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圣尊狂医

圣尊狂医

六月添狗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自从看清了前女友的真面目后,陈言便彻底清醒,再不做那傻傻的舔狗,就当之前的真心都喂了狗。醒悟之后,陈言重回医武圣尊的位置,明明富可敌国却偏要低调,明明权势滔天,却偏偏甘心平凡,陈言知道自己没必要继续隐藏下去了,他要重返这都市,他要这天下再不负他。

主角:陈言,王红鸾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言,王红鸾 的武侠仙侠小说《圣尊狂医》,由网络作家“六月添狗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从看清了前女友的真面目后,陈言便彻底清醒,再不做那傻傻的舔狗,就当之前的真心都喂了狗。醒悟之后,陈言重回医武圣尊的位置,明明富可敌国却偏要低调,明明权势滔天,却偏偏甘心平凡,陈言知道自己没必要继续隐藏下去了,他要重返这都市,他要这天下再不负他。

《圣尊狂医》精彩片段

“喂,120吗,快来人,我女朋友出事了!”

“请问你地址在哪里?”

“香格里拉大酒店1707号房,快来,她快要死了……”

“好的,救护人员马上赶来,你先保持镇定,告诉我病人现在什么情况?”

“她昏过去了,但是在发抖……”

“之前做过什么?”

“这,一定要说吗?刚刚……”

“呜呜,呜呜……”

一辆救护车在大街上,急驶而过。

车上,除了司机,还有两男一女三个急救医生,都比较年轻。

年轻女医生抱怨:“我都下班准备跟闺蜜看电影去了,结果来个这样的病人,电影泡汤了,我敢肯定,绝对不是真女朋友!”

一男子道:“怎么确定的?”

女医生丢过来一张120接警单。

两个男医生凑上去一看——

“哦,我的天!”

“现在的女孩子,还真是不知自爱!”

女子翻一白眼:“别带上我!”

顿了顿,看向另一个男子,“陈言,你倒是要长点心眼,你女朋友那么漂亮,可别被富二代拐了去,万恶的金钱,真是很难抵抗。”

叫陈言的年轻男子,微微一笑,眼中都要溢出幸福感,道:“放心,我家舒舒不是那样的女人。”

女子撇嘴:“对了,你不是说今天你女朋友生日,你还买了礼物要给她庆祝生日,现在临时加班,你不打个电话汇报一下?”

陈言道:“打了,没打通,可能没电了!没事,她很通情达理,会理解的。”

另一男子道:“真是羡慕你,有这样的女朋友。”

很快。

香格里拉大酒店到了。

几个人快速冲到1707号房。

“病人呢,病人在哪里?”

“哪里不舒服?意识清醒吗?病人……”

问话的是那名女医生,结果,问到一半突然卡住了,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地上,坐着一位年轻女子,容貌长得挺美,但此刻头发散乱,脸色殷红的不太正常,身上只裹着白色浴巾……

然而,女医生认识她。

她叫王雅舒!

“舒舒?!”

一声大喊如惊雷,陈言扑到女子身前,眼睛瞬间血红,脑门青筋乱冒,“你……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

女子,正是他的女朋友。

“陈……陈言……”

王雅舒也瞪圆眼睛,显得脸色更白了。

陈言不敢相信,刚刚还在车上讨论,不知自爱的女子,居然就是自己的女朋友?

他目光一转,看向旁边的男人。

这一下,眼神更是冒火。

“是你,蒋丞夫!!”

“你对舒舒做了什么?你个卑鄙小人,无耻畜生,你是不是给舒舒下药了?你个王八蛋!我杀了你!”

陈言大叫,不能承受这种痛,他的女朋友,他平时爱如珍宝,而且约定了结婚之夜再洞房花烛,却没想到,被这个蒋丞夫如此欺负。

都不像人样了!!

蒋丞夫,陈言认识,同一个大学的,一个富二代,追求王雅舒很久了,但王雅舒根本不接受,认为他是个人渣,所以,陈言认定,王雅舒绝对是被这个畜生下药弄来的。

他冲上去,一拳打在蒋丞夫的脸上,掐住他的脖子,然后……

“呯!”

一个酒瓶子落在了陈言的脑袋上。

酒瓶破了,陈言的头也破了,鲜血直流。

动手的,居然是王雅舒!

她自己恢复了行动能力。

陈言看着她,头痛,心更痛:“为什么?难道你……不是被强迫的?”

王雅舒扔掉瓶子,把蒋丞夫拉到身后,指着陈言,用一种他从来没见过的陌生表情说道:“当然不是强迫的,他是我男朋友!”

“那我呢,我算什么?”陈言大吼道。

“你?你算个屁!”王雅舒冷笑道,“陈言,你给不了我要的,你没房没车又没钱,没爹没娘还没靠山,我以前是瞎了眼,觉得你有才华,但才华有个屁用,跟蒋丞夫一比,你连个屁都不是,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出局了!”

陈言脸色数变。

由青转白,由白转绿。

“舒舒,这真是你的真心话吗?”

“是不是这个王八蛋威胁你?”

陈言刚说完,就被王雅舒打了一巴掌:“你才是王八蛋,没用的软蛋,我男朋友,不是你这种垃圾能骂的!还有,别叫我舒舒,你不配!”

蒋丞夫笑着,一把搂住了王雅舒。

手还在上面揉,一边道:“陈言,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了吧?你曾经视若珍宝的舒舒,其实早就是我的女人,可怜啊,你做了她一年男朋友,恐怕连她的身体都没看过,可我呢,早就睡过上百次了,这就是现实,还有,你打了我一拳,后果很严重,你现在跪下来求我,也许我会放你一马,不然,让你连实习医生都没得做!”

陈言,咬破了嘴唇。

他抓起一张椅子,就要跟蒋丞夫拼命。

“陈言,陈言,你冷静点!”

女医生冲上来,一把拉住他往后拖,一边叫道,“你们是不是太过份了?有这么欺负人的吗?王雅舒,亏他对你这么好,你怎么可以这样?劈腿还有理了?”

王雅舒怒道:“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打?”

“你……”

蒋丞夫挥手:“滚滚滚,全都给老子滚蛋,还有,今天的事,你们谁要是敢说出去,我蒋家,会让你们从江州消失!”

……

从酒店出来。

陈言失魂落魄,心中最重要的信念崩溃,仿佛天都要塌了。

王雅舒,怎么会变成这样?

女医生柳燕喊他:“陈言,快上车,我给你包扎一下伤口。”

陈言摇摇头,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他现在感觉自己就像个天大的笑话,绿帽子戴了不知道多久,他却不自知,还在人前显恩爱,现在想起来,一头撞死的心都有!

“陈言,陈言,你去哪?”柳燕喊道。

“算了,让他一个人静静吧,男人遭遇这种事,哎,真惨……”

陈言走在路上,满脑子都是王雅舒和蒋丞夫搞在一起的画面,整个头都要炸了,他没注意的是,头上的鲜血滴下来,落在他脖子上挂着的一块玉佩上。

玉佩上,一个奇异的图案突然亮了起来,猛的印在陈言的胸口上。

“啊——”

“好烫,好烫!”

陈言一声大叫,连忙去抓胸口的玉佩。

与此同时,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冲进了自己的脑子里,汹涌澎湃,那是海量的信息——

医术武功,符箓占卜,琴棋书画,甚至还有厨艺。

五花八门,海纳百川。

陈言感觉人都要傻了,思绪一动,那些信息就清晰的浮现在脑海,就像原本就是他的记忆一样。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脑袋被打破后,我出现了创伤妄想症?”

陈言僵立在的走道上,正在这时,马路上射来一道雪亮的车灯,一辆红色法拉利,像喝醉了酒一样,歪歪扭扭,又速度极快,然后直直的朝陈言撞了过来。


“我靠!”

陈言吓一大跳,条件反射朝前面飞纵。

法拉利跑车跟他擦身而过,一头撞在旁边一家商户的墙上,车头都快散架了。

陈言本就气结郁闷,有气无处发泄,现在差点被撞死,更是怒火攻心。

“喂,你眼睛长屁股上了,怎么开车的?”

“你是想杀人吧?”

陈言冲上去,透过已经破碎掉落的车窗,看到里面开车的是个年轻女子,穿一身红色旗袍,栗色长发简单挽了个发髻,脸廓精致细腻,玉面芙蓉如牛奶凝脂。

“哇,这么漂亮?”

即便陈言怒气冲天,但看清楚眼前女子的容貌,也是微微一滞,内心惊叹。

王雅舒算漂亮了,在学校还是校花之一,但和眼前的女子一比,直接落了一大截。

女子侧头看过来,眼睛虚睁,但很快就沉沉闭上,一头趴在了方向盘上。

她晕过去了。

“喂,喂,你怎么样?醒醒,别睡啊!”

陈言是江州医院急诊科的实习医生,出于本能使命感,他马上忘记刚才的怒火,拉开车门,把女子抱了出来。

结果一检查,发现没什么明显伤,可为什么昏迷?

“喂,燕姐,我这边发生一起车祸,你们到哪了?快点过来接一下人!”陈言马上打电话给同事柳燕。

几个人分开没多久,救护车本就没开多远。

很快就赶到了现场。

“哇,这美女谁啊?还开着限量级法拉利,这车超贵的!”同行男医生赵永刚瞪着眼睛说道,“陈言,你可以啊,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一来就是个天仙级的。”

陈言这时已经把旗袍女子抱出车门:“你别损了,快点帮忙,抬上救护车,我差点被她撞死。”

赵永刚道:“这车怎么办?”

柳燕道:“我打电话报警......等等,把她包拿上。”

......

“呜呜,呜呜......”

救护车上,旗袍女子躺在急救床上,依旧没有苏醒。

柳燕说道:“不应该啊,撞的也不算特别严重,怎么会昏迷不醒?难道是......颅内出血?”

可是,急救车上没有检查的仪器,只能靠猜。

这时,陈言忽然伸出手,抓住了旗袍女子雪白如酥的手腕——

把脉!

柳燕愣了一下,道:“陈言,你干嘛?你什么时候会给人把脉了?”

赵永刚道:“啥把脉啊,把妹还差不多,他根本没学过中医,这小子,是看人家漂亮,趁机揩油吧?”

陈言没说话,也没放手。

直到又过了十秒钟左右,才皱眉道:“她中毒了?!”

“中毒?你别搞笑了,她是车祸!”

“把个脉就能看出她是中毒,医院的秦老都没这本事,你就别逗了。”

赵永刚和柳燕根本就不相信。

陈言自己都有点不信,但是......之前突然涌入的信息那么真实清晰,他没学过中医,脑海中却翻腾着各种中医知识,就好像他早就烂熟于心,成了一种本能。

他刚才把脉,不但把出她是中毒,更判断出,她中的是一种叫“鹅冠花”的毒。

此毒,入脑,惑神,至昏迷。

所以这才是车祸的真正原因。

但是......

“我真有这样的本事吗?”

“还是......是我的幻觉?”

柳燕从急救包里拿出碘酒棉花,给陈言处理伤口,但是,惊奇的一幕出现了。

“咦,陈言,你的伤口呢?刚才明明被你女朋友开瓢了啊,我怎么找不到伤口?”

“是吗?怎么会......”

陈言摸了摸,真的没摸到。

难道,也是因为刚才......

他摸了摸胸口的玉佩,若有所思。

没多久。

江州医院到了。

三个人推着昏迷女子,刚刚进入急诊科大门,迎面就被一个中年男人拦住了,正是急诊科主任,顾自航。

“陈言!”

顾自航阴沉着脸,指着陈言的鼻子大吼一声,“你个人渣败类,害群之马,你在外面干了什么,你还有什么脸进我的急诊科?滚蛋,马上给我滚,你被开除了!”

什么?

陈言愣住了,一脸懵比,自己今天就出了一趟急诊,就是王雅舒的这次,能干什么坏事?

“主任,我没做什么吧?”

“还狡辩?让你出去干什么的,让你出去救人的,结果呢,你把人给打了,你是医生还是流氓?我们医院容不下你这样的败类,滚!”

顾自航这么一说,陈言就明白了。

刚刚就有感觉,很可能是蒋丞夫在背后给他下刀子,现在更是不言自明,他们刚刚从外面回来,根本没人告诉他;而且,就因为在外面打了别人一拳,急诊科主任哪里需要上纲上线,还直接将他开除?

赵永刚急忙道:“主任,这事不能怪陈言啊,是那个蒋丞夫抢了陈言的女朋友,还......”

顾自航盯着赵永刚:“怎么,你也想被开除?”

“啊?主任,我......”

陈言拦住赵永刚,不让他说下去,但他眼睛一下就红了,为了进江州医院,他花了多少心血?因为是孤儿,无依无靠,他必须花费比别人多得多的努力,才能坚持下去。

可是现在,就因为蒋丞夫,他女朋友劈腿了,现在连工作也丢了,人生,一下变得漆黑。

“哈哈哈哈......”

陈言大笑起来,声音带着无比悲凉,“顾自航,蒋家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甘愿跪下给他们做狗?须知,人在做,天在看,黑钱拿多了,小心你的屁股。”

此言一出,赵永刚和柳燕都惊呆了,知道这下完蛋了,脸都撕破了。

果然,顾自航大怒:“谁收黑钱了?陈言,你个小畜生,犯了错不知悔改,还恶意中伤上司,你马上给我滚,我要让你这辈子都做不成医生,你等着死吧!”

陈言就这样被赶出了医院。

而顾自航马上走到角落,给蒋丞夫打电话:“蒋少,事情办好了,你放心,这小子无权无势,竟敢对蒋少你动手,简直是找死!”

电话那头:“做得好,给我继续整,最好让他连行医资格证都被注销!”

“没问题,蒋少你等着看吧!”

电话刚打完,柳燕就跑了过来:“主任,刚刚有个急诊病人,发生车祸,一直昏迷不醒,现在不知道怎么办?”

“昏迷不醒?交钱了吗?”

“没有,就她一个人。”

“没交钱,治个屁,放着,联系家人!医院又不是慈善机构。”

“可是,病人她......”

“可是什么可是?要么你去交钱?不给你发工资,你来上班吗?年纪轻轻,脑子坏掉了!”

正在这时。

一名身穿黑白OL套装的年轻女子匆匆走了进来,刚好听到顾自航的话,她踩着高跟鞋噔噔噔走上去,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抽在顾自航的脸上。

“啪!”

顾自航瞬间被打懵了:“你......你是谁?你怎么打人?”

女子丰姿绰约,美不胜收,此时却俏面生寒,怒目而威:“病人昏迷,你就让她躺在那里等死,你这样的人渣,也配称为医生?你这是在侮辱医生这两个字!我们总裁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偿命。”

顾自航脸色数变:“谁是你们总裁?”

女子指着躺在急救床上的法拉利旗袍姑娘:“她叫王红鸾,上京王家二小姐,王飞鹏的小女儿,也是现在江南药业的总裁,这个身份,够吗?”

顾自航刚听完,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可以不知道王红鸾,但是上京王飞鹏绝对如雷贯耳。

上京王家,在上京跺跺脚都能让整个炎黄国震三震,是炎黄三大财阀之一,资产几万亿,而且,也是这江州医院的最大股东。

完了,这是冒犯了太岁啊!

“还不快点救人?”女人怒喝道。

“哦,好,好,我马上治,马上治!”顾自航爬起来,马上组织人手给王红鸾治疗,甚至消息传出,连院长副院长都被惊动,匆忙赶来。

但是......

忙活了半天,王红鸾就是没有醒。

“怎么回事?你们这么多医生专家,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红鸾到现在还没醒?”女人发飙了,指着医院一群高层骂,后来才知道,此女是王红鸾的秘书,叫林语晨。

院长满头大汗,道:“林秘书,二小姐这个病,所有检查报告都显示正常,我们实在是,束手无策啊!”

林语晨愤怒道:“无能,庸医!”

这时,柳燕说了一句:“听陈言说,她可能是中毒!”

林语晨马上问:“谁是陈言?马上把人叫来!”

柳燕道:“他也是我们急诊科的医生,对了,就是他把二小姐从车上救出来的,不过......他现在被开除了。”

“什么?”

院长察颜观色,马上让顾自航去把陈言找来。

顾自航道:“陈言之前只是我们这里的实习医生,各种表现都是平平,而且人品有问题,他能看出什么?肯定是瞎说的,我敢用人头担保,二小姐绝不是中毒。”

林语晨强势道:“半小时内,我要见到这个陈言!”


其实柳燕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她就有些后悔了。

陈言根本没学过中医,只是把脉就判断病人中毒,实在有点天方夜谭,她担心的是,陈言被叫回来后,只是被更狠的羞辱一顿。

而此刻。

陈言刚刚回到自己的出租屋。

重重躺在一米二宽的破板床上,圆睁的眼睛泛起红润,生活自古不容易,但老天给他的这份试卷真是太难了。

“对了,那些信息,到底是不是幻觉?”

他捏住胸前的玉佩,猛的坐了起来。

之前,就是玉佩突然发烫,脑子里才有无数信息冒出来,这玉佩是他从小戴着,听孤儿院的院长奶奶说,它很可能跟自己的身世有关,但是,二十多年了,也没见谁来找过他......没想到,今天发生这么离奇的事。

他脱掉衣服,找来一面小超市卖三块钱的梳妆镜,对着胸口一照,发现有一个红印,摸上去还有点刺痛,说明,刚才并非幻觉。

“那么,难道我真的会中医了?”

“还有......占卜?不做医生,能做算命先生吗?”

陈言表情古怪。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正是顾自航打来的。

“狗东西,谁理你?”

陈言不想接电话,但姓顾的接二连三的打,他索性关了手机。他不知道的是,顾自航现在满头大汗,手都在发抖,因为林语晨限定他半小时内,要把陈言找来,他怕一个不好,自己也要卷铺盖滚蛋。

陈言找来三根筷子,试着为自己占卜。

“啪!”

筷子散落桌上,两横一竖。

他扳着手指,算了半天,得出结果是——

今天是一生中最大的幸运日。

“狗屎!”

“老子今天失恋又失业,头上绿帽高高戴,这也叫幸运日?那老子还有盼头吗,直接自杀得了!”

他丢掉筷子,觉得脑子里多出来的信息果然不靠谱,多半是自己被打伤头,得了妄想症。

没多久,房门被敲响。

居然是赵永刚和柳燕找上门来。

赵永刚脚没进门就开口道:“陈言,快点去医院。”

陈言道:“我都被顾自航开除了,还去医院干什么?”

赵永刚道:“你的机会来了,只要把握得好,也许还有机会留在医院。”

然后,他就把医院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陈言有点发呆,没想到差点撞死自己的女人,来头这么大,竟是财阀之女,更是江州医院大股东。

柳燕道:“陈言,这个机会你一定要把握住,你说她中毒什么的,到时候找个借口圆过去,但是,就凭那个王红鸾差点撞了你,又是你把她救出车祸现场,她就欠了你老大一个人情,只要你别冲撞了她,肯定能留下来。”

重新来到医院。

看到急如热锅上蚂蚁的顾自航,还有满头冒汗的正副院长,陈言才真正体会到病床上那个女人的恐怖来历,而看起来也就二十几岁的林语晨,显然成了这里最大的话事人。

见到陈言,林语晨开门见山:“你说我们总裁是中毒?你以什么作为判断?”

顾自航开口:“林秘书,这小子真的只是一个实习生,纯粹瞎说八道。”

林语晨看一眼顾自航,冷若冰霜:“我在问他,不是问你,是他救出二小姐,不是你。”

顾自航心头发抖,但又怕陈言说错话,就道:“陈言,站你面前的,是上京王家的林秘书,是我们医院的大管理,二小姐身份更是尊贵,你若是瞎说八道,不懂装懂,有你好果子吃。”

陈言看了眼林语晨,摆手道:“我是个小人物,胆子还小,我怕被人报复,所以我还是不说了,反正我刚才已经被开除了,再见!”

他说完转身就走。

然后,林语晨就发飙了,抬手又抽了顾自航一个巴掌,怒道:“谁让你说话了?给我闭嘴!”

紧接着,亲自拉住了陈言。

陈言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刚才就是故意那么说,把顾自航架起来烤,没想到林语晨这么火爆,直接抽他耳光,真是......爽啊!

“陈医生,红鸾一直昏迷不醒,你如果知道点什么,还请如实相告,必有厚报!”林语晨对陈言的态度,跟对顾自航完全不同。

陈言摸了摸鼻子,道:“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据我判断,她可能是中了一种叫鹅冠花的毒。”

在场医生面面相觑,没人听过“鹅冠花”这个名字。

医院院长问道:“你是怎么判断的?”

陈言道:“我给她把过脉。”

顾自航立马又跳出来了:“把脉?你是在搞笑吧,你陈言什么时候会把脉了?你恐怕连中医的书都没看过一本吧?把脉能看出她中毒,你是神仙?秦主任就在这里,你可以问问,他能不能看出来?”

原来,中医科的秦老也被请来了。

大家朝秦老看过去,没想到,秦老忽然一拍大腿,大叫一声:“我想起来了。”

院长问:“秦老,你想起来什么?”

秦老道:“我终于想起来,以前曾经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过的‘鹅冠花’的介绍,这是一种生长在沙漠中的毒花,能麻痹人的脑神经,致人昏迷,而且时间一长,有生命危险......跟二小姐的症状,非常相似。”

林语晨当即问:“那要怎么解?”

秦老摇头:“我也只是听说,但是,很遗憾,我对这种毒,很陌生。”

院长马上问顾自航:“顾主任,你是急诊科主任,解毒是你的强项,现在方向都明确了,还知道了毒源,那你应该可以治了吧?”

顾自航满脸冒汗:“院长,我根本没听过鹅冠花这个名字,而且刚才做过血液检查,指标一切正常,咱们不能凭着陈言这小子的一面之词,就说二小姐是中毒啊!”

院长怒道:“那她为什么还没醒?”

顾自航道:“可能......可能等会就自然醒了。”

林语晨厉声道:“如果醒不过来呢?如果延误了病情,你能负责吗?”

“我,我......这怎么能让我负责呢?”顾自航立即怂了,“或者,马上转院啊,转去上京。”

秦老道:“来不及了,如果真是鹅冠花的毒,根据古书记载,毒发两个时辰,也就是四个小时后,就药石无灵了。”

林语晨急的跺脚:“那怎么办?你们倒是给我想出个办法。”

这时,陈言开口:“你们怎么不问问我,能不能治?”

林语晨眼睛一瞥:“你能治?”

陈言点头:“我可以试试。”

林语晨眉头轻锁,主要是听说陈言是个实习医生,还这么年轻;而她刚才坚持让陈言出来说明事由,是她以为陈言在救王红鸾的时候,见到了什么,但让他治病,显然不放心。

医院的人也不放心。

特别是顾自航,就差要把陈言轰出去了。

林语晨忽然伸出手,对陈言道:“你刚才说通过把脉看出红鸾中毒,那你现在给我把个脉,给我看看,我的身体情况。”

这是在考验陈言了。

旁边的柳燕和赵永刚都为他捏了一把汗。

陈言抓过林语晨的手腕,入手滑腻如酥,柔弱无骨。

林语晨微微皱了皱眉,但没动。

十几秒后,陈言放开林语晨。

“怎么样,看得出来吗?”林语晨问道。

“看出来了,你来大姨妈了。”

“噗——”

赵永刚很不厚道的笑出声来。

林语晨也万般恼火,感觉很丢脸,但她大姨妈确实来了。

她咬着牙,冷声道:“除了这个,还有吗?”

陈言犹豫了一下,道:“你有痔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