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重生娇妻还逃吗

重生娇妻还逃吗

佛九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重生之前,林绾纾一心想从霍御的身边逃离,他是全球身份最为矜贵,权势最为强悍的男人,而她不过是被至亲之人算计出卖的柔弱女子,所有人都说她配不上他。霍御对林绾纾的感情,很是偏执,很是疯狂,两人最终惨死在别人的算计和阴谋里。重生之后,她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只要那个人还爱她,还要她,她就不会再逃离。

主角:林绾纾,霍御   更新:2022-07-16 05: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绾纾,霍御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娇妻还逃吗》,由网络作家“佛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生之前,林绾纾一心想从霍御的身边逃离,他是全球身份最为矜贵,权势最为强悍的男人,而她不过是被至亲之人算计出卖的柔弱女子,所有人都说她配不上他。霍御对林绾纾的感情,很是偏执,很是疯狂,两人最终惨死在别人的算计和阴谋里。重生之后,她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只要那个人还爱她,还要她,她就不会再逃离。

《重生娇妻还逃吗》精彩片段

夜,幽暗,滚云沉沉,仿佛酝酿着一场残暴腥雨。

郊区一辆张扬的红色跑车缓慢停下,主驾上的男人阴笑着靠近副驾的小女人。

温度攀升,暧昧涟涟。

猛地——

女人仿佛从地狱走了一遭,张嘴大口呼吸。

冰冷的空气灌入心肺,那双因情药迷离的眼覆上清明,仇恨和痛苦缭绕其中,亮的惊心动魄。

男人却好似没发现一般,沉迷于她的气息,手欺上她的腰身,试图更深入……

许久,女人才抬起沉重的手扼制住男人的动作,坚定执拗。

男人顿了下,抬头看向她绯红沁着薄汗的精致小脸,忍着欲望温声循循善诱:“绾纾,你中药了,需要……我是在帮你……听话……”

女人听到这声熟悉也恨到骨子里的声音,瞳孔氤氲着如夜里鬼魅般的狠厉血腥,硬生生将他的手掰开,忍着想杀了他的冲动,哑声冷道:“安少谦,我需要的不是你!”

用力推开他,林绾纾冲下了车。

风极大,吹起她凌乱的黑发,却散不去她身上灼人的滚烫温度。

这个时候,她才相信,她活了!

她有种想要嚎啕大哭的冲动!

“呲——”

尖锐的刹车声直逼心脏。

林绾纾还没从重生的狂喜中回神,双眼就沐上惊恐,她屏住呼吸,死死的盯着。

那泛着冰冷光泽的低调黑色轿车就坎坎停在她面前,不过分毫就直直撞上她。

随即,车门开启,接着,携着无尽暴虐的男人出现。

入眼的是一张线条冷冽染着霜寒的隽致脸庞,连双眸都如玄冰般无情冷酷,可却无一不精致绝伦,引人深陷沉沦。

林绾纾双眼徒然瞪大,身体剧烈的颤栗,不可置信又满怀期待:“霍御……”

“林绾纾!你本事可真是大了,敢和野男人私奔了?”

手腕被大力攥住,一个猛力,就被拽进一个满含霜寒怒火的怀里,撞的她生疼。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温度,林绾纾心脏抽疼到险些窒息:“霍御……”

这是不是在做梦?

明明不久前,这个男人顶着炸药爆炸,拼死护住她,给她不留余地的偏执爱憎。

他说:“林绾纾,就算死,你也要和我肉体相贴,骨灰相溶!就算做鬼,你也要刻着我的名字!”

老天是不是听到她绝望的呐喊,才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

她颤巍巍的抬手想要触碰他,被他无情打开,她不甘心再一次覆上。

霍御嘴角紧抿,在她触碰上的刹那,瞳孔穆然紧缩。

他许久用力攥住她的手,赤红着眼,咬牙切齿的念着她的名字:“林、安、纾!”

“霍御!我好想你……”

千言万语说不出,可她真的好想他。

“呵……”霍御克制着咆哮着的愤怒,冷笑讥讽,“林绾纾,你又想耍什么把戏?我说过,再敢逃,我就打断你的腿!现在,你背着我找男人,更是罪、加、一、等!”

“我……”她惊慌,记忆回笼。

“嘘……”他抬指抵在唇边,让她噤声,“林绾纾,我终于找到彻底惩罚你的理由了。”

他笑,邪恶、妖冶,又鬼魅。

林绾纾急切的想要解释:“霍御,你听我说,啊——”

霍御粗暴拽着她扔到了后车厢,一路疾行。

直到被大力摔在床上的时候,她才惊醒。

“霍御,我——”她知道他要做什么。

“林绾纾,再敢躲一个试试?”她刚有逃的意图,脚腕就被他扣住,用力一拉,就扯到了他身下。

她在害怕?

霍御红了眼,手一抬就拉松了领带,转瞬撕了她的衣服。

他钳制住她的双手,不给她喘息机会。

霸道强势的吻上她,侵略扫荡,直到血腥缭绕都不肯放开。

他说:“我知道,你现在需要我……”

她痛:“啊——”

身体被无情侵入,撕心裂肺的痛。

一番折磨后。

他鬼厉嗜血的双眸睨着她,问:“还敢逃吗?”

她想应,可话被炽烈的吻吞吃殆尽。

她只看到一双让她灵魂颤栗,沉而深的黑瞳。


这一夜过的格外疲惫。

林绾纾睫毛微颤着,缓慢睁开,还有些初醒的迷糊。

直到察觉到腰间的沉重,她才回神。

霍御的铁臂如同壁垒,把她锁得密不透风,身后坚硬的胸膛和炽热的温度,让她忍不住的放缓呼吸。

她有点害怕昨晚的疯狂只是场飘渺的梦。

小心翼翼摸上他的胳膊,眼底的愧疚和深深的情愫漾起涟漪。

他真的在……

“林绾纾,大早上就勾引我,是觉得昨晚不够吗?”

刚碰到他,手就被抓住,很近,很用力。

霍御沁着寒意的嗓音落在她耳侧,撩人又邪恶。

“我没有……昨晚……安少谦他……我……”

她大脑浑浑噩噩的不受控制,紧张的不知道说什么。

“闭嘴!你这张嘴最好乖一点,再让我听到其他男人的名字,我就杀了他。林绾纾,你再敢逃,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他不做停留的起身,穿了衣服就走。

他不想从她眼底看到对自己的厌恶,更不想听到她谈起别人。

他自嘲一笑,他在毫无理智之下强要了她,她一定会更厌恶他。

可他别无选择,就算她爱上了别人,他还是爱她,只爱她……

他深深的克制下心底的暴虐,只想快点离开。

“别走!”

林绾纾猛然抱住他精瘦的腰身。

霍御被迫停下。

他强硬的拉开她的手,可她又抱住,一次又一次,她抱的越发紧了。

两人紧紧贴合,霍御心神一动。

私心作祟下,他反复拉扯几次才泄了力气。

“霍御,你能不能听我解释解释?”

上辈子她躲着避着,想着法的逃离着,可最后不还是没成功吗?

既然老天让她重来,死都死过了,她绝对不会重蹈覆辙!

林绾纾想到上一世自己的蠢笨,难受极了。

他那么优雅矜贵的人,最后因为她死的那么惨烈,想想就心酸。

她软着声音祈求:“霍御……”

霍御嗤笑:“你想怎么解释?”

“我没想逃,我只是……”林绾纾咬着唇,回忆着上一世,眼底有些苦涩。

“林绾纾你可真蠢,五年了还认不清现实。我既然买了你,那你的全部都只是我的。你最好认清楚,我才是你的持有者!我不松口,你这辈子,都别想有自由。”

冰冷的嗓音一字字敲在林绾纾的心上,生疼又发酸。

她有些难受,因为自己的蠢笨,还因为他的孤注一掷。

“我如果不逃,你会想起我吗?你把我关在庄园,一关就是数月,不看我,不管我,不和我说话。你不想出现,我连你的影子都看不到。我如果不折腾,你是不是会忘了我?我只是……”

林绾纾想着她上辈子,缓缓闭上双眼,额头抵上他后背,她呢喃:“……想你多陪陪我啊。”

她不想再和上辈子一样软弱,她知道的,她躲不掉也逃不掉。

霍御原本冰冷的气息一顿。

她是在埋怨自己忽略她吗?

她也会需要自己吗……

霍御觉得心脏因为她的示弱软的一塌糊涂。

可是如果昨晚他没有抓回来她,是不是,她就要跟其他男人……

霍御气息骤冷,阴森森的,像是地狱恶魔。

林绾纾心底一颤,灵魂都发抖着,她害怕这样的霍御,可是如果不解释清楚,他是不是又要几个月不回来?

“我没有和野男人私奔!那是诬陷!安少谦哪里有你帅,有你赏心悦目!我放着眼前的美人儿不要,难道要他个残花败柳吗?他连你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老娘他妈是蠢货才会爱上他!”

说的太急,林绾纾爆了粗口,瞬间红了脸。


霍御的长久沉默,让林绾纾不安又害怕。

她咬牙,豁出去了,耍起了无赖:“你就算不相信我,但是你也不能吃了我还赖账,昨天我们都那啥了,你要负责!”

“我不过是好心当了回解药。”霍御冷冷开腔。

“可我需要你负责啊……”

霍御身体一僵,扯开她的手就快速离开,只留下一声响亮的关门声。

林绾纾低低一笑,眉眼弯弯,沁着湿意:“霍御,你还在,真好……”

霍御他天生站在云端,让人望尘莫及。

他有天地偏袒的精致面庞,也有清贵迷人的气质,更有让所有人趋之若鹜的财富和地位。

而她呢……

一个不入流小富商家的女儿。

一个在十三岁被亲生父亲拖到特殊拍卖场,被当做下贱宠物拍卖的弃女。

可他买下了她,亲手将她带离了让她倍感耻辱的地方,让她远离了卑贱的人生。

从他凉凉唤她名字开始,她就知道。

霍御,她会贯穿自己的全部人生。

她努力学习,想要站在他身边,

可是所有人都告诉她,她配不上他。

她本就身带污点,她那父亲和后母更是利用她一次次从他身上得到好处。

林家从不入流的富商,一跃成为江城豪门,可他们不满足,甚至几番算计想将她的姐姐送上他的床。

一次又一次……

她感觉自己像个小丑,愚笨又卑微。

所以她逃了,拼尽全力。

她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跋扈、嚣张、贪婪、卑劣,市侩、利欲熏心、是非不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

她将真实的自己藏起来,把自己掩盖的面目全非,甚至答应了他们与安家所谓的婚约。

她想,她都这样卑劣了,他一定会放手了……

可是最后,他因为她死了!

林绾纾的心脏像是被岩浆腐蚀,疼痛不堪,她忍不住难受的哭了起来:“霍御……霍御……”

她低声唤着,一声一声。

她好恨自己愚蠢敏感,更恨自己不够坚韧,被流言蜚语打碎自尊。

染满情愫的嗓音,声声柔情百转,撩人心尖发疼。

门外没走的霍御,心脏被戳的满目苍夷。

为什么哭?

因为他还是别人?

霍御双手紧握,眼底闪过挣扎。

他不断告诫自己不要相信她,这些都是她伪善的伎俩。

可他就是见不得她伤心难过……

罢了……

他妥协了。

就算那些动人情话都是图谋,他也甘愿入套。

他认了,至少她肯骗她,证明他还有价值。

霍御推门进去,冷漠的站在不远处,本想温和些,可是声音却如寒冬的雪,直沁心头。

“不准哭,说,你又想要什么。”

林绾纾猛然抬起哭红的眼:“你回来了……”

霍御心头一滞,瞳孔瑟缩着,她这样真切的模样,差点让他失控。

他挺拔的身躯微微僵硬,艰难的错开视线,哑声恨恨的说:“除了自由,你要什么我都给!”

林绾纾痴笑着问:“如果我要你的命呢?”

“给。”

霍御倾侧身体,凝视着她的双眸,一刻都没有迟钝。

林绾纾指尖微蜷,嗓子都些发涩,她稍微起身,张开双臂:“那你抱抱我,好不好?”

这一世,就算前路漫漫,她也要披荆斩棘拼死站在他身边!

霍御抬步,一步步走过去:“林绾纾……我说过,不准勾引我!”

他的视线顺着她胳膊上的点点暧昧斑痕,一路扫过她精致的锁骨,最后盯上她,如凶狠饥饿许久的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