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重生豪门:总裁宠妻套路深

重生豪门:总裁宠妻套路深

姜小牙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现代言情小说《重生豪门:总裁宠妻套路深》的主角是林宜和应寒年,小说的作者名叫“姜小牙”。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是:上一世,林宜被渣男丈夫舒天逸和恶毒继母一起谋害,含恨惨死,甚至连父亲都被这对狗男女羞辱至爆血管死亡。林宜醒来发现自己竟意外重生到了三年前,既然上天给了她重活一次的机会,她一定要让舒天逸那对狗男女血债血偿!上辈子她爱着舒天逸那个畜生爱得要死要活,却对商战天才应寒年冷眼相对,甚至甩了应寒年三巴掌......这辈子她一定要擦亮眼睛,改变结局!

主角:林宜,应寒年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宜,应寒年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豪门:总裁宠妻套路深》,由网络作家“姜小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小说《重生豪门:总裁宠妻套路深》的主角是林宜和应寒年,小说的作者名叫“姜小牙”。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是:上一世,林宜被渣男丈夫舒天逸和恶毒继母一起谋害,含恨惨死,甚至连父亲都被这对狗男女羞辱至爆血管死亡。林宜醒来发现自己竟意外重生到了三年前,既然上天给了她重活一次的机会,她一定要让舒天逸那对狗男女血债血偿!上辈子她爱着舒天逸那个畜生爱得要死要活,却对商战天才应寒年冷眼相对,甚至甩了应寒年三巴掌......这辈子她一定要擦亮眼睛,改变结局!

《重生豪门:总裁宠妻套路深》精彩片段

别墅建于悬崖峭壁之上,寒风瑟瑟。

闷雷滚滚,雨点狠砸在窗上,暴唳而压抑,一如林宜这一刻的心情。

她坐在床边,颤抖着双手一颗颗系上男式衬衫的扣子,床上的凌乱和她心口、细颈的红痕无一不暧昧地默诉着刚才男人与女人之间的荒唐与放肆。

林宜拼死从林家逃出来已经有两个小时了,她被继母肖新露和老公舒天逸囚禁整整一年,家中的公司早已全部落在他们手中,他们却还不放过她们父女,中风的爸爸得不到照顾,还被羞辱至爆血管死亡。

她日日遭受虐待,活得不像个人样,瘦骨嶙峋,几次都想一死了之。

可爸爸死之前一直暗暗同她讲,如果能求到应寒年帮忙,一切还有转机。

应寒年。

光念名字就足以让人牙齿打冷颤的男人。

“砰——”

浴室的门被推开,高大的阴影笼罩过来。

林宜抖了下,一颗扣子怎么都扣不上去,她瑟缩着身体抬起头,男人腰间垮垮地系着浴巾,慵懒地虚靠在落地窗前,指尖捏着一支烟,一双漆黑的眼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他的身体没有完全擦干,水珠延着精瘦肌理的脉络淌下来,滑过半露的人鱼线。

这个男人,连性感都透着绝对的侵略性。

林宜不敢再与他对视,低垂下眼弱弱地开口,“应先生,您要的您已经得到了,请您……帮我夺回公司。”

应寒年,商界狙击手,是有多少大集团总裁排着队跪求都求不到的人物,再奄奄一息的公司只要到他手里都能起死回生。

如今落魄的她,需要他。

“没想到不可一世、眼高于顶的林大小姐也有今天。”

应寒年轻蔑地低笑一声,捏着烟放在薄唇间吸了一口,“当初赏我三巴掌的时候不是骂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么,说就是身无分文也别指望我能碰到一根手指,结果,今天就脱光了躺我身下苦苦求我,还真是放得下身段。”

袅袅的烟气拂上他英俊的脸,模糊地透出几分漫不经心,似又隐隐约约地露着狰狞发白的獠牙。

忽地,他语气一转,又道,“不过以前的你还算有几分美貌,现在的你有什么?跟你上床好像是我比较吃亏,还求我帮忙?呵。”

“……”

林宜被他言语中的奚落弄得再次一抖,下意识地捂上自己的脸。

曾经漂亮俏丽的脸现在只剩下一道道新旧不一的伤痕,毁得她不像个才23岁的女生,这一切都是拜她的继母和老公所赐。

林宜忍着酸痛缓缓站起来,往地上一跪,双膝及地,头狠狠地磕下去,将自己的尊严、高傲跪得粉碎。

“应先生,以前是我年纪小不懂事,您大人大量别和我计较,求您帮我,求求您……”

林宜边说边往自己脸上狠狠地抽巴掌,眼圈红得能滴出血来。

她一定要让应寒年帮自己,一定要继母和那个男人付出惨烈的代价!

见她这样的动作,应寒年的眸子猛地紧缩,讥笑凝在嘴角。

她的呼吸颤栗。

她常年跳舞的身段杨柳细腰、绰约多姿,无意却尽显撩拨。

血脉贲张的画面看得应寒年喉咙一紧。

下一秒,应寒年掐了烟,将她扑倒在King size的床上。

又一场成年人的游戏。

酣畅淋漓。

窗外,风雨更重,压着隆隆的雷声。

末了,他餍足离去,不带半分留恋。

林宜躺在床上瑟瑟发抖地抓住他的手臂,干净的一截。

“应先生,您现在愿意帮我了么?”

闻言,应寒年俯身捏住她的下巴,像把玩着一件玩物,凉薄一笑,字字优雅而残忍,“林大小姐,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没倒尽胃口肯要你就很不错了。”

 


围在他身边的女人哪个不比她好看听话有情趣?

“……”

“对了,还是只很丑的母狗。”

“你骗我?”

林宜惊呆地看向他,她这辈子都没有勾引过男人,舍了身体和尊严换来这种结局,再听他这么说话,羞耻顿时攀满她的全身。

她瘦弱的肩膀染上绯红,人抖得越发厉害,几欲夺眶而出的眼泪被她生生收住。

应寒年语气不屑一顾却又夹着暧昧,“骗你又如何?做女人蠢成你这样,活该被男人玩。”

“你……呃。”

林宜又羞又怒之下,只觉急火攻心,血腥气直冲喉咙,她连忙坐起来捂住唇。

雨重重地砸在窗上。

应寒年开灯,准备再去冲次澡,亮光洒满一室,他略一回眸,就见她脸色苍白,唇色发紫,顿时目光一震,“你中毒了?”

刚刚还没有这样。

中毒?

林宜呆了下,难怪她逃出来,继母和舒天逸都没有追出来,原来是一早向她下了死手。

他们要她死在外面,就能撇清关系了。

无耻!

“卟——”

止不住的血气冲上来,林宜一口鲜血吐出去。

洁白的床单上绽放开一朵血色花朵。

漫天痛楚侵蚀五脏六腑,张牙舞爪地撕扯她每一寸血肉,凌迟般地折磨。

“救我……”

痛苦驱使着她拼命抓住他修长的手,像抓着救命稻草。

她抬眸,撞进他漆黑的深瞳,那里倒映出她扭曲到极致的面容。

她的眼睛、鼻子里缓缓淌下血水。

似冤魂厉鬼一般。

应寒年握上她的脉博,静静摸了一会儿,蹙眉通知她,“你活不了了。”

“……”

“不如我给你一个痛快,当是你陪我一夜的回报。”

否则,她还要承受这样的毒性发作长达几个小时,这个大小姐哪忍受得了,他难得善良。

“不,我不要,我不要死。”

林宜撕心裂肺地呐喊,出口的声音却小得可怜。

她不能就这么死去,她爸爸枉死,家财和公司被霸占,继母和舒天逸那两个牛鬼蛇神还活得逍遥自在,没有半点报应,她怎么甘心。

她不能死!她绝不能死!

似千万只虫子嘶咬,往死里折磨着她,一时似在烈火中焚烧,一时寒意并着剧痛浸透全身。

鲜血混着汗水迷住她整双眼睛,口腔中全是血腥气。

蓦地,她落入男人的怀中,应寒年握上她的脖子,冷静地慢慢握紧。

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林宜痛苦嘶喊,“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你不甘心也来不及了。”

说完,应寒年环住她抖成筛子的纤细身体,他倏地收紧骨节分明的手指,薄唇贴着她的耳朵,声音有着不同寻常的温柔,“记住这种痛,记住到了下辈子,这世界上你能依靠的只有你自己,不要相信任何人,也不要指望任何人来改变你的困境。”

林宜伴着剧痛死命摇头,一双瞳孔不断放大,透着绝望与不甘,眼角有血慢慢淌下来,似盛开一朵妖冶玫瑰。

血滴到他的指尖,很烫很烫。

应寒年目光微动,渐渐松开手,任由她人如飞絮般缓缓落到床上,男式衬衫遮住她不着寸缕的皎好身段。

他站起来离开,随手掀开窗帘,打开窗户。

山间的雨又疾又厉,外面的树枝被狂风暴雨压垮,发出残裂的声响,狂风将雨势呼啸进窗,湿嗒嗒的落叶掉在床上,掉在她的身上。

疯狂的痛意同风的冷冽搅在一起,仿佛要将她的每一寸肉、每一根骨都生生地绞烂。

濒死的她在床上挣扎、扭动,手指抓住床头,指甲断裂都衍生不出更大的疼痛……

慢慢的,林宜再无力气挣扎。

不知道熬了多久,气息从她身体抽离,她睁大一双血红瞳孔,死不瞑目。

 


再睁开眼时,林宜正坐在散发着玫瑰香水味的豪车中,广播中的主持人一再说着今年2016年。

2016年,那是三年前,她20岁这一年。

她是在做梦么?

还是真的有下辈子。

林宜转眸看向身旁的年轻男人,舒天逸睡着了,面目清雅温和,不带一点世俗之气,唇角微勾仿佛在笑一般。

看到这个人,林宜浑身的气血都在上涌。

这个男人,她爱他爱得死去活来,可直到爸爸中风,直到她撞破舒天逸和她那个年轻的继母躺在一张床上苟且时,她才看清真相。

他没有爱过她,他从一开始就是冲着林家的家财而来,和她继母有着全盘的计划,一个控制她爸爸,一个控制她,慢慢将林家吞噬占为己有。

想到这里,林宜恨得几欲咬碎牙齿。

好久,林宜从自己新款的包里拿出化妆镜打开,慢慢照上自己的脸,心疯狂一跳。

脸上的伤痕一条都没了。

只剩下一张美丽的脸,妆容淡淡,眸睑若水,眼角微微上扬,小巧的唇涂着最流行的咬唇妆,轻轻一抿,勾勒出没有历经过曲折的明媚与张扬。

林宜无法置信地抬起手摸向自己白皙的脸。

她还记得继母和舒天逸将她们父女囚禁以后,心情一不好就虐待她,两人还研究着怎么在她的脸上刻出花样来。

继母说她的眼睛漂亮勾人,舒天逸为了哄人,就用刀在她的眼角刻了一个“丑”字。

她痛得撕心裂肺,血染瞳仁,两人却搂在一起笑得好不开怀。

在继母和舒天逸的身上,她见到人性最丑陃的样子。

她死死地握住化妆镜。

“大小姐,佘山是个观景的好地方。”

前面的司机突然出声。

林宜恍惚,旅游?

片刻后,她想起来,这时她和舒天逸谈恋爱还不久,正浸在蜜罐中,他一句请她去爬佘山,她就什么都不管了,抛下还没写完的论文就跑出来。

呵,请她?

坐着她林家的车,用她林家的司机,吃饭住行一切都用她的卡,他一分不花还好意思说请?

现在想来,她那时脑子是真的不好使,居然还以为遇上真爱。

林宜看向身旁沉睡的男人,眼里的恨意浓聚成杀意,她从包里拿出防身用的小刀就往舒天逸的脸上狠狠划过去。

利刃刺破皮肤,狠辣用力,从眼角一直斜到鼻梁,腥红的血珠瞬间涌出。

不管是梦还是真的重新活过来,她都要报复。

“啊——”

脸上突然被刺,舒天逸睡梦中痛醒,惨叫一声。

司机被吓得一激灵,方向盘都打歪了,回头看向他们,就见林宜坐在那里握着防身小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恍然、错愕,以及……无辜。

“好痛,林宜你做什么?”

舒天逸惊恐地看着眼前的林宜,像在看一个怪物。

林宜已经迅速收敛起眼中的恨意,慌乱地看着自己手中的防身小刀,似被吓到一样掉下眼泪,“怎么会这样?我又梦游了?”

“梦游?”

舒天逸震惊地看着她,话都说不出来,捂着脸的手上全是鲜血,痛苦得直咬牙。

哪有坐在车上梦游的!当他是三岁孩子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