无表情道:“继续盯着吧,等会叫许糖上来。”

“是,先生。”姜越推了推眼镜,转身出门。

没有过多久,响起敲门声,“笃笃笃”三下。

“进来。”

靳淮言撩了撩眼皮,看向低头进门的女人,神情阴郁:“听说你给你父亲缴完医药费了?踏着别人的命去救人,人血馒头很好吃是吧?”

是,他后悔当时的心软了,他要是同情许糖,可是会有谁去同情他的絮絮?

苏絮的脚步顿了顿,想到刚重生就差点被这人又掐到断气,心里就有些恼怒,口不择言地怼道:“我都说了,我事先不知情!我知道我错了,可是我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要冒着犯罪的险去做这样的事情啊?你很不能理解吧?因为像你这样的大少爷,根本就不知道被药费压垮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靳淮言瞬间就被激怒了!他朝苏絮直直走了过去,再一次掐住了她纤细的脖颈。

却撞进了一双愤怒而无可奈何的明亮双眼……

靳淮言突然回忆起苏絮从前怼人时的神情语调,和这双眼睛好像……

他不禁怔了怔,手上的力道也松了松,却听许糖无奈道歉:“对不起……这次是我的问题,没有谁需要为别人的人生负责,无论苏小姐生死与否,我无论因为什么原因去撞她,我就是错的,对不起……我一定会为苏小姐报仇的,请你再给我一个机会。”

其实苏絮刚才说完就后悔了,她还用着原身的皮囊呢,她现在就是个害了人命的小司机,她得讨好依靳淮言,才有机会去报仇……

所以她得学会低头,但是,苏絮指着脖子有些悲愤道:“靳先生,我知道你心中愤慨,但是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动不动就掐我?”

更像了……

靳淮言面无表情的盯着许糖,缓缓收回手,嘴唇微启:“好,给你个机会。”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