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重回80年代唐钲

重回80年代唐钲

月望天涯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那一场蓄谋已久的车祸,直接带走了一条年轻的生命。意外魂穿,来到这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唐钲想报仇是不可能的,在这个等着他大展拳脚的时代,凭借着前世的记忆,他完全可以改变自己和村民们的命运。

主角:唐钲,姚静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钲,姚静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回80年代唐钲》,由网络作家“月望天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那一场蓄谋已久的车祸,直接带走了一条年轻的生命。意外魂穿,来到这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唐钲想报仇是不可能的,在这个等着他大展拳脚的时代,凭借着前世的记忆,他完全可以改变自己和村民们的命运。

《重回80年代唐钲》精彩片段

一间大约三十多个平方的房间里摆放着六张单人床,墙壁被刷成了令人感觉心旷神怡的天蓝色,简单的陈设中透露着一种纯真的质朴,微风从木质窗棂的玻璃窗外吹进来,蓝色的窗帘随风轻摆,更加透出一股分外的恬静。

偌大的病房内,五张病床上空空如也,只有靠着门的一张床位上躺着一个年轻人。

一动不动的他双目紧闭,面色惨白,只有一旁木架上吊水瓶里不时滴落的药水,似乎在有气无力地证明,这人还活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床上的年轻人总算是发出一声轻微的咳嗽,缓缓睁开了双眼。

“钲子,你醒了?”小胖子惊喜的说道,“我就说你福大命大,战场上都走过一圈的人,哪那么容易就死了。”

年轻人正在观察这位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

只见他上身一件海蓝色背心套着一件白色衬衫,衣领里翻出的毛边说明这衬衫已经有了不止三年的历史,腿上一条军绿色的宽松长裤,膝盖上还打着两个补丁。

看到这身装束,年轻人的心中便是一阵狐疑,怎么今年又开始流行这种行头了?

而他说出的那句话,令年轻人彻底陷入了懵圈,什么叫“战场上走过一圈”?自己从未服过兵役,什么时候打过仗了?

“朋友,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听他这么问,小胖子似乎并不意外。

“钲子,医生说你因为头部受伤,暂时失忆了,不过想不起来没关系,我给你说说以前的事啊。”说完,便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宁静的午后,慵懒的阳光洒入病房,照的室内有些炎热,随着闲谈的深入,唐钲的额头也慢慢渗出了汗珠,郭海洋却不知道,那并不是因为酷暑,而是唐钲感觉自己在听一个鬼故事而冒出的冷汗。

这小胖子竟然说自己是一个什么和丰村的知青,这次进城是两人趁着夏收之前结伴回省城办事,途中遇上山体滑坡,为了救一个孩子,被一块山石砸中了脑袋,当场昏迷。

“知青?你给我等等,先告诉我现在到底是几几年?”

“八零年啊!”

听到这个答案,唐钲的瞳孔不由缩了缩,又问道:“我爹妈还在吗?”

郭海洋惊讶的表情中一丝淡淡的喜悦一闪而过,能主动提问,就代表着愿意了解啊,这可比刚才那一脸死人像强多了。

随即轻咳了一声清清嗓子,详细的说道:“你爸妈都在,你之前跟我说过你爹妈好像曾经都是四野的老人,全面战争时随部队南下,之后的特殊时期里老爷子受了波及,之后虽然平反了,不过你爹妈拒绝了部队上官复原职的待遇,在省城钢铁厂谋了份差事,你又是家中独子,比起我来算是幸福多了。”

“只是……”说到这,郭海洋欲言又止,脸色也突然变得阴沉起来。

“有啥话直说。”

“只是姚静……她要结婚了,但新郎不是你,所以也别太难过啊。”郭海洋本来不想提起姚静,只是他知道,就算他不说唐钲也会从别人那里了解到。

唐钲听完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啥叫她要结婚了,新郎不是我啊。

郭海洋见唐钲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试探着问道:“你连姚静都忘了?”

“废话,我连爹妈都记不起来了,我还记得她是谁?”

“好吧,忘了最好。”

郭海洋见唐钲没太大情绪上的变化后又接着说了起来,而唐钲一开始听的还挺仔细,只是接下来的事都是一些琐事,所以听的也就没那么认真了,一边有一搭无一搭的听着,一边他开始为以后打算。

“现在是一九八零年,这TM的不就是《你好,李焕英》吗?有一篇影评是怎么说的来着?”

唐钲仔细回忆着关于后世的记忆,口中喃喃自语,尽是一些郭海洋根本听不懂的话。

“先在魔都的浦东买房等拆迁,然后去杭城找马爸爸投资,这一波骚操作如果能够成功,我TM的直接就走向人生巅峰了。”

可浦东的大规模拆迁是在十年后的九十年代,电商大鳄马老板的发迹更是到了二十一世纪之后,这未来的十年自己就只能守着村里的那几亩薄田干等?

再说了,没有足够的资本投资,就算自己有洞悉未来的记忆,也是徒劳无功的。未来的这十年,他需要积累财富。

而紧随而来的另一个问题再次令唐钲陷入了沉默。

虽说八十年代已是开放的初期,但生活资料极度缺乏,国家还处于计划经济,民风质朴到几乎没有任何的娱乐项目,老百姓为了生活精打细算,根本没有多余的闲钱用来享受,自己要如何去赚取第一桶金,这是摆在面前的当务之急。

 


两人交谈期间,医生也进来检查了一次,认为唐钲的身体已经没有问题,便吩咐护士给两人办理下出院手续。

不过办出院手续时,却让两个大老爷们犯难了,他俩翻遍浑身上下都凑不出来三十二块钱的医药费,唐钲不禁感叹道真是一分钱难到英雄汉呀,不过这也正给唐钲提了个醒,挣钱这件事已经迫在眉睫了。

好在医院知道唐钲是见义勇为,替他把医药费全免了,不然进来容易但想出去可就难了。

出了医院后,两人便往车站走去,现在交通还不是很发达,回和丰村的唯一途径就是长途汽车。

一路上,唐钲一直在想挣钱的法子,但都被一一否决,因为这些方法要不就是不适用于现在这个发展环境,要不就是需要启动资金。

正想着出神时,唐钲突然看到车站旁边的一家小吃店,灵机一动。

“海子,附近有没有中学?”

郭海洋斜了他一眼,那样子跟看一个傻子没什么分别,江城好歹也是个县城,怎么可能没有中学?

得到郭海洋肯定的答复,唐钲瞬间来了兴趣,也不急着赶车了,拉着郭海洋便朝江城第一中学的方向走了过去。

被唐钲拉着一路小跑,郭海洋心中满是疑惑:“我们都毕业多少年了?你现在跑去学校干什么?”

伴随着一阵上课铃响,学校大门外渐渐恢复了安静,偶尔有几个迟到的学生飞奔而过,尽显澎湃的青春气息。

跟在唐钲的身后将学校附近的街道来回逛了两遍,唐钲还跑去沿街的小吃店里跟店主套近乎,郭海洋看的有些莫名其妙,不由得问了一句:“我说钲子,你到底想干什么?”

唐钲嘿嘿一笑,将嘴上叼着的一节青草拿在手中,看着郭海洋的目光炯炯有神:“小胖,你想不想赚钱?”

“赚钱?怎么赚?”

唐钲指了指江城一中:“赚他们的钱。”

不等郭海洋再次提出疑问,唐钲说道:“我刚才问了周围的小吃店老板,江城一中虽然没有开设晚自习,但为了节省时间,大多数学生中午放学都不回家,而学校没有住宿生,自然就不会有食堂,所以这条街上的小吃店虽然不少,但生意还是不错。”

“你想当个体户?”郭海洋似乎听懂了唐钲的意思,却还是摇了摇头,“这些小吃店都是城里人开的,咱们还要务农,哪里来的时间?再说了,开一家店所需要的花销可不小,我们根本没有这么多本钱啊。”

“谁告诉你我打算开店的?”唐钲扔掉了手中的草站起身子,指了指自己的脚下:“这里就是我们的店面。”

相比于搞店面经营,路边摊的成本要小了许多,更加方便流动,对于刚刚起步的他们而言是再合适不过的买卖。唐钲看着行人如织川流不息的街道彻底陷入了臆想,他皱着眉头自言自语,全然忘记了身后郭海洋的存在。

“我们需要一辆三轮车,二手的就行,一个煤炭炉,还有一口油锅,三轮车也需要改装一下。”

折腾了一下午,两人才算把所有的东西都置办好了。

返回和丰村知青宿舍时已经是傍晚了,院外的平地上,一辆被刷成天蓝色的三轮正静静停在烈日下晒太阳,车厢也被唐钲改造,多了一个不算太高的木框,炉子跟铁锅也被固定在车厢里,一边则是由木板钉成的平台,下面堆放着几十个刚买的蜂窝煤。

郭海洋一边串着土豆片,一边哭丧着脸:“钲子,我可是把我的老婆本都搭进去了,明天要是赔了,我就把你宰了!”

“你就放心吧,我什么时候坑过你?”唐钲咧着一口大牙,露出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

郭海洋低下头,喃喃自语道:“这话要是放在以前我还信,现在?有点悬。”

唐钲将所有的蔬菜洗净之后浸入盐水中入味,又将宰杀妥当的鸡分尸,鸡肉切成薄片腌制备用,四只大腿放进锅里,等到七分熟之后捞出继续腌制,一直到了傍晚时分,将鸡腿捞出,表面浇上一层调至好的面粉,丢到油锅里炸至金黄。

在将其他的食材用竹签串好,唐钲美美伸了一个懒腰:“大功告成。”

看着盘子里码放得整整齐齐的签串,鸡腿金黄,鸡肉鲜活,各种蔬菜在清水的滋润下显得晶莹剔透,看起来倒还有些琳琅满目的样子,郭海洋有些疑惑:“这就完了?能卖钱?”

唐钲笑而不语,将一串土豆片丢进油锅里,串子立即被滚热的食用油吞噬,泛起层层油花,大约五六分钟之后,唐钲拿起抄子抄出土豆串,洒上孜然交在郭海洋的手中:“尝尝。”

 


只是片刻功夫,意犹未尽的郭海洋看着盘中的签串眼露绿光,时不时吞咽着口水:“能不能再来一串?”

不顾郭海洋的连连哀求,唐钲用白纱布将食材全部遮住放在通风处:“你小子给我把哈喇子收收,能不能翻身就看这一仗了,等赚了钱,你想吃多少吃多少。”

“那咱这些卖什么价?”

“蔬菜五分钱一串,鸡肉一毛五,鸡腿三毛一只。”现在的物价普遍不高,一碗阳春面也只有两毛钱,唐钲觉得这个价格那帮小崽子还是能够接受的。

郭海洋扒着手指算了算,不由得吃了一惊,这一车要都卖出去,刨去成本,至少得赚上五块钱吧。

第二天一早,唐钲跟郭海洋便在江城一中门口支起了自己的摊子。

烤串这种东西在这个年代是很新奇的东西,学生们一放学发现门口居然多了个小吃摊,看着琳琅满目的烤串,都纷纷涌了上来。

看着短短一中午的时间,准备的存货统统卖没,郭海洋高兴地溢于言表:“钲子,咱们一中午,足足挣了六块多呢。”

“才六块,有些少。”满以为唐钲也会欣喜若狂,却不想对方只是蹙了蹙眉头,开始伸手摸自己的下巴,“看来还需要增加点其他项目。”继而转向郭海洋,“你不怕吃苦吧?”

郭海洋一声冷哼:“瞧不起我?这年头谁不是吃苦过来的?”

“行!”唐钲一拍大腿,“走,去农贸市场,我们去搞点其他材料,咱们把鸡蛋饼包油条也做起来。”

两人在江城农贸市场备齐所需要的的原料匆匆赶回和丰村,两人便开始“闭关”了。天色擦黑时,明天需要售卖的签串已经全部腌制完毕,另一边,郭海洋根据唐钲的要求,和出了制作鸡蛋饼所需要的的玉米面,因为没有找到甜面酱,只能用简单的调料代替,这次唐钲似乎也没有做出绝美味道的把握,只是在试做了一个出来之后瞬间被郭海洋饿虎扑食一般吞进了肚子,唐钲心中的大石落地,这个年代的确是苦日子过惯了,根本从未享受过生活嘛。

“你说这个鸡蛋饼,我们卖什么价?”

“剔除成本,怎么着也得赚上两毛钱吧,得卖四毛五一个。”

郭海洋又开始扒手指:“这一锅面得做上五十个吧,一个赚两毛,五十个就是十块,再加上串子的利润,一天就是十六,一个月那得是五百,我岂不是两年不到就成万元户了?”

经过一番计算,最后得出的数字令郭海洋惊得合不拢嘴。

唐钲却是淡淡一笑,万元户就满足了?他的目光可没有如此短浅。

再次出摊,随着昨天一天口碑的发酵,他们的地摊小吃已经在一中里打出了一些名声,随着学生的蜂拥而至,两人也开始忙碌了起来。

做这种小吃生意显然不是人干的活,一个中午忙下来,郭海洋早已累的腰酸背痛,只是看在越来越鼓的钱包的份上,这才咬着牙坚持了下来,反观唐钲虽然也是一刻不停,却一副闲情逸致的样子,摊饼的动作一板一眼,看起来竟然还有些优雅。

郭海洋不禁想问:“我怎么不记得你以前干过这活?”

唐钲心说,那是你没看到而已,前世的时候,我可是靠做这些发家的。

经过一阵忙碌,围在小吃摊附近的学生渐渐散去,郭海洋坐在路边统计着这一波生意带来的收获,他的签串基本售空,唐钲这边的鸡蛋饼也卖出了将近三十个,算是又一个大丰收。

“老板,还有饼吗?”

唐钲正准备收摊时,突然听见一个悦耳的声音,抬头一看,不禁愣住了。

饶是见过无数大明星的唐钲,也不由得发出一声赞叹,眼前这女孩目测大约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面容清丽脱俗肌肤白皙胜雪,一头齐耳短发乌黑亮丽,压在白色的大盖帽下,略显高挑的身材将那一套白色警服穿出了英姿飒爽的模样,虽然看起来较为青涩,还是个没有熟透的青苹果,但那气质足以秒杀后世所有当红小花。

“有呢!有呢!”唐钲小鸡啄米般点头,看的小女警莞尔一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