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男上司一穿越就失忆

男上司一穿越就失忆

吱吱是个球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季凝安本是厨房工作者,制造美食是她唯一的热爱,奈何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她这先是把自己炸死又砸烂了地府的生死簿……彻底惹怒了阎王爷,被他下了一道钉钉打卡系统,从此穿越在各个小世界完成特殊任务,集齐美食图鉴,用来修复生死簿。

主角:季凝安,崔珩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凝安,崔珩 的武侠仙侠小说《男上司一穿越就失忆》,由网络作家“吱吱是个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季凝安本是厨房工作者,制造美食是她唯一的热爱,奈何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她这先是把自己炸死又砸烂了地府的生死簿……彻底惹怒了阎王爷,被他下了一道钉钉打卡系统,从此穿越在各个小世界完成特殊任务,集齐美食图鉴,用来修复生死簿。

《男上司一穿越就失忆》精彩片段

阴曹地府,野鬼村。

残破的茅草屋前,粗壮参天的诡异植物缠绕着一圈又一圈的黑色死气。

到处可见眼瞳漆黑空洞,残缺不全的鬼魂来回飘荡。

“呕——”

一声似要呕出血来的凄厉声响划破诡异的宁静。

枯树下,身穿浅色齐腰襦裙的少女捧着缺了一角的瓷碗,皱着眉望向瘫倒在地脸色铁青的黑无常范无救。

“范大哥,真的有这么难吃吗?”季凝安看着手中破碗内不可名状的黑色糊状馄饨,发出了质疑,“只是看着不大好看而已嘛。”

站在范无救身边的白无常谢必安脸上依然挂着他的招牌微笑,端着瓷碗的手却不自觉地抖动起来。

“谢大哥,要不,你努力一下?”季凝安双手捧着瓷碗,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地询问道。

白无常谢必安的笑容凝固了片刻,后退半步。

他拽出一个躲在枯井里的鬼,笑眯眯道: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现在去喝孟婆汤,要么去吃下那盆东西。”

话音刚落,那小鬼抽搐了两下,竟是口吐白沫晕了过去。

季凝安抬起本就没有血色的脸,在焦烂的黑色皮肤下更显苍白了些许,她默默流下了两行清泪。

呜呜呜。

人活着为什么要作死呢。

她,生前是个地地道道的厨房杀手。

鸡蛋煮不熟、煮肉去不了味、烤肉直接成黑炭、每炒一次菜都能让人宛如置身仙境,烟雾缭绕。

终于,厨房炸了。

更要命的是!

她的脸!被!炸!毁!容!了!!

都不需鬼差来抓,直接灵魂啪唧摔进地府。

没想到降落地点不对,摔下来的瞬间直接砸烂了半卷生死簿。

阎王爷罚她在地府卖馄饨,卖出去100碗才给她恢复容貌的复颜丹!

现在就差最后一碗!

季凝安环视一周,方圆十里的小鬼顿时消失地无影无踪。

季凝安抓狂:现在去哪找一个冤大头啊!

不对,还有一个没走的。

是个五官分明的漂亮男鬼。

眉毛上挑,鼻梁高挺,皮肤白皙却不苍白,特别是那双如水凤眸,仿佛被他看一眼便能勾人心魄。

季凝安:“这是馄饨,好吃的。”

崔珩:???

季凝安眼疾手快,直接把馄饨碗凑上去。

咕噜噜——

很快,黑漆漆的馄饨见底。

黑白无常:!!!!!

崔珩的脸色几乎肉眼可见的黑了下来,眼眶都因为痛苦而有些微微泛红。

嘴角还挂着因为灌的太快而漏出的汤汁。

他几度一副要吐的样子,但还是紧拧着眉咽了下去。

季凝安:哇塞,是个狼灭!

黑白无常:倒吸一口冷气,崔、崔大人,好强。

与此同时,金光乍现,那颗梦寐以求的复颜丹终于出现在她的面前。

没有片刻犹豫,她将其一口吞了下去。

看着这一切的崔珩轻轻抬手抹去嘴角残渍,眉眼间尽是愠色。

但看着季凝安因为换皮而痛苦到蹲在地上大喘气的样子,那双紧握成拳的手到底还是松了松。

他轻吁一口气,冷声道:“跟我去修生死簿。”

季凝安还在地上抚摸着宛如新生婴儿般滑嫩的皮肤,顿时心情有如过山车般跌宕起伏。

她怎么能忘记!

砸毁生死簿的当天,恰巧赶上向天庭汇报业绩却被骂得狗血喷头的阎王爷。

阎王爷一怒之下,让她投胎不得,还给下了一道钉钉打卡系统。

说是要穿梭各个小世界完成特殊任务,集齐人间美食,成功打卡美食图鉴,才能修复生死簿!

若是修不好,则永无投胎之日。

汰!修生死簿和打卡美食图鉴有锤子关系!

分明就是想让她给地府打白工!

可恶的资本家!

资本家·阎王爷还说,为了展现他的宽阔仁厚,他会指派一个得力干将前来协助她。

季凝安气势汹汹抬起下巴看向那漂亮男鬼。

“我的得力干将?”

“你上司。”

崔珩面无表情。

气势汹汹的季凝安立马萎了。

原来阎王爷说的得力干将是他自己的得力干将!

害她白开心一场!

不对,刚刚那碗鬼畜的馄饨......她该不会被新上司穿小鞋吧?

季凝安看着崔珩漂亮的脸欲哭无泪。

“走吧。”崔珩将手搭在她的肩上,霎时间白色的光球迅速将二人包围,消散在原地。

季凝安:啊啊啊啊啊啊啊——

视线再次变得清晰时,她已然置身于一个厨房,手中还拿着刀。

案板上一根白白胖胖的莲藕开口说话了:

【钉钉系统正式激活,我是您的语音助手福宝,编号996。】

【即将为您加载任务......】

【阎王友情提示: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

季凝安额头多了三条黑色,挥着手中的刀砍向了砧板上的莲藕,那莲藕跟入了水的泥鳅一般,咻的飞了出去。

“请问你是不是有个哥哥叫007,但是我更喜欢你的弟弟955。”

莲藕没有理会她,扔给她一个桂花糖藕的菜谱,让她抓紧时间做出来。

季凝安这边照做。

莲藕那边继续自顾自地说道:

【请员工季凝安为自己取一个花名】

花名?类似于游戏ID那种?

季凝安熟练地输入自己常用的游戏ID:

“十万”

【请十万确认本次任务!】

季凝安:......

大意了!

【本次任务为完成愿主唐婉容的心愿:保护她的心上人元锦免于一死】

愿主唐婉容乃木象国首富千金,与木象国三皇子元锦于元宵灯会相识,二人一见钟情。

恰逢木象国欲与启元国和亲。

可木象国皇帝膝下唯有先皇后诞下的一位公主。

宠妃借此献计,让愿主唐婉容替代公主和亲。

然而,唐婉容刚到启元国便被诬陷为木象国细作,打入天牢,日夜受刑而死。

和亲公主死了,这还得了?

这不是摆明了不把木象国放在眼里嘛!

于是两国交恶,战乱起。

愿主唐婉容的心上人元锦一心为唐婉容报仇,上了战场。

却被人设计,也落得了一个惨死的结局。

季凝安的任务,便是改变原本的结局,让元锦免于一死。

而她和上司崔珩被传送的时间点,正是唐婉容准备带着她的拿手好菜桂花糖藕去见元锦最后一面。

季凝安扯了扯嘴角,终于知道刚刚996福宝为啥让她做桂花糖藕了。

她瞅了一眼手里黑乎乎的桂花糖藕,出门。

到了相约的凉亭,元锦已经等候多时。

他穿着藏蓝色大氅,腰间挂着一块月牙白的玉佩,墨色长发高高束起,在看到她的一瞬间,绽开灿烂的笑容。

“我好想你啊。”

季凝安还未反应过来,便脚下一轻,整个人被高高抱起,还顺带着掂了两下。

“啊——”

这元锦也太热情了吧。

她承受不住啊。

【996福宝:请十万放开崔大人!】

季凝安:???????

你和我说这个笑得像柴犬一样的男人其实是地府那个冷冰冰的漂亮男鬼?

【996福宝:是的,十万,由于本系统未经测试就被投入使用,所以传送过程中卡了些bug,导致崔大人的记忆被卡掉了。】

季凝安:......

【996福宝:不过请十万放心,崔大人眼下完全继承了元锦的记忆,他现在快爱死你了,相信一定不会影响你们完成任务的。】

季凝安:......


她和996福宝交流的空挡儿,崔珩已经将她轻轻放下。

此时正抓起她的两只手捧在手中,眼眸亮晶晶的瞧着她。

想来,唐婉容当时的心情一定很复杂吧。

她一定没想到她自认为的自我牺牲,不过是他人棋局中的一步。

不过——

看着崔珩如今单纯不做作的乖巧模样。

季凝安决定好好关爱一下自己的新上司,这是打工人的友好相处之道!

她转身从食盒中掏出了那盘桂花糖藕。

黑色的藕汁依稀还粘在莲藕上,藕洞里塞的糯米颗颗分明。

崔珩的脸瞬间变得煞白,带着几分不可置信。

“这,这是何物?”

“桂花糖藕啊。”季凝安忍住笑,故作委屈,“怎么了?难道你已经不喜欢了吗?我就知道,你们男人都喜新厌旧。”

说着,还试图挤出几颗金豆豆来。

他一下子慌乱起来,连声说道:“不是的,不是的,我我我,我吃。”

目光落回那盘桂花糖藕,崔珩抿着唇,视死如归地拿起筷子,颤抖着伸向那盘半生的桂花糖藕。

他双眼一闭,一口将糖藕塞入口中。

“呕——咳咳咳。”

几乎同一瞬间,他秒吐了出来。

夹起第二块,塞入口中。

“呕——咳咳咳。”

第三块......

“呕——咳咳咳。”

他是傻子吗!居然还尝试了三次,并且正在准备尝试第四块。

季凝安突然想到什么,忙问996福宝崔珩什么时候会恢复记忆。

【请稍等,正在查询中!】

季凝安哆嗦了一下,忙拿出手帕替崔珩擦了擦嘴角。

此时的崔珩因为难受,好看的星眸蒙上了一丝水汽,睫羽轻颤,唇色鲜红艳丽,宛如一颗水润的樱桃。

她本能的咽了一口口水,虽然她知道现在这个情况做出这样的反应是不道德的,但她还是没有控制住。

季凝安:好好看啊,这谁能把持的住啊,嘶溜——

“你不生气了?”崔珩喜上眉梢。

季凝安在脑海里思索着关于元锦的信息。

原故事中,木象国皇帝之所以接受宠妃献计让唐婉容代替公主和亲,全是因为唐婉容那个富可敌国的爹。

身为三皇子的元锦和木象国首富结亲,这是木象国皇帝不愿意看到的。

可......

这傻白甜像是有心机抢皇位的样子嘛!

这元锦是皇帝酒后宠幸的洗脚婢所生,一直是皇帝以为耻的过往,因此元锦从小就不受待见,可偏偏他又是难得的练武奇才,皇帝才稍稍上了点心,将他置于军中,但随着他的成长,皇帝愈发忌惮起他在军中树立的威信。

果然,皇帝都有被害妄想症!

季凝安低头看着那个还抱着她,在她腰间蹭来蹭去的毛茸茸脑袋,长叹了一口气。

【请注意!】

【愿主唐婉容和元锦二人因桂花糖藕结缘,只要找到QQㄋㄟㄋㄟ好吃到咩噗桂花糖藕的独家秘方并做出来,便可令其恢复记忆。】

“那这个QQㄋㄟㄋㄟ好吃到咩噗桂花糖藕的独家秘方在哪捏?”

【启元国!】

“哦,那算了。”

季凝安选择摆烂。

然而没等到她摆烂多久,宫里那位宠妃就把她喊了过去。

柔贵妃,亦是当年启元国送来和亲的公主,皇帝对她几乎是百依百顺。

此刻柔贵妃正侧躺在贵妃椅上,眉眼间皆是风情,也难怪皇帝被她迷得晕头转向的。

“唐姑娘。”柔贵妃头也没抬,那青葱玉指拿起一颗晶莹透亮的青提,轻轻摩挲着,“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你与公主年纪相仿,又知书达理温婉大气,是最好的人选。”

“当然了,本宫也不是什么凉薄之人,我明白你对三皇子的情谊一时难以割舍。”

见她低着头,柔贵妃收起厉色,语调再次婉转起来:

“可你要明白,自古以来皇帝最忌讳的便是功高盖主,即便他是自己的儿子,你与三皇子是注定不可能在一起的。”

“和亲失败,若是两国打起来,三皇子可是必要上战场的。”

愿主唐婉容正是怕了这一点,才在她的不断地洗脑下,答应了替代公主和亲,中了奸计,酿成悲剧。

柔贵妃见她一直不吱声,面色不虞:

“本宫问你,可愿意代替公主去和亲?”

季凝安:“我愿意!!!!!”

她这声吼出了军训的架势,那叫一个中气十足,宫殿屋檐上的红瓦都要颤一颤。

柔贵妃:???

这和她听到的情报不一样啊,不是说这唐婉容对三皇子一片痴心吗?

不过这样也好,也省得她再费口舌。

“届时本宫会向皇上提议,让元锦一路护送你前往,也算你体谅你的一片真心。”

季凝安:“好呀好呀!!”

柔贵妃:......


季凝安想得美,觉得正好带崔珩去那什么启元国找QQㄋㄟㄋㄟ好吃到咩噗桂花糖藕的独家秘方看看脑子。

一直失忆也不是个办法。

待她离开后,柔贵妃身边的侍女问,“娘娘,今日这唐婉容似乎有些不一样,不知是不是有什么算计。”

“本宫管她有何算计,本宫压根就没打算让他们活着到启元国。只要能让元锦死在外面,本宫的目的就达到了。”

“娘娘圣明,这样二皇子便再无后顾之忧了。”

和亲当日。

季凝安凤冠霞披,盖着金丝绣成的凤纹红盖头,在侍女的搀扶下一步一步走进了轿辇。

崔珩带领着护送车队在全城百姓的注视下出了城门。

快到两国边境的驿站时,996福宝的公鸭嗓就响了起来。

【警报!请注意,护送队伍将于今晚刺杀崔大人!】

季凝安:我一定要想办法改了这鬼ID!

她琢磨着,这柔贵妃也太心急了点。

原故事中,唐婉容拒绝了元锦护送,因此柔贵妃没有在和亲路上动手的机会,而是先算计虐杀了唐婉容,引起两国战争,引得元锦上了战场,才动手陷害。

没想到,她让元锦随行护送,竟是给了柔贵妃机会。

季凝安偷偷掀起帘子一角,此时车马正在林间休整。

她果断拿出先前藏好的丫鬟服,动手将这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得像粽子一样的婚服脱下。

趁人不备,换上丫鬟服溜出轿辇。

几个御厨正在准备晚膳,季凝安正了正姿态,缓步走去,轻轻舀了一勺瓦罐中的汤汁。

然后装模作样从袖中掏出公主府的令牌,放到众人面前。

“我是替公主前来检查膳食的,这荒山野岭,膳食就这么敞着,若是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她扫视了一圈众人,继续说道。

“公主千金之躯,膳食出了问题,不仅皇上问罪,更是影响两国和亲,如此罪责,你们可担待得起?”

“罢了,今夜公主的膳食我亲自来。”

几个御厨对视一眼,点头同意。

季凝安拿起厨具开始专心致志地炒起菜来。

【996福宝:请注意!护送队伍将于今晚刺杀崔大人!!!】

案板上一颗胡萝卜突然开口大叫道!

“闭嘴吧你!”

季凝安抄起刀劈向那萝卜,顿时成了两截。

一旁几个还在交流菜品的御厨瞬间被震慑住了,纷纷缩了缩脖子,默默走远了些。

菜糊了。

季凝安拧了拧眉,心想这种程度想要干倒柔贵妃的护卫队,是不是太难了点?

她看向角落处的几个木薯。

灵光一闪,有了!

晚膳时间,季凝安正常发挥的“烧糊的菜”和“半生的木薯汤”准时到了护卫队的肚子里。

因此。

等独自前往探路的崔珩回来时。

他看到了这一生都难以忘记的场面。

驻扎的帐外,到处都是上吐下泻的人,满地狼藉,臭气冲天。

即便是见惯了战场上尸横遍野的他,一时间也抑制不住的干呕起来。

密林上空,一只不谙世事,不知人间险恶的鸟儿飞过,竟“嘎”的一声,发出了一声惨叫,啪唧摔落在地,口吐白沫。

被害鸟表示:不、不讲武德的人类!

季凝安用香包捂着鼻子,站在人群边,看着自己的杰作。

“什么人!”崔珩发现了她,几个越步冲到她面前,将剑置于她的脖颈处,随即又yue了一声。

季凝安:......

她屏住一口气,放下遮面的手,看向崔珩。

“你怎么在这!”

崔珩大惊,倒吸了一口气,更加激烈的yue了起来。

季凝安再次沉默。

这傻子!

她用香包捂住了崔珩的口鼻,眼神示意他驾马车离开。

等终于离开了那个令人窒息的地,她才深吸了几口清新的空气。

呼,舒服多了!

崔珩再次掀开门帘,“你怎么会在这!”

他看了一眼轿辇内被丢的满地都是的嫁衣,眼神更加迷惑起来。

“这件事,说来话长啊——”季凝安摇头叹气道,故作深远地望向远方。

“那就长话短说。”

季凝安:......

“好吧,我是替嫁的,贵妃要搞死你,我把他们毒晕了。”

崔珩:......

【996福宝:......】

看着崔珩眼神中的迷茫之色越来越多,季凝安扶额,“回头再给你解释。眼下我们还得去和亲!”

要不然启元国还以为和亲公主抗婚跑了呢!

崔珩:......

这次轮到崔珩沉默了。

启元国皇宫内。

皇帝带着一众妃子站在正殿前,看着和亲的轿辇缓缓驶来。

众妃嫔们无一不伸长了脖子,想要将这未来的情敌看个真切。

轿辇停下,鲜红色的裙摆从轿中蔓延出来,稳稳当当地立于马车前。

金步摇随着步伐摇曳生姿,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长长的裙裾在身后展开,宛如一朵绽放的绚丽花朵,红纱遮面,唯余一双星眸灿若繁星。

万众瞩目之刻。

原先稳健的脚步,逐渐凌乱起来,裙摆纠缠在一起,一个不稳,整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众人:倒吸一口气,瞪大了双眼。

季凝安赶忙伸手扶住那摇摇欲坠的身体,对上红纱上那双哀怨的眼睛。

她尴尬一笑,咧了咧嘴。

“崔珩,你穿婚服可太好看了!”

崔珩:......

他突然觉得自己还是莽撞了。

不应该主动提出由他来冒充和亲公主的,他是男儿身,很容易被发现的啊!

啊!

崔珩这么想着,艰难地将脚从缠绕住的裙摆中抽出,才一步一步的往台阶上爬。

由于婚服偏小,他整个人显得十分拘谨,姿态也笨拙的像狗熊。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