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偏执大佬的甜妻

偏执大佬的甜妻

奶团儿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听说直播界的当红人物乔晚星突然销声匿迹……一年之后,竟因直播生娃重回热搜第一,一时间全民都在猜测娃爹是谁,直到首富大佬傅严烬出现,并直接了当的承认了娃爹的身份,就连乔晚星都来不及阻止。

主角:乔晚星,傅严烬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晚星,傅严烬 的武侠仙侠小说《偏执大佬的甜妻》,由网络作家“奶团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听说直播界的当红人物乔晚星突然销声匿迹……一年之后,竟因直播生娃重回热搜第一,一时间全民都在猜测娃爹是谁,直到首富大佬傅严烬出现,并直接了当的承认了娃爹的身份,就连乔晚星都来不及阻止。

《偏执大佬的甜妻》精彩片段

站内广播:【乔晚星】正在直播,孩子马上出生,求围观!

生孩子,好累。

乔晚星双眼睁大瞳孔涣散,抓着床单的手也无力的滑落。

“产妇力气用光了!”

“血压也不稳!产妇出血过量,有血崩的危险!”

产房之中的医护人员一心扑在产妇身上,而陪产的丈夫吕清哇却是在手机里和直播间的老铁们互动。

“老铁们,马上就要生了!咱们发个竞猜,觉得我老婆能生男孩就送【保时捷】,觉得我老婆能生女孩就送【仙女棒】!咱们小礼物刷起来呀!”

直播间瞬间涌入了大量吃瓜群众。

【不是吧?这不是哆喵直播第一美女乔晚星的号么?十个月没开播,怎么踏马的在生孩子啊我靠!】

【真脏啊,女人生孩子这种脏事也能直播!】

【啊对对对,生孩子脏,那你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赞同,你爸当初就该给你甩墙上!】

【这是本人么?镜头离那么远,也看不清啊!】

吕清哇看到瞬间涌入的几十万人,兴奋的鼻孔张大,也不卖关子:

“她就是哆喵直播第一美女乔晚星本人,不信我可以走近一些,让她给各位大哥打个招呼!大哥要是想看,可千万别吝啬!大礼物小礼物走一走!贵宾席上一上!”

【快去快去!少废话!】

【来自色中恶狼的超级火箭x2】

【来自晚星最美的游艇x10】

【快给我看看!我不相信我的清纯女神就这么被冲了!】

看着满屏幕狂轰乱炸的礼物特效,吕清哇高兴的直舔嘴唇,起身来到床前。

“晚星,你睁开眼睛看看我!笑一笑!别皱着脸!笑了才有大哥给打赏!”

吕清哇拿着设备,镜头都快怼到她脸上了,“想想你停播之后的违约金!”

乔晚星勉强睁开眼睛,对着镜头勉强的勾了勾嘴角。

这一笑,勾魂摄魄。

汗水浸湿了她的头发,肆意慵懒的贴在脸颊上,眼角的泪痣上划过泪珠,颜色变得更加明显,与苍白的脸颊形成鲜明的反差。

清纯,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

【我靠!真的是我的女神......我心态崩了......】

【虽然我女神是人妻了,可是我怎么觉得,比以前更有味道了呢!】

【火箭x3】

【妈的!可惜跟了这么个瘪三!虽然我是男人我也爱看!但换作是我,我的女人生孩子,我可舍不得拿来当噱头直播!让这么多狼友YY!】

无数的弹幕刷屏,唯独这一条让吕清哇的脸扭曲了!

妈的!

这些人懂个6?什么叫换作是他,他不舍得把自己的女人拿出来直播?

他们根本不知道他受了多大的侮辱!

他和乔晚星虽然在一起已经快四年了,但他之前也憋了整整三年没碰过她!

就是她说她要直播,要替家里还钱,还她赌鬼爹欠的赌债,所以他们约定在她二十一岁生日之前都不能碰她。

等到生日那天,她将真正成为他的女人,并且永远的退出直播行业,两个人结婚生子,幸福一辈子。

可是!

事情就出在她二十一岁生日那天!本来是订了最高档的酒店去完成那个神圣又浪漫的仪式,可那天他吃饭时跟人打起来了,最后被抓紧局子里待了一夜。

而她!

却在那天和人在酒店里睡了,之后还怀了孩子!这贱女人后来还一直试图骗他,让他觉得这孩子是他的!

呵,这贱人既然这么爱演戏,那他也陪着演了快一年!

等那个孩子生下来,他要天天虐待这个狗杂种!要让他们母子生不如死!

A市最高的星光大楼顶层。

傅严烬刚刚结束了国际视频会议。

指节分明的手捏着眉心,那张吊打圈内男星的建模脸,此时也略有疲惫之色。

“总裁,那晚的女人,找到了!”

勤助理一个滑铲站定在他面前,捧着手机递上去,“她不是妓......资料显示她是哆喵直播平台的主播,叫乔晚星。”

傅严烬松开了眉心,随手带上了桌上的金丝眼镜,眸色冰冷的注视着屏幕。

视频有些模糊,但,是她。

“带她来见我。”

“这恐怕不行......”勤助理生怕Bo发飙,赶忙道:“她现在正在生孩子......”

“什么?”傅严烬刚舒展的眉心瞬间皱起。

勤助理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她是哆喵直播的头部主播,粉丝有一千多万,被网友称作是哆喵第一美女......”

傅严烬立刻从电脑里搜索关于她的消息,看到屏幕里的回放,只觉得额头的青筋有爆开的风险。

“既然她这么出名,为什么十个月了,你们没有查到?”

“主要是她这十个月刚好停播,所以......”

傅严烬觉得头痛,脑中却回想到了十月之前。

那天晚上他去春城出差,回到自己的套房时,就发现了这个女人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躺在他的床上。

和以往的故意勾引不同,她的那种紧张和无措,还有微不可查的的颤抖......一切都是那么清纯圣洁,他引以为傲的定力却在她的面前毫无抵抗能力。

她惹了火,却在他熟睡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本以为她是敌方派来的公关,可之后的十个月里,没有任何一点她的消息。

“在直播的这个男人是谁?”

“这人自称是乔晚星的老公,刚才我也调查过了,资料是说乔晚星有个男朋友的,两个人已经在一起快四年了。”

这女人竟然有一个快四年的男朋友?

傅严烬眸色一冷,皱起了眉头。

不,他确定那天晚上的她......

是初次。

“把地址发到我的手机上。”

不论真相到底是什么,他都要立刻见到这个女人,有些事情,他要当面弄清楚!

产房内。

“产妇何胎儿的情况不是很好!家属现在需要和我出来签一下告知书,现在涉及到一个保大还是保小的问题。”

吕清哇被医生给叫了出去。

医生皱着眉对于现在的情况很揪心,但是吕清哇一听,半点也没有犹豫,直接大声的对着医生吼:

“保大!不论如何一定要保大!!”


“好,我们会尽力!”

医生看他这么干脆的选择保大人,还佩服似的拍了拍吕清哇的肩膀。

【好男人啊!保大才对!】

【好男人!】

吕清哇看着弹幕里夸奖跟着又进了产房,心里却十分不屑!

他当然保大!那野种又不是他的!

至于乔晚星这个贱女人,虽然已经和别人睡过了,但是今天一开播,还是有那么多的冤大头给她打赏,只要她继续直播,那钞票就源源不断的流向自己的口袋!

她欠他的!

“家属要求保大,实施第二方案。”

“什么?医生,我要保孩子!保小......求你......”

乔晚星嘴唇颤抖,不仅没了血色,甚至双唇泛起青紫色。

“哇哥......咱们不是说好了要生下这个孩子的!你说错了对不对?你和医生说说啊!”

乔晚星把祈求的目光移到了吕清哇的身上。

这个孩子,是她克服了十个月天旋地转的孕吐和无微不至的呵护才留住的。

她,不想放弃......

吕清哇换上一副深情款款的嘴脸。

走过去,隔着橡胶手套牵起她的手,“孩子没了就没了,但是你才是我的宝贝,你不能有事!听到了么?就算没有这个孩子我也不会心痛,但是没有你的话,我会痛不欲生!”

没有她就没有钱,他当然会痛不欲生。

“可是......”

乔晚星还在犹豫,可下一秒手术室里竟然闯入了一个陌生男人!

“大和小我都要保!”

“谁啊你!”

吕清哇气急败坏的转过身,目光所及是一道极致霸道帅气的身影,哪怕只是远远的一瞥,也能看出这个男人的身份不一般。

镜头对准了他的瞬间,弹幕上就有人认出了他的脸。

【我靠!这他么不是傅严烬么?】

【那个地产巨鳄傅家?他怎么来了?我靠,现在网红炒作的剧本都这么牛的么?!还能请动这种人物吗?】

吕清哇瞥到弹幕里说的,一脸的震惊。

“傅严烬?”

这种天之骄子一般的人物,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不成,他就是这个贱女人的那个姘头?

怎么可能?

傅严烬根本没有理他,目光向着病床看去。

看着忙碌的医护人员,以及换下的床单上那大片大片的血色,不由得就想起那一夜的床单,也是如此颜色......

呼吸莫名一紧,心情是从未有过的紧张。

“家属先出去!”

他不肯动,执拗的看着床上的女人。

“大和小,我都要保!”

他再次开口重申了一遍,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势,带着让人不能抗拒的威压。

医生只能在催乔晚星,让她最后再试一次。

“产妇!你的血已经止住了,但你要自己用力!不然孩子憋在里面,就算生下来也是死胎!”

吕清哇虎着脸上前一步,直接伸手就要推搡傅严烬。

“我不管你是谁!现在是我老婆生孩子!我说了保大不保小!你少来多管闲事!”

“滚。”

可手还没碰到他的西装,手就被抓住,用力的向上一掰,骨节被掰的咔咔直响,让后整个人被推了出去,狠狠的撞到了墙上。

“老天爷诶!”

吕清哇疼的哇哇怪叫。

“哇哥!”

乔晚星看到这个陌生的男人伤了哇哥,震惊之下,乔晚星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用力的一推肚子,孩子呱呱坠地。

“孩子生了!是男孩!”

“哇——哇——”

孩子的哭声洪亮有力,掺杂着医护人员的欢呼声,乔晚星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累过。

一瞬间,压抑了十个月的情绪,终于爆发出来。

乔晚星哭的撕心裂肺,好像要把这辈子的眼泪都流干,“哇哥......我们的孩子出生了......”

吕清哇此时疼的呲牙咧嘴,脑子也跟不上嘴巴的速度了。

脱口而出:“什么我们的孩子!那他么就是个野种......”

说到这里吕清哇住了嘴。

该死的!他一激动怎么把实话给说出来了!

乔晚星一时间懵了,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问道:“哇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野种?”

“靠!”

吕清哇见已经说漏了嘴,索性就破罐子破摔了!

拍拍屁股站起身来,一脸怨毒的看着乔晚星,“你这个贱货还想演戏到什么时候?你生日那天晚上,我根本就没有去龙象酒店!但是那天之后你却怀孕了!你偏要说这个野种是我的?谁知道是哪个野男人的!”

话音还没落,吕清哇的脸上就又挨了一拳。

傅严烬甩了甩拳头。

表情阴冷的斜睨着他,“再说一句野种,我就要你的狗命!”

说着,又看向了床上的女人,看到她眼中的震惊和惧怕,不由放柔了声线,“十个月前,龙象顶层,你走错了房间,那天晚上的人是我,你肚子里的孩子也是我的,所以......”

“所以你要带走我的孩子?不!不可以带走......”

乔晚星一时间收到了太多的颠覆她整个世界的消息,还等不及她消化,就以为眼前这个男人要夺走她的孩子,一着急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她怎么回事?”

傅严烬立刻让医生来检查。

医生自从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也不敢怠慢,“产妇本来就难产虚弱,现在一受刺激整个人就晕了过去,你们还是先离开这里,等我们处理好会将产妇送回病房。”

“......好。”

傅严烬还是忍不住的又看了她一眼,准备出去的时候,脚下却踩到了一个硬物。

低头一看,是那个正在直播的手机。

【我靠!所以孩子爹是傅严烬?这相当于给孩子入了皇族啊!】

【这个什么蛙哥真阴啊!骗我女神那么久!刚才看到她那个破碎的眼神,我的心也要跟着一起碎了!】

【就是!心疼女神!她也不知道自己睡错了人啊!这男人要是受不了应该直说的!】

【他说个屁!他说了不就得分手么!那他还怎么吃软饭!】

傅严烬关停了直播。

目光落在了缩在墙角,一脸惊恐看着自己的那个男人。

“还不滚?”


“我的手机......”

吕清哇被打怕了,他本来就没什么骨气,不然也不能一直吃软饭靠乔晚星养活。

可是这个手机是新买的,而且上面可绑定着乔晚星的号呢!

“嗯?”

傅严烬一道锐利的眼神射过去,吕清哇立刻抖了三抖。

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离开,就像是后面有恶狼再追一样。

傅严烬也走出了产房,嫌弃的拿出手帕擦拭着自己的手。

刚才打了他,却脏了自己的手。

“傅总!育儿室可以去看看了。”

小护士毕恭毕敬的过来,带着他来到了隔壁,这里温度明显更高,里面全都是一般大的婴儿小床。

“傅总,这个育儿箱里的就是小公子了,您可以带着无菌手套伸进去触摸一下婴儿的皮肤。”

这就是,他的孩子?

傅严烬看着躺在恒温箱里的新生儿,他嗷嗷的哭嚎着,小脸皱成一团活像个小老头。

而且皮肤紫溜溜的,像是一根茄子成了精。

“好丑的小东西,他怎么这个颜色?”

傅严烬蹙着眉头,看起来有几分嫌弃,但还是带上了无菌手套。

小护士闻言抿嘴一笑,“新生儿都是这样的,等过几天长开了就好了,至于肤色,是因为在母体里有些缺氧,育儿箱氧气充足,一会儿就能好转。”

“哇——哇——”

小茄子精还在一声一声的叫着。

傅严烬戴好手套,将手从两侧的孔洞伸进去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竟然有一丝紧张!

可说来奇怪。

他的手刚触碰到的一刹那,嚎啕不止的‘茄子精’,竟然停止了哭泣。

甚至还用紫紫的小手抓住了他的手指,往自己的嘴边送。

隔着无菌手套,叭叭的嘬的直响。

傅严烬的脸上不自觉的带上一丝笑意,心中的那种复杂情绪很难描述出来,但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血缘亲情的神秘。

顶级负离子病房。

“我知道你醒了,别装睡,我有问题想问清楚。”

傅严烬的双眼看着屏幕上不断变换的心跳数值,声音里带着不容忍拒绝的威严。

“......”

乔晚星浑身颤抖了一下,还是皱着眉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她像是一只易碎的瓷娃娃,虽然面色依旧苍白着,但整个人还如少女一般,完全不像是个刚生产过的宝妈。

怀孕这两个字,好像只是短暂的在她身上停留了十个月,时间一到,她又和以前无异,还是美的惊心动魄。

乔晚星睁开了眼睛,却不敢直视眼前的男人。

她不是装睡,而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未来的人生。

消化了整整三天,她才接受了自己生日那晚走错了房间,把自己最珍贵的宝贝献给了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男人。

可是最让她崩溃的,却是吕清哇这个人。

他和她明明该是相爱的!可是他在明知道自己的孩子不是他的之后,还哄骗她生下来,要她生下孩子之后继续开直播......

他为的,不过就是个钱字。

“傅先生,你问完可不可以让我见见孩子。”

慢慢坐起身,乔晚星蜷起腿,用双手环抱住膝盖,把自己缩成一团。

傅严烬没有回答她,而是把双手撑在床边,俯下身子,和她的高度平行,直视着她的眼睛问:“既然那晚你要和男友度过,事后为什么要悄无声息的的离开?难道不是发现了我不是你的男友么?”

他想通了所有事情,唯独她半夜偷跑这事,让他不能理解。

如果不是发现睡错了人,她为什么要逃?

“......我。”

乔晚星呼吸一停,表面上冷静,但是心跳却开始加速,仪器上的数字不停的上涨。

她不想去回想那天晚上的事情。

本来在她心里那一直是美好的一晚,可是现在回想起来,从那天晚上之后,一切都错了!

深呼吸了许久,说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回答。

“那晚我租的房子龙头没关,水淹到了楼下,房东让我回去处理,我才临时走了。”

但实际上,这根本就是她胡说的,而真正的原因......

傅严烬觉得奇怪,“你之前应该挣了很多钱,怎么还会租房子住?”

“我爸欠了赌债,都还钱了。”

乔晚星就像是个提线木偶似的,问一句就答一句,可是傅严烬看到命运如此波折的她,多年未动的心突然起了点波澜。

抬起手,想帮她把碎发掖到耳后,可是乔晚星却猛地向后躲了一下。

傅严烬挑眉。

“你怕我?”

“我......我想见见孩子。”

傅严烬收起了手,直起身子刚想同意的时候,勤助理却突然从外面闯进来,大惊失色的道:

“总裁!小少爷被偷走了!”

“什么?!”

“我的孩子!”

傅严烬很吃惊,而乔晚星的反应更大,一激动想要下床,却体力不支的栽倒在床下。

“你别动,我会去找他的。”

难得柔情的将她横抱起来,想要将她放在床上好好休息,可是乔晚星却死死抓住他的手臂,祈求道:

“求你,带我一起去。”

这个孩子是她活在世上的最后一点念想了,如果孩子没了......

她也活不下去。

“好。”

傅严烬无法拒绝她那双眼睛,就这么抱着她跟着勤助理离开病房。

她好瘦,轻的就像只猫儿。

“会不会是吕清哇做的?”乔晚星的手心里沁满了汗珠。

那个男人那么自傲,心里会有多恨她和她的孩子,她心里有数。

勤助理却摇头,“那个软饭男还没有那个本事。”

“总裁,咱们下一步去哪?”

傅严烬大脑飞速的运转着,勤勉说的没错,弄够从他的保护里偷人,那个吕清哇还没有这个本事!

而孩子的事情不可能大范围泄露。

所以既有本事又有消息的人——

“回家。”

坐上了豪车,勤勉在前面开车,可后座上的乔晚星却有些不自在。

“傅总,你可以把我放在旁边。”

走路时被他抱着倒是不觉得怎么,可在车上还赖在他怀里,就怎么都觉得别扭。

“快到了。”

傅严烬装作闭目养神,但却享受着软玉在怀的感觉,他从没想过原来自己会这么轻易的接纳一个女人。

车刚刚停下,傅严烬就抱着一身病号服的乔晚星下了车。

“大少爷,您......”

管家刚凑上来,结果就被傅严烬一脚给踹开好几米远。

“少废话,把我儿子还来!老头子抢我孩子肯定少不了你们这些老东西帮腔,赶紧还人,是不是我亲生的,都跟傅家没关系!”

乔晚星瞪大眼睛,根本不敢说话,没想到他私下里会是这样的。

好好的总裁,怎么还有两副面孔?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