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盖世仙尊

盖世仙尊

太玄渊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叶玄本是诸天共尊的盖世仙尊,闭关练功沉睡了近十三万年。如今一朝苏醒,竟被当成了诈尸!苏醒之后的叶玄,发现自己创建的诸天第一势力帝庭不仅没落了,连他的后代和徒子徒孙们也被人追杀。

主角:叶玄,南宫云韵,云梦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玄,南宫云韵,云梦 的武侠仙侠小说《盖世仙尊》,由网络作家“太玄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玄本是诸天共尊的盖世仙尊,闭关练功沉睡了近十三万年。如今一朝苏醒,竟被当成了诈尸!苏醒之后的叶玄,发现自己创建的诸天第一势力帝庭不仅没落了,连他的后代和徒子徒孙们也被人追杀。

《盖世仙尊》精彩片段

“唉,沉睡十二万九千六百年,终于是苏醒过来了。”

一片漆黑的空间内。

四四方方。

叶玄从最深层次中的沉睡中觉醒,悠悠地长叹了一声。

当初,他贵为诸天共尊的盖世仙尊,何等盖世无双,纵横万界无敌手。

然而,因为冲击至高无上的领域时,因为走火入魔,导致直接沉睡了。

这一沉睡,就是整整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合计就是整整一个纪元时间。

如今,终于苏醒过来了。

“一个纪元过去了,不知道现在帝庭都这么样了?”

叶玄喃喃自语,他看向这四四方方的漆黑空间,顿时明白了,不由失笑。

没想到有朝一日,伟大如他,居然也会被人埋葬在棺中……

……

星岚宫。

后山残墟。

一众姿色出彩的女子林立在这座昔日至高无上的圣山废墟。

为首一个看上去三十出头却风韵绝代的绝美女子,梳着凤凰髻,雍容华贵。

只是脸色颇为苍白,其他女子也脸色不太正常,衣衫略有破烂,染有鲜血,仿佛刚经历过大战一样。

她们看着被视之为整个星岚宫禁地的废墟之地,立着一面面石碑。

此乃星岚宫历代祖师爷的墓地。

“历代师祖,是我云韵无能,愧对历代师祖,如今星岚宫非但未能回归昔日始祖在世时称尊天下的风采,更是被迫无奈分割下,只剩下区区星岚宫。”

“莫说在这南荒域上,就算是在这夏王朝中也不过只能算是三流宗门而已。”

“如今,魔宗马上就要上门前来,要求吞纳星岚宫,夺得昔日帝庭的最后残墟之地。”

“现在,我云韵作为星岚宫宫主,也有可能是最后一代宫主,将率领星岚宫所有人与魔宗决一死战,誓死保护帝庭残墟之地。”

“恳请诸位师祖在天之灵,要保护星岚宫,莫要沦落到魔宗掌上。”

云韵率领着星岚宫一众人,朝着那蒙尘多年的墓碑恭敬地拜了又拜,插上香烛。

尽管知道此次面对魔宗毫无希望可言,但还是在决一死战前,前来圣地墓碑前,祭拜历代祖先,希冀求得祖先冥冥中的保护。

最后,云韵带着一众星岚宫长老弟子冲天离开。

魔宗即将入侵,她们需要回归阻挡。

祖墓,只留下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虽然衣衫破烂,俏脸无血色,不时咳嗽,但不时还是认认真真地对着蒙尘多年的历代祖先墓碑拭擦尘埃,一边轻声道:“各位老祖宗,你们可要保佑我们星岚宫了。现在我们星岚宫受到魔宗入侵,已经摇摇欲坠了,很有可能连帝庭最后的残墟都无法保存下去了。”

“一旦星岚宫没有了,那么整个帝庭在这世间的最后传承也就没有了。”

“而且魔宗素来残忍,一旦入侵了,怕是星岚宫所有人都无法幸免。”

看了一眼这个林林立立矗立着诸多墓碑的禁地,云梦轻叹一声,转身就要离开,冲天而去。

喀嚓——

就在这时,矗立于最里面的一面石碑突然炸开了。

对于拥有神海境的云梦而言,自然清晰如惊雷炸响,看着裂开的墓碑,俏丽的脸上一片惊骇:“老祖宗诈尸了?”

只见到位于最里面的泥土突然就撕裂开,一道身影冲天而起,旋即落在了云梦的面前。

发须皆白,体态修长,一袭古旧道袍。

这道身影正是叶玄,他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吓得脸色苍白的少女,忍不住微微凝眉:“区区神海境七层的小小修士,怎会在我帝庭之地内。”

昔日帝庭何等辉煌,傲凌诸天,最弱都是化神、洞虚等俗世中称雄的强大修士,区区神海境着实是弱小无比,连成为帝庭杂役都没有资格。

叶玄看向吓得跌倒在地的云梦,皱眉道:“你是谁?为何会在这里?”

云梦惊恐地看着眼前这道身影,赶紧退开了一段距离,战战兢兢道:“这里是我星岚宫的祖宗墓地,你到底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星岚宫?祖宗墓地?”叶玄皱眉,这是什么门派,这不是帝庭吗,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所谓星岚宫的祖宗墓地了?

能够占据帝庭之地,这星岚宫料想也不想寻常宗门。

只不过昔日他在世时,称尊万界,却不曾听闻过星岚宫之名。

难道是他沉睡后,后世崛起的强大宗门不成?

于是他问道:“这里不是帝庭吗?”

“帝庭?”云梦古怪地看着眼前的白发老者,摇了摇头,道:“帝庭早就在荒古时代就覆灭了,不过我星岚宫乃昔日帝庭的后人。”

叶玄如遭雷击,不敢置信,帝庭居然被覆灭了。

这怎么可能?

昔日帝庭何等辉煌,在他的率领下,称霸诸天万界,甚至数度攻打进入了洪荒仙界内,击杀不知何几的仙人,鲜血洒遍诸天,好不显赫辉煌。

鼎盛时期,万界共尊!

这样辉煌的传承,就算是延绵亿万载都不在话下,如今怎会沦落到这般下场。

他只是沉睡了一个纪元而已,不应如此。

“帝庭怎会被覆灭,是何人覆灭的?”叶玄紧紧凝视着云梦,不自觉间释放出一丝威势,顷刻间风云色变,整片后山都在震颤。

又岂是云梦区区一个神海境所能承受,顿时难受得雪上加霜,伤势复发,不断吐血。

叶玄见到这一幕,知道不妥,马上内敛威势,云梦这才好受了一些,惊骇地看着他,此人到底何方神圣,威势恐怖如斯,就算是宫主也有所不如啊。

“我不知道。”云梦摇了摇头。

叶玄看了一眼云梦,知道她所言非虚,天下间又有几人可在他面前隐瞒,只得叹了一声:“没想到堂堂帝庭居然沦落如此地步,哪怕是昔日的八部众也如此衰落了,当年帝庭可没有你这般修为低微的小修士啊。”

是啊,区区神海境,连当帝庭的杂役都没资格啊。

见叶玄三番四次提起帝庭,云梦心中惊疑不定,莫不成眼前这个老者是昔日帝庭的老祖宗之一?

她不由得问了一句:“您是哪位老祖宗啊?”

叶玄淡淡地道:“叶玄。”

当“玄”字吐出时,晴空万里的天空蓦然响彻一声惊雷,掩盖过去了,仿佛此名不应响起。

叶玄抬首看向苍穹,露出一缕讥嘲之色。

“叶?”云梦疑惑地摇了摇头:“昔日帝庭有您这样叶姓的老祖宗吗?”

叶玄皱了皱眉,旋即明悟了,当年他可是一代帝主,统御八部众,除了最亲近之人外,谁人知晓帝主真名。

何况,他在世时,虽有帝后,却无儿女。

后世人不知他姓叶也是正常。

随后云梦带着一丝哭声,恳求着叶玄道:“您既然是当年帝庭的老祖宗,现在我们星岚宫也要被覆灭了,云梦恳请老祖宗出手拯救星岚宫。”

说罢跪拜下来,朝着叶玄叩拜在地了。

“星岚宫也要被覆灭了?”闻言,叶玄眸光闪过一抹冷意,拂袖道:“虽然帝庭已然覆灭,只剩下星岚宫残留。不过也罢,既然是我帝庭八部众后人,自当照拂一二,断不能让他人插手其中。”

 


叶玄神色淡然,静静思索。

虽然决定要帮助星岚宫这个帝庭仅存的残墟后裔,他也不会亲自出手。

原因无他,早在十万年前,叶玄的修为已经达到这世间至高无上,天下众生尽数伏于脚下。

世间值得他亲自出手的敌人,绝不超过一手之数。

这其中必然不包括这从未听闻过的魔宗。

而神明又岂会对灭杀蝼蚁感兴趣?

叶玄看向模样凄惨的云梦:“你在这星岚宫中是何身份?”

叶玄的目光平淡,云梦却感受到一种摄人的威压,让她几乎要透不过气来,摸了一把眼泪,战战兢兢的回应:“启…启禀老祖,云梦是星岚宫现任宫主云韵的第七弟子,也是最小的弟子。”

叶玄闻言,眉头一皱,随机又缓缓舒展开。

是了,十万年前他早以立下规矩,帝庭墓地非核心弟子不得入内,哪怕过了这么久,也无人敢违背他的意志。

只是可悲,曾经世间独尊,强横无两的帝庭。

后裔核心弟子修为竟然弱成这样!

自己沉睡的这十万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是什么势力,竟敢对他的留下的帝庭出手?

叶玄面色未变,心中却升起一丝滔天的杀意。

轰隆隆!

天空中雷鸣炸响,如墨的乌云汇聚,仿佛要降下天罚,又更像是天地都在恐惧。

仅仅一个念头便引动了天地。

云梦站在旁边,脸色煞白,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这位从墓中出世的老祖,实在是太过神秘恐怖了。

叶玄挑眉望天,冷哼一声,瞬间,雷闭云收。

他确实不适合出手,不过却可以借他人之手。

叶玄看向云梦破烂的衣衫,随手挥出,一道七彩光华涌动,附着在云梦周身。

云梦浑身一僵,根本不敢动弹,只是转动眼睛,看着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

只见身上原本残破的衣裙,眨眼间被一件精美华贵的羽衣替代,上面七彩的光芒流转。

只看着,就知道绝对不是凡品。

更让云梦震惊的是,羽衣之上传递过来的强大力量,让她身体的伤势顷刻间复原,而且修为也随之提升。

这种神奇的功效。让云梦震惊的瞪大眼睛,难治置信的问道:“老祖,这羽衣是?”

叶玄淡淡道:“不必大惊小怪,这只是我当年云游之时,偶然遇到一只七彩神凰猎杀所得,随手炼化成了这件羽衣,品级也不过是一件区区帝器。”

“七彩神凰!帝器!”

云梦脑海中顿时天雷滚滚。

要知道,七彩神凰可是传说中的十大神兽之一,万禽之首,实力强横足以比肩人族顶尖强者。

到现在已经消失了几万年,据说早已经绝迹。

这位突然复苏的神秘老祖,竟然说是自己云游之时随手斩杀。

那他的实力…

云梦心里甚至有些怀疑这话的真假,因为这实在太过惊骇了。

而帝器…

也是传说中的神器,恐怕只有如今大陆上几大顶尖隐世宗门才会拥有那么一两件。

至少星岚宫没有这种神物。

云梦楞楞的看着身上的羽衣,竟感觉有些烫手,她觉得自己配不上这种品级的神器。

叶玄可没这种感觉,帝器而已。他的库存拿出来足够堆满这片墓地,根本看不上眼。

随手再次一挥,一柄神剑出现,落在云梦手中。

叶玄道:“此乃神凰剑,乃是神凰骨骼所炼。同样是一件帝器,两件法宝本是一体,我留着也无用,一并送于你了。”

又是一件帝器…

云梦心里一颤,小嘴微张,心里没有喜悦,反而惶恐不已。

她不过是一个神海境的小修士,星岚宫又穷的很,平时最多也只是拿着一些灵器。

现在突然被人随手送了两件顶级的神器,就像普通人突然中了五百个亿的巨奖,心境肯定一时之间承受不了。

“有这两件帝器加持,足够让云梦的实力从弱鸡的神海境,跨越几个境界,达到元婴之上的境界,虽然还是弱鸡,对付不知名的小小魔宗,已经足够了。”

叶玄不再言语,转而打量周围的环境,陷入回忆之中。

神识放开,方圆万里轻易便探查的一清二楚。

叶玄心里一叹,果然,沧海桑田,当初万世独尊的帝庭,如今只剩下星岚宫的这弹丸之地。

也就只有这块墓地,还是原来的样子。

忽然,叶玄的目光转向墓地入口。

片刻之后,几道身影跌跌撞撞的闯入。

为首的女子凤鬓高束,一身月白色宫装,沾染着大片血迹,脸色也是苍白。

云韵气息奄奄,身上伤势极重,全靠一股信念强撑着,护佑仅存的几位弟子退到了墓地之中。

她心中升起无尽的悲凉,尽管已经拼尽全力,可魔宗来势汹汹,跟她同等境界的元婴境高手就有三个,联手围攻以下,她终究是不敌。

“云韵愧对历代先祖,今日我星岚宫,怕是真的要从这世间除名了。”

“也罢,能死在这历代祖先安眠的圣地,也算是我最终所求的归宿。”

退入墓地,云韵神情恍惚,没有发现墓地之中的叶玄二人。

“师尊!”

云梦却是反应过来,惊呼一声,焦急的上前扶住云韵。

“师尊,你怎么样了?”看着师尊和几位师姐狼狈的模样,云梦眼中涌出泪光,心疼不已。

“云梦…”云韵苦笑着摇了摇头,心思复杂,也没注意到云梦身上的变化。

不等云梦再说什么,自墓地门口,几道阴郁贪婪的声音传来。

“哈哈,几个星岚宫余孽还想逃,逃的了吗?”

“待会不要着急杀掉,这云韵和她几个徒弟可是难得的美人,老夫早已眼馋许久了。”

“据说星岚宫曾是帝庭前身,墓地之中埋了无数帝庭无数的强者,等灭了她们,定要挖开这些坟墓,里面必然有不少好东西。”

“是极,是极。便是那些强者的骨头,也可拿去炼制法宝,咱们要发财了。”

话音落下,上百人鱼贯而入,为首三个老者身穿黑袍,面容阴郁,修为尽数都在元婴境界。

他们贪婪的目光扫过云韵,旋即眼睛一亮,齐齐的集中在云梦身上。

这…竟是帝器!

 


竟然是帝器,而且还是两件!

三个魔宗长老,瞳孔骤然紧缩,激动的浑身颤抖。

这个世界,神兵法宝的等级共有八等。

从下往上,分为黄,地,玄,天,皇,帝,圣,神!

下四等天地玄黄又可统称为灵器,虽然珍贵,但并不算罕见。

而从皇级开始,便是突破了寻常灵器的范畴,威能强大无比,拥有各种神奇的功效。

哪怕是皇器,都可称为稀世珍宝,得到便可以成为一方势力的震派至宝。

所有人都会为之疯狂!

想不到,这不入流的星岚宫,竟然隐藏了两件帝器!

三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某些含义。

本来,他们就是为了灭亡星岚宫而来,如今为了这两件帝器,更是必须不择手段的得到!

片刻间,三人已经达成了统一意见,不怀好意的阴冷目光又落在云梦身上。

南宫云韵眉头深深皱起,身上的伤势已经让她成为强弩之末,可到最后一刻,她还是想尽力保护宗门和弟子。

深吸一口气,南宫云韵把云梦拉到身后,面对三人道:“我星岚宫素来不于外人结仇,跟魔宗更是毫无恩怨,你们为何苦苦相逼,今日更要灭我全宗上下,就不能给我们留一条活路吗?”

说出这番话,南宫云韵脸色更是苍白,心中升起无尽的悲凉。

明明,她们没有任何过错,更没有去招惹任何人。

魔宗中人毫无理由的攻打山门,屠戮星岚宫无辜弟子,要灭他们满门。

现在却需要自己卑微的求这些恶人给一条活路!

若只是她一个人,南宫云韵就算战死,也不会跟他们低头。

可自己仅存的弟子是无辜的啊!

三个魔宗长老闻言,停顿片刻,骤然响起肆无忌惮的猖狂大笑。

“哈哈哈,她在说什么?是在求我们吗?”

“嗤,真是可笑!弱肉强食便是天理,何需什么仇怨,连这点都不懂,星岚宫也没必要存在了。”

“到现在这个地步了,还来求有什么用?不过你若是肯陪老夫双修,尽兴之后,或许可以留你们一个全尸也说不定呢!”

三人大笑不断,上百魔宗弟子,也是符合着大笑。

南宫云韵紧紧咬着牙冠,苍白的唇瓣被鲜血染红。

仅存的几个弟子,见到师尊为了她们而受辱,全部都是愤怒不已。

“师尊,不用求他们,身为星岚宫弟子,就算死,也不会向他们屈服。”

“没错,弟子不怕死!”

云梦眼眶微红,怒视着对面的魔宗众人,想起战死的众多同门师姐,心中充满愤怒和委屈。

她们星岚宫上下,处处忍让,为的只是安安稳稳的修炼生活,这些恶人为什么要无缘无故欺上门来。

云梦恨不得亲手杀了他们,为死去的同门报仇。

可惜,她知道自己的修为不够,连师傅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想到这里,云梦忽然想起叶玄。

这个身份神秘的宗门老祖,他一定可以。

不由得,云梦回头看去。

却看见叶玄神色淡然,脸上无悲无喜,一身的气息收敛,就像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

甚至,存在感都降到了最低,在这里的众人几乎都忽略了多出了这么一个陌生人。

叶玄静静的站着,就像是一个看客。

他在观察,目光仅仅扫了几位魔宗长老一眼,就再懒得去看。

区区元婴境界三层,在他眼中连蝼蚁都算不上。

放在帝庭鼎盛时期,连扫地的杂役,都能冷弹指间灭杀了这几人。

叶玄重点观察的是南宫云韵这个现任宫主。

帝庭虽然衰弱至此,但是只要有他在,想要重新恢复荣光,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甚至,根本不用出手,只要放出消息。

凭借他帝庭之主横压万世的威名,那些所谓的隐世大宗,无上神朝,怕是立刻会吓的跪在星岚宫门外。

可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曾经的叶玄早以征战万界,让至高的洪荒仙域都染遍神血。

现在复苏,无论是修为还是心境都更上一层楼,已经没兴趣再去走一遍这条路。

与之相比,不如隐居在这帝庭的祖墓之中,培养可堪一用的弟子,让她们站在这世界之巅。

“南宫云韵的外貌气度都配得上宫主之位,对待弟子也是温厚纯良,可惜遇事还是不够成熟果决。”

叶玄摇了摇头。

身为领导者,可以被形势所逼,暂时服软,但不可太过瞻前顾后。

明知别人抱着必杀的心思而来,便不用太想其他。

若是换叶玄面对这种情况,就算明知不敌,也要拼劲最后一丝力量杀伤敌人。

哪怕自爆本源,同归于尽。也要拖上一个垫背的。

只有这样才能让敌人畏惧。

“不过,这些弟子倒是被她教导的不错!”

叶玄露出一丝微笑,想起了曾经跟随自己一路征战万界的手下。

他们可没有一个怕死的人啊。

当年跟随叶玄进入洪荒仙域之时,遇到强敌,他们可是动不动就要自爆,让无数仙神看到他们都避之不及。

叶玄思索间,魔宗的几个长老,也嘲笑够了,为首的一人摆了摆手,止住身后众人的笑声。

他目光阴冷的看着南宫云韵和云梦:“南宫宫主,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只要你委屈一下答应我们三人,另外让你这弟子把身上的宝物交出来,我可以答应给你们留个全尸,不然…”

说道这里,他阴冷一笑,让人忍不住身上一寒:“我魔宗中人,可多的是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法子。”

另外两人虽然没说话,可是贪婪的目光不停的在南宫云韵和云梦身上打量,显然是吃定了她们。

听到魔宗长老的话,南宫云韵反而平静了下来,只是眼中涌出决绝之色。

她只所以委屈求全,也是为了保住弟子的性命。

现在既然再没有一丝可能,哪么她必然不会再软弱半分。

就算死,也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南宫云韵下定决心,还没来的及开口,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

“区区几只蝼蚁,也敢大言不惭,帝庭的威名,是否过去了太久,让世人都忘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