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傅太太的位置永远是你的

傅太太的位置永远是你的

温若离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被人算计背叛,唐笙和陌生男人发生关系。事后她本想息事宁人,奈何家人逼迫她替代妹妹嫁给残废少爷。都说傅景枭是个性格暴戾的残废,嫁过去不仅要守活寡还可能会遇上家暴。可三个月过去了,唐笙这个新嫁娘居然怀孕了!

主角:唐笙,傅景枭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笙,傅景枭 的武侠仙侠小说《傅太太的位置永远是你的》,由网络作家“温若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人算计背叛,唐笙和陌生男人发生关系。事后她本想息事宁人,奈何家人逼迫她替代妹妹嫁给残废少爷。都说傅景枭是个性格暴戾的残废,嫁过去不仅要守活寡还可能会遇上家暴。可三个月过去了,唐笙这个新嫁娘居然怀孕了!

《傅太太的位置永远是你的》精彩片段

入夜。

云星酒店。

一张欧式雕花的大床上。

两具完美的身体在黑暗中互相交织着。

男人五官俊美,英挺的下巴性感迷人,一双幽深似海的眸子魅惑无比。

唐笙在心头松了口气,终于结束了。

身体能动的那一刻,她爬下床,弯腰去捡丢在地上的衣服。

她的衣服几乎没有一件是完整的。

穿好衣服,她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男人。

男人趴在床上,看不到脸,但他左侧腰身处,一道红褐色的疤痕,在月光下却显得尤为明显。

......

半个小时后。

一众保镖黑压压的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看着窗边负手而立的男人。

男人身上只穿了一件月牙白的浴袍,浴袍带子松松垮垮的系在腰间,露出里面结实的胸肌,以及八块完美的腹肌。

他的身材堪比男模,身高足足有一米九,一张英俊却自带气场的容颜,即使不动不笑,也足以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三爷,要不要属下去查酒店的监控,把昨晚的女孩找出来?”

瞥见床上那一朵醒目的红色小花,苏深试探着问道。

看这情况,三爷昨晚是被人下药算计了,要是那个女人把他双腿没事的消息走漏出去,只怕日后会非常麻烦。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那个女孩找出来,然后处理掉。

傅景枭垂眸,看到洁白的羊绒地毯上,有一只通体碧绿的翡翠手镯。

他捡起手镯,仔细看了一眼。

就见手镯的内侧,雕刻着一个小小的“傅”字。

看到这里,傅景枭的眸子不觉一沉。

这只手镯,正是傅家作为聘礼,送给唐家的定亲礼物。

酒店昨晚只有他和那个女孩在,难道,这女孩是......

“不用,她马上就会自投罗网。”

收起玉镯,傅景枭唇角划过一抹浅笑,玩味的说道。

......

“啪!”

刚回到唐家,一个重重的嘴巴便甩在了唐笙的脸上,疼的她耳朵嗡嗡作响,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小小年纪就夜不归宿,不知廉耻!”

父亲唐明礼看到她衣不蔽体的样子,不禁咬牙切齿的咒骂道。

这一巴掌打的极狠,唐笙的半边脸很快就肿了起来,嘴角也有鲜血渗出。

她舔了舔嘴角的血,目光冷冷的看向唐明礼,“怎么,我没资格嫁给傅景枭了,你们是不是气坏了?”

唐明礼一怔,举起手来又要打,却被身后的唐雅欣一把拦住。

随后,她假惺惺的劝慰唐明礼道,“爸爸,唐笙既然不想嫁,咱们就别勉强她了,我去给那个傅景枭做妻子吧,总不能让唐家为难......”

听到这话,唐明礼立刻心疼的不行。

“傻丫头,你是爸爸的心肝宝贝,爸爸怎么舍得让你去受那个苦?”

说完,他抬起头,用命令的语气对唐笙说道,“别以为你给我搞这一出我就会放过你,今天晚上,你必须给我嫁进傅家去。”

唐明礼所说的傅家,正是晋市第一豪门傅氏集团。

原来,唐家与傅家在上一辈曾定下了一门婚事。

结亲的,是傅家最小的儿子傅景枭。

傅家权势滔天,富可敌国,两家结亲,原本是唐家高攀了。

奈何这傅家三爷前不久去外地的时候出了车祸,最终成了瘫痪,一辈子都要在轮椅上度过。

唐明礼自然舍不得让唐雅欣这个宝贝女儿嫁过去受苦,于是便把主意打到了唐笙的头上。

唐笙从小就被养在乡下,他对她几乎没有什么感情,把这样的女儿丢给傅家结亲,简直再合适不过。

唐笙靠在门板上,目光冷冷的开口,“不就是嫁进傅家么?我同意,不过......我有个条件。”

见她同意,唐明礼征了征,小心翼翼的问道,“什么条件?”

“我要的不多,把我妈生前留下的那个木匣子给我就行。”

听到她要母亲生前留下的那个木匣,唐明礼心口一松,点头答应下来,“可以。”

那个木匣他已经打开过不下百次,里面根本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既然这死丫头要,他就送给她好了。

......


唐家。

唐笙回到卧室后,打开柜子,将里面放着的一个黑木匣子取了出来。

“等一下,盒子打开看一看,万一你在里面放珠宝首饰怎么办?你这乡下来的村姑,家里的东西随便偷走一件,都能卖出你这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眼见唐笙要抱着木匣子离开,唐雅欣一把拉住她,有意刁难道。

唐笙瞪她一眼,冷笑,“真是心脏了看谁都不干净,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看见值钱东西就想偷?”

“你!”

唐雅欣被气的脸色刷白,半天说不出话来。

“总之,今天你不打开这个匣子让我看看,你就别想带走,我管是不是你妈的遗物。”说不过唐笙,唐雅欣干脆耍起无赖来。

“行吧,既然你这么好奇我里面放着的东西,那我就成全你。”

唐笙冷笑了一下,故意将手里的木匣子塞进唐雅欣的手上,“自己打开看。”

见状,唐雅欣还以为唐笙认怂,一脸得意的就把木匣子打开了。

可她刚打开木匣,一条通体幽黑的小蛇便从里面蹿出来,直奔她脸上咬去。

“啊——!”

唐雅欣被里面的东西吓得惨叫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听到宝贝女儿的惨叫声,方瑜连忙快步跑到二楼查看。

与此同时,黑蛇也在唐笙的口哨声中快速退到了角落里藏了起来。

“雅欣,怎么回事?”

方瑜见唐雅欣面色惨白的倒在地上,连忙关心的问。

唐雅欣这时候反应过来,委屈的趴在她的胳膊上大哭,“妈,唐笙放蛇咬我!”

闻言,方瑜顿时气急败坏的冲唐笙吼道,“唐笙,你这个乡下来的小野种,居然敢拿蛇吓唬我的宝贝女儿?”

唐笙闻言垂眸,冷冷的看着方瑜,“畜生喜欢群聚,没准你家的小野种被不知哪来的阴冷毒蛇当成同类了,还要诬陷给我。”

“你!”

方瑜被唐笙的话气到,忍不住伸手想抽她一巴掌。

这时候,唐明礼突然走上二楼,厉声呵斥道,“好了,都不要闹了,傅家的婚车马上就要来了,赶紧让唐笙收拾收拾。”

说完,他对着身后的两个女佣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把唐笙扶到房间去打扮。”

“是!”

两名女佣答应了一声,便快速过来拉唐笙进房。

唐笙也懒得和这对母女掰扯,弯腰将那个黑木匣子捡起来,回到了卧室。

......

一个小时后,唐笙坐上了傅家派来的婚车,前往傅宅。

趁着没人注意,她悄悄打开黑木匣子的暗格,看了一眼藏在里面的两样东西。

一张是母亲生前留下的遗嘱,另一份,则是半块通体发红的血玉。

遗嘱上说,母亲给她留下了唐氏的百分之四十股份,只要她公证遗嘱拿到股份,以后就连唐明礼都得看她脸色行事。

至于这半块血玉,母亲曾经告诉过她,原是她祖上的传家之宝,不知怎么分成了两半,另一半不知所踪,只要找到另外半块,就可以找到一本上古医书,这本医书中,记载了可以肉白骨,医死人的神功绝学,极为神奇。

而她之所以答应嫁到傅家的真正原因,则是因为她得到消息,说另外半块血玉,很可能就在傅家,傅老爷子的手上。

......

来到傅家客厅,唐笙一眼就看到了沙发上坐着一位面容慈祥,须发皆白的老者。

不用问,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傅老爷子了。

“老爷子安好。”

唐笙来到老爷子面前,乖巧懂事的向他行了个礼。

“好好好,唐家大小姐果然懂事,夏管家,这新娘子都来了,老三还墨迹什么呢?”

见状,老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问傅景枭的下落。

“老爷,三爷刚才打来电话了,说马上就到。”

夏管家闻言,连忙走过来解释。

他话音一落,客厅的门便被人再次推开,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被人缓缓推了进来。

男子面容矜贵不凡,浑身散发着独特而凌冽的气质,虽然坐在轮椅上,却仍旧给人一望而却步的疏离感。

唐笙看着面前的傅景枭,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正愣神的时候,老爷子突然对傅景枭说道,“景枭,见过唐家大小姐,你未来的老婆。”

傅景枭闻言,便推动轮椅走过去,向唐笙伸出手,“唐小姐你好。”

唐笙征了征,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傅先生你好。”

与傅景枭握手的时候,对方掌心那炽热的温度,让唐笙深情猛然一晃。

有那么一刻钟,她脑海里,突然闪过了昨晚被那个男人抚摸的触感......

“唐小姐在想什么?”

见唐笙盯着自己愣神,傅景枭语带玩味的开口。

“没,没有。”

唐笙吓了一跳,慌忙回过神来解释。

傅老爷子见两人聊得还算愉快,便笑着说道,“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你们两个好好聊聊。”

说完,他便在管家的搀扶下,缓缓走上了楼。

起身的时候,老爷子脖子上的血玉突然从衣领内漏了出来,唐笙见状,唇角不自觉的划过一抹浅笑。

很好,看来这块玉真的在老爷子的身上,那这趟替嫁,她算是值了。

傅景枭抬头,刚好看到唐笙唇角这抹笑,眸子不觉微微眯起。

这女人,似乎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老爷子走后,唐笙假装客气的提议,“傅先生,你累不累,我推你回去休息吧?”

傅景枭抬头,目光幽深的看她一眼,“好。”

......

傅景枭平时不住在傅宅,而是在澜心别院。

路上,唐笙一面推着傅景枭走,一边跟他说道,“傅先生,我虽然嫁给了你,也会履行一些做妻子的任务,但我们两个之间毕竟太仓促了,我想,能不能给我一段时间缓冲一下?”

毕竟是替嫁,俩人又没有什么感情,她可不想真的把自己搭进去。

闻言,傅景枭不禁挑眉问道,“唐小姐打算怎么缓冲?”

唐笙深吸一口气,轻声说道,“分房睡,你睡主卧我睡客厅,大家晚上谁也不要打扰谁,不过,该伺候傅先生的时候,我是不会推脱的......”

“分房睡不行。”

不等她开口说完,傅景枭果断拒绝道,“老爷子会时不时的派人来查房,如果被他看到,你会很麻烦。”

主要是,他才对她食髓知味,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放手?

“也行......吧,不过,你睡床,我睡沙发。”

见他不肯,唐笙又退了一步说道。

傅景枭也不想把她逼得太狠了,想了想,便假意点头道,“可以。”

见他同意,唐笙这才松了口气,继续推着傅景枭向前走去。

......

回到卧室。

助理苏深接下唐笙手里的轮椅,对唐笙说道,“少夫人,我来伺候三爷更衣,您出去吧?”

唐笙自是求之不得,闻言转身向外走去。

可刚走了没两步,忽听身后傅景枭开口,“苏深,你出去,让她来。”

苏深一脸诧异,压低了语气提醒他,“三爷,夫人初来乍到,只怕会有诸多不便......”

傅景枭却笑着摆了摆手,“无妨,我既然和唐小姐结婚了,我身体什么情况,她早晚会知道。”

苏深闻言,便点头对傅景枭说道,“那三爷我先出去,有事您喊我。”

说完,他主动退出了卧室,临走的时候,还好心的帮傅景枭把门锁上了。

“......”

望着被锁起来的房门,唐笙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助理做的这么尽职尽责,是想让傅景枭晚上给你加鸡腿吗?

走不掉,唐笙便只好深吸一口气,转回身来想办法。

可她刚一转身,就看到轮椅上的男人在解胸前的衬扣。

他解扣子的动作极为优雅,配上那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俊颜,简直就像是一副活色生香的画卷。

唐笙脸颊上微微一红,脑海里又不经意间想到昨夜被那个男人压在身下的画面。

“在想什么?”

就在唐笙胡思乱想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男人低沉而极富磁性的声音。

唐笙一怔,连忙摇头,“没,我去帮你放洗澡水。”

说完,她逃也似得快速冲进了浴室。

放洗澡水的时候,唐笙按了按乱跳的心口,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

真是该死,她怎么总是会把傅景枭联想成昨夜的男人,明明他是个瘸子,根本不可能做那种事的啊。

难道,是因为这家伙的脸太帅了,所以她会不经意的把他幻想成自己的第一个男人?

......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