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六道狂徒

六道狂徒

御膳可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六道狂徒》是作者“御膳可乐”的原创佳作,小说的主人公名为武飞扬和风蝶衣。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是:千年前武飞扬出身显赫,资质过人,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叱咤风云,年仅二十岁,就已超凡入圣,距离实力巅峰的武尊之位仅一步之遥。这时,他遇到了此生挚爱风蝶衣,两人相识相知,成为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武飞扬更是对风蝶衣的习武之路倾囊相助。可风蝶衣却在武飞扬闭关之时偷袭,残忍的将武飞扬投入炼丹炉中活活炼化......之后风蝶衣将武飞扬练成人丹,吞噬之后终于成就武尊之位。这一世,武飞扬意外重生,他发誓要找风蝶衣报仇雪恨......

主角:武飞扬,风蝶衣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武飞扬,风蝶衣 的武侠仙侠小说《六道狂徒》,由网络作家“御膳可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道狂徒》是作者“御膳可乐”的原创佳作,小说的主人公名为武飞扬和风蝶衣。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是:千年前武飞扬出身显赫,资质过人,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叱咤风云,年仅二十岁,就已超凡入圣,距离实力巅峰的武尊之位仅一步之遥。这时,他遇到了此生挚爱风蝶衣,两人相识相知,成为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武飞扬更是对风蝶衣的习武之路倾囊相助。可风蝶衣却在武飞扬闭关之时偷袭,残忍的将武飞扬投入炼丹炉中活活炼化......之后风蝶衣将武飞扬练成人丹,吞噬之后终于成就武尊之位。这一世,武飞扬意外重生,他发誓要找风蝶衣报仇雪恨......

《六道狂徒》精彩片段

“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

一声泣血怒吼,划破了夜的宁静。

武飞扬从无尽的黑暗中醒来,顿觉头疼欲裂,像是有东西要把神魂撕碎一般。

他双手抱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片刻后神志才渐渐恢复。

“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不!烈火炼魂之苦,我怎能忘?”

那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如山崩海啸一般席卷而来,令武飞扬抑制不住的浑身颤栗着。

千年前武飞扬出生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出身显赫,资质过人。

年仅二十岁,就已超凡入圣,距离实力巅峰的武尊之位仅一步之遥。

或许正是因为一切都太顺利,武飞扬心生傲气,觉得自己是上天的宠儿,目空一切。

直到遇到了风蝶衣,他的心里才起了一丝波澜。

风蝶衣长相娇美,气质非凡,出身同样无比显赫。

两人相识相知,最后喜结连理,成为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面对此生挚爱的女子,武飞扬彻底敞开心扉,为了风蝶衣追寻大道的梦想,倾力相助。

而后武飞扬成功进阶武尊,风蝶衣也打破自身天资桎梏,距离武尊之位只有一步之遥。

当时的武飞扬也才不过三十六岁,成为史上最年轻的武尊强者。

然而意气风发的武飞扬没想到,权力,实力,娇妻……这一切的美好,都在一夜间被彻底剥离。

而且,还是葬送在他最爱的女人,风蝶衣之手!

“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曾经的山盟海誓,难道都只是谎言?”

“为什么趁我闭关之时偷袭我,残忍的将我投入炼丹炉中活活炼化,让我承受炼魂之苦?”

武飞扬忍不住喃喃自语,回应他的却只有一片寂静。

心神恍惚间,脑海中又有另一股微弱的力量在蠢蠢欲动。

一段完全陌生的回忆,如同春风细雨一般侵入武飞扬的神魂之中。

头疼欲裂的感觉逐渐缓解,他浑身上下有种说不出的舒畅感。

“风尊者?风神宗?”

武飞扬猛然睁开眼,目光如电。

怪不得,怪不得风蝶衣会如此心狠手辣。

修炼一途,天资决定了一个人能达到的高度。

以风蝶衣的资质,此生无缘武尊之位,更别提问鼎大道。

为了让风蝶衣跟上自己的步伐,两人能永久厮守,武飞扬才倾尽全力相助,对其毫无防备。

随后他想尽办法为风蝶衣寻找天材地宝,各种功法秘籍,才让其有了一丝进阶武尊的机会。

如果能给他多一些时间,帮助风蝶衣进阶武尊也并非不可能。

可惜,风蝶衣最终还是等不及了。

她趁着自己闭关之时痛下杀手,没等武飞扬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投入炼丹炉之中。

那一刻,武飞扬真的以为自己会在三昧真火之中飞灰湮灭,魂飞魄散。

没想到一朝觉醒,自己竟然重生到千年之后。

如今风蝶衣早就成就武尊之位,号称风尊者,成立了顶尖势力风神宗。

风蝶衣炼化自己的神魂之后,应该把自己炼成人丹,吞噬之后彻底洗髓伐脉,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武尊强者寿元三千载,此时风蝶衣正是春秋鼎盛之际,据说将会成为万年来这片大陆,唯一进阶武圣,踏入神界的强者。

而本应该拥有如此殊荣的武飞扬,则是彻底被人遗忘。

前世的家族亲人,也在风蝶衣的打压下,消失于历史长河之中。

武飞扬不由得苦笑,神界?

那只是一个传说罢了,世间传闻踏入神界,能成就真神。

可前世武飞扬已经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却从未了解到关于神界的消息。

为了所谓的大道,为了虚无缥缈的传说,风蝶衣就要把自己活活炼化?

曾经的山盟海誓,曾经朝夕相处的甜蜜,都只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那个女人最爱的,只有自己!

武飞扬的心渐渐冷了下来,拳头攥的紧紧的,神色晦暗不明。

“风蝶衣,待我重修武尊之时,便是你殒命之日!”

昔日对风蝶衣的爱有多深,今朝对她的仇恨也就有多深。

武飞扬已经从心底,把风蝶衣当成了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

理清思绪之后,武飞扬才开始注意到自己如今的处境。

之前的头疼欲裂,主要是因为自己重生归来造成的。

如今他的神魂已经稳定下来,原主人的残魂也已经彻底与自己融合,隐患就此消除。

不过武飞扬发现,这具身体的状况相当糟糕,身受重伤不说,心脉也几乎被震断。

略一动弹,浑身上下都有种刺骨的疼痛感。

让他诧异的是,在查探丹田之时,武飞扬发现丹田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件古朴的丹炉!

仔细回忆一番,这丹炉似乎是当年自己进入某上古秘境中得来的神秘宝物。

只是当初他并未察觉到此丹炉有何玄妙之处,只当做普通的丹炉来使用。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次重生,或许正是得益于神秘的丹炉。

心念一动,拳头大小的丹炉从丹田之中飞出。

“六道熔炉?”

武飞扬的脑海中,不直觉的浮现出这么个名字来。

同时还有一段晦涩难懂的经文,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回响。

“六道轮回决!”

武飞扬心神一颤,这玄奥的经文,似乎是某种神秘功法!

不知不觉中,武飞扬的心神完全被那功法吸引,完全沉浸其中。

“这六道轮回决,似乎比我前世修炼的功法更为玄妙,仅仅大致观看一遍,已经让我获益匪浅!”

武飞扬心中狂喜,正当他准备尝试着运功,恢复伤势之时,耳边突然传来“吱呀”的开门声。

他瞬间绷紧了神经,小心翼翼的收起了丹炉。

只见一个衣衫破旧,身材瘦弱的少女,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

看到这个面容清秀的少女,武飞扬的心底蓦然生出一股暖意。

“哥,你醒了?太好了,你都吓死我了,呜呜……”

少女的怀中抱着一个巴掌大小的木盒,她很谨慎的把木盒放下,才凑到床前,用手试探了一下武飞扬的额头。

“哎呀,哥,你的额头还很烫!都是我不好,不然你也不会……”

“算了,先不说这些了。我给你带了续脉草回来,吞服了它,你的伤势一定会恢复的!”

说着少女转身打开了刚才的木盒,一股药草的香味飘入武飞扬的鼻息。

在看到这少女的一瞬间,武飞扬就反应了过来,少女名叫武紫月,是这具身体原主人的妹妹。

他们应该是生活在蛮荒山脉之中,各山寨划地而治。

两人所处的山寨名叫“莽古寨”,算是附近的中型势力。

以武飞扬的眼光,这只是大陆上最微弱的势力。可在蛮荒山脉这贫瘠之地,此等势力已经不算弱小。

如果不是依靠着山寨齐心协力,普通人根本无法在野兽丛生的蛮荒山脉生存。

武飞扬和武紫月两人的父母,在几年前的某次狩猎中丧命,兄妹俩从此相依为命。

不料前几天山寨某位长老之孙,扬言看上了武紫月,并且对武紫月动手动脚。

兄妹俩感情很深,武飞扬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妹妹受欺负,毅然出手反击。

最后却因为实力微弱,反而被那个叫熊莽的小子打成重伤。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因此而丧命,最终被武飞扬占了便宜。

原主人临死之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妹妹。

纵然神魂已经和武飞扬彻底融合,可那股执念却依然存在。

武飞扬暗暗在心底叹息:“你放心吧,既然我接受了你的身体,融合了你的残魂。那你的执念,我会帮你妥善解决,了解这段因果。”

他注定不会被困在这个小山寨中,迟早要龙飞九天。

在临走之前,帮原主人了却心中的牵挂,也算是求个心安理得。

“哥,你怎么了?是不是还不舒服?赶紧吞服了这续脉草吧!”武紫月一脸关切。

武飞扬却并没有伸手接过续脉草,反而用审视的目光盯着武紫月。

“紫月,告诉我,这续脉草哪来的?”

续脉草虽然品阶不算太高,却也不是他们兄妹俩能买到的。

失去双亲之后,两人因未成年无法继承父母遗产,生活格外拮据,还得依靠着寨子里的救济。

如果有钱买灵药,武飞扬的实力早就再上一个台阶了,又怎么会输给熊莽?

武紫月顿时变了脸色,支支吾吾道:“这是……这是熊家给我们的赔礼。”

武飞扬忍不住冷笑:“熊家会有那么好心?熊莽应该是逼你答应了什么过分的要求吧?比如……让你嫁给他?”

在外人看来,他和熊莽或许只是少年之间的争斗,无伤大雅。

反正他们兄妹俩也无依无靠,熊家能赔礼道歉,已经是把面子活做足了。

可是以武飞扬老辣的眼光,又怎么会被这种雕虫小技蒙骗?

武紫月虽然面容清秀,却绝不是倾国倾城的大美女。

熊莽以前甚至一直没正眼看过武紫月,如今怎么突然对武紫月有兴趣?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一个月后就是山寨的祭祖大典。

如今十六岁的武飞扬,要在祭祖大典上测试天资与实力。身受重伤的他注定无法通过测试,从而接受父母遗产。

一旦自己失败,遗产继承权就会落到武紫月的手中。

武飞扬自己,轻则会被安排到山寨最低贱的位置做苦力,重则被逐出山寨。

看样子,熊家真正的目的,是要毁掉自己,再对武紫月下手,夺走他们兄妹生存的希望!

或许……就连武飞扬父母意外殒命之事,也另有蹊跷!

 


“哥哥,熊莽他……他确实让我嫁给他!”武紫月低着头道,声音很低。

说到熊莽的时候,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愤怒和无奈。

随后她马上又补充一句,像是怕武飞扬担心:“哥哥,你放心吧,他……也不是硬逼着我。这续脉草,算是他们家的赔礼,你只管放心服下。”

武飞扬冷冷一笑,熊莽真是好算计。

比试在一个月之后举行,时间如此之短。

就算有了续脉草,以自己这个重伤的身躯,想要恢复伤势并且再上一层楼,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奇迹。

届时自己依然会下场凄惨,而熊莽则会因为付出过续脉草,名正言顺的得到武紫月。

但熊莽绝对没有想到,自己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武飞扬”。

一个月时间不长,但相信以自己的经验,绝对能够成功通过一月后的测试。

他收起续脉草,拍了拍武紫月的肩膀,道:“月儿,你的心意我都知道,以后最好离熊莽远一点,知道吗?”

“嗯嗯,我明白的。”

武紫月点点头,然后有些紧张的问道:“哥哥,有了这个续脉草,你多久能够好起来?”

这才是少女担心的问题,如果不能够快速好起来,自己的一番苦心岂不是白费了。

“相信哥哥,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武飞扬咧嘴一笑,露出自信的笑容。

“嗯,我一直觉得哥哥是个天才,只是还没有爆发罢了。一个月后的大比,哥哥肯定能够取得好成绩的!”武紫月笑了笑,眼神中满是崇拜。

为了不打扰哥哥,武紫月关心了几句之后主动离开。

武飞扬看着妹妹离开的背影,发现她脚步虚浮,明显没有强大的实力。

他心中暗暗思忖,以后哪天要传给妹妹一套适合的功法才行。

重新看着续脉草,武飞扬明白,如果直接服用,未免太浪费了一点。

只有把它练成丹药,才能更好的发挥出灵草的优势。

武飞扬前世便是个炼丹高手,看到灵草,自然而然想到了要把它炼制成丹药。

只是以现在的家庭,也不可能拥有炼丹炉……武飞扬忽然心中一动,六道熔炉!

心念一动,六道熔炉再次出现,他尝试着把续脉草放了进去,熔炉自动旋转起来。

武飞扬赫然发觉,六道熔炉似乎能够自动炼制丹药。

他旋即大喜,当年自己还真是身怀重宝而不自知。

此等神物在手,即便如今起点极低,依然有重新踏入巅峰的可能!

续脉草是低阶灵草,炼制成的丹药只是下品凡丹。

丹药分为下品、中品、上品、灵丹、圣丹以及传说中的神丹。

下品丹药最常见,效果差强人意。

隔了不过一刻钟,熔炉忽然停了下来。

旋即有丝丝丹药的清香,从里面传了出来。

武飞扬心中一动,仅仅是闻了一下丹药的气息,他已经断定,这是一颗中品灵丹!

武飞扬不自觉面露喜色,看来六道熔炉不仅能够炼制丹药,还能保证丹药的品级,这无疑更为重要。

经过今天的测试,可以断定低级丹药,六道熔炉完全能自动炼制。

估计高级丹药,则需要人操控整个过程。

“续脉丹!”

打开熔炉,武飞扬看到手心的丹药,显得有些激动。

他以前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看到中品丹药,居然会如此激动。

“这是我的第一颗丹药,助我恢复经脉吧!”

张开嘴巴,续脉丹入口即化,下个瞬间便能感受到清凉的气息瞬间在经脉内散开。

几乎被震断的经脉,经过这些凉气的冲刷,竟是慢慢的恢复过来。

武飞扬心中凛然,这颗丹药的效果相当不错,对症下药,才能拥有更好的收益。

第二天,武飞扬的经脉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

他嘴角上扬,心中暗道,如果不是这颗品阶不错的续脉丹,自己绝对无法恢复这么快。

甚至在一个月内,基本上没有完全恢复的可能。

“经脉恢复,接下来便是修炼了。”

武飞扬喃喃自语,不知六道轮回诀效果如何?

他没有休息,时间不等人,现在已经落后其他人许多,必须把时间补回来才行。

武飞扬直接开始修炼,顿时便发觉丝丝灵气,进入体内。

不过让他无奈的是,这个身躯的天赋实在低,奇经八脉根本没有打通,吸收灵气的速度跟以前天差地别。

但武飞扬必须适应这个缓慢的速度,抱怨并没有用。

中午时分,武飞扬欣喜的发觉,自己的境界有了一丝松动。

忽而全身震动,竟是迈入后天中期。

一天之内,居然有了一次突破!

修炼一途,境界早有严格划分。

后天、先天、登峰、造极、武王、武尊、以及传说中的武圣境界,每突破一个境界,实力便会有质的飞跃。

而每个大境界,又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和巅峰四个关卡。

如今的武飞扬不过是刚刚踏足修炼一途,尽管前世修炼经验丰富,此时却依然要重头开始。

今日的突破应该跟原主人的努力分不开,但更关键的是六道轮回诀的惊人效果。

“飞扬兄弟,你在不在家?”

还未来得及高兴,外面传来了一个看似热情的声音,武飞扬直接站起身,朝着外面而去。

迎面走来两个人,一脸假笑的看着自己。

其中一人道:“快看,我就说续脉草效果不错,现在飞扬兄弟已经能够下床走路了。”

另一个附和道:“莽哥亲自挑选的灵草,效果肯定好了。我说紫月真是有福分,居然会被莽哥看上,这可是其他女人八辈子无法修来的福分啊!”

武飞扬听到两人的对话,心中了然,这两人其中一个,便是打伤自己的熊莽。

他冷哼一声,微微皱眉道:“这里不欢迎你们,马上离开!”

斩钉截铁的声音,表达着武飞扬的坚定立场。

如果是有自知之明的人,肯定会马上离开。

但熊莽却冷哼了一声,露出真面目:“武飞扬,别把自己当个人物。我是刻意看到月儿不在家,才过来找你的,别以为会有人来救你!”

武飞扬脸色微沉:“你想做什么?”

熊莽冷笑:“想做什么?老子警告你,千万不要跟我作对,阻我好事。否则你的下场,定然比上次还要凄惨。”

“而且跟我作对的话,可否想过日后你妹妹嫁给我,会是怎么样的一番场景?”

“到时候我会把所有怒气,全部发泄在她身上,让她生不如死!”

说到最后,熊莽已经是冷笑连连。

武飞扬怒气上涌:“畜生,不准再打我妹妹的主意!”

两世为人,武飞扬的心境本不应该轻易产生波动,可涉及到武紫月,他的情绪似乎有些无法控制。

熊莽心中一沉,这家伙居然敢骂自己?

“张羽,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子!”

熊莽目露凶光,“记住,只要不打死就行!我可是还等着比试之中,当众击垮他,让她妹妹哭求着嫁给我!”

“莽哥,我明白。”熊莽身边出言讨好,为虎作伥的便是张羽。

话音落下,他带着不屑的笑容,径直走向武飞扬:“武废柴,敢跟莽哥作对?活的不耐烦了吧?”

拥有后天后期实力的张羽,看起来无比自信。

横看竖看,都觉得武飞扬是自己一只手指能够捏死的废柴。

武飞扬微微蹙眉,眼前这个对手比自己现在实力强大一些。

至于熊莽更是到了先天境界,他断然不是对方的对手。

当日武飞扬被重伤,应该也是忍无可忍才无奈出手吧?

武飞扬冷冷一笑,道:“真不愧是熊家的儿孙,只会欺负我这种重伤之人?”

熊莽眯了眯眼:“放心,对你这种废材,还用不着我亲自出手。”

武飞扬等的就是这句话,如果是先天之境的熊莽出手,武飞扬自觉不是对手。

但张羽,他并没有放在眼中。

“小子,杀鸡焉用牛刀?你还没资格让莽哥动手!”

张羽嗤笑一声,直接一招怒浪拳打了过去。

拳风猛如巨浪,一重又一重,共有几次力道。

如果眼力不好的人,绝对无法分辨,只能避开前面几重劲气。

张羽这一招,确实比较凶险,便是觉得武飞扬根本没有这种眼力。

武飞扬淡然处之,如此招式,简直是班门弄斧。

他一言不发,身体猛然往前冲突,看准对方的弱势,一记撩阴腿踢了过去。

“咔嚓”一声,正中目标。

张羽惨叫几声,倒在地上,痛苦的哼哼唧唧起来。

他的脸色苍白无比,眼神中还带有一丝惊恐,没想到武飞扬不仅看穿自己的招式,还伤了自己的要害!

“武飞扬,好卑鄙的招式。”熊莽也变了脸色,沉声道。

“跟你比,我差远了。”武飞扬淡淡的道,“招式之妙在于制敌,不在好看。另外,你的狗腿子已经输了,还不快滚?”

熊莽脸色十分难看,今日本来是来找他麻烦的,结果张羽竟然如此窝囊,败在武飞扬手下。

本想亲自出手,可一想到熊家的计划,他深吸口气,忍下了内心的冲动。

“武飞扬,一个月后,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等着被逐出山寨吧!”

说完之后,熊莽愤然拂袖而去。

“一个月,我能否进入先天?”

武飞扬看着熊莽的背影,眼中精光乍现。

问起自己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哥哥,听说熊莽来了,你没事吧?”

武紫月听到了熊莽再次来武家的消息,马上赶了回来,一脸紧张。

“当然没事,我已经打发了他。”武飞扬轻笑道。

“你真的没事?”武紫月打量着武飞扬,看上去好像并没有任何异样。

她又绕着看了两圈,依然没有发现哥哥有受伤的迹象。

“月儿,你这是不相信哥哥啊。”武飞扬微微摇头。

“嗯。”武紫月居然点了点头,然后笑了起来,“刚才不相信,现在相信了,哥哥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

这是武紫月的一种直觉,到底怎么不一样,又说不上来,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当她看到武飞扬的眼神时,才发现哥哥似乎成熟了许多,眼神坚定,气度稳重。

她心中暗喜,难道哥哥觉醒了?

“觉醒”只是一种传说,传闻有人前半生浑浑噩噩,后半生却一朝觉醒,大器晚成。

外界一直传言,哥哥是个废柴。

但武紫月不相信哥哥是个废物,坚定的认为他只是觉醒的比其他人晚。

现在自己只有哥哥一个亲人,在其他人都不相信哥哥的时候,只有自己还会无条件的相信他。

她天真的认为,有朝一日哥哥觉醒,实力必定会突飞猛进。

“你在想什么?”

武飞扬发现她眼珠子转动,像是在思考什么,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哥哥,你是不是从沉睡中觉醒了?”武紫月的眼睛里闪出亮光。

“呃……”武飞扬沉凝一会。

或许这样也是好事,可以解释自己身上的变化。

“我自己说不清楚,或许是觉醒了吧?”

“哥哥,我一直在等待你觉醒呢,相信你一定会强大起来的。”武紫月甜甜一笑道。

“对了,我想要出去一趟,采点药帮助修炼!”武飞扬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现在拥有六道熔炉,最好的办法便是利用丹药提升实力,绝对不能浪费手中的至宝。

对别人来说无比珍贵的药草,他却能轻易找到,何乐而不为?

武紫月惊了一下,附近大山十分凶险,有各种未知的灵兽,无比强大。

山寨虽然鼓励弟子外出历练,直言唯有外出历练才能突破自己。

但真正敢外出的人并不多,要么成群结队,要么是实力到了先天境界的。

哥哥的实力低微,现在外出历练显然危险重重。

但看着哥哥坚决的眼神,她又不好把自己的担心说出口来。

“既然哥哥决定好了,月儿肯定支持你。但是在外面,一定要小心点,遇到危险必须赶紧回来。”

“放心吧,我会平安归来的。”武飞扬点了点头,做出保证。

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武飞扬离开了山寨。

他按照记忆,从山寨后门出去。

正面大门很少打开,主要是为了抵抗外界的危险。

唯有后面的几个小门,可以自由出入。

他刚刚出去的时候,守卫后门的一位中年人喃喃自语:“刚才出去的是武飞扬?他居然敢出去历练?”

武飞扬的废柴之名,整个山寨的人都有所耳闻,连守卫也认了出来。

他声音不大,武飞扬却依然听到了这个声音。面对这种质疑声,他也只能无奈一笑。

这种情况下辩解是没用的,想改变别人的想法,只能用实力来证明自己。

山寨之外,便是广袤的大山,里面灵气充足,危机四伏。

在这里既有凶猛的灵兽,也有丰富的灵药,能不能得到,则要依靠每个人的实力与机缘。

武飞扬小心翼翼的行走在树林中,以现在的实力,估计只能对付一级灵兽而已。

遇到二级灵兽,绝对会无比凶险。

如今他算是一穷二白,实力不强,武器也不太趁手,只是带着一张普通的长弓和一把匕首而已。

但武飞扬毕竟曾经是个真正的强者,能适应丛林中的危机,对采药也颇有经验。

按照自己昔日的经验,他很快寻到第一种灵草,便是手中的碧露草。

绿油油的灵草,散发着清新的气息,练成碧露丹,拥有让人保持清醒的效果。

武飞扬此次出来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碧露丹,而是为了更强的丹药。

他拥有多种丹方,并没有想要得到固定的药材,抱着得到什么炼制什么的想法,随意采摘灵药。

“嗤嗤……”

突然,远处的草丛里传来灵兽吐信子的声音。

武飞扬当即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片刻之后,便看到一条足有大腿粗细的五色灵蛇从脚下走过。

冰凉的灵蛇躯体从脚背上穿过时,武飞扬几乎惊出一身冷汗。

这是二级灵兽,拥有剧毒,如果跟它战斗,如今的武飞扬根本不是对手。

五色灵蛇对他来说也是极大的诱惑,得到它的灵核之后,绝对能够炼制效果远超碧露丹的兽元丹。

但对付五色灵蛇凶险太大,武飞扬斟酌了一下,最终没有出手。

这是相当危险的遭遇,五色灵蛇身体极长,穿过武飞扬脚背时速度放慢下来。

整个过程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如果武飞扬动了一下,只怕会被灵蛇咬中,当即殒命。

“呼,好险!”

待灵蛇离开之后,武飞扬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他并没有太多感慨,再次踏上了历练征途。

许久之后,武飞扬的眼前出现了一株灵树,上面挂着一个赤红色的果实,散发出来阳刚的灵气。

“是元阳果!”武飞扬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这可是中阶灵果,比刚才得到的碧露草品阶更高。

经验老道的武飞扬明白,这株灵树肯定是有实力强悍的灵兽看守,才没让元阳果被其他灵兽吃掉。

此时此刻,绝对不能冲动。

武飞扬身形一闪,躲了起来,等待着更好的时机。

“嗤嗤……”的声音,再次响起。

武飞扬心中一惊,难道又是五色灵蛇?

果然,转瞬间他的眼前,再次出现了那条灵蛇。

五色灵蛇倒是根本不在乎有没有灵兽守护元阳果,看到有灵果,双眼放光。

只见五色灵蛇的身体微微弯曲起来,猛然一弹,整个身体飞向元阳果。

还在空中的时候,就已经张开嘴巴,朝着元阳果咬过去。

“难道自己猜错了?”

武飞扬有些后悔,如果自己率先出手,恐怕现在已经安然离开。

不过刚刚升起来的后悔,下个瞬间立即消失不见。

“吼!”

旁边突然传来惊人的吼声,一只长长的手臂,赫然挡在五色灵蛇前面。

“果然有灵兽!”

武飞扬微微松了口气,安静的呆在暗处,继续等待。

新出现的灵兽高大无比,一身黑毛,竟是一只巨大的猿类。

从它无惧五色灵蛇的表现推断,绝对是二级灵兽。

“吼!”

黑猿再次张大嘴巴,厉声大喝。

像是警告五色灵蛇,宣告元阳果的归属权。

“嗤嗤!”

五色灵蛇吐了吐信子,并没有礼让的意思。

在刚才出口无果之后,它改变了目标,转向黑猿。

五色灵蛇已经看出来,只有先干掉这只可恶的黑猿,才能得到想要的东西。

灵蛇再次张嘴,倏然喷出一道碧绿色的毒气,空气中散发出来恶臭的气息。

饶是武飞扬躲在远处,闻到之后,也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他迅速拿出碧露草,含在口中。

虽然这样使用未免有些浪费,但为了元阳果,他还是决定奢侈一把。

果然,含着灵草,武飞扬的头脑清醒不少。

再次看过去的时候,两只灵兽已经打成一团。

五色灵蛇长长的身体,缠绕在黑猿身上。而黑猿利用强悍的自身力量,抓住灵蛇的身体,像是要把它扯断一般。

武飞扬心中暗暗猜测,五色灵蛇拥有剧毒,黑猿也避之不及。

但黑猿一身蛮力,让五色灵蛇相当头疼,张开的嘴巴,一直咬不到黑猿的脑袋。

“有机会!”武飞扬心中暗喜。

两者势均力敌,可能会出现最好的结果,那便是同归于尽。

“吼!”

黑猿怒吼一声,露出来森白的獠牙。

它对于这只突然闯入自己领域的灵蛇,相当愤怒。

情绪激动之下,居然张开大口,咬向灵蛇的脖子,寻找其致命的七寸之处。

五色灵蛇扭动身躯,显然没有想到这一手。

它的身体已经给黑猿抓住,动弹不得。但求生的本能,让它也变得疯狂起来。

在黑猿咬中它七寸时,灵蛇赫然张开嘴巴,也咬在了黑猿的脖子上。

五色灵蛇鲜血如注,狂涌而出,气息越来越弱。

而黑猿受伤之处,毒气侵入,让它变得更为狂躁。

隔了一会,黑猿双眼慢慢失去了暴戾之气,软软倒下。

“都死了?”

武飞扬又等待了片刻,确定它们没有气息之后,才快速的赶了过去。

他心中大喜,两雄相争,最终却便宜了自己。

他首先把元阳果摘了下来,贴身放好之后,才看向两只灵兽的尸首。

灵兽一身是宝,如果武飞扬拥有储物戒,肯定会将尸首全部收起来。

可惜现在他手中并没有储物戒的存在,只能拿出小刀,快速把灵核取了出来。

黑猿身躯大,灵核也大一些,呈纯黑色。

五色灵蛇灵核稍微小一点,五彩夺目。

以武飞扬的经验来看,五色灵蛇的灵核价值绝对要更高。

看了看四周,武飞扬发现前面有个山洞,毅然走了过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