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在玄幻世界与万物沟通

在玄幻世界与万物沟通

大罗金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云凡穿越到玄幻世界,从此人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这里,原主是个修炼废柴,从小没有灵根,只能在二流宗门里做个杂役弟子。甚至,他还会被人欺负。自从换了灵魂,云凡觉醒了神奇系统,从此可以沟通万物天赋。灵药仙草会与人说话,宝器功法能补缺传道,妖兽神宠频频嘴欠吐槽。不论是有系统辅助,还是能与万物沟通,云凡彻底开启了无敌之路!

主角:云凡   更新:2022-08-22 11: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凡 的女频言情小说《在玄幻世界与万物沟通》,由网络作家“大罗金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云凡穿越到玄幻世界,从此人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这里,原主是个修炼废柴,从小没有灵根,只能在二流宗门里做个杂役弟子。甚至,他还会被人欺负。自从换了灵魂,云凡觉醒了神奇系统,从此可以沟通万物天赋。灵药仙草会与人说话,宝器功法能补缺传道,妖兽神宠频频嘴欠吐槽。不论是有系统辅助,还是能与万物沟通,云凡彻底开启了无敌之路!

《在玄幻世界与万物沟通》精彩片段

“想我云凡曾经也是个青年才俊,没想到来到这里,却成了个马夫兽奴铲屎官,唉……”

云凡叹息一声,拿着手中的酒葫芦狂饮了一通闷酒,似乎在发泄着什么。

他原本是现代社会的年轻白领,没想到夜里加班心脏病发作,晕倒了过去,醒来就穿越到了这个玄幻世界。

原本以为穿越者有主角光环,开局拳打天骄,脚踩圣子啥的。

可偏偏自己却穿越成了一个二流宗门里资质极差,负责驭兽的杂役弟子。

相当于天宫中的弼马温,现代世界里的饲养员。

而且整天面对着一群极为麻烦的各种兽类,实在是无聊的厉害,万一照料不好,还会受到长老责罚。

宗门名为青鸾宗,号称有弟子十万,不过真正的入道修真者,仅仅是内门的那几百人,剩下的绝大部分是外门弟子。

而云凡,连外门弟子都不如。

只因为他天赋资质最差,连灵根都未开启。

这个差事截止目前,都只有云凡一人。

“别人穿越都有系统,金手指,我却啥都没有,真惨啊……”

云凡苦不迭言,接着又猛灌了几口,将酒葫芦的酒一饮而尽。

很快酒劲上来,整个人晕晕乎乎的,似乎跟天地融为一体的感觉。

模糊间,竟然仿佛听到一阵缥缈的天道之音响彻。

【万物皆有灵,故而皆有声,山川草木而能语,天机造化此中生!】

云凡无奈的摇摇头,自己这是幻听了吧。

“你这个醉鬼,每天就知道喝酒,肯定寿命不长。”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突然传来,将云凡给吓了一跳。

“什么人?”

云凡急忙的看向四周,这里除了他之外,平时根本没有人来,更何况这是在午夜时分。

“又是我幻听了?”

云凡心中疑惑,按照自己的酒量来说,这一壶酒不过五分醉意而已,应该不至于如此。

“别找了,我是你手中酒壶,真是个醉鬼!”

就在这个时候声音再次响起,云凡这一次听得清楚,确实是自己手中的酒壶在说话。

“我没有听错,刚才莫非真是天道之音!?”

“万物皆有灵,故而有声!难道就是如此吗?”

云凡有些明白了,连手中的酒葫芦在他面前都能开口了,那还有什么是不能说话的呢?

不过这酒葫芦却不再说什么,它似乎对于云凡的印象并不好,可能是因为云凡最近手脚慵懒,没有对它进行洗刷让它整个都脏兮兮的。

云凡再看向自己所住的茅屋之外,距离云凡最近的动物,就是两批银月宝驹,云凡平时最喜欢这两匹马,将他们照顾的很好。

“今天的月光真好啊,沐浴月光真是舒服极了,还能吸收灵气。”

“我感觉有些饿了,明天我们对那家伙撒娇卖萌,让他多给我们点上等草料吃。”

……

云凡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他听到了两匹马在聊天,现在他算是彻底明白万物有灵系统的作用了。

“哼,只会撒娇卖萌是不行的,想要上好草料,你们也要给我好处才可以。”

云凡看着那两匹银月宝驹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这两个畜生居然商量着跟自己耍心机。

“呀,这个家伙怎么能知道我们说什么了?”

云凡这一句话,倒是让两匹银月宝驹都呆住了,愣了半天。

“如此不是更好,你们两个居然算计我,从今以后草料减半。”

云凡假装生气,对着那两匹银月宝驹责问道。

“别别别,是我们不好,你大人不计小马过,只要你原谅我们,我可以告诉你哪里有宝贝。”

听到那两匹银月宝驹对着自己认怂,云凡这才傲慢的点了点头。

“我傍晚的时候,看见那些猴子们在后山发现了一株千年昙花,今晚就会绽放,你要是拿到服用之后,可是能够直接开启灵根的。”

听到银月宝驹说出这种消息,云凡顿时惊喜不已。

只要开启灵根,就能进入真正的修道境界第一层灵虚境,但这灵根开启却并不容易。

方法无外乎两种,第一就是长期修炼,感受吸纳灵气开启灵根,不过这人资质有别,资质高的三五年,资质差的三五十年都未必能行。

第二就是借助天才地宝,这算是一条捷径,服用天才地宝借助其灵气,疏通筋脉排出浊气,一举开启灵根。

但天材地宝何等珍贵,可是可遇而不可求,需要莫大的机缘才能够得到。

“果然是天机造化此中生。”

就是云凡此时也不得不惊叹这万物有灵系统的神妙了。

若不是有着万物有灵系统,能够听到万物的声音,云凡想要获得这天材地宝,几乎是不可能的。

“大黄,你又去偷骨头了吧,看我不教训你……”

就在云凡想着这些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打断了云凡的思考。

然而云凡知道,发出这个声音的并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个人,当然也可以不算一个人。

这是云凡几天以前救助的一个老头,疯疯癫癫的,算起来跟这里的野兽似乎也没有什么区别。

云凡就当是行善积德,将他留在这里,权且当个动物一样的养着。

只不过这个老家伙,每晚总是要发疯一番,大喊大叫,不疯够了是不会消停的。

“站住,看我五雷掌!”

果然片刻之间,在云凡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骨瘦如柴衣衫凌乱的老头,正在追着一直体型硕大的黄狗。

老头的腿脚不错,速度倒是不慢,拦住黄狗的去路,对着狗脑袋就是一掌。

不过这黄狗大概是被逼急了,对着老头伸出的手掌猛咬一口。

老头顿时惨叫一声,手上鲜血淋漓,看的云凡都有些哭笑不得,只能回房间给他拿点草药处理一下伤口。


云凡给疯癫老头敷了草药做了包扎,那疯癫老头却依然不老实,包扎完之后,就跑跳着继续浪去了。

“还是准备一下正事吧。”

云凡自言自语的说道,既然得到了千年昙花的消息,如此天材地宝,哪有不取的道理。

但此事也并非轻而易举,因为后山属于宗门的禁地,宗门中的弟子不得靠近后山。

至于为什么是禁地,这个云凡就不太清楚了,好像其他的弟子也并不知道。

“大概是因为后山的地势险恶,又多有凶恶野兽吧。”

云凡推测着原因,如果仅仅是凶恶的环境和凶猛的野兽,并不能阻止云凡前往。

云凡换上了一身利索的黑色劲装,带上了自己的武器,一把凡铁的长剑。

出门之后沿着道路向后山而行。

如今已经是凌晨三四点钟的时间,整个山峰都显得安静异常,青鸾宗对于弟子的作息要求有着严格的规定。

除非是像云凡这样都快要被宗门遗忘的杂役弟子,其他人这个时间应该都在睡觉休息。

后山的地势确实陡峭复杂,也并没有像样的道路,好在云凡的手脚利索,这对于他来说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应该就在前方了。”

根据那两匹银月宝驹所知的消息,那千年昙花的所在,就是云凡前面不远处的陡峭山坡。

云凡继续向前走了几步,在他眼前杂乱的草木从中,隐隐出现了一点白色的亮光。

“莫非那就是千年昙花?”

云凡对于千年昙花会发出亮光并不吃惊,这种成长千年的天材地宝,吸收了日月精华,绽放光彩是很合理的。

云凡靠近过去之后,果然那白色的亮光是一个生长在叶片之上的花骨朵,不过还没有盛开。

“这昙花需要在盛开时采摘才有效果,看来还需要再等一会。”

这昙花的绽放时间固定,是在夜幕与白昼交替之间,朝露初凝的时刻,估计还需要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云凡在一旁的树下盘膝而坐,静静地等待着千年昙花的盛开。

但就在云凡刚刚坐下没有多久,突然听到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似乎有人正在靠近过来,而且人数还不止一两个。

“莫非这千年昙花的消息,不只是我一个人知道,还有其他人前来抢夺?”

云凡听到脚步声顿时紧张起来。

他这个连灵根都没有开启的杂役弟子,在整个宗门中属于势力最为弱小的,不管是什么人前来,云凡基本上都没有实力跟人家相争。

所以云凡直接躲在了树后,悄悄地观察着,片刻有一队人出现在云凡的视线中。

这一群人脚步极快,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老者,相貌表情威严,跟在后面的七八个年轻人,都是一身的白衣。

“内门弟子?”

云凡通过那一身白衣,可以确定那些年轻人的身份,应该是青鸾宗的内门弟子。

青鸾宗规矩严格,外门弟子只能穿青色布衣,而内门弟子的统一装束才是白色丝衣。

而这些内门弟子跟着的这个老者,身份也可想而知,能够带领内门弟子的,起码也是青鸾宗的执事或者长老之一。

“五长老,我们这是去哪儿。”

那些内门子弟中,有人开口对着老者问了一句。

“我不是说了,带你们去一个灵气充足的地方,传授秘密功法。”

老者对着那个弟子有些不耐烦的回答。

从他们这话中云凡也听得出来,这些人的目标并不是千年昙花,这让他放心了不少。

“这长老指点弟子,难道非要这么大半夜,如此偷偷摸摸的。”

虽然云凡放心了,但是好奇心却起来了。

“还要等一个小时,我不如偷偷跟去看看,也许能够学到什么私密的传承。”

云凡心中暗想,这青鸾宗的长老可都是金丹境的大修,从他们身上学一点,都足够普通弟子受益匪浅的。

云凡在后面,远远地跟着五长老和那些内门弟子,其实也没有走多远,他们来到了一个山洞之前。

这是一个不小的山洞,仅仅是洞口高度就有五六米,宽度能够达到十米以上。

“就是这里了,你们先进去吧,我有点累了,先歇歇脚。”

五长老对着那些内门弟子说道,示意这些内门弟子先进入山洞之内。

“不对劲,这五长老似乎是另有目的。”

云凡立刻就意识到了,要知道云凡以前可是社会精英,职场商场混的风生水起,心机城府已经相当的成熟老练。

五长老虽然年纪大,但是作为金丹境的强者,他的体力和精力,其实远比这些内门弟子好多了,说累绝对是借口。

“是!”

那些内门弟子对于五长老的吩咐自然照办,他们并没有怀疑或者是根本不敢怀疑。

七八个内门弟子点起了火把,开始向着山洞中走进。

看着他们走进去,捋着胡须的五长老嘴角露出了一丝恶毒的笑容。

这让云凡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但是这五长老究竟要干什么?

就在云凡如此怀疑的时候,山洞中却突然传出接连的喊声。

“这是什么东西?”

“啊,救命啊,快救我。”

“五长老救命,救命啊。”

……

云凡知道,这些喊声自然是来自于那些内门弟子,声音中透着极度的恐惧,还有撕心裂肺的惨叫。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山洞中有什么?”

云凡对此也是十分震惊。

要知道那些内门弟子,起码也是灵虚境圆满的修为,有不少人已经进入了归元境。

如此修为又人数众多,别说是凶猛的野兽,就是碰见实力强悍的妖兽也足有抵御之力。

现在为何如此绝望的呼喊求救,而这喊声也仅仅是持续了半分钟不到,就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了。

云凡自然知道,这代表着那些内门弟子,恐怕是已经全部遭遇了不测。

“哈哈,吃吧,吃吧,他们都是你的食物。”

这个时候,在山洞之外的五长老,却哈哈大笑的说道。

云凡已经看明白了,这些内门弟子就是被五长老带到这里,专门送给洞中未知之物的饲料。


青鸾宗号称弟子十万,这个数量并不夸张,而内门弟子却只有区区数百人。

从这个数量的对比上就可以知道,内门弟子都是从外门千里挑一选拔出来的精英。

对于青鸾宗大批的外门弟子来说,成为内门弟子是他们做梦都想的事情,只是竞争太激烈了。

而现在这些被人羡慕的对象,这些宗门中的精英,他们的生命居然被长老如此的对待,简直连草芥都不如。

“看五长老的意思,这事情绝非第一次,也不会终止,我要赶快走。”

云凡知道,碰到了这种事情,自己也就置身于危险之中。

那山洞中有什么云凡也顾不得好奇,他也没有那个本事知道,现在赶紧离开这里才是上策。

否则一旦让五长老察觉,如此隐秘之事,如此罪恶的行径,五长老断然是要杀人灭口的。

云凡轻轻地挪动脚步,不敢发出什么响动,向着后面慢慢的退去。

可就在他走了没有几步,突然感觉腿部一疼,似乎有什么东西击中了自己。

腿部的疼痛让他脚下一滑,身体也就向着一旁栽倒下去,发出噗通的一声。

栽倒之中云凡看到不远处有几只猴子的身影,想必就是这些猴子在暗中搞鬼了。

可是如此的动静,在这夜深安静的后山中实在是太大了,想要不引起那五长老的注意都不可能。

就在云凡还抱有侥幸心理的爬起来的时候,就看到不远处五长老的目光已经锁定了自己。

“什么人。”

五长老厉声问道。

但云凡却并不回答,而是转身就想要迈步逃跑。

只是注定了这不可能成功,五长老不过是一个飞身,已经来到了云凡的近前。

五长老是金丹境的强者,云凡不过就是一个凡人,五长老如果想要对付云凡,只需要一个小手指头轻轻一摁,比杀死一个蝼蚁也费力不了多少。

“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是你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那你就只有死了。”

从云凡的装束上,五长老看不出云凡的身份,但是却能看出他是个灵根未开的凡人。

“罢了,逃不过。”

云凡知道自己面对五长老是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的。

此时除了认命之外,云凡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希望五长老对自己下手痛快一些,不要让自己跟那些内门弟子一样去喂了山洞中的神秘之物。

“你居然在这里。”

就在五长老就要准备对云凡动手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传来,让五长老一愣。

这个声音也让云凡十分意外,今天晚上的宗门禁地,怎么如此热闹,都快赶上集市了。

随着这个声音,那个疯癫的老头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来到了云凡的身旁。

此时天空中月色依旧明亮,老头虽然衣衫褴褛头发凌乱,但是那模样云凡是看的清楚,五长老自然也是一样。

“天星子,你居然没死!”

五长老看清楚了老头的容貌之后,顿时大惊,双手摆出了御敌的姿态,脸色也从狂傲变得凝重。

“天星子?”

云凡感觉五长老说的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熟悉。

搜寻脑海过后云凡想起来了,听说五年前魔道高手天星子,曾经前来青鸾宗挑衅。

后来被宗主跟五大长老联手将其斩杀,这可是青鸾宗的除魔卫道之举,自然会向着弟子们大肆宣传。

“他居然是魔道高手天星子,元婴境的大魔头。”

就是云凡都没有想到,自己救助的老头,居然是一个魔道的大修。

这天星子就是本事再大,现在也是一个疯癫老头,早已丧失了本性,对人构不成什么威胁。

但五长老显然不知道这一点,他此刻精神极度紧张,可想而知他对于天星子的畏惧心理。

“还要我动手吗?五雷掌!”

疯癫的天星子,顿时大怒的喊道,向着前方就是一掌打出。

“不好!”

五长老本来就紧张的厉害,一看到老头如此,顿时惊呼一声,整个人瞬间向后,犹如逃命一般的转眼就没影了。

而再看疯癫的天星子,这一掌让云凡给他的包扎都散开了,敷的草药都甩飞了出去。

但他却毫不在乎这些,看着前方的树丛中大怒,而在树丛之中,一个黄色的影子正在趴着,赫然就是那条黄狗。

现在云凡是明白了,这疯癫的天星子想要攻击的可不是五长老,而是那条咬了他的黄狗。

“傻逼!”

这个声音来自那条黄狗,只有云凡能听到。

看起来这条黄狗是一点没有害怕,反倒是将狂傲恶毒的五长老给吓跑了。

“真是侥幸躲过一劫。”

云凡苦笑一声,不过他也知道要赶紧离开这里,说不定五长老还会回来。

就在他想要离开的时候,突然从那吞噬掉几个内门弟子的洞口中,有一团火飘了出来。

飘出之后那火焰逐渐的熄灭,而随着熄灭一根在月光下泛着光泽的红色羽毛落在了地上。

“五长老不惜用内门弟子的性命当做饲料,难道就是为了此物?”

云凡走过去捡起那红色的羽毛,这羽毛之上还带着滚烫的温度。

现在也没有时间多想,云凡立刻迈步就走,那条黄狗也跟在他的身后,黄狗跟着,疯癫的天星子自然也跟着。

“月光已经开始黯淡了,那千年昙花应该也即将绽放。”

云凡此行的目的自然是那千年昙花,千年昙花绽放在最黑暗的黎明,代表着这个世界上至暗至寒。

等到云凡返回到千年昙花所在之处,月色已经完全黯淡下去,而那原本的花骨朵已经裂开,带着幽暗光芒的千年昙花开始绽放。

黎明时刻只有一瞬,昙花绽放也仅仅是刹那之间,云凡毫不犹豫的动手,直接将千年昙花摘下。

如今目的已经达成,云凡打算赶紧离开后山这个是非之地,以免再遇到什么危机的情况。

一口气返回了住处,云凡坐下来休息,喝了一碗水,这才准备拿出千年昙花来仔细的欣赏研究。

“咦,怎么没有了,难道是赶路的时候不小心丢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