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无敌修仙之路

无敌修仙之路

孤且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这一劫没有渡过,仙界大帝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竟重生到了地球上,附身在一个备受欺辱的赘婿身上。刚醒来便收到了一纸离婚协议,还没等萧永年反应过来,接二连三的冷嘲热讽,尊严被践踏,仙界大帝什么时候受过这等屈辱,等着吧,迟早有一天,他会让这些人跪着求他原谅的。

主角:萧永年,苏言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永年,苏言 的武侠仙侠小说《无敌修仙之路》,由网络作家“孤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一劫没有渡过,仙界大帝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竟重生到了地球上,附身在一个备受欺辱的赘婿身上。刚醒来便收到了一纸离婚协议,还没等萧永年反应过来,接二连三的冷嘲热讽,尊严被践踏,仙界大帝什么时候受过这等屈辱,等着吧,迟早有一天,他会让这些人跪着求他原谅的。

《无敌修仙之路》精彩片段

江夏市东山别苑。

苏家府邸,一辆黑色的商务林肯驶进大铁门,在层层安检下匆匆奔向深处。

一个青年坐在后排,他一身地摊货,蓬乱的头发加上孱弱单薄的身体,可以说,简直对不起屁股下的真皮座椅。

但此时,他的双眼却透着不一样的光亮,仿佛收纳了诸天黑夜一般深邃。

"这是……汽车吗?"

萧永年摸了摸身下的真皮座椅,难以置信的自言自语道。

他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体验过车驾颠簸的感觉了。

自己明明已经登临仙帝,不是正在冲击神邸之位吗?

怎么突然坐车里了?

"难道是本帝的乌托幻境?"

萧永年闭上眼,手指揉了揉太阳穴,只感觉脑海里尘封的记忆仿佛在苏醒。

他感受着体内流通的仙气,却仅仅是炼气期境界的羸弱身体,一时间有些出神。

"一会儿进了大院,少抬头,免得又挨骂。"

副驾驶位置上正坐着一个长相极美的女子,一身精致的长裙勾勒出凹凸有致的线条。

见萧永年胡言乱语了一路,她眉头微蹙,欲出言教训,但想了想却又转脸过去,柔顺的披肩长发在空气中留下一抹芳香。

女子是苏家的千金,和萧永年有着一纸婚书的妻子,苏言。

自从她的父母去世以后,苏言在家族中便受尽白眼,只有苏老爷子时刻挂念着她,日子倒也中规中矩。

"做好心理准备,爷爷他恐怕真的不行了。"

苏言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仿佛染上无尽的悲伤。

"本帝想起来了!这里是地球,是苏家大院!"

"就是这个晚上,苏老爷子故去,本帝在苏家受尽屈辱,活活被人打死!"

萧永年眼睛眯了眯,终于是唤醒压在心底多年的记忆。

"看来终究还是逃不脱这段往事。"

萧永年长舒一口气,当年萧家被人迫害,自己在苏家备受屈辱,原本他以为这一幕幕都已是往事如烟,却没想到已铸成心魔。

渡劫或许失败了,但自己却重生了,一切都将从头再来。

萧永年心中明镜,既然是心魔,那就让本帝亲手了结它!

下了车,二人并肩往大院门口走去。

见萧永年许久默不作声,苏言眉眼一抬,"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萧永年摇了摇头,自从记忆复苏,他的思绪着实有点乱,仿佛萧家的家破人亡,苏家的凌辱折磨就发生在刚刚,挥之不去。

"如果,我是说如果,若是大伯他们让你和我离婚"

苏言声音低沉,仿佛压抑忍受了很多事,"请你答应好吗"

"为什么?"萧永年前行的脚步一顿。

虽说他和苏言一直都相敬如宾,苏言对他没有感情,他对苏言也并无非分之想,但苏言可从未主动提过离婚。

今日突然提起,又是为何?萧永年看着苏言,他很想要一个答复。

"爷爷要走了,我在苏家,已经没那个保护伞了。"

苏言仿佛没有想要回答萧永年的意思,朱唇轻启,愣愣地看着萧永年。

"什么?"

萧永年此时心中记忆破碎得很,并未太听清苏言低声解释了什么。

"没什么,我们进去吧。"

苏言失望的一叹,留下一缕淡香。

萧永年望着苏言孤伶伶的背影,心中反倒有些释然。

不管苏家人如何,苏言的心始终是善良的。

苏家的老爷子对萧家,对萧永年,只有恩情,更胜亲情。

他绝不能眼睁睁看到老爷子死。

……

"哎呀!是苏言来啦,这不是苏家的乘龙快婿嘛!"

"今儿吹得是什么风呀,把这扫把星都吹来了。"

萧永年前脚刚踏进客厅,嘲笑声紧跟着就是入耳。

"阿言,不是说让他在院里呆着就好吗?"

说话的是苏家的嫡长子,也就是苏言的大伯苏福永。

"自从他入赘到我们苏家之后,家里就没消停过,真是晦气!"

就算是一向温文尔雅的苏言,听到此话,脸上都是闪过几分愠色,"大伯。"

苏福永恨铁不成钢地瞪了萧永年一眼,转身便是带着苏言往楼上走去。

"算了,你先随我上楼,老爷子着急看你一眼呢。"

萧永年低着头,跟着也想要上楼,心中还想着如何施救老爷子的事。

显然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萧永年了,面对冷言冷语,他反而微微一笑。

蝼蚁一样的跳梁小丑而已,放到以前,萧永年随手就能捏爆。

他刚要扭头上楼,一道身影却是出现在萧永年面前。

"萧永年,仆人们都忙着照顾外公,你还不去给我们沏茶?"

说话的是一位个子不高的青年,是苏家长女苏茹梅的儿子。

萧永年懒得搭理他,仅是侧过身,便想继续往楼上走去。

"站住!我跟你说话呢,废物东西!"

见这废物竟然不搭理自己,青年比吃了屎还难受。

闻言,萧永年前行的脚步一顿。

这一刻仿佛能听到一声沉重的心跳,又好似天地的洪钟敲响。

他浑身的气势轰然攀升,庞大的精神压力瞬间席卷而出。

"你说什么?"

萧永年就那么随意地回过头来,淡漠的开口,目光落在青年身上。

噗通!

青年竟是直接跪了下来!

那一刻,他在萧永年的双眸中,仿佛看到了星空崩坏,天和泯灭。

那灭世一般的恐惧,吓得他牙齿都叮当寒战,抬起的手指顿在半空剧烈颤抖,"你,你……"

见此一幕苏家人赶忙都是哄散开,一个个惊慌失措的看着满脸淡然的萧永年。

大姐的儿子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就如此失态,还给这废物跪下了?

注意到四周惊骇的目光,萧永年眉头一皱,无奈收回目光,继续往楼上走去。

"放肆!这里是苏家!你对我儿子做了什么!"

见到自己的宝贝儿子丢了人,姑姑苏茹梅哪能善罢甘休。

她一把将儿子拉到沙发上,三两步便是冲到楼梯上,拦在萧永年面前。

"窝囊废,这儿不是你在萧家那个狗窝,你最好下跪认错,立刻!马上!"

苏茹梅站在更上层的楼梯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威胁道。

"管好你的儿子。"

萧永年本就心情不畅,此刻又不能直接出手捏死这些蝼蚁,所以语气中竟有一种不可违抗的强势。

可这一下,苏茹梅彻底炸毛了。

平日里,萧永年向来打不还手骂不回嘴,今天是仗着人多,翻天了不成?

"好!不跪也行。"

苏茹梅厉声喝道,"那就给我滚出去!"

苏家人纷纷幸灾乐祸地看过来,萧永年强压着火气,"你凭什么让我出去?"

"凭什么?"

苏茹梅刻薄的脸上泛起一阵冷笑。

"就凭苏言已经同意跟你离婚了,你个丧家之犬再和我苏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闻言,苏家众人脸上皆是惊喜,"什么!苏言同意了?太好了!"

"听说前几天杜家的聘礼都下过了!这下好了,就算老爷子不在了,我苏家还有杜家这个靠山。"

看着萧永年阴沉下来的脸色,苏茹梅更加肆无忌惮地嘲讽道。

"该不会她还没告诉你吧?真是可怜呢,过了今晚,你媳妇儿就是杜公子的女人了!"

苏茹梅恨不得直接把萧永年气的口吐鲜血,嘴角别有深意的一笑,"苏言的身子,想必你还没碰过吧?不知道杜公子喜不喜欢?"

"你找死!?"

萧永年心中十分难受,已然是到了爆发的边缘。

统御仙界近万载,萧永年从未受过这等奇耻大辱!

他突然想起进门前,苏言所说的话。

"若是大伯他们逼你和我离婚,请你答应好吗?"

当时苏言不耐烦的样子,根本就没打算考虑他的感受!

萧永年直接被气笑了,他算是想明白了。

苏言,你当真就这么想跟我离婚吗?

就在萧永年即将在沉默中爆发的时候,门口传来管家的声音,

"夫人,杜家少爷到了。"


听到竟是杜家公子到了,苏茹梅原本挂着怒意的脸顿时云开雾散。

"杜国豪少爷来了?"

"快,快快有请!"

苏茹梅惊喜的下了楼梯,一众苏家人皆是站起身来,上前恭迎。

萧永年原本打算,若是这个女人再敢有一句不敬,就直接捏死她!

但听说是那个已经下了聘礼的杜家少爷来了。

萧永年突然来了兴趣,得是什么样的金龟婿能让苏家这群自命不凡的人看上?

所以他将目光看向门口。

那里,正有一位身穿蓝色休闲装的青年走了进来。

此人虽然生的俊朗,个头也勉强过得去,但给萧永年的第一感觉便是瘦弱不堪。

就好像长时间吸食大麻的人,完全没有精气神,萧永年心中很清楚,这是作息不调,纵欲过度的表现。

但紧跟着,一道人影却是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那是一位身披黄色八卦道袍的老道士,高高的帽子,八撇的小辫胡子,看起来十分滑稽。

"这个人……"

萧永年现在虽然仅仅是炼气期,但仍然一眼看出这个老道士双目中隐晦如妖邪般的歹毒,绝非善类。

"苏姨!"

杜国豪一进门便是亲切的叫到,那一脸的笑容仿佛盛开的菊花,就仿佛看到了已经过世的老母。

"哈哈,杜少爷,总算把你盼来了!"

苏茹梅正愁如何打压萧永年呢,目光不禁落在一旁的老道身上,"咦?这位是?"

"哦,忘了介绍。"

杜国豪没有看到苏言,脸色的笑容顿时拉了下来,语气都跟着僵硬几分。

"这位是长风道观的陈道长。"

"得知老爷子病倒之后,在下是昼不能思,夜不能寐。"

"马上就请陈道长连夜赶了过来,看看能否帮上忙。"

站在杜国豪身后的老道士眯着眼,在苏茹梅残有几分韵味的身段上不着痕迹的刮了几眼。

"夫人请放心,既然老夫到此,苏老家主的恶疾定会迎刃而解!"

老道士的自信,让站在后面的苏家人一怔,随即便是脸上惊喜,纷纷欢呼起来。

"那就有劳道长,事后苏家必有重谢!"

苏茹梅和杜国豪二人相视一眼,目光中意味深长,笑容里悄然闪过一丝丝阴冷。

他们认识!

萧永年站在楼梯间,一眼便是看出了苏茹梅三人之间的眼神交流。

他的心里突然升起有一种不好预感,若是让这个老道为苏老爷子治病,那老爷子怕是真就活不过今晚了。

"那事不宜迟,敢问苏老爷子现在何处?能否让老夫看看?"

老道士直接步入正题,显然就是早有预谋。

"道长请随我上楼。"

苏茹梅领着杜国豪二人便是往二楼走去,楼梯上,萧永年正站在那里。

"废物!赶紧滚开!"

她伸出手想将萧永年扯到一边,但萧永年却是纹丝未动,一双古波不惊的眼睛就那么看着她,仿佛察觉了一切。

这让苏茹梅顿时有些慌乱,嘴上更是丝毫不留情面,"你拦在这里,是想拖延时间,不想道长为老爷子医治?"

然而,萧永年仅仅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是侧身走到杜国豪二人身前,抬眼看向老道士。

"敢问道长,你这双手可曾救过人?"

老道士被如此质问,脸色顿时便阴沉了下来。

他面露几分凶光的盯着萧永年,开口问道。

"小子,你是何人?"

"这位兄弟就是萧永年吧?"

杜国豪微微一笑,十分绅士的伸出手,"你好,我叫杜国豪,苏言的未婚夫!"

未婚夫?

萧永年冷冷一笑,他现在不想和这群蝼蚁计较这种事,离婚的事是真是假,本帝自会亲口问苏言。

"敢问道长要如何救治苏老爷子?"萧永年依旧没有放过老道士的意思。

"如何?"

老道士不禁哈哈笑出声来,"小子,老夫治病救人的时候,你还穿着兜裆裤呢!就你也配质问老夫如何?"

"呵呵,那我怎么觉得,你这双手沾满了鲜血,根本就不是一双救人的手呢?"

萧永年冷笑着看着老道士,"长风道观?据我所知,江北一代好像没有这么一个道观吧?"

"放肆!萧永年,你马上给我滚开!"

苏茹梅没想到萧永年竟然上去就对老道士不依不饶的质问,难不成这废物看出来什么端倪了?

她顿时就急了。

"来人啊!把这废物给我拖下去,这个疯子,竟然拦着道长救治老爷子!"

"废物!滚下来!"

苏家人见萧永年竟然阻拦道长为老爷子救治,顿时一个个义愤填膺地冲上前来。

就在此时,二楼厅堂的门却是打开了。

苏福永听到楼梯间的嘈杂争吵,大步走了出来。

"胡闹!成何体统!?"

他原本心情就差到了极点,这下彻底阴沉下老脸来。

不过,当他看到站在客厅里的杜国豪时,明显的面部一僵,强行挤出几分温和的笑容来。

"呵呵,小杜来啦,你们,全给我让开!"

苏福永目光一瞪,苏家人瞬间退散开来,一个个闷声不响地回到沙发那边。

"大伯,我特地请陈道长连夜过来为苏爷爷治病。"

杜国豪满嘴的亲切和善,十分有风度走到楼梯间,嘴巴向萧永年一撇。

"可是,苏家好像并不欢迎我,看来是本少自作多情了。"

看到杜国豪带着老道士转身就要离去,苏福永赶忙是拦了上去。

"杜公子,您误会了,不是您想象的那样。"

原本苏福永还能仗着自己是长辈,还能亲切的叫上一声小杜。

这下见杜国豪冷脸,他连称呼都是改了,"他只不过是一个下人,连狗都不如的东西,还望杜公子莫要见怪。"

说罢,苏福永狠狠地瞪了萧永年一眼,厉声喝道,"萧永年,你现在,滚出去!立刻!马上!"

"他们救不了老爷子。"

事到如今,萧永年完全懒得解释,因为即便是他将真相公之于众,此刻也不会有人相信。

"放屁!他们不能救,你能救?"

苏福永大发雷霆,三两步就是冲上前来,一把扯过萧永年的衣领。

"父亲当年是怎么对你的!你好意思眼睁睁看着他去死?"

"我能救。"

萧永年任凭苏福永如何用力,依旧是满脸的淡然,仿佛老爷子的病当真是不值一提。

"你——"

苏福永气的咬牙切齿。

"够了!"

二楼门口,苏言一直正站在那,目睹了眼下的一切。

此刻的她,哭红的眼睛闪着泪光,脸上对萧永年的失望与不解彻底化作愤怒。

"阿言……"

见苏言下来,杜国豪脸上瞬间染上几分喜色。

然而,苏言却是直勾勾的奔着萧永年走去。

"萧永年,你太让我失望了!"

曾经爷爷待他就如亲孙子一样,如今爷爷病危,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拦。

究竟欲意何为?

一时间,那股失望与忿恨,令苏言语气都有些颤抖。

"我,我们离婚吧!"

"你再也不是苏家人,苏家的事与你无任何瓜葛,请你离开!"


苏言当真是受够了想要和我离婚!

苏茹梅那个女人说的都是真的!

这是萧永年此刻的第一反应。

他的心,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岁月没有这般起伏过了,那种感觉十分玄妙。

仿佛是灵魂最深处传来的隐隐作痛,寻不出源头,终不知去处。

苏言见萧永年一直看着自己,一时间她目光不由得开始闪躲。

"你走吧,再也别回来了!"

事到如今,一刀两断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苏言下定决心,冷言说罢,转身便是回去。

萧永年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便在苏家人幸灾乐祸的眼神下,转身向厅堂走去。

毕竟每个人都有选择权利,即便这个人曾是他的女人。

然而,正当萧永年推开门半只脚已然迈出门去的时候。

一道传唤却是从二楼厅堂门前传来。

"萧永年?哪位是萧永年先生?"

一位老者匆匆走了出来,"苏老家主请萧永年进去一见。"

"薛神医?老爷子醒了?"

听到苏老爷子醒了,苏福永和苏家人顿时大喜,但下一秒,老者的话却让所有人如遭雷劈。

"苏老家主此刻怕是回光返照,老夫才疏学浅,竟是束手无策,当真枉为神医之名。"

老者满脸哀痛的叹息,"对了,萧永年在哪?苏老家主希望在临死前看他一眼。"

这一刻,萧永年原本决定迈出的脚,却怎么都难以落下。

苏老爷子对萧家,对自己的种种照顾,仿佛前一秒就发生在萧永年眼前。

世间曾待我如何,这与我日后待人如何没有半点关联。

所谓的坚守本心,首先便不是厌世。

苏老爷子对自己有大恩,无论如何,今日他的命,本帝必救!

心中明悟,萧永年调转过来,匆匆便是上楼。

"哎!你不能……"

苏茹梅见萧永年竟然还有脸转身回来,嘴上说才说到一半,伸出去的手便被萧永年一把搪开。

很快!

甚至苏家人都没来得及开口阻止,萧永年已经是冲进了二楼。

披着黄袍的老道士一直站在那里,若有所思的捋了捋小胡子,轻轻扯了扯一旁的杜国豪。

……

当萧永年走进二楼厅堂之时,下人们正被一声声臭骂赶了出来。

"滚!都给老夫滚!"

"老夫还没死呢,萧永年呢!让他来见我!"

老者依靠在卧榻之上,一头头发蓬乱,一脸即将寿终正寝的死气,唯独两只眼睛泛着光亮,一看便是精明之人。

见到萧永年走进来,老者激动的情绪明显缓和了下来。

"不这样,我怕他们赶你走。"

苏老爷子见到萧永年,全身放松下来,本想着长舒一口气,胸口却是骤然一阵剧痛!

"咳,咳嗯!噗——"

没咳上几声,苏老爷子便口吐鲜血,死气沉沉的脸憋得通红,强忍着胸口,双眼痛的满是血丝。

"爷爷!"

"苏老!"

见此一幕,苏言与萧永年皆是脸色一变,二人冲到床榻前。

"爷爷,你怎么样?"

苏言急的泪如雨下,手上的手帕不知换了多少块,依旧擦不尽苏老爷子身上的血迹。

听到厅堂内悲呼后,苏家众人也是冲了进来。

"薛神医,快!"

苏福永焦急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吐血了?"

薛神医站在那里,惋惜的摇了摇头,此刻老爷子气血攻心,必死无疑。

"陈道长,苏老爷子他……"

杜国豪带着黄袍道士走到最前面,面露关切的问道。

只见老道士将手放在老爷子手腕上,良久,无奈摇头。

"苏老家主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机,此刻气血攻心,神仙难救。"

这下倒是好了,老夫都不用出手,这老爷子就要死翘翘了。

老道士暗暗一笑,脸上却是露出无尽惋惜,"唉,若不是方才这小子……"

"萧永年!都怪你!"

苏茹梅见老爷子已经必死无疑,心中顿时放松下来,"若不是你,老爷子怎会没救?"

萧永年默不作声,将手搭在老爷子手腕上。

"哼!装模作样!"

苏茹梅依旧不依不饶的想要将萧永年彻底赶出苏家,"你不说你能治吗?倒是救啊!"

眼见着老爷子气数已尽,苏言一只手扯在萧永年的衣襟上,仿佛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萧永年,你真能救吗?求求你救救爷爷吧!"

"阿言,放心吧,萧兄弟既然说能救,就一定可以的。"

杜国豪站在苏言身旁,温柔地安慰起来,"况且,就算救不了,你还有我,有苏家,大家都在。"

好一句大家都在!

萧永年侧眼了一眼杜国豪,这群人如意算盘都是打的响亮,见苏老爷子必死无疑,竟然恶毒到将锅甩给我。

"萧永年,你最好是能救!"

苏福永阴沉着脸紧盯着萧永年的一举一动,"如若不然……"

"不然如何?"

萧永年冷冷一笑,直接站起身来,丝毫不惧地与苏福永对视。

"不然你今日休想活着离开我苏家!"

苏福永恨的咬牙切齿,若不是这小子拦着陈道长不让医治,错过了最佳时机,父亲又怎么会撒手人寰?

"萧永年,你到底能不能救!?"

苏言站起身来,脸上尽是怒意,从一开始萧永年便在拖延时间,直到现在爷爷眼看着都要不行了,他竟然还在袖手旁观!

"如果不能,那就请你出去!"

"就是,都不是苏家的人了。还在这里碍眼!"

一时间,苏家人将怒火全都转移到萧永年身上。

"不能放他走!是他害死了老爷子!"

萧永年就那么静静地看着苏言,既然忍受不了,当初又何必承认那一纸婚书?

既然这段姻缘在下无福消受,那我又何必赖着不走?

"老爷子我会救,但从今往后,你我再无瓜葛。"萧永年冷冷的说道。

"你——"

苏言看着萧永年绝情的眼眸,仿佛受到莫大的委屈,泪水簌簌的便是落下。

卧榻上,老爷子缓过神,已经是虚弱得说不出话来。

闻言,他一把扯住萧永年的衣服,双眼怒视着萧永年,说什么也不肯放开。

噗——

片刻之后,苏老爷子再次狂喷一口鲜血,整个人瞬间失去意识,陷入昏迷之中。

"爷爷!"

"家主!"

这一刻,苏福永再也等不下去了,他直接冲到萧永年身前。

"萧永年,你究竟救还是不救!?"

苏福永脸上阴晴不定,目光中辗转着杀机。

他已经决定了,只要萧永年说出一个"不"字,那萧永年立刻就可以去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