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清风乱我心弦

清风乱我心弦

言火火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苏清欢是个离过婚并且坐过牢的女人,仅仅因为这些,她便被贴上了一个不堪的标签。三年的牢狱之灾,是替同父异母的妹妹坐的,而那段失败的婚姻,则是亲生父亲为了利益而一手促成。所以她有什么错?她错得是不该为了母亲而三番五次的被那些人要挟!如今苏清欢重获自由,她以为可以和母亲过上平静的生活,可是苏家人却并不肯罢休……

主角:苏清欢,秦琰   更新:2022-07-16 15: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清欢,秦琰 的武侠仙侠小说《清风乱我心弦》,由网络作家“言火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清欢是个离过婚并且坐过牢的女人,仅仅因为这些,她便被贴上了一个不堪的标签。三年的牢狱之灾,是替同父异母的妹妹坐的,而那段失败的婚姻,则是亲生父亲为了利益而一手促成。所以她有什么错?她错得是不该为了母亲而三番五次的被那些人要挟!如今苏清欢重获自由,她以为可以和母亲过上平静的生活,可是苏家人却并不肯罢休……

《清风乱我心弦》精彩片段

 “289563,往前走,别回头。出去了好好做人。”

哐啷——

监狱的铁门拉开。

苏清欢穿着定罪那天的白衬衣,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白得发黄的休闲鞋。

清瘦的脸上并没有出狱的欢喜,神情淡然。

初秋。

风吹来就有点凉了。

她抱了一下手臂,没回头看生活了五年的地方。

“欢欢!”

苏清欢停下来,看着前面面露欣喜,眼眶微红的中年男人。

长相斯文,面目和善。

那个人,是她父亲。

苏淮走过来,激动的打量着她,声音哽咽,“瘦了。”

比起父亲热泪盈眶的百感交集,苏清欢过于冷漠淡然。

“我想去看我妈。”

苏淮愣了一下,眼里闪过一抹慌乱,他去接她手上的包包。

“欢欢,你刚出狱,先回家好好收拾一下,过两天气色养好了,再去看她吧。她要是看到你现在这清瘦的模样,一定会很心疼的。”

苏清欢轻蹙了一下眉,“好。”

苏淮见她还是这般听他的话,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

一个小时后。

车子停在了一栋三层楼的小洋房。

她刚下车,美艳的妇人便端了火端出来,“欢欢,你快跨过这火盆。跨过火盆,晦气就没有了。”

苏清欢看着那火盆,还有火盆旁的一对母女。

她面无表情的跨过那个火盆。

杨慧见状,又赶紧拿了柳枝,沾了水围着她转,嘴里念念有词。

水冰凉,落在她的皮肤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好了好了,可以进屋了。”

杨慧深深的松了一口气,放下东西,便去牵苏清欢的手。

那一碰,苏清欢受惊的缩回了头。

“怎么了?”杨慧不解的看着她。

苏清欢摇头,“不习惯别人碰。”

“什么别人?我是你小姨啊。”

“你别这么大声。欢欢刚回来,让她回房休息。”苏淮走进来,“蕊儿,你把你姐姐的房间收拾出来了吗?”

杨蕊点头,“收拾好了。”

“欢欢,你跟蕊儿上楼。知道你出狱了,蕊儿跟你小姨早早就在给你收拾房间。”

苏清欢看了眼他们,有些事情虽然没有得到证实,但是心知肚明。

杨蕊带着她上楼,观察着她的神态,并未见半分异样。

“姐,你看看,这还是你原来喜欢的模样。粉色的窗帘和床单,都是我跟我妈一起去买的。”

苏清欢看了眼,“换了。”

“嗯?”杨蕊疑惑。

“我说,换了。”

杨蕊皱眉,“你以前不是最喜欢粉色吗?”

“那是以前。”

苏清欢转身走出房间。

杨蕊眼里瞬间浮现出不悦,最终忍下了。

……

午饭。

“欢欢,你多吃点。这些菜,都是你小姨特意为你准备的。”苏淮格外的殷勤。

又是给她夹菜,又是给她盛汤。

苏清欢看着碗里的菜,“有什么事,直说吧。”

三个脸上挂着笑的人,瞬间就僵住了。

杨慧给苏淮使眼色。

杨蕊低下头,戳着碗里的饭。

苏淮抿了抿嘴,在认真的组织语言,“那个,欢欢,是这样的。爸爸最近公司出了点问题,需要一笔资金。只要公司好了,我才能给你妈妈最好的医疗条件。”

他边说,边看苏清欢。

“晚上有个酒局,你能不能代爸爸去一趟?”苏淮问得小心翼翼,但是心里早已经做了决定。

难怪,他会去接她回来。


 她问得直白。

苏淮一梗,笑得有些心虚,“不是,只是个酒局。我会陪你去的。”

“我不去,会怎样?”

“你妈在医院住着,每天都上几万块的支出。如果公司倒闭了,我就再也没有能力去护着她了。”苏淮眼眶微红,低下了头。

苏清欢吃着青菜,“我去。”

……

离酒局还有两个小时。

杨慧拿了一套衣服敲开了苏清欢的门。

“欢欢,那个酒局都是一些大人物,咱们不能穿得太差了。这条裙子是我特意给你准备的,你试试看。”

苏清欢看着那条名牌货,是她的尺码。

她掀起眼皮,盈盈的美眸冷清,“早就准备好的?”

杨慧没想到她会这么问。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知道你要出来了,前几天我跟蕊儿专门去为你置办的新衣。你柜子里的那些衣服,都是我和蕊儿一起精挑细选的。”

苏清欢接过那条裙子,“谢谢。”

“我们是一家人,说什么谢呢。当年,要不是因为蕊儿,你也不会……”

杨慧说着便抹起了眼泪,“对不起,欢欢。蕊儿年少,性子直,没能替你圆了过去。让你受了这么多年的苦……”

苏清欢冷眼,“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人在做,天在看。”

说罢,她把门关上。

杨慧:“……”

她咬咬牙,吸了吸鼻子,早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痛心疾首,后悔万分。

……

“你真的要把欢欢送到那人手上?”杨慧靠在苏淮怀里,一双娇美白嫩的手贴在他的胸口。

苏淮抽着烟,“她离过婚,坐过牢,以后也不会给家里带来什么利益了。那人不挑,送上去的都会要。之前老何家里快倒闭了,不就是把他那个私生女送给那人之后,一下子就起来了吗?”

“她反正都不是个干净的人了,要是有本事,把那人伺候好了,那就是她该富贵。要没本事,也能给咱们家解了如今这困。”

杨慧笑得那叫一个妖艳儿,手指点在他的心脏处。

“她可是你女儿呀。你这心,可真狠!”

“女儿?谁知道她是杨珊跟哪个野男人生的。我只有蕊儿一个女儿。”

苏淮面上哪还有半分慈父的样,丢掉烟,一把握住她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另一只手掐着她的腰。

“再说,我再狠哪有你狠。你可是亲手拔了杨珊的呼吸机。”说着,那满是烟臭的嘴就要去亲那小嘴。

杨慧偏过头,略有些警惕,“在事成之前,可千万别让她知道她妈早在两年前就死了。”

“当然了。今天出来就想去看她妈,被我哄住了。放心吧,在事没有达成之前,她是不会知道的。来,现在可以亲一个了吧。”

“哎呀,别闹了,一会儿还要送她去酒局呢。”

“还早,来得及。来,叫姐夫。”

“讨厌……”

……

苏清欢靠着墙,微仰起头。

胸口发堵,心脏一抽一抽的疼。

双手紧攥着,指甲掐进掌心,血流出来,她也感觉不到半分疼痛。

再痛,抵不过心痛。

这一切,都是精心设计好的骗局。

如此,那她就遂了他们的愿。


 傍晚。

苏清欢穿着杨慧给她准备好的那条黑色深V长裙。

材质柔顺贴身,将她那完美的身材完全勾勒出来。

在监狱里五年,除了消瘦了些,但是那身段依旧是百里挑一。

那张脸,气色不好略显苍白,但这份病态恰到好处。

“欢欢啊,你一定要好好的陪秦先生,只要陪他高兴了,他就会帮咱们家。到时,咱们家好了,你妈那里也会更好。”

到了地方,苏淮还在给她画着蓝图。

苏清欢面无表情,像只提线木偶,“知道了。”

“你是爸爸的好女儿。”苏淮感慨万千,“等爸过了这个难关,将来一定给你找个好夫家。”

苏清欢不予回应。

……

酒吧,包厢。

如果有人看到包厢里这些人,一定是趋之若鹜。

随便挑一个傍上了,那后半辈子都无忧了。

全京都最有权有势的公子哥,都在这了。

男男女女玩得好不开心。

门被敲开。

所有人都齐齐看向门口。

苏淮领着苏清欢低头哈腰的堆着谄媚的笑。

那帮人看到苏清欢,男人眼睛都亮了,女人则带着比较的打量眼神。

“苏总。”

带着调侃语调的斯文男人推了一下鼻梁上的无框眼镜,似笑非笑,“还真是言而有信呀。”

卓毅是知道苏淮的。

生意不好做,也不知道是怎么就求到了秦老大的门前。

谁都知道秦老大脾气不好,但是人大方啊。

不少人都摸准了他这性子,哪怕是顶着能把脊椎压断的压力,也找上门来搏一搏。

送美女,送稀罕玩意儿,还有送女儿的。

这不,苏淮就是来送女儿的。

他之前可是拍着胸膛打包票,他那个女儿美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

今日一见,他身边的那美女还真是美。

至少,比娇娇都要娇美几分。

“卓少,付少。”苏淮也是认得这里面的几个大人物,挨个叫了声,才转向那个坐在C位,气场全开的男人身上。

他明显更加的恭敬了。

“秦爷。”

秦琰坐姿霸道,长臂搭在真皮沙发上,嘴里叼着一支烟,那烟芯时而暗下,时而蹭亮。

黑色的瞳孔深邃如同百年枯井,神秘莫测,又不敢窥探。

没有几个人能够直视他的眼神。

除非,不想要命了。

桃花眼原本该是多情的,只是这双眼睛长在秦琰的脸上。

不仅没有情,还冷漠得可怕。

“秦爷,这就是我女儿。苏清欢。”苏淮像极了古代的小太监,谄媚得很,“她对您很是崇敬,早就想见您一面。”

苏淮轻碰了一下苏清欢,示意她开口说话。

苏清欢跟个木头人一样,不动也不说话。

从她进来开始,她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苏淮皱眉,压低了声音,“欢欢,你别木着。秦爷看着你呢。”

苏清欢知道那个男人在看她。

正好,她也在看他。

直勾勾的那种。

没有恭敬,没有胆怯,也没有任何的讨好。

甚至,还有些几分无礼。

至少在秦琰看来是的。

从来没有女人在见他的时候,敢用这样的眼神看他。

他夹着烟,修长的手指弹着烟灰,声音低沉慵懒,“看来,苏小姐并没有很想见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