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双宝驾到想娶妈咪先过我们这关

双宝驾到想娶妈咪先过我们这关

爱吃黄焖鸡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五年前,怀胎八月的林夕被设计陷害,痴恋多年的心上人为了白月光却对她置之不理……这种渣男不一脚踹开还留着过年吗?林夕深刻的意识到男人不爱自己,更不会做一个好爸爸,于是她毫不犹豫的对叶景州提出了离婚。

主角:林夕,叶景州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夕,叶景州 的武侠仙侠小说《双宝驾到想娶妈咪先过我们这关》,由网络作家“爱吃黄焖鸡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怀胎八月的林夕被设计陷害,痴恋多年的心上人为了白月光却对她置之不理……这种渣男不一脚踹开还留着过年吗?林夕深刻的意识到男人不爱自己,更不会做一个好爸爸,于是她毫不犹豫的对叶景州提出了离婚。

《双宝驾到想娶妈咪先过我们这关》精彩片段

“真的不是我做的!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

林夕看着眼前的男人,脸色惨白的倒在地上。

可叶景州却丝毫不管倒地在前的人,他拿着手机,居高临下的看着林夕,从未有过的恶毒眼神死死地瞪着她:“当时那里就只有你们两个,林夕,为了让林夏消失,这种事,你都做得出来?”

“我没有!”林夕知道,根本没有人相信她。

林夏失足摔下楼梯,粉碎性骨折,医生说很可能落下病根,而当时在场的人只有她和林夏两人。

不是她,还能是林夏自己摔自己吗?

林夕看着他,这个她爱了五年的人,这个自己好不容易嫁的人,心里却根本没有她。

叶景州冷着脸,那张俊俏的脸,林夕曾经一直放在心里,可渐渐的她发现,这个人的心里从来只有另一个人。

“叶景州,你就真的这么讨厌我吗?你讨厌我你还娶我?!”

连这周莫须有的罪行,也要加在她身上。

“当初会娶你,只不过看在爷爷的面子上。你能嫁给我,也是因为那晚你给我下了药,然后再去我爷爷那边求他。林夕,别把自己想的这么无私伟大,我说过,我可以娶你,但你要是敢对林夏怎么样,我不会放过你。”

“不是我!是林夏她要跟我说关于我母亲的事情,我才去……”

“你闭嘴。”

叶景州不想再听她狡辩下去。

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微信,不耐烦的捏了捏眉心:“不要再做无谓的争辩,我现在去医院,要是林夏有什么事,你母亲这辈子都别想从里面出来。”

林夕心里最后一点火光,在他这句话说出口的那瞬间,便彻底熄灭。

她忍着痛从地上爬起来,眸底闪过一丝悲凉,“既然如此,那我们离婚吧。”

“……你肯离婚?”叶景州微微一怔。

林夕见状,心里苦笑着,“既然你心里一直有别人,我继续绑着你,你只会更加痛恨我。”

“你明白就好,爷爷那边你去交代,等林夏出院后,我会准备好离婚手续。”

林夕咬咬牙,紧握双拳,“你放心,我只有一个要求,只要你能继续帮我母亲打官司,爷爷那边我会交代好的!”

叶景州意外她会这么果断,微微诧异,但林夏还在医院等着他。

对于林夕,他原因为她是林夏同父异母的姐姐,并没有多大感觉。

只是没想到,那晚竟然被下药,醒来就发现林夕睡在自己身边。

叶老爷子叶振华知道后,立马安排了婚礼。

他最痛恨有人算计自己,也痛恨有人想对林夏下手,不幸的是,林夕触碰了他两个底线。

见她如此果断,叶景州也没什么好拒绝,“既然结婚前答应过帮你母亲,我们叶家就不会食言,离婚的事,你不要反悔。”

反悔?

林夕看着自己喜欢了五年的男人,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不会!我祝你跟林夏白头偕老,我们永不相见!”

……

“恭喜林小姐,你怀的是龙凤胎。”

林夕躺在病床上,还以为是自己这段时间过度劳累而晕倒。

可医生的话给了她当头棒喝:她竟然怀了叶景州的孩子!

不过就是那天晚上,他醉酒回家,婚后唯一一次碰她就不小心怀上了。

这两个孩子……

来的不是时候,叶景州不会对她负责,也不会当她孩子的爸爸。

“林小姐?”见她脸上没有喜悦,医生不禁开口,“孩子很健康,建议留下来。”

“谢谢医生,我知道了……”

她拿着化验单,浑浑噩噩的走出医院,脑海里都是两人办离婚手续时,男人脸上无尽的冷漠。

从民政局出来,他上车就去了医院看林夏,连个眼神都没有分给她。

这么想着,忽然马路上一辆飞驰的汽车呼啸而过。

刺耳的车鸣声响起,闭上眼的那一刻,林夕苦笑了一声。

看来,老天亲手帮她做了选择。

四年后。

林夕拖着行李箱出现在国际机场。

她一身黑色旗袍,披着白色长裳外套,走路的风微微将她的头发带起,她莞尔一笑,将一束黑发挽至耳后。

“林小姐,你可算到了,医学讲座就在下午,我会先安排林小姐休息,下午会有专门的负责人来接应林小姐到会场。”

“这么快?”林夕微微颦眉。

正巧,包里的手机响了。

“林夕你到了没?你再不回来,你家那俩小崽子就要把我家里掀翻了!”

“我刚下飞机。”林夕顺手将脸上的墨镜拿下,收回到包里。

刚要摁断,手机那头传来了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

“妈咪,我们等下就要见到你了吗?”林小沫在电话那头伸出小手,想拿过手机。

她扎着可爱的小辫子,一身可爱的小粉裙子,雪白的脸上红扑扑的,就像是不染尘世的小公主一般,令人不觉想多看了几眼。

“妈咪马上就到,你和哥哥记得乖乖听岚阿姨的话,知道了吗?”

三年前她刚知道自己怀孕,浑魂不守舍的离开医院。

刚走出门,被一辆行驶而来的小车撞倒,幸好车速不快,车主颜安岚立马把她送进医院。

颜安岚知道她的遭遇,拿出自己仅有的积蓄送林夕出国。

生下孩子后,林夕迟迟不敢回国。

一来是因为她还没有做好与林家血拼的准备,二来就是这两个孩子暂时办理不了国内户口。

不过叶家也确实没有骗她,两人离婚后还帮自己母亲打官司,一场官司下来打了足足三年才结束。

她这次回来,不单单是因为这份工作,还有接母亲出狱。

“笙笙怎么坐在那里,不想过来跟妈咪聊天吗?”

看着林小笙抱着平板独自呆在窗边,板着小脸冷冰冰的,颜安岚忍不住过去一把将他拎起来抱在怀里。

“岚阿姨不要碰我,男女授受不亲。”没成想林小笙直接躲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家伙长得过于可爱,以至于说出这番话后颜安岚依旧觉得心里喜欢得不行。

“哥哥,你不能对岚阿姨这么没礼貌!”林小沫小步跑了过去,一把抱住颜安岚,由于个子太矮,只能够着她的小腿:“嘻嘻,岚阿姨,你抱抱我吧!我比哥哥可爱多啦!”

颜安岚被小女娃萌得心都要化了,将她抱起后狠狠亲了一口脸颊。


一个小时后,传来一阵门铃声。

颜安岚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一道漂亮身影。

林夕弯起嘴角,一把将呆愣中的颜安岚拥进怀里,“岚岚,我回来了。”

颜安岚伸手拿过她的行李箱:“快进来,虽然这里小了点,但是也够你和宝宝们暂时安定下来了。”

“妈咪!”

林小沫率先扑进林夕怀里。

林夕笑着把小女孩儿抱起来,走进屋里,“你和哥哥乖不乖?”

小家伙捧着林夕的脸左亲右亲,“妈咪,我们超乖的!”

小男孩儿站在地上,小脸冷气横秋的,有着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沉稳,但他仰起小脑袋,眼巴巴的小表情暴露了他对妈咪的想念。

林夕弯下腰,在他脸上亲了亲,“笙笙想不想妈咪?”

林小笙红了红小脸蛋儿,“想。”

颜安岚一边帮她安置行礼,一边笑道,“夕夕,圣乔医院竟然亲自给你发offer,你面子真够大的啊!”

林夕弯唇,“这是我的实力。”

“那倒是。咱们夕夕在中西医结合的医术上,可是最厉害的。”

圣乔医院是宁城最大的医院,也是唯一一家中西结合的私人医院,尤其是在治疗骨科方面,有着唯一的中西结合医疗专利。

林夕在国外的这三年不单是照顾孩子,还系统的学习了医学方面的课程。

加上她家本就是医学世家,只不过在他父亲入赘接管之后,才渐渐没落。

两人正聊得火热,林夕的电话突然响了。

“叶医生,紧急情况。演讲会延期了,医院那边来了个伤者,现在可能需要你立马回去。”

“我回去?”林夕蹙眉。

自己是被高薪挖回国的,但还没入职就上班,未免也太草率了。

“上面说有一个大人物出了车祸,已经在医院做了紧急处理。叶医生是这方面的专家,医院那边想让你尽快过去看看。”

“……”

林夕叹口气安顿好两个小家伙,决定先去一趟医院。

刚进医院,助理便风风火火冲上来,“夕姐,今天这个伤员听说是医院的大股东,如果叶医生能表现好,说不定能直接晋升主任医师。”

“职位不重要,重要的是病人。”林夕一脸严肃,脚步不停的往科室走去。

看她一脸肃然,助理顿了顿,终究还是忍不住善意提醒。

“夕姐,待会儿见到那个病人的时候,记得千万小心。毕竟他……”

林夕挑了挑眉,“怎么?”

助理欲言又止,“他不太好搞。”

林夕一愣,“怎么个不好搞法?”

助理拢了拢外套,支支吾吾道,“说是脾气怪得很,谁都不能随便靠近他。就算是他的未婚妻,也不能跟他单独呆在一个地方超过半小时。”

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当然,这些都只是听说,毕竟这个大股东神秘得很,基本没有人见过他。”

这么奇葩?

林夕刚出电梯,一群人涌上前,抓着她的手就往诊室奔去。

急救室被一群保镖重重包围,十几平的小房间,让安静的症室变得让人的喘不过气来。

林夕走进去的时候,一个护士长正战战兢兢的替一个男人处理伤口上的沙土,只是,那男人的气息过于强大,让一向心理素质强大的护士长,手变得哆嗦了几分。

在看到那男人的第一眼,林夕的身体瞬间僵在了原地,大脑一片空白。

叶景州?

怎么会是他!

在回宁城之前,也不是没想过会和他再次见面。

可是这突然的相遇,还是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而因为伤情处理缓慢早已不耐烦的叶景州,在与林夕双目对视的那一刻,也意外的愣了神。

助理还没发现异样,他微微低头,不敢正面看向叶景州。

“叶总,这是我们医院骨科权威医师林夕。”

听到这个名字,叶景州薄唇紧抿,淡漠的视线落在林夕脸上。

三年不见,这个女人变了很多,看起来更具风情。

而她竟然从一个无所事事的家庭主妇变成了享誉国内外的知名医生?

林夕定了定神,内心冷笑一声,恢复了冷静,“请大家出去,我需要一个干净的环境替病人处理伤口。”

保镖们没动。

围在诊室门口的医生们也胆战心惊的,护士长更是慌得手一抖,棉签儿啪嗒掉在地上。

就在大家以为叶景州要发怒的时候,却听男人面无表情的沉沉出声,“都出去。”

所有人诧异的看着叶景州这怪异的举动,但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逃也似的离开诊室。

关门的瞬间,不大的诊室瞬间安静得可怕。

阔别三年,林夕依旧记得离婚的那晚,她因车祸险些失去孩子,而叶景州却在医院陪着只是微微擦伤手掌的林夏,整整陪了一晚上。

现在再见到旧人,她发现自己心里竟没有半点儿涟漪。

她只当他是个受伤的陌生人,目光清冷的查看起他的伤口。

她熟练的剪下叶景州的裤腿,虽然已经有护士替他紧急处理,但是他这种生人勿近的样子,除了当初的她,几乎没有人敢靠近。

她从医药箱中取出消毒水,小心翼翼的擦拭着他的伤口。

果然,刚才护士的处理还是残留了不少沙土。

但这都不妨碍林夕专业的处理方式,只消几分钟,她便拿起纱布将他腿上裸露的伤口包扎起来。

“光看伤口看不出有没有内伤,你一会儿去二楼拍个腿部的片子,我再看看有没有其他的隐患。”林夕用酒精擦了擦手,眼神却始终没有落在叶景州的脸上。

三年得时间,足以让一个人改变很多。

“你把衣服脱下来,我看看身上还有没别的伤。”即便对方是叶景州,林夕依旧表现得淡定自若。

就好似三年前,他们的婚姻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叶景州脸色沉郁,原本他就不耐烦,林夕又对自己爱答不理,突然变得更加烦闷。

“呵,只是撞到了腿,需要脱衣服?”

她对自己装作冷漠,不过是欲擒故纵的老把戏,他就知道,林夕这个女人,心思深沉,手段狠辣,最会耍心机。

“无所谓,你是病人,我尊重你的决定。”

林夕耸了耸肩,对上他眼里的嘲弄,不在意的收起白纱和绷带,仿佛多看一眼他的肉体都会让她觉得恶心。


看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嫌弃。

叶景州不知为何,心里有点儿堵,默了一下,用命令的语气指示她,“过来,给我检查。”

林夕是医生,出于职业道德,只是皱着秀眉睨了他一眼,就走过去,淡淡的看着他,完全没有要亲自动手的意思。

叶景州拧眉,脱下衣服,露出精壮的上半身。

两人也曾亲密无间的发生过负距离关系,林夕对他这具好看的身体还算有些记忆。

想起那两次不太愉快的床事,她微微捏了捏拳,又悄然放开,面无表情的弯下腰去检查。

车祸发生得急,男人身上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些淤青和撞伤。

“你这里有淤血,稍等我给你揉出来。”

说完,她将自己的脸贴的更近些,温热的气息传到叶景州裸露的皮肤上,让他皱起了眉。

“你快点!”

林夕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叶景州的依旧琼林玉树,连古铜色的肤色散发着只属于他的气息。

即便是过了三年,林夕看到后依旧有所触动,不觉多看了两眼。

只是,她很快就调整心绪,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顿后,才伸手给叶景州揉开淤血。

叶景州深吸一口气,感觉那双手似羽毛在自己肩头扫了一下,有一些不适感在心底涌起,但他却莫名的没有避开。

他双眼紧紧盯着她白皙的侧脸。

当初是他抛弃了这个女人,还以为从此永不相见,没想到现在这个女人又再次出现在眼前。

林夕突然一抬头,四目相对。

“叶总,会有点痛,你忍忍。”淡淡的语气,就像是对待陌生病人一样。

叶景州直视着他,冰冷的视线却让林夕不为所动。

这个女人果然变了!!

“你身体还有一些内伤暂时没这么快痊愈,如果叶总有空,等检查报告出来后,可以请人每日替你揉一揉,确保血液畅通。”

林夕顺手拿过毛巾,擦擦手,认真的说道。

“叶总?”

林夕抬头,发现这人根本就没听进去,双眼正盯着她不放。

叶景州收回思绪,不冷不淡的穿上了衣服,“我不喜欢别人碰我。”

“……”

林夕几乎忘了,叶景州有洁癖,最讨厌别人碰他。

那刚刚……

“那也没办法,如果不让淤血化开,会有后遗症。”林夕没再深想刚刚的事,皱着眉嘱咐。

毕竟刚从车祸中出来,若是重伤还好办,这种看起来是轻伤的,其实最为致命。

“我的孩子呢?”叶景州突然说道。

当初离婚之后,他在医院照顾林夏,医生突然将林夕的怀孕单交给他。等反应过来跑回家的时候,林夕早就不见了,连离婚后他给她的支票都没拿。

这么多年过去,他心里始终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而这莫名其妙的话,让林夕一颤。

她深吸一口气,脸色都变了。

她背过身,眸间闪过一丝慌张,但很快便冷静下来。

“什么孩子?”

林夕怎么也没想到,叶景州会知道她怀孕的事。

当年她明明把单子扔在了机场的垃圾箱,不可能会被他知道。

“不承认?当初不是你刻意让医生把单子拿给我?林夕,我没想到你心思这么沉?我的孩子呢?”他又问,语气冷冽,脸色越发难看。

林夕蹙眉,但也懒得跟他解释。

她站起身直直地看着他,如今她不再是三年前软弱的林夕,三年的洗礼,早已洗去了她心里最空洞的那一块,连恨也一并埋在心底,只剩下陌生和不屑。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留着你的孩子独自生活三年吧?叶景州,我没有这么伟大!以前我喜欢你,不代表我一辈子都得喜欢你,你未免有点再过自信了!”

她掀开嘴角,又继续加了一句,“你的孩子,我早就流掉了。”

叶景州第一次被人说得哑口无言,急诊室一度死一般寂静。

“那也是我的孩子。”叶景州咬牙。

眼前的女人远比三年前要成熟,美艳,但同时也变得陌生。

林夕心里冷哼,面上的笑容格外柔美,“我们已经离婚了,就再也没有关系。我很感谢你们叶家帮我母亲打官司,如果不是这样,今天我就不会站在这里耐心的帮你处理伤口。”

“林夕!你的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狠了!”叶景州怒道。

林夕却突然笑出声,像是在看笑话一样看着他:“我狠心?你在说出这话的时候不想想叶先生自己?”

她这辈子都不打算让叶景州知道那两个孩子的存在。

叶景州:“你……”

林夕是一点都不想跟他扯上其他关系,只想早早结束。

她低着头开始收拾医疗用具,门却在这时候突然被推开。

“景州!我听说你出车祸了,你怎么样了!”

抬眸,林夏不听劝阻冲了进来。

只是,在见到林夕的瞬间,她也愣在了原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伸手就要给林夕一巴掌。

“你在这里做什么?景州都跟你离婚这么久,你怎么还对他纠缠不休!”

林夕一把捏住林夏的手腕,用力推开她,拿出自己的医师证,“病人家属有什么事等结束后再说,你现在这是在阻碍行医。”

“你!”林夏不可思议的朝林夕看去,“你怎么可能是这家医院的医生,这里可是……”

这可是宁城第一医院!

她一个被赶出家门的落魄千金,凭什么!

“但事实上我确实是,你要是再闹下去,别怪我找人把你请出去!”

林夕丝毫不惧,她就站在那里看着林夏,冰冷的声音还真就把林夏唬住了。

“叶先生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事后等检查结果出来后,我会通知家人。”

林夕不紧不慢,熟络的收拾好医疗用具,随后一副‘送客’的眼神看向他们。

叶景州沉色微沉,正想说点什么,倒是林夏再也忍受不了她如今高高在上的姿态。

“要是景州出了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

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一如三年前一般。

可林夕对于这种威胁却无所谓,像是对待普通闹事者一样,擦干净双手后,将拍片的单子自如的交到叶景州手上。

“后续有什么问题,病人可以直接联系医院。”

“你……”一时间,林夏想找个发火的理由竟也找不到,“景州,难道就这么算了么?”

她憋着一口气,像极了拳头打在棉花上,转而看向不动声色的叶景州。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