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绝代医魂

绝代医魂

白熊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主角为楚尘和叶芷若的小说《绝代医魂》是“白熊”大大的原创佳作。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在整个华夏,只有楚家可以称为神医世家,而到了楚尘这一代,他却是对医术一窍不通的窝囊废。楚尘入赘刘家却被自己的老婆和小姨子陷害,只得同意离婚。灰溜溜地离开了刘家。却刚出家门就晕倒在马路上,被叶家掌门人找到,请他回家为自己的妹妹叶芷若治病。昏昏沉沉中,楚尘梦到了自己的神医父亲,原来他阴差阳错之下触到了楚家的医魂,开启了家族医术传承......

主角:楚尘,叶芷若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尘,叶芷若 的武侠仙侠小说《绝代医魂》,由网络作家“白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为楚尘和叶芷若的小说《绝代医魂》是“白熊”大大的原创佳作。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在整个华夏,只有楚家可以称为神医世家,而到了楚尘这一代,他却是对医术一窍不通的窝囊废。楚尘入赘刘家却被自己的老婆和小姨子陷害,只得同意离婚。灰溜溜地离开了刘家。却刚出家门就晕倒在马路上,被叶家掌门人找到,请他回家为自己的妹妹叶芷若治病。昏昏沉沉中,楚尘梦到了自己的神医父亲,原来他阴差阳错之下触到了楚家的医魂,开启了家族医术传承......

《绝代医魂》精彩片段

“啊!嗯……”

房间里,传来一个女人暧昧的声音,中间还伴随着急促的喘息。

楚尘刚回家,听到这个声音,立即懵住了。

他擦了擦眼,凑近门缝往里一瞧。

这时,就看见小姨子刘露正躺在床上,嘴里不停地叫着,那动人的小腰,竟在那里轻轻蠕动……

随着刘露嘴里的叫声越来越诱人,楚尘双腿一哆嗦,身体失去平衡,“咚”的一声撞到门板上。

“啊——”刘露的叫声戛然而止。

楚尘狼狈地爬起,一时间有些慌慌张张起来。

刘露满面通红,她从床上坐起,嘴里结结巴巴地说:“是……姐夫么?”

“小露,这是你姐的房间,你怎么在这里?”楚尘打开房门,不好意思地问。

刘露羞得低下了头。

“姐夫,你刚才,是不是在偷看我?”

“小露,谁偷看你了?刚才你叫得那么舒服,我还以为家里闹贼了!”楚尘皱了皱眉,把眼睛投向别处。

“什么叫家里闹贼了?我问你,你刚才看见我干啥了?”刘露莫名生气,她瞪了楚尘一眼,从床上跳了下来,往楚尘身边走来。

“干啥?这个嘛……我倒是没看清楚,隔着这么远,又是门缝,你说我能看到啥?”楚尘瞟了刘露一眼,有些警觉地说。

“姐夫,你欺负我,说话越来越难听了!”刘露秀眉一扬,气恼地盯着楚尘。

“怎么?你怕了?”楚尘头皮有些发麻,下意识地往沙发边退去。

“你胡说!”刘露跺了跺脚,眼睛东张西望地四处看了一眼,“姐夫,其实,不是你想象那样子的……”

“行,这事我不说了,你姐呢?她去哪了?”

刘露见楚尘提起刘倩,眼圈突然一红。

“咋啦?你们吵架了?”楚尘眼睛瞪大,好奇地问。

“我刘露的命,咋就这么苦呢?”刘露见楚尘在问,便抹了抹眼泪,哇地哭了起来。

楚尘一时间有点慌乱,他怔怔地看着刘露。

刘露来到楚尘面前,突然伸出手,狠狠拉了楚尘一把,楚尘一不留神,整个人就往刘露身上倒去。

“姐夫,你干什么?我可是你的小姨子,你不能这样啊!”

紧接着,刘露嘴里发出可怕的尖叫声,两个人就势倒在沙发上。

楚尘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房门却被人一脚踹开。

一阵闪光灯照来。

有人立即有手机快速地拍下楚尘与刘露此时的照片。

紧接着,一个粗暴的声音响了起来:

“楚尘,就知道你不安好心!连刘倩的妹妹你都敢上?”

话音一落,一个高大的汉子冲了上来,一把抓住楚尘的衣领,把他从沙发上拎了起来。

此时沙发上,刘露衣衫半解,满脸泪水,一副受到天大委屈的模样。

她故意扯着自己的衣服,嘴里哆哆嗦嗦对楚尘说:“姐夫,你干吗这样对我?我可是你老婆的妹妹啊……”

而拎着楚尘的那个汉子,脸上顿时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砰!”

不等楚尘开口,他就挥起拳头,狠狠地砸在楚尘的面门上。

楚尘被这一拳打得眼花缭乱,根本毫无反抗之力,他脚步踉跄,退到茶几边,接着收势不住,头部狠狠地撞在茶几上。

一股殷红的血从额上流了下来。

谁也没有注意到,当楚尘额上的鲜血流到脖子上时,滴到了一块玉佩上,玉佩很快发出一道幽幽的蓝光。

随即,那道蓝光变成一个球形,立马进入了楚尘的体内。

“就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也想呆在刘家?”那汉子冷笑着道,“你侵犯刘露的事,我已经拍下来了,要不多久,老爷子就会收到照片,到那时,谁都救不了你!”

楚尘挣扎着站起,他马上明白过来,原来这一切,都是刘露他们施展的阴谋。

从踏进家门那一刻,他们的计划就开始了。

感受着头上传来的剧烈疼痛,楚尘神色淡定,他抬起头来,面对着眼前的汉子,嘴里说:“刘倩要是想离婚的话,犯不着拿自己的妹妹做诱饵啊!”

“你还嘴硬?”汉子恼怒地再次冲到楚尘面前,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楚尘被打得鼻青脸肿,身子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在模模糊糊的意识里,他听到刘倩踏进房门,嘴里在说:“陆管,好了,再打下去,怕是要出事了!”

陆管这才停了手,接着又对着楚尘踢了一脚,嘴里骂道:

“他娘的,一个废物,居然还梦想着攀高枝?老子揍死他丫的!”

十分钟后,楚尘在陆管与刘倩姐妹的威胁之下,含着眼泪,灰溜溜地离开了刘家。

刚到门口,就遇上正要进门的丈母娘王佳敏。

王佳敏看着门口停着一辆豪车,心里隐隐明白家里发生了什么。

楚尘带着无助,忍着酸痛叫了一声:“妈……”

而王佳敏的神色却和刘倩一样的冷漠。

“哼,你求我也没有用的,我闺女早就看不上你了,你还是早早地离开吧!”

这句话无疑让原本无助的楚尘更加雪上加霜。

“难道……爷爷也同意我离开刘家?”

“老爷子不同意也得同意,现在的陆家,在东城如日中天,他们家族已经与东城首富叶家确立了合作关系,与陆家联姻,才是刘家的出路,老爷子也无可奈何!”

说着,王佳敏又补充一句:“再说,老爷子年事已高,有些事情,可谓是有心无力了,弄不好,再过一两年,就驾鹤西去,如何有精力再管你的事?”

面对着丈母娘如此不讲情面,楚尘转身毫不留恋地离去。

一路上,他发了疯似的奔走,脑子里乱哄哄的。

终于,在一个偏僻的路口,他重重摔倒在地,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

此时,一辆黑色奔驰停在楚尘的身边,牌照是三个A的。

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两个衣着打扮十分华贵的年轻人。

他们气质高贵,看着倒在地上的楚尘,其中一个男子说道:“他真是楚家的后人吗?”

男子叫叶彪,是东城叶氏家族的少爷。

“少爷,我确信他就是楚家的后人!不过,也可能是老爷子弄错了,楚家的后人,怎么会是这样的窝囊废呢?”

“算了,还是先把他带上车吧,叶小姐的病拖不得。”

说完,叶彪想起爷爷曾经说过的话,在整个华夏,只有楚家,才能称得上是盖世神医,要不是楚家相助,叶家就不可能有如今的辉煌!


“楚神医是华夏了不起的大人物,可他的儿子,怎么会是这样一个废物呢?看他的样子,像是被刘家赶出了家门……”

叶彪心里想着,对楚尘落魄的样子,感觉心里失望,也不知道,他到底能否治好叶小姐?

他们把楚尘搬上车,急速地往东城人民医院开去。

而此时在车后座,楚尘却迷迷糊糊做了一个梦境。

梦境之中,一切都是看不见的,无边的黑暗,无边的寂静。

楚尘站在黑暗之中不停地嘶吼着,求救着,他以为自己来到了地狱,早就死翘翘了。

突然,一个男人带着光亮出现在楚尘的眼前。

楚尘顿时觉得眼前这个人不是凡人,也许是上帝派来收走自己的。

“你……你好,这里是天堂还是地狱?”楚尘傻傻地问。

男人轻蔑地看了看楚尘,忍不住叹息道:“哎,想我堂堂的一代神医楚天霸,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废物……”

听到男子的话,楚尘莫名其妙的摸不着头脑。

他不由自主地回忆着自己的童年,明明在十岁的时候他就没了父母,可眼前这个男人,怎么会是自己的父亲呢?

可是,再次看向面前这个男人时,楚尘却莫名其妙的有一种天生的亲近感。

“你……是我父亲?我这是来到另一个世界,与你们团聚了吗?”楚尘骇异地问,真的以为自己死了。

然而此时的楚天霸,都快要被自己的儿子气死了,不过他马上说道:“算了,我也不与你哆嗦了,你佩戴的那块玉佩,已经触到了楚家的医魂,开启了家族医术传承,从现在开始,你将获得我楚天霸的所有医术……”

楚天霸说完,手指在楚尘的头上一点,接着身形一晃,莫名消失了。

楚尘怔怔地站在黑暗中,有些不知所措,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下一秒,楚尘就感觉自己脑袋开始发热膨胀,仿佛就要炸裂了。

无数的知识和神秘力量都涌入了楚尘的脑海,很快,楚尘便失去了意识。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楚尘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家医院。

眼前,一个陌生男子用焦急的眼神注视着他。

“终于醒来了……”叶彪叹了口气,然后好奇地看着楚尘。

楚尘顿时有些懵逼,又有些警惕,嘴里支吾地说:“你……”

“哼,我叫叶彪,看见你躺在路口,奄奄一息,知道你是楚家的后人,所以才出手救你……”

“当时你嘴上还有血迹,全身是伤,我们都以为你完蛋了,结果你居然没事?”叶彪说。

楚尘仍是懵逼地自言自语:“我刚才,是做梦了?”

想到这里,楚尘开始回忆起梦里的一切,他清楚的记得,梦里的父亲在他额上一点,接着就有无数的知识涌入他的脑子,他当时就觉得,自己的脑袋要炸了。

如今思絮回到现实中来,楚尘瞬间觉得,大脑里好像有无数的能量,传遍了他的四肢百骸。

“既然你没事,那就跟着我来吧!楼上的重症病房里,还躺着我的妹妹,如果你真是楚家的后人,希望你出手救一救她……”叶彪说。

楚尘迷迷糊糊地点点头,跟着叶彪来到楼上的重症病房。

此时,重症病房里,传来医生的惊呼:

“病人的心率正在降低,现在只有四十五了。”

“呼吸频率也在快速下降,赶紧加大氧气量。”

“准备起搏器。”

“病人一直晕迷,估计快不行了,还是赶紧通知家属吧。”

几个资历特别老的的医学专家,围在病床前,他们看着病床上躺着的妙龄少女,一个个束手无策。

少女只剩最后一口气了,所有专家的额上,都开始冒出冷汗。

床上躺着的少女叫叶芷若,是叶家的大小姐。

叶家在东城的地位,不敢说一手遮天,但可以称得上是雄霸一方,像这样的大家族的千金小姐,要是死在医院里,他们的饭碗就彻底保不住了。

“现在病人出现了急性心衰,同时伴随着呼吸困难,心源性休克等多种并发症,凭着咱们医院的技术,根本抢救不过来。”

“哪怕华佗再生,估计也没办法了。”

“那怎么办?要不要现在就动手术呢?”

“现在不行,动手术会导致病人大量出血,弄不好就会瘁死在病床上,一旦叶小姐死在病床,我们当中任何人,都无法躲过叶家的惩罚!”

几个专家听到这里,全都陷入了沉默。

就算他们是东城鼎鼎有名的医学专家,可是面对此时的叶小姐,他们毫无办法。

急性心衰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棘手的病症,加此病人突然晕迷不醒,这些专家们,还真的想不出任何办法来。

几个医学专家轻轻叹了口气,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谁也不想,如今也只能期盼叶家不要迁怒于他们身上。

就在专家们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一个清晰的声音传来:

“叶小姐只是晕迷,并没有生命之忧!”

此时楚尘从外面走了进来。

专家们听到有人搭话,全都愣了一下,转头一看,就见一个穿着普通的年轻小伙。

“你说什么?”专家们一个个惊愕地看着他。

楚尘来到专家面前,淡淡地说:“叶小姐只是晕迷,我马上就能让她苏醒过来!”

专家们听到这里,都不敢相信地问:“你确定?”

楚尘坚毅地点点头。

接着,他不顾众人的目光,径直来到叶小姐身边,两根手指并拢一起,对着叶小姐的身上轻轻地戳了一下。

两根手指点在叶小姐的胸口位置,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点穴?

在场的专家,有几个是中医出身,看到楚尘这个手法,脸上都露出惊讶神色。

要知道,点穴是一门要求极高的特殊技术,一般的中医都不敢使用,然而在最关健的时候,却能救命。

接下来,楚尘又分别用手指夹住银针,随着手腕的抖动,银针迅速地落了下来,扎在叶小姐指定的穴位上面。

“哇,好厉害的针灸!”

有几个懂中医的专家嘴里发出啧啧的称赞。

就在这时,奇迹发生了。

叶芷若突然咳了一声,醒来了。


与此同时,叶小姐的私人医生连忙激动地跑过来,拿着手里的药品和水杯递了过来:“谢天谢地,叶小姐,你总算是醒来了!这是救心丸,你赶紧服下吧!”

叶芷若茫然地睁开眼,见一屋子的人都看着她,她微微皱了下眉,有些难受地点了点头。

她现在还说不出话,胸口的地方还隐隐地作疼。

楚尘眼睛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脑海里情不自禁地冒出一套治疗方法。

这种感觉实在太奇怪了,楚尘以前可从没遇到过。

一想到脑海里那些疗法,楚尘就有些激动起来。

以前的自己,只是略懂一些医术,因此,楚尘仍是有些紧张,他在心里纠结了一下,接着就走到叶芷若的面前,温和地说:“叶小姐,你现在,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叶芷若喝下了药丸和水,面色稍稍缓和,终于可以说话了:“你是谁?”

“我叫楚尘,是医生,只要你能说出自己目前的情况,我就有办法治好你!”楚尘微笑着说。

“楚尘?”叶芷若听着楚尘的声音,心里莫名有种温暖。

同时,她马上想起,自己的爷爷对她说过,在东城有着一位姓楚的神医,他的儿子就叫楚尘。

爷爷嘱托过她,这个楚尘命中会给叶家带来辉煌,要是有可能,最好是让叶芷若嫁给他为妻。

不知道眼前的这位楚尘,是不是爷爷嘴里所说的,是那位楚神医的后代?

叶芷若马上回道:“是这样的,我的胸口像有一块石头,一直压在那里,那种又疼又沉重的感觉,令我喘不过气来!最近这些日子,我几乎每天都要靠药物来压制这种感觉。”

楚尘听到这里,轻轻地点点头。

没多久,他的脑海,马上又产生那套治疗方法的详细步骤。

“叶小姐,我可以运功在你的胸口上治疗,不过需要你配合……不知道你是否愿意信我?”

听到楚尘的话,叶芷若双瞳突然冒光,因为她知道,自己这种心脏病,是遗传的,当初爷爷也患了相同的病,就是楚神医用独家功法给治好的。

可是,眼前的楚尘如此年轻,他到底能不能行呢?

叶芷若心里有些疑惑起来。

“楚尘,我这个心脏病可是先天性的,所有的名医都看过了,说是没法根治,我看还是算了吧,我每天吃点药,只要抑制住了,就不会有问题的。”

然而楚尘却不愿放弃眼前的机会,他很想印证一下脑海里突然冒出来的治疗方法是否真实有效。

于是,楚尘再次说:“叶小姐,我真的能治好你这种病,总之,你让我运功试试,就算没好,对你也没有任何害处……”

“什么叫运功试试?”旁边一个专家听了楚尘的话,马上搪言,“臭小子,哪有在人家胸口上运功治疗的?别以为你弄醒了叶小姐,懂点医学常识,就可以胡作非为!”

“先天性心脏病,可不是那么好治的,何况叶小姐的病例又是世间罕见!”

“咱们搞西医的,不是没有见过类似于你们这种江湖术士,说白了就是在道上到处招摇撞骗,什么气功大师呀,祖传秘方啊,你的目的何在?难道你胆子这么大,想吃叶小姐的豆腐?”

专家的话越来越难听,一副自以为是的模样。

楚尘听到他这么说,并没有反驳,嘴里支吾地道:“没错,这种治疗……的确有点不雅。”

“我就说吧,叶小姐,这人其实就是骗子,虽然刚才碰巧弄醒了你,但对于你的病,其实毫无益处,你可别让他占了你的便宜!”

叶芷若听到专家这么说,心里自然有些犹豫,马上警告道:“楚尘,你难道不清楚,想占我的便宜,下场会很惨吗?”

楚尘有些不知如何解释,忙说道:“不是……我并没有想占你的便宜,我只求你相信我,我真的能治好你的。”

“哼,真是好笑!”旁边的那位专家仍旧不屑一顾。

“叶小姐,你肯定心里清楚,你这个病是没有办法医治的,像叶小姐这样的名门贵族,最不缺的就是名医了,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医生,敢说能治好你的病!”

“这个小子看见自己弄醒了你,便得寸进尺,想占叶小姐你的便宜,我看小姐千万别上当了!”

叶芷若皱了皱眉,若有所思,她看着楚尘的眼睛,感觉他的目光非常的单纯,根本毫无做坏的心思,又想起以前爷爷的经历,便对楚尘问道:“楚尘,你说的话当真?”

“嗯,千真万确,请你让我试试!今天,要不是你们叶家的人出手相助,我可能还躺在路上!你们叶家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对你自然是没有任何歹念,希望小姐相信我!”

楚尘说着,便有手指了指旁边的叶彪他们。

“相信你?你可知道,欺骗本小姐的下场?”叶哈芷若瞟了叶彪一眼,又把视线转向楚尘,嘴里再次警告。

楚尘看了看周围,房间里,除了一些治病的专家之外,周围全都是一些保镖模样的人物,他们正对自己虎视眈眈的,十分吓人。

楚尘马上明白,眼前这位叶小姐,确实是自己不能得罪的!

要是真的出事了,弄不好自己的小命也就交待在这里了。

可不知为什么,楚尘就是相信自己,梦境里的事历历在目,他对自己大脑里冒出来的治疗方法十分自信。

“我知道,但我还是愿意试一试!”楚尘坚毅地回道。

“叶小姐,依我看,还是不要被这个家伙骗了,你可是千金之躯,被这种粗人随便触碰,成何体统?”

“给我闭嘴!”

专家被叶芷若的声音吓住了,所有人都知道,叶芷若的脾气不好,而且非常容易被惹怒,他吓得马上躲到一边去了。

“哈,现在你就直说吧,我要怎么配合你?楚医生?”叶芷若秀目微扬,逼视着楚尘,让楚尘心里莫名的有些发紧。

楚尘的脸顿时有些微红,不好意思地说:“我可能……因为是心脏病,所以,我需要把手掌放在你的胸口上……”

楚尘说完,担心叶芷若听了后会马上生气。

心里正尴尬,可令人意外的是,叶芷若竟然当着楚尘的面,大方地褪去了上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