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摄政王的娇妻了不得

摄政王的娇妻了不得

哆啦A有个梦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穿越到古代,董于唯这个古武世家的唯一传人,医术精湛的天才医师,正兴奋着自己终于可以真的了解到古代人的武技,哪想如今成了备受欺凌的庶女二小姐,还有个色狼缠身……真当她是个只会花拳绣腿的废物,一针下去,阎王爷都直呼高手。

主角:董于唯,木子冥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董于唯,木子冥 的武侠仙侠小说《摄政王的娇妻了不得》,由网络作家“哆啦A有个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到古代,董于唯这个古武世家的唯一传人,医术精湛的天才医师,正兴奋着自己终于可以真的了解到古代人的武技,哪想如今成了备受欺凌的庶女二小姐,还有个色狼缠身……真当她是个只会花拳绣腿的废物,一针下去,阎王爷都直呼高手。

《摄政王的娇妻了不得》精彩片段

“贱人!”

昏暗潮湿的房间内,董于唯被人推搡着赶了进来,还不等解释,就被人重重扇了两巴掌,脸上迅速肿起了一块,被打的地方火辣辣的疼。

打人者董于媛甩了甩手,犹觉不解气。

“安阳侯府谁不知道,杨公子是我看上的人,也不瞧瞧自己几斤几两,敢和我抢?”

“我没有。”

董于唯刚弱弱的辩解一句,就听董于媛冷哼一声。

“你这姨娘生的贱货,身上一股狐媚劲儿,专会勾引人。这么好的皮囊,不去勾栏院拉皮条,可真是委屈你了。”

“姐姐,生气归生气,可要仔细自己的身子,有什么只管让下人来做,何必脏了自己的手。”

董于婉冷眼旁观,嘴上说的乖巧,心中巴不得这两个人再打的热闹些。

她们虽然都是安阳侯府的小姐,却是同父不同母。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董于唯惊慌的摇了摇头,委屈的泪水沿着脸颊滚滚而下,“我正在房间换衣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杨公子会突然闯进来。”

“住嘴!”

董于媛厉声呵斥,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董于唯早被她千刀万剐了。

少女每说一句,下人们便拿着鞭子冲董于唯身上重重打上一鞭,直打的好好的一个妙龄少女皮开肉绽。

“我没有勾引他,我真的没有。”

董于唯早已泣不成声,口中不断的重复着这两句话,面色苍白如纸。

董于媛冷哼一声,不怀好意的目光打量了下哭的梨花带雨的少女,眉头微皱。

不得不承认,董于唯虽然出身卑微,却长了张美若天仙的脸。

哪怕在这么狼狈的时候,依然美的我见犹怜,让人忍不住想要撕成粉碎扔到下水沟中,狠狠的踩上两脚。

用力挑起少女的脸,尖锐的指甲狠狠的划了下来,留下一道鲜血淋漓的伤疤,如蜈蚣般蔓延,触目惊心。

董于婉冲着下人使了个眼色,两个粗使婆子拿着一个瓷瓶走了过来,二话不说,粗暴掰开董于唯的嘴,咕噜咕噜就灌了下去。

“咳咳。”

一股味道刺激的液体从喉咙流下,董于唯被呛的泪如泉涌,浑身燥热难忍,尤其是脸上,仿佛有一万只蚂蚁在爬,上一秒还晶莹如雪的肌肤,如今却布满了红色的疙瘩,丑陋不堪。

“你们给我喝了什么?”

董于唯心中隐隐有了一个不祥的预测,但是她对董于媛依然抱有一丝幻想,她们是姐妹,血浓于水,纵使这两个人再怎么疯狂,应该不至于狠毒到——

然而,菱花铜镜的出现,打破了她最终的幻想。

“我的脸!”

看着董于唯从震惊到痛苦绝望的模样,董于媛报复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敢和我抢男人,这就是你的下场!”

“找个人看着她,今天晚上就让她在这狗屋睡,不许给她吃的、喝的。”

交代完下人后,董于媛这才提着裙角,风风火火离开。

董于唯浑身是伤、苟延残喘的爬在地上,冰冷的烈风胡乱的吹,粗糙的地面与柔嫩的肌肤仅一衣之隔,咯的她翻来覆去,疼痛难忍。

好不容易咬牙坚持到三更时分,外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一个男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口中还念念有词。

“好小姐,我往后的荣华富贵就都在你身上了。”

“谁?”

董于唯艰难的抬起眼皮,只见平常忠厚老实的下人王麻子淫笑着摸了过来。

看到少女惨不忍睹的模样,男人嫌弃的咦了一声,“罢了罢了,要不是看在主子们有赏的份上,鬼才不要这种货色。”

“你?!”

董于唯半羞半怒,想要挣脱,这一举动却惹怒了对方,被男人发狠掐住了脖子。

“哼,别给脸不要脸,也不撒泡尿照照,就你现在这模样,睡你都算是抬举你了。”

董于唯扑腾了两下,渐渐不再动了,王麻子这才察觉不好,在少女鼻下伸手一探。

竟然是没气了。

“啊?!”

王麻子吃了一惊,猛地打了个哆嗦,“该不会是死了吧?”

不过短短瞬间,王麻子眼珠一转,一个想法就涌上心来,“哼,死就死了,正好趁——”

男人眼眸一暗,伸手解起了少女凌乱的衣裳,丝毫没有察觉到已经闭气的女人突然睁开了双眼,眸中迸发出一道凌厉渗人的寒光。

找死!

王麻子突觉手腕一痛,低头一看,一根簪子不知何时扎了进去,虽然不是什么重伤,他却觉得浑身一麻,整个人直直的倒了下去。

“怎么回事,来人,来人啊!”

王麻子挣扎着朝门口爬,刚喊了两下,就听到“咔嚓”两声脆响,双臂和双腿被人卸了。

而始作俑者,就是死而复生的董于唯。

“别叫,否则我把你下巴也卸了。”

狠狠的威胁男人一波,得到王麻子含泪点头同意后,董于唯这才环顾四周,好奇的打量着陌生的环境。

奇怪,她不是在实验室做手术么,为什么会到这里?

此时,脑海中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慢慢清晰了起来。

董于唯,大周国安阳侯次女,母亲是不受宠的柳姨娘。

咦,原主竟然和自己同名同姓,长的还一模一样?

董于唯忍不住感到惊讶,这得是多大的缘分?

同辈的姐妹有两个,一个是夫人所生的董于媛,一个是顾姨娘生的董于婉。

三人同父不同母,原主从小就受大姐董于媛的刁难和小妹董于婉的陷害,饱受欺负。

如今又发生了这种事情,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有人在背后陷害。否则好好的,杨太傅的独子怎么会走错房间,董于媛、董于婉又怎么会紧跟着后脚赶来。

一切都发生的太过巧合,仿佛被人编排过。

董于唯冷哼一声,她可和原主那包子性格不同,谁欺负了她,她就要当场报复回去。

哪怕两败俱伤,玉石俱焚,她也要从对方身上狠狠的咬下一口肉。

“从现在起,我问你答,你若是乖乖的,我就帮你接回胳膊,你若是不乖,那就别怪我卸了你身上所有的关节。”


董于唯脚踩王麻子,冷冷的威胁道,身上散发出一股不怒自威的低沉气压。

王麻子吓得抖若筛糠,若不是被扎了麻穴,他就要跪地求饶了。

“第一个问题,谁让你来的?”

董于唯抿了抿嘴唇,双手已经搭上了男人的胳膊,只要王麻子有一点儿不配合,她随时都可以卸了对方的关节。

“我说我说,是大小姐!”

王麻子哭着喊着,“大小姐给了我五十两银子,要我过来…玷污小姐的清白。”

“银子呢?”

“在我怀里。”

董于唯仔细搜了下,果然摸到了沉甸甸的银袋子,干脆装进自己兜里。

“她还吩咐了什么?”

“大小姐说,若是一会儿被抓了,就让小人说是您勾引的我。”

“被抓?”

董于唯眼珠一转,大呼一声不好。

看来这是连环计,环环相套,还有后手。

正在这时,外面响起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显然是朝着这边来的。

“你最好记住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否则——”

董于唯眸光一暗,警告的意味暗中涌动。

“我不说,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一计手刀打晕王麻子,董于唯抓过一旁的外衣,没有丝毫迟疑,快速的溜了出去。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一群下人浩浩荡荡的迎面走来。

董于唯身子一动,借着夜色的掩护,将身影藏在了院子里的大槐树下,只露出两个眼睛瞧瞧的观察了一下。

为首的两个正是夫人秦红莲身边的林嬷嬷和自己的大丫鬟墨书。

“这个时候,王麻子应该把事情办妥了吧?”墨书捏着帕子,紧张兮兮的问道,“还是说咱们再等一会儿?”

“怕什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就算什么都没做,也是说不清楚的。咱们只管冲进去,不管看到什么,都说二小姐已经失了清白,回去之后,大小姐重重有赏。”

听着这二人的话,董于唯只觉得身后陡然升起一阵寒意,贞洁是古代女子最珍贵的东西了,看这群人的意思,是要活生生逼死原主呀。

董于唯冷冷的看了她们,总有一天,她要这群人血债血偿!

突然,墨书和林嬷嬷的一声大叫,董于唯知道,事情败露了。

“发生什么事了?”

管家婆周志贤家的听到喊声,连忙带人赶了过来。

“没,没什么。”

墨书和林嬷嬷本来还想遮掩,但是抵不过周志贤家的推门而入,径直看到屋子里倒着的人。

“哎呦呦,不好了,死人了!”

!!!

王麻子死了?

董于唯愣了愣神,她并没有下杀手,王麻子怎么会没命呢?

来不及多想,董于唯听到周志贤家的已经吩咐起下人通知老爷,还要把这周围掘地三尺,好好的搜查一遍。几个下人打着灯笼已经走了过来。

怎么办,现在往哪儿躲?

董于唯没有注意到的是,伤口上的血正沿着胳膊慢慢滑落,缓缓滴到了手腕的翡翠玉镯上,闪出一点微弱的光芒。

下一秒,一股神秘强大的力量从手镯中迸发而出,如狂风骤雨般,将董于唯不由分说的吸了进去。

下人们搜查到树后,发现四周空无人影。

再次睁开眼睛,董于唯发现自己赤身裸体浸泡在偌大的灵泉中,身上所有的衣裳和首饰都已经不见,唯独手腕上套着一个晶莹剔透的翡翠玉镯。

四周泉流涌动,灵气环绕,飘飘兮如九天云霄,渺渺兮似四海游龙。

真可谓是天上人间。

“难不成这里是空间?”

作为长期浸泡在小说中的人,董于唯对这个金手指简直再熟悉不过,只是想不到自己竟然能亲身经历。

正在董于唯感慨万千的时候,就见一道道泛着彩光的灵气从汤池中溢了出来,源源不断的覆盖住她的伤口。

原本皮开肉绽的疤痕,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凝脂如玉的白皙皮肤。

董于唯认真的洗涤了一遍,一股清凉凌冽的感觉由里及外,她只觉得自己从头到脚被净化了一遍。

只是在看到泉水中的倒影时,她惊讶的瞪了大眼睛。

想她在现实中颇有几分容姿,虽不说倾国倾城,却也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可是水中那个面色肿胀如猪头,满脸红点的女子,竟然也是她?!

“可恶!”

董于唯紧紧的抿了抿嘴,心中给董于媛的罪行默默添上了一笔。

等时候到了,她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在灵泉中泡了一会儿,董于唯起身出浴,衣服规规矩矩叠放摆在旁边石头上,她简单的换上,打算趁机把这里好好转一转。

空间分为灵泉、耕田和房间三个部分。

灵泉的作用董于唯已经体验过了。所谓耕田,其实就是一小块土地,普普通通,看上去没什么特殊。

董于唯随手把沾在衣服上的野草扔了上去,紧接着就来到了房间。

房间是茅草屋造型,仿佛风一吹就散了,董于唯进去转了转,也不见有什么特殊的。只是墙上挂着一个当代的时钟,正在一分一秒的计时,如今距离她进来空间,已经有半个小时了。

“估计这群人应该走的差不多了吧?”

董于唯心里暗暗估摸着,房间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虚空屏幕,上面显示着刚刚自己所处之处的画面。

果然,搜查的丫鬟们已经离开了,现场再没有别人。

董于唯松了一口气,看来可以出去了。

离开之前,董于唯又朝窗外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正好看到之前随手扔进耕田里的野草,不过是短短一会儿,竟然疯长的有半人高了,形状也和外面的野草大有不同。

“咦,这是什么?”

董于唯好奇的出去看了看,刚一接触到植物,脑海中就冒出一条信息。

【恭喜宿主,获得缘生龙草(1枚)】

“缘生龙草?”

董于唯皱了皱眉,仔细回想了一番这个名字,却始终不记得哪本医书中提起过,听起来倒像是从未见过的新品种。

【名称:缘生龙草】

【品种:变异野草】

【功能:解毒养颜】

看到功能栏后,董于唯双眼一亮,真是瞌睡偏逢递枕头,这不是来的恰到好处么?


几乎毫不犹豫,董于唯挤出缘生龙草的汁液,轻轻涂抹在脸上。

下一秒,肿的如猪头一样的大脸迅速恢复了平常,密密麻麻的红色斑点也全然消失不见。

董于唯临水自照,水中的她不仅恢复了往日的容貌,似乎还白了一些,柔嫩的肌肤里隐隐藏着一丝光华。

对此,董于唯十分满意。

从空间中出来,董于唯回到院子里的大槐树下,翡翠玉镯依旧静悄悄的挂在少女手上,不冷不热,温温暖暖。

而正堂上,安阳侯府因为王麻子的事情,已经闹成一锅粥了。

夫人秦红莲听了管家婆子周志贤家的汇报,又听了林嬷嬷、墨书的话,气的把手中的青花茶杯重重的摔到了桌上。

“董于唯呢,带她过来!”

“回禀夫人,奴才们找遍全府,到现在都没找到二小姐的下落。”

“别是杀了人,畏罪潜逃了吧?”

董于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王麻子的死出乎她的意料,不过这样一来,倒是能给董于唯再按一顶杀人的帽子,也遂了她的心意。

秦红莲冷哼一声,不动声色的瞥了眼姨娘柳氏,“瞧你生的好女儿,专会做这种龌龊事。”

柳姨娘脸上青一块红一块,揣手诺诺的站在一旁,低头不敢言语,眼眶涨的通红,差点儿就当场哭了出来。

秦红莲见了,嘴角微微上扬,看向柳氏的眼里更是平添了一份不屑。

顾姨娘则是轻笑一声,“夫人,如今说再多都没用,我看还是先找到二小姐吧。”

“什么二小姐,那是杀人犯!”秦氏重重的一拍桌子,“今天就敢杀下人,明天是不是连我也敢宰了?”

“夫人,小唯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柳姨娘刚想开口解释,就被秦氏一个凌厉的眼神吓得住口了。

“哼。”

秦氏唤来林嬷嬷,“传我的话,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董于唯这个杀人凶手找出来,所有抵抗,可直接就地打死。”

“谁要打死小唯,就先打死我!”

一道庄严肃穆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仿若泰山压顶,震得秦氏、林嬷嬷等人大气不敢出一声。

“老太太怎么来了?”

秦氏疑惑的看了眼身边下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究竟是谁泄露了消息。

正疑惑间,董老夫人已经拄着鸠杖,在下人的搀扶下一步一挪的走了过来。

秦氏连忙请老夫人上座,并着柳姨娘、顾姨娘规规矩矩的垂手站立,随时准备伺候着。

董于媛和董于婉相互对视一眼,都是不明所以。

“刚刚是你说的话么?”董老夫人冷哼一声,“好大的口气,竟然要打死我的孙女?”

“妾身不是这个意思。”秦氏眼珠一转,林嬷嬷连忙上前帮腔。

“老太太,二小姐半夜和人幽会,又涉嫌命案,所以夫人才会这样生气的。”

“哦?”董老夫人挑了挑眉,“什么幽会和命案?”

林嬷嬷将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这样的贱女人,根本不配做安阳侯府的小姐。”

董于媛摇了摇扇子,恶狠狠道,“一旦事情传扬出去,丢的不仅是她一个人的脸,还会连累整个侯府,倒不如打死的干净。”

一番话下来,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这些事是真的么?”董老夫人问道。

“回禀老夫人,这件事来的蹊跷,奴才们是在柴房里发现的王麻子,他半裸着身体,血流了一地,奴才到的时候,人已经没气了。”

周志贤家的婆子连忙说道,“夫人身边的林嬷嬷和二小姐身边的墨书也在现场,她们可以作证。”

被点到名的墨书冷冷的打了个哆嗦,一抬头,赫然发现在场众人的目光都紧盯着自己,不由得暗暗心慌。

“别紧张,有什么就说什么,左右老夫人、夫人都在,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的。”

说到夫人两个字,董于媛特地加重了读音。

果不其然,墨书立即打起了精神,“是,是二姑娘。”

“二姑娘和王麻子偷情,让我在外面放风看着点儿,一有人来就马上通知她。正巧林嬷嬷巡逻到此,我赶去通知小姐,没想到——”

剩下的话,墨书没有再说,但是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董老夫人没有开口,倒是老人背后站着的少女突然发出一声冷笑,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少女身穿一袭粉色荷藕裙,头上带着斗笠,脸上还蒙着纯色纱巾,将自己遮掩的结结实实,只露出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

“这是谁啊?”

董于媛朝董玉婉轻声问了一句,董于婉摇了摇头,“不知道。”

柳姨娘好奇的张望了一下,双眼“唰”地一亮,激动的叫出了声,“小唯!”

“不错,是我。”

董于唯解开斗笠,露出半张脸来,少女本就貌若天仙,如此犹抱琵琶半遮面,更是凸显了几分别样韵味。

董于媛看着忍不住心中一惊,只觉得冥冥之中,这个妹妹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好啊,你还敢出来,瞧瞧你做的好事!”

林嬷嬷仗着先前秦氏的吩咐,蠢蠢欲动的撸了撸袖子,冲着董于唯破口大骂,大有一副势不两立的架子。

结果还没等动手,就被老夫人身边的琥珀轰出去了。

“老夫人还没发话,嬷嬷着什么急,难不成你还能做老太太的主?”

现场,顶着老夫人那洞隐烛微的目光,秦氏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心中暗暗抱怨林嬷嬷不知好歹,给她添乱。

偏偏董于唯这个时候又找上门来。

“夫人,恕小唯斗胆问一句,难道仅凭林嬷嬷和墨书两个人漏洞百出的话,您就要定我死罪?”

“这?”

董于媛冷哼一声,“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这个人你还认得么?”

顺着董于媛手指的方向,董于唯看到在地上躺尸的王麻子,和自己低头不语的丫鬟墨书,心里暗暗冷笑。

这是故意套她的话,只是手段没那么高明。

一旦董于唯说认识,那么和王麻子私通的罪名就会成立。若她说不认识,和墨书朝夕相处,又不好解释。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