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替嫁娇妻总想离婚

替嫁娇妻总想离婚

写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岑也为了心底在乎的人,甘愿替嫁到温家去,做温贤宁有名无实的妻子。丈夫花名在外,心有所属,岑也被绿成了青青草原,她不在乎,她只想搞钱,当个花钱如流水的豪门太太。后来,心底的在乎的人都死了,这场婚姻也就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她提出了离婚,温贤宁却不乐意了,这是把他当成冤大头了?

主角:岑也,温贤宁   更新:2022-07-16 07: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岑也,温贤宁 的武侠仙侠小说《替嫁娇妻总想离婚》,由网络作家“写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岑也为了心底在乎的人,甘愿替嫁到温家去,做温贤宁有名无实的妻子。丈夫花名在外,心有所属,岑也被绿成了青青草原,她不在乎,她只想搞钱,当个花钱如流水的豪门太太。后来,心底的在乎的人都死了,这场婚姻也就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她提出了离婚,温贤宁却不乐意了,这是把他当成冤大头了?

《替嫁娇妻总想离婚》精彩片段

岑也下午的时候接了个小姨的电话,说外婆又病倒了,让她想办法打点医药费过去。

她正愁不知怎么开口问温贤宁要钱,结果看了眼朋友圈,发现第二天是农历七夕,有人零点刚过就开始秀恩爱!

其实以她和温贤宁之间的感情,过七夕什么的那就是笑话。

但她说要过!

温贤宁从穿衣镜里扫了她一眼,随后拿起一条银灰色的领带,正准备自己戴上,身后的人连忙凑上来帮他戴。

两人身高有些差距,岑也要垫着脚才能够到他的脖子。

如此一来,两人的距离也拉近了。

她身上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双手抬起来的动作使得领口有些塌陷,温贤宁一低头,正好就看到了事业线。

他连忙别开视线,末了又觉得自己有点好笑。

虽然约定好了两年离婚,但她现在还是自己老婆,看一下怎么了?

岑也完全不知道他此刻心里在想什么,只是一边给他打领带一边说:“你爸妈一直催我们生孩子,但我们俩之间这么纯洁,孩子肯定是搞不出来了,趁着这种节日秀一下恩爱,也好让他们放心。”

上次温母就怀疑他俩是分房睡的,还曾来突击检查过。

面前的人不说话,岑也摸不准他的心思,只能继续游说:“你要是觉得麻烦,其他的就都免了,咱俩互相送个礼物,然后我在朋友圈晒一下。”

“又想要什么?”温贤宁突然问。

岑也:“嗯?”

温贤宁指了指她正在打领带的手,语气里染上了几分厌恶:“你每次献殷勤,都别有所图。”

岑也笑了笑,“你还真是了解我。”

温贤宁:“……”

他有些不耐烦地推开岑也的手,自己迅速把领带打好,转身就要出门。

岑也跟在他后面,“你还没回答我呢。”

“没心情。”

“你要是没心情挑礼物,可以直接给钱,我自己去买。”

温贤宁猛地停下脚步,眉头皱得都快要打结了。

他转回来盯着岑也看了几秒,要不是多年的良好教养让他说不出太难听的话,他真想骂人。

怎么就跟掉进了钱眼里似的?

岑也被他的眼神盯得有点发毛,抿了抿唇正想要往后退,温贤宁倏地长臂一伸,直接把她捞到了自己的怀里。

两具身体直接贴在了一起,虽然隔着层层衣物,但还是让人有点不自在。

“你干嘛?”岑也瞪圆了眼睛。

温贤宁不说话,只抬起另外一只手,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地落在了她的锁骨上,还摩挲了两下,带着明显的暧昧意味儿。

岑也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种举动比打她骂她还要恐怖。

“你……”

温贤宁突然哂笑了声,刻意压低的嗓音尤为磁性动听:“送礼物什么的太麻烦,不如我们真的搞个孩子出来?”

岑也:“……”

搞你大爷!要个礼物都不给!小气鬼!

温贤宁也没有真的要跟她生孩子,不过就是看不来她那副为了钱谄媚的样子,故意戏弄她。

反倒是她最后惊慌失措又带点娇羞的样子,让他觉得顺眼不少。

临走时,他留下一句:“我让小杨联系你。”


小杨是温贤宁的助理,平时主要负责处理一些比较重要的公事,偶尔也帮忙处理一些温贤宁的私事。

他按照温贤宁的吩咐,和岑也联系之后,又迅速安排人去专柜买了一款包包,送到了岑也的手上。

岑也背起来拍了个照晒朋友圈,然后转头就把包挂了出去。

因为价格低于市场价,又是全新的,早上刚挂上去,下午就面交了。

拿到钱,她给小姨打了过去。

那边收到之后,回了个信息过来:小也,苦了你了,照顾好自己。

她打了几句话,又觉得词不达意,删了之后想不出要说什么,干脆就不回了。

因着今天是七夕节,街上很热闹,随处可见一对对情侣。

岑也刚来这个城市半年,过来之后直接就嫁给了温贤宁,温家不喜欢她出去工作,所以她也就没什么机会交朋友。

那个豪门圈里的人,表面跟她客客气气的,一转头全都笑话她是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女,也玩不到一起去。

一个人在外面晃荡显得有点傻兮兮,岑也干脆就回家补觉去了。

可能是因为解决了心事,这一觉她睡得很沉,最后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她迷迷糊糊地没看来电显示,直接接了起来,一接通就听到那边喊:“二嫂,你快来一下!二哥出事了!”

“你是……”

“我是陆言遇,上次我们见过的。”

岑也努力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才想起来这人是温贤宁的朋友,他们那一群都叫温贤宁二哥,顺便也就叫她二嫂了。

她问:“怎么了?”

“你来了就知道了。”陆言遇迅速报了一个地址,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岑也:“……”

自己还想拒绝来着,这货压根就没给机会。

无奈,她只能起来,换了身衣服,然后赶过去。

温贤宁跟人动手了。

岑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愣怔怔了好几秒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会……跟人打架?”

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看人的时候仿佛天神在俯视众生,就这样的人,也舍得动自己高贵的手指,跟人干架?

陆言遇正要说准备好的台词,旁边一人嘴快,先一步嘀咕了句:“因为对方说了明珠姐的坏话,所以二哥才跟他们动手!”

岑也一愣:“明珠姐是谁?”

陆言遇立马踢了嘀咕的那人一脚,又笑着对岑也说:“没有谁,二哥就是喝多了,被对方挑衅了几句没忍住,要是换做平时,二哥压根不会多给他们一个眼神。”

在岑也的印象中,不多给旁人眼神的温贤宁才是正常的温贤宁。

像今晚这样喝多了还跟人动手的温贤宁,指定有问题。

但陆言遇摆明了不想把真相告诉她,她也就不多问,转头去看了看被温贤宁揍了的人。

对方不是善茬,且在南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扬言说如果今晚温贤宁不道歉,就要把事情闹大。

温贤宁动手的理由大家都知道,事情真闹大了,他们这些人一个个都要被家里骂,所以陆言遇才把岑也叫了过来。


温贤宁那狗脾气,让他去道歉绝无可能。

所以只能让岑也去,她现在是温贤宁的妻子,代表温贤宁去道歉,足够有诚意了。

岑也:“……”

自己这是倒了八辈子霉才会遇上这种滑稽可笑的事吧?

老公在七夕节为了另一个女人跟人大打出手,然后还要自己出面去道歉?

陆言遇自然也知道这是为难她了,神情有些愧疚道:“二嫂,我们都会记得你的好的。”

见她还是不为所动,陆言遇提醒了句:“您今天早上刚在朋友圈秀过恩爱呢。”

晚上温贤宁就在外喝酒打架,传到了温父温母那里,她也没有好果子吃。

这话说是提醒,不如说是威胁更恰当。

岑也这时也反应了过来,叫她过来道歉是一计,她若是不肯道歉,就把她一起拖下水又是一计,到时候她就不得不道歉了。

这群纨绔子弟,算计起人来,倒是厉害。

岑也笑着给陆言遇竖了个大拇指,然后说:“好,我去道歉。”

被揍的那人叫商北,商家的独苗,也是个混世魔王,从小和温贤宁就不对付。

见她走到了跟前,反倒不疾不徐地往后一靠,眼底全是嘲讽:“你代那狗东西来道歉的?”

“我是代替我先生来道歉的,不是代替狗东西。”

商北嗤笑了声,“那你知不知道,你先生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才跟我动的手?”

岑也:“我知道。”

商北:“……”

她的表情和语气都太过镇定坦然,反倒把商北给整不会了。

岑也一点都不关心他现在有多震惊,只是自顾自地说道:“我跟他现在是夫妻,他如果出了事,我也有一半责任,商先生大人大量,小事化了了吧。”

小事?他脸上挨了两拳,温贤宁下手的时候那么狠,明天起来肯定乌青一片。

他同意小事化了,过后父母看到脸上的伤问起来怎么解释?

商北气得笑了,嘲她:“你是忍者神龟吗?”

“商先生,我是诚心诚意来道歉的。”

“又不是你打的我,你的道歉我不接受。”

岑也忍着心底的暴躁,仍旧好脾气地问:“那你怎么样才能接受?”

商北抬抬下巴,指了指隔壁包厢,“让那狗东西滚过来自己道歉。”

岑也:“……”

一个死不道歉,一个非要本人道歉,你俩是天生一对吗?

商北见她不说话,还以为她是不敢去叫温贤宁,冷笑一声,提了个更过分的要求,“要不你跪下来,然后大声说一句‘我是代替温贤宁来道歉的’,这样我也能接受。”

跪你妈!

岑也心底迅速爆出一句脏话,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无踪,就连看着商北的眼神,都变得冷厉。

商北愣了一下,紧接着觉得更好笑了。

他起身捏住岑也的下巴,问道:“怎么?你也想学你老公揍我一顿?”

岑也心里还真是这么想的。

但她不敢。

同样是揍了商北,温贤宁最多被家里骂几句,但她有可能会直接被赶出温家,到时候影响了温岑两家的合作,岑岩东非得把她弄死不可。

“怎么样?跪不跪?”商北又问了一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