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傅总,夫人真跑了

傅总,夫人真跑了

佚名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现代言情小说《傅总,夫人真跑了》的主角是傅寒池和路年,这本小说原名《傅总,夫人这次真跑了》。小说主要内容是:傅寒池和路年的婚姻始于利益和算计,路年从未对这段婚姻抱有希望,她也知道傅寒池心里有他念念不忘的白月光初恋宋冉,如果不是当年傅奶奶逼着他娶她,她是不可能会成为傅寒池的妻子的。但是路年万万没有想到当她高烧三十九度求着傅寒池陪她去医院的时候,傅寒池毫不犹豫的拒绝她和她说自己要去谈项目,却转身就陪着宋冉来了医院......

主角:傅寒池,路年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寒池,路年 的武侠仙侠小说《傅总,夫人真跑了》,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小说《傅总,夫人真跑了》的主角是傅寒池和路年,这本小说原名《傅总,夫人这次真跑了》。小说主要内容是:傅寒池和路年的婚姻始于利益和算计,路年从未对这段婚姻抱有希望,她也知道傅寒池心里有他念念不忘的白月光初恋宋冉,如果不是当年傅奶奶逼着他娶她,她是不可能会成为傅寒池的妻子的。但是路年万万没有想到当她高烧三十九度求着傅寒池陪她去医院的时候,傅寒池毫不犹豫的拒绝她和她说自己要去谈项目,却转身就陪着宋冉来了医院......

《傅总,夫人真跑了》精彩片段

“烧到39度,怎么拖到现在才来?再晚一点都要引发肺炎了。”

“赶紧去缴费输液。”

路年勉强听清了医嘱,拿着一堆单据走出诊断室。刚抬起头,就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小心一点,来,坐这边。”

“寒池,我没事的,你不用这么紧张。”

傅寒池的个子很高,五官锋利而英俊,自带强大凛冽的气场。

此时却温柔耐心地扶着宋冉在长椅上坐下,又脱了外套给对方披上。

两人俨然一对恩爱甜蜜的情侣,看得路年心底一阵刺痛。

她感冒发烧了好几天,今天早上实在难受得厉害,才不得以向傅寒池求助,希望他能陪自己来医院。

可是对方只是冷着脸扫了她一眼,扔下一句“发烧又不会死人,我还有城东的项目要忙”,便毫不留情地出门了。

头疼的感觉再次袭来,路年身子一软,不受控制地碰倒了身边的垃圾桶,在“砰”的一声巨响中摔倒在地。

“嘶......”

磨破的手掌让路年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挣扎着想站起来却一点力气也没有。

好在下一秒,男人就大步走来,轻而易举地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你怎么回事?”

眼前的傅寒池神色冷峻,在将她扶起后就迅速收回了手,不带一丝眷恋,路年心灰意冷,语气淡淡。

“为了不让自己真的病死,我只好到这里来了。”

这场婚姻始于利益和算计,路年从来没有报以希望,可她万万没想到,傅寒池竟然如此狠心,将她弃之不顾,转头就陪着宋冉来了医院。

也是,宋冉是他念念不忘的白月光初恋,而自己只不过是傅奶奶逼着他娶回来的插足者!

想到这里,路年自嘲地笑笑,挑衅似的看向傅寒池。

“没想到原来你的城东项目都开发到医院了,不愧是傅总,真是手腕通天,恭喜恭喜。”

“路年,你没必要阴阳怪气,我不吃你这一套。”

男人显然被她话语里的讥诮激怒了,眼神骤然锐利,他冷着脸从钱夹摸出一张黑卡扔在路年脚下。

“病了就回去养着,别在这里碍眼!”

路年冷笑一声,目光扫过宋冉红润饱满的脸庞,语带嘲讽。

“你的卡还是留着给宋小姐用吧,毕竟她才是靠着男人才能活的样子......”

“住口!”

傅寒池怒不可遏地打断路年的话,刚要发作,就被宋冉挽住了手臂。

“寒池你不要对路年发火,都怪我害她误会了,我会向她解释清楚的!”

宋冉娇软的声音配合着楚楚可怜的表情,任何人看了都会心生怜爱。

见傅寒池勉强压抑了了怒火,她又含着眼泪转头看向路年。

“对不起路年,寒池他今天早上的确是在忙工作,都怪我太不争气突然胃疼,他才会抛下工作陪我来医院的。”

傅寒池可以为了工作扔下自己,也能为了宋冉抛下工作,这不就是这女人想告诉自己的么?

敏锐地捕捉到宋冉眼中一闪而过的得意,路年冷冷一笑,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唾弃。

“我以名正言顺的傅太太身份跟我丈夫说话,你一个来路不明的野女人多什么嘴?”

“路年......”

宋冉身子一抖,像是被路年的话伤到了,她眼泪汪汪地凑上来握住路年的手腕想把她拉开。

“你误会了,我绝对没有插足你和寒池的意思......”

“别碰我!”

路年厌恶地缩了缩手,想躲开宋冉的触碰,可她还没来得及碰到宋冉,对方就惊呼一声,直直地向后摔去!


“冉冉!”

傅寒池眼疾手快地接住了宋冉摇摇欲坠的身体,她依偎在傅寒池怀里,哭得浑身发抖。

傅寒池被彻底激怒,一把捏住了她精致的下巴,咬牙切齿地开口。

“向冉冉道歉!”

“宋冉的眼泪在你看来是宝贝,对我来说连下水道的脏水都不如,我劝你还是赶紧带她滚,免得我说出更难听的话来!”

“闭嘴!”

傅寒池怒不可遏,失去理智般地狠狠推了路年一把。

她失去平衡地摔倒在地上,手心被粗糙的地面摩得生疼,却依旧倔强地扬起脸。

“在说我之前你最好先收敛自己的行为,免得哪天和你的城东项目一起上八卦丢人现眼,让所有人看到你们的丑态!”

她的话让傅寒池的脸色难看至极,攥成拳头的手背青筋暴露,眼中满是危险的寒光。

“路年,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别逼我动手打女人!”

“寒池你不要生气,路年生病了,你千万别对她动手啊!”

宋冉极力压抑住想要弯起的唇角,忧心忡忡地抱住傅寒池的手臂劝慰道。

男人锐利的目光在路年惨白的脸色上停留一瞬,心中莫名一痛。

这个该死的女人永远都是油盐不进的模样,哪怕病成这样都不肯示弱分毫,真是可恶至极!

生平第一次,傅寒池在一个女人面前有了不知所措的感觉。

他逃避似的转头握住宋冉的手,再也不看路年一眼。

“走吧。”

宋冉乖巧地点头,依偎在傅寒池怀里,在走到拐角处时微微转身,捂着心口朝路年挑衅地笑了笑,很快消失在视线中。

宋冉这颗跳动的心脏,保住了她在傅寒池乃至傅家人心里的地位。

即使有一天,傅寒池知道他的白月光其实是个两副面孔的心机婊,恐怕也依旧会将她视若珍宝吧。

路年自嘲地笑笑,扶着墙吃力地站起来,打起精神走到输液室。

冰冷的药水缓缓注入体内,路年又冷又困,几乎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可她身边没有人陪床,只能咬牙硬撑着。

刚想找护工帮忙拿个热水袋,沈苑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路年你快回公司来吧,傅寒池刚才带着宋冉进了公司,不仅给了她高级设计师的职位,还要带她参加股东会!”

带宋冉参加股东会就意味着要让她在天堂集团的核心插一脚,傅寒池究竟想干什么?!

路年脑子里嗡的一声,毫不犹豫地拔掉针管冲了出去,用最快的速度打车来到公司。

“宋冉小姐是国际知名设计师,去年还拿下了服装设计大赛的金奖,希望在今后的工作中,各位能够多多照顾。”

刚走到会议室门外,路年就听到了傅寒池的声音,男人语气沉稳,带着毫不掩饰的偏袒和关怀。

“另外我还有一件事要向诸位宣布,即日起我会天堂集团百分之五的核心股份转移到宋冉小姐名下,作为......”

傅寒池疯了!

路年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大步上前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打断了傅寒池的话。

“我反对。”


突然的声音在会议室响起,所有人齐刷刷的朝着门口的方向看了过来。

傅寒池脸色铁青的看着不合时宜出现在门口处脸色苍白的路年。

而宋冉就坐在他旁边,原本属于路年的位置上......

“公司的股份不是你想给就给的,宋冉对公司没有任何贡献,凭什么可以转移核心股份?”

路年清脆的声音在会议室回荡。

傅寒池冷笑,看向路年的目光充满了凌冽,直接大大方方的介绍道:“宋冉小姐继承的是傅心柔的股份,你最好不要多事,这里还没有你说话的地方!”

傅心柔,傅家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但是一年前死于溺水,对于那场意外,是傅家永远不可触及的痛。

而偏巧宋冉从小心脏就不好,好巧不巧和傅心柔匹配上了。

现在宋冉的心脏,就躺在傅心柔的胸膛里。

傅寒池的一句没有资格,还真是让她身为天堂集团公司总裁夫人在所有员工面前丢尽了脸面啊。

她心里苦......

两年的婚姻,抵不过他心中的白月光......

在傅寒池的心里,宋冉才是他的爱人,而自己才是外人,甚至就连赠与公司股份的消息,她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而按照刚刚傅寒池的话,显然傅家把宋冉当成了傅心柔来对待。

宋冉手段高明,心机深,再加上和傅家相识多年,三言两语就可以抓住傅家敏感的点。

所以这次的股份......

恐怕也是这么来的吧。

路年现在终于意识到了宋冉的恐怖之处。

“所以......你觉得这件事情需要你的同意么?你又是以什么身份拒绝的?”

傅寒池本就充满冷意的眸子,此刻镀上了一层寒霜。

会议室里的氛围,好像也下降了几分。

坐在周围的人,也是一个个闭上了嘴巴。

谁不知道路年当年横刀夺爱,拆散了原本恩爱的一对儿,哪怕成为了傅寒池的妻子,也多年不受宠,两人的关系,就像仇人一样。

路年站在原地,紧紧地抿着嘴唇,一双妩媚的眼睛和傅寒池的双眸在空气中交织。

陌生、厌恶......

这种复杂的眼神,哪里会让人看出是夫妻?

众目睽睽之下的偏袒,还真是让人寒心!

宋冉见状,缓缓站起身,声音柔弱的看向路年:“路年......我只是想帮心柔完成梦想,心柔命苦......学了这么多年的设计,一心就想回馈傅家,可......”

她的声音顿了顿,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掉落下来。

那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好生心疼。

该死!

好一副绿茶皮囊。

人前人后两张皮,真是让她玩得滚瓜烂熟。

路年紧紧地攥紧拳头,这一瞬间看着眼前沆瀣一气的两人,好像自己才是个外人。

傅寒池看着宋冉那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直接皱眉说道:“签字,我的公司还轮不到她来指手画脚!”

他温和的拉过宋冉,生怕会弄疼了她。

这种小心翼翼的模样,真是有些刺眼。

宋冉拿着笔,和他对视一笑。

“慢着!”

路年往前走了一步,目光灼热的盯着宋冉。

“好,既然是属于心柔的那一份股份,我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没有问题就闭嘴!”

傅寒池显然十分不耐烦,直接让宋冉签下字,而路年想要说的话,也被噎了回去。

路年眼睁睁的看着宋冉在合同上写下了名字,这一刻......她败了,败的很彻底。

两年了......

换来的只有冷漠和嘲弄。

哪怕是养个小猫小狗,也会有些感情吧。

疼!

路年捂着胃,苍白着小脸儿,甚至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她勉强的挺直脊背,转身离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