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重生隐形帝国

重生隐形帝国

为轻尘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生在这乱世战乱的年代,卢青知道要想保护家人、爱人,就一定要变得强大。在这豪强林立、逐鹿中原的形势下,他一个出身荒北之地的人,想要逆袭变强,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可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多年之后,卢青在这个地方,悄然崛起一个庞大的隐形帝国,彻底震惊了整个中原。

主角:卢青,崔浩   更新:2022-08-22 11: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卢青,崔浩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隐形帝国》,由网络作家“为轻尘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生在这乱世战乱的年代,卢青知道要想保护家人、爱人,就一定要变得强大。在这豪强林立、逐鹿中原的形势下,他一个出身荒北之地的人,想要逆袭变强,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可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多年之后,卢青在这个地方,悄然崛起一个庞大的隐形帝国,彻底震惊了整个中原。

《重生隐形帝国》精彩片段

刚刚醒来的卢青,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由的头皮发麻!

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眼神空洞!

数不清的身影,晃晃悠悠从四面八方正向他涌来!

丧尸入城吗?

这是他脑子里第一个反应。

“小王爷醒了?呜——”

“太好了!定是王爷在天之灵保佑,才让小王爷这么快醒过来的。”

正处于迷茫中的卢青,扭头看了下扶着他的绿裙小丫头,和上了年纪的老者。

小王爷?

卢青怔在原地未动,敲了敲有些发胀的脑袋,慢慢整理混乱的记忆。

大学四年,交往的女友突然变心。

以至于毕业前,最后一次的化学实验中,因为心神不宁而操作失误。

那场意外爆炸过来,他没有出现在医院里,却被带到了这个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朝代!

这是一个类似于南北朝末期的时代。

中原东部的周国与西部的燕国分庭抗礼,实力相若。

淮河以南的梁国偏安一隅。

除此之外,近些年来北部草原崛起的突厥,时常骚扰周燕两国边境。

为了一劳永逸,十年前周国就在边境建起了千里长城,以防突厥。

大周王朝上党王卢涣,半年前奉诏入宫,离奇死亡。

十三岁的独子卢青继承王位,刚办完丧事,就被赶到了封地恒州。

恒州地处大周北部边陲。

早在十年前,这里的百姓就跑了个精光!

只剩下一座恒州城孤悬塞外,早已破败不堪,四周的城墙甚至坍塌了十几处。

更要命的是,恒州城建在了长城之外,直面突厥人的威胁!

大周皇室将他扔在这种地方,分明是任其自生自灭啊!

为了生存,性格懦弱的卢青,连续三个月时间,带着王府众人,以及城内仅有的百来户乌桓原住民,开始对恒州城艰难的加固。

然而,谁能想到,屋漏偏逢连夜雨。

突然间,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上万流民,居然越过长城,逃到这荒北之地!

黑压压的流民,潮水般涌入破败的城池。

年仅十三岁的卢青,混乱中被踩了几脚。

幸亏侍女小怜和管家福伯带人拼命将他救出。

否则,刚刚穿越过来的卢青,将会再次淹没在流民脚下!

“这里流民越来越多,小王爷,老奴护着你回府吧!”

看到眼前乌泱泱的流民,卢青暗暗苦笑,拦下了福伯。

“福伯,流民势大,咱们那个王府能拦住他们吗?”

福伯闻言,与侍女小怜同时神色一黯。

卢青那个所谓的王府,就连大门都要倒了,怎么可能拦住这些流民呢?

眼看着流民越靠越近,卢青三人不得不继续后退,最后被逼到了一个地势较高的土坡上。

越来越靠近的一双双空洞的眼神,带给卢青等人巨大的心理压力。

尤其是负责守护卢青的六名王府护院,此刻更是双腿不住打颤,额头上冷汗直流。

为首的护院终于坚持不住,举起腰刀就要冲出去。

“住手!”

这种时候万一冲动之下激化了矛盾,不仅会造成无谓伤亡,更可能激怒流民,他们这几个人也别想活了!

抢下护院手中腰刀,扔到一边,卢青强自镇定,挥手喝道,“我是上党王卢青,朝阳廷恩旨,驻守这恒州封地。”

“诸位乡亲,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突然来到这荒北之地?!”

乱糟糟的流民总算缓缓停下脚步。

流民中,走出一个破衣烂衫的青年,向土坡上的卢青拱了拱手,“学生崔浩,参见小王爷。”

暂时安抚住了这些流民,卢青暗暗松了口气,客气的冲着崔浩点了点头,“崔先生可否为本王解惑?”

“回禀小王爷,我们本是济州百姓。

两月前一场大水,济州境内颗粒无收。

官府无力救援,甚至这一路上各州城门紧闭。

为了活命,我们只能跋涉千里,路上饿死了不知多少人,总算赶到了这恒州城。

我们实在走不动了,也没别的要求,只希望小王爷发发善心,不让我们饿死就行啊!”

崔浩说完,呼啦啦——

灾民跪倒了一大片,低泣哀号着。

“崔先生,大家放心,无论如何,本王不会看着你们饿肚子的!”

卢青亲手将崔浩扶了起来,拍拍胸脯保证道。

“多谢小王爷大恩!”

“我们有救了!”

崔浩等一众灾民听到卢青的话,顿时喜极而泣。

福伯将他悄悄拽到一边小声说道,“小王爷,咱们府里的粮食最多也仅够咱们吃半一个月而已,拿什么养活这么多灾民啊?”

卢青何尝不知道,他现在也是自身难保。

可如果不能安抚住这些流民,为了活命,这些人转眼就会成为暴民,将他这个小王爷撕成碎片!

“对了,孙长史呢?”

卢青四下看了看,想到了一个人。

“哼!小王爷,灾民入城时,奴婢亲眼看到孙长史带人匆匆跑回去了。

完全不顾小王爷的死活!

说不定这个时侯,他正收拾细软,准备跑路呢!”

“跑路?嘿嘿!”

卢青冷笑一声,“孙仲要是现在能跑出恒州城,我跟他姓!”

“崔先生,大家跟我走!”

“本王带你们找吃的去!”


孙仲是王府长史。

比起卢青的王府,这位长史的府坻要气派多了。

孙府是整个恒州城内,最为气势恢宏的建筑。

因此,这里聚集的灾民更多。

只不过,孙府门墙坚固,一时间灾民还无法冲破。

在崔浩等灾民的护送下,卢青分开人群,让福伯上前敲门。

“开门,小王爷来了!”

待门口的灾民散开一段距离之后,紧闭的大门终于露出一条缝儿。

“你,你没死?!”

卢青暗暗冷笑,嘴上却感慨一声,“侥幸啊!孙长史,能否让本王进去再说?

你放心,本王已经安抚了外面的流民,绝对不会冲进来的。”

没等孙仲表态,卢青顺着那道门缝儿挤了进去。

匆匆关闭大门,尖嘴猴腮的孙仲再次打量了下卢青,这才干笑一声,“小王爷无恙,属下总算放心了。

只是外面那些流民......唉!”

“本王正是为此事而来。”说完,卢青当先向客厅走去。

“嗯?”

回过头来,却发现孙仲怔在原地。

“小王爷,你,似乎——”

卢青猛然想起,这具身体的原身一向胆小怯懦。

“唉!”卢青故意缩了缩脖子,拍着胸脯,一副后怕的样子。

“之前本王差点被那些流民踩死,现在想想,腿肚子还打颤呢!

实在无奈,本王只好到你这里躲躲,顺便和孙长史商量一下怎么办才好。”

孙仲闻言,引着卢青入了客厅,面露苦涩,“能有什么办法?

那些刁民早晚会冲进来,把咱们吃了的!”

“本王可不想死啊!”

卢青再次流露出怕死的神情。

“孙长史,本王已经问过,那些流民是济州大水造成的灾民。

只要让他们吃饱饭,不会为难咱们的。

只是王府里现在没有银子,所以本王这次来,想请长史借给本王五万两银子,用于购买赈灾粮,不知——”

“什么?五万两?没有没有!”

还没等卢青说完,孙仲连连摆手,断然拒绝。

身为大周皇族,上党王府多年来也积下了近十万两银子的家底。

可惜,自卢涣死后,年幼的卢青胆小怯懦,以至于造成主弱仆强的局面。

到了荒北之地仅三个多月,就被孙仲这个王府长史以各种名目侵吞一空。

眼看着卢青被流民踩踏而死,孙仲本打算带着这些巨款回京覆命,却没想到被流民所阻!

到手的财富,怎么可能再吐出去呢?

卢青闻言,无奈叹息道,“唉!既然如此,本王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不过,孙长史可千万要小心哪!

整个恒州城,只有孙长史这个宅院最气派了。

他们找不到粮食,是不会离开的。

真要饿急了,联合起来冲进府中,钱财尽失是小事,恐怕长史再也没机会回京与家人团聚了。”

孙仲一听,脸色大变!

流民因饥饿而演变为暴民,这可是常有之事!

“小王爷,您才是恒州城之主,救济灾民,于属下有何关系?”

“本王当然知道。”

卢青摊了摊手,“可惜本王真的身无分文,这才向孙长史求助的嘛。

况且本王只是借钱而已,又不是不还你。

区区五万两而已,只要本王派人给我四哥长广王送封信,到时还给孙长史八万两如何?”

长广王卢俊与上党王一家,关系的确亲厚。

孙仲脸色变幻,仔细权衡。

卢青再次压低声音道,“孙长史,外面那些灾民饿的形消骨瘦,本王也只能压得了一时。

万一他们忍不住冲进来,到时你有再多的银子,恐怕也带不走分文哪!”

最后这句话,终于起了作用!

孙仲苦着脸为难道,“其实属下银子也不多,当然,如果小王爷需要的话,属下尽力筹措就是。

只不知......小王爷打算何时归还?”

“一年时间怎么样?”卢青试探道。

“不行不行。”孙仲脑袋摇得像波浪鼓一样,卢青见状,顿时心中一沉。

孙仲向来爱财,如今摆明了有三万两银子的利息,可他却宁可不赚。

看来,某些人连一年的时间都不让他活啊!

这个所谓的王府长史,之所以跟他来到这苦寒之地,分明是带着某种特殊任务而来的!

关于这一点,卢青已隐隐有了猜测!

要不是他来到恒州城后,与当地那些乌桓原住民关系还不错,恐怕早就被孙仲害死了!

“那依孙长史之意,多久合适?”

“三个月?”

“八个月。”

“不行,最多半年!”

“成交!”

几番谈判,卢青大致心中有了判断。

至少,在半年之内,他这条小命应该是安全的!

半年时间,足够他改变现在危险被动的局面了!

“嘿嘿,既然如此,还请小王爷写个契约,属下马上就去准备银子。”

“没问题。”卢青脸上堆满笑容。

契约这东西,从签下那天起,不就是用来撕的吗......


巨大的利益驱使下,孙仲很快命人准备了五万两纹银装车。

事实上,他也没别的选择。

正如卢青所说,不解决外面那些灾民的问题,就算他侥幸活着逃离,也别想带走这些银子!

如今不但可以在半年内多赚三万两,更是直接把灾民的问题甩给卢青,何乐而不为呢?

孙府大门打开,卢青手中拿着一锭五十两的银子,在灾民面前晃了晃。

“乡亲们,本王紧急征调了足够的银子用来采购粮食。

最多明天上午,大家就能吃上饱饭了。

不过,采购粮食需要人手。

本王将会从你们当中选中五十名精壮汉子,帮着一起运粮。”

见到卢青手中明晃晃的银子,灾民顿时情绪高涨。

很快便有百十个青年自发站了出来。

“赫连叔叔,麻烦你找二十个乌桓族人,带点干粮,领着他们前往顺州购粮。”

赫连虎,恒州城内原住民,也是这里百来户乌桓人的族长。

三个月前,正是赫连虎带着本地的乌桓人将他迎入恒州城内。

相比于孙仲,赫连虎显然更值得信任。

更何况,这三个月来,赫连虎的儿子,那个与卢青年龄相仿的赫连神都,早就和他成了无话不谈的玩伴了。

眼看着赫连虎带人押着一车银子离开,灾民们总算有了盼头,纷纷跪地感谢。

就在孙府门口,卢青站在阶上高声说道,“乡亲们,所谓长贫难顾!

眼看就要入冬了。

本王倾尽家资,保证你们整个冬天不被饿死。

可明年呢?”

听到卢青这番话,灾民们面面相觑,顿时陷入了迷茫。

一场无情水灾,让他们不得不背井离乡,逃难的一路上,不知死掉了多少同伴!

身旁的福伯看到眼前数不清的流民,不无忧虑的小声劝道,“小王爷,你该不会想着长期养这些人吧?”

“福伯,我心中有数。”

卢青也是无奈。

一场济州大水,造成无数流民,尽管朝廷一时之间无力救援,也不至于放任他们来到这荒北之地吧?

如果所料不差,肯定是有人故意驱赶他们到了这里,给他制造麻烦的!

派了一个孙仲到他身边还不够,居然还要利用这些流民,将他置之死地!

不得不说,如果不是卢青意外穿越过来,恐怕某些人的愿望还真达成了呢!

不过,既然他卢青重生一世,自然不可能再束手待毙!

福祸相依。

只要施法得当,难保这些被驱赶过来的上万流民,不会成为他的转机!

想到这里,卢青继续高声说道,“你们也看到了,恒州城城池破败,连个住的地方都不完整!

就算暂时有吃的,到了冬天,难道要住在露天地里吗?”

之前的崔浩再次走出来,冲着卢青深施礼,“小王爷慷慨救济,我等感激莫名。

我等只想有个活路,应该怎么做,还请小王爷明示。”

“是啊,小王爷,只要有口饭吃,能活下去,我等无不从命!”

“就算让我们做牛做马也无所谓!”

到底是读书人,两句话就切中了要害,引得灾民们同声附和。

卢青赞赏的笑了笑,“恒州地处苦寒之地,又直面塞外突厥人的侵袭。

要想在这里活下去,只能同心协力,自力更生!”

只要能活下去,吃点苦,出点力算什么?

在崔浩的协助下,灾民们很快分成两批。

一部分年轻力壮的,在福伯的带领下,继续修整破败的城墙。

剩下的人则留在城中,收集材料,搭建起临时居所。

待灾民散去后,孙仲才从门后走了出来。

“小王爷,您看......是不是找个时间派人去长广王那儿寻求一下帮忙?”

“孙长史放心就是,长广长是我四哥,自然不会看着本王落魄的。

只不过,你现在也看到了,这里的灾民还没有完全安置,本王哪有心思顾其他的?

区区几万两银子而已,孙长史还怕本王赖账不成?”

“属下不敢,只是随便问问。”

“嗯,孙长史,灾民人数众多,本王已经着落崔浩给他们造名册了,不知孙长史能不能过去帮个忙?

早日处理好这些事,本王也好派人去给长广王送个信哪。”

“好好好,属下这就去。”

纷乱的恒州城,总算渐渐稳定了。

可卢青的眉头,却仍然紧锁着。

暂时从孙仲那里借来的五万两银子,自然是不可能还回去的。

可区区五万两,想养活上万百姓越过冬季,根本不可能!

更何况,他最多只有半年时间而已。

半年时间一过,就算孙仲不动手,恐怕他背后的人也不会让他继续活着!

“青哥——”

卢青正在院中苦思冥想,一道爽朗的声音传了进来。

紧接着,四个身穿兽皮,背负弓箭的少年冲进院中。

为首一个壮实少年,与卢青年纪相仿,肩上扛着一只两百多斤的野猪,嘭的扔到了地上。

卢青一见,当即笑道,“神都,好样的,今天晚上咱们喝猪肉汤!”

赫连神都刚刚带人打猎归来,显然也知道了灾民入城一事,当即愁眉苦脸道,“要不是多了那么多灾民,这一只野猪足够咱们吃上一阵子了。”

隔天中午,第一批购买的粮食,终于如期运回。

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卢青立马组织人手给灾民们熬粥。

“不好了,有人中毒啦!”

正在喝粥的百姓们,当即一愣,紧接着扔下手中粥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