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重生娇妻不好惹

重生娇妻不好惹

佚名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现代言情小说《重生娇妻不好惹》讲述了白慕灵和宫夜勋之间的爱情故事。小说主要内容是:枪林弹雨中,宫夜勋直至断气都一直死死护住怀中的白慕灵,可即使宫夜勋拼命相护,他和他怀里的女子也完全没有了呼吸。白慕灵的灵魂飘到上空,看着这些刽子手大笑着在对着宫夜勋的尸体开枪踢打,当成玩乐。她忍不住撕心裂肺的呐喊,仿佛震碎了自己的灵魂,白慕灵眼前漆黑,彻底失去了意识......再次醒来,她发现自己竟重生在了一切悲剧还没有开始前!

主角:白慕灵,宫夜勋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慕灵,宫夜勋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娇妻不好惹》,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小说《重生娇妻不好惹》讲述了白慕灵和宫夜勋之间的爱情故事。小说主要内容是:枪林弹雨中,宫夜勋直至断气都一直死死护住怀中的白慕灵,可即使宫夜勋拼命相护,他和他怀里的女子也完全没有了呼吸。白慕灵的灵魂飘到上空,看着这些刽子手大笑着在对着宫夜勋的尸体开枪踢打,当成玩乐。她忍不住撕心裂肺的呐喊,仿佛震碎了自己的灵魂,白慕灵眼前漆黑,彻底失去了意识......再次醒来,她发现自己竟重生在了一切悲剧还没有开始前!

《重生娇妻不好惹》精彩片段

一个高大俊美的男人怀里护着一个女子,两人浑身枪伤的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即使男人拼命相护,他和他怀里的女子也完全没有了呼吸,周围几个拿着枪的男人在肆无忌惮的嗤笑!

“太好了,徐维安,你竟然成功杀了宫夜勋。”

“呵呵,真要多谢这个女人啊,太好骗,宫夜勋爱上她这不是找死吗?”

“这么美的女人你也舍得下手,就这么死了,真是可惜了。”

“哈哈,尸体你要玩吗?”

被男人护在身下满是血污的女子早已断气,可此时绝美的脸上划过一滴血泪,仿佛诉说着绝望和不甘,眼角的红痣染血,越发红得哀伤莫名。

白慕灵诧异的发现,自己漂浮到了空中,她悲伤万分的看着自己和宫夜勋的尸体,看着这些刽子手大笑着,还在对着宫夜勋的尸体开枪踢打,当成玩乐。

她的灵魂疯狂的朝着那些开枪的人扑过去,“不要碰他,滚开,你们都滚开!”

可谁都听不到,谁都看不到,她的灵魂穿过旁人的身体。白慕灵绝望的看着,宫夜勋至死都是护着她的姿势,他这么骄傲,死了却还要让这些人侮辱,怎能接受啊!

“啊!”白慕灵忍不住撕心裂肺的呐喊,来自灵魂的绝望嘶喊!

仿佛震碎了她的灵魂,眼前一片黑暗,她再也没有意识!

……

……

不知过了多久,白慕灵猛的睁开带着水雾的双眼,眼中射出冰冷不甘的恨意!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挤进了房间,沉灰色调的房间渐渐亮了起来!

白慕灵脑中一片混乱,一时之间竟不知身在何处,她轻轻动了动身体,好像被人拆分了重新组装过一般疼痛。

人都死了,还能感觉到疼吗?

“待在我身边!”男人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突然在她身边响起,却犹如在她的脑海中敲响。

白慕灵瞳孔一缩身体顿时僵住,脸上冰冷的恨意瞬间破裂,变成震惊!

她僵硬的回头,水雾盈盈的双眸瞬间睁大,看向身旁男人的脸,一张俊美得如同天神一般的面容,深邃如星辰般的眼眸,鼻挺如峰,此刻正眉峰轻皱,薄唇微抿。

宫夜勋,竟然是宫夜勋!

他不是和她都死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仔细一看,极具男性风格的房间,大气又奢华,这竟然是宫夜勋的房间!

此时这两米多宽的欧式大床上,他们身无寸缕,雪白的床单染上红梅,凌乱不堪,傻子也知道在前不久发生了什么。

这……跨越幅度有点大啊!

白慕灵有些贪婪的看着面前这张脸,脸上没有被她狠心划上的恐怖伤痕,没有心力交瘁的面如死灰,没有眼角早生的细纹,没有安静冰冷的没有呼吸。

犹如要把他看在眼底,印在心底。

是他,只不过是更年轻的他,还有……更年轻的自己!

白慕灵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生疼生疼的,原来真的不是在做梦。

她如同聊斋里的妖仙鬼怪重生了啊,只不过这重生的时机很“微妙”,房间里都散发着一股暧昧的气息,让她心中狂跳!

她欣喜,欣喜到心中的怨恨和不甘都暂时压下,眼中只有眼前这个男人,脑海里一次又一次的回想起宫夜勋舍命的相护的那一幕!

她呆呆的不动弹,不躲闪,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光裸的男人起身,看着他精壮的后背,看着他穿上那身熟悉的军装!

一九八的身高,俊美非凡的面容。健康的肤色,全身上下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每一个细节都完美无比,腰部六块腹肌线条分明,腰部以下……额……马赛克!

白慕灵脸微微一红,偏过头去!

宫夜勋看着她的反应,眼神一暗,不知道又误会了什么,只怕是以为白慕灵是因为厌恶才扭过头,出门前神色复杂的看了她一眼道。

“你……不要怕我!”

“……”白慕灵张了张嘴没有说话,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她面对这个男人还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眨巴眨巴了眼,心想她确实不怕,整个京都,如果有谁不怕宫夜勋,也就只有她白慕灵了!

前世,她活成了笑话,心心念念追寻的男人只是利用她,利用她接近宫夜勋,利用她暗杀宫夜勋,利用她最终害死了宫夜勋。

而她一心想要逃离的宫夜勋,却为了她,丢了心,舍了命。

还能相见,真是太好了。

此生来世,宫夜勋,这次我宁可负了全世界,也不会再负你了。


宫夜勋走出房间下楼后,白慕灵缩到了被子里,冒出一个小小的脑袋,紧紧的揪着被子,那满身青紫的模样,明明是一只被凌辱的小兽,眼中却闪动着兴奋的光!

她有严重的自闭症,在极度不能控制情绪的时候,习惯了躲起来。

前世这自闭症可是折磨得她不轻,用了好些年才克服了。

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眼前的一切,让她很确定她现在还活着,并且重生到了几年前!

安静的房间里,很快她便理清思绪,她回到了十八岁生日的那晚,因为记忆中,在宫夜勋身边整整十年,宫夜勋就只要过她这一次,还是因为一时不查,被人下了药!

白慕灵的模样有些凄惨,却高兴的勾着嘴角,显得有些滑稽。

可她真的高兴啊,前世她把宫夜勋伤得如此之深,宫夜勋心心念念把自己的心捧到她面前,她却一次又一次狠狠的摔倒地上,直到把那颗心摔得四分五裂。

最后竟然还害他丢了命!

没想到上苍怜悯,竟然给了她一颗后悔药,她怎么能不高兴。

等平复了心情,她慢慢的从被子里出来,随意的找了一套衣服穿上,抱起床头的旧娃娃,微微勾着嘴角笑了,绝美的脸上,带着一股新生般的光彩!

……

许久之后,房间门再次打开,宫夜勋去而复返,白慕灵来不及考虑两人之间的问题,见到这个男人就忍不住眼睛一亮。

像是舞台上的移动灯光,随着主角不停的移动。

“你!”宫夜勋看似冰冷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

“……额……什么?”白慕灵仰着头,呆呆的迷失在他的盛世美颜中,脑中七彩小星星飘呀飘,一时没注意宫夜勋说的什么。

宫夜勋心中一痛,以为白慕灵连他说话都不想听了,上前几步,抓住了白慕灵的手腕。

“我说,让你今天!”宫夜勋生硬的语气中带着一股焦躁的气息。

手腕上的力道有些大,轻微的刺痛感,让白慕灵回过神来,顿时想到昨夜发生的事,想到现在的情况,不由得面色一白。

她想起宫夜勋去而复返的原因了,宫夜勋让她下楼,是想让副官帮忙解释昨夜发生的事,发生了那样的事,宫夜勋是怕她想不开,想要补救,可前世闹得很不愉快啊。

那时她不懂,她不了解这个男人,也不想去了解。只认为是羞辱,是把她的骄傲,她的尊严狠狠的踩在脚底的羞辱!

还因为宫夜勋的那个副官是个女人,是个蛇蝎心肠阴狠毒辣的女人。

特么,刚重生就遇到大事件呢!这次可要好好处理,不能再悲剧了。

“咔嚓!”一声!打断了白慕灵不美好的回忆。

“你……”白慕灵微张小嘴,诧异的看着自己左手齐肩断开的衣袖。

原来看着白慕灵沉默的神色,宫夜勋开始焦躁,开始心慌,拉住她的手腕越发用力,竟然把她丝制的衣袖给扯了下来。

露出白嫩如新藕的手臂,上臂上,还有昨夜激烈之后留下的点点青紫,好不暧昧!


宫夜勋看着她满是青紫的手臂脸色一沉,看起来很是可怕,可这一次白慕灵知道,那只是抱歉之下还藏着一丝慌乱。

怕什么,怕她生气,怕她不开心,怕她冷着脸不理他。

谁能知道,堂堂的宮家少爷,史上最年轻的A国少将,外人口中的暴戾杀神,却爱得如此卑微,如此小心翼翼。

这一世白慕灵看懂了,觉得心酸又心疼,前世自己到底都做了些什么,才能把这个骄傲高贵的男人变得这般卑微。

她双眼一红,偏过头去不忍在看,怕自己一时忍不住哭出来。

宫夜勋看着白慕灵的反应,眸色又是一暗,连正眼都不愿意看他吗?

白慕灵回过头自然发现了宫夜勋的黯然,看着他努力压抑情绪,她怎么可能再让这个男人难过。

宫夜勋并不太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人人都知道宮少将暴戾易怒,所以就算宫夜勋身居高位,有财有貌,可依旧全世界都怕他!全世界的女人都想嫁,却又不敢嫁的男人。

很少有人会把他当成自己的良人,包括前世的白慕灵。

可如今她不怕,她抬头看他,巴掌大的小脸苍白柔弱,一双水雾盈盈的大眼俏皮轻眨,粉嫩的红唇不在时常愤怒而死死地咬着,带着一丝上翘的幅度,晃得眼角那一颗红痣仿佛会夺人心魄的小妖精。

“宫夜勋,你怎么弄坏了我的衣服!”

微微噘着嘴,带着撒娇的一句话,冰冷的气氛却瞬间缓和了过来,宫夜勋的躁动奇迹般的收敛了,他楞在原地,不知该作何反应。

因为慕灵从不曾这样娇娇俏俏的和他说话。

“我……对不起!”宫夜勋冷冷的说,他想说他不是故意的,他想说他只是没控制好力道,可出口的也只有一句对不起。

白慕灵知道,宫夜勋每次都是这么沉默的迎接自己的疯狂和愤怒,毕竟前世她的性格偏执又极端。此刻她依然噘着嘴,只是心中越发酸得厉害。

“?”话语中带着无理取闹的骄纵,看宫夜勋脸色一白,她赶紧接着说道,“你得赔我新的!”

宫夜勋脸色变来变去,最后实在不知道改作何反应,他把无数珍贵的东西捧到慕灵面前她从来不屑要,怎么会让他赔一件衣服。

“好!我明天让管家送一批过来。”许久宫夜勋才冒出这一句话。

白慕灵满意的一笑,这呆子,她这么明显的亲近都看不出来,还真以为她想要衣服啊。

她的衣服都是宫夜勋的御用设计师准备的,那可是千金难求一件的设计师,要是让人知道,她的衣服都是一批一批送过来的,还不知道会惊掉多少人的下巴!

宫夜勋看到白慕灵这样的笑容,直接僵在原地,只觉得眼前犹如烟花暂放,晃得他快要睁不开眼。

他从没见过她这般笑容,他知道,她不愿对他笑的。

发现宫夜勋在看着她发呆,白慕灵笑得越发畅快了。

传说中的冷面阎罗宫夜勋,此刻像个呆子,前世她怎么就没发现这个男人这么可爱呢,真好啊,能重来一次真好啊!

“你,你怎么了?”宫夜勋生硬问道,冰冷的声音带着一些忐忑。

他觉得白慕灵不可能对他这样和颜悦色,应该对他又打又骂,把手中能丢的一切东西都砸向他才对,这样的反常他认为是受了刺激,有些担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