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偏执大佬的小团宠爆红娱乐圈了

偏执大佬的小团宠爆红娱乐圈了

君忆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苏桃重生了,前世惨死的她,穿越到强者如云的佣兵世界,在那里,她凭借自己的努力,坐上战神之位,结果,一个不小心,她又穿越回来了!一朝重生,苏桃还没等报前世之仇,就发现自己穷得一批,还欠了五百万。父亲的在乎,哥哥的宠爱,她通通都不想要了,重活一世,她只想搞钱,只想做富婆,听说选秀出道就能赚钱,那她就去选秀……

主角:苏桃   更新:2022-07-16 15: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桃 的武侠仙侠小说《偏执大佬的小团宠爆红娱乐圈了》,由网络作家“君忆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桃重生了,前世惨死的她,穿越到强者如云的佣兵世界,在那里,她凭借自己的努力,坐上战神之位,结果,一个不小心,她又穿越回来了!一朝重生,苏桃还没等报前世之仇,就发现自己穷得一批,还欠了五百万。父亲的在乎,哥哥的宠爱,她通通都不想要了,重活一世,她只想搞钱,只想做富婆,听说选秀出道就能赚钱,那她就去选秀……

《偏执大佬的小团宠爆红娱乐圈了》精彩片段

“啪!”

皮鞭抽在皮肉上传来尖锐的痛感。

苏桃还没来得及搞清楚现在的状况,头发已经被人一把抓住,拖着脑袋狠狠地往墙上撞去。

“贱人!你不是烈性吗?不是要撞墙吗?你现在去撞啊!”

猥琐阴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苏桃脑子里一片混乱,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堂堂战神,哪个龟孙子活腻歪了,敢用鞭子抽她?

还扯她头发撞墙?!!

“啪!”

苏桃来不及多想,又一鞭子抽在了她的身上。

她猛然睁开眼睛,眼前是一面大白墙,墙面上有着触目惊心地鲜红血迹。

她眼角的余光看见身后一个满脸横肉的老男人,正挥舞着一条黑色的皮鞭朝她抽来!

她反手一手肘撞在身后男人柔软的肚腹上。

男人吃痛,手上的力道一松。

苏桃趁着这个机会,猛然转身,一把夺过了男人手里的皮鞭。

抬起一脚将男人踹倒,毫不客气的一脚踩在了男人的胸膛之上。

“啪啪啪……”

手中的皮鞭狠狠的抽在男人肥滚滚的身上。

男人一阵鬼哭狼嚎,本能的想要躲避,可被苏桃一脚踩着胸膛,根本动弹不得,只能像条肥胖的蠕虫一样蜷缩成了一团。

等男人老实了,苏桃冷然的眸子微微眯起,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地上肥头大耳的男人,“说,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

“靠,你个小贱人敢打我?我告诉你,严丽珍已经把你卖给我了,你敢反抗,回头我就让她弄死你!”

严丽珍?她继母?

等等,她不是已经爬上那个肮脏之地的顶楼,一跃而下,自尽了吗?

而且穿越到另一个战乱的世界,一步步成长为了最强战神。

今天,是她封神的日子!

怎么会再听到严丽珍这个令人恶心的名字?

她清冷深邃的目光,四处看了看,这里……是酒店?

难道……

已经逐渐被深埋的记忆,重新清晰的浮现在眼前。

十八岁那年,她从乡下被接回苏家,是她那一世噩梦的开始!

直到她死亡……

穿越到了强者为王的佣兵世界,年仅六岁的她已经进入了佣兵工厂。

她经历最魔鬼的训练,打最残忍的仗,杀最多的人,最终成了那个世界的最强战神!

今天本该是帝国首领亲封她为战神的日子,却又穿回了第一世。

……

苏桃来不及想太多,被她踩在脚下的男人一双肥胖的猪蹄已经抱住了她的小腿,试图掀翻她!

她犀利的眸光一扫,随手摸过茶几上的水果刀,随手一转,猛地扎进了男人的手腕,轻轻一挑,只听男人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抓着她小腿的手已经无力的垂了下去!

她脚下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男人胸腔里的肋骨断了两根。

瞬间,男人一张肥猪脸痛得都扭曲了!

“你个小贱人,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再不放开我,老子弄死你!”

“啪!”

苏桃手中的鞭子又狠狠的抽在了男人身上。

冷笑道:“就凭你?”

她弯腰低头,柔顺的长发顺着她巴掌大的冷白小脸垂落,樱花花瓣一般粉嫩的薄唇勾起一抹上扬的弧度。

纤细修长的手臂卡住了老男人的脖颈,巧劲儿一使,只听“咔嚓”一声轻响,男人直接晕了过去!

她唇角微勾,既然她回来了,那么曾经伤害她的人就一个都别想跑!

严丽珍!

苏星月!

那些曾经欺她、辱她、害她的人!

她回来了!


“这里,就是这里,你们快开门,救救我的姐姐啊!”

苏桃听到门外传来苏星月着急到哭的声音,她唇角勾起一抹冷冽的弧度,顺手把水果刀往靴子里面一插。

起身直接打开了门,犀利的目光落在哭兮兮的苏星月身上。

苏星月如记忆中一样穿着一袭白色的公主裙,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惊慌和担忧。

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这个妹妹有多担心她呢!

苏星月在她冷戾的目光下,不自觉的激灵灵一颤。

随即,她回过神来,眸底的暗光一闪而过,哭着就想要扑倒在苏桃的怀里,“姐姐,你没事真的太好了,我还以为……”

“啊——”

苏桃身体往旁边一侧,苏星月扑了个空,直接一摔,摔在了房间里那个肥胖老男人的身上。

苏星月眼珠子一转,赶紧跳起来,哆哆嗦嗦的说道:“姐姐,你……你房间里怎么会有个男人,你和这个男人……你们……

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爸爸都已经说了只要你改过自新,你以前在乡下无论做了什么都可以既往不咎。

可你……你怎么又和这种不三不四的男人来开房……”

跟着她的媒体迅速的捕捉到了关键词,乡下、又、开房!

豪门千金私生活混乱!

再往深了挖一挖,还能好好想一下,一个豪门千金为什么会在乡下长到十八岁才接回来,这狗血的豪门密辛,可是普罗大众最喜欢的茶余饭后的谈资!

苏桃看着苏星月,精致的薄唇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嘲讽的看着苏星月。

这莲言莲语,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上一世,也是这样!

只是那时候,她还一心一意想要回到苏家和父亲、哥哥们团聚,所以,拼了命的跟苏星月解释,结果却更加坐实了她是一个私生活混乱的乡下土包子。

也因着这个原因,她后来在学校被霸凌,辍学之后,又被弄到那个肮脏的地方,彻底走上了绝路!

这一世,她谁都不爱!

“苏星月,你救人的方式就是带着媒体来污蔑我的名声?”苏桃清冷的眸子睨着苏星月。

苏星月有一瞬间的慌乱,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乡下蠢丫头,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她赶忙想要解释,“姐姐,不是的,我只是……”

苏桃不理她,直接走到老男人身边,狠狠地一脚踹在男人的身上。

男人吃痛醒了过来。

苏桃蹲下去,一把抓住了他头上仅剩的几根毛,逼迫他看向苏星月,“你认识她吗?”

老男人看到苏星月,眼中瞬间就燃起了怒火,“苏星月,他妈的,你妈怎么回事?说好的给她喂了药,让老子想干嘛就干嘛呢?

他妈的,你们是给她喂的大力丸吗?”

苏桃嘴角扯了扯,这老男人……还挺幽默。

就连苏星月身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记者都忍不住笑得抖了抖肩。

苏星月满脸慌乱,“不是,我根本不认识你,你别胡说……”

说着,她强自冷静下来,泪眼朦胧的看向了苏桃,“姐姐,我好心来救你,你为什么要让他污蔑我和妈妈?”

“污蔑?”苏桃眸中的冷光让人胆寒,她抬眸看向在场的媒体,“麻烦各位帮忙报个警。”

她看着苏星月露出一个冰冷的微笑,“警察自然会查清楚,是谁在污蔑!”

苏星月彻底慌了,“姐姐,咱们一家人的事情,还是不用惊动警察了吧?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我……我这就回去找妈妈问清楚!”

苏星月说着,就狼狈的逃窜出了房间,还不忘把她喊来的媒体全部带走了。

她一走,一直强撑着的苏桃,身体瞬间就软了下去,踉跄着差点摔倒在地上。

老男人冒着贼光的眼睛看向她。

她柳眉一竖,从靴子里抽出了水果刀,“看什么看?还不快滚!”

老男人已经被她吓破了胆,听到她这一声喝,顿时屁滚尿流的跑出了房间。

苏桃眸中尽是冷光,紧紧的捏着水果刀,强撑着身体往外面走,药效已经在她的身体里乱窜,但她很清楚,她必须得马上离开!

否则,如果苏星月或者那个老男人去而复返,她就玩儿完了!

一直到了电梯口,看到一个男人正好从电梯里出来。

她迷蒙的视线看不清楚男人是谁,只能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重影。

但几乎是身体本能的,她已经头重脚轻的身影一闪,水果刀刺向了男人柔软的腰腹之间……

男人最开始下意识的想要扼住她的咽喉,但看清她的脸之后,眸中异样惊喜的光芒一闪而过,连忙上前一步接住了她。

同时,另一只手握住她拿着水果刀的手腕,夺过了她手里的水果刀,“别怕,我帮你!”

男人磁性有力的声音传进耳中,一股好闻的雪松香味钻入鼻尖。

苏桃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原本紧绷的神经和身体,一瞬间就全都放松了下去。

她抓着男人胸前的衬衣,柔嫩的指尖触到男人坚实的胸膛。

她努力睁开眼睛,看向了男人的脸,硬朗流畅的脸部轮廓,好看的丹凤眼中眸光柔和,高挺的鼻梁,淡薄的唇似乎微微勾起一点笑容,看起来让人觉得格外的舒服……

“谢……”谢。

第二个谢字还没说出来,她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总裁,我……卧槽!”席文追上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家那位平时连一只母蚊子都不能近身的大总裁,怀里居然抱着一个女孩儿,而且女孩儿一手死死的抓住了总裁的衬衣,把衬衣衣领都扯开了,露出了里面坚实的胸肌。

李成蹊抱着苏桃,迈开大长腿走进房间,“打电话让谢云飞过来救她!”

席文惊讶的看了一眼被自家总裁温柔的放在床上地女孩儿,这女孩儿究竟什么人?

他家对身体接触有厌恶症的大总裁,不仅亲自把她抱到了自己的床上,还要请他的御用神医来救她……


李成蹊深邃的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女孩儿的脸上。

女孩儿的小脸药力的作用下,微微有些苍白,长而卷翘的睫毛在奶白的脸上投下一片蝶翅般的阴影,精巧的鼻尖,樱花花瓣的唇像诱人的果冻。

额头上撞击出来的伤口看起来触目惊心。

只是失去意识的女孩儿,却仍然紧蹙着眉头,手里还紧紧的握着那把闪着寒光的水果刀。

他伸手,想要拿走她手里的刀。

“嗯?”

他眉心微蹙,巨大的阻力,女孩儿手里的道不动分毫。

明明已经失去了意识,却不愿意放下武器。

他看着她的脸,想到她的过往……

也是,不论她身在哪里,恐怕都是不敢放下武器的。

——

苏桃再醒来时,闻到了空气中好闻的雪松香味。

这味道,让她安心。

她睁开眼睛,却看见一张俊脸正缱绻温柔的看着她。

她条件反射的用被子裹紧自己的身体,利落起身,拉开了与男人之间的距离,上下打量了男人一眼。

男人逆着光的方向坐着,大半个身子都浸在阴影里,长腿微曲撑着地,脸部线条如同雕刻一般硬朗而流畅,精致的五官仿佛造物主最完美的作品。

苏姚正了正脸色,“谢谢你救了我,还有我昨晚对你做的事情,我也会负责的!”

她重生之前也中过那种药,据说中了之后,如果不跟男人酱酱酿酿,就只能等身体自然代谢。

而那一次,她整整熬了三天,药效才逐渐褪去。

可现在,她身上一点中药之后的难受感觉都没有了,所以,她应该是已经对男人做了那啥了。

男人轻笑,这样明明有点害羞却故作镇定的她,真的好可爱!

男人站起身,两步走上前,弯腰,凑近女孩儿,“我很贵的!”

清冷的雪松香钻进鼻尖,苏桃不自觉的贪婪的猛嗅了两下,兀自镇定道:“咳,这个不管多贵,该我负的责任我都会负!”

虽然,她现在很穷!

身无身文,连个手机都没有的那种穷。

但是,她占了人家一个良家男人的清白之身,该负责还是得负责的。

男人看着她脸上不断变化的小表情,心情说不出的愉悦,竖起了一根手指,本来想说,他虽然很贵,但是对她免费。

可女孩儿显然误解了他的意思。

“一千万?”苏桃好看的秀眉拧了拧,又一本正经的跟他讨价还价,“虽然你长得的确很不错,但是这一千万是不是也太贵了一点?

这样吧,五百万!”

男人以拳抵唇,低低的笑着应道:“好!”

苏桃松了一口气,虽然五百万也不少,但总比一千万要少多了。

她一本正经的继续讨价还价,“我现在还没有钱,这五百万,我能不能先给你打个欠条,等我有钱了就付给你。”

男人点了点头,“可以!”

苏桃满意的从李成蹊的手里接过纸笔,甚至在想,这个男人长得好看也挺好说话,说不定可以留个联系方式。

万一以后有需要,还可以找他!

写着写着才发现,她突然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抬起一双晶莹的鹿眼,看向他,“你叫什么名字?”

“李成蹊。”他性感的薄唇轻启,低沉磁性的嗓音吐出三个字。

“哦。”苏桃应了一声,低下头继续写欠条。

写好之后,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又抬眸问李成蹊,“我要不要再盖个手印儿?”

“不用,我相信你的人品。”李成蹊接过她手中的欠条,看着右下角的苏桃两个字。

这名字真好!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苏桃看李成蹊收起了欠条,这才说道:“你现在是不是可以出去了,我要穿衣服了。”

李成蹊弯腰提起一个精美的包装袋,放在她的面前,“穿这套吧,你之前那套衣服脏了。”

染了血,他记得她最讨厌血了!

李成蹊走出房间门,席文立即恭恭敬敬的迎了上来,“总裁,查清楚了,小姑娘叫苏桃,苏家的女儿,之前一直被养在乡下,前两天才刚刚接回来。

刚才她是从有成集团的老总黄有成房间里逃出来的,黄有成想对她……不轨!”

“啪!”

李成蹊手中的金笔瞬间断成了两截,男人那双刚才在苏桃面前还温柔带笑的眸子此刻风云汇聚,只望一眼,便让人胆寒!

他薄唇微微勾起,磁性的声音低沉而压抑,透着让人心惊的凉意,“有成集团,从现在开始,就不复存在了!”

席文心里一惊,赶紧应道:“是,我马上去处理!”

“把那个黄有成,一并给我带回来!”李成蹊好看得过分的眉眼之间一片狠戾之气。

席文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好久没有看到总裁如此动怒了!

只是临走之时,他却忍不住看了一眼紧闭的酒店房门内,那个小姑娘……

总裁为什么对她如此不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