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影帝的契约猎妖师

影帝的契约猎妖师

菡未央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覃澈是修真上五家之一覃家的后人,祖上一直守护着神秘的天阶至宝,至今已经有两千多年。传承到了她这一代,意外中被修真联盟盯上,覃家因此覆灭,只有覃澈一人苟且偷生。十年之后,孤女再次卷入了修真事件中,阴差阳错下开启了猎妖之旅。在途中结识了一个叫做雍紫曜的男人,这个男人的身上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主角:覃澈,雍紫曜   更新:2022-07-16 06: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覃澈,雍紫曜 的武侠仙侠小说《影帝的契约猎妖师》,由网络作家“菡未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覃澈是修真上五家之一覃家的后人,祖上一直守护着神秘的天阶至宝,至今已经有两千多年。传承到了她这一代,意外中被修真联盟盯上,覃家因此覆灭,只有覃澈一人苟且偷生。十年之后,孤女再次卷入了修真事件中,阴差阳错下开启了猎妖之旅。在途中结识了一个叫做雍紫曜的男人,这个男人的身上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影帝的契约猎妖师》精彩片段

 万籁俱寂的深谷,周遭是高耸入云的深林,明明是白昼,漆黑如墨的树干昭示着这里的魔气纵横。

“交出来!山海璇玑图不是你们覃家独有的!这是我们整个修真联盟共同的财产!”

“该死的黄毛丫头!我要替我们剑脉一族报仇!你们覃家人全部都该死!全部都该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阿弥陀佛,覃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山海璇玑图乃是封魔之处,万恶之源,交给老衲,老衲允诺你可以做个平凡人,安然无忧一生!”

“小澈,听姚姨的话吧,你爸爸妈妈在天之灵,你也不会愿意看到你还如此执迷不悟的!乖,把东西交给姚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覃家乃是上古妖孽,邪魔外道!我们不能有妇人之仁!必须斩草除根!”

“杀了她!替封魔之战中惨死在覃氏堕妖人手中的亡魂报仇!”

“快点交出来!否则杀了你!”

……

上千个全副武装的成年人,手持千奇百怪的兵器,一步步朝着一个大约十四五岁的少女逼近。

他们的表情是如出一辙的贪婪,遮掩不住的恶念,每个人的眼底都充斥着无尽的血色,仿佛随时可能迸发出尸山血海,万古仇恨。

当然万古仇恨毕竟遥不可及,也蠢不可及。

但是谁在意真相呢!

真相不过是一句粉饰太平的借口,又岂能抵过山海璇玑图的诱惑!

那可是山海璇玑图,华夏修真界流传了两千年的传说至宝!

修者一途,与天争命,谁人能够挣脱这藩篱!

少女修身的牛仔裤,此刻已经被荆棘划得伤痕累累,身上的T恤被血污掩饰的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她宛如狗啃般的凌乱短发,被汗水浸透黏在脸颊上,遮挡了她的容颜,唯独那双宛如猫眼般的茶褐色杏目,显得格外凌厉和逼仄。

为首的几个看似强大的人,彼此交换视线,也交换了算计和提防,他们已经撒网了差不多十年的时间,一切终于可以在今日尘埃落定,又怎么可能放弃。

终于,一个看似伟光正的中年男子上前一步,“覃澈,念在你覃家位列修真上五家之列,这千年传承不易,只要你愿意交出山海璇玑图,我以修真联盟盟主的身份向你保证,你以后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平安喜乐无忧!”

“正常?”少女终于开口,声音喑哑而倔强,她摊了摊手,“我说过很多次,我没有山海璇玑图,你们不相信,现在还在这里贼喊捉贼!充当老好人?”

“怎么可能!我们都亲眼看到,你姐姐明明把东西给了你!交出来!”

“盟主不要和她废话了,我们一起上,抓住她!“

“她已经入魔了!不可理喻!杀了她……”

……

终于有人按捺不住,飞身冲向她,手里的兵刃带着杀气腾腾的灵力,拖曳着仿佛某种镣铐枷锁。

少女根本没有躲避的余地,在她身后乃是一片毫无波澜死气腾腾的湖水,她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的绝望,腰间缠绕的一柄薄刃,冰冷的贴合着肌肤,她真的要以死来庇佑覃家两千年的荣耀吗?

“跳下去!”

忽然间,她的脑海中响起一个低沉而温柔的声音,如沐春风,仿佛暗夜中一道光芒般。

她迟疑了一瞬,然后感觉到后背宛如烧灼般火辣辣的疼痛,就仿佛那个同样冷漠的夜晚,姐姐含泪将匕首插入她的后背肌肤中,那一笔一划的疼痛。

“跳下去!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那声音再度响起,充满了坚定的力量。

她眼看着逼近自己的凶神恶煞的人群,他们不是除魔卫道的修真者,他们和那些他们口中万劫不复的妖魔鬼怪,又有什么区别!

然后,转身,义无反顾的朝着湖水奔赴。

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身体是如此轻盈,速度是如此迅速,当高高跃起的一瞬间,她甚至看到了湖水中倒映的影像:

爸爸、妈妈、姐姐……

你们在另一个世界,还好吗?

嘀嘀嘀……

闹钟的声音一如既往在清晨六点响起,覃澈有些迷惘的睁开双眼,看着一缕缕阳光透过窗纱,一时间,有些恍惚起来。

多年的自律让她只软弱了一瞬间,然后迅速起身,随手拿起塑料发圈,将及腰卷发凌乱的盘起,然后踏着拖鞋,雷厉风行的盥洗一番。

不过十五分钟,已经恢复了那个精明能干的甜品铺老板娘的身份。

推开主卧房门,果然一股熟悉的食物香气袭来,她原本无波的眼底,闪过一丝微澜。

顺延着榉木地板,一步步走向走廊尽头的厨房,紧闭的玻璃推拉门内,一抹高挑的身形影影绰绰。

有那么一瞬间,她仿佛又回到了十三年前,时间仿佛静止失去了法则。

下一刻,门蓦地被推开,一个俊美无俦的男子,穿着亚麻质地的浅色家居服,系着咖啡色调的印花小熊围裙,一手端着餐盘,一手端着牛奶,笑容温暖;

“早安,澈澈,该吃饭了!”

落地玻璃窗,折射着沪海市这个时尚与复古交织、繁华与落寞并存的晨曦,人间烟火,百味丛生。

覃澈一边不甚优雅的吃着三明治,一边用无线耳机通话:

“嗯,今天有二十箱高筋面粉到货,还有二十箱牛奶、水果也不少……什么?老峻要请假?又要去看病?我看他心理有病!算了算了,不用给我废话!”

而坐在她对边的男人,优雅的用银质餐刀切着水果黄瓜和番茄,一片片细心的镌刻出漂亮的花边,仿佛纠缠人心般的鲜活脉络,然后漫不经心的摆成花瓣的形状。

“什么?阿缯又守了整夜?告诉她我们是甜品铺不是当铺银行,不需要夜间保安!”

男人唇侧带着一丝神秘优雅的弧度,仿佛被风雨浸润的深潭,不可见底。

“算了算了,二十分钟后,我去店里!嗯,你等我!“覃澈揉了揉自己太阳穴,素颜却依旧莹然夺目,她意兴阑珊的吞下最后一口三明治,径自挂断手机起身。

“要走吗?”男人一愣,明显有些讶异,一双深邃的眸子里,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纯净诱惑。

“嗯,去店里!就小涵一个人,我担心他应付不来!”覃澈不耐烦道,没有正眼看向对方。

“那,再见吧……又要差不多三个月不见了!”男人的眉峰微微垂落,那一瞬间的忧郁和落寞,足以让世间众人为之痴迷疯狂母爱泛滥。

只是可惜,覃澈却不是其中之一,她直接不甚优雅的翻白眼,“雍大影帝,拜托你的演技不要浪费在我身上,去你那群死忠护卫队身上施展吧!”

说罢转身,也不给对方任何一丝流连辩白的机会。


 鼎诺花园,是沪海市西南老城区一座颇有情调的小区,这里附近有繁华的商业街区、学校、医院、写字楼,三十分钟生活圈舒适而惬意。

所以覃澈在刚考入沪海的大学之后,就选择在这里安家,然后用最后的积蓄租了一间地理位置不算太差的上下两层门面房,作为甜品铺。

她要活着,要养家糊口,所以这家名叫深潭的甜品铺就应运而生。

十年老店,也算是在这座繁华的城市立住脚跟。

如果除却总是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冒出来的话,例如,此刻跟随在自己身后大约五米处的米黄色橘猫。

“大人,大人,求求你帮我一下吧,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愿意帮我了!求求你,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

一串焦虑的处于变声期的沙哑特殊男声传来,带着几分焦躁。

覃澈熟视无睹,径自朝前走着,秋天的沪海市,已经开始阴阴翳逼仄起来,她有些不耐烦的扯了扯自己颈间的真丝方巾,没有停驻。

前面有一条小巷,背阴人少,也算是抄近路,覃澈不留痕迹的绕了过去,依旧不理睬身后跟随自己的橘猫,以及对方不断发出的噪音。

忽然间,整个街区发生了扭曲,一道碧绿色的残影,宛如利刃般从小巷的尽头传来,顿时周遭的一切仿佛被时间凝固一般,幻化成为黑白默片的街景。

覃澈没有动弹,这种程度的凝空术,应该是专业的。

她不欲涉足,所有沉默。

“呔!大胆猫妖,竟敢祸乱人间!今日我曾羽名一定要为民除害!”

一个一身国潮运动服的年轻人,手持一跟铁画银钩的古铜色判官笔,眼神炽烈的盯着地上的橘猫。

那橘猫身上被一个银光闪闪的“缚”字镇压着,动弹不得,充满人性化的瞳孔中流露出一丝痛苦,却倔强的一言不发.

“说!你把你曾经的主人庄雅娅藏到哪里了!你是不是吃了她!”曾羽名厉声呵斥,对于这种为祸人间的妖类,根本不该存在于世。

“喵嗷!”那橘猫仿佛一瞬间被踩到痛处,周遭爆发出耀眼夺目的金黄色的光芒,他的身形瞬间膨胀了数倍,宛如一只斑斓猛虎般,咆哮着努力挣脱那个该死的灵力束缚。

“三阶妖兽!哼,休想逃开小爷我的字谶术!”曾羽名表情凝重起来,早知道这只猫妖到了三阶,他一定不会一个人单独行动。

但是想起那对遗失女儿的悲恸父母,还有师傅对于正义的谆谆教诲,他根本无法置身事外!

就是这只忘恩负义的猫妖,竟然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他的主人施展毒手,如今那个可怜的花季少女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身为修真联盟白虎部的铁牌猎妖师,他绝对不能示弱!

随即他再度倾尽浑身灵力,努力写了一个囚字,想要压向那只猫妖。

谁知道下一刻,那猫妖身上的缚字竟然瞬间崩塌,碎裂成一片片的灵力冲击波,向周遭的街景冲击而去。

曾羽名陡然反应过来,这片街区还有普通人,不能伤及无辜!

他第一时间看向依旧被自己的凝空术定住的女人,本能般的朝她挡去……

剧烈的轰鸣声充斥着耳膜,曾羽名只见一只巨大的猫爪扑向自己,仓促之间写了一个伞字,然后便被浑身撕裂般的疼痛吞噬,整个人狼狈的跌倒在那路边无辜的女子面前,替她挡住了猫妖发狂的攻击。

“咳咳咳!”他狼狈的吐了口鲜血,眼看那猫妖双眼血红,周遭缭绕着团团黑气,一步步逼近他,他却还傻乎乎的嚷道,“有什么,有什么冲我来!小爷我和你……咳咳咳……拼了!”

说罢用尽自己最后的力量,解除身后无辜女子身上的灵力束缚,扭头大喊,”快跑……”

下一刻,他只感到一道撕裂般的疼痛,让他瞬间失去一切意识。

“够了!”覃澈冷漠的目睹着这一切,旁若无人的从曾羽名身边走过,看向那已经失控的猫妖。

她从来都不是善心过度的人,只是不愿意欠人情。

可是那体型硕大的猫妖明显失去理智,疯狂的朝着她扑来,整个世界似乎只有杀戮一念。

谁知转瞬之间,猫妖如山般的躯体被直接砸向水泥地面上,深深嵌入其中,连带着一阵烟尘漫天。

“又是这么暴力!”覃澈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还是那身暖色调的家居服,甚至还系着小熊围裙,但是依旧不妨碍他举重若轻的拎着地上恢复原形的颓废猫妖,却对她露出温暖和煦的笑容。

“澈澈,抱歉,我来晚了!这种垃圾我来处理吧!”

“雍紫曜,你真的是闲得无聊吗!不是要去片场了吗?你那个狐狸经纪人都要秃头了好不好!”

覃澈宛如连珠炮般的质问,没来由的烦躁起来。

雍紫曜眨了眨眼,浓密卷曲的睫毛遮掩不住眼底的落寞,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温柔缱绻,“放心,我很快就走了,只是有些担心你而已!”

“不需要!”覃澈没好气的吐槽,她本性淡漠冷静,但是每每在这个男人面前,总是焦躁的想要破功。

纵然两个人已经相依为命超过十年。

可是区区十数年,又怎么能够敉平数千年的善恶鸿沟!

“好吧,那我先走了!我准备了咖喱饭,放在冰箱里,中午你微波一下就可以吃了,还有我网购了两箱橙子,应该今晚能到,别忘了去快递柜里拿!”雍紫曜不以为然,心平气和的说着。

纵然和覃澈之间只有一步之遥,他也始终未曾逾越些微。

又是这样!

覃澈只觉得四肢百骸有种难以发泄的怒火,四目交织,却始终未曾感受到对方的虚伪做作,她最终只能叹气,“把这个小东西留下来,我有事情要问他!”

“哦?这只小猫妖吗?怎么,你对这种毛茸茸感兴趣吗?真是遗憾啊,早知道你对毛茸茸没有抵抗力的话,我就索性现出原形了啊!”雍紫曜略微有些嫉妒道。

“赶紧滚!”覃澈一把从雍紫曜手里夺过那奄奄一息的橘猫小妖,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留恋。

而雍紫曜凝望着她的背影,然后不留痕迹的释放一团灰色的光芒,笼罩着地上的曾羽名,然后整个人同步消失在虚空中。

整个街区渐渐恢复了原本幸福平和的样子,晨风徐徐,阳光明媚,正如世人愿意看到的那般美好。

没有战斗,也没有邪恶,更没有欲说还休。


 沪海的繁华和忙碌,从早晨开始。

熙熙攘攘的打工族也好,学生也罢,并非所有人都有时间和精力准备早餐,但是对于附近的人而言,深潭甜品铺的早餐套餐,绝对是最佳选择。

“欢迎光临,您需要什么套餐?”

“A套餐,豆浆不加糖谢谢!”

“收到,A套餐,雪菜肉沫馅包子两个,茶叶蛋一个,再加上一杯豆浆不加糖,A套餐!您的序号是137号!请扫码付款,然后到旁边出餐口领取早餐!”

一个有着娃娃脸的少年,一双爱笑的眼睛让人心生愉悦和亲近。

“小涵弟弟,你推荐一个套餐呗,我ABCDE全部都吃过了哈!”

下一个客人乃是一个身穿精致套装的OL小姐姐,画着精致的妆容,风情万种的看着点餐小哥。

“那就单点呗,姐,我记得你爱喝咖啡,一杯卡布奇诺加包子?如果需要的话,再加一份蔬菜沙拉!”小涵记忆惊人,好脾气的说着。

“哎呀呀,包子怎么可能搭配呢,小涵弟弟你真是开玩笑!” OL小姐姐径自调侃道。

小涵依旧好脾气的建议,“那就还是C套餐,黑咖啡+三明治+低脂沙拉盒!”

“什么嘛,小涵你什么时候下班,不如我们一起去……” OL小姐姐还不死心,继续胡搅蛮缠。

身后终于有个大胡子忍不住了,“美女,你要是想要撩人就先去后面排队,我上班要迟到了!小涵,给我ABCDE套餐再全部来一套!快点,我赶时间!”

“收到,大叔,您是138号!麻烦去旁边取餐!”小涵麻利的结账。

“喂喂,老娘我还没结账,你这个大胡子在搞什么鬼!”OL小姐姐柳眉上挑。

眼看着一场冲突即将开始,小涵不紧不慢,扬起宛如春光般美好的笑容,“这样,小姐姐,今天给你八折优惠,明天我们推出F套餐您可以优先选择!”

OL小姐姐只觉得自己戾气全无,“哎呀,还是小涵弟弟你贴心,不用不用打折,你们也不容易,我就老样子C套餐好了!”

……

而无人发现,在小涵的双足下面,隐隐散发着一团粉红色的光芒,传递在对面OL小姐姐的脚下,一闪而逝。

甜品铺二楼,覃澈眼底闪过一缕精光,看向一旁的憨厚高壮男子,“小涵又调皮了吗?”

“老板,你别生气,回来我狠狠教训他,绝对不会滥用妖力了!”席峻挠了挠自己的光头,颈间隐约可见斑驳的刺青。

“嗯!”覃澈低头看着地上的蒲团,坚韧的苇草蒲团上,趴着一只不过巴掌大小的橘猫,浑身皮毛暗淡,他身上缠绕着一圈圈蒲草,散发着淡绿色的光芒。

不过须臾,那橘猫妖迷茫的睁开双眼,带着一丝难以置信的光芒。

“醒了?小家伙,别怕,你安全了!”席峻挠了挠光头,憨厚的笑。

橘猫妖顿时感觉到了一丝本能的亲近和畏惧,讷讷无言。

“你叫什么名字?你可以叫我峻哥!”席峻笑着安抚。

“迟迟……”猫妖的声音沙哑而疲惫,他似乎反应过来现在的状况,挣扎起身,“大人,求求你,求求你,我主人她失踪了!求你一定要帮我!”

“主人?你主人是人是妖啊!”席峻颇为好奇道。

“是人,就是个普通的十二岁小女孩,她叫庄雅娅,是阳光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她非常乖巧温柔,是绝对不会莫名其妙失踪的,但是这一次,她已经失踪七天了,报警也没用,我实力低微,只能隐约感应到她暂时还活着,但是她的所在似乎被一层妖力包裹着,躲避着我的探查!”迟迟眼巴巴的说着。

“为什么来找我!”覃澈冷冰冰道,声音生硬。

“我就是……”迟迟被吓了一跳,斜眼觑着那个可怕的光头大佬,生怕自己稍有不慎就被挫骨扬灰。

“小家伙,峻哥我生平就讨厌说谎的人啊!”席峻明明口吻温和,但是声调却充满了上位者的威压。

“是胖子非慷!是他告诉我可以来向您求助的!大人,我真的不知道谁能够帮我!”迟迟期期艾艾的说着。

“该死的胖子!我就知道是他!”席峻没好气的说着。

覃澈意兴阑珊的起身,“你处理吧,别搞出太大动静,他是被白虎部盯上的!”

既然如此,有些事情已经无需再深究什么。

她深深的盯着雕花玻璃窗上,似乎凝结着一颗晶莹剔透的水滴,折射着七彩的光芒。

许久,淡淡嗤笑,然后转身离开。

水滴怦然碎裂。

她没好气的拿出手机,径自按动某个快捷通话键,真是无聊至极,这种混蛋就直接欠骂,自己有事没事刷存在感!

而在距离深潭甜品铺大约两条街的路边,一辆黑色的高奢保姆车低调的打着双闪。

司机乃是一个有着及腰长发的俊美男人,一双狐狸眼闪烁着精光,他听到了一声水球碎裂的声音,也不敢回头,径自假装塞上耳机,选择了一首劲爆的摇滚。

雍紫曜一袭精致的超季修身西装,深V的衬衣镶嵌着装饰的黑曜石扣子,唇侧扬起一抹无可奈何的宠溺的笑容。

很快一通熟悉的电话响起,雍紫曜径自带上耳机,果然听到一连串的咒骂和吐槽:

“是,是我不小心做的……抱歉,澈澈,我有点担心……”

听着话筒内的声音依旧冷冽而焦躁,他俊美无俦的表情仿佛在逗弄一只猫咪般肆意,修长的食指轻轻敲着自己的膝盖,率性而优雅。

“啊,不是,我已经在路上了,嗯,我就知道,你是关心我,放心吧,等我到了影视城,会给你电话的!放心,那些站子们还蛮敬业的,不会错过上传我的影像,你去星博等着看好了!”

话筒内的声音开始朝着脏话演进,雍紫曜丝毫不会觉得对方粗鲁野蛮,相反觉得她一如既往的可爱。

十年了,一点也没有变。

“好,好,你先挂电话,我等你!”

终于对方骂累了,他也理所当然的挂断电话,带着几分心满意足,然后带上黑色墨镜,一瞬间气场变换。

仿佛睥睨众生的帝王一般,漫不经心的抹去低落在手背上的水珠,淡然道,“走吧,出发!”

“遵命,老大!”司机下意识的竖起耳朵,不敢怠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