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傅爷我们不约

傅爷我们不约

布丁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终于在利益的面前,绿茶姐姐和渣爹露出了真面目,被双重背叛算计,未婚先孕的唐菀连娃爹是谁都不知道,为了躲避这场灾祸,她离开了这座城市,心中发誓早晚有一天会回来收拾这对恶毒父女。

主角:唐菀,傅沉雪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菀,傅沉雪 的武侠仙侠小说《傅爷我们不约》,由网络作家“布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终于在利益的面前,绿茶姐姐和渣爹露出了真面目,被双重背叛算计,未婚先孕的唐菀连娃爹是谁都不知道,为了躲避这场灾祸,她离开了这座城市,心中发誓早晚有一天会回来收拾这对恶毒父女。

《傅爷我们不约》精彩片段

“疼……”

逐渐恢复意识的唐菀只觉得头疼欲裂,浑身犹如被车子碾过般,身体的不适让她皱起眉头,想要推开却没有任何力气。

黑暗中几乎看不清男人的轮廓,只闻到他身上是独特的古驰男士淡香。

男人至始至终没有说话,覆身吻在她细颈啃噬……

清晨。

唐菀猛然惊醒。

她诧异惊愕的发现自己赤身躺在床上,身旁躺着的是背对着她的陌生男人。

唐菀面色唰的苍白,昨晚的画面越来越清晰,那不是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只记得昨晚是她的十八岁生日,是唐钰在同她庆祝,后来喝了她递过来的酒之后就不省人事了!

难道,是那杯酒有问题!

唐菀咬牙走下床,努力抑制好自己的冷静迅速穿上衣服收拾干净逃离。

她必须回去找唐钰问清楚!

……

唐菀回到唐家,便只看到父亲唐慎沉着脸坐在沙发上等着她:“你昨晚去哪里了?”

唐菀想到昨晚,抿了抿唇,回答:“我昨晚在朋友家睡着了。”

“啪!”

一张照片被父亲甩在桌上,怒道:“你分明就是在酒店跟男人厮混在一起,你竟敢骗我!”

唐菀看到那张照片后,脸色微微苍白,那张照片里是一个陌生的男人扶着她到到了酒店房间。

唐钰踩着高跟鞋从楼上走下:“爸爸,您消消气。”

她说着,走到唐慎身边,故作呵斥道:“菀菀,你怎么能不顾唐家的颜面做出这样的事情呢,就算你喜欢那个男人,你也不能在未婚前做出这种事啊。”

唐菀脸色徒然一怔,什么意思?

她分明是没有意识!

果然,她就知道,唐钰怎么可能会这么好心帮她办生日会,原来一切都是她的算计!

她上前解释:“爸,您听我解释,昨晚我明明跟唐钰在一起过生日,是唐钰递给我的酒有问题!”

“够了!”唐慎站起身,气急败坏地指着她:“小钰是你的姐姐,事到如今你竟然还敢把这件事推到你姐姐头上!”

姐姐?

唐菀面对父亲的指责,双手颤抖地捏紧,她母亲早该知道父亲对她不忠,在外头有了女人。

可她哪想到,母亲才去世不到一年,尸骨未寒,父亲就娶了肖兰进门,而肖兰也早就给父亲生下了一个女儿!她早知道唐钰这些年一直在讨好父亲,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可她没想到唐钰会拿她的生日来设计陷害她!

“我本想着等你成年就把维纳珠宝的交给你,你……你竟敢做出这种败坏家门的龌龊事!”

“从今以后我不想再看到你,我们唐家没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儿!”

唐菀怔着:“爸,您要赶我走?”

唐慎怒将着手的茶杯砸到她脚下:“立刻滚出去!”唐菀颤了颤,抬头那瞬间对上唐钰嘴角的冷笑与父亲的不信任,心不由寒凉。

她搬着行李走出唐家大院,唐钰跟了上来,假装好心的替她拿行李,却被唐菀甩开:“滚。”

看到唐菀的态度,唐钰也终于露出了真面目:“我就实话说了,昨晚那杯酒里确实被我加了点料,被男人糟蹋的滋味一定非常痛苦吧?”

唐菀咬着唇:“你跟肖兰已经如愿的进了唐家,你到底还想要什么?”

“我想要的,是你的位置!”唐钰走到她面前,眼神狠厉的看着她:

“凭什么我是私生女,而你是唐家掌上明珠?你不是生来就高贵,骄傲么?现在,你就只是个被人穿过的破鞋,识相点就离开吧。”

唐钰将手机摆在她面前,满脸得意:“不想让我把视频爆料给媒体让你身败名裂,识相点就离开吧。”

最好永远别回来!

唐菀脸色微变,紧握的拳头松开,面部僵硬地拉起行李箱头也不回地上了车。

唐钰望着车子远去的背影,冷冷一笑,这下不仅维纳珠宝是她的,就连唐家所有的一切也都是她的!

就在她欲要转身,一辆劳斯莱斯停在了大门外。

四位黑衣保镖从车内走下,整齐站在一旁,车内的人先迈出了一条长腿,从车里走下的男人身姿挺拔修长,身上穿着一套高级定制的黑色条纹西装,简雅而不失华贵。唐钰愣着了,这……这不是名震帝都的傅家家主傅沉雪么!

他可是TG集团行政CEO,被誉为z国最年轻的金融商业帝王,身价亿万,在帝都权势滔天的傅爷啊!

他怎么会出现在唐家?

傅沉雪寒凉眼眸轻扫在她身上,冷道:“你叫唐钰?”

唐钰心下一喜,傅爷认识她!

她笑着点头:“是。”

“昨晚在盛天酒店6228号房跟我共度一晚的女人,是你?”

唐钰脸色微变,盛天酒店6228!

不是昨晚她特地开给唐菀那个贱人的房间么?

难道昨晚睡了唐菀的男人不是她安排的那个死肥猪,是傅爷!

那个贱人,运气可真好啊!

可运气再好又如何,最终还不是当了她的垫脚石?傅爷啊,整个圈子哪位名媛不想跟他攀上关系成为他的女人?

唐钰含笑点头:“昨晚跟您一起的女人,是我。”

 

 


帝都机场。

从出口来往繁忙的旅客当中走出一对母子吸引众人侧目。准确来说,是一个母亲带着三个模样精致漂亮的孩子。女人冷艳高贵,惊为天人,单手怀抱着女孩可爱漂亮,一头浓密的卷发像极了洋娃娃。

跟随在她身旁的两个模样相似的男孩五官生得极好,一双琥珀般的眼睛清澈明亮,深棕色碎发,皮肤奶白,简直不似真人!

宝马车前站着的女人将墨镜摘下,看着唐菀怀中抱着一个身后还跟着俩,猛吸一口气:

“我靠,菀菀,你这一胎直接就蹦出仨了?”

可把她惊呆了!

整出仨小的就算了,关键是这仨小的小小年纪就颜值逆天。

她忍不住好奇唐菀当年到底是把哪路神仙给睡了!

唐菀将怀中的女孩放下,摸着他们仨的小脑袋:“这就是你们的干妈,霍恬恬。”

霍恬恬是唐菀的闺蜜,当年她被赶出唐家后,便去了国外,那段期间是霍恬恬在国外陪她的。

去了国外没多久她发现自己怀孕了,是有想过把孩子打掉的念头,是霍恬恬劝了她她才决定把孩子生下来。

为了让她在国外安心养胎,过得舒适点,这位“任性'的大小姐把她父亲收藏的价值六百万的古董给当掉换钱给了她。

可当年要不是霍恬恬,她被赶出唐家被冻结银行卡怕都是要流落街头了。

“恬恬干妈好!”

仨小只参差不齐地弯下腰奶声奶气道。

霍恬恬被萌出一脸鼻血,笑着挥手:“矮油,小宝贝们真是太客气啦!”

二宝唐宸宸扭头冲着大宝唐言言嘀咕道:“咱们这个干妈看起来好傻噢~”

唐菀左右手各按住他们俩的小脑袋:“说什么悄悄话呢?”

“呃……”

最小的三宝唐暖暖毫不客气的揭穿:“大哥跟二哥说干妈看起来好傻!”

俩小只:“……”

是亲妹无疑了。

霍恬恬开着车,看了眼后座相互挨着睡的仨小只,才开口问着:

“菀菀,你怎么这个时候决定回国了?”

靠在车窗旁的唐菀卷着自己的一缕头发玩弄在指尖,嗤笑:“维纳珠宝特地出五千万请我这个设计师跳槽。”

“维纳珠宝不是你家的公司吗?”

霍恬恬啧啧摇头:“现在维纳珠宝的总监可就是你那个绿茶老姐唐钰,出五千万请你回来?”

她说完都笑了:“要是让她知道你就是s国那位大名鼎鼎的国际珠宝设计师Zora,得吐血了吧?”

Zora在国外珠宝界可是震了圈的,以华夏风格的复古工艺设计融合现代珠宝元素,每件设计都堪称“封神之作”。

就连s国王妃去年大婚头上戴的“王冠”都是出自Zora的手笔。

霍恬恬想了想,觉得没道理:“才给五千万你就回来了?你这身价才五千万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

要知道s国著名珠宝公司“奢世”请她过去时开的都是六亿人民币啊!

唐菀转头看她,笑意深邃:“所以我拒绝了,但是后来给我开到了十亿,唐家给我十亿,我能不回来?”

既然回来了,她就势必拿回维纳的股份!

霍恬恬深吸一口气,自家人坑自家人,绝!

她现在就期待看到唐钰到时候跟吃了屎一样的表情。车子抵达维纳珠宝大楼下,唐菀转头对身后仨宝说道:“妈咪要去忙些事情,你们先跟着干妈回去。”

仨宝乖巧地点头。

等唐菀下了车,仨宝对视了一眼,纷纷凑到霍恬恬身旁。“干妈,我们要知道唐家跟妈咪的事情!”

“对!你要偷偷的告诉我们,我们保证不告诉妈咪!”

霍恬恬顿着,看向仨小只:“你们为什么想要知道?”

“因为我们是妈咪的宝贝,我们不允许妈咪被欺负!”

这次他们跟着妈咪回国,就是要帮妈咪“复仇”,欺负过他们妈咪的人,他们绝对不会放过!

霍恬恬背后冒着冷汗,这仨真的只有五岁吗……

唐菀踏入维纳珠宝公司大厅,维纳珠宝虽然是唐家旗下的公司,可“维纳”却是她母亲毕生的心血。

真没想到,父亲还是把维纳交给了一个毫无相干的外人唐钰!

这些年她在国外都有关注过维纳的消息,唐菀仗着自己是唐家女儿挤走了被她母亲重用的几个高层后,这几年维纳的口碑逐渐下降。

出十个亿把她这个设计师请回国,以她对唐家的了解是不可能出得起这个钱。

她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在帮唐菀出这十个亿!

唐菀走到前台:“你好,我要见你们的唐小姐。”

前台女接待漫不经心问:“有预约么?”

“暂时没有,不过是你们唐小姐亲自联系的我。”唐菀对这位女接待的态度不是很满意。

看来唐钰录用的人是真没什么职业素质。

女接待员看了她一眼:“没有预约的话,那就抱歉了,我们唐总监很忙。”

唐菀微微一笑:“维纳珠宝都是这样的服务态度?”

“这位小姐,你什么意思啊,没看到我们很忙么?再说了我们总监是你想见就能见?”

“哟,我当是谁啊,没想到竟然是你,唐菀,你还敢回国?”

唐钰从电梯里走出来,恰巧看到前台的人影很是熟悉,没想到竟然是唐菀!

这个贱人回国了!

唐菀缓缓转身,唐钰再看到她的模样后脸色阴沉下来,六年不见这贱人竟变化这么大,跟只勾人的狐狸精似的!“不是你邀我回国的么?”唐菀浮唇轻笑。

唐钰顿着,脸上依旧带着傲气:“我邀你回国?才六年不见你就变得这么不要脸了?”

她环着双臂朝唐菀走来:“怎么,六年前的教训还没尝够?”

提到六年前,唐菀眼眸稍冷,表面上丝毫不露痕迹:“恭喜你的啊,当上了维纳珠宝公司的总监,在你的管理下,维纳珠宝越来越差了,可别哪天关门倒闭了。”

“你……”

唐钰抬手扇了她一巴掌。

这巴掌,让大厅里的人都惊呆了。

“怎么回事?”

一道深沉冰冷的声音传来。

唐钰看到他后脸色都变了,方才脸上的盛气凌人全然消失,委屈地朝那人走去:

“傅爷,都是她,她羞辱我就算了,竟然还诅咒我的公司倒闭。”

 

 


唐菀转头对上那个男人清冽的目光,然而看到男人的容貌时,她一时惊住。

男人肌肤冷白,五官深邃出挑,尤其是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仿佛藏着一池寒潭深不可测,紧抿的唇如刀削般轻薄。偏偏这张脸跟宸宸还有言言实在是太像了,就连眼睛的颜色都一样!

当初她在s国生下孩子时才知道是三胞胎,大宝言言跟二宝宸宸的长相是一点都没有遗传到自己。

反倒最后一个出来的暖暖跟自己稍微相似,但如墨般的发色却与眼前的男人一样。

望着这个男人,唐菀眼眸不由沉下。

他是谁?跟唐钰什么关系?

傅沉雪视线落在唐菀脸上,眉头微蹙,这女人……唐钰见到傅沉雪在看唐菀,暗暗咬牙,该死,傅沉雪该不会认出她来了吧?

不行,她绝对不允许!

她挽上傅沉雪的手臂,表情我见犹怜:“傅爷,对不起,我刚刚是太冲动了,但维纳珠宝是我爸爸的心血,我只是想要维护公司才动手的。”

傅沉雪眸淡凉,并未理会唐钰说什么,径直地朝前走去:“维纳珠宝要倒闭?谁给你的勇气说这话?”

唐菀冷笑,爸爸的心血?她爸爸不过是做了靠树乘凉的人,她倒真会扯。

她抬头直视着傅沉雪:“是我说的又怎样?”

周围的人听了倒抽一口凉气。

这个女人竟敢顶撞傅爷!

她想被封杀么?

看到傅沉雪脸色冷沉,唐菀环着双臂笑了笑:“怎么,你是她男人,来替她出头的?”

呵,真是好一对狗男女!

能看上唐钰这样的女人,这男人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傅沉雪冷道。

唐菀挑着眉梢:“我当然知道,贵公司把我挖过来,要故意刁难我于此,这样的服务态度可真令人恭维。”

挖过来?

唐钰顿着:“你……你再说什么啊,维纳珠宝什么时候要挖你过来了?”

这贱人是疯了吗?

“唐总监怕是记性不太好,一个月前不是肯给十亿把我从奢世挖过来维纳珠宝,既然维纳这般没诚意,那我们的合作就不用谈了吧。”

众人惊诧!

她竟然是那位鼎鼎大名的国际珠宝设计师Zora。

唐钰脸色都变了:“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是Zora……”

然而傅沉雪寒凉的视线扫过去时,唐钰没说完的话被迫憋了回去,脸色难堪。

唐菀看着傅沉雪:“这位先生,您应该就是为她在背后出这十亿的男人吧?”

她父亲唐慎是拿不出十亿,唐钰更不可能,所以也只有这个男人。

唐钰这些年还真是傍了个好大款。

傅沉雪看着眼前的女人,这女人给他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好像在哪里见过……

唐钰生怕傅沉雪会认出唐菀,赶紧走到他身旁:“傅爷,她肯定是骗你的,她不可能是设计师Zora!”

唐菀怎么可能是那位国际大牌设计师Zora,她跟唐菀生活在一起这么久,她怎么就不知道她还会珠宝设计?

连时尚界媒体都从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设计师,想必任谁都可以冒充吧?

“你说你是设计师Zora,你得拿出来证据,据我所知,那位国际设计师Zora小姐可是拿到了s国皇室的纪念章,这可不是普通人随随便便能拿到的!”

唐钰说完,眼底闪过一抹得意。

没错,她使劲装吧。

只要她拿不出来,暴露了自己假冒的身份,还得罪了傅沉雪她这辈子都别想在国内混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