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地葬沉棺

地葬沉棺

这只是个馒头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陈九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世上,是爷爷挖出自己的眼珠逆天改命,他才得以降生。他出生之时,房梁上盘着九条颜色各异的大蛇,村子里的家禽全部被吸食鲜血而亡。村里人都说陈九是个怪物,如果不是有爷爷护着,他也许早就死了。三岁时母亲投井,六岁时父亲自杀,因此传言更盛。爷爷为了保住家里独苗的命,为他定了一门亲事……

主角:陈九,林云   更新:2022-07-16 12: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九,林云 的武侠仙侠小说《地葬沉棺》,由网络作家“这只是个馒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九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世上,是爷爷挖出自己的眼珠逆天改命,他才得以降生。他出生之时,房梁上盘着九条颜色各异的大蛇,村子里的家禽全部被吸食鲜血而亡。村里人都说陈九是个怪物,如果不是有爷爷护着,他也许早就死了。三岁时母亲投井,六岁时父亲自杀,因此传言更盛。爷爷为了保住家里独苗的命,为他定了一门亲事……

《地葬沉棺》精彩片段

我出生之时,房梁上绕着九只颜色各异的大蛇。

整个村的牲口,无论飞禽还是走兽,一夜之间,全部死光。

都是被吸尽了鲜血,尸体干瘪。

就连村里种的庄稼,也全都枯死,绿叶变黄,本该是水灵灵的庄稼,一夜之间都变成了枯草。

村里人都说,陈家小子,就是个妖怪,围堵在我家院子外面,说要把我弄死。

对了,我叫陈九。

我本不该出现在这世界上的。

起因还得从父亲年轻时候说起。

父亲年轻的时候,不学好,觉得在村里种庄稼没啥出息,怀着雄心壮志去了城里。

而后就跟着城里人走了歪路,当起了人见人打,断子绝孙的人贩子。

因为拐卖了几个小孩儿,被抓进去判了五年。

五年期满,父亲出来之后,回到村里,老老实实的种地。

后来经媒人介绍,认识了我妈。

结婚之后,报应开始来了。

我妈连续三年,怀了三胎,都流产了。

就是保不住。

接生婆说,我妈如果再流一胎的话,这辈子,就怀不上了。

因为父亲干得那有损阴德的营生,所以陈家注定要受这报应。

我爷爷叫陈怀义。

是本地有名端公。

十里八乡的村民都会来找他看事儿,爷爷心也好,所以声望很高。

那天,爷爷坐在门口抽了一天的烟,一口都没停过。

到了晚上,爷爷在家中架起香案,摆上瓜果三牲,开始烧香拜神。

父亲不知道爷爷在干什么,以为爷爷只是在帮他求子。

事实上,爷爷就是帮他求子。

半夜,爷爷口中发出一身惨叫,梦中惊醒的父亲连忙跑到爷爷跟前。

一看,爷爷竟然自挖了双眼,只剩一双血淋淋的眼眶。

而挖下来那双眼珠子,就在爷爷手中摆着。

听到父亲的动静,爷爷伸手,把自己的眼珠子放进父亲手中,指着村东头说道:“马上起程,往东跑三十里,你会见到一个大湖,湖边会有一个女儿拜月,到时候用我的眼珠子换掉她的珠子,带回来!回来的时候别回头,千万别回头!不然你就没命了!”

“跑!”

爷爷直接吼了出来,声嘶力竭。

父亲没学下来爷爷这一身本事,所以不知道爷爷在做什么,听爷爷说着番话也是听得云里雾里。

但是他知道,爷爷是有大本事的人。

父亲把爷爷那双眼珠子握在手中,当即起身,往东跑去。

而爷爷,听不到父亲的脚步声之后,昏倒在地。

父亲往东夜行三十里,一路连滚带跑。

终于,见到了爷爷说的那个大湖。

大湖边上,跪着一个十二三岁的白衣女童。

这女孩儿看起来粉雕玉琢,十分可爱。

她,在拜月!

那小女孩儿对着月亮叩首三次,便从口中吐出一颗圆溜溜的珠子。

这珠子,在空中滚滚转动,表面泛着银光。

女孩儿又对着月亮三次叩首。

只见那珠子,转速变快了几分,好像在吸收……月光?

珠子周围的月光,黯淡了几分。

而这珠子,却越来越亮。

这是……

什么个怪物?

躲在湖边草丛中的父亲揉了揉眼,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

可,这不是幻觉。

父亲躲在草里,心里是又惊又怕,本能的想逃。

但想起爷爷的嘱咐,父亲最终还是静静蹲在草中。

趁着那小女孩儿又低头拜月的时候,父亲抓准时机,猛然跑出、

然后一把夺过女孩儿面前的珠子,把爷爷的眼珠子丢在那女孩儿面前,转身就跑。

才跑出几步,就听到背后传来巨响。

这声音……

是惊涛拍岸之声。

其中还隐隐有某种大型动物的怒吼。

可这只是个湖啊!

父亲越想越怕,越怕越不敢停步。

脚下速度越来越快。

连滚带爬,又是夜行三十里。

这晚,父亲一气跑了六十里路。

回到家时,已经是气喘吁吁,浑身是汗了。

此时爷爷也已经苏醒过来。

听到父亲响动,爷爷把父亲叫到自己身边,小声说了几句话。

说完,父亲就赶忙回到卧室,把母亲拍醒,让母亲把抢来的珠子一口吞下。

待母亲吃下珠子,父亲便急匆匆地,和母亲洞了房。

三个月之后,母亲肚子开始变大了。

于是有了我。

我就是第四胎,顺利出生。

村民说我是妖怪,代表不详。

所以想把我烧死。

这时,爷爷出来对院外的村民们说了句话。

“各位,今日放过我孙子一马,九年之后,我陈怀义,许大家一场大富贵!”

爷爷是个风水师,也是个卦师。

平日里找他来看风水的人,不算少,甚至可以说是极多。

但爷爷更厉害的,是卦术。

爷爷生平出卦无数,无益落空,每卦必成。

就连省城里面的大人物,也有好些个来找过爷爷。

但自从爷爷瞎了之后,就不再给人看事儿了。

可陈怀义说一声,许村民九年之后一场大富贵。

那就不会有人质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因为这句话,出自陈怀义之口。

他说村里会有一场大富贵,那就一定会有一场大富贵。

我长大的过程,不算……顺利。

三岁那年,母亲抱着我投了井。

我没事儿,母亲死了。

摔死在枯井之中,脸上挂着解脱的表情。

六岁那年,父亲死了。

他把自己吊死在家门口。

脸上表情和母亲去世之上脸上的表情一模一样。

村里人都说我是煞星,出生时候全村牲畜死绝,现在要开始克死家人了。

只有爷爷知道,这是报应。

蛟无蛟珠,便无法化龙。

这是夺了蛟珠的报应!

我在村里待了九年,村里便九年天灾。

整整九年,大旱,村子里颗粒无收。

甚至连只鸟都养不活,养什么死什么。

整个村子,死气沉沉。

除了村民,就再没其他活物。

村里人待不下去了,年轻人都进城打工,只留下一些老弱妇孺。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我九岁那天,才开始有了好转。

那天,不知哪儿传出去消息。

说,陈怀义要封山了,要算这封山一卦。

此卦,能让人一步登天!

但有一条件。

得到此卦的家庭,家中必须有一个八岁女童,独女。

而且要和他签下婚约,等到十年之后,把家中独女,嫁给他陈怀义的孙子。

那天,天才刚亮。

死气沉沉的村子,就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车。

陈家院子之外,完全可以说是人山人海。

来相亲的人,男女老少,贫穷富贵,皆有。

但无论是谁,见到爷爷,姿态都放得很低,极为恭敬。

这天,爷爷一共选了九百九十九个女童。

摇了九百九十九次头。

一直选到第一千个女童时,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女童的父亲,就林城,是一个落魄的教书先生。

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不知从哪听到陈怀义封山的消息。

带着自己的女儿过来试试。

不曾想,这一试,还真被选上了。

林城和自己的妻子,喜极而泣,伏在地上,一直给爷爷磕头。

爷爷把他们夫妻二人拉起来,签下婚约。

签订婚约之后,林城回去,按照爷爷所说的做了,果真一步登天了。

直接从一个穷困潦倒的教书先生,一跃成了当地首富。

签完婚约之后,村里慢慢有了生机,也开始富了起来。

但爷爷却带着我,向深山走去。

我问爷爷我们要去干嘛。

爷爷说,带我去改姓,当上门女婿。


陈家村村口有一棵不知多少年头的老柏树。

约莫有十人环抱那么粗,树枝上挂满了红布条。

上山之前,爷爷带我着来到老柏树前。

在柏树下面点了三炷香,三炷香左右各一支蜡烛。

一瓶自家酿的烧刀子,一只肥得我不停咽口水的大烧鸡作为贡品。

东西摆好之后,爷爷叫我过来跪下,给这棵老柏树磕三个响头。

虽然我不知道爷爷的意图,但是照做就对了。

我走到柏树面前,跪下,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磕完头之后,爷爷点燃一张我看不懂的符纸,然后嘴巴贴近大树,小声呢喃。

我离大树距离也不远,但听不真切。

爷爷说完,侧着耳朵靠在树上。

爷爷好像在和这棵老柏树在商量着什么事情。

爷爷是个风水师,也是个卦师,所以这些事情我在家里都见惯不怪了。

过了一会儿,爷爷和老柏树商量完毕,点点头,从包里抽出一根长长的红绳,绑在这大树的主树干上。

然后从树上,折下一根树枝。

然后躬下身来,对老柏树作了个揖,嘴里还说道:“那就劳烦柏兄了。”

说完,又把我唤了过去,让我再次叩首。

这次加上先前叩的,总计三拜九叩。

叩首结束,爷爷对我说道:“小九,从今往后,这树,你要像对爷爷一样对待他。”

“树爷爷好。”

我在家里,各种各样的人见多了,所以从小就懂得察言观色。

直接顺水推舟向这老柏树打了个招呼。

爷爷脸上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

跟这老柏树挥手作别,然后握着那截树枝,带我上山。

山,是深山。

小路极多,而且路况崎岖,如果不是经常山上打猎的猎手带路的话,很有可能迷路。

我和爷爷没有猎手带路,甚至带路的爷爷都没有眼睛。

只有手中握着的那一截柏树枝。

但却能找到小路,甚至精确无误的躲开路上的坑洼。

就像有人牵引着他一般。

这一路,极长。

我和爷爷走到了天黑。

夏日的深山,本应是虫鸣鸟叫的光景,此刻,我却听不到任何活物发出的声音。

除了我和爷爷的脚步声。

隐隐约约之中,我似乎听到头顶传来女人的啜泣声,幽怨至极。

我一抬头,差点没被吓个魂飞魄散。

前方的树上吊着一个“女人”。

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

她被吊在树上,长发盖住了脸,即便如此,在月光之下我仍能感受到这女人脸色之苍白。

那不是活人脸上该出现的颜色。

“爷爷……”

我刚发出声音,就被爷爷伸手过来捂住了嘴。

爷爷在我耳边小声说道:“别说话,也别看她,只管继续走。”

我点点头,没敢说话。

爷爷这才把手放开,领着我继续前行。

经过那吊着女人的树时,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甚至在这夜里除了脚步声之外就只能听到我的心跳声。

虽然我没去看她,但能感觉到,她的脸庞在跟着我身体的移动而缓缓转动。

我这小心脏就差没吐出来了。

小心翼翼走过那女人身边之后,我暗自呼了一口气。

可才走出去一米不到。

“啪!”

一只大手,重重地拍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下意识低头一看,这哪是什么大手?

白骨森森,上面还吊着几块长着蛆虫的腐肉。

这分明就是腐尸的掌骨!

这掌骨抓住我的肩胛,往后一拖,直接把我的肩膀刺出几个血窟窿。

我忍不住叫出声来。

就在这时,那掌骨上发出滋滋声,然后猛然缩了回去。

“蛟血,至阳至刚,克制一切阴邪之物。”

蛟血?

“小九,越往前走,我们遇到的这种东西就会越来越多,你不用担心,它……会保护你的。”

爷爷虽是如此言语,去掩不住脸上的忧色。

它……是谁?

还有后面遇到的这种东西……

……

这一路,我们爷孙二人走了整整九天。

攀越了九座高山。

这九天里,果真遇到了很多邪祟。

它们拉我的脚,扯我的手,按我的肩,甚至有的直接动嘴咬我的腿。

但都像抓我肩膀那女人一样,没有成功。

我实在走不动了,忍不住问爷爷,我们要走到什么时候。

爷爷说,这是我们欠它的,只要它不原谅我陈家,就要一直走下去,走到它原谅为止。

到第九天的时候,我已经可以说是体无完肤了。

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肉。

就连脚底,也被土里伸出的手掌抓了几个血槽。

而爷爷,越来越虚弱,脸色越来越苍白。

就和……之前吊在树上那个女人一般。

不知是不是我走出了幻觉。

我甚至嗅到,爷爷的身上,传来一股子腐味儿。

腐烂的尸体上才有的腐味儿!

我只管跟着爷爷埋头走着。

不知何时,终于有个大湖,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到了!”

爷爷终于面露喜色,赶忙跑到湖边,猛然跪下,大声喊道:“陈怀义,前来送亲!”

爷爷连续喊了三声。

声音未落,就见湖面从中往两边掀起波浪,浮起一口大红色棺材,缓缓漂道岸边。

这棺材没有盖子。

爷爷一把将我抱起,说道:“好好躺着,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切记!”

这是爷爷第一次对我那么严厉。

我照着爷爷的话,乖乖躺下。

才躺下去,就有一只不知从哪出来的白蛇,爬进了棺材。

这白蛇,约莫有成年汉子手臂粗。

白蛇爬进棺材之后,直接朝我身上游过来,然后把我死死缠住。

我哭着挣扎着,想逃出去。

“忘记我刚才怎么说的了吗!”

爷爷在棺材外怒喝一声。

我只好乖乖躺着。

这时,那大白蛇的蛇头,伸到了我的面前,张开碗口大小的嘴巴,吐出蛇信子来。

发出嘶嘶声。

我虽然没有再挣扎,可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眼泪也像下雨般往下掉。

我闭着眼睛,决定不再去看这大蛇。

不知闭了多久,我好像就昏睡了过去。

在梦中,看到一个让我震惊的场景。

一个戴着凤冠,披着霞帔的年轻女子……

或者说十二三岁的女童,在跟一个小男孩儿拜堂成亲。

那小男孩儿穿着新郎官的衣服,看起来喜庆极了。

但在我看来,诡异得不行。

那小男孩儿,分明就长着我的模样!

我亲眼看着“我”和那十二三岁的女孩儿拜完堂。

而后听到一束清朗又有点霸道的女音。

“今日开始,你就入赘我龙家,改姓为龙,叫龙九,我龙家,将护你十载。”

等我醒来之时,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深山,大湖,棺材,白蛇,一切都不见了。

甚至包括爷爷!

我茫然四顾,大声呼喊爷爷。

没有回应。

我哭着从山中跑出来,跑了一会儿,这才发现,不远处,就是那棵老柏树。

这怎么可能?

我和爷爷分明在深山里走了九天。

整整九天!

现在却只跑了一会儿,就到了村口?

我跑到柏树旁,抬头一看,面向村子这边,挂着一个人。

挂着的这人,是爷爷。

我顾不得害怕,哭嚎着把爷爷放下来。

爷爷的尸身,已经干瘪了。

这分明是死了很多天的模样。

爷爷的手中,捏着一张字条,还有他帮我定下的婚约。

是留给我的。

“小九,爷爷看不见路,只能让柏树爷爷领着爷爷去,代价就是爷爷的性命。”

“爷爷这辈子泄露了太多天机,还做了大逆天之事,死不足惜,但是爷爷不后悔,你不必为爷爷悲伤。”

“你看到字条之时,说明你已经活着回来了,爷爷很高兴。”

“你要好好活着,二十岁之前,切勿谈恋爱,不然爷爷所做的这一切,便是白费。”

“你看到爷爷尸身之时,就请村里叔伯把我葬了吧,不用耽搁了。”

“十年之后,拿着婚约,去找青阳林家完成婚约,活下去。”

“切记!”

“陈怀义,留!”

爷爷这是拿命送我上的山呀……

我把字条紧紧攥在手心,泪如雨下,长跪不起。

夕阳之下,我的身影被拖得极长。

就像一条蛇一样。


我个子矮,力气小,一个人抱不动爷爷的遗体。

只能挨家敲门,挨户叩首。

求他们帮把手把爷爷遗体安置回陈家,入棺下葬。

敲遍整个村的门,最终只有几个受过爷爷大恩惠的叔伯,还有一个姓李的爷爷,肯帮忙。

要说受过爷爷恩惠,这村里谁没受过陈怀义的恩惠?

可最终肯帮忙的又有几人?

爷爷的遗体抬入陈家院子之后,我亲手给爷爷换了一套干净衣服,然后才装尸入棺。

爷爷生前就给自己看好了墓地。

离村子很远。

大概走了三个小时,才到。

棺材落地,就不知从哪飞来了九只乌鸦。

这些乌鸦,通体漆黑,黑得发亮。

个个如同成年雄鹰一般。

九只乌鸦在墓穴上空徘徊了一会儿,最终尽数落在了棺材上。

在农村,乌鸦普遍被当做不详的代表,甚至还有个说法,说乌鸦是地府派来的鬼差。

几位叔伯都皱起了眉头。

李爷爷开口,小声呢喃。

“九差同出,分魂裂魄,老陈怕是入不得轮回了。”

那乌鸦走也不走,叫也不叫,就静静地站在棺材之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棺材。

或者说是盯着棺材里的爷爷。

乌鸦不走,几位叔伯也不敢动手。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这九只大乌鸦,才展翅飞走。

不知飞往何处。

乌鸦飞走之后,才抬棺入土。

棺材落进墓穴中时,墓穴底层的土猛地陷进去一截。

不多不少,正好十八厘米。

李爷爷站在边上,一脸阴沉。

“老陈这是让自己落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轮回啊!”

李爷爷说话时,声音颤抖。

说来也是好笑。

爷爷生前风光无限,人人敬仰。

死后却抬棺之人都找不到几个,甚至墓碑都没有立一个。

爷爷下葬之后,我向几位叔伯和李爷爷一个磕了三个响头。

独自在爷爷这小坟包面前跪了三个小时。

回到陈家,家中从此只有我一人。

空空荡荡,死气沉沉。

才走过院子,踏进房门。

我眼前一黑,便晕倒在地。

梦中,我看到了投井而亡的母亲,吊死在自家门口的父亲,还有才下葬的爷爷……

他们站在迷雾之中,朝我挥手。

脸上满是笑容。

迷雾消失,父亲母亲和爷爷的身影也慢慢隐去。

后半夜,我隐隐感觉到有只蛇,大白蛇,与我同眠。

按说,我应该是很怕蛇的,这晚我却睡得出奇的香甜。

醒来之时,我已经在床上了。

床边站着李爷爷。

李爷爷手中抬着满满一大碗饭菜,见我醒来,就把饭菜递给我。

我本就是被饿醒的,赶忙接过饭菜,很快就让这些饭菜下了肚。

李爷爷让我洗漱干净,换一套干净衣服,说是带我去报名念书。

李爷爷说,我爷爷,老陈,对他有过大恩,救过他一命。

现在我爷爷不在了,没亲人了,他会把我代我爷爷把我抚养长大。

李爷爷说,老陈给他算过一卦,说他命中犯独,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所以他就一生没有成家,不耽误别人。

李爷爷说,他会把我当亲孙子养,别人怕我,他不怕。

那天,我跪下来给李爷爷磕了三个响头。

认他做了爷爷。

在那之后的每一晚,我都能梦到那条白蛇,就盘在我身旁,眼睛血红,带着凶光,嘴巴张得老大,似乎想把我生吃了。

每晚我都会被这梦惊醒。

这梦,一做就是三年。

三年之后,才慢慢有了好转。

也就是我十二岁那年。

白蛇眼中的凶光,好像在慢慢消失了。

说来也可怜。

这三年里,村里人,无论男女老少,见到我都如同见到瘟神一般,都避着我走。

对我敬而远之。

唯一与我亲近的,只有李爷爷。

还有梦中这条白蛇。

我有时候会怀疑,白蛇会不会只是我太孤单幻想出来的。

后来觉得不重要了,能梦到就行了。

十五岁那年,梦中的白蛇,开始爬在我身上,与我同眠了。

那晚,白蛇还衔给我一本掉了半边封面的泛黄古籍。

虽是梦中,但我看得很清楚,这本书书名叫《地藏蛇经》。

我不知道书名是什么意思,也看不懂书里写的什么,反正每晚在梦中,我都会翻看这本书籍。

随着我一天天的年龄增长,梦中的白蛇与我也越来越亲密。

甚至我能伸手去碰它,它不躲开。

要只知道之前,那眼神,像刀一样,就差把我活剐了。

十七那年,我开始看得懂书中内容了。

这本书,写的是风水堪舆,其中还包括巫术祝由道术等术法。

之后的每天,我像发了疯上了瘾一样,每天就想着夜幕降临,我好梦中看书。

本就不爱说话的我,因此变得更加沉默寡言。

成绩也因此一落千丈,沦为班上吊车尾。

与此同时,我发现了一件事。

在梦中,那白蛇,开始缠到我身上了。

并且一日缠得比一日紧。

十八岁,班主任见我每天课也不听,书也不念,便找我谈话,让我退学。

说是现在我这状态,考不上大学的,再读下去也是浪费钱。

这时候的学费,可不便宜。

几乎花了李爷爷小半辈子的积蓄。

回家之后,我去找李爷爷商量,说我不想上学了,我想辍学。

李爷爷沉默着没有说话,低头犹豫了许久。

点了点头,说只要我能好好活着就行。

辍学之后,我白天在村里帮李爷爷干农活,晚上回去研究那本古籍。

说来也奇怪,我晚上梦中看了那本古籍,白天醒来之时就把这梦里的记忆忘得一干二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