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龙御四海

龙御四海

青龙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入赘多年,丈母娘一家人对楚阳无尽的恶意,不是克扣他的零花钱,便是奴役他,甚至为了赶他出门,还设计小姨子诬陷非礼……备受屈辱,楚阳还被前妻赶出了家门,被暴打至重伤住院。幸得因祸得福,觉醒了母亲的龙门传承,楚阳这才知道自己并非池中物,逆袭人生指日可待。

主角:楚阳,林婉瑜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阳,林婉瑜 的武侠仙侠小说《龙御四海》,由网络作家“青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入赘多年,丈母娘一家人对楚阳无尽的恶意,不是克扣他的零花钱,便是奴役他,甚至为了赶他出门,还设计小姨子诬陷非礼……备受屈辱,楚阳还被前妻赶出了家门,被暴打至重伤住院。幸得因祸得福,觉醒了母亲的龙门传承,楚阳这才知道自己并非池中物,逆袭人生指日可待。

《龙御四海》精彩片段

“姐夫,轻点,我怕疼……”

身穿jk的女孩半躺在床边,眉目一皱花容失色。

洁白的床单上落下点点梅红。

“忍着点,我马上就好了!”

一个头上有着汗珠,撅着**的男人,满脸通红的站了起来。

男人看了眼女孩不慎滑倒磕破流血的膝盖,红着脸有些结巴的说:“秦韵,你……你膝盖没大碍了,给你抹上药了。”

入眼处小姨子那雪白的大长腿,看得男人心里有些燥热。

男人名叫楚阳,出身孤儿院,长大后在养殖场学兽医。干得都是些给母猪接生,给母牛催奶的脏活累活儿。

连自己都不知什么原因就被秦家老爷子看中,招为上门女婿,和妻子秦瑶结婚不久,老爷子就去世了。

直到如今他入赘秦家已有三年,这三年他在秦家任劳任怨、当牛做马,而在妻子秦瑶和秦家人眼里却抵不过家里的一条狗。

忽然,小姨子秦韵一把拉住楚阳的手,并将**雪白的长颈凑到楚阳耳边。

同时一股香风扑鼻,让楚阳的心跳加速,脸变涨红,一股热血更是直冲脑门。

秦韵也是俏脸绯红,声音很是软糯:“姐夫,我姐姐没给过你,这三年你就没想过?”

说着,一双柔嫩白皙的手缠住了楚阳的腰,紧接着给楚阳带来一种惊人的触感。

楚阳当然想过,他也是男人啊。

只是小姨子平时对他白眼相加,今天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秦韵,别这样。”

就在这时,小姨子猛地将楚阳一拉,两人瞬间扑倒在床上。

楚阳脑子轰的一下,那种丝丝的香味,让他的呼吸瞬间就重了很多,他也不是圣人,如何能把持的住。

正在这时,咣当一声!

妻子秦瑶一脚把门踹开就冲了进来,指着楚阳鼻子狠狠骂道:“你真是个畜生,竟然打我妹妹的主意,我要和你离婚,从今以后你净身出户滚出秦家!”

楚阳懵了,连忙看向小姨子着急的说:“秦……秦韵,你赶紧给你姐解释一下,我是在帮你上药啊!”

此刻秦韵却直接对着楚阳破口大骂:“你浑身都是猪屎牛粪的臭味,我有洁癖怎么可能让你给我上药啊,明明是你憋得太久,看我穿了短裙才起了色心把我推倒,就你这只癞蛤蟆竟也敢打本姑娘的主意,你算个什么东西!”

“秦韵,你撒谎!”楚阳头大如斗,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秦韵。

秦韵继续大骂:“敢做不敢认,真是个窝囊废,怪不得我姐姐瞧不上你!”

楚阳赶紧转头望向秦瑶,努力的解释:“瑶瑶,请你相信我,我们结婚三年,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只见秦瑶的俏脸高高扬起,目光鄙夷的看向楚阳:“你是一个倒插门,一个窝囊废,一个整天跟牲口打交道的废物,就你这个臭**丝,根本配不上我,我早就受够了你,能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三年已经是对你最大的恩赐,现在我足以让你净身出户!”

秦瑶的脸上,写满了绝情。

轰!

楚阳如大梦初醒。

这不正是秦家姐妹故意设的局么,就是为了让他净身出户滚出秦家啊!

整整三年,一片痴心都他妈喂了狗!

想到这里,楚阳握紧了双拳,指甲刺入了掌心,他冲着秦家姐妹愤怒嘶吼:“臭**,你们设局陷害我!”

就在这时,从门外冲进来三人。

为首的是一名嘴里叼着软中华的青年男子,他正是秦韵的男友马剑。

马剑狠狠啐了口唾沫,指着楚阳骂道:“草,敢动老子的女朋友,连老子都他妈还没上车呢,你这只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了,等下我他妈一定把你屎给打出来!”

马剑挥了挥手,身边两人便冲过去将楚阳死死按住。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楚阳使劲的挣扎。

马剑面带玩味笑容:“楚阳,只要你像狗一样,从我们胯下钻过去,我可以考虑放过你!”

楚阳咬牙沉声,一字一顿道:“休想!”

“草,跟老子装逼,今天就让你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说着,马剑将滚烫的烟头朝着楚阳的胳膊狠狠按了下去。

嗤啦——

楚阳的手臂被烫得留下一个红点,疼得他额头青筋暴出。

他瞪大充血的眼睛,嘴唇颤抖:“我要弄死你们!”

马剑大手一挥:“哥几个给**死这臭**!”

他们一起对楚阳拳打脚踢。

楚阳用尽全力挣扎,可是根本挣脱不掉。

砰!

楚阳的头部遭受重击,鲜血从他额头流淌而下,染红了脸,流进鼻子,嘴巴。

他眼前天旋地转,身子一软,轰然倒地。

马剑看着被打得奄奄一息的楚阳,十分扫兴:“草,这臭**这么不经打!”

秦韵看向秦瑶问道:“姐姐,这**该怎么处置?”

秦瑶瞥了眼躺在地上像条死狗一样的楚阳,嫌弃的说:“废物果然是废物,打个120把他扔医院让他自生自灭去吧,别脏了家里地板!”

此时楚阳感到浑身冰冷,虚弱的说不出话。

他用力去睁开眼睛,却疲惫的支撑不住。

意识渐渐模糊,眼前陷入一片混沌。

混沌中有个光点逐渐变大,一眨眼却是奇诡震撼的一幕。

他看到九条金龙拉着一口黑金棺材,通体布满符文的巨大玄龟身驮巨碑,都进了一座大山。

伴随着一声声苍老的龙吟,有九位白发老者朝着山顶方向虔诚叩首。

只见山巅站着一个女人。

女人头顶凤冠,身披金色霞衣。

身下盘着数条头顶已经长出犄角的大蛇,它们乖乖拜服女人脚下,像是一条条宠物。

此刻女人那张倾世容颜上写满了怜惜和疼爱,她朝着楚阳开口:“阳阳,是娘不好,让你一出生就成了孤儿,还让你受了这么多苦,今日龙门传承由你继承吧。”

“龙门百废待兴,你为龙子,身负千秋大业,务必勤加研习传承,日后壮大我龙门。”

楚阳双目泛着泪光,这是他第一次看清母亲的脸。

咫尺却天涯。

“妈,你回来好吗……”

“妈,我想你……”

楚阳朝着那座大山方向拼命狂奔,然而几秒后一切都化为点点荧光。

不知过了多久,楚阳缓缓睁开双眼,眼角还挂着泪痕。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病房里。

“我……我还没死,我还活着……”

刚想动,只觉丹田之处,有股热流涌动,一股庞大的记忆瞬间涌入脑海:

龙门,世界最为神秘的隐世组织,掌握全球半数财富和滔天权势,传承千年之久,由历代龙主执掌,而历代龙主,乃世间真龙,体内流淌着龙之血脉,然这一切却在二十多年前因一场浩劫销声匿迹……

楚阳突然感到左手手腕脉搏处传来一阵灼烧感。

他赶紧一看,发现竟然出现了一块很小的红色胎记,形似游龙。

同时脑海中金光闪耀,一道道功法、秘籍,相继浮现。

有医道秘术,风水玄术,修仙秘术……

身上的伤口都已经全部愈合,就连马剑烫得烟疤也消失不见。四肢百骸如同脱胎换骨一般,神清气爽,浑身充满了力气。

“这就是龙门传承吗?”

楚阳想起那个奇怪的梦,又惊又喜。

“不,这不是梦,是爸妈留给我的传承!”

他握紧了双拳,眼中迸射出两道精芒,仿佛两团跳动的火焰。

整个人的气质陡然一变,全身散发着慑人的气场。

 


楚阳走出病房,刚下电梯,便看到一间特护病房门口,呜呜泱泱挤满了人。

从人群中走出一个女孩,她穿着一身做工精致、面料考究的白色长裙,长发如瀑,明眸皓齿,气质高贵优雅,就像是画中走出来的仙女一般。

女孩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

老者身穿唐装,面色红润,闭着双眸,轻轻打着鼾,似乎是睡着了。

紧随其后的,则是数十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彪形大汉,手拿十多张锦旗。

而在对面,站着几名医生。

女孩对一名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医生微笑道:“陈医生不愧是哈佛医学院毕业的,我带爷爷遍访名医都不见好转,没想到这么快就被陈医生给治好了,这些锦旗请陈医生收下。”

陈明医生淡淡笑着回应:“林小姐,您不必客气,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就在此刻,刚走出电梯的楚阳,看到轮椅上的老头有些不对劲。

楚阳自从醒来之后,便发现自己可以看到常人所看不到的东西。

他看到老爷子头顶的阳灯快要熄灭了,这代表着生命即将走向尽头。

“嗯?这老头都快不行了,居然还有心情庆祝。”

楚阳话音刚落,便引来众人异样的目光朝他看去。

“这人是谁啊?”

“说话怎么没个把门的。”

而那位陈医生则是眼神淡漠的,打量了一眼满身血渍的楚阳:“怎么,你学过医?哪个名校毕业的?”

楚阳摇了摇头:“你别管我是干什么的,这老头真的快不行了。”

陈明的目光下移,定格在楚阳的工作服上。

“哦,原来是个养殖场的兽医啊。”

紧接着周围那些医生就发出一阵阵大笑,腰都笑弯了。

“哈哈哈兽医,笑死我了。”

“区区一个兽医,还敢质疑曾经哈佛医学院的高材生?”

“就是,看看现在林老气色多好啊,全都是陈医生的功劳,真不知道这小子在瞎说什么。”

“陈医生入院工作十几年,从未有过一次误诊,这小子是在挑战江州医学界的权威啊!”

听着同事们的议论,陈明表现的不屑一顾:“各位不用搭理他,跟个傻子置什么气。”

楚阳哂然一笑:“自以为是。”

“你说什么!”陈明脸色忽地一冷,阴沉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我治过的病人比你吃过的饭都多,况且你只是一个兽医,连跟我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这时的林小姐,也面带不悦的对楚阳道:“我爷爷脸色好着呢,你这不是成心咒我爷爷么!”

“回光返照罢了。”楚阳随口道。

“你这人怎么说话这么难听啊,你再胡说八道我就不客气了!”林小姐说着便看向身后的保镖。

“不信拉倒!”楚阳不想再多管闲事。

陈明看了眼楚阳头上忘记拆下的纱布,对着林小姐指了指自己的脑门说道:“林小姐,千万别听他胡说,这小子看样子是脑子摔坏了,这里有问题,我建议他应该转去精神病院。”

随后,陈明又拍着胸脯保证:“林小姐,我把话放这里,如果林老身体有任何不适,你送我去精神病院!”

就在此时,原本闭目养神的林老爷子,身体忽然一阵剧烈抽搐,头一歪便昏死过去。

林小姐心里顿时咯噔一下,立刻看向陈明,大声质问:“你不是说我爷爷不会出事吗?那这是怎么回事!”

“林小姐稍安勿躁,我这就查一查。”陈明也慌了,赶紧往老爷子的颈动脉处一摸,脸色刷的一变。

颈动脉竟然没了丝毫跳动!

陈明心中暗暗道:“这……这怎么可能啊!还真被那小子给蒙对了!江州富豪林振雄若是死在我手上,那我将前途尽毁啊!不行,我得找个替死鬼!”

“我爷爷到底怎么了?你快说!”林小姐一脸凝重,对着陈明厉声呵斥:“我爷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拿你偿命!”

“林小姐,老爷子这是怒火攻心,已经不行了。”陈明故作悲伤,摇头叹气。

“什么?”林小姐顿时杏眼圆瞪,火冒三丈:“你这个饭桶,之前怎么向我保证的,我要拿你偿命!”

陈明却一脸无辜:“林小姐,这真不关我事啊。“

“你什么意思?说清楚!”林小姐大声质问。

“一定是这小子说了不吉利的话把老爷子气死了。”陈明指了指楚阳,然后摆出一副惋惜的表情:“可惜了,我耗费半年精力才把老爷子医好,如今功亏一篑,虽然老爷子的死和我无关,但是我身为主治医师也有一定责任。”

看着陈明那厚颜**的样子,楚阳冷笑:“医术很一般,甩锅倒是被你玩明白了。”

“你!你放狗屁,我甩什么锅了!”陈明气急败坏,面目狰狞的指向楚阳:“林小姐,千万别让他跑了,他就是气死你爷爷的罪犯!赶紧把他抓起来!”

啪!

林小姐却一巴掌打在陈明的脸上。

“你给我闭嘴!真当我傻吗?”

陈明懵了,捂着脸愣在原地:“林小姐,你不会真的相信他的蠢话吧?”

林小姐并没搭理他,而是一把拉住楚阳问道:“你能救我爷爷吗?”

楚阳脸色冷漠。

林小姐深吸一口气道:“只要你能治好我爷爷的病,你就是林家的大恩人,林家一定会好好的报答你!”

楚阳摇头:“之前你不是嫌我说话太难听么,况且我还是一个摔坏脑子的兽医,你还是请这位陈大医生治吧。”

一听这话林小姐顿时有些惭愧,立刻放下高高在上的姿态:“先生刚才是我不对,说的话太严重了,我向您赔罪。”

随后林小姐对保镖命令道:“把陈明抓到这位先生面前,让他给先生下跪!”

“林小姐,你怎么能让我对这个得了精神病的兽医下跪呢,他的话不能信啊!”陈明情绪激动,像是遭受了奇耻大辱。

林小姐厉声呵斥:“你不跪也得跪!”

陈明挣扎着,但还是被林家保镖硬生生按在地上,面向楚阳,双膝触地。

楚阳扫了眼陈明,眼中泛着寒光。

林小姐再次恳求:“先生,请您尽快救我爷爷吧。”

楚阳没有开口,而是将手掌放在老爷子胸口的神藏穴位置。

一道肉眼看不见的金光,打入了林老爷子体内。

看到楚阳的操作,陈明却大笑出声:“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有什么高明的医术,原来就只是这样啊,这次我看你怎么收场!”

“林小姐你都看到了吧,这小子装不下去了,就这点伎俩我上我也行!”

现场其他医生也都觉得楚阳要翻车,就连林小姐的心里也七上八下。

就把手掌往胸口简单一放,这样能行吗?

就在这时,林老爷子忽然一口气提了上来。

紧接着,老爷子便有了呼吸和脉搏,缓缓睁开了双眼。

只是身体还很虚弱,处于半昏睡状态,不过终究是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现场众位医生看到这一幕,都感到无比震惊。

明明都停止呼吸了,竟然就这样被轻松抢救了过来,这到底是什么神技?他真的只是一名兽医吗?

就连陈明也忍不住内心惊呼:“**,这也行?”

林小姐心情激动,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对着楚阳深深鞠了一躬:“谢谢,谢谢您救了我爷爷,林家一定会记住您的这份恩情。”

“如果想彻底治好你爷爷的病,必须给他施针,但我现在没空。”楚阳说道。

“林小姐,这是他的借口,千万不要相信,他只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运气好而已,你把老爷子交给我,我这次一定能把他治好!”陈明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拼命的解释。

楚阳瞥了眼陈明,对林小姐道:“我看他病得不轻,之前他不是扬言要去精神病院么,那就满足他,送去电击治疗。”

林小姐点点头:“恩公,这事交给我来办。”

听到这话的陈明,脑袋嗡的一下,直接吓得晕了过去。

“就先这样吧,我家里有急事处理。”楚阳道。

“恩公,那我爷爷……”

“放心,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说完,楚阳便转身离开。

林小姐看着楚阳远去的背影,对保镖命令道:“这是位神医,我要你们一个小时之内,不惜一切代价查到他的身份和住址,我要恭恭敬敬把他请到家里来!”

 


秦家,客厅的沙发上。

秦老太太正襟危坐,脸色严肃。

她已经灰白的头发,梳得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凌乱。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阴鸷而又犀利。

在沙发两侧,分别站着岳父秦大海、岳母潘红、妻子秦瑶,以及小姨子秦韵。

众人像是审视犯人一样,盯着中间的楚阳。

而楚阳一改往日窝囊,昂首挺胸、底气十足的面对秦家众人。

秦家人对于楚阳这么快出院,都没有多想,认为是马剑下手轻了。

忽然,岳父秦大海冷哼一声骂道:“楚阳你这个畜生,猪狗不如的杂种,还他妈有脸回来?”

岳母潘红则一手掐腰,一手指着楚阳鼻子骂了起来:“你这只癞蛤蟆,怎么没死在医院啊,当初如果不是家里老爷子昏了头强行撮合,瑶瑶怎么可能和你这个穷**丝结婚,你竟然敢对你的小姨子做出如此有悖伦理的事情,我秦家简直养了只白眼狼啊!”

秦韵在一旁煽风点火,强烈控诉道:“奶奶,我还没有行过男女之事呢,他差点玷污了我的完璧之身,奶奶您千万不要饶了这个禽兽,把他永久逐出秦家吧!”

妻子秦瑶高高在上,绝情道:“楚阳,就凭你**未遂这一点,就足以让你净身出户滚出秦家!你根本配不上我!我是谁?我是江州第一美女,而你只是井底的癞蛤蟆!这次你回来不就是求我原谅你的么,但我要告诉你,癞蛤蟆就是癞蛤蟆,永远都不可能吃到天鹅肉,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然而此时楚阳目光坚定道:“我这次着急回来,就是要和离你婚!”

楚阳这句话,令秦家大吃一惊。

往日那个卑微的舔狗,应该下跪求复合才对啊,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硬气了?

虽然两种都是离婚,但自恃优越感十足的秦家人有些接受不了。

“你竟敢主动提离婚?告诉你,这句话应该我来对你说,你还没资格主动提!”秦瑶气急败坏,咬着牙低吼。

说着,秦瑶拿出一份离婚协议书。

“离婚后,各自自愿放弃对方的一切财产,包括存款和房产、车子等,也就是说楚阳你净身出户了!”

“我不稀罕你们秦家那点财产。”楚阳冷冷一笑:“但你确定自愿放弃我的那份财产吗?”

秦瑶听到这话,当即就笑了:“哈哈哈,当然放弃,你有个毛的财产啊,穷光蛋一个!”

其他秦家人也都捧腹大笑,楚阳在他们眼里永远是个无法翻身的穷吊丝,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什么财产。

“楚阳,我要加上一条,离婚后己方不得纠缠对方,更不能求对方复婚,从此形同陌路,老死不相往来。”

楚阳冷漠道:“只要能尽快和你离婚,我无所谓。”

“还在嘴硬,你内心肯定很失落吧,留在秦家还能当条狗,离开秦家你连狗都不是!”秦瑶自以为是的说道。

随后,她望向秦老太太:“奶奶,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秦韵也道:“奶奶,请您早做决定,这样姐姐才能早点和姜少爷订婚啊。”

只见秦老太双手按在龙头拐的龙头上,眼神犀利,冷冷开口:“楚阳,你扪心自问配得上我家瑶瑶吗?养狗三天记三年,养你三年记三天,你是连狗都不如啊,若老爷子还活着一定后悔当初的决定,既然你触碰了底线那就休怪秦家无情,从今天开始,老爷子定下的婚约无效,一天之内必须办完离婚手续,此后你不得再踏进秦家大门半步!”

“行了冠冕堂皇的理由就别多说了,下午三点带上所有证件,民政局门口见。”

说完,楚阳便唰唰唰,大笔一挥,潇洒签字。

随后他转过身去:“以后就算你们跪下求我,我都不会再回秦家!”

他看透了秦家的虚伪,一时一刻都不想在秦家待下去了。

他刚走几步,身后就传来秦家人的冷嘲热讽。

“就你这个窝囊废、穷吊丝,还想让我们求你回来,下辈子都不可能!”

“谁稀罕你这个没爹没娘的野种,我们家瑶瑶和姜少爷才是绝配,你滚出秦家正好成全一对金玉良缘!”

“我姐姐和姜少爷在一起,肯定比和你这个一事无成的废物在一起要幸福一万倍!”

楚阳走出秦家大门,天空飘着丝丝细雨。

马剑开着一辆保时捷911在门口停下,他是来接秦韵去练车的。

当马剑看到楚阳时,明显也吃了一惊:“草,老子下手还是轻了,怎么没打死你个废物!”

“你可以再试试!”楚阳眼中泛着寒光,已经做好了教训马剑的准备。

就在这时,秦韵走了出来。

“马剑,别理这个臭**丝,他已经不是我姐夫了,离他远点,免得沾一身猪屎味。”

马剑笑吟吟道:“宝贝你快想死我了,来吧我带你练跑车。”

坐上驾驶位的秦韵透过车窗,不屑的瞥了楚阳一眼:“臭**,看什么看,没见过这样的豪车吧,就你这种穷**,十辈子也坐不上!”

随后,秦韵操作有些生疏的发动了保时捷911。

油门一给,轰的一下,车子猛地蹿了出去,差点撞上迎面而来的一辆黑色的轿车。

“哪来的破古董啊,害得本姑娘差点撞上去,这可是保时捷跑车呢,撞坏了你赔得起么!”秦韵惊魂未定,骂骂咧咧的就要下车理论。

然而却被马剑一把拉住,拽回了车里。

“我的姑奶奶,前面那辆可是劳斯莱斯幻影加长款,而且一看就是私人定制**版,你看看人家的轮毂,那可是纯金打造的,再看看人家的内饰,顶级真皮和实木搭配的啊,极尽奢华,这才是贵族,全国也就仅有三台而已,我十台保时捷911也赔不起啊!”马剑脸色铁青,屎都快吓出来了。

秦韵瞪大了双眸:“什么?十台都赔不起!这车有那么贵?”

就在这时,劳斯莱斯幻影在路边停下。

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四名身穿黑色西装的青年男子,他们各自从车门的内侧孔隙内抽出一把黑伞并打开。

“这也太高端了吧,车门上竟然还能放雨伞!”秦韵忍不住惊讶。

“秦韵你知道么,光是一把黑伞就值十多万啊!”马剑说道。

秦韵听到这话一阵后怕,惊出一身冷汗,刚才若是不小心剐蹭了对方的车,结果可想而知。

在四名黑衣保镖的护拥下,从车上下来一个身材高挑性感的妙龄女孩。

她一身白色连衣短裙,肌肤胜雪,鹅颈修长,有种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

就连号称江州最美姐妹花的秦家姐妹,见到她也要自惭形秽。

女孩正朝这边走来,身后四名保镖举着黑伞紧紧跟随,气场极强。

马剑已经看呆了,他从来没见过比眼前女孩还要漂亮的女人,好一个仙子下凡尘。

“看什么看,是不是对她有想法!”秦韵一把揪住马剑的耳朵,生气的说:“像这种女孩肯定是大家族的千金小姐,能看得上你么,人家一辆车就能抵你十辆了!”

马剑求生欲极强:“我哪敢对她有想法啊,这女孩一看就是个惹不起的主,你刚才开车差点撞上她,你说她是不是来找咱们算账的啊?”

“啊?不会吧?”秦韵一下子就慌了。

秦韵和马剑面面相觑,坐在车里一动都不敢动,连大气都不敢出。

就在此刻,女孩带着保镖,却朝楚阳走了过去。

看到这幕,秦韵和马剑终于松了口气。

“原来是奔着楚阳这个**去的,害老子虚惊一场!”马剑连忙拍了拍胸口。

“哈哈哈,这臭**丝是不是和人家有仇啊,也真够倒霉的,刚被我姐休了,又惹上了大小姐,简直是衰神附体啊!”

秦韵和马剑都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可是下一刻他们的笑声便戛然而止。

因为那个女孩竟然邀请楚阳上了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