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退婚后大佬非要宠我

退婚后大佬非要宠我

佚名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现代言情佳作《退婚后大佬非要宠我》的主角是林婉婉和沈之寒,这本书原名为《退婚后,我成了大佬的心尖宠》。小说的主要内容为:女总裁林婉婉在婚礼前一周被未婚夫梁思安退婚,而退婚的原因是这个渣男竟和她的表妹苏悦搞在了一切,苏悦竟然还怀了梁思安的孩子。林婉婉一气之下跑到酒吧买醉,遇到了沈之寒,喝多了的林婉婉把沈之寒当成了服务生,醉酒之下发生了关系......第二天睡醒的林婉婉赶紧溜之大吉。清醒过来的林婉婉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去取消婚礼酒店,却不料沈之寒竟是自己结婚酒店的幕后老板......

主角:林婉婉,沈之寒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婉婉,沈之寒 的武侠仙侠小说《退婚后大佬非要宠我》,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佳作《退婚后大佬非要宠我》的主角是林婉婉和沈之寒,这本书原名为《退婚后,我成了大佬的心尖宠》。小说的主要内容为:女总裁林婉婉在婚礼前一周被未婚夫梁思安退婚,而退婚的原因是这个渣男竟和她的表妹苏悦搞在了一切,苏悦竟然还怀了梁思安的孩子。林婉婉一气之下跑到酒吧买醉,遇到了沈之寒,喝多了的林婉婉把沈之寒当成了服务生,醉酒之下发生了关系......第二天睡醒的林婉婉赶紧溜之大吉。清醒过来的林婉婉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去取消婚礼酒店,却不料沈之寒竟是自己结婚酒店的幕后老板......

《退婚后大佬非要宠我》精彩片段

“退婚!”

林婉婉皱起了眉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梁思安你是不是疯了,还有一周就要举行婚礼了,你现在说要跟我退婚?”

“对不起,婉婉。”梁思安有些羞愧,但一想到苏悦肚子里的孩子,他的决心又坚定了起来。“婉婉,你打我骂我都行,我真的不能跟你结婚。”

“你总要给我个理由吧,说退就退,你当我们林家是好糊弄的!”

林婉婉气的眉毛扭成一团,莹白如玉的脸蛋染上怒色。

“我......”

梁思安残存的一丝廉耻让他说不出口,看梁思安低着头久久说不出话,在门口偷听的苏悦沉不住气了。

“姐,是我不好。”苏悦冲进门,紧紧的扯住林婉婉的裙子,“是我不好,前阵子你出去旅游,我跟同学去酒吧喝醉了,正好碰见了思安哥,他送我回家,结果…结果…”

苏悦紧紧地咬着嘴唇,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看到这个情形,林婉婉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

“梁思安你是不是有病!”林婉婉抬手一个耳光抽在了梁思安脸上,“我出去旅个游的功夫,你就搞我表妹?”

“是我不好,姐姐你别打思安哥,我们那天都喝多了才会…”

“你给我闭嘴!”林婉婉厉声打断了苏悦娇娇弱弱的哭诉。“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真当我傻呢苏悦。”

“从小到大,你什么都要跟我抢,我当你是亲妹妹,你要什么我不给你?名牌包,名牌鞋,高定的裙子,都给你了!你现在连男人都要抢?你是不是属狗的,抢来的才香?”

“婉婉,你别骂她,小悦怀孕了,不能受气的。”梁思安赶忙把苏悦拉进自己的怀里,仿佛怕林婉婉气急了眼再给苏悦一个耳光。

“呵呵。”林婉婉冷笑了一声,“速度倒是真快啊,这就有身孕了?难怪我刚下飞机梁思安就急匆匆的跑来退婚,原来是肚子藏不住了。”

她看着眼前的狗男女直犯恶心,一分钟也待不下去。林婉婉一把抓起手提包,“我希望我回来之前你们已经滚出我的房子了!省的弄脏我的地。”

说完,林婉婉直接下楼,去车库开上自己的粉色小跑车,一轰油门消失在夜色里。

楼上,梁思安怀里,苏悦哭哭啼啼的,“思安哥,我好怕。”

“没事,小悦,我会保护你的。”梁思安抚摸着苏悦的背安慰她,完全没看到在自己怀里的苏悦看着林婉婉离去的方向,满脸得意的表情。

......

“夏晓音,出来喝酒!”林婉婉一边开车,一边用蓝牙打电话给闺蜜。

“大小姐,刚下飞机就想我啦,这么爱我嘛?”夏晓音此刻正敷着面膜刷电视剧,“不去见见你的亲亲男朋友?”

“别提他!三十分钟以后我到老地方,不出现我就去你家把你抓出来!”

“来来来,马上到。”夏晓音一把扯掉面膜,她知道林婉婉的性格,绝对说得出做得到。

三十分钟后,一栋江南风格的建筑门前,粉色跑车刷的停下,林婉婉把钥匙丢给穿着制服的门童,踩着高跟鞋轻车熟路的进了五楼的VIP室。

竹里馆是夏晓音大哥开的私人会所,来宾非富即贵,还是私人会员制,凭着她跟夏晓音从小玩到大的交情,501间常年都留给她。

“大小姐,着急找我干嘛呀,谁惹你啦。”

林婉婉推门而入,夏晓音正靠在软榻上晃着香槟。

“哼,你姐姐我被人绿了。”林婉婉不客气的坐下,把夏晓音挤到一边,自己倒了一杯冰的刚好的香槟,转眼就干了一杯。

“绿?谁?”

信息太过劲爆,夏晓音一时接受不了。

“还有谁?梁思安。”

“什么玩意?梁思安?他是不是疯了?”夏晓音一听,差点从软榻上蹦起来。

梁思安跟林婉婉也算是青梅竹马,知根知底,虽然梁家家世上略逊林家一筹,但是林家父母看上了梁思安为人老实,女儿嫁过去不会受气,才让两人一毕业就订婚。

梁思安虽然不是多么优秀,长得又有些小白脸,但是在夏晓音的印象里还不至于算个渣男。

“跟谁?谁那么大能耐?”

“苏悦。”林婉婉没好气的翻白眼,又是一杯酒灌下。

“哦,难怪。”夏晓音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早跟你说了,你这个表妹不正常,打小她就爱要你的东西,整天一副白莲花的样子,我就觉得她看梁思安的眼神不对,偏偏你又心大,没往心里去。”

听完夏晓音的话,林婉婉举杯“吨吨吨”,又是一杯。

“我的小祖宗,喝水还要喘口气呢,你这眨眼就快一瓶了。”夏晓音赶紧上去抢杯子。

“干嘛,怕我不结账?”林婉婉长眉一挑,不满意的看着夏晓音。

“这点帐算个屁,竹里馆送你都行,我是怕你一会儿难受。”夏晓音放下酒杯,“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哼,退婚呗,我要这A市人尽皆知他梁思安是为什么退婚。”林婉婉脸上已经带上了酡红,眼神也带着丝茫然。

“好,明天我就给你去买热搜,让狗男女在榜上呆三天,丢死他们家人。”

林婉婉笑了,果然狗男人靠不住,只有闺蜜最可爱。

两个人连说带比划的干完了一瓶香槟,又开了一瓶95年的波尔多,喝的林婉婉两眼发直。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夏晓音的手机铃声响起。

“喂?干嘛?”

“要你们干嘛吃的?这也处理不了?”

“等着,我马上回去。”

夏晓音挂了电话,一把抓过外套和包,“婉婉,公司货运出了点问题,你今晚睡这儿吧,我明天来接你。”

“哦。”林婉婉慵懒的答了一声,瘫软在软榻上,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夏晓音来不及而解释更多,竹里馆是她家产业,向来安全,何况今晚大哥招待贵客,竹里馆已经清场,应该没什么问题。

她急急忙忙的打给司机,一路赶回了公司。

包间里,林婉婉趴了一会,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想找个服务员送杯热牛奶进来,服务铃按了半天也没人回应。

她只好自己走出去,想去楼下找个人。

走廊亮着几盏昏黄的灯,今天的竹里馆像是没客人,安静得很,林婉婉走了几步,一个低沉地男人声音吸引了她的注意。


“账目上的货款数额对不上?你查清楚,我要看看谁有那么大的胆子。”

一个高大结实的背影站在走廊尽头的窗前,声音里带着隐隐的怒气。

“你,就你,不工作还在这打电话,小心经理开除你。”林婉婉醉醺醺的走到男人面前,抬手抓住了他的袖子。

灯光昏暗,她看不清男人的脸,只是觉得这个服务生看起来身姿挺拔,气质很好的样子,不由得让林婉婉心想。

“唔,大概是夏晓音选的,那个颜控不是帅哥不要,连服务生都这么帅。”

“开除,你说我?”男人的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玩弄的语气。

“那那那,给我去热杯牛奶送到501,我就不举报你啦。”林婉婉拍了拍男人的脸,完全忽略了对方的沉默,跌跌撞撞就想回房。

“呀!”

高跟鞋像是跟她作对,林婉婉脚下一软就向前扑去。

身后的男人眼疾手快,一把揽住林婉婉的腰,林婉婉晃了晃,发现自己大约是不能靠自己走回去了,干脆直接像树袋熊一样攀住男人坚实的胳膊。

“送我回去,我给小费。”

林婉婉迷蒙的眼睛望向抱住自己的男人。

“好。”男人没犹豫,直接将林婉婉打横抱起,走向走廊尽头的501。

柔软的大床上,沈之寒把林婉婉轻轻放下,细缎长裙很好的包裹着她匀称的身形,贴合着她不带一丝赘肉的纤细腰肢和修长的腿。

酒红色的布料越发衬出她肌肤的白嫩,此时她黑发散落,脸上带着醉人的酡红,眼睛像是蒙了一层水雾般茫然可爱。

沈之寒的喉头一紧,忍不住动了下。

这场景实在是有些诱人,尤其是对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他本来只是跟好友相聚,谈谈生意,可没料想到这个意外之喜。

“唔?我的牛奶呢?”林婉婉不耐烦的用脸蛋蹭了蹭被单,催促着站在床前的男人。

“只有温水,喝吗?”

沈之寒扶起林婉婉,把一杯温水递到她唇边。林婉婉就着沈之寒的手,啜了两口温水,稍微恢复了一点神智。

她抬起头,看了看沈之寒的脸。

近距离看,感觉这个男人比刚才还要好看。长长的睫毛投下细密的阴影,眼神带着些不可捉摸的阴冷,高耸的鼻梁像是雕刻的艺术品,好看的薄唇此刻轻抿成一条线,莫名有些禁欲的味道。

夏晓音哪里找到的这么高质量的服务员?

林婉婉不禁感叹。

在酒精的催化下,她有些恶向胆边生。一想到自己守身如玉这么多年,梁思安却跟苏悦卿卿我我干了那些个龌龊事,她整个人都气不打一处来。

眼前这男人可比梁思安好看多了,林婉婉盯着眼前的薄唇,越凑越近。

“林小姐,这是还没醒酒?”低沉地声音响起。林婉婉瞬间回神,有些尴尬,她刚才是在强迫良家男子。

可......她都已经恶向胆边生了,还怕这个?

“你陪我一晚,我给你加小费,你要多少?三万?五万?”

林婉婉自己都觉得说出的话莫名其妙,好像酒精占满了她的大脑,脑子里咣当咣当全是水,才说得出这样恬不知耻的话。

“林小姐这是看上我了?”沈之寒的薄唇勾起弧度。

“看上了怎么了?”

林婉婉有点心虚却又不想示弱,她虽然脾气直爽泼辣一些,但从没像现在这样过,大概是今天受的刺激太大?喝的太多?又或者是眼前的男人太好看?

她自己也不知道。

“没什么,只是怕你后悔。”

话刚说完,男人的薄唇就压了下来,陌生的气味霸道的侵入林婉婉的周围,唇齿相接,男人用唇深深浅浅摩挲着她的红唇,像是邀请她跟着自己的节奏共赴一舞。

这个吻来得太过突然,让没什么经验的林婉婉毫无招架之力,任由沈之寒带领节奏,步步逼近,越吻越深。

“唔~”

林婉婉有些不知所措,沈之寒一手揽在她的脑后,另一只手抚摸过她绸缎一样顺滑的长发,滚荡的手指揉捏着她软软肉肉的耳垂。

“嗯”

林婉婉下意识的想要逃离。

她的耳朵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沈之寒的逗弄,麻嗖嗖的,整个人像是被浸在温泉里一样,浑身发烫,晕晕沉沉,想要起身都用不上劲。

沈之寒却不肯给她机会返回,他辗转加深了这个吻,像是要夺去她的全部呼吸,让她在这令人窒息的温柔中沉溺。

“后悔可来不及了,林小姐。”

男人的声音带着笑意,像是暗处窥伺已久的猎豹,迫不及待的将他的猎物一起拉进极致的欢愉里。

窗外风起,院中的竹林在风声中沙沙作响,盖住了一室旖旎。

好累,又累又酸。

林婉婉迷蒙的挣开眼,只觉得浑身酸痛,睡得难受。

这一觉做了一宿噩梦,梦见自己是只大草原上的兔子,后面一头黑豹死死的追。

林婉婉伸了个懒腰,顿觉不对。

身边这个一丝不挂的男人是谁?

昨晚的记忆潮水一样涌入大脑,林婉婉简直羞耻到想要爆炸。

自己居然强迫良家妇男,还厚颜无耻的给人开价,这可怎么办啊,一世英名毁于一旦,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人家服务生好好的打个工,居然碰上自己这种无良客人。

眼下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

林婉婉打定主意,蹑手蹑脚的捡起床下揉成一团的长裙,穿好衣服,又拿出支票夹签了一张放在床头。趁着蒙蒙亮的晨光,开上小粉车返回林宅。

......

林宅里,苏瑶正在客厅焦急的走来走去,林谨言看妻子焦急的样子,忍不住出言安慰。

“婉婉是大人了,不要这么担心。”

“可是她电话也不接,信息也不回,我怕她想不开。”苏瑶秀气的脸上写满了担心。

“谁想不开呀?”

刚进门的林婉婉就听见母亲后半句话。

“你还知道回来!”看林婉婉囫囵的进了门,林谨言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板起了脸。

“嘿嘿,出去透了透气,爸爸妈妈怎么起这么早?”林婉婉才不害怕,她这个爹向来口硬心软,生怕她受欺负。

“妈妈打了几十个电话!”苏瑶看见林婉婉笑嘻嘻的,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生气的拍了下女儿的背。

“我那不是没电了吗?”

“怎么这么大酒味?”苏瑶皱起眉,“婉婉你喝酒了?”

“好了,让婉婉上去冲个澡换个衣服,下来再说。”林谨言站起来,示意妻子先不要多问,突逢变故,发泄发泄也是正常。

他对女儿一向有信心,婉婉有分寸,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

“谢谢爸爸,我们一会儿聊。”见短暂的逃过一劫,林婉婉赶紧上楼,这一身的酒气,她也难受。


“退婚的事,你打算怎么办?”林父正襟危坐,皱着眉问起林婉婉。

“你们知道了啊。”林婉婉语气不悦。

梁思安速度倒是快,昨天晚上刚通知了自己,又马不停蹄的通知了自己爸妈,好像生怕她不退婚似的,她林婉婉才不稀罕呢。

“昨天苏悦来家里,哭哭啼啼的找我,说什么已经有了身孕,求你给他们俩一条生路。”苏瑶细眉紧锁,她也没想到自己这个外甥女这么离谱。

苏瑶自小丧母,跟弟弟相依为命,有几分长姐为母的意味,因此难免会疼爱幼弟,外甥女出生之后更是千般疼爱,婉婉有的少不了也要给苏悦一份儿,谁能想到有一天竟会被这个外甥女抢了自家女儿的姻缘。

“要不,咱们约梁家父母见个面谈谈,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你们毕竟认识这么多年了,就这样散了实在可惜。”苏瑶还对梁思安抱着一丝幻想,毕竟那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男孩。

“没什么可惜的,”林婉婉漂亮的脸庞上挂着十足的坚定,“他梁思安不肯,苏悦还能强迫他一个大男人?分明是他自己不干不净,这样的男人,我不稀罕。”

她跟梁思安虽然青梅竹马,但是要说有多么爱也不至于,他们的关系更像是两家父母撮合出来的。

原先指望着彼此熟悉,也能水到渠成,现在看来,知根知底有什么用,还不是看不出人皮底下是个败絮。

她林婉婉又不是个收破烂的,什么脏东西都要。

“拿得起放得下,也好。”林谨言微微点了点头,他是嫁女儿,不是害女儿,明知是个坑还要推女儿下去,“梁家那边少不了要有个交代,不过也该是他家来向我们交代。”

梁家叔叔阿姨人倒是不错,虽在商界,可是祖辈都是学府出身,算是书香门第,当初林谨言也是看中了这一点,谁能想得到好竹出歹笋,粱家这一辈居然出了梁思安这么个玩意儿。

此时梁家,苏悦正楚楚可怜的跪在梁思安父母门前,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梁父手紧紧地握着太师椅的扶手,气的面色铁青,额角青筋若隐若现。

梁母看一眼不争气的儿子,又看了看跪在他旁边的苏悦,愈发气不打一处来。

“说不结就不结了?我梁家丢不起这个人!”梁母哆哆嗦嗦的用手指着苏悦,“婉婉哪一点不比这个女人强?学历好,性格也好,懂进退知礼数,你要是看上个好的也就算了,你把这女人带回来是怎么回事!”

苏悦水雾弥漫的美目里闪过一丝怨毒,从小她就被林婉婉踩在脚底,林婉婉是公主,她苏悦永远都是公主身后的小丫鬟,她不就是会投胎吗,有什么了不起!

“都怨我,阿姨,这是我的错,那天我们都喝多了。”苏悦哭得愈发可怜,话是对着梁母说的,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却一直看向梁思安。

“妈,你别说她,这事儿不愿小悦。”梁思安看这情形坐不住了,急忙扯住梁母的袖子,帮苏悦解释

“糊弄鬼呢,你当我是三岁小孩,这么巧她就跟你在同一间酒吧喝酒,这么巧喝多了她朋友就走了,这么巧就让你碰上了送她?”

梁母看着眼前哭哭啼啼的女人恨得牙痒痒,她这么多年又不是白活的,每次婉婉来家里做客,这苏悦就各种借口的跟着,她早就觉得这女人眼神不单纯,自己这儿子怎么就蠢成这样?

“够了!”

梁父狠狠的把手里茶杯砸向梁思安,茶水泼了梁思安一头一脸,白瓷杯子碎在地上,散落一地。

他实在是听够了,梁母的怒斥声和苏悦哭哭啼啼的声音让他头疼,当务之急,还是要见一见林家人,看看有什么补救措施,他瞥一眼还跪在地上的苏悦。

“你还年轻,做个手术,恢复得很快,钱方面我们家不会亏待你。”

梁父的话一字一句的砸进苏悦的耳朵里,苏悦心里一惊,她没想到梁父这么决绝。

“思安哥!”

苏悦用手扯上梁思安的袖子,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她不能做这个手术,她费尽心思才搞定了梁思安,不能此时功亏一篑。

“爸,那可是你孙子!”梁思安一听这话急了。

“梁家的孙子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生,家风不正,能养出什么好东西。”梁父冷哼一声,不想再看两人。

梁母一听,也跟着点头。

苏悦看着梁思安愣怔的样子,心里暗暗地骂他没出息。她计划了这么久,花了这么多时间一点点接近梁思安,不能浪费在这,自己未婚先孕的消息一传出去,她想再找下家也难了,何况梁思安是独生子,只要进了梁家,以后钱不还都是她的。

想到这,她看向散落一地的白瓷片,眼神变了几变,突然狠狠的向地上磕起头来。

“叔叔阿姨,求求你们了,孩子是无辜的,我真的做不到啊。我是真的爱思安哥,求求你们了。”

刚磕了三两个,地上就有血迹渗出来。

“小悦。”梁思安一看,赶忙心疼的把苏悦一把拉起揽在怀里,苏悦的手已经被破碎的瓷片扎进了手里。

“思安哥,你帮我求求叔叔阿姨,不要让我打掉我们的孩子,求你了好不好。”苏悦用还渗着血的手急切的拉着梁思安,她磕头时特意用手护住了脸,就是为了划破手好让梁思安心软。

“好好好。”梁思安赶忙一边安抚苏悦,一边对着梁父梁母撒气。“爸妈你们能不能有点同情心,小悦做错了什么,你们要这样对她?你们要是不让她进门,干脆别让我进门了!”

说着,梁思安拉起苏悦就往外走。

“你!”梁父气的手抖得像个筛子,差点一口气上不来憋死过去。

“现在怎么办?”梁母一脸的焦急,儿子怎么被个狐狸精勾走了魂儿了。

“能怎么办?让司机备车,先去林家赔罪。”梁父丢下一句话,转身走向书房。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