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一生所求

一生所求

墨子白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在江山和灯草之间,萧言锦一如既往的选择了灯草,这一生他别无所求,要的只是一个人,那便是他第一眼就认定了的灯草。可女人不同,在她的人生中,没有什么是比命还要重要的了,一生所求不过是一口饱食罢了,是以在馒头和萧言锦之间,她选择了前者。只不过,后来的后来,灯草顿悟了,她为什么不可以两者兼得。

主角:灯草,萧言锦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灯草,萧言锦 的武侠仙侠小说《一生所求》,由网络作家“墨子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江山和灯草之间,萧言锦一如既往的选择了灯草,这一生他别无所求,要的只是一个人,那便是他第一眼就认定了的灯草。可女人不同,在她的人生中,没有什么是比命还要重要的了,一生所求不过是一口饱食罢了,是以在馒头和萧言锦之间,她选择了前者。只不过,后来的后来,灯草顿悟了,她为什么不可以两者兼得。

《一生所求》精彩片段

这是小乞丐到上京的第三天,除了刚进城时对上京的繁华和雄伟有过片刻惊叹,剩下的都是饥饿的滋味,这是她最熟悉的滋味,也是最不能忍受的滋味。实在饿得受不了,她在包子铺抢了一个包子,只来得及咬了点面皮,香喷喷的包子就被打落在地,无数双脚踩在上面,把圆的踩成了扁的,最后还被一只狗叼走了,她在拳打脚踢的间隙里看到狗叼着包子一溜烟跑远,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三天的时间,除了那点包子皮,她什么都没吃过,饿得头昏眼花,走路都打飘,随时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每每这时候,她便想不如死了的好,可她命硬,死不了,无数次昏倒在地,又无数次醒过来,继续忍受饥饿的滋味。

她浑浑噩噩,踉踉跄跄的走着,听到一声长喝从身后传来,“肃王回京,闲人回避——”

小乞丐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回头,却是天旋地转,一头栽下去,不偏不倚倒在萧王的马前。还没来得及回神,一柄冰冷的剑横在她脖子上,伴着一声喝斥,“什么人,竟敢拦肃王去路?找死!”

小乞丐不怕死,却被这凌厉的气势吓得面色苍白,整个人瘫在地上。

端坐马上的肃王微微扫了她一眼,“别吓着他,给口吃的。”

持剑的护卫也看清了是个小乞丐,没有多言语,从搭链中掏出一个馒头扔在小乞丐怀里,“肃王开恩,快吃吧。”

小乞丐原来半死不活,目光都是涣散的,瞧见了馒头,却是眼睛一亮,抱着馒头连滚带爬到角落里狼吞虎咽起来。

不过是个小插曲,肃王带着人打马前去了,周围百姓却是没有散开,纷纷议论:“肃王对小叫化子都这么和气,可见爱民如子不是传闻。”

“肃王征战边疆数载,换大楚之安稳,真乃我大楚之福啊!

“听说皇上体恤肃王多年征战在外,如今边疆安稳,特召肃王回京休养。”

“是该回京好好休养了,肃王一直呆在边疆,连终身大事都耽误了,这次回来,皇上定要下旨赐婚。”

“肃王贵为亲王,又是天下兵马大元帅,且不论家世门楣,单凭肃王的相貌,也不知哪家的千金能配得上。”

听到这话,大家吃了一惊,“你方才看到肃王的相貌了?”要知道在皇亲贵胄面前,普通老百姓若是敢抬眼相看,是要追究大不敬之罪的,不过有人胆大,只要没被发现,偷着瞧的也不是没有。

“瞧见了,”见大家的目光都看着自己,那人好生得意,“说是貌比潘安也不为过。”

有人嗤之以鼻,“我虽未瞧清楚萧王的脸,但他一身铠甲,威风凛凛,岂是潘安柔美清秀可比。”

大家赞同他的意见,纷纷附和,“说得对,肃王是大楚战神,定是生得威武英姿,气势凛然......”

小乞丐咽下了最后一口馒头,心满意足的抹了一下嘴,她听到了百姓们的议论,知道给她馒头吃的人是肃王,她那时虽仰面跌坐在地上,却是头昏脑胀,压根没看清楚肃王长什么样,她只看到了肃王青灰色的长靴,靴帮子上有银色的云纹。


萧言锦在宫门前下马,换了宫中轻便马车,摇摇晃晃到了大殿前,萧言镇站在台阶上,看到萧言锦钻出车帘,脸上浮起笑意,“三弟,一路辛苦。”

萧言锦在台阶下行君臣之礼,“臣弟拜见陛下,陛下万康。”

“你我兄弟,不必多礼,”萧言镇下了台阶,亲手扶起他,仔细详端,“三弟瘦了,倒更精神了。”

“托陛下的福。”

萧言镇携着肃王的手进了大殿,赐了座,待内侍上了茶,他摆摆手,让人都出去,与肃王话家常。

“此次回京,有何打算?”

“臣弟听陛下吩咐。”

萧言镇看他一眼,“三弟非得跟大哥这么见外么?有外人在,咱们是君臣,关起门来总还是是嫡亲的兄弟。”

萧言锦笑笑,叫了声皇兄。

“朕先前盼着天下太平,你能早日回京,如今总算回来了,朕就你和四弟两个弟弟,得了空多进宫来陪我说说话。”

萧言锦没说话,又笑了笑。

萧言镇拿他也是没脾气,“知道朕要说什么,心里不乐意是不是?”

“臣弟不敢。”

“你封为忠国大将军那年,先皇欲赐婚,却被你拒绝,封兵马大元帅那年,先皇旧事重提,你仍是婉拒。朕几次提及,也被你有意岔开,开枝散叶,延续血脉,乃人之根本,不知三弟为何迟迟不愿成亲?”

萧言锦道,“臣弟在营十二载,沙场上,刀枪无眼,臣弟不想害了人家姑娘。”

“如今回了上京,此事可否重提?”

萧言锦沉默不语。

萧言镇笑了笑,“你可知此事,被人在私底下传得沸沸扬扬,说三弟不好女色,是有龙阳之好。如今只有你我兄弟二人,跟皇兄说句实话,有还是没有?”

萧言锦抬眸,“没有。”

“没有便好,”萧言镇说,“朕知你没有同女人相处过,此事倒也不急,刚好江南献了一批艺姬,皆是上品,朕挑了两个绝色的,一会你带回去吧。慢慢相处,习惯了便好。”

萧言锦默了片刻,“皇兄,臣弟还未娶正妃,府里便进了艺姬,此事若是传出去,只怕京里的贵女们都不乐意嫁与臣弟了。”

“别拿她们当幌子,”萧言镇说,“不过是两个消遣的玩意儿,上不得台面的,不喜欢了,打发出去就是,再说,你是肃亲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将来不但有王妃,还会有侧妃和姬妾,谁敢非议?你看上了谁,只管与皇兄说,皇兄替你赐婚。”顿了一下,又道,“你一直呆在军营,不懂女人的心思,日后娶了王妃,只怕讨不了王妃欢心,有了那两名艺姬在身边,闺房间的事,总是有些益处的。”

萧言锦苦笑,“陛下为了臣弟,真是煞费苦心。”

“你是高功之人,又是朕的亲弟弟,朕自当要为你多费些心思。”

兄弟俩人对视着,一个眼神里透着殷殷期盼,另一个则表现得无可奈何,良久,萧言锦起身行礼,“臣弟谢皇兄隆恩。”


大管家福伯站在大门口,伸着脖子朝街口张望,随行的亲兵进府都好一会儿了,肃王还没从宫里回来,身为宫里的老人,皇帝的心思他多少知道一些,没法不担心。

“来了来了,”一旁的小厮冬生叫起来,“福伯,王爷回来了。”

福伯搭了个凉蓬往远处望,果然,街那头跑过来两骑,当先的正是肃王,后头跟着侍卫冷锋,再后面......他愣了一下,后头居然跟着两顶轿子。

肃王带女人回来了!

福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喜弄得差点老泪纵横,喃喃道,“兰太妃显灵,王爷要有后了......”

“王爷,”他迎上去,笑得满脸褶子开了花,“您回来了!”

萧言锦下马,上下打量他一番,见他身体挺健朗,也没多话,嗯了一声,把马丢给小厮径直进了门。

福伯正要跟上去,却被冷锋拉住,指了指那两顶轿子,“福伯安置一下。”

福伯看看走远的肃王,又看了看门外的轿子,满心的欢喜陡然冷却,王爷进门连句交待都没有,八成不是他想的那么回事。

一打听才知道那是皇帝赏的两个艺姬。福伯叹了口气,果然是自己想多了。

他焉焉的下了台阶,吩咐小厮,“把人送到后院去。”一抬头,看到一个小乞丐在不远处张望,没好气的道,“什么人都敢到府门口来,快赶走!”

亲兵大声喝斥,小乞丐瑟缩着脖子,看了一眼府门上的牌匾,慢吞吞的走了。

三天没吃饭,得了肃王一个馒头,这份恩情她记下了,所以过来认认门,身份虽卑微,却知好歹,若有机会,她也想报恩。

小乞丐抬头望了眼偏西的日头,这一天又要过去了。日复一日,漫长而艰辛,她如同一个孤魂野鬼在这天地间流浪,不知道自己要去往何方,只是从一座城池到另一座城池,有时候穿城而过,有时候也会短暂的停留。

她想在上京呆久一点,因为知道这是都城,集市上如长龙的食摊,沿街热闹的食肆,空气里飘着食物的香味,让人觉得这是个容易觅食的地方,可事实并非如此,时间转眼而逝,距离上次吃到馒头,她又有两天滴水未尽了。

她很瘦弱,衣裳褴褛,脸脏得看不清相貌,比一般的小乞丐还要邋遢的,打她身边经过的人都忍不住掩住口鼻,叫化子们也不屑与她为伍。她常常一个人倚在墙角,半天也不动一下,让人误以为她已经死了。

她没有死,只是饿得抓心挠肺,一动也不想动,视线里,一个乞丐慢慢走过来,手里拿着半个馒头,这里的乞丐都是成群结队的,但显然,这个乞丐落单了。

她的目光慢慢聚焦在馒头上,耐着性子待那乞丐走近,突然扑过去,一把夺过馒头就往嘴里塞。

乞丐吓得愣怔了一下,立刻大声喊起来,“虎哥,虎哥,快来呀,有人抢我馒头——”

不过是一会的功夫,也不知道打哪里冒出来那么多乞丐,围上来对着她拳打脚踢。

“打他,抢咱们的吃食,打死他!”

“踹他肚子,让他吐出来!”

“妈的,小崽子咬我,揍死他!”

“......”

街上的行人看到这一幕,远远的绕开走,满脸嫌弃,“这些小叫化子,真是无法无天了。”

佟二是街上的泼赖,靠捡落单的小乞丐过活,他注意这个面生的小乞丐有几日了,此时便走过去,一脚踹开一个,“去去去,几个打一个,欺负人是怎么着,快滚,落在二爷手里削你们一层皮。”

这年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佟二一横,小叫化子就跑远了。

佟二把人从地上拽起来,实在是臭得很,本想替她拍拍灰尘,这都下不去手了,捂了捂鼻子,“哪儿人啊,以前没见过你?”

被拽起来的小乞丐原本蓬乱的头发越发乱了,遮住了眉眼,鼻子底下流着血,脸太脏,血也成暗红的了,她满不在乎的一抹,黑乎乎的脸上擦出半边红印,又邋遢,又让人瞧着可怜。

“不知道哪儿人,走哪算哪。”她答,声音有些哑。

佟二凑近了些,“哎,我跟你说话,你得看着我。”

小乞丐,“我看着你呐。”

佟二皱眉,这人目光是散的,完全没有聚在某个点上,哪有这样看人的?算了算了,先不计较这些。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伤着哪没有哇?”

小乞丐摇头,表示没有。

佟二点点头,还行,是个扛打的。

他继续问,“多大了?”

“十六。”

佟二有点不信,“你这个头哪像十六,顶多十二。”

小乞丐很固执,“十六。”

“行行行,十六就十六,”佟二说,“你跟我走吧。”

小乞丐不动,也不说话。

佟二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打开,里头是一个香喷喷的肉包子。

小乞丐眼睛一亮,紧紧盯着肉包子,佟二一看,乐了,这下聚焦了,两道目光牢牢的黏在肉包子上。

“跟我走。”

小乞丐没说话,只点了点头。

肉包子到了手,小乞丐就像一条忠实的小狗,亦步亦趋的跟在佟二后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