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冷面王爷的神医妃

冷面王爷的神医妃

花开富贵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穿越,将云朝暮带到了古代,作为顶级医师,如今成了差点被烧死的毁容弃妃,修复容貌算什么,她不仅要恢复美丽容颜,还要好好惩治下渣男贱女,新仇旧恨,云朝暮可还都记得。

主角:云朝暮,楚寒越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朝暮,楚寒越 的武侠仙侠小说《冷面王爷的神医妃》,由网络作家“花开富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穿越,将云朝暮带到了古代,作为顶级医师,如今成了差点被烧死的毁容弃妃,修复容貌算什么,她不仅要恢复美丽容颜,还要好好惩治下渣男贱女,新仇旧恨,云朝暮可还都记得。

《冷面王爷的神医妃》精彩片段

云朝暮眉头紧皱,感觉自己仿佛置身烤炉,热的喘不过气来。

她烦躁地睁开眼睛,只见窜天高的火苗肆无忌惮地吞噬着周围的一切,炙热的火气冲击着她,像是要把她融化。

怎么回事?

她不是刚做完手术,在休息室睡觉吗,怎么突然置身火场?

无暇细想,云朝暮撒腿就跑。

只是刚跑出几步,她便感觉裙子被什么东西拽了一下。

她冷不防跌倒在滚烫的地面上,疼痛让她倒吸一口浓烟,呛得眼泪都咳出来了。

“靠。”

她忍不住口吐芬芳,回头一看,裙角上覆盖着一只骨节分明的人手。

顺着手往上看,是一位和黑暗融为一体的男人。

男人虚弱的气若浮丝,透过面具的眸冷的麻人,“救......救我。”

语罢,男人晕了过去。

他是谁?

忽然脑壳一阵剧痛传来,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浪潮般涌入她的脑子。

她穿越了!

穿越到和自己同名同姓但不受宠的王妃身上。

原主乃是丞相嫡女,仗着宠爱嚣张跋扈,惹人生厌。而她还是个花痴,在无意救了摄政王后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他,并不惜下药来得到摄政王,让皇上赐婚。

但摄政王根本不喜欢她,他爱慕的是抢走原主功劳的好妹妹云清妙。

云清妙想做侧妃,可摄政王执意不委屈她,声称等风头过了,向皇上启奏,将王妃之位光明正大还给她。

自此之后,原主被妹妹挑唆做了很多蠢事,令摄政王厌恶到极点。

今天原主差点葬身于此也是这个好妹妹的杰作,她骗原主说王爷在寺庙等候,谁想原主匆匆赶来却遭遇熊熊大火......

云朝暮眸中散发冷意,这把火没把她烧死,云清妙应该很意外吧。

既然自己穿了过来,接替了原主的身体。

那么这个仇,自己会替原主报了。

“唔......”

男人发出痛苦的呻吟,将云朝暮的思绪拉回来。

出于治病救人的本能,云朝暮俯下身查看男人狰狞的伤口,眉头一皱。

得快点止血,不然他不出半刻就会死。

可荒郊野外哪来的止血药?

关键时刻手腕一热,传来一股子暖意。

掀开袖子一看,是她一直随身携带的羊脂玉手镯。

没想到穿越也把它带过来了!

她下意识的闭眼感受,片刻后眸中流露狂喜之色,这手镯是她的医学研究所。

玉手一翻,烧伤药凭空出现在手心中,扒开包装撒在男人伤口上。

她俯下身子观察男人的脸,虽然带着面具,但也掩盖不住从骨子里面透露出来的俊朗。

“医者仁心,遇见我算你幸运。”云朝暮自言自语的语气看似委婉又带一丝得意,“我这个人就这么会怜香惜玉。”

包扎好后,她替男人把脉,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血是止住了,奇怪的是男人身体里面还蕴藏着一种毒。

这种毒短时间内不会发生什么,若是长期服用不出三年必会暴毙,啧啧,这究竟得多大仇多大怨,才能下如此毒手。

云朝暮惋惜摇头,“我先给你施针抑制住你体内的毒,再给你写个方子。你回去比着方子抓药,不出半年就会好。”

男人忍痛闭眼听她说话,缓过劲才睁开眸子,看着女子正背对着他给他处理伤口。

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一丝诧异,语气虚弱道,“是你救了我。”

云朝暮怔愣,不得不承认,这男人不仅戴着面具好看,连声音也是这么好听。

她轻咳一声,“这药一日三回,不出三天你伤必好,一个时辰后便能行动。本姑娘还有事,先走了。”

她拍拍手,刚一转身,手腕被猛的一拉,接着身子失去重心往后倒去,还没反应过来,脖子上出现一丝冰冷的触感。

刀子抵住她的脖颈,男人冷漠道,“谁派你来的。”

“没人派我来!你撒开我!”云朝暮无语,“我救了你,是你的恩人,不让你报恩就算了,你还想杀我?”

男人显然不信,讽刺一笑,“无人派你?那为何救我?”

云朝暮彻底无语了。

医者仁心,岂有见死不救之理?

跟一根筋的男人讲不通,她得想个办法糊弄。

云朝暮瞥到男人衣袍敞开露出的肉体上,心生一计。

她大胆的附在他耳边,吐口热气,“自然是看你好看,馋你身子喽。”

不等男人反应,狠狠地摸了一把腹肌。

那处正好是烧伤的地方,男人疼的脸色一白,下意识松了匕首。

云朝暮抓住机会,撒腿就跑。

等男人缓过劲来,哪里还有女人的身影?

视线又放在胸膛前大蝴蝶结上,黑眸中散发出属于猎人的寒光。

这女人,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敢当他面说馋他身子的,还是第一个。

......

折腾一晚上,她本想给赖在王府不走的继妹一个“惊喜”,可回来后王府的人却告诉她继妹回丞相府了,她失踪的消息传开后,云母急怒攻心,昏倒了。

继妹素来孝顺,赶回去陪云母了。

云朝暮凭借着记忆来到云府,眸中闪过浓浓寒光。

她没让人通报,自顾自进院子。

“娘,派去的下人带回消息,说姐姐已葬身火海......”云清妙哭哭啼啼。

云母受了极大的刺激,瘫坐在椅子上,差点又晕过去。

“娘,都是我没用,要是早点过去,姐姐也不会......娘,你们罚我吧。”

说着,便哭了起来。

云母无力摇头,带着泪痕望向空荡荡的门外。

“暮儿!暮儿你回来了!”忽然她眼睛一亮。


什么?

云清妙眼皮猛跳,转头就看见门口的妙龄少女,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好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云朝暮身上,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异常,很快镇定下来。

“暮儿,你担心死母亲了!”云母紧紧抱她,发现没受伤才放心。

云朝暮心头一暖,“娘,我没事,让你担心了。”

云母先是一愣,眸中露出一丝错愕。

她都准备好安抚女儿的暴脾气了,可她破天荒的没尖叫着埋怨他们,也没有砸家具,反而温柔的像是换了个人。

因胎记而自卑就连睡觉都戴着面纱的她,今日连面纱都没戴着,人也自信了不少。

看到这样的女儿,云母从心里高兴。

云清妙担忧地,“能看到姐姐没事回来真是太好了,妹妹我都担心死了,生怕姐姐回不来呢。”

云朝暮有些好笑地看着云清妙明明很讨厌她,却要硬逼着自己做出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

要不是她已经看透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恐怕此时也会被这真诚的样子欺骗了。

“我回不来,你很开心?”云朝暮挑挑眉。

云清妙愣了一下,“怎么会呢,姐姐平安回来,我再高兴不过了。”

“有多高兴?”云朝暮似笑非笑。

“就,高兴嘛。”云清妙皱皱眉头,难不成她被烧傻了?

怎么感觉不对劲?

换做平时,云朝暮不应该牵着她诉苦吗。

瞧她答不上来话,云朝暮冷哼一声,“妹妹莫非是怪我抢了你摄政王妃的位置?”

“姐姐这是说的哪里话,妹妹从未有过这种心思,而且王爷最爱的可是姐姐啊。”

瞧瞧这漂亮话说的,怪不得原主被骗的团团转呢。

云清妙心里越发不安,总觉得她今天有点不一样。

“是么?那这个怎么解释?”

云朝暮举起手中烧的只剩一角的火折子,她声音很大,吸引云府很多下人。

看见它的那一刻,云清妙脸一下子就白了下来。

“这火折子的材料妹妹可眼熟?”

“这......”

“父亲当年亲手给我们做的,为了防止咱们点火烫手,特意在此处做了不燃处理。你猜猜我是在哪里发现的?”云朝暮步步紧逼,“是在破庙啊,我的好妹妹!”

此话一出,云府下人震惊的说不出话。

尤其是云母,脸色不好看,“清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娘......我,我不知道,我怎能放火烧姐姐!”云清妙牙都快咬碎了,双拳紧握,那群该死的东西,做事真不利索。

还没给她编话的时间,啪一声清脆的响声,狠狠地打在她脸上,那白嫩的肌肤瞬间红肿了起来。

“亏我把你当成亲妹妹对待,而你竟在背地里想杀了我!

云家把你养这么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就是这么报恩的?”

云朝暮语气如淬了冰般寒冷,怼的云清妙说不出话。

云母叹气,“清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短短一瞬,下人们忍不住交头接耳,幸亏丞相出去办事了,否则看见这一幕多伤心啊。

云清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娘!我真的没做过,里面定有误会,还请爹爹回来细查。”

“妹妹觉得云府下人不忠,故意偷了你的火折子对付我?”

云朝暮挑挑眉头,逼问道。

“母亲持家有道,人人敬服,怎会有人做这种事,许是,许是外头的人嫉妒咱家富贵,或者,那些跟爹爹政见不同之人,朝堂上奈何不了爹爹,就特意用这离间计,想让咱们家宅不宁,自己乱起来。”

她怎么说也是云家的养女,定不能说云家半分不是,这云朝暮很显然是憋她话呢。

云朝暮瞥她一眼没说话。

她深知,光靠一个火折子的尾巴无法拉她下台。

得彻底抓住云清妙的把柄,才能彻底撕开她的伪装。

反正打也打了,瘾也过了,以后多的是机会对付她。

“那妹妹就去调查吧,希望结果不要让我和娘失望。”云朝暮居高临下拍拍她的肩膀,扶着云母进屋了。

......

午后回王府。

云清妙没名没分,以“好妹妹”的身份留在王府,暗中和摄政王勾勾搭搭。

看着她的背影,云清妙露出一丝浓郁的恨意。

让她在丞相府出了这么大的丑,弄得这么狼狈,她一定要让死女人付出代价!

云朝暮从后门进去,她不觉得走后门丢脸,反而很轻松。

自己越是不受宠,和离的机会就越大。

在王府住了三年的“冷宫”,她还不如去做自由的丞相女。

来到院子,她躺在贵妃椅上,思索怎么才能让王爷休了自己。


“气死我了!”

云清妙胸膛上下起伏,脸色狰狞的很,她好不容易在父母面前立的乖乖女的人设,差点就被云朝暮毁了!

“小姐,先稳住性子,只要王爷的心在你这边,咱们来日方长,还怕她一个不受宠的贱人么。”

温姑姑给她端杯茶,老眼中闪过一丝阴狠,“小姐有王爷的宠爱,不管什么时候,王爷都会站在小姐这边的。”

贝齿轻咬红唇,云清妙眸光闪动。

她云朝暮要是自己作死了,可就不怪自己了。

“王爷回来了吗?”

她问。

“今早回来的。”温姑姑应道。

“姑姑,你去给我准备一碗姜汤,就说我心疼姐姐,亲自给她煮的,顺便把这件事告诉王爷。”云清妙抬起高傲的头颅,胸有成竹。

摄政王妃的位置,早晚是我的!

院子里,云朝暮正吃饭。

忽然,一道温柔的女音打破了安静。

“姐姐,在丞相府里的事你可别放在心上,妹妹定会查清是谁害了我们。”

云朝暮优雅的端起绿茶,“还得是妹妹,这一来,我绿茶味都淡了许多呢。”

云清妙一愣,她听不太懂这句话。

“姐姐是在夸我比绿茶还清香吗,这怎么好意思呢。”

云清妙害羞,故意露出那张没有缺陷的脸对着云朝暮。

“扑哧。”

云朝暮笑出声,眉目含笑道,“你觉得是就是吧。”

云清妙瞧她乐成这个样子,一定在用自己听不懂的词来嘲笑自己,忍住怒火道,“对了姐姐,妹妹没有及时去营救姐姐,导致姐姐受惊,特意给你煮了姜汤,你快趁热喝了吧。”

语罢,接过温姑姑手里的汤递给她。

云朝暮早就看透了一切。

云清妙暗中一笑,算算时机王爷也快来了,到时候看见自己受伤一定会教训教训这个丑八怪!

就在热汤要倾斜云清妙那边时,云朝暮一把稳住热汤。

刚才她余光早就看见门口有一道黑影,不出意外的话定是王爷吧。

她正好愁着怎么和他快快和离呢,这上好的机会就送上门来了,她岂能不收着?

下一秒,云朝暮快速夺过热汤泼在云清妙脸上!

“啊!”

这动作猝不及防,云清妙痛苦的倒在地上打滚,涂抹好胭脂的脸被烫的泛红,好像一个猴屁股。

云朝暮噗嗤一笑,语气要多讽刺就有多讽刺,“真是不好意思啊妹妹,都怪我手滑了,您没事吧。”

嘴上说着不好意思,但语气一丝歉意都没有。

“云朝暮!”

忽然一道低沉男音传来。

云朝暮望去。

男人一身黑衣,眸中如淬了冰般冰冷,散发着深渊一般的危险。

他怒火冲冲,心疼的扶起地上柔弱如玉的女子,抬起那张人神共愤的俊脸瞪着她。

“王爷,你别生气,姐姐她不是故意的。”云清妙几乎咬碎了银牙才说出这句话。

面上火燎燎的痛让她几乎端不住那副小白花的姿态,忍了又忍方压下怒火,继续小声啜泣道,“都怪我笨手笨脚,总是惹姐姐不高兴......”

“可姐姐也笨手笨脚的,伤了妹妹姐姐心里也疼的很......实在不配为摄政王妃。”

云朝暮学着她矫揉造作的样子夹着嗓子说话。

云清妙错愕,总感觉她像是换了个人一般,或者脑子进水了。

看着她故作难过眼睛里却闪着光亮的样子,楚寒越眉头一皱,总觉得有股子熟悉感。

他下意识联想到昨晚蒙脸救他的女子,但转念一想,云朝暮就是个什么也不会的废物,怎么可能会医术?

想着,楚寒越朝她讽刺一笑,“你也知道你不配?想让本王休了你?”

“王爷与妹妹郎情妾意,都怪我不好这么多年来插在你们中间,对你们造成很多困扰,妾身没有脸面继续叨扰。”

云朝暮尖着嗓子,柔柔弱弱跪下行礼,暗中掐一把大腿,挤出两行泪。

心里沾沾自喜。

她就等这句话呢,“就请王爷赐我休书一封,我这便卷铺盖走人。”

说完,就假装失落进屋收拾行李。

楚寒越望着她哭哭啼啼像是受到了极大委屈,要不是方才看见她一闪而过的笑意他差点信了。

她若是有这觉悟,当年为何下药与他发生关系?

又为何在皇上面前胁迫自己与她成婚?

她这么多年即使被关在偏院,也会想法设法接近他,今日竟想让他休妻?

一定是试图引起他注意的低级手段罢了。

“可本王不允。”

什么?

刚到嘴边的鸭子飞了,云朝暮努力稳住情绪,“那你不怕我欺负她么?”

楚寒越上下扫视她一眼,勾起嘴角嘲讽一笑。

好像在说,就你也配?

“今天我能拿热汤烫她,明天就敢用鞭子抽她,只要你一天不和离,我就欺负她一天。”

云朝暮见装绿茶不管用,干脆摊牌不装了,直接装恶毒。

“收起你这下作的手段,本王早就看透了。

你若是敢动她,本王饶不了你。”

说完,他抱起云清妙大步离开,临走前他吩咐侍卫在此看门,三天不许给云朝暮吃饭。

云清妙柔弱的靠着男人有力而暖和的胸膛,娇滴滴道,“王爷,姐姐方才的话你不要往心里去,那都是气话,您知道的,她一直爱慕你,不然也不会想到用清白逼王爷成婚......”

仿佛察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云清妙懊恼的抿抿嘴,岔开话题,“今日之事只是例外,姐姐便是再自卑脸上有胎记,嫉妒我貌美,也不会狠心到毁我容貌的。”

说着,她仓促的咳嗽,脸色一白。

楚寒越回忆起被下药的那晚,恶心的恨不得杀了那个贱人。

“清妙,本王知道你心善,但也要为自己着想。本王留她暂且还有用,等最近朝中势力稳定下来后,本王定将她逐出王府。你怎咳嗽,今天没吃药?”

楚寒越脸上浮现出一丝自责和心痛,如今他在朝廷根基不稳。

若绝不能再让朝廷那帮老贼捏住他错处。

自己为了躲避朝廷贼人跟踪,意外来到野外破庙,却被毒气熏倒险些葬身火海,若不是她......

“光顾着给姐姐煲汤了。王爷,自从去年我舍命从马蹄下救下王爷,从未后悔,只要有王爷陪着,没名没分,我也愿意。”云清妙道,“王爷?”

“你别怕,本王的王妃,只能是你。”楚寒回过神来,心里越愧疚的很。

......

云朝暮气的跺脚,她就不信了,这婚必须离!

既然楚寒越不进她门,那她就去正殿找他,奈何看门的侍卫不让她出去,只能翻墙离开。

离因她将原主镶在脸上的面纱摘下来了,下人们也不认得她,基本上没有阻拦

哟,得来全不费工夫。

坐在亭子前那高大的身影不是楚寒越是谁?

云朝暮憋笑。

男人都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亲近吧。

要是反其道而行之,楚寒越一定会气的当场和离。

她大摇大摆往亭中靠过去。

楚寒越见她就来气,可还没开口,就被云朝暮抢先了。

她连一道眼神都没分给他,反而含情脉脉的望着他身边的侍卫。

“小哥哥,你长的真好看,处对象了吗?”

云朝暮虽然表面对楚寒越不在意,但余光还是防备着他呢,要是情况不对,赶紧跑路。

黑墨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他求救望着楚寒越,“王爷......”

楚寒越就这么看着云朝暮,四目相对,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