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五年后她带三个崽崽掀翻帝国集团

五年后她带三个崽崽掀翻帝国集团

陈阿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者“陈阿汐”近来上线了一本豪门总裁文,《五年后她带三个崽崽掀翻帝国集团》带给所有书友们,小说题材新颖,剧情不俗套,本书尚未完结,喜欢作品的不要错过,主人公:江晚晚、厉司霆,两人之间的感情故事主要讲述了:五年前,那个女人抢走了自己的清白,之后便逃之夭夭了,厉司霆撒下海网也没能将这个面目全非的丑女找到。如今五年过去了,他们再次重逢,厉司霆第一眼便认出了女人,看着她身边的小不点,厉司霆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

主角:江晚晚,厉司霆   更新:2022-07-15 22: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晚晚,厉司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五年后她带三个崽崽掀翻帝国集团》,由网络作家“陈阿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者“陈阿汐”近来上线了一本豪门总裁文,《五年后她带三个崽崽掀翻帝国集团》带给所有书友们,小说题材新颖,剧情不俗套,本书尚未完结,喜欢作品的不要错过,主人公:江晚晚、厉司霆,两人之间的感情故事主要讲述了:五年前,那个女人抢走了自己的清白,之后便逃之夭夭了,厉司霆撒下海网也没能将这个面目全非的丑女找到。如今五年过去了,他们再次重逢,厉司霆第一眼便认出了女人,看着她身边的小不点,厉司霆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

《五年后她带三个崽崽掀翻帝国集团》精彩片段

“说!究竟是谁让你给我下药的!”

如修罗一般的男声在耳旁炸开,让江晚晚浑身一颤,一双懵懂的眼睛也忽然睁开。

“我……我没有……”

“厉家好心收留你这个满脸疤痕的孤儿,倒是让你有了不该有的心思,不管你是谁派来的,都给我滚出厉家!”

男人的语气似是冰山,抓起她的女佣服似是一脸嫌恶般朝江晚晚扔来,自己则转身穿好衣服,出了房门。

江晚晚用她厚厚的刘海遮住了她满是泪水的眼眶,她不敢抬头,不敢用这张满是疤痕的脸看那个如天神般的男人。

可她真的没有给厉司霆下药!

昨夜厉家家宴,因着她这副丑陋面貌,她也只是在厉家后院库房干活,几乎没人记得她。

可是当她看到厉司霆踉踉跄跄,脸色苍白向后院小卧室走去时,江晚晚便倒了杯水,想给他解酒,可刚一敲开门,男人就箍住了她的身子……

于是,一夜旖旎……

醒来后,便是这样的晴天霹雳。

不多时,江晚晚连人带她的几间破衣服就被扔了出来。

江晚晚身无分文,厉家又住在郊区庄园,走到夜深十分,才走到了国道附近,可此时一天没有吃饭的江晚晚已经浑身发抖,之后便是眼前一黑——最后的记忆,是耳边救护车的鸣笛声。

再醒来时,便是一间窗明几净的病房,身边还站着一群西装革履的保镖模样的人,为首的还有三位看起来像是一家三口。

江晚晚在厉家待的久了,一眼看出他们的身份不同凡响。

见到江晚晚正眼,为首的年轻女孩赶紧扑倒她身上,哭道:“姐姐,你让我们找的好苦,你受苦了!”

江晚晚随即一愣。

“既然找到了,就回到我们苏家吧。”说话的是那个为首的中年男人。

原来,江晚晚不姓江,而是京州富商苏家的女儿。

多年前被抱错,又被那户农村人家嫌弃是女儿所以扔了,才进了孤儿院。

现在家里这位“妹妹”是之前被抱错的却一直被养在家里的,名叫“苏韵”。

可回到苏家后,江晚晚因着脸上的疤痕总是被苏家明里暗里的嫌弃,也没有被苏家承认过——而且……

啪!

“不要脸的东西!带的什么野种回苏家!”父亲苏诚重重的给了江晚晚一巴掌,口中还忍不住怒骂道。

“老公,晚晚毕竟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有些东西难免……不过继承人这些日子就要公布了,这事儿要是传出去……”说话的是江晚晚的继母,夏虹。

夏虹这话说完,苏诚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苏诚虽然嫌弃江晚晚丑陋,可到底存了愧疚的心思,但如今这个女儿竟然这么不争气……

“爸爸,这几年我在M国打理的产业正值上升期,不如先把姐姐送到国外,让姐姐接手那边的事情,姐姐也一直没有上过学,到那边我也好帮她。”说这话的,正是苏韵。

看着苏韵这副懂事的样子,苏诚的眉头不仅舒展了许多。

“你看看你妹妹!怎么比你懂事那么多!”苏诚看着江晚晚,满是不争气的说道,她多想苏韵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你去办吧,小韵,我相信你。”说完,苏诚借口晚上还有应酬,带着夏虹离开了。

徒留苏韵与江晚晚在一处。

江晚晚刚要感激苏韵,却被苏韵揪起头发,只见她换上了一副恶狠狠的表情,眼神中满是恨意:“竟然是你!是你怀了司霆哥哥的孩子!那天下了药竟然便宜你这个丑八怪了!你给我去死吧!”

听到这话,江晚晚一脸的不可置信:“是你……是你下的药!”

“当然是我了,不妨告诉你,你这张脸当初也是我找人刮花的,因为苏家大小姐,只能是我!可是你不仅敢回来跟我抢苏家大小姐,还敢跟我抢司霆哥哥,那你就必须得死!”

说完,苏韵拍拍手,几人上前,把江晚晚绑了起来,嘴也封住。

江晚晚拼命挣扎,可惜,无济于事——咚。

海水侵蚀了她的身体,她只觉得身体开始下坠……不断下坠……

就这样死了吗……

七个月后。

医院。

穿着定制西装的男人带着一行人赶到ICU门口,脸上的表情冷的仿佛随时凝结成冰。

“她呢……”

“不、不见了,她说找您……您会救孩子的。”医生的声音越来越小,之后近乎听不见。

男人眯起眼睛,透过玻璃,看向婴儿房内的保暖箱,连接仪器上的波动证明着孩子的状态很不好。

男人握紧了拳头。

他从未见过这么狠心的女人!

而且——她在威胁自己!

“找到她!”厉司霆发号施令,语气中带着怒气。

“是!”手下纷纷回应。

一旁的医生语气也颤颤巍巍,“孩子……孩子要救嘛……”

“我厉司霆的孩子,谁敢不救?”

五年后。

京州机场。

穿着简单T恤牛仔裤的江晚晚一下飞机就引得了众人的关注,倒不是说她的身份有多么特殊,只是眼看着她拉着两个五岁大的娃,可是一副仙女模样,且穿着简单也隐藏不了身材火辣,实在让人难以相信这是个当妈的人了。

而且她怀中的两个简直也像童星一般,男帅女美,惹得人纷纷侧目。

“小橙,你拉紧妹妹,妈妈现在叫车——”

刚拿出手机,准备打开轿车软件,身旁一阵风驰电掣的疾风,让拽着哥哥手的小樱顿时没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呜呜呜,妈咪,屁屁痛!”向来便是小哭包的小樱眼泪顿时涌出了眼眶。

江晚晚赶紧抱起女儿,哄道:“不哭不哭,小樱是最勇敢的孩子了!”

话音还没落,一个声音不爽的女人声音就出现了:“真晦气!新买的法拉利就遇见这事儿,熊孩子赶着去投胎啊?”

听到这话,即便素质再好,江晚晚也忍不住了。

这女人看来不仅是没事儿找事儿,还找抽。

正准备和这泼妇大战三百回合,一抬头,江晚晚不禁弯起唇角:因为眼前人不是别人,正是苏韵。


随着江晚晚抬起抬起她的脸,苏韵也不禁一抖。

这张脸……怎么……怎么那么熟悉?

不可能!

江晚晚那个丑八怪已经死了!不可能再出现了!

想到这里,苏韵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女人,见她一身简单打扮,便觉得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于是语气更加嚣张起来:“你现在给我道个歉,我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否则……”

啪!

一声巨响。

机场门口人群都是一愣。

更愣住的则是苏韵,因为她挨了一巴掌。

“我女儿屁股摔了一下,你脸上挨了一下,很公平。”说完,江晚晚还从包里拿出一瓶免洗洗手液,擦了擦手,仿佛是嫌脏一般。

“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我告诉你——”一边说着,苏韵就要扑上来揪江晚晚的头发,可还没上前,就被地上小橙的小脚丫一绊,摔了个狗吃屎。

高跟鞋的鞋跟都断了一只。

惹得一旁的小鬼头小橙忍不住捂嘴偷笑。

“你个臭小子……”苏韵还不死心,忍不住叫骂道。

“怎么回事”

那个熟悉的如修罗般的男人在身后响起,回头一看,厉司霆竟出现在身后。

见到厉司霆,苏韵挣扎着起身,歪歪扭扭地几步向前,说道:“司霆,这女人……她欺负我!还打我!”说着,就要斜倚在厉司霆身上。

厉司霆皱起眉头,让保镖扶住了她:“照顾好她。”

听到这话,江晚晚冷眼看过去,心中默念:狗男女!

这一眼,便撞上了厉司霆的冷眸。

男人眯起双眼,心中浮上一层熟悉的感觉。

被男人审视,江晚晚不自觉的慌乱,随即赶紧扭头,弯腰摸了摸小橙的脑袋:“宝贝,狗咬咱们,咱们不能咬狗,懂吗?走,跟妈咪回家。”

说着,就要带两个娃离开。

“你说谁是狗呢!”苏韵的声音再次响起。

“狗说什么?”江晚晚噗嗤一笑说道。

苏韵一头雾水,道:“什么?”

小樱和小橙顿时笑做一团,江晚晚转身,准备离开。

苏韵也顿时明白了这个女人又戏耍了自己一番,赶紧扯住了厉司霆的袖子,道:“司霆!她们欺人太甚!你不能让她们这样欺负我……”

“站住。”

厉司霆话音刚落,保镖便拦住了江晚晚母子三人的去路。

江晚晚顿时一愣:难不成……是被发现了?

可她出国这五年,已经将脸上的疤痕都去除了,与之前可以说是判若两人,厉司霆不可能会认出……

还是说,他真的要为苏韵出气?果然!枕边风是最有效的!

正当江晚晚脑中不停思考着厉司霆叫住自己的可能性时,一双修长而好看的手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儿童罕见病参会邀请函,是你掉的吗?”

低头一看,自己的邀请函正在男人的手里。

应该是自己刚刚拿免洗洗手液时掉出来的,都没注意。

“是……是我的。”刚要接过,可男人却将手收了回去。

“儿童罕见病参会,是三年一度的国际盛会,来参会的都是国际知名医生,据我所知,这次参会的女性医生只有江婉一个人——”

听到这话,苏韵赶紧说道:“司霆,这女人跟泼妇一样,怎么可能是江医生!你看她自己带着两个孩子,说不定是谁的情妇之类的……”说完她一瘸一拐的上前道:“今天为了接江医生,我推了我所有的通告来的,还为江医生举办了接风宴呢!”

听到这话,江晚晚身边的小橙忍不住抱着肚子笑了起来:“妈咪!这个丑欧巴桑居然要给你办接风宴!”

听到这话,苏韵脸上所有得意的表情都冻住了。

眼前这女人真是那个赫赫有名的医生江婉?!

“小、小孩的话,怎么能信!”苏韵还在嘴硬,“你拿什么证明?”

“好笑,我凭什么给你们证明?”说着,江晚晚一步上前,直视厉司霆,“厉先生,你拿了我的邀请函,还要我来证明,不荒谬嘛?”

话音落,男人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

“你认识我?”

厉司霆自来之后,从未表明过自己的身份,眼前的人又怎么知道他姓厉?

江晚晚被这一句问的一愣,随即很快缓过心神,“京州厉氏,谁不知道?何况眼前这个小姐,对您一口一个‘司霆’,据我猜测,您应该就是厉氏集团的厉司霆吧,想不到一个集团的总裁,也会难为我一个普通医生,传出去您不怕别人笑话嘛?”

听完这话,不知为何,厉司霆的嘴角弯出一道弧度,眼前的女人倒是有点意思,他自始至终不过是询问身份而已,怎么成了难为了?

看得出来,眼前女人对自己很防备。

甚至说有些厌恶。

“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就应该知道,这次儿童罕见病大会是厉氏主办的,你也是厉氏邀请回来的,所以询问你的身份,很有必要。”

“我觉得没必要。既然是厉氏举办的,那我拒绝这次参会,再见。”

说着,江晚晚直接转身,带着两个崽崽就准备离开。

还没走两步,几个黑衣人便冲着她这边跑了过来。

——这是要来抓她嘛?

江晚晚下意识的抓住两个崽崽的手,可下一秒,黑衣人就跑到了厉司霆身边,汇报道:“厉爷,小少爷……下病危了。”

听到这话,江晚晚顿时停住了脚步。

“回家!”

厉司霆迅速叫来了直升机,没有耽误一秒钟,转身离开前,陡然回头,“带上她。”

“她”指的是是江晚晚。

直升机乘坐人数有限,只不过连江晚晚的孩子都上了飞机,苏韵却在原地直直跺脚。

厉宅。

江晚晚再次回到了这个将她抛弃的地方。

她其实是感谢厉家的,她从记事起就在孤儿院,被送去时还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就在她十岁那年被收养的前一夜,她的脸被刮花了——


依稀记得,是领养前夕自己经过了体检,抽血血样白天刚送到医院,晚上就有人潜入医院刮花了江晚晚的脸,自此要收养她的人家也再无下落。

而江晚晚自此也开始用厚厚的长发和口罩遮住自己的脸,再也不曾打开心门,之后也辍了学,没过几年不知为何又被孤儿院赶了出来,流落街头。

幸好被厉老爷子在街边看到,接回厉家。

所以说,厉家是江晚晚的恩人。

厉老爷子见江晚晚到底是个善良的姑娘,便安排她到新宅,新宅只有厉司霆独住,少女时期的江晚晚初遇厉司霆便红了脸……

但她知道,他们是不可能的人。

她那么丑陋,怎么配得上这样如天神般的男人……

五年前,苏韵承认了刮花她脸的事情是她所做,可她那时不也是个十岁孩子,怎么会有这种本事?

这件事情,也是江晚晚这次回来想查明白的事情之一。

“病人情况很不好,可能要送往就近医院进行抢救……”

“0.5毫克肾上腺素准备,氧气——准备电击——”

听到病床上瘦弱男孩子身边那个私人医生的话后,江晚晚几乎不假思索,立刻戴上了手套,穿上了手术服,站到了孩子身边。

看到了孩子苍白的面容,紧闭的双眼,她的眼泪差点夺出眼眶。

——她不是想故意丢下他的。

怀孕期间,她被苏韵丢进海里,所幸她水性好,挣脱绳索,捡回半条命,孩子也完好无损。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怀的是三胞胎,她的母体养分根本不够!

她是拼了命,才把孩子生下来,可是三宝还是一出生就心脏带有缺陷,奄奄一息。

江晚晚知道,能救三宝的只有厉家。

她哭了整整一晚,可她知道这是对三宝最好的选择。

这五年,她无时无刻不再想念着这个羸弱的孩子……

她也是为了他才下定决心学医,且只钻研儿科的。

在江晚晚的治疗下,病床上的三宝心率很快恢复了平稳,倒也让她松了口气。

出了三宝房门的江晚晚,立刻遇到了站在门口许久的厉司霆,“辰颐他怎么样了?”

愣了一下,江晚晚才反应过来男人说的是辰颐是自己的三宝,看见厉司霆焦急的眼神,江晚晚便知道他对孩子很上心。

这个房间内的仪器设施一应齐全,部分上千万的仪器自己只在国外的尖端医院的实验室见过,可却在一个孩子的房间里使用。

可见厉司霆对三宝的重视。

即便今天,这也是江晚晚的不能给的。

这让江晚晚对厉司霆的排斥少了几分。

“没事,心率已经平稳,度过危险期了,还在观察,不过应该不会有大碍了。”江晚晚的语气比起刚刚柔和了不少。

“孩子呢!孩子!我的小辰!”

人未到,声先到,抬眼一看,正是苏韵。

“司霆,小辰怎么样?我真是急死了……要是小辰有什么事,我也不活了……”苏韵一口一句,俨然像是三宝的母亲一样,甚至一边说着,眼眶还红了。

只是江晚晚听到这话,忍不住冷笑一声。

这一笑,倒是吸引了苏韵的注意力:这女人怎么还在这儿!

不过看见女人身上的手术服,苏韵也没敢不敬,眼睛一转,赶紧上前:“江医生,多谢你治疗我们家小辰,我家小辰命苦,之前被我姐姐给……”

“别提她。”

苏韵还没说到一半,就被男人冷冽的声音打断。

听得出来,厉司霆不想听到关于厉辰颐生母的一点事情,在他看来,那样一个女人,不配做他孩子的母亲。

听到厉司霆如此厌恶江晚晚,苏韵嘴角泛起一抹不经意的笑,赶紧又说道:“让您见笑了,江医生,您辛苦了——”

“哪儿有你辛苦,一口一个孩子有事儿你就不活了,还有空回家换个衣服换个鞋子,要说辛苦,您最辛苦。”

懒得听苏韵再演戏,白了她一眼后,江晚晚给出自己的回击。

这时众人才注意到,苏韵此时的装束虽然和机场时很相似,但好像是换过了。高跟鞋断过的那双换成了新的,摔在地上弄脏的连衣裙又换了一条。

被点出破绽的苏韵脸上顿时一阵红,一阵黑,咬的牙根都是痒痒的。

“没别的事情,我先走了。”尽管还很担心里面三宝的安危,但是江晚晚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多待一秒,何况小橙和小樱也已经在厉宅待了半天了,她怕两个崽崽不适应。

“站住。”出声的是厉司霆。

江晚晚没有停住脚步,而是到了前厅,抱起自己两个孩子,顺势往门口走。

厉司霆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希望江婉小姐可以考虑做小辰的私人医生。”

江晚晚停住了脚步,不是因为对厉司霆的话感兴趣,而是他的语气。

因为他不是命令,好像是在……请求。

这让江晚晚顿时一愣。

“条件江小姐可以随意开,今日你要去的国际医院本身也是厉氏的资产,在小辰痊愈后也可以赠予你。”

话音落,身后女人的声音忽然响起:“司霆!这个女人的医术怎么样谁知道呢?!而且态度这么差,我爸不是给小辰安排了有医生了嘛……医生说孩子现在最需要父母的陪伴,只要咱们……”

“你不是他母亲,他也没有母亲,我说了,不要再提了。”厉司霆再次冷冷出声,吓得苏韵一激灵。

听得出来,他对自己儿子母亲真的讳莫如深。

呵,也是。

高傲如天神的厉爷厉司霆当年与她这个人人嫌弃的丑女睡在了一处,怎么能不把这当成人生污点?

估计现在想起来还恶心呢吧?

想到这里,江晚晚的眼神逐渐冰冷。

她用力咬住下唇,忍住心中的不舍,“不好意思,孩子如果有事,可以送到医院治疗,私人医生这个责任太重,我担不起!”

身旁的两个孩子看到母亲隐忍的模样,不知为何,即疑惑又心疼,拼命扯住江晚晚的衣摆——“妈咪……”小樱喃喃道。

妈咪怎么到了这个地方以后就这么不开心呢?

正当两个小脑袋瓜怎么想都想不明白时,身后传来厉家管家的声音:“厉爷,少爷他醒了!”

[page]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