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神豪战神归来

神豪战神归来

杠精大大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神豪战神归来》的主人公是叶星宇和高梦蝶,这本书的作者名叫“杠精大大”。小说主要内容是:六年前,叶星宇遭受同族算计误食迷药后与高梦蝶发生关系,又被叶家扫地出门,幸好遇到高人助他建起战神殿。今天叶星宇彻底铲除了世界上排名第一的邪恶势力修罗会,如今叶星宇已是世界第一大组织战神殿的殿主!他决定回到奉天市,寻找高梦蝶。回到家中,却发现高梦蝶已经为自己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而自己的女儿竟沦落到与狗抢食的境地......而自己的妻子高梦蝶遭威逼险些委身于混混身下。叶星宇势要让所有伤害过他妻女的恶人付出血的代价!

主角:叶星宇,高梦蝶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星宇,高梦蝶 的武侠仙侠小说《神豪战神归来》,由网络作家“杠精大大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神豪战神归来》的主人公是叶星宇和高梦蝶,这本书的作者名叫“杠精大大”。小说主要内容是:六年前,叶星宇遭受同族算计误食迷药后与高梦蝶发生关系,又被叶家扫地出门,幸好遇到高人助他建起战神殿。今天叶星宇彻底铲除了世界上排名第一的邪恶势力修罗会,如今叶星宇已是世界第一大组织战神殿的殿主!他决定回到奉天市,寻找高梦蝶。回到家中,却发现高梦蝶已经为自己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而自己的女儿竟沦落到与狗抢食的境地......而自己的妻子高梦蝶遭威逼险些委身于混混身下。叶星宇势要让所有伤害过他妻女的恶人付出血的代价!

《神豪战神归来》精彩片段

噗嗤!

叶星宇一刀将罗喉的头颅斩下,古铜色的皮肤上沾满鲜血,刀削的脸庞让人看得不寒而栗。

凡是被他冰冷目光扫过的修罗会成员无不胆丧心惊,手中的武器不自觉的落在了地上。

修罗会,战神殿的死敌,也是世界上排名第一的邪恶势力,但在今天,它们将彻底从世界上消失!

战神殿,四大战神,十大战将,和数之不清的手下此时无不单膝跪地,目光炙热的看着那个让他们誓死追随的背影,发出震天的吼声。

"殿主,无敌!"

"殿主,无敌!"

"殿主,无敌……"

叶星宇缓缓转过身子,瞬间所有吼声停止。

咔嚓!

长刀被叶星宇狠狠地插在了地上,他深吸了一口气,冷厉的目光恢复平凡。

"从此以后,战神殿便是世界第一大组织!"

声音停顿了半响之后,叶星宇再次开口。

"而我也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所有战神殿成员激动的心情瞬间变得沉重无比。

董成天冲到叶星宇的面前,表情凝重的说道。

"大哥,您真的打算要回去?"

"没错!"叶星宇眼神坚定的回答道。

"六年前,我被叶家扫地出门,又遭受同族算计,误食迷药与她发生关系,要不是遇到师傅,带我去了F洲,又助我建立起这战神殿,我恐怕早已横死街头了。"

"虽然现在战神殿已经是世界最强的组织,我也获得了无与伦比的权利和地位,以及数之不尽的财富,但是我曾经答应过她,要给她一个家!"

说完,叶星宇的脑海之中不自觉的就浮现出那个女人的模样。

齐腰的乌黑长发好似夜晚的星空一般,洁白的肌肤宛如冰雪一般,俏丽的瓜子脸上双眸好似秋水。

身材婀娜,却又只喜穿一身白纱长裙,但就算如此也很难遮挡。

哪怕只是和她在一起匆匆一夜,但那绝世之姿也深深的印在了叶星宇的脑海之中。

董成天还想继续劝阻却被叶星宇的目光制止,他深深的叹了口气。

"兄弟知道你去意已决,所以早些年就在奉天市为你打好了基础,给您置办了些小产业。"

"还有奉天市的首富郑永年是咱们战神殿的编外人员,您如果遇到小麻烦了可以去找他解决。"

叶星宇微微点头,目光充满温柔的朝着奉天市的方向望去。

……

奉天市。

"梦蝶,我回来了!"

叶星宇站在一栋别墅的铁门前,那晚欢愉的一幕幕春色不由自主的浮现在了脑海之中。

这时一声狗吠将叶星宇打回了现实。

庭院之中,一个脸上沾满污泥,衣服破烂的小女孩不顾一切的扑在一条大黄狗身上,稚嫩的小手死死攥着狗嘴中的鸡腿不放。

哪怕她知道那是狗食,但腹中饥饿的痛苦,根本不是一个才四五岁的小女孩能够忍受的。

大黄狗最终不敌,松开嘴巴。

小女孩双手护着鸡腿趴在地上,双眼之中不自觉的泛起泪花,带着淤青的小嘴颤颤巍巍的想要在鸡腿上咬下一口。

大黄狗松开嘴后一个转身,又咬住了女孩的破烂的衣服,晃动脑袋,使劲的撕扯。

小女孩被吓的脸色苍白,但死也不肯放手。

叶星宇眉头微皱,高家也算是大富之家,竟然还会发生这种人和狗抢食的事情。

就在叶星宇看不下去,想要阻止小女孩的时候,从庭院的另一边突然冲出个胖妇人,让他停下了脚步。

胖妇人约莫三四十岁,脸上的肥肉挤成一堆狰狞无比,冲到小女孩近前后,不仅没有阻止大黄狗伤害小女孩反而抬起她笨重的粗腿一脚将小女孩狠狠踹到在地,并且恶狠狠的说道。

"这鸡腿是二小姐给泰哥的,你这个小杂种也陪吃?"

在胖妇人的眼中,好像那条狗才是主人,而小女孩只是个畜生。

被踹到在地的小女孩面无血色的看着手中掉落的鸡腿被大黄狗迅速叼走,眼中蒙上了一层水雾,哽咽着呢喃道。

"团团好饿……"

不等小女孩站起来,胖妇人竟然恶毒的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就要将她拖走。

叶星宇只觉得一股怒火直冲头顶,世间怎会有如此毒妇!

就见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手掌死死的将胖妇人的小臂握住。

咔嚓!

一道清脆的骨骼断裂声从胖妇人的小臂上传出,疼的她哇哇大叫,不自觉的松开了抓住小女孩头发的手。

叶星宇见她松手,冷哼一声,将她甩到一旁。

胖妇人脸色涨红,细密的汗水从她的额头渗出,气急败坏的指着叶星宇喊道。

"你……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在高家撒野,是不是不想活了!"

叶星宇眼神阴冷的盯着。

"你这个毒妇,竟然如此对待一个小孩子,简直是猪狗不如!"

胖妇人忍着小臂的疼痛吼道。

"一个不过就是六年前高家的三小姐,高梦蝶和一个傻子生出来的小杂种,老娘我想怎么对待她,就怎么对待她!"

叶星宇只觉得脑袋好像被雷击中,发出轰的一声,不由自主的转头看向小女孩。

那张稚嫩的脸庞上,可不正是有着他和高梦蝶的影子。

这一瞬间,叶星宇好似连话都不会说了一眼,蹲在小女孩面前,抚摸着她的脸。

"你……你……你是我……叶星宇的女儿!"

一旁的胖夫人听到之后双眼瞪得好像铜铃一样,满脸的不可置信。

叶星宇不敢想象自己的女儿这些年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竟然会去和狗抢食,甚至随随便便一个妇人就能对她毒打。

他的心脏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生生刺穿一般,疼痛不已,声音尽量温柔的对小女孩问道。

"你叫什么?"

"妈妈呢?"

豆大的泪珠从小女孩的眼中流出,呜咽的回答道。

"我……我叫高团团,。"

"团团也不……不知道妈妈去哪了。"

叶星宇默默的将女儿抱在了怀里,想到刚刚胖妇人对她做过的所有事情,瞬间一股狂暴的杀意从他的体内涌出,直奔胖妇人袭去。

胖妇人眼中的叶星宇一瞬间好似变成了从地狱而来的恶魔。

吓得她连连倒退,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叶星宇眼神冷漠,声音不含一丝感情的问道。

"高梦蝶在哪?"

胖妇人虽然害怕叶星宇,但一想到自己身后可是高家,硬是提起一股勇气,声音尖锐的喊道。

"高梦蝶当然不在这,她现在不知道在哪个男人的被窝里鬼混呢!"


胖妇人的话如同利箭,再次深深刺穿了叶星宇的心脏,他的女儿在高家被人欺凌,作为母亲的高梦蝶去到外面寻欢作乐。

他不知道是胖妇人在胡说,还是他真的看错了高梦蝶。

叶星宇走到胖妇人的面前,居高临下的说道。

"所有欺负过我女儿的人,我叶星宇一个都不会放过,就算是高家也一样!"

说罢,叶星宇将团团的脑袋深深的扣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在胖妇人惊恐的目光之中,高高的抬起右脚,然后朝着胖妇人刚刚踢过团团的那条腿狠狠落下。

砰!

"啊!"

一声惨叫从胖妇人的口中传出。

等叶星宇把脚抬起来的时候,只见胖妇人的腿已经血肉模糊,森白的骨茬都裸露在外面。

胖夫人怨毒的看着看着叶星宇,抱着腿在地上打滚。

惨叫声吓的高团团小小的身体不停颤抖,叶星宇拍了拍她的后背示意她不要害怕。

"团团,叔叔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

高团团听到要去找妈妈,水灵灵的眼睛瞬间亮了一下,小脑袋使劲的点了点。

叶星宇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声音仅仅响了一次,电话就通了。

"喂,我是叶星宇。"

电话那头的郑永年一听到叶星宇三个字,整个的表情瞬间变得恭敬起来。

"叶……叶少,董大哥已经跟我交代过了,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在下。"

如果有奉天市本地的人看到郑永年现在的表情,恐怕会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这可是全市的首富啊,不仅有钱,而且黑白通吃。

现在叶星宇仅仅只是一个电话,便能让他恭敬的如同一条忠诚的老狗一样。

叶星宇面无表情,声音不夹杂一丝的感情的说道。

"帮我去查查高家的三小姐,高梦蝶现在在哪,查到之后发短信告诉我。"

"好的,叶少,我马上去办!"

郑永年等叶星宇挂断电话之后,急急忙忙的联系自己的手下去查。

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郑永年的短信就发了过来。

"叶少,高梦蝶在帝豪大酒店,403房间。"

叶星宇看着酒店两个字,眼神闪烁。

难道自己深爱六年的女人竟然真的不顾女儿,在和别的男人睡觉?

胖妇人说的话是真的?

叶星宇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帝豪大酒店而去。

……

帝豪大酒店,403房间。

一个肤色黝黑,剃着光头,满脸横肉,一嘴黄牙,挺着大肚子的中年人正色眯眯的瞅着旁边的女人淫笑。

女人面容如画,波浪般的长发披在肩上,身着性感的黑纱短裙,裸露在外的肌肤好似初冬的白雪一般。

中年人看着面前女人娇嫩的肌肤,心痒难耐,一只咸猪手忍不住的在女人大腿上来回抚摸。

女人自然就是高梦蝶,而这个男人名叫吴二,是奉天市有名的混混头目。

高梦蝶身体颤抖,眼中满是对吴二的恐惧和厌恶,但她还是强忍着问道。

"吴……吴大哥,我女儿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吴二大笑一声,空闲的那只手拍了拍胸脯,对高梦蝶保证道。

"梦蝶你放心,只要今天你把我陪好了,我保证会劝我大哥放过你女儿。"

不等说完,吴二的另一只手已经搭在了高梦蝶的肩膀上,堆满肥肉的脑袋开始朝着高梦蝶的勃颈上凑去。

高梦蝶眼中泛起泪花,贝齿轻咬嘴唇,不敢反抗。

吴二淫笑一声,肥硕的身体直接将高梦蝶压在了身下。

吓得高梦蝶脸色苍白,泪水止不住的往下落,哭喊着。

"吴大哥,不要,不要啊……"

可她的哭声却惹得吴二兽性大发,眼神邪恶的看着身下的女人,猥琐的说道。

"喊吧,喊吧,你越喊我越兴奋!"

就在吴二抓住高梦蝶衣服准备撕下来的时候,就听门口处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砰!

叶星宇抱着高团团映着走廊明亮的灯光,缓步走进昏暗的房间中。

"高梦蝶你真是……好样的,把女儿扔在高家受人欺凌,自己却在这里和别的男人厮混!"

叶星宇双眼充满血丝,看着昏暗房间内凌乱的床褥,一字一顿的说出这句话。

他现在的模样好似一头要择人而噬的凶兽,吴二被吓得瞬间就萎了,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但吴二好歹也是有名的混混头目,大风大浪也是经历过一些,反应过来后,蹭的从床上冲到叶星宇面前,气急败坏的大声骂道。

"哪来的小崽子,敢坏老子的好事,不想活了是吧!"

高梦蝶看到女儿的出现,顿时惊慌失措,本能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高团团在叶星宇的怀中被吓的小身子止不住的颤抖,脸色苍白的看着远处的高梦蝶。

"妈妈,妈妈,团团……好想你。"

不等吴二动手,愤怒的叶星宇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将吴二起码三百斤的身体高高抬起狠狠朝着房间的墙壁上砸去。

砰!

洁白的墙壁上瞬间出现如同蛛网般裂纹,吴二被砸的直接如同死猪一般靠在那里。

但这还没完,叶星宇心中的怒气未消,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的就放过吴二。

就见叶星宇那沙包大的拳头直轰吴二面门,瞬间鲜血四溅,洁白的墙壁上绽放出一朵朵刺目的鲜血之花。

一拳!

两拳!

三拳……

吴二那张肥脸被打的不成人形,缓缓朝着地面倒去。

高团团被吓的惊叫连连,从叶星宇的怀中挣脱,扑到了高梦蝶的身上,小脑袋深深的埋进高梦蝶胸口,不敢抬起来。

高梦蝶也一脸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不知为何,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抱住高团团的身子,轻声安慰道。

"团团不怕,团团不怕,有妈妈在呢。"

拳头还在滴血的叶星宇转过身子看向高梦蝶,冷冷的说出一个字。

"走!"

说完,叶星宇头也不回的朝着门口走去。

高梦蝶迟疑一下,可看到已经躺在血泊中的吴二,她哪还敢不听叶星宇的话,抱起高团团就跟了上去。

等叶星宇带着高梦蝶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高梦蝶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你是什么人?"

叶星宇脚下一停,转过身子,一张坚毅的脸庞映入高梦蝶的眼帘。

古铜色的皮肤,五官如同刀削的一般,棱角分明,浓密的眉毛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眼眸,狂野不拘。

叶星宇冷哼一声,质问道。

"高梦蝶,你连我都认不出来了吗!"


一瞬间,高梦蝶的脑子好似炸了一般,六年前那晚的一幕幕不断在他的脑海中涌现。

"你是……叶星宇!"

就是这个男人毁了她的一生!

也是这个男人承诺会回来娶她为妻,许她一世幸福!

可在她挺着大肚子被高家人欺辱的时候,这个男人没有回来。

在她生下高团团无力照顾的时候,这个男人没有回来。

在她为了生计乞求别人怜悯的时候,这个男人依然没有回来。

六年了,她整整等了六年,这个让她受尽苦难的男人终于出现在了她面前。

一瞬间,高梦蝶所有的委屈化作泪水,从眼眶中倾泻而出,她一只手抱着高团团,而另一只手却攥紧拳头,使出全身的力气捶打着叶星宇的胸口!

她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你这个混蛋,还回来干嘛,你为什么不死在外面!"

"你知不知道,我和团团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叶星宇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心脏好似被人使劲的攥了一下,这还是他记忆中的那个温柔善良,纯洁的好似白纸一样的女人吗?

虽然他看到高梦蝶的样子,心里很难受,但还是忍不住带着愠怒的问道。

"就算你过得再不好,可团团总是无辜的吧,你怎么能放任她在高家受人欺凌!"

叶星宇的这句话好似利箭般刺穿了高梦蝶的心脏,她停下挥动的拳头,通红的眼眶死死盯着叶星宇。

"我为了女儿付出了全部,甚至连我的尊严都被人狠狠地踩在了脚下。"

"可你呢,你做了什么,你凭什么指责我,凭什么!"

这两句话好似抽干了高梦蝶全身的力气,她低下头,双目无神的站在那里呢喃道。

"你以为我想把团团放在高家被人欺负吗,"

"团团在学校被人欺负,她反击的时候不小心打伤了一个小孩,那个小孩的爹叫万文德,在奉天市势力很大,非要断了团团的两条胳膊,才肯罢休。"

"我除了把她放在高家避祸,我能怎么办?"

叶星宇脑袋嗡的一声炸开。

他可能误会高梦蝶了!

叶星宇不自觉的伸出双手,想要抱住高梦蝶,让她冷静下来。

却引起了高梦蝶强烈的反抗。

啪!

高梦蝶一个耳光狠狠地抽在了叶星宇的脸上,鲜红手印清楚无比。

"你这个混蛋,别碰我!"

"你是不是以为,我高梦蝶是个贱女人,扔下女儿在高家受苦,自己却在这里和别的男人睡觉!"

"那个男人是万文德的亲信,他说只要我陪他一晚,就会劝万文德放过团团,所以我才……"

原来高梦蝶做的所有事都是为了保护高团团,哪怕是她被吴二欺凌也是为了高团团。

叶星宇的心疼的好似被一刀刀割开一样,他再也听不下去了,不顾高梦蝶的反抗,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

同时他的心中升起一股仿佛要焚烧一切的怒火,万文德你既然想动我女儿的手,那你的命我就收下了!

高梦蝶最终还没有挣脱,任由叶星宇将她抱在怀里,脑袋深深的埋进了他的胸口,放声大哭,像是要把这些年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一样。

叶星宇轻轻拍了拍高梦蝶的后背,眼中露出坚定的目光。

"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和团团受到一丝委屈!"

……

一家三口回到了高梦蝶现在的住处。

一处破旧的三居室,墙壁的大白已经脱落的不剩几块,但整个房间却收拾的极为干净。

叶星宇看着房间的破败,不由得握了握拳头。

"梦蝶你和女儿一直住在这里吗?"

"嗯,当年我怀了团团,被未婚夫退婚,让高家觉得名声受辱,全家都受到了牵连,爸妈也觉得我给他们丢人,现在都去我姥姥家住了。"

高梦蝶抱着女儿轻声回答道。

说罢,她将高团团放在地上指着叶星宇柔声说道。

"团团,叫爸爸。"

高团团看着叶星宇的眼神有些害怕,躲在高梦蝶的身后不敢和叶星宇亲近,但还是糯糯的喊了一声。

"爸……爸。"

在高梦蝶鼓励的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后,高团团终于又鼓起勇气说出了一句话。

"爸爸,你会保护我和妈妈吗?"

一瞬间,叶星宇就感觉心脏再次被揪了一下,不过也让他想起了某些作为父亲该去做的事情。

那个想要伤害自己女儿的人,他必须要付出血的代价!

叶星宇蹲下身子,摸了摸高团团的脑袋,嘴角罕见的露出一丝柔情的笑容。

"会的,爸爸会保护你和妈妈一辈子!"

说罢,叶星宇还在高团团的额头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惹得高团团一脸嫌弃。

"爸爸的胡子扎的团团好疼,团团不和你玩了。"

高团团说完后,抬起小脑袋看向高梦蝶,撒娇的说道。

"妈妈,团团想睡觉了,你今天陪着我一起睡好不好?"

高梦蝶宠溺的看着高团团,点了点头。

"好,今晚妈妈抱着团团睡。"

说完,她又对着叶星宇说道。

"我一会把女儿旁边的那个房间收拾出来,你就先住那吧。"

叶星宇摆了摆手回答道。

"不急,我今晚有事要出去处理一下,明天早上再回来,你和女儿先睡吧。"

高梦蝶眉头微皱,但也没有阻拦,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

"门口的垫子底下有一把钥匙,早上回来的时候关门记得轻点,不要吵醒团团。"

……

奉天市一栋别墅内,哪怕已经凌晨,依然灯火通明。

吴二的脑袋缠满了洁白的纱布,只有两只眼睛的地方露出一丝缝隙,他坐着轮椅被人推倒了别墅的客厅之中。

一个长着鹰钩鼻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身华贵浴袍,靠在一张真皮沙发上面,眼神阴翳的盯着客厅中的吴二。

这个中年男人就是万文德,奉天市将近一半的夜场,夜总会,KTV都是他开的。

万文德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喝了一口后,声音低沉的对着吴二问道。

"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吴二愤怒的喊道。

"大锅,系高猛蝶,塔养一锅男银……"

万文德眉头微皱,吴二的话他连一个字都没有听清楚,摆了摆手,让吴二闭嘴。

"怎么被打的连人话都不会说了。"

说罢又朝着客厅中的其他小弟问道。

"你们有没有能说人话的,把事情给我说清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