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刚休完老婆又来了个联姻

刚休完老婆又来了个联姻

卧尤闻画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他本是乡村长大的少年,却阴差阳错入了师父们的眼,从此修习无上心法和本领,十多年之后,学有所成的林衡,带着师父们的心愿,来到都市历练。所有人眼中,林衡就是个依靠女人的窝囊废小白脸,殊不知他那九个绝色美师娘,背后真正依靠的是林衡。

主角:林衡,武韵寒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衡,武韵寒 的武侠仙侠小说《刚休完老婆又来了个联姻》,由网络作家“卧尤闻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本是乡村长大的少年,却阴差阳错入了师父们的眼,从此修习无上心法和本领,十多年之后,学有所成的林衡,带着师父们的心愿,来到都市历练。所有人眼中,林衡就是个依靠女人的窝囊废小白脸,殊不知他那九个绝色美师娘,背后真正依靠的是林衡。

《刚休完老婆又来了个联姻》精彩片段

“开门,赶紧开门!”

“再不开门,信不信我们把房子砸了!”

“武韵寒,陈千瑶,有本事养男人,怎么没本事露面啊......”

位于东南深山的桃花村,一栋普通的茅草屋前,聚集了大批的人。

她们上到三十岁少妇,下到十八岁少女,一个个义愤填膺,虎视眈眈,俨然像是一支妇女联盟。

“林衡,你个完蛋玩意儿,又作了什么孽?”屋内,一名女子厉声骂道。

她肌肤似雪,面容绝美,一件白色的素裙裹在身上,宛如仙子。

只不过那张俏脸上,却氤氲着几抹寒霜,一脚把还躺在床上睡觉的林衡踹了起来。

“大师娘,这不能怪我啊!”林衡一脸无辜,“你自幼教我学医,让我勤加练习,还要多帮助村里人。我就是闲着没事的时候,给她们摸摸骨,治治病,哪知道她们全都说要嫁给我!”

“你......”大师娘武韵寒气的嘴角微微抽搐。

“哎,大姐,这确实不能怪小衡子,咱们教出来的宝贝儿徒儿,就像那黑暗中的萤火虫,不管走到哪里都闪闪发光,让几个妹子着迷,再正常不过了!”这时候,又一个女人从里间走了出来。

她穿着小热裤,搭配性感的抹胸背心,火爆的身材一览无余。

她是林衡的三师娘陈千瑶,和武韵寒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一个火热,一个冰冷,却都是世间罕有的绝色美女!

“没错没错,还是三师娘懂我!”林衡一个劲的点头。

“不过,你招惹谁不好,去招惹一群乡村野姑!”陈千瑶话锋一转,娇媚的白眼道,“难道,家里的师娘,都提高不你的审美,让你找庸脂俗粉?”

“我......”林衡被堵的无语。

别看三师娘整天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样子,内心可住着一只恶魔。

不是给他下药做实验,就是把他扔到深山里跟猛兽搏斗。

哪一次不是被折磨的气息奄奄,生死徘徊。

若非有大师娘这个神医在,恐怕早就下去跟牛头马面喝酒化拳,能活到现在都是个奇迹!

“师娘再好,也是别人的!”林衡撇撇嘴,嘀咕道。

“你说什么?”武韵寒美眸一瞪。

“咳咳我说两位师娘魅力四射,当然不是那些庸脂俗粉可以比拟的!”林衡打了个哆嗦。

“小衡子,问你个问题!”陈千瑶忽然笑脸盈盈的盯着他,“你觉得我和大师娘,谁好看?”

“这......”林衡一愣,偷瞄了瞄武韵寒,有瞅了瞅陈千瑶,“咳,我觉得都好看!”

“算你识相!”

“行了,别拍马屁了!”武韵寒打断道,“你收拾一下东西,下山去吧!”

“啊?大师娘,你要赶我走?”林衡吃惊道,“大师娘,不要啊!”

武韵寒摇头道:“不是赶你走!林衡,你从小跟着我和三师娘,该教的都教你了,而且,你现在也满二十岁了,该独立了!”

“那我该去哪儿?”林衡露出了一丝迷茫。

“去杭城一家公司,保护一个女人,资料都准备好了!”武韵寒指着桌上的文件,顿了顿,“对了,十年前我去过一趟杭城,替你许了门婚约,好像是杭城周家的千金,你顺便去看看吧!觉得可以就娶了,不行的话,自己看着办!”

林衡挠了挠头,保护女人?

还有门婚约?

这是什么操作?

“哎,小衡子,师娘们真不是赶你走,其实前段时间,我和你大师娘就合计,让你下山,只是一直没舍得!”陈千瑶接话道,“你长大,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毕竟以你的身份,将来......”

“陈千瑶!”还没说完,武韵寒就是一声厉喝,“不该说的,别说!”

“大师娘,为什么不能把身世告诉我?”林衡激动道。

他从小就跟着两位师娘在桃花村,但对于自己的身世,却毫不知情,每次问到,武韵寒和陈千瑶都会以各种借口打断或者转移话题!

“现在还不是时候!”武韵寒柳眉微皱,“时机到了,你自然就会知道!行了,事不宜迟,滚吧!”

“我......”林衡还想继续询问,但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以大师娘的性子,除非是她想说,否则打死都问不出。

转身就去房间里,收拾了一个包袱,背在身上:“大师娘,三师娘,那我走了!”

“好!”武韵寒点头。

“以后师娘不在身边,要好好照顾自己!”陈千瑶忍不住唠叨了几句,“还有,你小师娘也在杭城,有什么需要,可以找她帮忙!”

“小师娘在杭城?”林衡眼前一亮。

他早就听说,除了医武双绝的大师娘和三师娘外,自己另外还有七个师娘。

二师娘是军中王者,四师娘是研究生物的顶尖科学家,五师娘是娱乐圈的顶流,六师娘是皇室继承人,九师娘是商业大亨,公司市值百亿级别,至于七师娘和八师娘,好像来头更不小,具体是干啥的也不知道,总之很神秘。

“知道了三师娘!”林衡点点头,恋恋不舍道,“我会回来看你们的!”

“去吧!走后门,我才不想跟门外的那帮娘们废话!”陈千瑶哼了一声。

林衡一溜烟,眨眼就消失没影。

奔出老远,才张开怀抱,面露欣喜:“自由了,小爷终于自由了......”

虽然他也不舍得村里的两位师娘,但在山里憋了二十年,他早就想出去了!

“大姐,我怎么瞅这小子,好像很高兴的样子?”陈千瑶眺望着远处道。

“随他吧!”武韵寒的眼中隐晦的闪过一抹眷恋,“他是条龙,迟早要离开我们!如今真龙出山,这天下风云,要开始动了!”

“大姐,有件事我没明白,你干嘛要给他许婚约,这么早娶老婆,万一他以后有了老婆忘了师娘,你就哭去吧!”陈千瑶闷闷不乐。

“当时对方极力恳求,我就应下了,成不成还不一定!”武韵寒神色略显复杂,“老婆归老婆,就算多娶几个,我们九个,也是和他绑在一起的,都是命......”


哐当哐当!

前往杭城的普快列车上。

林衡慵懒的靠在座椅上打盹,鼻尖忽然传来一股淡淡的香味,让他下意识的睁开了眼。

对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上来一个美女。

她身材窈窕,白色的雪衫,搭配一条黑黑色的短裙,那双又长又白的铅笔腿,叫人挪不开眼睛。

这妹子,可以啊!

虽然和大师娘三师娘比还差那么一点点,但也称得上是天香国色。

“美女,你罩子掉了!”林衡好声提醒了一句。

“什么?罩子......”美女闻言,低头一看,顿时恼羞无比,“无耻,流氓!”

“嘿,美女,我好心提醒你,你怎么还骂人呢?”林衡不悦道。

“提醒个屁,你罩子才掉了,你全家罩子都掉了!”见他这副一本正经的样子,美女肺都要气炸了,“我警告你,最好收住你的眼睛和嘴巴,不然我......”

“妙妙,你凶人家干什么?你口罩掉啦!”这时候,旁边一个中年妇女出言打断。

她穿着朴素,但却有着一股雍容华贵的气质,和美女颇有几分神似。

“啊?”美女楚妙香一愣,这才发现,自己的口罩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粘在她的胳膊上。

顿时脸颊羞红!

“口罩就口罩,说什么罩子,分明就是故意的!”楚妙香瞪着大眼睛。

“瞧你这话说的,这位小兄弟一看就为人淳朴,不比大城市,有那么多花花肠子,你别冤枉人家!”楚妙香的母亲李华曼嗔怪道,“还不快给人家道歉!”

“我,我为什么要给他道歉?”楚妙香不服,“妈,他哪里淳朴了,我看是一肚子坏水差不多!人心险恶,少跟这种人打交道,不然就跟苍蝇似的,没完没了!”

“妙妙,怎么说话的!”李华曼沉声训斥,旋即朝林衡露出歉意的微笑,“小兄弟,实在抱歉,是我管教无方,我代我女儿向你道歉!”

“没事!”本来林衡心里很不爽,不过见对方态度又好,也就没计较,微微眯起眼睛。

“谢谢......啊!”李华曼忽然脸庞抽搐,捂住心脏,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妈,妈......你心脏病怎么又犯了,我给你拿药!”楚妙香见状,连忙从包里掏出了两片药,给她塞进了嘴里。

然而李华曼却愈发痛苦,冷汗直流,脸都变成了纸白色,几乎陷入晕厥:“不行,还是疼,妙妙,我要不行了......”

“妈,怎么会这样?你别吓我!”楚妙香一下慌了神,手足无措道,“我,我这就去找医生,等我,一定要撑住啊!”

“先天性心脏病,重金属元素超标,已经病入膏肓,应急的特效药也没用......让我来吧!”林衡刚才就瞧出了李华曼有病,只是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对方就发作了。

“你?”楚妙香先是一愣,接着满脸质疑和警惕道,“臭流氓,你想干什么?离我妈远点!”

“妹子年纪轻轻,怎么眼神就不好使了?算了,看在你妈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见识!”林衡说话之间,手中已然多出了五根银针,齐齐扎入了李华曼的心口。

噗嗤!

“妈!”楚妙香惊呼一声,人都吓傻了,“混蛋,你到底在干什么?”

“我在救她!不想她死的话,就老实点!”林衡低喝一声,强大的气势,把楚妙香给震住了。

随后便掏出一个罐头瓶,对准了落针处。

罐头瓶好似拥有吸了一般,让银针颤动,针尾的地方,竟飞速的渗出缕缕污血。

持续了片刻,直到污血殆尽,林衡才手腕一翻,罐头瓶和银针就神出鬼没的般的被收了起来。

“好了!”

“妈!”回过神的楚妙香,慌忙扑倒李华曼跟前,“你不是救我妈吗?怎么她现在一点反应都没有?”

“暂时休克,一会儿就醒了!”林衡淡淡道。

这时候,车子徐徐停下,广播里传来列车到站的声音。

“总算到了,我要走了,拜拜!”林衡拎起包袱,就往外走去。

“站住,你给我站住!喂,喂喂,死骗子,我妈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翻遍杭城都要把你找出来!”楚妙香急的差点没哭出来,想要去追,却又担心李华曼。

“嗯......妙妙!”昏厥中的李华曼,忽然呼吸起伏,接着缓缓睁开了眼睛,“妙妙,我,我没事了,刚才多亏了那位小兄弟,把我救过来!现在感觉就跟换了一个心脏似的,神医啊!”

“妈,你不会是产生错觉了吧?那家伙,怎么可能是神医?”楚妙香不可思议道。

“胡说,我自己的心脏,自己能不知道?小神医他......他人呢?”李华曼举目四望。

“车子到站,他已经走了!”楚妙香撇撇嘴。

“走了?妙妙,你怎么不拦着啊!”李华曼深吸一口气,“他救了我的命,一定要好好报答!妙妙,回去之后,查清楚小神医的位置,亲自登门道谢!”

杭城火车站外。

林衡看着眼前的高楼大厦,车马如龙,不禁感慨:“大城市就是大城市啊,房子建这么高,我是先去找要保护的那个女人,还是先找未过门的周家千金呢?唔......还是先去看下我未来老婆吧......”

做好决定,他抬手就拦了一辆的士:“师傅,去玉林街13号,周府!”

“周府?”的士师傅上下打量了几眼林衡,“周府可是名门望族,小哥可以啊!是去探亲还是送贺礼?”

“送贺礼?”林衡不解,“为什么要送贺礼?”

“你不知道啊?”的士师傅说道,“今天可是周家小姐和朱家公子订婚的大喜日子,周府正在订婚喜宴呢,多少大佬都上门去祝贺了,真想看看,富人的喜宴是啥样的?哎,只可惜像我们这种小人物,根本没资格......”

“周家小姐订婚?”林衡一愣,周家小姐不是和自己有婚约吗?

怎么还订婚了?

转念一想,林衡就明白了,看样子周家不是独生女啊!

真是来的早不如来的巧!

既然如此,正好送一份贺礼过去,再见一见未来老婆,让周家双喜临门啊!


周府。

披红挂彩,热闹非凡。

今天是周家千金小姐订婚的大喜日子,院内摆着几十桌酒席,来客络绎不绝,纷纷道贺。

“李家李东海,送上玉镯一只,祝贺新人情投意合,如鼓琴瑟!”

“陈家陈大柱,送上玉佩一对,祝贺新人恩爱有加,相敬如宾!”

“于家于为民,送上三金一套,祝贺新人喜结姻缘,美满幸福!”

“桃花村林衡,送上牛,牛鞭一只?!”

当听到门口司仪的喊话,整个大院都陷入了短暂的寂静,接着就是一片哄笑。

“噗!我没听错吧,牛鞭?”

“这是怕新郎体力不足,特意给他补补吗?”

“什么人啊,这么搞笑?酒席上送牛鞭,真是头一次听说......”

议论之下,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看了过去。

就见林衡穿着一件打着补丁的麻裤,上身是件发黄的T恤,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微微一笑道:“祝贺新人洞房花烛夜不眠,早生贵子!这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十年老黄牛,刚割下来的,大补着呢!记得趁早吃,我瞅着新郎身子有点虚啊......”

噗!

此话一出,全场爆笑。

“这家伙,是来砸场子的吗?”

“瞧他这乡巴佬的打扮,不会是走错场子了吧?”

“居然敢说新郎虚,也是没谁了!”

“不过我看着,好像却是挺虚的......”

作为主角之一的朱涛,西装革履,气度非凡,此时却脸部肌肉连连抽搐:“你才虚,你特么全家都虚......不是,你到底谁啊?思颖,这你家亲戚?”

站在他旁边的周思颖一袭白裙,妆容精致,宛若高高在上的公主般。

她也是小脸阴沉,看向了主宾席上的一对中年夫妇:“爸,妈,这不会是你们谁的远方亲戚吧?”

“不是啊,我哪会有这么寒酸的亲戚!”应香梅连忙否认。

周元明也是摇了摇头,这个人,他自然也不认识!

脸色愈发难看,开口喝道:“小子,你是走错地方了吧?今日我周家办喜事,不想跟你一般见识,马上离开!”

“我没走错啊,我就是过来给你们送贺礼的!”林衡挠了挠头,“当然,这只是顺便,主要我是来找我老婆的!”

周家众人互相看了几眼,面面相觑。

应香梅没好气的骂道:“小子,你他妈存心闹事的是吧?你老婆谁啊,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能有你老婆吗?”

“不是,我老婆就在周府啊,就是周家的千金小大姐!”林衡一语激起千重浪。

“什么?他老婆是周家千金?”

“开什么玩笑,周小姐的对象不是朱公子吗?难不成是来抢婚的?”

“不,我知道了,这人肯定是个疯子......”

“混账!”周家众人顿时暴怒。

周思颖更是气急:“神经病,谁是你老婆啊?你个土鳖,也配得上我吗?我不管你是装疯卖傻还是故意搞事情,马上给我跪下道歉,然后滚出去!”

“你?”林衡眉头一皱,“我说的周家千金又不是你,你急什么?”

“笑话,这里的周家千金,除了我,还能有谁?”周思颖气不打一处来。

“难道周家就一个千金?”林衡反问道。

“废话!谁不知道我周元明就一个独生女,小子,你到底什么意思?”周元明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目而视。

林衡也有点懵比,稍稍思忖后就明白过来:“周家家主是吧,既然你就一个千金,为什么要让她和别人订婚?难道你忘记,十年前的婚约了?”

“十年前......”周元明一愣,旋即瞳孔皱缩,“你,你是......快说,你是谁的徒弟?”

“我师娘是武韵寒!”林衡说道。

“原来是她!”周元明浑身一震,脸色开始变幻不定。

见他这副样子,周思颖不由瞪大了眼睛:“爸,他说的不会都是真的吧?怎么从没听你说起过?”

“我......”

“什么真的假的,都是放屁!小子,少在这里胡说八道,造谣是非!”应香梅忽然喝道,同时朝周元明隐晦的打着眼色。

林衡脸色一沉:“怎么?你们周家是打算耍赖皮,不承认当面之事?”

“当然不是?”周元明眼珠子转了转,“你叫林衡对吧,十年前,你师娘的确出手救过我,可婚约之事,纯粹是口头一提,连正式的文书都没有!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你师娘还记得,而且还当真了!”

“你说什么?”林衡心中涌起怒火。

“林衡,你先别急,这件事恐怕你师娘没和你讲清楚!其实当初婚约还是她先提起,我碍于面子,才说考虑的,但绝没有答应!”周元明继续说道,“当然,我周某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你师娘救过我,我一直都想找机会回报!既然今天你来了,正好,你有什么需要,可以提!”

“简直颠倒黑白,扭曲事实,没想到我师娘救的,竟是一个道貌岸然之辈!”看着这张正义凛然的老脸,林衡怒极生笑。

婚约之事,大师娘跟他说的清清楚楚。

十年前周元明患了绝症,病入膏肓,束手无策,只能等死。

而当时的周元明刚刚接手周家,周家也才刚刚冒头。

一旦失去了他这个顶梁柱,必将坍塌,哪里能延续到今时今日的繁荣?

还有,婚约明明是周元明死乞白赖,求着大师娘要的。

大师娘不胜其烦,才勉强答应下来。

他倒好,竟说是大师娘强求,他碍于面子,才说考虑!

虚伪!

可笑!

“我什么都不需要!”林衡冷冷的说道,“我就需要你周家家主一句公道话!究竟是我师娘强求你,还是你强求我师娘?”

“就是你师娘强求我的,不信你可以自己去问她!”周元明信誓旦旦,作为当事人,他自然是最清楚其中始末。

换做当初,他是很乐意促成这门婚事!

但十年过去,如今的周家已然今非昔比。

在杭城称不上什么顶级势力,可也是响当当的大家族,大集团,甚至能勉强挤进一线行列。

堂堂豪门的千金小姐,岂能嫁给一个乡野村夫?

传出去,还不得被人笑死?

更何况,对于周家,也没半分好处!

所以周元明索性一口咬死,就是不承认!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