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薄总追妻有妙招

薄总追妻有妙招

折枝煮粥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夏晚星遭受继母的算计,失身陌生男人,从此她的人生便失控了。先是被诬陷杀死了未来婆婆,紧接着又被未婚夫送进了监狱,在执行死刑之前,被检查出怀有身孕。

主角:夏晚星,薄轻筠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晚星,薄轻筠 的武侠仙侠小说《薄总追妻有妙招》,由网络作家“折枝煮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夏晚星遭受继母的算计,失身陌生男人,从此她的人生便失控了。先是被诬陷杀死了未来婆婆,紧接着又被未婚夫送进了监狱,在执行死刑之前,被检查出怀有身孕。

《薄总追妻有妙招》精彩片段

天色渐晚,视线越来越弱。

夏晚星开车经过郊外时,熄火了。

漆黑的夜晚让她本能的感到恐惧,尝试再打火,响了几声,车子却纹丝不动。

她要在午夜十二点之前带着给父亲治病的特效药赶回医院。

环顾四周后,拿着电筒下车检查。

砰——

忽然,数十米外传来一声枪响!

她的心一跳,吓得抖了抖,脸色顿白。

怎么会有枪声?

她立刻关上电筒,小心翼翼的躲起来。

突然,路边丛林里窜出一个男人,以十分迅捷的步伐快速来到她的身后。

她挣扎着,还没出声,男人冰冷的大掌捂住了她的嘴唇。

而后,一把枪抵在她的腰间。

冰冷的枪口让她的心猛地一颤。

她瞪大了眼睛,身体本能的打了一个寒颤,心脏几乎停跳了一拍,惊恐的绷紧身子,屏住呼吸。

一瞬间,脑海里冒出了各种可怕的念头。

劫杀、强暴、分尸……

她想反抗,但害怕他手里的枪走火,额头上渗出细细的汗珠。

忽然,男人靠近了她,温凉的嘴唇擦过她的耳垂,炙热的气体喷洒在她的耳蜗里。

“别出声,我不会伤害你,请你帮我,我会报答你。”

他低沉的声音被风吹散了,却依旧听出来母庸质疑的口吻。

这种压迫感让她喘不过气来。

枪就抵在她的腰间,她若拒绝,一定会死在这里,若是帮他,兴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深吸一口气,她试探性的点点头。

这时,不远处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男人一把拉开车门,将她带进了后座。

她害怕极了,汗水湿透了她的内衬,就连拿着电筒的手也在轻微颤抖着。

她刚想抬头,忽然,男人宽大的手掌遮住她的眼睛,直接将她抱起,让她跨坐在他的腿上。

然后用后座的空调毯盖过了头顶。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她整个人都贴在他的身上,隔着衣衫,都能感觉到他强健的胸膛。

视线一片黑暗,逼仄的空间内,只能感受到他此起彼伏的心跳,以及粗重的呼吸声。

鼻息间,是浓浓的血腥味。

她手不安的动了一下,触摸到到大片粘液。

是血!

她惊呼出声:“你受伤了……”

“嘘。”他低哑着声音打断了她。

夏晚星心一跳,害怕的想要远离他。

下一刻,男人抱住她,让她与他贴得更紧了一些,她完全无法反抗。

他的唇落在了她的耳蜗。

一种恐惧感袭满心头。

她颤抖着,喉间发出点点声音,夹杂了几分恐惧。

氛围忽然变得炙热。

“他应该跑不远,哟,明哥,你看前面玩得花呢。”这时,车外传来男人粗狂的笑声。

夏晚星害怕的绷紧了身子。

思绪间,外面的人靠近了。

她双手抓着他的肩膀,因为害怕,不自觉的加重了力度。

被叫明哥的人一把扯开了空调被,男人快速抓紧了他那一方,这才没露出脸来。

明哥见此,皱了皱眉。

夏晚星看到他脸上的刀疤,紧张的攥紧了拳头。

明哥不怀好意的看着她:“有没有看到一个男人从这边过去?”

夏晚星咽了咽喉咙,极力的控制情绪,摇头回道:“没有。”

“你男人有看到吗?”

“也没有。”

明哥声音突然拔高,凶神恶煞的说:“把被子拿开,让我问他。”

夏晚星没有动,呼吸有些急促。

明哥看向男人所在的位置,放肆的说:“不出来,那就让我们也尝尝你的女人。”

他不怀好意的笑说:“小妞长得不错。”

夏晚星厌恶的躲过去,饶是这样,她也没有掀开被子。

下一刻,男人趁机抓住明哥伸进来的手,掀开空调被,快速的盖在她的头上,随后将她带入怀中,遮挡接下来血腥的一幕。

“果然是你!”

明哥大喝一声,说完就举起枪。

然而,男人比他更快一步。

砰、砰——

两声枪响后,有人应声倒地。

她被枪声震得大脑一片空白,害怕的卷缩在男人的怀里发颤。

死人了……

他杀人了……

“抱歉,吓到你了。”

忽然间,男人醇厚如碎玉清酒的声音唤醒了她近乎停跳的心脏。

她重重的呼吸着,恐惧感让她不敢动。

她不敢置信,这个男人竟然会那么决绝,不留活口。

在极度恐惧中,她终于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

她拿开遮住头的空调被,耳边是蛐蛐的声音。

环顾四周,车内没有一丁点血迹,外面也没有那两个人。

刚才发生的惊险事件,仿佛只是一场惊险的梦。

忽然间,感觉手心里捏着东西。

她抬起手,就看到掌心有一块光洁的玉佩,像兔子的形状,被月光照得有些透明,不知道握了多久,温度微热,但触感极其光滑。

这块玉,是玻璃种帝王绿,价值不菲。

忽然想起他说过的话,他说,会报答她。

这是他留给她的报酬,还是信物?

她只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尝试打火,一声发动机的轰鸣后,车子竟然成功启动了。

他修好了她的车。

铃铃铃——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在安静的夜晚十分突兀。


她连忙从包里拿出手机接通。

电话那边是继母焦急的声音:“晚星,你怎么还没回来?”

听到柳苏云的声音,她才感觉重新回到了人间,声音还有些颤抖:“妈,我刚才遇到......”

“晚星,你妹妹撞死人了,你爸爸还没醒过来,怎么办?怎么办呐!”柳苏云就哭着打断她。

什么!?

柳苏云的声音犹如晴天霹雳,让她半天回不过神来。

即便她刚才听到那个男人杀了人,但他是陌生人,而妹妹撞死了人,这一刻,她只觉得浑身血液凝固,冰冷的没有任何温度。

电话那边柳苏云又传来哭天喊地的声音:“晚星啊,她还是个大学生,大学生!可能会被判刑,不是一命抵一命就是无期徒刑,她这辈子就毁了,晚星,你一定要救救她......”

夏晚星咽了咽喉咙,急着说:“妈,听我说,带妹妹去自首,好吗?”

柳素云激动的说:“不能自首,晚星,你一向聪明,先回来,我们想象办法,好吗?”

夏晚星点了点头:“好。”

她也很着急,她和夏思悦虽然是同父异母,但情同亲姐妹,继母又待她视如己出。

她也不会不闻不问。

电话挂断之后,她从后备箱的行李里拿出干净的衣裳换上,随后启动引擎,驱车离开。

她先将特效药送到了医院,然后往家里赶。

到夏家别墅,已经晚上十点了。

封伯恭敬的上来迎接:“大小姐回来了。”

“我妈和妹妹呢?”

“在客厅。”

夏晚星点头,来到客厅,就看到母女二人哭红了眼睛抱在一起,没了平日里的美丽。

夏思悦抬头,看到她后,仿佛看到了希望,朝她扑了过来,抱住了她:“姐姐,我该怎么办?”

夏思悦身上有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传来,不经意间,擦在了她的衣服上。

她感受到夏思悦颤抖的身子,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道:“悦悦,你不是故意的,我们去自首,给死者家属一个交代,只要你态度端正,不是酒驾,是不会追究你的刑事责任。”

“我怕坐牢。”

夏晚星心疼的安抚道:“放心,你也不是故意的,不会坐牢,但不能躲避责任,不然就是肇事逃逸,会被追究刑事责任。”

夏思悦可怜兮兮的望着她:“真的不会吗?”

夏晚星点头:“不会。”

夏思悦又趴在她的怀里,眼底浮现起一丝狠毒。

如果真的无意间撞死薄轻筠的母亲,可能不会坐牢。

但她是故意的!

谁让那个贱妇一定要夏晚星做她的儿媳妇?

所以她该死!

她收回思绪,乖乖的回道:“好,我都听姐姐的。”

这时候,柳素云端来一杯茶:“晚星,你大老远的去给你爸爸拿药,又忙着悦悦的事,先喝口水吧,我们一起去警局,你能说会道,到时候在警察面前一定要帮妹妹。”

夏晚星点头,接过了茶,这件事对她来说,是个打击。

即便妹妹是无心之失,可对方也失去了生命。

不管怎么说,都应该去自首,帮死者找家属。

就算最后不能被原谅,也要好好补偿对方。

她只想快点去警察局,没有多心,接过茶杯,仰头,喝了个干净。

她也的确很口渴。

喝完后,将茶杯递给了柳素云,难得露出一个笑容:“谢谢妈。”

话落间,只觉得眼前有些模糊,慢慢的,浑身无力,她疲倦的眼底满是疑惑和震惊。

“妈,你居然......在水里下药?”

呢喃间,水杯从指尖滑落,摔在地摊上,发出一声响。

她闭上眼,失去了意识。

柳素云连忙抱住她摔倒的身子,将她放在沙发上后。

随后,打通了一则电话,无情的说:“她晕倒了,赶紧带她去顶罪。”


挂断电话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柳素云有些忧愁的看向女儿:“悦悦,你说这能行吗?万一顾轻筠不信怎么办?”

夏思悦脸上有着超乎她年纪的狠厉,笑着说:“放心,她身上的血,以及车祸现场,遗落下的物品,都是铁证,顾轻筠不可能不信。”

“可是……”

夏思悦有些不耐烦的打断她:“行了,妈,不要可是了,事已至此,如果想要我安然无事,并且做顾轻筠的妻子,这是唯一的办法,成大事,不拘小节!”

柳素云点了点头。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夏家于薄轻筠的爷爷有恩,早年就订下了婚约,让薄轻筠在夏晚星大学毕业后娶她进门。

悦悦从小就喜欢薄轻筠,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娶夏晚星呢?

所以,悦悦一时冲动撞了薄轻筠的母亲,嫁祸给夏晚星,这样一来,薄轻筠一定会恨死夏晚星。

但薄家必须要还这个恩情,到时候,薄轻筠只会迎娶悦悦。

要怪,只能怪夏晚星挡了悦悦的幸福。

……

头好疼……

夏晚星在黑夜中醒来,睁开双眼,却看不到一丝亮光。

房间里有一股独特的香气,淡淡的,像薰衣草的味道。

她想动,却浑身乏力。

记忆停留在喝下茶水的一瞬间。

继母为什么要给她下药?这里是什么地方?

她艰难的坐了起来,但身子无力,再一次躺下。

这时候,开门声响起。

她惊慌的握紧了拳头,想使力离开。

下一刻,一只宽大的手掌摁住了她的手,制止了她的动作。

她心脏猛跳,想要抽回手,奈何男人力度很大,她无法动弹。

“放开我……”

话还没说完,男人长臂一动,将她禁锢在怀中。

她终于有了一点力气,挣扎着,想要逃离。

“别动。”男人低沉的嗓音偷着浓浓的危险感。

这种压迫感,竟与她在郊外遇到的那个男人相重叠,她心猛地一跳。

男人炙热的气体喷洒在她的耳垂上,她浑身一个战栗,依稀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红酒味。

她仰起头,昏暗的光下,看不清他的面容,却撞进他深邃如黑曜石般璀璨的眼底,一望无际,深邃的仿佛要将人陷进去。

男人眸光微红,如同困兽,他感觉到女孩儿颤抖的身子,意识越发模糊。

夏晚星挣扎着想要唤醒他:“不要碰我,放开……”

下一刻,男人俯身,堵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儿。

她惊慌失措,拼命的想要挣脱。

男人握住她的腰,窒息的感觉让她几近晕厥。

只一瞬间,房间的温度上升了。

跌入床榻的一瞬间,男人闻到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像是洗发水的气息,又像是香皂,混杂在一起,简单干净。

让他一发不可收拾。

低头,再一次吻她的唇。

她无处可躲,退无可退,一切,暗了下来。

……

等她醒来,已经是清晨。

她呼吸一紧,坐了起来。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母亲为什么要这样算计她?

她穿好衣服。

然而,当看清男人的脸时,她震惊得瞳孔扩张。

薄轻筠——

怎么会是他?!

他是商城的太子爷,权贵的顶尖,是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更是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也是她指腹为婚的未婚夫!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