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三宝驾到妈咪不吃回头草

三宝驾到妈咪不吃回头草

寒芝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离婚之前,陆霆之对妻子不屑一顾,高冷又狠心!离婚之后,许知南撕去懂事听话的外表,专心致志的搞事业做自己,原来离开了陆家之后,她的自由世界竟是如此的吸引人。多年之后,缘分让他们再度重逢,已是三小只妈妈的许知南,这一次再不会轻易的妥协,就连三个孩子都表示妈咪不能吃回头草,他们可以自己找后爹。

主角:许知南,陆霆之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知南,陆霆之 的武侠仙侠小说《三宝驾到妈咪不吃回头草》,由网络作家“寒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离婚之前,陆霆之对妻子不屑一顾,高冷又狠心!离婚之后,许知南撕去懂事听话的外表,专心致志的搞事业做自己,原来离开了陆家之后,她的自由世界竟是如此的吸引人。多年之后,缘分让他们再度重逢,已是三小只妈妈的许知南,这一次再不会轻易的妥协,就连三个孩子都表示妈咪不能吃回头草,他们可以自己找后爹。

《三宝驾到妈咪不吃回头草》精彩片段

冬荀的寒意格外浓郁,窗户外面不知何时竟飘起了鹅毛大雪,染白了枯枝屋顶。

而屋内却热火朝天,到处弥漫着恩爱过的旖旎气味。

待事情结束后,许知南浑身酸痛得只剩下半条命。

“知南,我们离婚吧!”

穿戴整齐的男人敛起眼里极其容易被忽略的情愫,用看似风轻云淡地语气淡然开口。

许知南混沌不清的大脑一片空白,近乎难以置信的瞪大了那双清纯又娇媚的眼,慢慢抬头看向神清气爽的陆霆之。

男人身形修长健阔,一身意大利纯手工制作的深黑色西装勾勒出宽肩窄腰,一米九一的身高,衬得气质矜贵。

刀削斧凿的面容立体分明,清冽的眉如利剑出鞘,他眼漆黑如墨,幽深的看不清深处半点情绪。

两片薄唇抿直,周身折射出与生俱来的冷漠。

许知南揣度不出他心思,手攥紧被单,忍着颤音问:“为什么?”

前一秒,他们还做着夫妻间最亲密无间的事。

下一秒,他们却走到了婚姻的终点。

换作谁,能接受得了?

光弱之处,陆霆之眸子幽深的如无底深渊,除了漆黑,望不到一星半点的情绪,好听的嗓音一无起伏:“意然回来了!”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

许知南全明白了。

结婚前两人约定过,只要任何一方不愿继续这桩婚姻,另一方即刻离婚绝不拖泥带水。

这几年,她无数次患得患失的想过,如果她不主动提出,哪年哪天,陆霆之会跟她提离婚。

千万种设想里,她都只想到了沈意然。

他的心头肉。

思忖间,陆霆之从抽屉里取出离婚协议书,递到了她眼前。

“是我先提的,你有任何要求都可以添加进去,只要属于我能力范畴内的,我全部满足你。”

男人匀称纤细的指节在女人看不见的协议下方用力捏着,捏的青筋稍稍凸起。

目光艰难的从协议上挪开,许知南强忍着心口传来的钝钝疼,眼睫轻颤,仰起脸看他。

房里一盏冷光照射在他精致到无可挑剔的脸庞上,是令人窒息的心动。

结婚三年,他对她一直很温柔,哪怕离婚也在尽所能地满足她。

还有什么不够呢?

美眸轻阖,许知南唇边绽放出一抹伪装的浅笑,暗哑的声线晦涩。

“好,你放着,我等会儿看。”

“嗯!”

协议被放到柔软的天蚕被上,落地后便是无声。

瞬间,房里寂然一片,一时谁都没说话。

许知南塌下肩膀,似是欢愉后累得在闭目养神,又似在失神,连雪白的吊带落下仍未察觉。

她本就肤白如雪,他在她身上留下的青紫痕迹以及吻痕,顿时格外显眼。

凝着她身上泛着淤青的掐痕,陆霆之喉口一紧,眉峰轻蹙,掩饰般的敛眸隐下这波动,故作泰然地开口。

“爷爷年纪大了,我们离婚的事,先暂且不要让他老人家知道,行吗?”

老爷子身体自三年前做完心脏搭桥手术,便一直不太好。

倘若他知道,恐怕承受不住。

更何况,他们的婚姻是老爷子为答谢许知南主刀相救,一手促成。

当时,如果没有许知南铤而走险,陆老爷子不一定能活到现在。

“好。”许知南依然温婉的笑着,笑得面部逐渐僵硬,眸中的星辰也在刹那陨落。

人精疲力竭的到了临界点。

身累,心更累。

沈意然回来了。

她苦心维持三年的婚姻,到今天终于告一段落了。

很多话如鲠在喉。

她想说:我喜欢你,喜欢了整整十年,可不可以不离婚?

可她已经没了立场再说。

所以,她呈现出来的样子,是那样的少言寡语。

独独怕他,发现她的异常。

床榻边立着的男人掠向许知南,薄唇微微翕动,但最后没说一个字。

他以为她至少会挽留,或者有一点点的不舍难过,可她的平静让他觉得自己像个摇尾乞求爱情的小丑。

那个男人回来了,她巴不得早点摆脱这婚姻吧!

“陆霆之。”听到他拉开门,被窝里许知南攥紧被单,心弦紧扣着,掀开疲惫的眼皮,挤出个微笑,漫不经心地问他:“你真的很喜欢你的初恋吗?”

这三年他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宠她、敬她、护她、疼她,从没提过沈意然的姓名。

她以为.......

兴许自己真有通天的本事,逆转了这个男人的心意。

他没回答,点头却干脆利落。

许知南勾唇。

不知是得到答案而满意,还是自嘲自己的明知故问,是那样的不识趣。

“你呢?”陆霆之认真与她对视,漂亮的薄唇轻启:“你藏在心底的那个男人,还喜欢吗?”

他问她这个问题,是觉得主动提离婚有负罪感么?

那她说是,两人会不会就扯平了?

“嗯。”许知南掐着手掌心,掩下所有爱意别过头去,不再看门口的男人。

她怕让他看到自己的眼泪。

“晚点要开国际会,我先去公司了,你早点休息。”

“好!”她声音瓮瓮的。

须臾,楼下传来车子发动引擎的声音,一声轰鸣后,许知南的世界重新归于平静。

一如三年前,她与陆霆之重逢,像一枚石子掷进平静的春湖,顷刻间荡开层层涟漪。

时至今日,得来太平。

陆霆之,你自由了。

我的梦该醒了!

光永远是光,她哪里追得上,哪里配拥有。

卧室床头,摆放着两人在巴黎拍摄的婚纱照。

花田交错,阳光也明媚。

那时的陆霆之,墨眸里含着春色,看她时总眼尾轻轻上挑,温情的好似一只狐狸,勾她心魄。

但她知道,他从来都不爱她。

只是因为陆老爷子。

许知南啊,清醒吧!

别再痴心妄想不属于你的东西!

不知不觉,天际泛起鱼肚白。

许知南竟盯着婚纱照看了一整晚。

眼底是倦怠的黛色,许知南简单洗漱后下楼,佣人与她道了早安,随后一盅汤端上桌。

“夫人,这是先生昨夜吩咐的,厨房一大早就给您炖着了。”

“先生真是爱你啊!别墅里好多人羡慕呢!”

有钱有家世有颜值,关键是对妻子也一心一意。

和有了钱就变坏的男人完全不一样。

谁不羡慕,觉得许知南运气好。

许知南只是笑了笑,没答。

看看,在外人眼里他是多么好,对她又多无微不至。

这样的人,她怎能不心动?

只是,他不爱她。

心中另有其人!


闻着汤,许知南只觉胃里翻江倒海,连忙跑到卫生间不住地干呕。

几分钟下来,胃酸都快吐尽。

佣人生怕她出事,赶紧给陆霆之去了电话。

别墅里的人,谁不知道,夫人是先生的心尖宠,含在手里生怕融化了。

片刻,佣人走向她,关心道:“夫人,您没事吧?是汤的问题吗?”

许知南推开门出来,脸色惨白如纸。

她摇头强撑莫大的悲伤,露齿一笑:“我没事,和汤无关。”

听到和汤没关系,佣人悬着的心慢慢放下,体贴道:“那我再去给你换碗。”

“不用了,谢谢。”她没胃口,喝什么都一样。

半晌,陆霆之气喘吁吁的走进客厅,望着她惨白的脸,心蓦地抽了下,“南南,你哪里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

听着这熟悉的称呼,许知南猝不及防的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鼻子泛起了阵阵酸意。

他怎么回来了?

应该是佣人通知他的吧!

可是,他们都要离婚了,他这么关心她,她到底怎么舍得下?

霆之,可不可以不要再对我这么好?

许知南用力按捺着眼里的氤氲,云淡风轻道:“我没事,昨晚没睡好,等下再躺会儿就好了。”

“许知南,听话。”陆霆之皱紧了眉,难得连名带姓的叫她名字。

“我真的没事,你忘了吗?我自己就是医生。”许知南笑,可那笑满含悲楚。

面对许知南的固执,陆霆之向来不知所措,低着嗓音如履薄冰道:“南南,难道你想让他看到你这副不好的样子心疼吗?”

他相信,许知南舍不得她放在心尖上的人,为她心疼一丝一毫。

“他会吗?”许知南定定的看着他,呢喃。

“会!”陆霆之笃定。

他心都快疼死了。

恨不得不管不顾拉她入怀。

闻言,许知南心里越来越难受了。

过了几秒,她说:“好!”

刚迈出几步,莫名的头晕了一瞬,许知南差点没站稳。

陆霆之没犹豫,强势的打横把她抱起。

许知南没拒绝,窝在他怀里,贪心的享受着这最后一次的温柔。

她偷偷仰头看他线条分明的下颌,美眸轻沉,索性贴着他胸口更近了些。

请原谅贪心的她,贪婪的享受着这短暂的温情。

……

“我已经怀孕三个月了?”

听到林医生的话,许知南先是怔住,接着是喜悦,再是沉重。

倏而,她赶紧回头,确认陆霆之没听到,无端松了口气。

这个孩子来的真不及时,可她却舍不得打掉有他一半血液的结晶。

“林阿姨,您能先帮我保密,别让我丈夫知道这件事吗?”她眼底隐有愁色,“我们在谈离婚,我不想让孩子成为他的牵连。”

“怎么了,知南?出什么事了?”林医生惊讶,毕竟是过来人,忍不住劝道:“如果是小吵小闹坐下来谈谈就好,别冲动离婚啊!而且有了孩子,很多事情会不一样的。”

许知南是她最喜欢的人,不仅医术好,待病人和同事也温和。

“没用了。”许知南自嘲,随即祈求的望向林医生:“林阿姨,算我拜托你了,好吗?”

林医生还想再劝,但触及到许知南的目光,只得同意,“好!”

“谢谢你,林阿姨!”道谢后,许知南起身离开。

一出门,她仰头看面前高大的男人。

阳光从走廊的窗口照射进来,浸润着他的脸,是那样清峻矜贵。

以后这男人,就不再属于她了。

“病历报告呢,医生怎么说,要紧么?”陆霆之眼底愁云惨淡,眉心皱得打结。

许知南很想踮起脚尖帮他抚平眉间的褶皱。

手动了动,又缩了回去。

“不碍事,林阿姨也是说我没休息好,再加上我那点老毛病。”她淡淡一笑,“回去休息下就好。”

陆霆之松了口气,恰好手机响起。

来电显示:沈意然。

也不避讳许知南,他按下接听。

“霆之哥哥,你说今天要陪我吃饭的,人呢,怎么不在公司?”

沈意然甜腻的声音,倾数落入许知南耳中。

她面上没半分风起云涌。

“南南,我可能没办法送你回去了。”

收起手机,陆霆之愧疚地看着她,眼底隐有担忧。

“没事,你去陪她吧!”

“我让司机过来接你。”

她发白的唇轻启:“好。”

刚回到家,母亲蒋奕就来了电话。

“南南,你能回家一趟吗?你爸他......”蒋奕抽噎着说话,声音断断续续的。

忽地,一声惊呼:“啊!”

有东西摔碎了,并伴随着父亲许昊的辱骂声。

许知南拖鞋的动作顿住,心急如焚道:“妈,你怎么了?”

“南南,你快回来吧!你爸又去赌钱输了,逼着我拿钱给他。”

许知南焦急的安抚着:“妈,你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我马上回家。”

从她上初中之后,许昊不知怎么就迷上了赌博,渐渐地嗜赌成瘾。

每次输了钱,回到家便常常动手打人。

“好!”

佣人看她行色匆匆,还没来得及询问,只见许知南又折了回来。

“如果等会霆之打电话回来问起,你就说我有个朋友找,出去了。”

她不想再麻烦陆霆之为这个糟糕透顶的娘家费心费钱。

毕竟,他们快离婚了。

“好的,夫人!”佣人点头。

许知南在楼下站了会才上楼,一进门,就看到蒋奕和许昊坐在沙发上。

许昊一见她,立即拔高音量吼蒋奕:“要我死是不是?你不给我钱,咱们许家都完蛋!”

就跟往常一样,看到许知南,父亲就会变本加厉地“虐待”母亲。

因为他知道她心疼母亲,更知道她背后有棵大的摇钱树。

“够了!”许知南看破不说破,直接冲上去挡在蒋奕面前。

看到她伤的不重,许知南松了口气,回头看着许昊,累极了的问:“这次又输了多少?想要多少?”

沉了口气,她遂而转头问蒋奕:“还有,你需要我做什么?”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她清楚自己还有一丝利用价值,所以蒋奕才会打给她。


“只要三十万。”

看自己女儿主动开口询问,许昊神色缓了不少,大言不惭道。

“爸爸就要这么多,但你妈刚才说也需要大量钱,鬼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

许知南看向母亲。

蒋奕泪水如注,抓着她的手,哭诉。

“南南,是你弟,他把一个女孩肚子搞大了,那家需要我们赔一百万,否则就告你弟弟强奸。”

“妈就你弟一个儿子,你一定要救救他啊!”

一个三十万,一个一百万,都说的如此轻易,仿佛她钱来得很容易。

殊不知,她全身加起来也不到20万。

这些年,她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舍不得买一件贵的护肤品,所有的存款早填补了他们的无底洞。

母亲的一句‘妈就你弟一个儿子’将她千疮百洞的心再次伤得遍体鳞伤。

她特别想问一句:他是你儿子,我就不是你的女儿吗?

可问了又能改变什么呢?

“我没钱。”许知南心力交瘁,叹息一声,面上苦笑着。

母亲被打是假,问她要钱才是真。

一如既往的计策,偏偏她每次明知是假,第二次依旧会心软上当。

“你找霆之呀!”

“就是!”蒋奕话音刚落,许昊也附和了句。

他大摇大摆地坐到沙发上,往外吐出一口浊气。

“南南,爸妈辛苦抚养你成人,你不能自己嫁入豪门飞黄腾达了,就不管家人死活了吧?”

“霆之赚这么多钱,你不拿来花,他就去给别的女人花了,傻女儿!”蒋奕也说起了自己的妇人之见。

许知南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堆积在心底的委屈倾洪而出,忍不住低吼。

“一直以来,我帮衬这个家已经够多了,不止是力所能及,是全力以赴。”

她不知该哭还是该笑,颤抖着身子,声音也低了几度,“到底怎样才算帮?是要我把肉一块一块割下来吗?”

“南南……”

“许昊,你闭嘴!”

蒋奕见许知南发火,不太妙,喝止许昊后,开始跟她说好话。

“对不起啊南南,是妈刚才说话重了,没有顾及到你的感受,但你是家里最大的孩子,也一向懂事,你不会不管家人的,对吗?”

蒋奕暗中给许昊递眼色。

许昊把手指头竖在太阳穴旁,发起誓来。

“南南,爸爸给你发誓,今天这笔钱我拿去还了赌债,保证之后再也不赌了,否则天打雷劈!”

赌徒的话,能有几分真?

许知南站在原地没动,表情冷僵着,平复着心情,一言不发。

“乖女儿,真别生气了,你不是最爱吃妈妈做的桂花糕吗?今晚留下吃饭,妈妈去给你做。”蒋奕抱了抱许知南。

她浑然不觉许知南身上冷冰冰的,自顾自地说。

“爸妈也是走投无路了呀!”

暗里,蒋奕许昊眼神在空中交汇好几个来回。

两人都清楚,这笔钱必须得从许知南得身上出。

她现在是许家的摇钱树,得抓牢了。

“不用做了,我不吃。”

想起父母从小到大重男轻女的偏心,委屈、崩溃和难过的情绪在心中爆开,百转千回后,只化作一声喟叹。

许知南抿了抿唇,从包里取出一张卡。

“卡里有十万,余下的我来想办法。”

算她欠许家的养育之恩。

这一百三十万,是她最后一次报答他们的恩情,之后他们还想要钱,那就把她的肉一块块剜掉吧!

“我就知道女儿最好了。”

拿了钱后,蒋奕顿时笑逐颜开。

夫妻俩都如释重负,但转瞬许昊又皱紧眉头,“南南你得尽快,那人只给了爸两天时间,否则就要剁掉我的手!”

蒋奕皱眉,立刻附和道:“哎哟,妈也差点忘了说,那姑娘家里也只给了你弟一个星期期限,拿不出钱就得坐牢。”

“知道了。”

许知南走出许家大院,炽阳深埋进浓浓云层之中,灿烂的余辉薄如蝉翼,照得人身上暖洋洋的。

可她却觉得好冷,冷得她全身发抖。

没有打车,她失魂落魄地走在街上,一个骑自行车的学生从她身上飞快经过,她踉跄着往后一躲,惊魂未定,手抚上尚且平坦的肚皮。

“宝宝,对不起,让你受惊了。”

想到男人那纸离婚协议,许知南艰涩地扯唇。

“对不起,宝宝,妈妈让你一出生就要变成没爸爸的孩子,但你放心,妈妈跟你保证,会给你很好的生活,从今天起,妈妈会努力赚钱。”

给他买最好的奶粉。

念最好的幼儿园。

即便没有爸爸,他也会健康地成长。

暮色降临,别墅接到陆霆之来电。

“先生,夫人下午刚回家不久,就急着出去找朋友了。”

彼端的男人,眸中暗涌起伏。

明明身子不舒服,还急匆匆出门,难道是见她那位心爱之人?

“知道了。”

陆霆之挂掉电话,薄唇掀起一抹凉意。

医院。

“知南,你没事吧?”

许知南上夜班途中,孕吐不止,一小时不到去了洗手间三次,同行值夜班的同事把她扶出洗手间。

“要不你请假先回家,我来替你吧!”

许知南摇了摇头,“不用,我没事,谢谢。”

这个节骨眼,她不能再请假。

肚子里的宝宝,许家的窟窿,都还等着她呢!

“知南,你手机在震动。”

她想出了神,直到同事提醒,她翻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陆霆之的发小席溟洲。

他不是一向讨厌她吗?

怎么会这么晚打她电话?

思及此,许知南眉尖微拧。

“许知南,霆之在夜色会所喝醉了。”

刚接通电话,席溟洲用命令式的语气开门见山道:“你现在过来接他回去。”

许知南心神一荡,缓了缓神说。

“我在值班,可能没空,沈小姐不是.......”

话音未落,那边已挂了电话。

等她再打过去,却始终无法接通。

许知南连续打了两次,结果都是一样。

“敏敏,能麻烦你帮我值下班,我有急事要出去下。”她有点放心不下。

“好,去吧!”许知南人好也美,在心外科人缘特别好。

晚风习习。

她刚下出租付好钱,抬起眸的刹那,恰好看到了从里面出来的两男一女。

瞳孔一阵悸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