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锦鲤少女穿越兽世成恶毒娘亲小说

锦鲤少女穿越兽世成恶毒娘亲小说

佚名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锦鲤少女穿越兽世成恶毒娘亲》的主角是叶淼淼和银鉴。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是:一本名为“兽世之乱世争雄”的电子书在亮起的平板上自动播放着,二十一世纪少女叶淼淼醒来发现自己竟然穿书了?!穿书就穿书吧,竟然还倒霉的穿越到了同名同姓的恶毒女配身上,原主的丈夫银鉴黑化后更是成为了后期最大的反派,将原主大卸八块。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叶淼淼决定先从抱住未黑化老公的大腿开始。可是原主的恶毒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叶淼淼究竟要如何力挽狂澜......

主角:叶淼淼,银鉴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淼淼,银鉴 的武侠仙侠小说《锦鲤少女穿越兽世成恶毒娘亲小说》,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锦鲤少女穿越兽世成恶毒娘亲》的主角是叶淼淼和银鉴。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是:一本名为“兽世之乱世争雄”的电子书在亮起的平板上自动播放着,二十一世纪少女叶淼淼醒来发现自己竟然穿书了?!穿书就穿书吧,竟然还倒霉的穿越到了同名同姓的恶毒女配身上,原主的丈夫银鉴黑化后更是成为了后期最大的反派,将原主大卸八块。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叶淼淼决定先从抱住未黑化老公的大腿开始。可是原主的恶毒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叶淼淼究竟要如何力挽狂澜......

《锦鲤少女穿越兽世成恶毒娘亲小说》精彩片段

“救命啊,有没有人救救我!”

森林深处,一个浑身是伤的女人正在奋力狂奔,而她身后紧跟着十几只凶恶的狼兽,狼兽那腥红的眸子在漆黑的夜里格外骇人,女人脚下一滑摔倒在地,再抬头便看到一张张露着尖利獠牙的血喷大口正朝她扑过来。

“啊……”

伴随着尖叫声,女人被狼兽咬住一条腿……

叶淼淼从梦中惊醒,她浑身汗湿的大口喘息着,刚刚的梦境让她犹如身临其境,那种被嘶咬的痛苦与绝望仿佛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叶淼淼惊惶未定的伸手去摸手机,却突然间僵直了身体。

“吼!”

野兽的嚎叫声四起,远处的丛林中那一双双泛着绿光的眼睛正在慢慢的移动着,叶淼淼本能的吞了吞口水,四下张望时才发现,眼前的一切和梦境中的场景一般无二。

“冷,冷静。”

叶淼淼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声,她慢慢的站起身,然后再一寸寸的向后移动,可当丛林中的绿眼兽露出原形时,她还是无法控制的尖叫出声。

“救命啊……”

月色下,那一只只比老虎还要硕大的狼兽正眦牙裂嘴的朝她扑过来,叶淼淼不敢有片刻的迟疑,只拼命的向前奔跑,她不想死,更不想像梦中那样被狼咬死吃掉。

地上的枯枝碎石早已将她的脚底扎破,可她却顾不得疼,当看到前面是一处断崖时,叶淼淼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她回头看着就快要追上来的狼兽,急的攥紧了拳头。

如果这是梦,那她一定会在下坠的过程中醒来,如果这不是梦,她就是摔死也比被狼吃掉的好。

叶淼淼这样想着,丝毫没有犹豫的便跳了下去。

扑嗵一声,庆幸断崖下面是一处河流,叶淼淼直直坠入水中,冰凉的河水包裹着她的全身,让她更加清新无比的认清眼前的事实。

这不是梦,一切的都在真实发生着。

叶淼淼凭借着自己十几年的游泳经验,很快稳下心神慢慢的浮出水面,借着浅浅的月光她游到了岸边。

夜很长,叶淼淼不敢在河边久留,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向着河流的下方走去,冷风一吹冻的她直打颤,这时她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少的可怜,只有一件兽皮短裙。

突然,叶淼淼面前有一道光闪过,她本能的伸手去抓时竟开启了空间的大门。

满是白光的空间里只有一件毛茸茸的毯子摆在那里,叶淼淼伸手拿起后发现毯子下还有一个平板。

一本名为“兽世之乱世争雄”的电子书在亮起的平板上自动播放着,叶淼淼一边拿毯子擦拭着身体上的水珠一边快速浏览着小说内容。

这里是兽世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部落,可却暗藏着未来能够称霸兽世的男女主,根据内容可知,男主是一个身强体壮的虎族兽人,他的伴侣则是一位身材纤细的兔族兽人。

女主是部落里最温柔美丽的雌性,和男主十分般配,也是大家称赞最多的天偶佳成,可偏偏身为女配的叶淼淼仗着自己有几分资色就想勾引男主,几次三番的想和男主结为伴侣,最后被看不惯的其他雌性设计成了男配的伴侣。

原主也叫叶淼淼,她的伴侣名叫银鉴,是一名蛇兽。小说里叶淼淼恨极了银鉴,更在他受伤残废没办法捕到更多的食物时对他漫骂羞辱,甚至对自己亲生的崽崽们非打即骂,恨不能他们死了她能快点找新的伴侣产崽。

活脱脱的一个恶毒女配。

“叶淼淼,你在这儿做什么?我和你说过多少回了,我是不会和你成为伴侣的,我喜欢的是白铃,只有她才有资格成为我的伴侣。”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的叶淼淼一惊,她转身就看到一个光着膀子的壮硕男人,因为天黑看不清他的长相,叶淼淼不由得往前走了两步,却很快被男人喝止。

“你最好站着别动,别以为你把自己弄成这副鬼样子就能博得我的同情,虎珠是我的妹妹,她跑丢了我自然会去找,还用不着你来这儿假好心。”

“你是……”

“虎天,虎珠找到了,你快过来。”

叶淼淼刚想确认一下对方的身份时,不远处传来兽人们的喊声,被唤作虎天的男人一顿,然后掉头跑去,叶淼淼想到先前的狼兽也赶忙追了上去,她可不敢一个人待在原地。

远处,一群兽人正围在一起安抚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娃,从他们的谈话中叶淼淼得知那女娃就是走丢的虎珠。

“叶淼淼,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怎么会跟在虎天身后?”

又一个怒气冲天的声音响起,叶淼淼知道原主在部落里不讨喜,也不敢反驳,只默默的垂头站在原地,想着只要能跟着大家一起回到部落中去就好。

“一定又是你在粘着虎天,不过你再怎么样跟着他也没用了,他已经和白铃成为伴侣了,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说话的女人很快走到叶淼淼面前,她狠狠的一把将叶淼淼推倒在地:“如果让我知道是你有意把虎珠引到这里走丢,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豹美是书中白铃的好友,也是最看不惯叶淼淼的雌性,她痛骂过叶淼淼之后便扭头又回到人群里,拉着还在安抚虎妹的白铃说道。

“我就觉得是叶淼淼那个贱人在搞鬼,不然为什么偏挑你和虎天交配的时候虎珠不见了,还好你们动作快,否则真要等找到虎珠之后再重来,你的发情期岂不是要过了。”

白铃脸上一红,轻轻的拉了豹美一下,示意她小点声:“虎珠找到就好,天哥就这一个妹妹,她又从小受了伤连话都不会说,还好大家找的及时,否则我真怕她会被野狼吃掉。”

兽世雌性的发情期被默认为是伴侣交配的最佳时机,因为这个时候怀崽的机率最高。

叶淼淼缩在一旁听着二人的对话,心里莫名尴尬,她刚刚的书才看了一部分,只知道虎天就是这个兽世的男主,白铃则是女主,至天今晚发生的事她还真是不大清楚。

这时,又一个兽人走过来语气不善的凶着叶淼淼:“没看到大家都要回部落了么,你不自己跟上,还指望谁会驮着你么?”

叶淼淼这才回神看到,好多雄性兽人都化作了兽形,雌性则坐在他们的背上,整个队伍中大概只有她一个是光着脚在走的雌性。


变成兽形的雄性各式各样,有虎豹有鹰兔,他们或飞或跑速度快极了,叶淼淼撒开双腿拼命狂奔了好久还是脱离队伍很远,好在部落里的人虽然讨厌她却也顾着她是个雌性,时不时会有鹰兽飞回来看看她还活着没。

好不容易回到部落时,叶淼淼双脚早已溃烂流血不止,她厚着脸皮拉住那个鹰族雄性问清了自己家的住址。

因为是夜里,兽人们都在家中休息,只有出来寻找虎珠一批兽人还在路上,叶淼淼不敢落单,好歹混在人群里找到了家。

叶淼淼顾不得太多,只随手推开一间房门就倒了进去,她太需要休息了。

——

天亮后,部落里的兽人们开启了忙碌的一天,雄性要出去打猎,雌性则会在家里照看幼崽,成年还没有伴侣的雌性以及有了伴侣还没有生崽的雌性都会到族长那里集合,族长会带领她们一起去森林里摘果子。

果子分树上和长在土里的,摘多少都要交回给族长,再由族长统一分到各家去。

叶淼淼在部落里出了名的花枝招展又懒惰无赖,这种事可从来没有她的影子。

“你太过分了,明明说好一个筐一块肉,你怎么可以拿了筐不给肉?”

“快把肉给我们,不然就把筐还回来,我们还要拿着去和别人换肉吃呢。”

“这是我阿爹辛苦编好的筐,不能白给你们。”

门外孩童吵闹声把叶淼淼惊醒,她捂着生疼的额头坐起来,才往起一站就又疼的跌倒在地。

她看着血肉外翻的脚底板,一时间竟不知道要怎么是好。

“喂,有人么?”

叶淼淼想喊人来帮她打盆水,她好把脚底清洗包扎一下,可喊了几声也没有人应,反倒是屋外的吵闹声越来越响。

“呵,就你们三个小崽子也想和我讨价还价,不是要肉么,给你就是了。”

院子里,一个稍胖一点的男孩正气汹汹的站在那里,他面前是三个瘦的皮包骨头的小奶娃。

小奶娃正奋力的想要从胖男孩手里抢过几个竹筐,却被他狠狠的一把掀翻在地,并将一块嗖掉的腐肉扔在其中一个奶娃的脸上。

小奶娃们太瘦了,胖男孩力气大,一块巴掌大的肉块就能把他们砸倒在地。

“别不识好歹,你们爹是废,也就编的这竹筐还有些用处,当谁稀罕要呢。”

胖男孩准备转身离开,摔倒在地的一个奶娃却又不依不侥的扑上来抱住他的腿:“不能走,把筐留下。”

“小野种。”

胖男孩眼中闲过一抹狠色,直接抡起手中的筐就朝着奶娃砸下去,竹子编好的筐都被打的变了形,小奶娃却依旧不肯松手。

“呜呜,大哥你快松手,筐不要了,你这样会被他打死的。”

三个奶娃中最瘦最小的银宝儿吓的哇哇大哭,老大银沧却依旧倔犟的说道。

“打死也比饿死强,虎壮你有本事就打死我,否则别想把筐拿走。”

“不许打我大哥。”

老二银柏也跟着扑上来抱住了胖男孩的另一条腿。

胖男孩虎壮还真是人如其名,他扔下手里的竹筐,顿时一手一个揪着老大老二的衣领就把他们拎了起来。

“不识好歹的小野种,看我不摔死你们。”

“啊……”

银宝儿顿时吓的捂住眼睛,被拎着的老大老二奋力挣扎着,可他们每天都吃不饱饭,甚至有时候会连着饿上好几天,再怎么挣扎在虎壮眼里也跟个小鸡崽似的不足为惧。

就在他们以为会被虎壮狠狠的摔出去时,一道清亮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住手,谁许你这样欺负人的?”

叶淼淼手里拎着一个粗壮的木棍,她一瘸一拐的走上前,不由分说的便朝着虎壮的胳膊抡上去。

“还不快把他们放下,看你也就十二三岁的样子,小小年纪就会欺负人,长大了还不得成为部落里的害虫,你说你家在哪儿,我倒要去和你爹娘好好理论一下,看看是谁教你拿着一块腐肉就想从别人手里换取好东西的?”

叶淼淼是雌性,力气虽然小可她手里好歹有棍子,猛的敲一下也是挺疼的,更何况部落里有规定,任何兽人都不许伤害雌性,哪怕是虎壮这种被家里宠坏的熊孩子也不敢对叶淼淼动手。

“狐狸娘,心眼黑,生了崽崽不喂养,狐狸娘,真正坏,骂完伴侣打崽崽……”

虎壮见叶淼淼下手比他还凶,当下也不要筐了,松手将两娃放在地上后掉头就跑,跑了没多远又做个鬼脸唱起了歌谣。

叶淼淼满脸黑线的听着,胸腔内积攒的怒火几乎要把她烧化了。

“呜呜,筐坏了不能换肉吃了,大哥二哥,我们今天又要饿肚子了。”

叶淼淼一转身就看到银宝儿抱着变形的竹筐哭的正伤心,她暗叹一口气蹲下来。

造孽啊,原主是怎么忍心将这么可爱的三个小奶娃虐待到不成人形的。

“银宝不哭,筐坏了可以重编,重要的是你们没事。”

叶淼淼想要伸手去碰银宝儿,却见满眼惊恐的往后缩去。

“不要打宝儿,都是我们没有护好筐,你要打就打我们吧。”

银沧和银柏齐齐挡在银宝儿面前,稚嫩的小脸上满是惊恐,那样子就像她昨夜在面对狼群时一样的惧怕。

说罢,三个孩子都闭上眼,一脸的视死如归。

“嘶……”

叶淼淼的脚底还糟烂一片,刚才是担心三个娃儿吃亏她才不顾疼的跑出来,这会儿危险解除她瞬间疼的受不了,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掰起脚底查看着。

“快跑。”

见她受伤倒地,老大银沧顿时大喊一声,然后拉着银柏和银宝儿就往屋外的草垛子里窜。

叶淼淼抬头看着他们的背影,心中再次哀叹一声,因为她正听到三个小娃在讨论她的伤势。

“大哥,她的脚在流血,你说她会不会死啊?”

“那可不好说,雌性最是娇嫩,受点伤就会死,更何况她的脚都烂成了那样。”

“她要是死了就太好了……唔……”

银沧立马捂住银柏的嘴:“你小点声别让她听到,她可不是一般的雌性,她那么恶毒,哪里会容死死掉。”

叶淼淼:“……”

她还想请他们帮忙的打盆水来的,现在想想大概是指望不上了。

屋外的讨论声还在继续,大概是在研究她什么时候会死,死前还有没有力气打他们,叶淼淼听不下去,只好强忍着疼自己走回房内找水。


叶淼淼原以为银鉴现在是个残废,家中一定乱糟糟的又破又旧,可没想到却被收拾的干净整洁,虽然屋子只有两间也不是很大,但里面的的东西却摆放的很整齐。

屋后有一个很大的石桶,里面是清澈澈的水。

叶淼淼看到旁边放着石瓢和石盆,她舀了些清水在盆里,然后试着把脚伸进去。

沁凉的水一点点没过脚底,那种钻心的疼终于缓解了许多。

突然,叶淼淼想着空间里的东西会不会有更新,于是她试探着打开空间,果然惊喜的发现她昨天匆忙塞进去的毛毯已经不见了,转而出现了两个药瓶。

叶淼淼看着瓶子上一个写着疮伤药,另一个则是空白的,她有些奇怪,想不明白后决定还是先给自己的脚上药,原以为药粉洒在伤口上会很疼,没想到非但不疼还有一丝丝的舒适感。

随后叶淼淼找遍了存放兽皮的木架子也没有看到一双鞋,她才反应过来兽人们应该是不穿鞋的,无奈她只好找了块较小的兽皮简单的裹在脚上,像包粽子一样先把脚包起来。

“咕噜。”

叶淼淼的肚子发出饥饿的信号声,她想到院外的三个小崽子,他们刚刚那么在乎那些筐,正是因为只有那筐可以换到他们每天的口粮,如今筐烂了,他们指定是要饿肚子的。

如果原主还在的话,这种情况下三个崽子不仅要饿肚子,还会再遭来一顿毒打,因为换不回食物就代表叶淼淼也要跟着一起没饭吃。

不过她是不会让自己饿着的,她可以到族长家去讨饭,如果族长不给她就大哭大闹,嚷嚷着饿死雌性的部落一定会遭缝大难,如此,族长哪里还敢不依她。

要知道雌性在兽世的地位高于一切物资,雄性们不论多辛苦都会保障雌性每日必需的口粮,哪怕是会付出自己的生命。

“这空间可真小气,崽崽们都要饿死了也不肯给块肉吃,难不成这一小瓶不是药,是奶粉?”

叶淼淼再次打开空间,可除了那瓶不知名的药粉,里面依旧一无所有,她打开药瓶闻了闻,确定不是奶粉后才失望的放回去,随后还不忘吐槽一下。

空间不给肉,叶淼淼也不能让崽崽们饿着,她想了想后决定还是得学着原主的样子耍一次无赖。

“你们三个过来。”

叶淼淼捡起院子里坏掉的几个筐,然后走出院外将缩在草垛上的三个崽崽喊起,领着他们大步向前走去。

银宝儿最胆小,第一个小跑的跟在她身后,生怕走慢一点会被她打,银沧和银柏心疼银宝儿,也只好快速跟上,可他们毕竟只有三岁,腿短不说也没有什么气力,饿的久了能站着就不错了,哪里还能跑得动。

“扑嗵”一声,叶淼淼听着声音回头时,就看到银宝儿已经摔倒在地,银沧和银柏正费力的将她拉起来。

“宝儿乖快起来,不然她要打你了。”

银沧一边拉着银宝儿,一边警惕的看着叶淼淼。

“对不起,是我疏忽了,我不知道你们走不快。”

叶淼淼急着去找肉吃,一时走快了些,这会儿看到他们艰难想要站起来却又因为体力不支不停摔倒的崽崽们,她顿时一阵心疼。

“你要干什么?宝儿是雌性幼崽,你不可以打她。”

见她走近,银沧和银柏都张开双臂挡在前面,叶淼淼深知原主在他们心底留下的阴影太重,她现在解释的话估计也没人会信,索性就不解释了。

叶淼淼伸手轻轻一推就把两个小崽崽扒到一边,然后将吓到闭眼的银宝儿抱起在怀中,温和的道:“宝儿走不动,娘亲抱你好不好?”

银宝儿小小的身体都在打着颤,她忽闪着睫毛睁开双眼,水汪汪的眸子里倒映着叶淼淼温柔的笑脸,似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下意识的抬手捂在眼睛上,然后从指缝中偷瞄着叶淼淼。

原以为“娘亲”两个字会很难说出口,可面对这么可爱又让人心疼的崽崽,叶淼淼恨不能把她揉进怀里狠狠的宠着。

她抱着银宝儿低头看向别外两个崽崽:“你们再坚持一下,帮娘亲把筐拿上,娘亲带你们去吃肉。”

三个崽崽都有些不可思议,她居然自称是他们的娘亲,要知道部落里的幼崽之所以会骂他们是小野种,可都是从她嘴里听来的。

叶淼淼说完便率先往前走去,银沧和银柏担心银宝儿也只好跟上。

“银宝儿,娘亲考考你,你知道刚刚那个小胖子家住哪里么?”

叶淼淼是不认路的,为免三个崽崽看出什么,只好想法哄着他们指路。

银宝儿趴在叶淼淼肩上,闻言下意识的看向大哥二哥,在得到他们的肯定后才伸出小手为她指着路。

“大哥……”

银柏刚想说什么,银沧就冲他摇了摇头,然后小声道:“先看看她要做什么,如果她敢伤害宝儿,我们就和她拼了。”

叶淼淼听着银沧自以为很小声话,不由得在心中叹了口气,万事开头难,看来要想让三个崽崽认可她,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到了,前面就是虎壮家。”

顺着银宝儿手指的方向,叶淼淼看到前面的半山坡上有一个土洞,洞口堆放着杂物,洞顶还有一个窟窿在冒着白烟。

“虎壮有五个爹,个个都很厉害,这土洞原也不是他们家的,是他那几个爹硬从别人手上抢的。”

叶淼淼这才了解到,兽人们大都住的木屋,能住上土洞那都是厉害的,因为土洞冬暖夏凉,比木屋更加结实,而且每个部落的地理位置不同,能挖成住人的土洞并不多。

“你们在这儿等着,娘亲进去拿肉出来给你们吃。”

叶淼淼才不管虎壮有几个厉害爹,兽世生存法则一,任何兽人不得伤害雌性,轻则逐出部落,重则扔下万兽崖死生由命。

“虎壮娘,出来说话。”

叶淼淼将银宝儿放下,又拿过银沧两个崽崽手上的破筐,然后大步流星的走进土洞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