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名为爱的牢笼

名为爱的牢笼

青棠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夏浅时常在想,要是结婚那天没有遇见墨云霆就好了,这样也就不会有后来的爱,也就不会有无辜的伤亡!被霸道的墨云霆囚禁在身边,爱恨交杂着,夏浅十分痛苦,可她不知道早在最初的时候,她的名字便已经刻在了墨云霆的肋骨上,爱恨痴缠都是她。

主角:夏浅,墨云霆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浅,墨云霆 的武侠仙侠小说《名为爱的牢笼》,由网络作家“青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夏浅时常在想,要是结婚那天没有遇见墨云霆就好了,这样也就不会有后来的爱,也就不会有无辜的伤亡!被霸道的墨云霆囚禁在身边,爱恨交杂着,夏浅十分痛苦,可她不知道早在最初的时候,她的名字便已经刻在了墨云霆的肋骨上,爱恨痴缠都是她。

《名为爱的牢笼》精彩片段

“刺激吗?”

他问。

夏浅颤抖的手指抓紧身后的栏杆,无力地承受着男人的爱意,如瀑的长发掩映下的,是她带着破碎和哀伤的双眸。

她低声哀求,断断续续,“放……过我……好不好……”

男人俯身,凑在她耳边,轻柔地吻她,不做回应。

动作幅度越来越大,男人的眉眼变得模糊而氤氲,越来越霸道,索取无度……

夏浅心中一痛,一把推开他——

“墨云霆!你还有没有廉耻!”

旖旎的气氛戛然而止。

男人急促的呼吸也慢慢归于平静。

他修长的指尖掠过夏浅狼狈的眉眼,似对待世间最贵重的珍宝。

“浅浅,他已经死了。”

这句话却触怒了夏浅的神经,她悲哀地仰起头,看着那张被无数女子视为梦中情人,可她却厌恶至极的脸——

“墨云霆,你这个禽兽!你还有脸说?你为了权势害死你亲哥哥,为了满足自己的癖好,把我变成你的女人关在墨家,整整三年,你——”

后面的话,被墨云霆堵住。

他吻住她的唇,用动作表达他的爱意。

吻着吻着,唇尖涌起刺疼的感觉。

血,顺着唇角滴在下巴,锁骨……

可他不觉得疼,仍加深了这个吻。

直到——

“墨云霆,我想见你母亲。”

夏浅别过脸,生硬地说。

墨云霆皱眉,“别闹。”

墨母对夏浅恨之入骨,认为她是害死她大儿子的凶手,为了墨家的财富更不知廉耻的勾搭上他的二儿子,如果可以,墨母宁愿冒着坐牢的风险掐死夏浅这个狐狸精。

所以墨云霆把夏浅护的死死的,从不让墨母靠近夏浅半步。

“如果你让我见她,我就开始备孕。”

墨云霆愣住。

原本压在夏浅肩上的双手,倏然攥紧,眼底,是压抑不住的喜色,“真的?”

“你愿意给我生个孩子?”

夏浅定定地看着他,“真的。”

*******

一个小时后。

书房外。

换上西装的墨云霆倚在门边,高大的身影在长廊上垂出一团阴暗的影子。

影子遮住墨母的五官。

墨云霆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看着她那精致的妆容和打扮,又一遍警告,“您要是后半辈子还想过富太太的生活,就心平气和的进去,心平气和的出来,如果敢在里面吵吵闹闹……”

墨母被他声音里的寒意吓住,眼神瑟缩了一下。

“进去吧。”

墨云霆推开房门,让墨母进去。

接着,向坐在沙发上的夏浅投去一个担忧的眼神。

回应他的,是夏浅万年如一日的冷漠。

墨云霆轻笑一声,掩去眼底的涩意,关上书房门,看着落日透过狭长走廊铺洒在木地板上的辉色,取出一根烟……

书房内。

墨母看夏浅的眼神如淬了毒的刀子。

她咬牙切齿,却不能叫出声,只能用唇语轻轻吐出那埋在心头的两个字——

“贱人。”

夏浅被那恶毒的眼神刺的浑身一颤。

但还是强忍住,说出自己找她的目的。

“我怀孕了。”

墨母差点一口气没缓上来,恨得一巴掌甩在夏浅脸上——

“你,你……你也配!”

她即便怒的恨不得杀了夏浅这个贱人,却仍忌惮着房间外的墨云霆,不敢大声吼叫。

只敢用恨毒了的眼神,凌迟着夏浅。

夏浅别开头,忽略左脸尖锐的刺疼。

手指无力地摊开,又捏紧。

“所以我找您过来,是想问,您那边有药吗?”

“打胎药……”

 

 


墨母忽然沉默。

惊疑不定地盯着夏浅,许久,冷哼一声,“我凭什么帮你?”

“就凭……”夏浅低头,摸着肚子,轻声说:“有了这个孩子,墨云霆这辈子都不会放过我了。”

“你甘心吗?”夏浅一笑。

“一鸣哥如果知道,应该也不甘心吧?”

墨一鸣。

夏浅的前夫,墨家的前继承人,墨母的长子,墨云霆的兄长。

三年前,墨云霆为了继承墨家,满足自己对权势的贪欲,在墨一鸣常开的车上动了手脚,害的墨一鸣车毁人亡,尸骨无存。

墨一鸣死后,墨云霆以雷厉的手段接管墨家产业,将散乱的墨氏集团管理的铁桶一片。

接管了墨家,顺便,接管了她这个嫂子……

呵。

为了防止外人骂他不知廉耻,他一天二十四小时派人监控自己的生活,唯恐这种肮脏的事败露出去……

怎么,他墨云霆敢做……不敢当吗?

想到这儿,夏浅唇边翘起淡淡的笑意,似是这些年最轻松的笑。

“三天后,你把药放在书房窗帘后,我会过来取。”

******

墨母走后,墨云霆进来一眼就看到夏浅脸上的巴掌印。

原本带笑的长眸,笑容尽失。

“她打你了?”

夏浅低头,轻轻嗯了一声。

“我把她送出国,这辈子都不会再让她看你一眼。”

夏浅抬头,笑着望向他,说出那句百试不爽的,让他心情瞬间跌入谷底的话。

“可是一鸣哥,肯定不希望他的母亲被送出国啊。”

墨云霆的心脏似被人狠狠攥住,扭成一团。

疼痛和嫉妒,让他忍不住问她,“我对你还不够好吗?我不好吗?为什么你忘不了他!”

夏浅不怕死地看着他,继续笑,“你什么都好,比他帅,比他高,比他有能力,比他对我好,可惜了……唯独一点。”

夏浅的温柔如刀,“我爱他,不爱你。”

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压住胸腔那份如刀割般的痛意。

面对自己深爱的女人,墨云霆觉得,他可以低到尘埃里。

他没有发怒,也没有再争论这个问题,只是沉默的转身,从柜子里取出医疗箱,用沾了活血药的棉签,轻轻擦拭夏浅脸上的肿胀和淤青。

他对她向来温柔。

无论是在床上,还是在生活中。

只要她要的,就是天上的星星他都愿摘下来给她。

再没有人比他对她更好了。

她的心就算是铁做的,这三年也该软了……

不——

若她心软,那无辜死去的一鸣岂不是死不瞑目?

她对墨云霆除了恨,只有恨……

夏浅一把推开墨云霆给自己上药的手,摔碎那一药箱子的瓶瓶罐罐,赤红着眼盯着墨云霆,扯开自己的衣服,露出身上斑驳的伤口。

“墨云霆!你演戏上瘾是吧?演深情上瘾是吧?”

“白天假装爱我爱到骨子里,晚上睡着了把我当什么?你发泄自己神经病的工具?”

阳光下,夏浅白皙如玉的身体上,裸漏着一层一层的伤口,有新伤,有旧伤,虽然都不严重,但可以看出,是被长期施暴留下的痕迹。

墨云霆别开脸,没有看她。

夏浅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伸手去扯墨云霆的衬衣,一个用力,扯掉了一排扣子,他麦黄色的胸口袒露在她面前。

只是……

下一刻,夏浅手指顿住,愣愣地看着墨云霆的胸口。

那上面竟然也是密密麻麻的……新伤……旧伤?

 

 


墨云霆在夏浅面前从来没这么狼狈过。

他不顾夏浅的反应,用衬衣挡住自己的胸口,大跨步转身,关门,离开书房。

夏浅看着那紧闭的房门,鼻尖嗅着空气中淡淡的消毒水味,总觉得……

哪里不太对劲。

墨云霆离开后,径直去了车库。

油门踩到一百二十码,一路上抽了一整盒的烟,冲到市北郊的研究所后,不顾安保的阻拦,强闯进九楼的实验室。

实验室内,穿着白大褂正在做实验的景行止惊愕地看着墨云霆,“你疯了?死爹妈了?我实验室是能随便闯的吗?”

墨云霆眉间便是郁气,一脚踹翻一个价值百万的检测台,上面的瓶瓶罐罐散落一地,好不壮观。

景行止痛心疾首,气到发抖,“墨云霆!你哄不好你自己的女人别拿我的实验室发火!”

墨云霆冷眼看着他,讥讽道:“还牛津大学毕业的医学博士,三年了连个病都治不好,你天天守在实验室里有个屁用!”

景行止掐着自己的人中不让自己气昏过去,颤抖的指尖指着墨云霆,“你,你给我住嘴!这三年要不是靠我的药物维持着,你金屋里藏着的那个娇妻,早精神失控变成一个真正的疯子了!根本不会跟现在一样,只在夜里才会丧失意识去自残!”

“我知道你爱你那个什么夏浅,为了让她痊愈,瞒下她她自己有精神病的事!谎称有精神病的是你。我也知道你为了让她早日康复,这三年耗尽心血,但是墨云霆!老子告诉你,你在商场上发火也许能吓退你的竞争对手,但你就算把我的实验室给砸了,夏浅的病也好不了!”

一盆冷水,泼的墨云霆透心凉。

他颓然地靠着冰冷的墙壁,盯着满屋子滴滴答答的仪器,闭上双眼。

“墨氏集团再给你投五千万,有什么新药都买过来试试,”

景行止眼底一亮。

“实不相瞒,云霆,我上周跟欧洲那边的专家开会,还真有一个可行的办法,也能把夏浅的病给治好。”

墨云霆猛地抬眸,目光如鹰隼。

“景行止,你最好没有骗我。”

******

夏浅发现,墨云霆这两天很忙。

除了面对她的时候,其他时间都神色匆匆,来去匆匆……

不过……

想起自己脖子上新添的伤口,夏浅不禁冷笑。

他再忙,也没忘了夜里来发泄。

夏浅窝在墨家后花园的躺椅上,用毛毯盖住脖子上的伤口,想起自己第一次来墨家的时候。

那时,墨母虽然不喜欢她,但也没有这么疯狂和极端。

墨一鸣虽然没有那么炙热地爱着她,但却坚定地选择她,不嫌弃她的出身,家世,而是将她带到所有人面前,光明正大地宣布她是他的女友,墨太太……

她的情窦初开是墨一鸣,她的心动也是墨一鸣。

一切的变故都在那个雨夜。

她刚从医院出来,拿着妊娠报告。

怀孕两月,她惊喜不已。

当她要把这个消息分享给墨一鸣时,却是墨云霆接的电话。

他说,墨一鸣出车祸了,刹车失灵,开车冲进海水中,尸骨无存。

他说,夏浅,我爱你,我可以追求你吗?

再后来的事,夏浅便记不清了。

她似乎被车蹭了一下,悲痛交加昏倒在医院门口。

再醒来时,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了。

墨母说,是墨云霆逼医生做的手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