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乱世养娃,孩他爹造反了

乱世养娃,孩他爹造反了

酒醉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乱世养娃,孩他爹造反了》的主角是沐漓和邹澄,这本书原名为《乱世养娃,孩他爹拿天下谢我》,小说的作者名为“酒醉”。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现代医学天才沐漓因实验室爆炸意外穿越到了被流放的罪臣家眷身上,原主是沐家孤女,十三岁时流放到藕花村后,被做主嫁给了村子里的猎户邹澄。因为原主怯懦,嫁的猎户邹澄又经常十天半月不着家,所以村里,经常有人欺负原主和两个孩子。不过既然沐漓穿越到了原主身上,她定会帮原主报仇!

主角:沐漓,邹澄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沐漓,邹澄 的武侠仙侠小说《乱世养娃,孩他爹造反了》,由网络作家“酒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乱世养娃,孩他爹造反了》的主角是沐漓和邹澄,这本书原名为《乱世养娃,孩他爹拿天下谢我》,小说的作者名为“酒醉”。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现代医学天才沐漓因实验室爆炸意外穿越到了被流放的罪臣家眷身上,原主是沐家孤女,十三岁时流放到藕花村后,被做主嫁给了村子里的猎户邹澄。因为原主怯懦,嫁的猎户邹澄又经常十天半月不着家,所以村里,经常有人欺负原主和两个孩子。不过既然沐漓穿越到了原主身上,她定会帮原主报仇!

《乱世养娃,孩他爹造反了》精彩片段

大烨亡了,诸国动荡。

盛夏六月,蝉鸣日夜不绝。

沐漓皱着眉头,躺在床上,浑身疼得很,自己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痛?

“哥哥,娘怎么还不醒啊?昨天邻居姨姨说,娘要死了。”

耳边有小孩子说着话,关键是,娘?!

沐漓搞不懂了,那么严重的爆炸,自己难道还有命活?

“不会的,娘那么爱我们,她才舍不得走呢。”

旁边又响起了一个小男孩儿的声音,沐漓彻底发现不对劲了,这两个奶娃娃说的,好像是自己。

沐漓睁眼转头望去,跟两双眼睛大眼瞪小眼,自己面前还真有俩孩子!

“娘,你醒啦!”一边的小女孩儿看到沐漓醒来,顿时惊喜得无以复加,旁边的小男孩儿也是。

“额,嗯我醒了。”

沐漓懵逼得看着一直守在自己身边的俩娃,屋子里光线不怎么好,所以俩娃也没看见沐漓脸上的奇怪。

这是哪儿?沐漓看了看四周,一张床,一两个椅子,用土和的泥墙,墙之间都是大大小小的缝隙,房顶似乎是用茅草搭的顶。

“娘落水烧了好几天,我和妹妹去给娘倒点水喝吧。”正说着,小男娃就带着小女娃跑出去了。

沐漓见人出去,才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头晕晕沉沉的。

“嘶……”

脑袋上还有个大包,沐漓不小心碰到痛得沐漓清醒无比,随着刺痛,沐漓脑袋里突然涌出了很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沐漓的眼神从疑惑不解,到惊诧万分。

自己……穿了?!因为实验室爆炸穿了?!

这副原主的身子今年十七岁,是大烨流放的罪臣家眷,当年刚到西南边陲,整个沐家就只剩了这一个孤女,然后被做主嫁给了村子里的猎户邹澄,那年原主才十三。

因为原主怯懦,嫁的猎户又经常十天半月不着家,所以藕花村里,经常有人欺负原主和两个孩子,连这落水,就是被刚才俩孩子嘴里的姨姨推的。

看来这被流放的地儿,刁民还不少。

“姨姨,你怎么来我们家了?”

沐漓正想着,就听到了外面小女娃的声音,两娃男孩儿叫邹青延,女娃叫邹青虞,不过这个姨姨李翠可不是什么好人。

“你们不知道,你娘啊,眼瞅着是活不成了,你们爹又不怎么回家,所以姨姨准备带着你们去找你们的爹。”

外面的女人声音带着几丝兴奋和诱哄,沐漓起了身走到了门口藏着,准备看看这个李翠还能说出什么花儿来。

外面的邹青延和邹青虞对视了一眼,眼里都是疑惑。

“可是娘已经醒了呀。”邹青延懵懵的。

“你娘醒了?!”

李翠有些意外,不过立马觉得不足为惧,毕竟在她眼里,这沐漓原本是个官家小姐,获罪后流放来的,性子怯懦得很,她在村子里连小孩子都敢欺负她,想到这儿,李翠更不怕了。

“你们小孩子家家的不懂,你娘那是回光返照,马上就要死了,你爹托人捎信说在外头做活儿,让你俩去他相熟的人家里过好日子,过段时间就去接你们俩,你们快跟姨姨走吧。”

听到这儿,沐漓神色一凛,这怎么那么像……

不好。

“你要把我孩子带哪儿去?”

也不像平日一般还会尊称李翠一声大姐,沐漓直直冲了出去。

李翠像是没想到,沐漓竟然已经能直接下床了,有些心虚,可想了想卖了两个孩子自己就能赚到的钱,顿时就壮了胆子。

“邹澄说了,要带两个孩子去享福,你病恹恹的,我来帮个忙,怎么了?!”

沐漓没有错过这个李翠眼底的心虚,看着两个孩子被她拉着,沐漓笃定,她是看原主好欺负,孩子亲爹又不在家,这里地处边陲小城,平时没什么经济来源,所以生了卖孩子的心思。

“邹澄怎么给你带的信儿?他一般有事都是往家里送家书的。”沐漓身子有些虚亏,却不想输了气势。

“当然也是写的家书啊,给我家那口子的。”李翠想都没想就回道。

“呵。”听到这儿,沐漓冷笑了一声,面色不善得看着李翠。

“我没记错的话,你家里人斗大的字不识一个,村子里也没什么人跟你家结交,青延青虞,回娘身边来。”果然是要卖孩子,俩娃听见这话也连忙跑回了沐漓身后躲起来

见被戳穿的李翠脸色变了变,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又把平时的泼妇行径搬了出来。

“你们不想跟你爹去吃香的喝辣的要跟她一起在家饿死吗?”今天这孩子,她一定要带走。

“怎么还没带来?不是说这家女的快死了吗?我们还得回去点人数呢。”

李翠才说完话,就从院子外面跑进来了俩男人,长得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沐漓条件反射又把俩孩子朝着自己身后藏了藏,如果自己身体不像现在这么虚,完全没必要怕这几个人,早一起打出去了,看来得想个办法才行。

“我劝你,你家那男人都快三个月没回来了,现在外面兵荒马乱指不定在哪儿死了,你一个女人,带着俩孩子怎么过活?俩孩子还得跟着你受罪,不如卖去别人府上,也不愁吃喝。”李翠彻底撕破脸,把今天上门的目的全说了出来,还装出一副好人的样子。

“这么好,你怎么不卖你自己儿子?”对于人贩子,沐漓也没准备给好脸。

“你……”没想到以往怕事的沐漓今天转了性子,李翠也被噎得说不出话反驳。

“两个孩子我今天一定要带走,你安生点儿我还能让你在村子里住着,否则……”李翠眼中露出狠厉,眼瞅着要明抢了。

院子边的墙不高,沐漓能看到外面的景象,远处有人?

“你们快来看,李翠抢我家孩子了!快来啊。”正说着,沐漓转身将两个孩子护在自己怀里,听到动静的人都朝着这边走了来,按着记忆认人,竟然有人连村长都请来了。

“里正,李翠要抢我家孩子去卖呢。”不一会儿,小小的院子里站满了人,沐漓眼瞅着村长来了,就先开了口。

李翠一看村里来了这么多人,也不怎么害怕,毕竟现在卖孩子的人家多了去了,也并不觉的自己哪里错了。

“我不过是看你们孤儿寡母的日子难过,现在大烨亡了,指不定你这罪臣家眷也不作数了,想让你归家去寻亲,也是为你好,你却在这儿告状说我要卖你家孩子,你若走了,连好日子都不让孩子过了吗?”

不用李翠开口,沐漓就知道她要颠倒是非。

“好日子?要不我把你卖了你去过那好日子吧,村子里谁不知道我举家获罪,来到安宁城,家中只剩了我一个孤女,寻亲说的好听,我看是你家揭不开锅了,要卖我家孩子让你家日子好过些吧。”

沐漓平生最厌恶这些买卖孩子的人,没想到刚穿来就让自己碰见了,也是火起,顾不得半点形象要好好骂一顿人。

“人既不愿,你又何必?”村长本对于天灾人祸卖孩子这些事已经司空见惯,但碰到不愿意的家里,怎么着都不是人家的错。

“谁敢卖我孩子,我动她全家!”

平日沐漓给人的感觉就是极好说话,想来今天是被逼急了身上才多了些许狠厉不好惹,气势足够震慑住想耍小聪明的李翠。

“邹家当家的回来了。”众人本来在看笑话,人群里突然不知谁说了句话。

 


从门口到院子里让开一条道儿,出现在人群尽头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破布衣服,背着弓箭,看着还抓了只兔子回来,不过男人的面色蜡黄,大半边脸被络腮胡遮挡,唯一的好处,就是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和高于众人的个子,瞧着壮实得很。

沐漓也看着,知道是原主记忆里的人,顿时放了些心,毕竟村子里的人,还是有几分惧怕他的。

“你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你孩子就要被人卖了。”

沐漓心中还有气,一般的猎户不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吗?偏他常常不在家,想来这里兵荒马乱,他生了参军的心思也有可能。

“谁要卖青延和青虞?”

邹澄看到家里拥了这么多人,就知道是出事了,可是从沐漓口里得知是要卖自家孩子,说出的话虽然听不出什么情绪,但男人周遭的气势却压抑了不少,看来是生气了。

“青延,说。”

沐漓深谙这个时代是家里男人当家做主的,自己也懒得再多废口舌。

“爹,是姨姨说的,她说娘快死了,还说爹你在外面也死了。”

邹青延从小就很聪明,虽然还是个五岁的孩子,但是已经能听的懂大人说的一些话了。

“这……邹澄啊,这几天你家这口子发着烧躺在床上,村子里有人找郎中来看,说没几天可活了,现在这外头兵荒马乱的,得让两个孩子活下来啊,所以我也是好心,才说给两个孩子找个好地方。”

一看到邹澄回来了,李翠的气势就低了不少,毕竟沐漓好欺负,邹澄可不是好欺负的。

“那你现在且看看,我还能活几天?”

这厮也是个恃强凌弱的,今天非得把你整服不可。

沐漓脸气的通红,就想上去给这人几巴掌才解气。

“那你一个人什么都不会做,现在大家日子都难过,孩子跟着你,迟早都得被饿死。”

李翠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渐渐没了底气,毕竟村子里谁不知道沐漓但凡有口吃的,都不会饿着孩子的。

这话说的,没点信服力。

刚才走进来的两个人伢子,看情况不对就连忙跑了,李翠看到这一幕,也不禁有些害怕起来,毕竟这邹澄在村子里也是动过手的,众人也都瞧见过。

“呵,那你家好过吗?还喜欢操别人家的闲心,难过你卖自己家儿子啊?上赶着来卖我家的去养你自己家?你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盘。”

在原主的记忆里,邹澄是个不爱说话的,当年娶原主也是因为看原主喜欢看两个孩子,这才点了头,在吵架这方面,这么多年,还真没见他跟谁吵过。

既然他不行,那就自己上。

“你先带两个孩子进去,剩下的事我来解决。”男人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沐漓,随后将目光转向了别处。

沐漓才准备起身去收拾这个女的,突然听到邹澄的话,反而觉得气闷,拉着两个孩子就往房间里走。

看人进去了,还重重得摔上了门,男人没什么反应,而是转身看向了众人。

“日后我会经常在村子里待着,你该庆幸今天没带走两个孩子,否则我真的能把你卖去当奴隶,都散了吧。”

邹澄赤果果的警告,让李翠心虚得后退了半步,后就跑不见了人影。

坐在房间里的沐漓看着两个孩子,捏了捏还算有点肉肉的脸,更气了。

这么好看的孩子,自己都这么喜欢,偏他爹不常在家,也不知道这爹怎么当的,娃都差点儿被人卖了。

得亏今天是自己,若是原主,娃还真指不定就被抢去了。

不过这俩娃真可爱,看人的眼神好像眼睛里都藏着星星,穿过来有俩娃真好,以后也用不着自己生了。

鼻子里闻到了肉香,两个孩子也闻到了,眼睛咻得一亮。

“爹爹在做饭了,娘你歇着,我跟哥哥去给爹爹帮忙。”

看着跑出去的俩娃,沐漓知道,狗男人是把事儿解决了,而且原先原主还在时,只要他在家,原主就没进过厨房。

不过嘛,现在是自己穿过来了,娃她可以认,毕竟那么可爱,爹就算了,毕竟男人只会影响自己赚钱的速度。

看了看这穷得不能再穷的家,强迫症的自己都用不着收拾,沐漓知道,是该想想办法了,虽然穿过来没了实验室,但是自己还有一身当医生的本领,卖卖药材,摘点野菜,要是运气好了指不定还能当个郎中,那样发家致富不就稳稳的吗?

“娘!吃饭了。”沐漓正在做着美好的设想,眼瞅着快过正午了,听到声音,沐漓才出了房间。

坐在院子里的小桌旁,沐漓心不在焉得喝着粥,吃着男人打回来的肉,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一会儿出去一趟,看着吃肉吃的正香的娃,沐漓溺爱得摸了摸哥哥和妹妹头,这一幕坐在对面的男人都看在眼里,眼角余光也一直没有离开沐漓的身上。

因为这个女人,今天的表现,很奇怪。

“我看家里没什么东西了,我一会儿进山看看,你刚回家,好好休息。”沐漓虽然觉得这样的氛围让自己很不能适应,但这就是原主跟他的相处模式,还是不要太反常的好。

“娘,你是要去挖野菜吗?我陪你去。”邹青延吃着一只兔腿,嘴里都是肉,囫囵不清得说道。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邹青虞也想出门去玩儿。

“好了,你们爹刚回家,陪陪你们爹不好吗?”

安抚了两个孩子,沐漓吃了些东西也觉得有力气了,就离开了家。

看着外面的情况,沐漓终于知道这里为什么叫藕花村了,房前屋后或是野池塘里,到了这个季节,都是满满的荷花,安宁城地处西南,在原主眼里,就是个边陲小地方,但在沐漓的眼中,这里,很美。

朝着山中走去,自己一身本领可以很好的认识药材,虽然在这个季节,不是药材采摘的最好时机,但能找找地方也是好的。

沐漓一口气走进了山里,比外面凉快些,越往里走,就听到了后面的脚步声,转头去看,没有,算了继续走,再转身,沐漓差点儿磕到了鼻子。

“你是谁?”

这人沐漓并不认识,不过被他赤果果得打量着,眼中泛着精光,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沐漓不受控制得往后退着,这男人也不疾不徐得往前走着。

这男人身上的汗臭味儿沐漓离了好几步远都能闻到,嫌弃得紧,看来自己是碰到采花大盗了。

这个时代女子极其看重名节,自己得抓紧跑了才是。

“我知道,你是藕花村那个寡妇。”

“什么寡妇,我有男人。”沐漓知道,自己虽然对家里那男人没什么好感,但也不至于咒他死。

“切,你家男人十天半个月不回家,这回听说都好几个月没回来了吧,指不定都死外头了,你也一定寂寞了吧?来,让哥哥疼疼你。”

不好,眼瞅着这人的手要抓到自己了。

“邹澄!”

沐漓朝着变态男人身后喊了一声,男人果然上当转头,沐漓立马拔腿就跑。

男人察觉上当了,也追了上来。

“敢骗我,我今天非得办了你。”

“啊~!”沐漓看着身后的人追得越来越近,又看着前面的路,脚一空,摔下了山坡。

受伤的前额磕到了石头上,血却突然收拢。

“找死!”邹澄出现了。

 


沐漓晕了过去,眼前却闪过一道白光,看不见前路,看不见四周所有的东西。

“这是哪儿?”

“空间已开启。”

沐漓随口的一个问题,竟然有人回答,不过听着声音却像个机器人。

白光散去,映入眼帘的是一栋白色的建筑,沐漓推门而入,发现里面竟然是一个医药实验室?!里面的仪器应有尽有,都是沐漓所熟悉的,看到这里,沐漓一阵狂喜。

四周是透明的玻璃,外面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空地,目前有两块儿能用,其余的上面都标记着待开启的字样,旁边还有一个控制面板,上面有种子可以用感激点兑换,然后种植,浇水不仅有吃的种子,还有药材也可以种,沐漓翻到下面,竟然还可以种灵芝这一类的珍惜药材,这个空间也太人性化了。

下面还有个括号?

注:灵泉水也可以作为浇灌,但很珍稀,获得感激点越多,灵泉也会积攒更多泉水,还可以包治百病哦。

沐漓瞥了一眼旁边那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泉眼,干的,一滴都没有啊。

前面有多大的欣喜,看到这个干泉眼就有多失望,连个前期体验都没有吗?

沐漓不开心得戳了戳出水口,发现是湿润的,难道说他流过?只不过蒸发了?那有它有啥用?

“笨死了,那一滴明明是被你用了。”

又是刚才熟悉的声音,吓了沐漓一大跳。

“你什么鬼啊?出来!”

沐漓的性格,就是明明怂,还要装出一副胆儿贼大的模样。

“我是空间,马不停蹄得去赚你的感激点吧,空间七天相当于外面的一个时辰,浪费时间就是在浪费我的地。”

这个空间,还挺傲娇的。

听到这儿,沐漓拍了拍身上,准备离开空间,无意间却摸到了自己腰间带着的刀。

“等等,我能把刀带进来,那我是不是也能把种子带进来?”

空间没有回答,等了一会儿,依旧没有回答。

沐漓偷笑,自己好像找到了空间的BUG。

意念一动,沐漓在山坡下醒来,才爬起来,就看到从上面下来的邹澄,这么容易找到自己,那就证明,邹澄刚才可能离自己不远,那空间说的是真的。

自己明明在里面待那么久,出来却只有这么一会儿。

“你没事就好,现在外面兵荒马乱,朝廷也在忙着官员更替,没那么多时间管辖,你在家里待着不出门,总会安全些。”

这是沐漓到这里,也可以是说,连原主,都没有一次性听邹澄说过这么多话。

“我就是看家里没得吃了,才想着上山找点东西,也不至于饿着孩子不是?”

男人的手伸到半空中,沐漓就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暗道,那灵泉水还真厉害,自己摔下来一点事儿都没有,连这前几天受的伤的没什么感觉了。

“那你便随我一起,我方才把孩子放到了村东的王大哥家里,天黑前我们正好下山。”

“好。”沐漓点点头。

这个村东的王大哥,是村子里流放来的第二家,想当初这家也是中了探花的,后来站队站错了,跟着沐家一道流放到了安宁城,因为流放家眷要分开很远,所以村子里除了沐漓,就王大哥家了,两家的关系比起来确实比较亲厚,后来办了个私学,日子也好过,只不过现如今年纪长了几岁,病痛多了些,渐渐就没孩子去上课了,日子才清贫了下来。

一路跟着邹澄上了山,沿途也看到了山里一些比较常见的药材,有益母草,三七,黄连,金线莲等等,除了益母草这个季节能挖,其它的都要等到九十月份才行,不过这益母草不怎么值钱。

“站住,有声音。”沐漓正在看着四周有没有什么值钱的药材,却被走在前面的邹澄叫住,索性就停了步子。

“你在这儿等我,哪儿也不要去。”

“哦。”看着男人走开的背影顿了顿,又一头钻进了丛林,奇怪。

看着人不见了,沐漓就仔细在周围转了转,还是没什么好的获得,不过山里有一块空了许久的空地,地里长满了野麦子。

若是旁人,肯定就觉得这是杂草,但在沐漓眼里,这玩意儿不就是燕麦吗?这么大一片,回去晒干碾成粉,正好当主食。

没一会儿,沐漓带着的破布包里就装满了野麦子的果实,鼓起了大大一块儿,夏日荒地里总有蛇虫出没,抓蛇,取蛇胆,沐漓一气呵成。

等到邹澄回来,就看到了他背上扛着得一只野猪,看来这趟收获不小,两人照例无言一路走回村子,碰见野池塘就下去弄了几节藕上来。

吃过饭,沐漓将野麦子晾晒了起来,蛇胆另藏了个地方晒干,待把两个孩子哄睡着,屋子里的男人却依旧没有出去。

“大烨已亡,天元大赦,所有大烨的罪臣家眷皆无罪可发回原籍,你可要归乡?”男人开了口,说的竟是白日里那李翠说过的事儿。

“你知晓的,整个沐家只剩了我一个孤女,归乡?何来的乡?”这话说的没错,原主也是不曾想过离开这里的。

“你是谁?”

男人话题转变得太快,沐漓正在一边坐着尴尬的要抠出三室一厅,男人又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沐漓懵了。

这什么意思?他发现自己不是原主了?我要不要再挺一会儿?

“你说什么?我是沐漓啊。”

“是一副沐漓的皮囊不假,但沐漓性子胆小怕事,是个极安分的人,不会如你今日一般,疾言厉色。”男人目光如炬,好似一眼就能看出沐漓的伪装。

听到这儿,沐漓才算松了口气,就这个,那自己可以解释。

“我把两个孩子当做自己的孩子,有人抢我孩子,我自然不愿。”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这个解释你总不能说我错了吧。

“嗯,这个解释说的过去,但沐漓原是官家小姐,平日连只鸡都不敢帮忙抓,我三月未归家,如今都能徒手抓蛇了。”

沐漓听到这儿嘴一抽,完了。

早知道今天就不多事了。

“还不说实话吗?”沐漓愣神的片刻,男人袖中的匕首就到了沐漓的脖子上。

“大哥,刀剑无眼,手抖了咋整。”

沐漓怂了,自己本身的确有些拳脚功夫,但是也不至于被人把刀架在脖子上了还能逃脱。

“说,你是谁?真正的沐漓呢?”

“她死了。”

三个字,就是沐漓对于这次穿越的理解,实验室那么大的爆炸自己绝对没命活,而这个世界的沐漓躯壳里,现在住下了自己,没有原来那个女人的半分气息,所以完全有理由相信,原主死了。

“那你又怎么来的?”男人听到这句话好似并不惊讶。

“我原来是个医生,被人背叛后炸死在我的医药实验室里,醒来我就在这儿了,俩孩子还叫我娘,我有沐漓的记忆,她被李翠推下河,高烧数日,该是因这个没的。”

拜托啊大哥,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找就去找害她的人,这事儿跟我没关系,我也很无辜啊。

沐漓面上淡定的一批,心里慌得一批,都这么说了这狗男人还不把刀放下来。

“要不你先把刀放下来,咱们谈个条件。”

刀刃上透着寒光,好死不如赖活着,眼瞅着男人还是不信,刀也逼近了几分。

“我告诉你邹澄,你们这儿卖孩子不犯法,杀人怎么着都犯法吧?你坐下咱们谈谈条件,保准你不亏。”在生死边缘徘徊的沐漓脑子也必须转的飞快。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