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真的可以重头再来

真的可以重头再来

葱香麻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李千年经历了前世的遗憾和痛苦,如今得益于老天爷的眷顾,可以重活一世,他无比的珍惜。前世纵使得到了亿万家产,可当年抛弃糟糠之妻,换来的财富,后来缠绵病床,身边无人留守,就只有糟糠之妻带着女儿日日陪伴……回想前世的点点滴滴,李千年便抑制不住眼角的泪水,这一世他一定要加倍的补偿妻女,给她们一个安稳无忧的未来。

主角:李千年,云汐瑶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千年,云汐瑶 的武侠仙侠小说《真的可以重头再来》,由网络作家“葱香麻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千年经历了前世的遗憾和痛苦,如今得益于老天爷的眷顾,可以重活一世,他无比的珍惜。前世纵使得到了亿万家产,可当年抛弃糟糠之妻,换来的财富,后来缠绵病床,身边无人留守,就只有糟糠之妻带着女儿日日陪伴……回想前世的点点滴滴,李千年便抑制不住眼角的泪水,这一世他一定要加倍的补偿妻女,给她们一个安稳无忧的未来。

《真的可以重头再来》精彩片段

李千年一脸呆滞的望着眼前的一切。

许久之后他突然抬手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

嘶......

火辣辣的痛感让他明白他并非是在做梦,而是真的重生了!

想到上一世的种种,李千年堂堂一大老爷们儿竟然像个孩子一样捂着脸在街上嚎啕大哭,吓坏了周围路人。

“妈妈,妈妈,你快看,这里有个傻子,自己打自己还哭呢。”

“快回来,离他远点儿,小心犯疯病乱打人!”

“......”

李千年没有理会周围人那怪异的目光,吸了吸有些发酸的鼻头,抹了把泪,又哭又笑的朝家的方向跑去。

十几分钟,他来到了那早已在记忆中模糊不堪的院落前。

迫不及待的将那老旧斑驳的院门推开,李千年大步冲了进去。

此刻云汐瑶正和女儿蔓蔓吃午饭,见到李千年突然冲了进来,两人均是吓了一跳。

云汐瑶赶忙站起身,面色有些泛白道:“不是说这几天有事不回来了吗?”

女儿蔓蔓更是缩了缩身子躲在了云汐瑶身后。

李千年沉默不语,只是死死的望着老婆和女儿。

突然,他眼眶一红朝着两人走去。

云汐瑶见状面色一变道:“家里真的已经没钱了,能卖的都卖了,就连我给女儿攒的学费都被你拿走了,你还想怎样?”

李千年没有说话,依旧红着眼朝她们走来。

云汐瑶面上泛起一抹苦笑,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等待着暴行的降临!

她已经习惯了。

每当李千年在外面打牌输了钱,就会像现在这样回家问她要钱,如果她拿不出来,那等待她和女儿的便是拳打脚踢!

但是这一次她是真的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了,所以她唯一能做的只是将蔓蔓死死的护在身后,尽可能的让女儿少受些伤害。

眼瞅着李千年一步步走近,躲在妈妈身后的蔓蔓尽管很害怕,但还是鼓起勇气跑了出来挡在了妈妈身前。

她从口袋掏出一把零散的钞票,眼中带着些许哀求,瑟瑟发抖的望着李千年道:“爸爸,蔓蔓有钱,这是上次舅舅给蔓蔓的,一共三毛,蔓蔓全都给你,求求你别打妈妈了,她身上的伤还没好呢。”

看着老婆那一脸恐惧的样子,以及女儿那明明很害怕但还想要保护妈妈的可怜样,李千年终于忍不住了。

泪水顺着脸庞不断的滑落,李千年突然跪在母女面前哽咽道:“老婆,我错了!”

这突如其来一幕吓坏了母女二人。

云汐瑶瞪着眼睛呆呆的望着李千年,短暂的错愕之后她赶忙将女儿拉到身后,警惕的望着他道:“你这是干什么?”

李千年猛的起身将老婆孩子拥入怀中,失声大哭。

以前的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混蛋!

吃喝嫖赌几乎五毒俱全。

心情不好了就对老婆孩子又打又骂,家里值钱的东西也被他一一败光。

后来他欠了赌债拍拍屁股跑路了,留了一摊子烂账给老婆孩子。

债主找不到他就只能找他老婆,害的云汐瑶丢了工作不说,还得白天打工晚上摆摊辛辛苦苦挣钱给他还债。

李千年跑路后遇到了贵人,很快发了家,后来更是成为了亿万富豪。

那时的他开豪车、住豪宅,每日挥金如土花天酒地,身边的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

而辛辛苦苦为他还债,平日里连肉都舍不得吃,年纪轻轻就累出一生病的云汐瑶等来的却只是一纸离婚协议,连一分钱的补偿都没拿到!

俗话说报应不爽,就在李千年最风光的时候他被查出癌症晚期。

新娶的娇妻卷着他的钱跟一个小白脸跑了,身边的那些狐朋狗友也如同躲避瘟神一般躲着他。

他本以为自己会孤独的死去,但万万没想到就在这时云汐瑶和女儿来到了他的身边,甚至为了给他治病卖掉了她们唯一的房子!

尽管后来李千年终究还是没能逃脱死神的召唤,但她们却陪伴李千年走过了生命中最后也是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那段时间李千年总是在想,如果一切能重来那该多好?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老天爷竟然真的给了他重新来过的机会!

既然如此那他绝不会再像以前那样!

他要好好珍惜眼前的人!

要让她们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他要赎罪!

想到这里,李千年松开老婆孩子,擦了擦眼泪笑着道:“我以前真是个白痴!放着这么好的老婆孩子竟然不懂得珍惜,还让你们吃了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罪!我简直该死!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对你和孩子,绝不会再让你们受委屈。”

然而他的这番话不仅没有让云汐瑶有半点感动,反而却让她有种心里发毛的感觉。

云汐瑶忐忑的望着李千年问:“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李千年苦笑,不过他也能理解。

以前的那个他实在是太混蛋了!

此刻想要仅凭几句话就让云汐瑶相信,这怎么可能?

“我知道你现在不会相信我说的话,不过没关系,慢慢来,你会发现我和以前真的不一样了。”李千年认真道。

云汐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微蹙着秀眉惊疑不定的望着李千年。

此刻的她心中满是惶恐,这个家伙今天太不对劲儿了!

难不成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李千年不经意间看见墙上的挂历,上面显示的时间是1985年8月22日。

他愣了愣道:“今天......是蔓蔓生日?”

云汐瑶微微一怔,道:“打蔓蔓出生到现在,这还是你第一次记起她的生日。”

李千年心中满是愧疚,朝桌上望去,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白花花的面条,只有几根青菜,连点油星子都不见。

“蔓蔓生日你们就吃这个?”

云汐瑶道:“家里已经没钱了,我工资还得过几天才能发。我打算晚一点的时候去糕点店看看,那个时候他们会便宜处理没卖完的鸡蛋糕,我想给蔓蔓买两个。”


李千年闻言忍不住攥了攥拳头,心中着实是堵得慌,就好像是有人握住他的心脏狠狠揉捏一般!

这个时候的他几乎天天都在外面打牌赌钱,赢了就花天酒地,只有输的身无分文才会想起回家找老婆要钱。

他从没想过他在外面潇洒时老婆孩子在家里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下碗面。”云汐瑶问道。

李千年深吸一口气强忍住鼻头的酸涩道:“走,咱们出去吃。”

“出去吃?”云汐瑶愣了愣。

“嗯,下馆子!今天是蔓蔓生日,咱们出去吃顿好的,不能委屈了孩子。”

云汐瑶闻言神色顿时无比的怪异。

你还怕委屈了孩子?

当然,她也就敢在心里想想,断然不敢说出口。

略作犹豫,云汐瑶道:“可是我真的没钱了,就剩下两块钱的粮票还得坚持到发工资。”

李千年闻言在口袋摸了摸,竟然还真摸出了几张毛票子。

数了数,嘿,有五块多。

放在后世五块多连包烟钱都不够。

可是在人均工资只有几十块的当下,五块钱已经足够一家三口下好几次馆子了。

“我这儿有钱,走。”李千年道。

云汐瑶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女儿,最终并未拒绝。

80年中期经济虽然还未完全开放,但像什么私营餐馆之类的已经不再罕见。

相比起国营的餐厅、食堂,私营餐馆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粮票,可以只付现金。

粮票这东西这时候还是硬通货,都是定额的,用完了那就真没了,连米面油你都买不着平价的。

所以在能不用粮票的情况下,大多数人都会尽量省着以备不时之需。

也正是因此,私营餐馆一经出现便生意火爆。

李千年带着老婆孩子来到一家常来的私营餐馆。

刚一进门,老板便乐呵呵的打招呼道:“呦,李哥今儿带着老婆孩子一起来了?这可稀罕啊,想吃点儿什么?”

“今儿我闺女过生日,多整几个菜,捡好的上。”李千年大气道。

老板闻言道:“可真是让你赶上了,我老丈人从农村来看我媳妇儿,带了一只大鹅和小半扇野猪,给你整点儿?”

“行,对了,有蛋糕没?”

“那可真没,咱这也不是糕点店啊。”老板道。

“找个人去给我买个蛋糕来,回头一块儿给你结账。”李千年摆了摆手道。

“好嘞,没问题。”

直到老板走后,云汐瑶这才小声道:“太奢侈了,咱们就三个人,点两个菜就够了,没必要点这么多,吃不了浪费。”

“不浪费,今天蔓蔓过生日,说了要带你们吃顿好的,那就得捡好的吃。吃不了打包带回家,晚上还能再吃一顿,也省的再做了。”李千年伸手揉了揉蔓蔓的脑袋道。

蔓蔓缩了缩脖子,没敢说话,不过大眼睛却忽闪忽闪的朝周围打量。

看到隔壁桌上的肉菜,小丫头便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她已经不记得上次吃肉是什么时候了。

云汐瑶神色复杂的望着李千年没有再说话,但心里更是七上八下的。

李千年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着实是让她觉得很不踏实。

不多时,香喷喷的菜肴上了桌,去买蛋糕的伙计也回来了。

看着桌上的菜肴和蛋糕,蔓蔓眼睛亮闪闪的。

李千年插好蜡烛点燃,然后道:“蔓蔓,许愿吧。”

“许愿?”蔓蔓不解的望着他。

“过生日要许愿,许愿后吹灭蜡烛,这样你的愿望就会实现。”

“什么愿望都可以吗?”蔓蔓目光亮闪闪的问。

李千年笑着点头道:“是啊,什么愿望都可以。”

蔓蔓闻言道:“那......那我希望爸爸以后再也不要打妈妈和我了。”

李千年面上笑容一僵,然后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道:“你放心,爸爸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对你们动手。”

“真的?”

“嗯!”李千年坚定的点了点头。

蔓蔓面上泛起了灿烂的笑容,这还是李千年今天第一次见她笑。

但那笑容却深深的刺痛了他,更是让他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吹灭了蜡烛,李千年给蔓蔓和云汐瑶各切了一块蛋糕。

蔓蔓望着碗里的蛋糕舔了舔嘴唇,然后朝妈妈望去问:“妈妈,我......我可以吃吗?”

“吃吧,这就是给你买的。”云汐瑶温柔的笑道。

蔓蔓闻言立刻咬了一大口,然后面上泛起惊喜之色道:“我还是第一次吃生日蛋糕呢,妈妈你也快尝尝,可好吃了。”

李千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望着女儿。

云汐瑶则是眼眶微微泛红,悄悄低下头擦了擦眼角。

“怎么还哭了?”李千年问。

云汐瑶摇了摇头道:“我......我就是觉得对不起蔓蔓,从小没让她过过好日子。”

“这是我的错,以后我会让你们都过上好日子。”李千年握住云汐瑶的手道。

云汐瑶闻言抬头望向他,然后自嘲一笑没有说话。

以前她还想着李千年或许会有改邪归正的一天。

可一次次的失望让她的心都死了,早已不再对李千年抱任何希望了。

别看李千年现在对她们娘俩很温柔,但俗话说狗改不了吃屎!

或许他只是一时兴起,等明天就会原形毕露。

又或许他这又是在打什么坏主意。

就在云汐瑶心中惴惴不安的胡思乱想时,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一家三口的用餐。

“呦,这不是汐瑶嘛。”

云汐瑶回过神儿来,朝说话的人望去,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妇女。

她赶忙道:“刘姐,您怎么在这儿?”

“呵,这话说的,怎么着,你们能来我就不能来了?”刘姐冷笑道。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刘姐吃了吗?要不要一起吃点?”云汐瑶起身邀请道。

“吃?我让你吃!”刘姐也不知道抽了什么疯,一把掀翻了桌子!


满桌的菜肴洒了一地,汤汤水水更是溅了李千年三人一身。

看着还没吃几口的蛋糕摔的稀巴烂,蔓蔓眼眶一红忍不住就哭了。

这还是爸爸第一次给她过生日,给她买蛋糕呢。

她都不舍得吃,一直都是小口小口的吃,就怕吃太快。

可现在就这么被人给毁了!

小蔓蔓只觉得好委屈,也好心疼。

见蔓蔓哭了,李千年赶忙将她拉进怀里,上下打量一番问:“蔓蔓,是不是砸着你了?伤着哪儿没?快给爸爸看看。”

蔓蔓摇了摇头,委屈巴巴望着地上的蛋糕道:“蛋糕没了。”

李千年还以为蔓蔓是被摔碎的瓷片什么的划伤了呢,见女儿没事,他心中一松,然后神色不善的朝刘姐望去。

云汐瑶此刻也微蹙着眉头望着刘姐道:“刘姐,您这是做什么?”

“来来来,大家伙儿来评评理!”刘姐拍了拍巴掌冲周围人道。

待所有人都朝这边望来后。

她指着云汐瑶道:“这个女人是我们棉纺厂的工人,这几年她在车间里从头到尾借了个遍,逮着谁都借钱,大家伙儿见她可怜,能借就借了,可她倒好,借钱不还不说,还拿着我们的钱在这儿大吃大喝!你们说说,有这样的吗?!”

“嘿,有热闹看了。”

“看不出来,这姑娘长得这么漂亮,怎么干这种事儿啊。”

“呵呵,我就说这一家三口也太奢侈了,一进门就让老板捡好的上,感情是花人家的钱不心疼啊。”

“......”

听到周围人的话语,云汐瑶面色有些泛白,她赶忙解释道:“刘姐,你误会了,今天是蔓蔓的生日,我们只是想给她过个生日。”

“谁家还没个孩子了?我们家孩子过生日都舍不得下馆子,你们一家三口倒是在这儿大鱼大肉吃的香,合着你这是拿着我们的辛苦钱给你们一家三口改善生活呢?”刘姐说着推了云汐瑶一把。

见云汐瑶险些摔倒,李千年赶忙扶住她,然后皱着眉头冲刘姐道:“有事说事,能别动手动脚的吗?”

“呦,你还好意思开口呢?你老婆到处借钱是为什么你自己心里没点儿数儿吗?你一大男人,整天吃喝嫖赌好吃懒做,逼着自己的女人去外面借钱给你花,你还要不要脸了?你知道她现在在我们厂是什么情况吗?人嫌狗弃的臭无赖!谁见着她都躲着走,就怕她开口借钱!这都是拜你所赐!”

李千年闻言有些心疼的朝云汐瑶望去,云汐瑶则是红着眼眶道:“刘姐,你的钱我会尽快还的,咱们能别在这儿说这些了吗?这么多人看着呢,孩子也在呢。”

“你还怕丢人啊?怕丢人你别干那事儿啊!当初我们看着你被你男人打的遍体鳞伤,怕你拿不回去钱他会打死你,这才好心好意借钱给你,可结果呢?这都多久了,你还过一分钱没?云汐瑶,忍耐都是有极限的,谁家的钱也都不是大风刮来的,你可别逼着我们去你家里闹事,到时候你脸上更不好看!”

“我......”云汐瑶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一旁的李千年深吸一口气问:“汐瑶借你多少钱?”

“五十!”

李千年沉默,片刻后问:“借条带了吗?”

“谁会没事儿把那东西揣身上。”

“行,你回去拿借条,然后去我家,我还你钱。”

刘姐闻言愣了愣,然后道:“真的?”

“嗯,只要你把借条拿来,钱一分不少的还你。”李千年道。

“好!这可是你说的,我现在就回家去拿欠条,今天你要是不还我钱可别怪我不客气!”刘姐道,说完转身匆匆离去。

见周围人还冲着这边指指点点低声议论,李千年眼睛一瞪喝声道:“看什么看?吃你们的!”

“咱们走吧。”云汐瑶擦了擦眼泪,她觉得自己没脸在这儿待下去了,抱着女儿朝外走去。

李千年看了看地上摔碎的碗碟和蛋糕,心中轻叹。

本想给女儿好好过个生日,可没想到却弄成这样。

小蔓蔓的目光依旧盯着地上的蛋糕。

真的好可惜啊,她都还没吃几口呢。

李千年则是神色复杂的望着云汐瑶的背影。

上一世临死之前他本以为他欠这个女人的已经够多了。

可现在他才发现他欠这个女人的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多!

一路沉默无语,将母女二人送到家门口后,李千年道:“你们俩先回去吧,我出去一趟。”

云汐瑶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

她知道李千年没钱,刚才在饭馆他不过只是在打肿脸充胖子罢了。

以李千年的秉性肯定会找个借口离开,丢下烂摊子给她收拾。

这种事情在过去的这几年里已经发生过太多次了,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看着云汐瑶那一副心死的模样,李千年心里也难受无比。

他大概能猜到云汐瑶的心情和想法,不过他什么都没说,目送母女二人进了院子后便转身离去。

“妈妈,爸爸是不是又跑了?”蔓蔓所在妈妈怀里眨巴着眼睛问。

云汐瑶强笑一声道:“没有啊,爸爸有点事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可是一会儿刘阿姨来了怎么办?咱们没有钱还给她。”

云汐瑶沉默,片刻后揉了揉蔓蔓的脑袋道:“这些事情交给妈妈就好,蔓蔓就不要操心啦。对了,你吃饱了吗?”

蔓蔓摇了摇头道:“我都没有吃几口,那些菜还有蛋糕都浪费了。”

云汐瑶闻言也是苦笑,不光是蔓蔓其实她和李千年也都没怎么吃呢,刘姐就把桌子掀了。

想到那些菜和蛋糕,云汐瑶也是不免一阵心疼,这顿饭一共花了四块多呢,光那蛋糕就两块多!

放在平时,四块多都够母女俩差不多十天的伙食费了!

“妈妈去给蔓蔓煮面,好不好?”云汐瑶道。

“可是我想吃蛋糕。”蔓蔓撅着小嘴。

“今天不是吃过了吗?这样,妈妈答应蔓蔓,等明年蔓蔓过生日的时候妈妈给蔓蔓买一个大大的蛋糕好不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