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傅少宠妻无下限

傅少宠妻无下限

寻梦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婚姻不能做主,被逼迫嫁给植物人少爷,鹿羽恩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情,嫁过去守活寡去了。没想到新婚夜当晚,这个植物人少爷傅廷川,居然奇迹般的醒过来,还一门心思认定自己是个贪得无厌的女人……所有人都等着看鹿羽恩的下场,奈何她摇身一变,各种神秘身份频频曝光,随便拿出一个都够傅家上赶子巴结了。

主角:鹿羽恩,傅廷川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鹿羽恩,傅廷川 的武侠仙侠小说《傅少宠妻无下限》,由网络作家“寻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婚姻不能做主,被逼迫嫁给植物人少爷,鹿羽恩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情,嫁过去守活寡去了。没想到新婚夜当晚,这个植物人少爷傅廷川,居然奇迹般的醒过来,还一门心思认定自己是个贪得无厌的女人……所有人都等着看鹿羽恩的下场,奈何她摇身一变,各种神秘身份频频曝光,随便拿出一个都够傅家上赶子巴结了。

《傅少宠妻无下限》精彩片段

“离婚。”

一道冷冽森然的嗓音在鹿羽恩面前响起,让她不由得抬眸朝着眼前的男人看过去。

新婚夜上,她的植物人老公醒来了。

此刻,男人半靠在床头上,一身宽敞舒适的家居服敞开领口,隐约露出的胸肌带着久病卧床的苍白,但他气质清冷华贵,俊美至极的面容更是倨傲冰冷。

自诩见过万千美男的鹿羽恩暗自在心中感叹,暴怒中的男人竟然还帅到惨绝人寰!

她笑眯眯的弯身,将脸朝着傅廷川唇瓣逼近:“好啊,领证之前我百度了,傅氏集团总裁傅廷川在变成植物人之前身价上亿,考虑到你老化磨损折半,夫妻共同财产再折半......”

身上白色吊带裙微微倾落几分,露出可口诱人的粉嫩肌肤。

傅廷川阴鹜的黑眸不经意的掠过性感锁骨,厌恶的神情毫不掩饰:“我们没有实质关系。”

这女人单看左边脸还是个美人,可惜一道狰狞的疤痕贯穿她半张右脸,很是吓人。

鹿羽恩全然看在眼里,俏皮的眨眨眼,唇瓣贴向男人的耳畔:

“没有实质关系的话,那折算后只要给我一千亿就好。”

“还有我二婚再嫁也费劲,你必须赠予我房车,现在你住的这套我就很中意,你和-你家人尽快搬走。你那么有钱,房产无数,送我一套不过分吧?”

温热的呼吸在男人周身缠绕着,让原本冰冷可怖的房间瞬间增添了几分暧昧。

然而,傅廷川眼中的寒意更胜,不疾不徐的语气带着无形的压迫:“要么净身出户,要么牢狱,你二选一。”

从鹿羽恩的角度来看,眼前男人那深不可测的眼神,犹如刚刚觉醒的野兽,渐渐染上血红之色,随时能把人撕碎掉,那种难以捉摸的神秘强势,竟然给了她几分熟悉的感觉。

鹿羽恩像逗猫似的,指尖一点点滑过,按在了令人血脉偾张的胸肌上:“小孩子才做选择,傅少,我只选你。”

一天前,她被鹿家人卖给傅家用来获取投资,而她需要鹿家的股份和分成,这才嫁给了植物人傅廷川。

傅廷川像是猎人般,黑眸紧盯着鹿羽恩的一举一动,一手猛地禁锢住鹿羽恩纤细的腰肢,磁性的嗓音透着森冷的寒气:“明天一早,我就会准备好离婚协议。”

两具柔软的身子瞬间紧贴在一起!微电流在两人之间传递,让鹿羽恩浑身都快酥掉了!

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卧槽,这男人就还没做什么呢,杀伤力就如此之大!他要是勾引起来,那一定是让人......合不拢腿啊!

鹿羽恩微凉的指尖不自觉的朝着男人胸膛更深处移动着:“您想离婚,也要看傅老夫人同不同意~”

傅廷川不安分的手猛地被举到她的头顶,轻呵一声,暗藏杀机:“威胁过我的人都死了。”

鹿羽恩抿了下唇,却还是仰头对视着:“傅少,您这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了!人家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傅廷川黑眸低垂,很清晰的看见那澄澈水润的眼眸,不同于面部的过于平庸,那一双眼眸却很与众不同,莫名的熟悉。

可能是他昏迷太久,精力旺盛,但不至于饥不折食,受她蛊惑。

他略显慵懒的身姿欺压下来,微敞开的衣领露出半个宽厚肩膀,似在蛊惑人心,诱人犯罪:“那又是谁给你的豹子胆,敢趁我昏迷的时候给我下毒?”

这极品男人段位够高!

鹿羽恩起身收回手,镇静从容的举起黑色药丸:“没有我出手,你也不会这么有精力恩将仇报。”

她还没有拿到投资资金,不能轻举妄动。

她当然不会现在告诉他,其实她进门的那一刻,就已经发现屋内环境到处是毒,包括绿植、空气熏香,不仅可以让人长期疲惫、四肢无力,更是可以让人陷入永久昏迷状态。

傅廷川听闻,冷冽如魄的深眸幽光一闪,像是藏了冰刃般锋利:“你怎么能证明这不是毒药?”

鹿羽恩游刃有余的接招,话不说满:“你不是没死吗?”

傅氏太复杂,她不想淌这趟浑水。

但她也怕自己跟着被毒死,就把东西撤到外面的阳台了,借口自己对香气过敏。

给他药丸,是怕他在她获取资金期间出现什么意外,影响她的调查计划。

只是没想到,这男人的体质够优秀,竟然醒得这么快。

很显然,傅廷川还是不信,冷峻骇人的姿态带着睥睨众生的霸气,更为厌恶起眼前女人来:“不管你是谁,这婚离定了。”

鹿羽恩美眸弯成月牙状,闪烁着不易察觉的精光:“只要傅少能够搞定傅老夫人,我没问题。”

但她比他还要清楚,他百分百搞不定。

傅廷川高冷的呵笑一声,阴沉着脸去找手机,对于这种厚颜无耻到脸皮都不要的人,懒得继续虚与委蛇下去。

他的手机被放在在不远处的落地窗下的欧式铸铁桌上,他够不到,想站起身子去拿,但因为双腿无法站立,有些头痛。

鹿羽恩终究心软了下:“我帮你拿过来。”

“不需要。”

傅廷川修长的手臂用力的撑在墙上,那矜贵挺拔的身影周身散发着清冷的禁欲之气,根本容不得任何忽视,也让她心里莫名沉重起来。

他这样强硬倔强的性子,伴随着磁性暗哑的嗓音,再次有一种隐隐约约的熟悉。

鹿羽恩心跳猛地加速起来,刚想上前仔细辨认,眼前的男人却是因为行动不便,突然朝着身后倒去。

要了命了!

她立即伸手去接住男人,却被重心不稳的男人当场压在了身下!

那樱红的薄唇对准了水润的红唇,眼看着咫尺之距......

鹿羽恩在强烈的眩晕间,脑海中闪过另一张神秘的面容,猛地推开面前的男人翻身站起。

她看见那窗外静谧的夜空下,万家灯火霓虹璀璨的模样,倒映着男人艰难起身的身影,借由低笑打破尴尬境地:“傅少,你脸红了。”


门外,傅老夫人趴在大门前,听见屋内的动静后,热泪盈眶的感慨:“大师诚不欺我啊!我儿子真的醒了!我要给我这个儿媳妇准备厚礼!”

她激动的离开,毕竟傅廷川是自己的老来子,怎能不宠着。

却不曾想,在走廊的角落里,有一个小黑影看见这一切后,气鼓鼓的离开了。

“鹿羽恩!”

屋内,傅廷川清傲的看着鹿羽恩,修长高大的身躯笼罩着一层寒霜在她头顶上,带着铺天盖地的压迫感。

这女人骗他母亲替他娶回家,还敢调戏他,这笔账早晚会和她算清楚!

鹿羽恩顿觉呼吸有些困难,却是转手将傅廷川推倒在旁边的轮椅上坐下:

“傅少,人刚醒来就大动肝火,不怕再昏过去吗?”

明知道这是狠厉无情的傅氏未来掌门人,手中攥着华国经济命脉的太子爷,但她还是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傅廷川一手紧掐住轮椅扶手,手背青筋暴起,原来她不只是贪财图利的女人,还如此胆大妄为!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在窗外响起!

门口传来管家着急的声音:“小姐,您没事吧?有没有伤着你?”

下一瞬,鹿羽恩朝着外面的客厅冲了出去,趴在窗边一看,行李箱摔成了两半!

里面的衣服、生活用品全都洒得乱七八糟!

“太过分了!”

她怒吼一声,猛地朝着身后看了过去,正对上小女孩慌乱的视线。

但下一刻,清脆稚嫩的嗓音假装嫌弃:“活该!就你这样的丑八怪还想做我的妈咪,做梦!”

小女孩长得粉雕玉琢,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甚是可爱,长而卷的睫毛轻颤时,像极了蝴蝶的翅膀灵动漂亮。

管家急忙辩解,“少夫人,是佣人搬东西的时候没注意,把这行李箱落下了,小姐想帮忙弄进屋……”

“你胡说什么,我就是故意摔她的东西!”糖糖打断管家,看向鹿羽恩的眼神充满敌意,继续嘴硬道:“我妈咪长得比你漂亮的多,你个丑八怪凭什么取代我妈咪!”

鹿羽恩双眸微微一眯,当场揪住了小女孩的耳朵:“去给我捡回来。”

小女孩露出惊愕的神情,随即挣扎起来:“你没资格命令我!”

“谁让你弄坏了我行李!”鹿羽恩松开手,掐着腰和她干瞪眼。

小女孩委屈巴巴的嘟嘴:“君子动口不动手!”

鹿羽恩慵懒的抱臂环胸:“小屁孩,我是女人,不是君子。”

小女孩气得小脸像是要着火般红彤彤,睫毛挂着泪珠:“丑八怪,欺负小孩算什么能耐!”

鹿羽恩听得心里一紧,想着有些过于严厉了,便放缓语气:“我没欺负你,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不能破坏我的东西。你把东西都捡回来,这事咱们就当没发生过。”

要是她的孩子还在,应该和她一般大一样漂亮吧?

不同于傅廷川棱角分明的轮廓,糖糖的五官精致立体,即便似乎是和傅廷川同一个模子刻出来,但多少带着软绵绵的肉感。

一想到这里,母爱瞬间爆棚!

她蹲下身子,主动牵住她的手:“我陪你一起。”

小女孩惊恐的往后退了一步,却是甩开了鹿羽恩,转身跑出客厅:“我有妈咪!你不要以为你讨好我,我就会认你做妈咪!”

鹿羽恩望着小女孩的背影,一手捂住发痛的胸口。

当年,她老公和孩子死于一场爆炸,哪怕她的孩子现在还在,和小女孩一样叛逆,她也会欢喜啊。

管家在旁边还在解释,“少夫人,糖糖小姐真的没有恶意,刚才那是个意外……”

鹿羽恩悄悄擦了擦眼角的泪珠:“没事。”

卧室门口,傅廷川阴鹜的目光落在那黯然神伤的身影上,眉宇皱紧了几分。

这样贪婪的人还有伤心的事情?那一定是报应。

鹿羽恩转身时,猛然对上傅廷川打量的黑眸,故作无事的笑笑。

很快,糖糖捡回来所有的行李,但行李箱的扣子被摔坏了。

她笨拙地想把它修好,但看到鹿羽恩朝自己走过来,立即又摆出讨厌的样子,“喏,给你!但我对于觊觎我妈妈位置的女人,我绝对不会道歉。”

鹿羽恩心里明白,要想留在傅家,她还需要搞定这个小恶魔!

她微微一笑,轻轻帮着糖糖脏兮兮的小手擦掉灰尘:

“我很欣赏你做事很有原则,你说得对,你的妈咪只有一个,就是你的生母。我不会强迫你叫我妈咪的,我叫鹿羽恩,你以后就叫我羽恩阿姨吧。”

小女孩看着她温柔的笑脸瞬间愣住。这笑容和梦里的妈咪好像……她忍不住伸手想抱住鹿羽恩,但在碰触她之前,反应过来不对,瞬间收回手。

“傅今然!给我好好道歉!”

最终,傅廷川赶过来,一手揪住糖糖的衣领,给提溜了起来。

糖糖小小的身影悬空,看了眼生气的爹地,委屈地哭了起来:“爹地,你刚醒来就和外面的女人欺负我!呜呜呜~对不起我错了~”

鹿羽恩还以为傅廷川会教训自己,没想到训斥了糖糖,伸手扯了扯傅廷川的衣袖:

“她还小,我相信她会慢慢懂的,弄僵了对谁都不好。”

“回你房间,禁足两天。”傅廷川严厉的松开手。

“爹地坏坏~”糖糖哭着跑开。

鹿羽恩有些心疼,却看见傅廷川难得浅笑了下。

“这小丫头被惯得无法无天了,难得遇到克星。”

她忍不住追问:“她妈妈呢?”

傅家对于糖糖保护的很好,外面一点风声都没有。

“这新婚夜净让糖糖搅和了!”

碰巧这时,傅老夫人住着手杖,精神矍铄的走了过来:“看来我这准备明天给你们小夫妻的礼物,现在就得拿出来了!”

傅老夫人抬手拢了拢世界顶级的克什米尔羊绒披肩,神态雍容的拿出一个精致的红木盒打开,拿出一对和田金镶玉的龙凤呈祥玉佩:

“这是当年我嫁给廷川爸爸时,廷川奶奶送给我的传家宝,现在我送给你们,希望你们夫妻恩爱,好好过日子。”

“妈,这太贵重了。”鹿羽恩摇头。

傅廷川狠戾的抢过玉佩:“妈,她不配,我一定会和她离婚。”

傅老夫人拿起手杖敲了敲傅廷川的轮椅:

“她比任何人都有资格!你天煞孤星,空明法师算过了,将死之人,只有和特殊命格的人结合才能保命,否则必死无疑!放眼全世界只有鹿家大小姐符合,就是鹿羽恩。”

傅廷川眼里闪过嗜血的杀气:“我有喜欢的人了!就是糖糖的妈咪!”


傅老夫人震怒:“你就死了那条心吧!我告诉你,我只认羽恩这个儿媳妇,没她你醒不过来!你幸福,也是你奶奶的遗愿!”

傅廷川冷酷倔强的和傅老夫人对峙:“妈,他们就是来骗钱的!”

“够了,我不想听见离婚的话。我现在心脏疼,先回房休息了。”

傅老夫人对着管家招招手,疲惫的走了两下,回身又对鹿羽恩嘱咐两句:“羽恩啊,我这儿子刚醒过来大脑有些糊涂,就劳你费心贴身照顾。”

鹿羽恩同情的看了眼傅廷川,趁机说道:“妈,你放心,将来傅廷川身体康健,回到公司上班,我也会一直全心全意的照顾。”

“好,以后你就是我们傅氏总裁的贴身秘书。”傅老夫人感恩的点头。

鹿羽恩心里一喜,离她的调查计划又近了一步!

傅廷川败下阵来,怒气值冲破巅峰!

他很想将鹿羽恩赶出自己的房间,可刚准备动手时,却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房门被反锁了!

鹿羽恩看着屋内只有一张床,很想掐住自己的人中!

和傅廷川共处一室一天,恐怕寿命要减少一年!

傅廷川坐在轮椅上,犹如高高在上的神邸,环视着房间:“我们分开睡。”

说时迟那时快,鹿羽恩转身便飞扑在柔软的大床上:“那我睡床。”

傅廷川脸色黑了黑,退而求其次选择了沙发:“私人空间里,你不能乱动我的东西。”

鹿羽恩抬眼瞥了他一眼,直接将被子蒙在头上。

现在可是傅老夫人不同意离婚,凭什么都要听他的。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傅廷川漆黑浓墨的眸子紧缩,拿出酒精喷雾喷了起来:“不要碰我的被子。”

鹿羽恩从被窝里钻出,毫不客气的抢回被子:“你有没有风度!”

诺大的现代美式房间里,落地窗边摆放着几本财经书籍,沙发上只剩一张薄薄的毯子。

傅廷川脸色冷峻骇人的躺在了沙发上,即便是闭眼休息,也抵不过浑身都是暴虐的寒气。

鹿羽恩悄悄打量那蜷缩的身影,酷似记忆里那个神秘男人的身影,不由得心里一缩。

她深呼吸口气,缓缓起身朝着套房里的书房走过去,嗓音轻柔甜美:

“算了,你刚从昏迷中醒来,双腿残疾,睡在沙发上不合适!”

傅廷川看着那毫不迟疑的身影,冷沉的脸色缓和了几分:“你这话绝对不能让我妈听见。”

她头也不回的挥挥手:“我懂的,男人爱要面子,还是让我这个善良可爱的人照顾你吧!”

她在书房叮叮咣咣鼓捣了一阵。

傅廷川心想,让出大床,算她识趣。

可谁能想到,鹿羽恩费劲力气的搬出了书房里的沙发,眉眼里满是笑意:

“我把两张沙发拼在一起,这样就是一张床了,你就睡得下了。”

她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呢!

登时,傅廷川黑眸中渐渐燃烧起渗人的肃杀火气。

不是给他让床?

倒是鹿羽恩兴奋的将傅廷川按倒在沙发上:“看我干嘛?快睡啊!”

傅廷川烦躁的甩开鹿羽恩,阴沉着脸躺在沙发上。

鹿羽恩悠哉的伸了个懒腰:“好累啊,我也要躺下休息了。”

她倒在身后宽敞舒适的大床上,幽幽的叹口气,别提有多舒服了。

傅廷川双眼望着明晃晃的天花板,又时不时的看看自己的大床,整个人崩溃得要爆炸。

万万没想到,鹿羽恩四仰八叉的打起滚来,还不怕死的追问:

“傅廷川,你这床不错,哪买的?我好久没睡过这么舒服的床了,给我推个链接过来?”

从这一边滚到另一边,被子都被卷在了身上,床单褶皱在一起。

她丝毫没注意,傅廷川此刻弄死她的心都有了。

“闭嘴。”傅廷川脸色阴郁。

她单手托腮,优美的身材曲线显露无疑,可怜兮兮的望着他:“不是吧,赫赫有名的傅少怎么这么小气?”

傅廷川暴躁的揉着眉心,心烦意乱的起身,直逼鹿羽恩。

他霸气的弯身,双手撑在她的枕边,将她整个人禁锢在身下,嗓音低沉暗哑:“没有链接,赶紧睡觉。”

这女人是苍蝇嘛,嗡嗡嗡个不停,烦死了。

他们才不过被关一起一小会儿,接下来还有很多天!

鹿羽恩吓得连忙双手护胸:“不说拉倒,你别乱来哦,我可是会断子绝孙脚的!”

傅廷川气得转身离开。

可鹿羽恩真的睡不着,持续在床上打滚撒泼。

傅廷川刚有点困意就被吵醒,倏地睁开危险的黑眸,心中的火气犹如火山爆发般,倾泻而出:“你有完没完?”

鹿羽恩撇着嘴,眼里雾气蒙蒙:“你真凶,以前我睡觉的时候,都有人给我讲故事的。”

傅廷川愤愤的拿出手机,森冷的目光紧盯她:

“我给你播放故事,但从现在起,你再有任何的声响,我就把你丢出窗外。”

鹿羽恩动了动唇瓣,最终蒙头大睡:“算了,你太无趣,我不听。”

这一夜,总算安稳下来。

翌日,暖阳洒在房间内,两个人在房间内吃过早饭。

鹿羽恩把傅老夫人送她的玉佩,塞到傅廷川的手中:

“我听说你最敬重你的奶奶,这玉佩是她老人家留下来的,太贵重了,你收起来吧。”

“我要去书房工作,你禁止出入。”

傅廷川面无表情的接过玉佩,转身进了书房,华美修长的身影凝聚着神秘凌厉的气场。

鹿羽恩耸耸肩膀,悄悄打开了手机里的私密工作空间。

【各位好久不见,我是维娜。】

仅仅一句话,直接炸开了一群神秘大佬的手机!

【卧槽,我们老大活了?是不是我们又有任务了?】

【为老大,万死不辞。】

鹿羽恩下令:

【查清楚一个名叫席山的男人和他孩子的死因,在五年前,C城著名的工厂爆炸事件。据说和A城傅氏有关。】

没错,她要查的席山,就是她的老公。

很快,线索指向——傅氏集团董事处。

鹿羽恩想着投资和调查的事情,不想坐以待毙,立即做了一个毒香包,打算送给傅廷川。

没想到,她刚走到书房门口,便敏锐的听见书房里,除了傅廷川,还有其他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