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端王王妃又去搞事了

端王王妃又去搞事了

谢小胖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李沐瑶错信他人,一颗真心喂了狗,最终被挚爱之人狠心剖腹而死,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才感到后悔。再睁眼,她重生回到了待字闺中之时,面对来之不易的机会,她在心底暗自许下誓言,必定不会重蹈覆辙!这辈子李沐瑶不再去触碰那些情情爱爱,搞事业赚钱难道不香吗?可是某位王爷却成为了她发财致富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主角:李沐瑶,荣毅   更新:2022-07-16 09: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沐瑶,荣毅 的武侠仙侠小说《端王王妃又去搞事了》,由网络作家“谢小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李沐瑶错信他人,一颗真心喂了狗,最终被挚爱之人狠心剖腹而死,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才感到后悔。再睁眼,她重生回到了待字闺中之时,面对来之不易的机会,她在心底暗自许下誓言,必定不会重蹈覆辙!这辈子李沐瑶不再去触碰那些情情爱爱,搞事业赚钱难道不香吗?可是某位王爷却成为了她发财致富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端王王妃又去搞事了》精彩片段

一簇利箭破空而来,划破的不仅仅是李沐瑶的血肉,也划破了她的自欺欺人。

感受到腹部的剧痛和喷涌而出的鲜血,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李沐瑶心中只回荡着一句话,“许景然!”

……

再次醒来,看着熟悉床帐的李沐瑶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心中有些庆幸,没想到自己真的是福大命大,这么大的出血量竟然还能活下来。

不过既然活下来了,第一件事就是和许景然这个渣男和离。

然而,双手放在腹部的时候,才发现异样。

她忍不住怔怔的看着自己的腹部,那上面光滑白皙,一点都看不出受过重伤的样子。

还没待她多想,就听到门外传来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小姐,该出去了,二公主已经在园子里等着了。”

看着这样年轻稚嫩的面庞,李沐瑶有些恍惚,这不是自己的贴身丫鬟翡翠么?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年轻?

要知道翡翠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如今也是30多岁的人了,现在却是一副十几岁的模样?

思索之间,就被翡翠扶到了桌子前面,看到镜子里略显稚嫩的面庞,李沐瑶新心中涌现出一阵明悟。

原来,自己重生了。

一番收拾过后,李沐瑶带着丫鬟来到园子的正厅处。

再一次看到二公主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她恍然回忆起,原来又回到了这个改变自己一生的时期。

若是她没有记错,下一秒这位二公主就要开启嘲讽模式了。

“呦,原来这就是名满京都的李尚书家的女儿,也不过如此么。”

别怀疑,这就是一位公主说出的话,这位二公主一度让她十分怀疑宫中的教养嬷嬷是不是天天上班摸鱼。

前世的她顾忌父亲的官途,于是对于这位公主的挑衅自然是忍了下去。

而今生的她则不然,只见她微微一笑,“公主说笑了,臣女不过是略有几分文采,哪敢称得上是名满京都。”

李沐瑶眼波微转似笑非笑的打量起这位二公主,“说起来,二公主才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知臣女们是否有这个荣幸领略一番。”

果不其然,她话音刚落,就看到对面的二公主脸明显僵住了,空气仿佛都沉默了一瞬。

别人不知道,李沐瑶还不知道么?

这位二公主的才名不过是被人刻意捧起来的。

甚至因为后面的经历,她都能清楚的说出来,为这位公主代笔的人叫个什么名字。

想到之后发生的事情,她神色暗了暗,不动声色的看了看旁边的堂姐李沐媛,果然发现对方一闪而过不自然的神色。

她不由得哂笑,果然这位公主一见面就冲着自己来,自家这位堂姐功不可没。

这次自己可不会这么傻了,真的把对方当作姐姐,想到这里,那丝略带嘲讽的笑意在她脸上渐渐消失。

心头涌上一股恨意和不屑,她倒要看看,没了自己,没了爹爹的支持,自己这位亲爱的堂姐还能不能成功当上八皇子妃。

李沐瑶假装摆正裙摆,失手将杯子碰到,茶水瞬间阴湿了身上的衣服。

“哎呀,真是可惜,臣女失礼了,不能欣赏公主的才情,烦请公主容臣女下去收拾。”

听到这话,原本已经紧张的不行的二公主顿时松了一口气,勉强维持了脸上高高在上的模样,心中却在暗自庆幸。

这丫头不是知道些什么吧?怎么突然变化这么大,难道,有人出卖了本宫?

想到这里二公主忍不住怀疑其两人唯一的联系,李沐瑶的堂姐李婉莹,这个自己的小跟班。

心中惦记着让贴身宫女查一查,要是让她泄露秘密的人是对方的话,一定要她好看。

另一边,已经顺利脱身的李沐瑶不由得松了口气,她就知道若是这样说,那位公主大人必定是不会留住自己的。

她可不想在那个地方继续待下去了,否则即使能够躲过后面嫁给许景然的命运,也无法躲过可能嫁给八皇子当小妾的命运。

也不知道堂姐是怎么想的,那八皇子也不是什么特别优秀的人,怎么就瞎了眼为对方要死要活的不说,还坑自家姐妹呢?

若不是李沐媛在其中挑拨离间,也不会让这位二公主记恨上自己,然后兴冲冲的来找自己麻烦。

原本是不想搭理对方的,奈何这位公主殿下实在太过傲慢,她一时未能忍住,认认真真的反击了回去,才让意外到来的皇帝产生了兴趣,最终准备赐婚给八皇子。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引得堂姐动手,最终无奈嫁给许景然,过上了后来十分糟心的日子。

而今生,她已经迈出偏移命运线的第一步。

就在李沐瑶暗自庆幸之时,远远的听到太监开道的声音,怕不是皇帝马上就会来到这个院子。

她微微皱了皱眉,觉得自己留在这个院子也不是很保准。

“这个院子的后门在哪呢?”四处张望却没能发现能离开的途径。

随着太监的声音愈发清晰,她心中愈发焦急,眼看着皇帝离得越发近了,于是心一横,撩起裙摆借助墙边堆放的物品,几步攀爬到院墙之上。

然而,刚刚爬上墙头的李沐瑶还未来得及稳住,就听到乒乓几声。

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些让她助力的杂物已经倒了下去,再转头再看向墙外的情形,让她忍不住眼前发黑,“怎么这边这么高!”

她心中感到十分为难,跳还是不跳?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一阵清越的声音,“这位小姐,需要帮忙么?”

她抬头望去,是一个身穿锦袍的富家公子。

此人生的高大俊朗面若冠玉,不过大概不是京中世家子弟,要不然就凭这幅容貌也不至于让她毫无印象。

不过思索片刻,李沐瑶就果断的做出选择。

“这位公子,不知您能否在下面接一下我,虽然不能告诉您我是哪家的女儿,但是我肯定是个好人!”

对面人一听这样的说辞,差点没能崩住严肃的表情。

虽然不知道这个女孩为什么坐在院墙上,完全没有世家小姐的矜持。

但是看上去对方的穿着明显是一副世家小姐的打扮,举手投足之间也完全是世家小姐的姿态。

于是也没多说话,只是鹊起鸦落之间,将她从墙上抱了下来。

李沐瑶只感觉到眼前一花,回过神来就已经站在地上了,这还是她第二次见到真实存在的武功,第一次是前世替渣男挡刀那次。

这次的心态与上次完全不同,她饶有兴致的看了看眼前的人,“多谢公子。”

就在她还想要说些什么表示一下自己的感激之时,对面的人摆了摆手制止了她。

“举手之劳罢了,姑娘不必多礼。”

说完,也不深究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墙上,十分潇洒地转身离开了这里。

而被留下的李沐瑶自然也没在这里多留,毕竟谁知道继续在这里晃荡是不是还会碰到那位皇帝。

她眼睛转了转,心中有了决断,于是抬起脚步往自家马车所在地快步走去。

在经历一番颠簸之后,终于独自一人赶回了家中。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李沐瑶决定直接去找自家老爹,毕竟老爹虽然有些古板,但是不是那种听不进去劝的人。

谁承想,刚刚走到书房门口,就听到屋子里面传来了这样一句话。

“大人,属下认为,大小姐嫁给八皇子一事好处众多啊!”

听到这话,她眯了眯眼睛,怎么把这个人忘了。

 


书房内,自从自家闺女及笄之后,李大人就陷入了纠结之中。

毕竟自家闺女是自己的第一个孩子,那时候李彦还不是如今位高权重的李大人,这个孩子算是在自己膝头上长大的。

即使后来自家夫人生了儿子,也没能让这个女儿在李彦心中的地位下降。

因此听到属下的劝说,第一个反应并不是这场婚事能够带来什么好处,而是心中感慨,我家的白菜已经到了被猪拱的年纪了。

正当李彦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自家闺女就从外面闯了进来。

“父亲,女儿认为不妥。”李沐瑶一把推开书房的门,冷冷的看了一样李彦这位幕僚。

幕僚自然也看见了她不对劲的表情,对此他却是嗤之以鼻的,他自认为十分了解自家大人,不过是一个小丫头还想在婚姻大事上指手画脚的。

甚至他心中还有些期待李大人的反应,谁人不知礼部尚书李大人性格古板,极为讲究礼教。

想来这位李大小姐如此不知礼数,肯定会触怒大人,怕不是反而促使这事儿办成,想到这里幕僚心中暗喜。

然而让幕僚意外的是,李大人并没有什么被冒犯的样子,反而是眼中带有一丝笑意的看向李沐瑶。

“娇娇,怎么这个时候回来?”

幕僚看情势不好,心中一急,忍不住呵斥道,“书房重地,小姐怎么能乱闯。”

李沐瑶没有搭理这个幕僚,而是动作熟稔的拉住自家老爹的袖子,口中撒娇道,“爹爹,女儿不要嫁给八皇子。”

听到这个称呼李彦也十分意外,自从女儿略微年长之后,就再没叫过自己爹爹,而是称呼自己父亲,冷不丁听到这样的称呼还有些不适应。

不过想来这孩子确实不想嫁给八皇子,因此也没在乎刚刚幕僚的话,反而是好声好气的问着闺女,“好好好,我们娇娇不嫁。”

说起来,李彦也没有想要女儿嫁到皇家,更何况是一个边缘化的皇子。

“大人!”听到这里幕僚惊恐的发现,自家大人确实不想将李沐瑶嫁给八皇子,不知想到什么事情,他又硬着头皮劝道。

“小姐太过年幼不知事,若是能够嫁入皇家,不仅小姐可以荣享富贵,若是日后有机缘,对大人您也好处多多啊!”

“呵,这位大人确实年长许多,但是怎么就不长脑子呢?”李沐瑶完全不给对方面子,直言不讳的说道,“谁人不知我父亲师从太子太傅,自来便是太子一派。”

“更何况太子殿下文治武功都很出色,先皇后母族上下又具是能人志士,且不说先皇后的父亲当年的威武大将军,就说先皇后的三个哥哥,哪一个拿出来不是闻名遐迩的大英雄。”

“是谁给你的勇气,觉得这样一位天时地利人和尽在手中的太子殿下,不能继承皇位呢?”

看着幕僚难看的脸色,李沐瑶懒得再看他,而是转身对着自己的父亲认真的解释起来。

“父亲,若是八皇子真的才华横溢又独得皇宠也就罢了,可惜我们都很清楚,这位八皇子若不是依附在大皇子的势力下,这满朝上下又有谁人知道这位冷宫出来的八皇子呢?”

话音刚落,旁边就传来了李彦咳嗽的声音,虽然闺女说的是实话,但是非议皇家终究不该。

听到父亲的提示,李沐瑶自然而然的住嘴,但是对面的幕僚则不是这么想,他认为这是李彦想要嫁女儿的信号,于是整个人都精神抖擞了起来。

“小姐这话说得不妥,虽说八皇子在众多皇子中确实不出彩,但是也不过是还未入朝,若是有大人,怕不是如虎添翼。”说着,目光中透露一丝意味深长。

“说起来,八皇子这些年来虽不为人知,但是不过是藏拙而已,其实我们都清楚,这位可是心机手段都不缺,如今不过是缺少一个名正言顺走到台前的机会。”

“若是小姐嫁过去,这机会……”

还未说完,便再次被李沐瑶打断了,“哦?就像你一样,巴巴的把自己藏在外面的女儿送到八皇子府上,从此搭上了八皇子的大船?”

这话像一道闪电般击中了幕僚,一时之间对方脸色变得惨白,似乎没想到自己的小秘密竟然被人知晓。

而一旁的李彦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位原本不怎么出彩的幕僚今日尤其跳脱,想到这里眸色微沉,朝着暗处打了个手势。

脸色却仍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王先生,今日天色已晚,早些回家休息吧。”毕竟,兴许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呢。

听到父亲这话,同时在余光中注意到父亲的手势,李沐瑶心里清楚,这位幕僚怕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自然也懒得再为难对方。

幕僚则是心事重重的离开了书房,心中思索该如何弥补,办好八皇子交给他的任务,却不曾想他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爹爹,我真的不能嫁给八皇子。”目光诚恳郑重,这辈子可得离这群人远远的,上次搭上性命还不够么?

是古代社会饭不好吃,还是其他小公子们不好看,非得去趟那浑水,弄得自己一身腥?

李彦有些欣慰的看着自己的闺女,当年在他膝头上叽叽喳喳的小姑娘如今也长大了。

不过对于八皇子一事心中还微微有些疑虑,虽然对方渗透的不过是自己身边一个无足轻重的幕僚。

但这也意味着,这位皇子殿下确实已经盯上了自家。

“这事儿先不急,先回去休息吧。”

虽然还有很多话想和父亲说,但是确实已经很晚了,而且刚刚重生李沐瑶一时之间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仔细捋顺一番。

因此没有再多纠缠,顺从的回到自己的房间洗漱休息。

然而,就在她陷入梦魇之中的时候,一阵耀眼的白光在她的梦境深处炸开,转眼间她的意识似乎来到一个神奇的地方。

这里仿佛一片山野之间,山脚下是一座木质的小楼,小楼门上有一把巨大的铜锁,她忍不住走上前去,还未触碰到门锁,就感到指尖传来一股电流将她弹开。

看来无法进入这个小楼,于是她又在院子中转了转,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就在她矗立在院子中发呆的时候,耳边传来潺潺的流水声。

她顺着声音寻去,只见后院有一个小小的水池,水池中的水仿佛是山上流淌下来的。

看到这一幕,她心中闪过一丝明悟,口中喃喃道,“空间灵泉?”只见那泉水上方悬浮这一把钥匙。

她忍不住上前一步,想要触碰这个微微发光的钥匙,然而,还未待她走到泉水跟前,就感到一阵拉扯似乎将她拽离。

感受到这股力量,她顿时心中有些焦急,忍住骤然紧绷的心脏,一个跨步向前扑去握住了钥匙,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刺眼的白光闪过。

 


“小姐、小姐您快醒醒。”光芒散去,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睁开双眼面前出现的正是贴身丫鬟翡翠一脸哀怨的表情。

看到对方她才意识到,昨天着急赶路都忘记通知留在那边的丫鬟了。

但是为了维持作为小姐的威望,她只能尴尬的咳嗽了一下,“翡翠啊,这是怎么了?今儿怎么这么早。”

翡翠深深的叹了口气,“小姐,今儿是给老夫人请安的日子。”虽然自家小姐不靠谱,让她们连夜赶回府中,但是做奴婢的不能不给小姐面子。

听到老夫人三个字,李沐瑶微微发怔,忍不住将这三个字在嘴中念叨。

她自幼体弱,母亲很快又生了弟弟,因此被父亲放在祖母膝下长大。

前世出事儿之后,祖母本是不同意自己嫁过去,但是自己为了家族的名誉便坚持嫁了过去,这让祖母大受打击,从此之后一直在寺中礼佛。

再次重来,她一定离那群人远远的,不再让家人伤神伤心。

一番折腾,让她很快忘记了刚才的梦,穿过院落来到明溪堂,看到祖母慈祥的面孔,差点忍不住掉下眼泪。

“哎呦,我们小娇娇这是受了什么委屈了?快来祖母这。”

李老夫人就李彦这么一个儿子,下面也就两个孩子,本就十分喜爱两个孩子,更别提孙女自小养在她膝下。

看到李沐瑶眼眶发红,自然是心疼不得了,还未待李沐瑶反应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

“呦,三小姐怎么自己一个人回来了?”她不用回头就知道,一定是大伯的小妾红姨娘。

在府上这么多年,也就这位红姨娘一直看不清自己的身份,吃了几次暗亏也不放弃在祖母这次挑刺。

抬眼望去果然不出所料,毕竟这位红姨娘生的二小姐没能参加这次赏花会,让这位姨娘很不爽。

前世自己出事之后,也是这位红姨娘那里最先传出闲话来。

李沐瑶微微眯了眯眼,心思电转之间决定祸水东移,没必要和这么个人纠缠。

“这皇家宴会自然是十分不同一般,若是二堂姐能够参加肯定能寻个好婆家,说起来还是大堂姐厉害,早早得了贵人的青眼。”

虽然这位红姨娘看似十分针对自己,但是真正妨碍对方的实际上还是大堂姐,若不是之前自己犯傻,也不会让红姨娘母女一直意识不到这个问题。

听到这话,红姨娘愣了愣,似乎一团迷雾被拨开,她才意识到,自己究竟在干什么?怎么就跟迷了心窍一般,心中思绪万千,自然没耐心继续待在这里。

红姨娘忍不住捏了捏手中的帕子,和老夫人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这里。

看着对方的背影,李沐瑶若有所思。

回过神来就看到祖母神色紧张的看着自己,她恍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过线了。

一时之间,她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空气都寂静下来。

还是这位慈和的老人打破了这片沉静,“娇娇,别怕,祖母在。”

这话一出,一直凝聚在眼眶的泪水再也无法控制,“祖母。”

她一下子扑到李老夫人怀里,感受到老人温暖的双手就放在自己的头顶上。

“祖母,我做了一个好可怕的梦,我梦到我嫁给了一个坏人,那个人还把我害死了。”即使是面对最亲的人,她也不敢和盘托出。

毕竟她的经历还是太过离奇,老人家年级大了,怕是没法子接受,只能以梦境为借口。

老夫人舒了一口气,有些心疼又有些好笑,温热的手掌一下一下的拍着孙女的后背。

“真是个磨人的小丫头,就因为一个梦,这么大了还和祖母撒娇。”

“可是这个梦好真实,祖母,我怕。”

没错,即使已经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回到了事情还未发生的时候,她仍是心有余悸,怕前世的命运再次上演。

“昨儿在二公主的园子里,我还看见大堂姐和八皇子两人一同逛园子,形容举止间明显就是郎情妾意的。”

她当然没有看到这一幕,但是这件事是后来她发现的秘密。

原来八皇子和大堂姐李沐媛早早的就勾搭在一起,但是不仅皇帝更属意自己,八皇子又舍不得自己父亲的势力,因此才会设下前世这个局。

听到孙女这样说,老夫人眼中闪过一丝暗光,一直以来她就知道前夫人留下的嫡长子一家不老实,继承爵位还满足不了他们的胃口,还想要操控儿子给他们一家奉献。

这个便宜孙女李沐媛前段时间的异常老夫人也略知一二。

原本以为不过是和某家世家子私相授受,没想到对象竟然是八皇子,想到儿子之前所说皇家属意亲孙女嫁给八皇子的消息,心中有了决断。

“娇娇,你告诉祖母,你确实不想要嫁给八皇子么?”

老夫人眼中透露出郑重,就这么一个孙女,若是不喜欢八皇子也就算了,若是有那么一丝想要嫁给皇家,她也会想办法满足孙女的愿望。

李沐瑶撇了撇嘴,“我不喜欢八皇子,他长得一点都不英气。”

而且也心思沉重不走正道,这么个人物还是李沐媛自己消受吧。“可是,爹爹说,皇家……”

还未说完,就被祖母打断了话语,“放心,祖母不会让你嫁过去的。”说完老人还拍了拍怀中的女孩,示意她安心。

果不其然,还没到第二天祖母那里就打发大丫鬟过来。告诉李沐瑶准备去灵隐寺礼佛,而名义正是为祖父祈福,一年内不谈婚嫁。

“小姐,我去打听了,听说是昨儿老夫人梦到了老太爷。”翡翠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李沐瑶却知道,这不过是老夫人的托词罢了。

毕竟皇家已经有了几分意思,若是直白的拒绝,不仅仅不利于府上的名誉,更是伤了和皇帝之间的情分。

直到离开李府很远之后,李沐瑶才有一种真实的感觉,自己似乎真的能够逃脱之前的命运了。

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她望着车外的景色,忍不住笑弯了眼睛。

就在她畅享未来生活的时候,车队突然停了下来,原来是前方遭遇了袭击。

一群黑衣人正追着一个明显负伤的人,眼看着那个负伤的人就要坚持不下去了,却没想到被李家的车队撞个正着。

那群黑衣人眼看不好,领头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决定把这群意外掺和进来的人一同解决掉。

可惜没想到的是,由于要护送老夫人和闺女,李彦特意让护卫护送,这些护卫个个都是精英,人数也多,黑衣人竟然不敌。

见势不好黑衣人们决定撤退,只留下那个被追赶的人晕倒在路中央。

李沐瑶还是第一次遭遇这种光天化日之下的抢劫事件,一时之间十分好奇那个倒霉的人是谁。

于是掀开车帘子向外望去,谁承想在看到晕倒在路边人的脸时,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嚯,这还是个熟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